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爱与正义-胜利者勋章

关灯
护眼
    “当我需要独自站在,远方的沙场,武器就是我的梦想,而我受过的伤,都是我的勋章。”——

    少年时代总是那样的懵懂与狂躁,后来那些浮躁的东西开始渐渐的烟消云散;我与身边同龄的朋友或者同事交流非常困难,我一度觉得我是不是有自闭症,他们听不懂我说的话,说我思维跳的太快;也或许是我强制性的成长太快,连我自己都看自己觉得陌生,而后来我才知道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自闭症,我只是嘴巴偷懒,能不说就尽量别说。

    这个时代的人们仿佛都变得文艺起来,可那份文艺有时候不攻自破。

    如果要我说的话,我可能会嘴巴偷懒的说“我没有故事,只喝酒可以吗?”——

    2016年10月01日正好是黑七天门帝国一周年。

    短篇新书《1999俱乐部》在那天正式上线,希望大家可以捧场。

    XXXXXX

    来自全世界四面八方潮水般的呐喊声已经充满了整个帝国角斗场…不,此时此刻已经不能够被称之为角斗场,因为这里随着两大超强战斗者的激烈战斗,除了他们连一个完好无缺的物体都找不到。

    掌声是给高爵的,八大王将在面前这些挑战者时候的疯狂和魄力,让人尤为尊敬。

    掌声也是给路伶崖的人,敢于挑战不可能和打破世界现状规则的人,备受膜拜。

    之前酣畅淋漓的一场热火狂烈的战斗看的所有人都是为之沸腾,高爵那张永恒不变的冷漠脸,就仿佛承受任何东西都不能够改变他的信念;路伶崖的猖獗与霸道,对法律和臣服说不的实力和狂野,当这两个人碰撞到的一起的时候,便就是前方无尽粉碎的场面。

    此时,黑龙君主死亡之翼在天空中不断的怒吼着,它用力的挣脱着全身的铁链,但是这可是让全世界对世界政府低头的锁神铁链啊,早已经让无数英雄和高手在它之下落魄,想要挣脱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下方站在海洋碎石上面的高爵深深的提了口气。

    他的瞳孔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一脸冷漠的他看着天空中“嘭”的一声冲刺了上去。

    死亡之翼的确是气势磅礴,即便是被困锁着,也能够感受到它身体上面强悍而不可触犯的霸气,虽然身体被锁神铁链困锁住,但是崖的帝皇系域气却无法阻挡,巨龙的瞳孔刚刚一阵收缩,“嗡…”一股霸气的圆形气圈将死亡之翼浑身包裹住,冲锋上来的高爵双手突然狠狠的拍打在胸膛上面。

    “嗡…”,一个黑色的大圆球将高爵浑身全部都包裹住。

    下一刻…“刹刹刹…刹刹刹”,伴随着天空中的虚空疯狂的涌动和澎湃的鼓动,一股股的帝皇系域气宛若末日降临的一场漂泊大雨一样,朝着下方不断的喷洒下去,高爵在大黑球里面根本收不到任何的伤害,但是下方的海水被帝皇系域气震的不断的涌动,恐怖的震颤着释放出三道裂痕,海洋被斩断中,高爵双手推开大黑球刚刚想要冲刺上去的刹那…

    周围的温度瞬间变成了零下…

    一头雪白长发飘舞的妖魔偶雪女双手握着一根冰锥狠狠的插了下去。

    “差点忘记你是战神躯了。”,高爵说话间,冰锥插在脑袋上面完全的破碎。

    “呀!!!!!!!!!!!”,下一刻雪女昂起头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嘎嘎嘎…嘎嘎嘎…”寒冰的凝固声响起,雪女的头发全部都被寒冰覆盖住后,带着暴风雪的雪女双手喷洒出无数的暴雪朝着前方推动,身后的头发就像是一根根柳剑般“刷刷刷”不断的游动了过来。

    雪白的长发带着寒冰一圈圈的缠绕在高爵的身体上面,随后雪女一甩头将他用力的扔下去。

    “妖魔偶·超必杀·暴风雪!!!!”

    雪女举起手对着高空不断的吟唱着,那片天空的气压顿时骤降;随后“乓乓乓…”篮球大一样的冰雹连绵不断的降落了下去,高爵降落下去后站在海面上一动不动,他在缓和着身体的伤势;旁边的冰雹大颗大颗的掉落进入海域之中,在全球震撼的瞳孔中那片海域不断的凝固成冰块,彻底的变成了一片冰海,寒气升腾,寒烟涌动。

    高爵身体上面的汗水全部变成了一块块的冰滴降落下去。

    狠狠的吸了口气的高爵下一刻在冰面上踏出了一个巨坑冲天而起,对于这种绝世高手来说,给他一丝缓和的机会,给予你的就是无穷无尽排山倒海的压力,雪女还没反映过来,高爵已经移动到她身后,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脑袋狠狠的一个拉扯,随后猛的朝着下方的冰海投掷了下去。

    “嗖嗖嗖嗖…”,菱形的黑色转动着圈儿在高爵的手心之下不断的喷射出去。

    雪女还没落地,黑烟率先落地,眼神冷漠的高爵带着审判的语态说道“万刑宝鉴·無双技·拷问车轮!!”,下方的黑烟一股股的全部喷射在一起,融合、凝固,一个圆形、充满了刀刃的车轮在下方静候光临,雪女刚刚掉落在上面,四根锁神铁链捆绑住她的双手双脚,先是固定住,随后车轮缓缓的转动起来。

    “啊…”,雪女的后背在刀刃上面摩擦,一道道的伤口斩裂出来,鲜血狂涌。

    她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看着天空中自己的主人路伶崖。

    死亡之翼的鼻腔中喷洒出两道火焰般的气息后,崖的瞳孔变得愤怒起来,“轰隆隆…轰隆隆…”下方的冰海不断的颤抖着,随后只看到降落进入海洋里面魔剑带着燃烧的火焰冲天而起。

    黑色的魔剑划破长空,高爵闪身躲避剑刃的瞬间,魔剑已经到了路伶崖的身边。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就算是瑰宝级别的神器也无法斩断的锁神铁链,但是这可是神器之一的魔剑啊,在锁神铁链中疯狂旋转的魔剑-万魂炼狱剑锋所到之处,一根根的锁神铁链被不断的纷纷斩断,被捆绑中的死亡之翼趁势狠狠的抖动了一下身后的十六只翅膀。

    烈火喧嚣与狂怒的爆炸中,挣脱束缚的死亡之翼昂起头发出了一声龙君的颤栗威严的怒嚎。

    “刷刷刷…刷刷刷”,整个帝国角斗场观众席的四面八方,成百上千的的飞龙幻影不断的升腾着,观众们看的是热血沸腾,而高爵却是意识到,这个家伙…好像是在呼唤着龙族来一起作战?他妈的…很多人都会认为他只是十神众战员的其中一员,却忽略着他是白海国的国王,那白海国上面到底有什么?

    龙穴?高爵突然被自己的想法狠狠的吓了一跳。

    失神之间,一道来自死亡之翼的地狱烈焰大火球狠狠的从天空中喷射了下来。

    高爵是双修的能力者,他的圣域等级目前不清晰,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但是具有十八种不同的圣域战场,这是可以肯定的;而且他的神臻化境好像也是武学双重修炼,一个是《易筋经》,另外一个是《万刑宝鉴》,带“宝鉴”两个字的功法算是神臻化境上上成的极品武学,高爵已经将圣域、神臻化境、武学全部都修炼的炉火纯青,甚至三种东西可以完全的配合,产生极强的伤害,这就是强者跟弱者很大不同的一个地方。

    依然是不躲不闪,在他们两人的字典里面仿佛就根本没有防御!

    高爵被大火球击中,火焰高度的爆炸中,高爵浑身燃烧着掉进了下方的冰海里面,路伶崖从天而降的时候从死亡之翼的龙躯变成了人类形态,他一拳头打在拷问车轮上面,一个巨大的陨石顿时从怒拳之中喷射出来,将拷问车轮轰炸的粉碎,抱着雪女的路伶崖在雪女的额头上面轻轻一吻,雪女化成一块块的碎片消散在天空中的时候,路伶崖站立的冰海上面,突然再次产生了一股极强的震动。

    “嘭!!!!!!!!!!!!!!!”

    轰炸的怒打的狂拳之中,冰海的海面被高爵一拳头震的粉碎。

    还没有看清楚人在哪里,一道粗壮的海水旋转着冲天而起,海水一圈圈的潇洒下来的时候,只看到一只高达七十米的巨大黑象猛然的抬起了硕大无比的象蹄,从天而降的踩踏下来。

    “万刑宝鉴·無双技·象刑!”

    堂堂黑龙君主还能够被一头象欺负了?象蹄还没有踩踏下来,路伶崖一拳迎了上去打在黑象的象蹄上面,澎湃的力量震慑着黑象的全身,下一刻便被震碎成一股股的黑烟;从天而降的路伶崖看着下方沸腾的海水,双臂变成了陨石,不断的挥舞着拳头,“轰轰轰…咚咚咚咚…轰轰轰…咚咚咚咚…”,一颗颗的小型陨石不断的从崖的拳头中冲刺出来,下方的海洋被打的不断的沸腾翻卷,陨石连绵不断的进入海洋里面。

    高爵冲天而起,手撕陨石,双膝狠狠的撞击在崖的胸膛上面。

    路伶崖一拳头打在他的脑袋上面,陨石爆破着高爵的脑袋,但是易筋经不灭战躯护体,即便是陨石的冲撞高爵的脑袋依然是坚挺不碎,两人打的如火如荼,看到旁边的人紧张无比,又兴奋的不断呐喊;世界政府帝君虹的办公室里面,寇枭从刚开始打的时候就在催促,想要欣赏着一场好戏的帝君虹有些扫兴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再打下去要出大事!!!”,寇枭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从高爵那任何事情都可以无视,脸上风轻云淡的表情来看,这一刻他从未把自己当作是世界政府的八大王将,他就是一个战士;而崖就更加不用说了,他就不知道什么东西叫做后果,什么东西叫做惧怕,他可能最担心的就是高爵待会儿真的倒下去了会怎么样。

    “很欣赏世界上面的这些人,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这个时代才会如此的缤纷多彩,对于我这样相对简单的人来说,看到他们成长到这样一步我着实非常的欣慰了,以后这样的机会可能还会有很多,何不把更多的精彩留在后面,让人生也多一点期待。”,帝君虹说完拿过电话说道“适可而止适可而止了。”

    电话那头黑暗中的诸葛无邪挂断了电话后,还没有看清楚他从哪里飞舞过来…

    “嘭!!!!!!”,海洋随着他的降临而被大肆的分裂开来,诸葛无邪脚下的海水不断的断裂中,冲向了前方的路伶崖和高爵,看到高爵那张脸庞的时候诸葛无邪有些震撼的说道“怎么一言不合就要玩命呢?”

    “老东西你是过来碍事的吗?”,路伶崖很讨厌诸葛无邪的声音,皱着眉头说道。

    “差不多行了。”,诸葛无邪背着手降落在海洋上的碎石上面,手指间一阵轻柔的舞动,一滴滴的海水飞舞了出来,在他的指缝之间变成了一片片葵花的花瓣,他将这些花瓣全部都朝着路伶崖撒去,同时下一刻身体一个移动到了高爵的身边,解开了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轻轻的放在高爵的肩膀上面。

    这片葵花雨,崖刚刚一接触到就知道其恐怖的力量!属于绝世高手信手拈来的东西。

    葵花雨全部都打在崖的穴道上面,崖一步步后退的时候,诸葛无邪那只长满了老年斑、黑乎乎如同干尸的手带着一股股的寒气放在高爵的肩膀上面,并且在他耳边低语道“火候差不多到这里就够了,这是大主君的命令,世界政府的威慑力已经起到作用了,相信你不是那种不想事情胡作非为的人!”

    “轰…呼呼呼~!”高爵全身的气势顿时彻底的消散,他那张万年不变的棺材连和刚毅无比的眼神也开始有神的蠕动起来,夏天这才看他顺眼了一眼,没办法刚刚高爵那样子简直太吓人了,仿佛什么都打不退他一样。

    好小子…诸葛无邪拍拍他的肩膀点点头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大股的热浪。

    “崖…”,高爵退后了一步摇摇头说道“过分了吧?你们已经是冠军了,我们也打的很畅快。”

    “我最讨厌…那种以为自己很强,我可以卖面子的人了。”

    就是这样我行我素的崖大王,即便是面对诸葛无邪也丝毫不给一点情面,燃烧着火焰的战斗拳头朝着自己打过来,诸葛无邪飞速的带上白色手套,双手放在崖的拳头上面轻轻的一个推动,崖的双臂悠悠的被弹射开的瞬间,他当然知道以柔克刚,拳头刚刚走,腿毛飞舞的右腿闪电般的飞舞过来。

    全世界的人再次发出一声惊呼,又有好戏看了,又有好戏看了!!

    路伶崖这是要打通关的节奏吗?

    那里想到诸葛无邪双手背在身后轻轻的闪避开,他对着前方的路伶崖说道“剑将死亡了你还真是桀骜不驯,难怪跟刑烈关系那么好,你们两人还真是相当合得来,路伶崖…还没打够是不是?”

    诸葛无邪昂起头一声怒吼,身后的空间全部变成了黑暗,十几双红色的眼神闪耀起来。

    “有本事你今天把我们全干了!!!”

    “你以为我会怂?有种你们今天就全部上来!!!!!”,路伶崖指着帝国角斗场说道“我就算死也要死在这儿,但是你别想要我怕,所以少他妈给我所那些威胁的话,我不吃你那一套,我是在战斗中长大的,不是给谁谁面子长大的。”,即便是面对诸葛无邪,路伶崖依然是放荡不羁,他是自由的,如他所说他就是王,除了老爸之外不会对任何人低头!

    帝君虹狠狠的拍了一下脑袋“哎呀真是一个让人头痛的家伙啊,我更喜欢了怎么办?”

    “天哥…天哥…控制一下…”,苏逊提醒着旁边露出贪婪眼神的夏天。

    “有没有那种很卑鄙很下三滥的手段?把他搞过来?”,夏天坏坏的笑了笑,随后猛地拍拍手想起来“对对对,崖的意中人不是在我们天门吗?嗯哼…对症下药。”

    苏逊当然很能够理解夏天迫切的心情,但是他还是很真实的说道

    “他只可能是友,不可能是臣。”

    “崖…”,夏姬他们三人纷纷的降落在崖的身边,到底还是在自己的同伴面前,路伶崖的脸色也微微的缓和了一些,看着他身体上面治愈的伤势夏姬说道“我们是来参加王君战队赛守护着我们的荣誉的…”,话还没说完崖只是有些头疼的看了她一眼,他知道夏姬要说什么,无奈的点点头,但是转过身的时候突然移动到诸葛无邪的面前。

    诸葛无邪的脸上云淡风轻,面不改色。

    “你…”,路伶崖伸出手指在诸葛无邪的胸膛上面用力的敲打了三下。

    那带着威胁的表情似乎说明了五个字“你给我等着。”

    孩子…希望无论如何你都要保持着这种霸气,不要被世界的狂风暴雨所改变,不要被任何的儿女情长所牵制,你散发的的确是王者的气息,而王者,是不允许有任何牵制东西的存在的,如果一个东西动摇了你的王心的话,就算是最真爱的东西,也要自己亲手毁掉;诸葛无邪赞赏的看了路伶崖一眼,转身进入黑暗之中。

    钢之暗鸦轻轻一脚踩踏在海面上,整个散乱的海域被黑金一点点的覆盖着。

    看来第一场王君战队赛已经结束,全场的观众稍微顿了一下后,排山倒海史无前例的爆发呐喊和喝彩声充满了整片天空,五颜六色的彩带在天空中飞舞着,喇叭声、口哨声和欢呼的声音响彻了全场,在黑金道路上面,余烬和钢之暗鸦走在后方,路伶崖举着夏姬的手,用一种无所畏惧的脸庞看着四面八方,那仿佛是在告诉着全场,告诉着全场,我们回来了,从此时此刻开始,她不会再有任何杂牌队伍,这战场再也不能够对她有任何的不公平。

    确实精彩,几大主君全部都纷纷鼓掌,包括全球的观众们,这一刻路伶崖在全世界闪光。

    真正强大的人,走到哪里都会闪耀着光芒的。

    密斯特谢特朝着外面看去“结束了吗?地球还在吗?噩梦消失了吗?”

    反映过来的他报以最炙热的呐喊朝着全世界宣告着“让我们恭喜帝国角斗场巅峰战斗组第一场战斗,TGT,十神众战员,正式的进入准决赛,我相信他们的真正实力已经不需要再有任何的证明和质疑,掌声…尖叫声…”

    全场沸腾鼓掌中,路伶崖看着前方的高爵。

    两名绝世强者再次朝着彼此走过去,随后同时伸出了右手。

    十指交叉捏成了一个拳头,路伶崖和高爵俯身上前,强有力的肩膀用力的撞击在一起。

    “下一次什么时候再打一场?”,高爵举起手说道。

    “我们的立场不同,总会再战一场。”,路伶崖带着狂笑说道。

    “等你!”,两人同时异口同声的说完后松开手,崖带着战队朝着前方走过去,高爵在万千掌声中朝着自己的世界政府走过去,这一刻根本没有什么仇恨或者是记恨,有时候男人之间的互相钦佩,是需要拳头来证明的,就像两人战斗的时候没有防御,这份从容和气量,是强者和弱者最大的一个差距。

    站在全世界的面前,夏姬这一刻突然非常感动,那一刻所有的紧张和慌张全部都烟消云散,只是仅仅由他们在,却已经让夏姬感受到了无可撼动的羁绊力量。

    那道光在身边说的话,他们的确会来的。

    谢特带着世界政府那些赞助商拿着第一场胜利者的勋章朝着夏姬走过来,那块勋章上面正面是三个主君的图案,反面是三个主君所代表的标志,即便神武辉耀已经死去,但是时代依然记住他;夏姬转过身对着崖刚刚要说话,崖已经拿过了勋章戴在她的脖颈上面,带着笑容不断的点头“很好看,你怎么把头发染成黑色了?觉得很有女人味吗?好丑啊…”

    夏姬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在万千的掌声和全场起立的鼓掌中,夏姬、路伶崖、钢之暗鸦、余烬四个人同时牵着手举起来,“嘿嘿嘿…”,崖冷笑了几声对着周围大声的呐喊道“我姐姐自己害羞我就全部说了,谢谢全世界支持我的人们,尤其是主君夏天的华夏国,我爱我的祖国,也爱你们,半决赛只是一个差不多的衡量水准罢了,我们会一鼓作气打进决赛的,也会告诉全世界这个地方谁会来镇守,决赛的时候所有的十神众战员都会全员合集,我们全部都是剑将的儿女,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TenGodTeam!少一个字母少一个人都不能够算是最终胜利!!!谢谢!!!”

    从容与大方的一番话说的无数人纷纷带头鼓掌;下一刻个大记者们已经纷纷的跑进了帝国角斗场里面,虽然这里需要马上重新建造,但是那些雕像估计永远都回不来了,此次比赛的大热门TGT终于的回归,并且与王将一较高下、暴虐魔鬼螳螂门,让他们立马成了全世界各个地方的头条,虽然钢之暗鸦和余烬只是展露冰山一角的实力,但是还有准决赛和半决赛,机会还有很多,面对镜头,钢之暗鸦自己都说“没出太多力,你们要采访大热门路伶崖,嗯?人呢?”

    提着就像是狗一样的逍遥君,路伶崖在魔鬼螳螂门五大军阀颤抖的身体中走向他们。

    气焰嚣张的魔鬼螳螂门,面对路伶崖竟然没有任何的气势。

    “杰克逊,今时不同往日,你的轮椅,该他坐了。”,将奄奄一息的逍遥君扔在地上,崖点燃了一根黑冰万宝路淡淡的说道“好好的出去捞钱吧,这个战斗的时代,你们已经被淘汰了,不想要自取其辱的话,永远都不要再进来了。”

    下一刻镜头的画面一转,和夏天用力拥抱在一起的路伶崖用力的拍拍夏天的后背。

    在他的身上,夏天感觉到剑将那股顶天立地的气概与男儿的阳刚,甚至有超越的架势。

    “余烬说,你会抽空去给我爸爸扫墓,谢谢你。”,路伶崖对着夏天点点头。

    旁边的一干主君和国王看着TGT与天门交好,他们想要结识都没机会,一个个全部都恨得牙痒痒,他妈的,怎么好事全部到夏天身上去了?妈的怎么我们就碰不到?

    崖将两片死亡之翼的龙鳞交给了夏天和苏逊,并说道“有机会的话欢迎你们到我的国家来,我好像知道你们一些你们想要知道的东西,烈知道怎么联系我。”

    “你跟他一直联系?”,夏天有些愕然。

    “吾之挚友。”,崖拍拍胸膛看着小唐说道“唐夜之凰,我很期待遇到你,别在半路上面就跪了。”

    “我会跪?开什么玩笑”,小唐指着自己道“崖啊,到时候千万不要被我打哭啊。”

    大笑几声的路伶崖转过身正要离去,突然停止了脚步,转过头对着夏天说道

    “夏天主君。”,他声音很严肃的说道。

    “嗯哼?”,夏天单纯的眨了眨眼睛。

    “无论你往何方征战,请务必记住,我和我的军队永远是你们坚实力量的后盾,十神众跟天门,永远是好朋友。”

    “咚!!!!”,镜头的画面重重的定格在昂首挺胸大步向前的路伶崖身上,他狂妄一笑用力点头

    “君无戏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