第677章 终极地狱-暴君VS典狱长…

    “有多无敌?”,小庄的身边响起了另外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这个黑影就仿佛是软弱无骨一样,之前躺在大主君的窗台上面,表示对任何一切都是冷漠、不屑一顾;现在的他依然躺在观众台上面,剥着手中的开心果懒洋洋的问道,随后拿起一杯橙汁不断的吮吸着,很快将橙汁喝得干干净净的他递给小庄道“我需要你帮忙再给我加一杯。”

    “啊!!”,随后他不断的打着嘴巴有些困意的说道“我刚刚都差点睡着了。”

    颇意外的小庄回过头笑着说道“不是吧?这样精彩的场面你居然睡着了?不入你的眼?”

    “精彩?这也能够称之为精彩?”,那人胸腔起伏嗤之以鼻的笑了笑“我都看得昏昏欲睡了我也不知道精彩在那里的,魔鬼七星打不过路伶崖这是再也正常的事情了,魔鬼螳螂门管事的军阀们整天只知道接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来大量的吸金,魔鬼七星的身体早就因为吃喝玩乐已经到了废物的地步,怎么比得过每天都在的锻炼的十神众?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根本没有什么悬念,赶快去给我加橙汁的,我就看高爵会不会跟路伶崖打了,这倒是让我最为期待的。”

    赛场的周围散发着观众们无比火热的叫嚣声。

    八大王将之一和十神众强大战斗力,这场战斗是点火…还是平息?

    连权利大到帝君虹过问的高爵身体撞破了一尊战神石像,掉落进入海洋中后,两尊战神石像又从天空中狠狠的投掷了下来,海水的搅动中,他随着浪花升腾了起来,面无表情,悬浮在天空中的路伶崖不断的对着高爵冷笑着,他根本就惧怕高爵,也根本不会给他一面子。

    “出手的很漂亮。”,高爵将耳朵里面的耳塞扯出来用力的扔掉。

    “看到你还能够气息平稳的站着,这倒是出乎意料,我还以为八大王将都是软脚虾呢!”,路伶崖咧开嘴笑道“这么看起来力量还是可以的嘛,你们的上层同意你这样跟我决一死战吗?”

    高爵双拳紧握的淡淡说道“我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要禀报上面,这是我的权利。”

    “那么不管是八大王将还是十大军团还是帝君虹亲自过来,我一概不给脸,这是我的实力!”,路伶崖也同样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两人强大的气压同时朝着四面八方散发了出去,场面顿时变得有些剑拔弩张起来,无数人都纷纷的注视着他们两人,这场跨越了王君战队赛规则的战斗…随着人群的一声呐喊,无数的主君纷纷的起身看着前方,只看到高爵浑身带着滚滚的黑色烟雾,这一次他的眼神彻底的变了,更虐待吞吞他们时候的那种残忍无情的瞳孔一模一样。

    貘羽阵营的吞吞、暴君、银狐三个人顿时有种那天被高爵虐待的情景重现。

    浑身哆嗦了一下的银狐说道“我操…就是这这种被虐杀的感觉!”

    在全球的欢呼声中,路伶崖浑身燃烧着滚滚的地狱火焰猛然的朝着下方冲刺了过去。

    高爵和路伶崖朝着对方冲刺过去,两人的身体在天空中狠狠的撞击在一起,一团燃烧的火焰和一股黑色的烟雾炸裂般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着,让无数人感觉到极强的压力,恨不得把脑袋狠狠的低下去。

    超圣入神第五重天至尊的力量和超神入神第五重天的魔陨的力量撞击在一起。

    圣域强者和神臻化境的强者此时此刻激烈的憾击。

    “咚咚咚咚…”两人的拳头挥舞出去的速度带着一道道的拳影,在一道道风浪的爆破中不断的冲击在一起,铁拳撞铁拳,爆破的气浪“嗡嗡嗡”的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喷射。

    下一刻两人的拳头全部都擦拭而过。

    “咚咚咚咚…”,高爵的拳头在路伶崖的脸上一拳拳不断的狂打着。

    “咚咚咚咚…”路伶崖的拳头也在高爵的脸上狂风暴雨的降落下去。

    两人每一下的力量都极其的强烈,不断的相互击打中两人的瞳孔都是相当的坚定,没有一丁点的游移。

    “嘭!!!!”“嘭!!!!!”

    两声爆破,双拳各自打在对方的脸上,同时吐出一口鲜血的两人朝着两边扩散过去。

    高爵在一尊断头的战神石像上面站定,路伶崖几个旋转,龙爪破开了一尊石像的脑袋,紧接着将这尊石像猛然的从海水中提了起来。

    “我靠…这两人…不防御的?”,夏天脸色大变道。

    “轰!!轰!!!”,双手将战神石像高高的举起来,路伶崖和高爵同时发出一声凶恶的笑容后朝着对方冲刺过去,还距离很长的时候,手中的石像同时朝着对方撞击过去。

    “咚!!!!!!!!!!!!!!!!!!”

    两尊战神石像同时撞击在一起,“嚓嚓嚓…嚓嚓嚓…”一道道的裂缝蔓延在两尊战神石像上面。

    随后两个人同时眼神变得无比的凛冽,在石像后方的他们双双用力,“滋滋滋滋…砰砰砰砰…”不断冲击在一起的战神石像从中心处不断的粉碎和破裂开,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近,天空中无数巨大的石块纷纷的掉落了下来,一个个“叮咚叮咚”不断的掉落进入海域里面,两人都是在不断的低吼着,就像是两头饿虎一样冲向彼此。

    那高大威猛的两尊战神石像彻底的毁灭殆尽,高爵和路伶崖在天空中碰撞到一起。

    “嘭!!!”,两人的手掌打在对方的胸膛上面,双双浑身一震,嘴角都是溢出鲜血。

    随后两人上半身朝着后方一仰,紧接着猛然的冲击过去。

    无数人看的双腿发软中,高爵和路伶崖的额头“当…”的一声撞击在一起,两人的脑袋全部受到了强烈的震荡,随即下一刻同时握着拳头,又在彼此的胸膛上面狠狠的一拳下去!!!

    完全!!!没有!!!任何的防御!!!!!

    “噗…”“噗…”双双吐血的两人从天空中降落下来,彼此的硬战,都是捉襟见肘都知道对方是一块硬骨头,周围的人看的那是相当的紧张无比,就连帝君虹也是面色沉稳手心里面全部都是汗水,此时此刻的两人站在海面上,站在悬浮的碎石上面,路伶崖“嘿嘿嘿”几声冷笑后双臂突然变成了陨石双臂。

    “易筋经·巅峰章·不灭战躯。”,高爵狠狠的一拳头打在自己的胸膛上面。

    他浑身都变成了黑色,只有白色坚定的眼仁恶狠狠的看着前方的路伶崖。

    “陨石双臂·超必杀·烈火战龙!!!”,前方的路伶崖双臂燃烧着旺盛的火焰狠狠的打在海域上面,“轰轰…砰砰…”,他身边范围的海域顿时燃烧起来了旺盛的剧烈火焰,“嗖嗖嗖…”两团巨大的火焰破开海水朝着前方狠狠的冲击过来,临近高爵面前的时候,突然变成了两条火焰形态的死亡之翼,龙嘴赫然的张开,对着前方一大口的火焰喷射过去。

    “破!!!!”,高爵举起双手恶狠狠的打向天空中。

    烈火死亡之翼的上空突然疯狂颤抖起来,紧接着一根根的锁神铁链连绵不断的从虚空中穿透出来,“砰砰砰砰”,在连绵不断的穿透声中,烈焰死亡之翼的龙躯被不断的穿透,“滚!!!”随后高爵双臂朝着周围一甩,一根根的铁链彻底的炸裂开来,并且不断的旋转,两条巨大的烈火狂龙,粉碎成一块块的火星飘舞在高爵的前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这样呢?”,前方随着路伶崖的一声怒吼,一打高达百米完全燃烧的火浪顿时间升腾而起,就像是吞噬一切的海洋之王般的高爵吞噬了过去,依然是那样恐怖脸庞的高爵站在原地岿然不动,当那滚滚的海浪充斥在高爵头顶的时候,他那就跟地狱转轮王一样的瞳孔狠狠的一个凝缩,随后只看到一股澎湃无比的帝皇系域气释放而出。

    百米高的巨型火海浪浑然一震,紧接着破碎成一块块纷纷的掉落。

    “双修?”,路伶崖见惯不惊的笑道“你还真是隐藏的够深的。”

    “不然我是靠着嘴巴皮子来才超度那些罪犯的吗?”高爵说完猛然的昂起头对着天空一声怒吼。

    “来!!!!!”,路伶崖指着他叫嚣着怒吼道。

    黑色的武装系域气和黑色的易筋经让高爵变得极其的恐怖,下一刻钢之暗鸦看到脚下的战神之路被黑暗吞噬的不断的粉碎,他带着夏姬与余烬飞速的撤离到战场的边缘地带;从高爵的身体上面,无穷无尽的黑暗气息朝着整个帝国角斗场不断的蔓延着,“滋滋滋…啪啪啪…”那些战神石像不断的粉碎中,在全世界人民的瞳孔中,这帝国角斗场完全黑暗。

    包括…路伶崖低下头看着脚下不断的沸腾的黑色海水。

    “圣域战场·第十刑场·变脸阎王城!!!”

    此时此刻的高爵悬浮在天空中,脸上带着转轮王的恐怖黑色面具,他双手如同闪电般的突然的冲刺出去,“嗡嗡嗡…”两道浑圆粗壮的紫色光圈在高爵的手腕上面飞速的转动着。

    “终极地狱·無双技·轮回超度转轮杀!!!!”

    双臂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推动,刹那间“嗖嗖嗖嗖嗖…”成百上千的紫色圆轮光圈密密麻麻的朝着路伶崖狠狠的飞舞过去,“砰砰砰…砰砰砰…”转轮光圈不断的打在崖的身体上面,释放出一股股爆震的颤音,崖的身体被打的充满了火花一步步慢慢的后退着。

    前方飞速旋转的光圈密度极其的严谨,铺天盖地的冲锋过来,崖以身硬抗,全身火星四射,龙鳞有些颤抖的乱舞着,而前方的高爵脑袋一偏,脸上的面具从转轮王变成了秦广王的面具,双手的紫色光圈也完全的消失,只看到在高爵背后的黑暗中,一股刺眼的乳白色的光芒闪耀而起,随后只看到玉石般的手臂一圈圈如同莲花一样在高爵的身后散开。

    上百只璞玉般光华温润的手臂中捏着、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刀枪斧戟、长枪棍棒…

    崖在承受着转轮光圈的进攻后踩踏着黑海朝着高爵恶狠狠的杀戮过来。

    高爵眼神一动,“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只看到从黑海之中一只只黑色的恶魔之手不断的钻出来,那密密麻麻的黑色手臂就如同一片芦苇草地般的蠕动着,一只只手仿佛想要握住希望、救赎、生存、未来等…用力的蠕动着,崖大王的双脚被抓住的瞬间,高爵身后的百只手臂全部都弯曲着,紧接着将上百种不同的武器全部都投掷了过来…

    巨大的板斧狠狠的砍在路伶崖的脑门儿上面断裂…

    锋利的长枪狠狠的崖的心口上面断裂…

    一把把模型不一的砍刀耀眼纷飞的在崖的身体上面“当当当当”不断的乱斩着。

    火焰一闪,恐怖的低于火焰在崖的全身上下狠狠的一阵沸腾,周围所有的武器全部都被震裂成粉碎!

    高爵的脸再次猛然的一转,这一次是阎罗王;他的易筋经已经修炼到的巅峰的地步,在这样高等武学的辅助下,高爵一共有十八种不同的圣域战场,这次使用的只不过是第十号,便已经能够阻挡一些路伶崖的威力,崖同样是在高爵的圣域战场中不敢小觑,冲刺到他面前,那腿毛飞舞的右脚狠狠的踢在高爵的脑袋上面,随后双拳再次一阵震撼到他的胸膛上面。

    高爵再次被打的不断的后退,只不过那张脸出来冷漠和凶恶,便再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不知痛、不知情、不知道任何一切,此时此刻你只有被审判的份儿。

    “卷!!”,随着一声爆炸,一股燃烧的海水像是一条游龙般的卷动着路伶崖的全身、。

    一拳头朝着前方攻击过去,“滋滋滋滋…”高爵只看到眼前的虚空顿时不断的颤抖起来,随后大团大团的火球纷纷的朝着自己攻击过来,他冷声一声大笑“在我的圣域战场里面,还能够让你这样胡作非为吗?”,一拳头震撼着虚空,一根根的锁神铁链纷纷的身后冲击出来,像是一把把锋利的长枪一样,将一个个的火球不断的穿透;同时,在路伶崖头顶上面的天空中,一团团的黑云不断的旋转起来,崖抬起头一看,顿时瞪大眼睛。

    天空中,巨大无比身躯长达千米的阎罗王正瞪大着灯笼般的红色眼睛看着他。

    场面十分的骇人,随后天空中风起云涌,那巨大无比的阎罗王伸出双手,索命般的猛烈的冲撞了下来,朝着路伶崖飞速的转过去。

    “想要制裁我?这点力量恐怕不够!!!”,路伶崖握紧拳头,脖颈上面流淌着一滴滴阳刚的汗水冲天而起,他的拳头打进阎罗王的双手里面,“嘭!!!!”,一大团的火浪顿时狠狠的炸裂,紧接着只看到裂缝从阎罗王的双手染指全身,巨大身躯的阎罗王的身躯直接被崖一拳头震的不断的粉碎,就像是一座巨山在天空中爆裂,一团团的黑色烟雾滚滚的朝着下方涌动了下来,天空中的崖并没有落地,而是朝着前方的高爵宛若流星一样的冲击下来。

    “嘭1!!!”双拳再次和高爵撞击在一起,爆浪颤栗,一股股的涟漪疯狂的溅洒着。

    崖再次冲天而起,再次冲刺下去。

    “砰砰砰…砰砰砰…”从天空中不断进攻的路伶崖和下方坚守的高爵一次次力量正面交锋,两人都是旗鼓相当,这一刻谁也无法压制谁,但是在高爵脚下的海洋,随着他不断的抵挡着路伶崖,海水不断的旋转着,深海中,一座巨型的宝塔已经迅速的形成,在路伶崖第九次冲天而下的时候,高爵猛然的抓住他的双臂…

    “叮叮当当…”,一根根的锁神铁链缠绕在崖的双臂上面。

    “哼……”,高爵猛然的一声冷哼,随后突然转过身。

    “圣域战场·第九刑场·十八层地狱酷刑塔!!!!!”

    双脚将路伶崖的腰部夹住,高爵一个翻身,崖后背下面的黑色海洋突然“轰隆隆”不断的扩散开,海水升腾到天空中仿佛蒸发了一样,露出了下方海底一座高达一百八十米的巨型黑色宝塔,这座地狱宝塔每一层都闪耀着不同的光芒,“砰砰砰砰…”路伶崖和高爵的双手不断的撞击着,连续上百下的交锋后,高爵易筋经能力彻底开启,他双手软如棉花一样,以柔克刚般的将崖的双手波动开来。

    “嘭!!!”,下一刻,黑色浮屠的易筋经重掌狠狠的打在崖的胸膛上面。

    一个黑色的掌印散发着一缕缕的黑烟徐徐的飘散中,高爵第二打了下去,随后第三掌、第四掌、第五十九掌…一道道沉重有利的手掌疯狂的击打着崖的胸膛,看着崖要接近地狱宝塔的时候,高爵的双脚和锁神铁链全部都松开,双掌和路伶崖相隔一米的距离,一道道的掌风打的崖不断的坠落着。

    崖那充满了力量的后背冲破了地狱宝塔的塔顶后,彻底的进入了地狱宝塔之中。

    第一层拔舌地狱,只看到无数闪耀着锋冷光芒的钩子飞舞着进入崖的嘴巴里面,插着他的舌头不断的狠狠的撕扯着,崖口中流出一缕缕珍贵龙血的时候,一脚狠狠踢在高爵的身体上面,高爵也是浑身一震,但是掌风更加的剧烈。

    “咚咚咚咚…咚咚咚…”崖的身体不断的穿透地狱宝塔,从第一层到第三层到第八层,他在朝着十八层地狱不断的坠落着,到第九层油锅里面的时候,崖全身已经伤痕累累,这第九层油锅炼狱一股股沸腾的油花不断的飞溅着,高爵和路伶崖同时进入下方巨大的铁锅里面,两人的身体在油锅里面被煮的通红通红,撞破第九层…

    这地狱宝塔的每一层都代表着不同的刑法,在承受了如此那样多的刑法之后的路伶崖依然神采奕奕;到第十层牛坑地狱的时候,路伶崖突然双掌打在高爵的胸膛上面,随后抱着高爵狠狠的朝着同时的掉落了下去。

    这层地狱里面无数头身高百米的巨大铁牛的牛蹄在两人的身体上面疯狂的踩踏着。

    “砰砰砰…砰砰砰”在地上不断滚动的两个人一拳又一拳狠狠的攻击着彼此,他们被牛踩的不断的吐血,龙血和人血到处的溅洒,两个人的膝盖更是一下下“咚咚咚咚”不断的撞击在一起,随后各自握住两头巨大的牛,同时挥舞。

    “眸……砰砰砰!!!”,两头铁牛在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破碎掉,路伶崖咬牙切齿一声恶吼。

    高爵面无表情,只是浑身的黑暗更加的深厚。

    “我战将吕奉先何在?”,地狱宝塔里面的路伶崖一声怒吼,在地狱宝塔的旁边,一个身穿黄金战甲,浑身彩带飘飘的巨型神魔偶舞动着手中的方天画戟,从天空中猛然的劈斩过来,“滋滋滋…滋滋滋…”势不可挡的方天画戟将地狱宝塔从中心点不断的劈斩开来。

    斩碎第一层…斩碎第二层…一直到第十层的时候,整个地狱宝塔已经自动从中心处分割开来,后方的所有的地狱全部都被路伶崖破裂,他奔跑了几步猛然的呕吐出一股鲜血。

    整个胸腔内的东西早就被高爵完全震的破裂!

    但是他是谁?“我…不会对任何低头,绝不。”,咬牙承受着内心的疼痛,路伶崖冲刺上去一把抱住高爵,随后猛然的朝着天空中扔去,他的拳头“咚咚咚咚…咚咚咚…”,不断的打在高爵的胸膛上面,两人的身体不断的升腾起来,从海底钻出去后地狱宝塔彻底的粉碎成碎片,路伶崖一个战拳,打的高爵的身体高度的升空。

    力量强悍,以牙还牙,高爵面色一动,猛然的吐出一口鲜血,但是随即再次变得面无表情。

    “喝…喝…”,汗水和鲜血不断滴落的路伶崖再次一声怒吼,帝皇战神吕布的方天画戟插进了旁边黑色的虚空中,随后握着战戟将高爵的圣域战场慢慢的斩断着,天空中的高爵再次冲锋了下去。

    两人的手肘“砰砰砰砰砰”一下又一下的打着,随后双双弯曲着手臂。

    高爵的手肘从天而降,震在路伶崖的头顶上面。

    路伶崖的手肘从天而降,震在高爵的头顶上面。

    “破1!!!”,崖嗓音嘶哑的一声怒吼,整个圣域战场被神吕布的方天画戟恐怖的撕裂开,郎朗晴空的阳光再次照耀在他们的身体上面,汗水与血水的融合,男人的阳刚和猛烈的碰撞,周围的呐喊震耳欲聋,全球的人们看的肃然起敬,超强者和超强者的碰撞,原来如此恐怖。

    两人再次额头一撞后纷纷的拉开了距离,路伶崖的手中一团火焰窜起来,不断的旋转。

    高爵的手心中黑色的气焰跳跃起来,飞速的上升转动。

    “超圣入神·至尊·死亡之翼战拳!!!!!”

    “超神入神·魔陨·易筋经浮屠怒拳~!!!!!!”

    两人各自再次冲向彼此的时候,身后两团巨大的海浪“砰砰砰砰”疯狂的升腾起来,路伶崖身后的火焰火浪和高爵身后的黑暗海浪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带动着整片海域,在中心处两人的拳头“嘭!!!”的一下恶狠狠地撞击在一起,“咚咚咚!!!咚咚咚!!”震撼着世界的碰撞中,火焰海浪和黑暗海浪形成了两个半圆撞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形,将两人彻底的包裹在其中,路伶崖看着高爵的眼神那是势不可挡,高爵看着路伶崖的眼神那是战火燃烧。

    “咚!!!!!!!!!!!!!!!!!!!!!!!!!!!!!!!!!!!!!!!!!!”

    只看到一道海浪顿时冲向苍穹,火焰和黑暗不断的包裹着这道海浪螺旋般的腾空。

    爆炸之后化成两团不同颜色的烟花朝着观众台撒去。

    高爵和路伶崖两人双双吐血各自掉落进入旁边的观众台上面,全部都震碎观众台陷入大地里面,同一时间两人的拳头再次紧紧的握住,同一时间一个鲤鱼打挺的跳跃了起来,崖率先的冲向天空,张开手,身后的天空形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巨型漩涡,紧接着下一刻…一块块大型的陨石“咚咚咚咚”不断的坠落的下来,看着从天而降的巨大陨石,那一刻高爵身后粉色的象神闪耀出粉色的光芒。

    “终极地狱·奥义·末代的帝王!!!!!”

    高爵的身后一大团的黑烟升腾了起来,紧接着只看到从黑烟里面一个个手中拿着双刀的泰山王纷纷的朝着天空中冲刺了上去,战刀狠狠的砍在陨石上面,其力量的强悍连陨石从都能够从中心处斩断,“咚咚咚咚…咚咚咚…”,成百上千的黑暗泰山王不断的砍击着一块块的巨大陨石,大量的陨石雨朝着旁边的观众席上面飞速的溅洒着,小庄身边那个懒洋洋的人戴上面具,突然跳跃起来升腾到天空中,一道银色的屏障顿时充满了整个帝国角斗场。

    陨石雨全部打在屏障上面,被震裂的粉碎!!

    “继续啊…路伶崖…今天就战斗到死1!”,高爵恶声的怒吼道。

    “我就是力量的化身!!!!!!!!!!!!!!!!!!!!!!!!!!!!!!!!!”

    伴随着崖体内的龙血已经高度的沸腾和疯狂,他一声怒吼之后上千个巨大的飞龙之影在观众席上面“刷刷刷”不断的飞舞过去,随后天空中的龙影刚刚盖住高爵的瞬间,高爵悬浮举起手怒拳狠狠的震撼着虚空

    “终极地狱·奥义·囚禁锁神炼狱!!!!!!!!!!!!!”

    死亡之翼变身的瞬间第一口的火焰可以粉碎世间万物,但是当死亡之翼高高昂起头的刹那,他周围四面八方的虚空完全的破碎,从天空中只看到大量的锁神铁链密密麻麻的冲刺了下来,缠绕在死亡之翼的脑袋上面,紧紧的绑住了龙嘴,紧接着四面八方的铁链一根根的强力飞舞,缠绕在死亡之翼的龙翼上面,下方的铁链一圈圈的旋转缠绕着。

    “吼…”天空中的路伶崖发出一声强吼之时,世界激震,死亡之翼全身被锁神铁链捆绑住,被来自四面八方的铁链固定在天空中暂时无法动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