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苍色天空-神将破坏者

    四大灵兽,作为制衡着动物系血统的存在,他们拥有着许多难以想象的力量。

    如果要按照等级和血统的高贵来将整个动物系的世界划分的话,那么这就是一座金字塔,高贵血统的能力者在金字塔的塔顶上面笑傲群雄,孤傲而桀骜;金字塔的中心处,便是那根本数不清在野蛮生长、蓬勃向上的人们;作为动物系的终结,伟大皇后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有着三神、四神、五凶、六恐、七魔、八幻等这样的存在,他们是动物系中的佼佼者;但是这些血统只是顶点一样的存在,像伟大皇后这样的人,是否是传说还是古神?

    动物系金字塔的四角,便是四大灵兽的存在。

    他们在动物系中扮演着‘裁决者’这样的身份,就像是审判着动物系中罪恶的审判官!

    王君战队赛,巅峰战斗组第二场天将团VS启明星,当天空中朱雀的本体,那遮天蔽日的双翅遮挡住苍穹的浩瀚之时,百鸟朝凤,作为鸟类之王的不死鸟朱雀,它的能力才刚刚无限的开发出来;传说中的朱雀栖身在梧桐树上面,高贵冷艳,若是光明之鸟,飞舞到哪里,即便是贫瘠的地方也变成绿洲,若是黑暗之鸟,便是无尽的灾难,飞舞到任何地方都必将燃烧起滔天的火焰,赋予这个世界烈焰地狱般的火热罪恶。

    传说中天空之王不死鸟拥有十二名神将,这些神将作为他最强悍的战士,如果一旦唤醒他们的话,邪恶必将得到惩戒,而刚刚天空中的唐夜之凰朝着下方的六名天将团的战士全部都投去了一道朱雀的火影。

    “砰砰砰砰……”,此时此刻,在天将团六名战士的身体上,火焰炸裂。

    熊熊烈火席卷了他们的全身,肆意燃烧。

    每个人几乎都是带着无比强大的力量,全身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唐夜之凰胆大包天,这种招式他们只在磨合的时候用过一次,现在就敢搬上战场;但是在小唐的人生信条中,畏首畏脚能够做成什么大事?以前成功过难道现在无法成功了吗?这岂不是天方夜谭的笑话?

    “就让水之都的这些狡诈恶徒们好好的看看,天将团爆发的力量!!!”,天空中的不死鸟朱雀爆发出了神灵般威严的呐喊,随后双翅疯狂的一阵抖动,狂风暴雨般的火焰羽毛和呼啸的寒风混为一起,从天空中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劲猛的冲击了下去,“咚咚咚…咚咚咚…”,断海身后的寒冰大地被轰炸的不断的粉碎,他在滚滚的浓烟中躲避着招式迅速的奔跑着。

    一团激猛的火焰在朱雀的鸟喙里面卷动燃烧着。

    神鸟张开嘴巴,一股高压炮般的火焰喷射而出,轰炸在断海的前方,“咚!!”,大地的爆破震的断海在天空中不断的翻滚着,身后的火焰像是聚光灯一样在地上撕裂着大地扫射着,断海踩踏着虚空飞速的闪避着,现在应该怎么办?唐夜之凰变身本体,光是这份强大无比的威严就让断海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要怎样的枪法,才能够打死一直灵兽朱雀?

    身后钢鞭似的尾巴“啪”的一声扩散开,白色的尾巴上面带着一圈圈的绿色圆环,尾端仿佛是坚硬的钢锥一样,散发着渗人的冷光。

    一声锐气刺耳的呐喊从断海的空中发出。

    “滋滋滋…滋滋滋…”,下一刻,断海的身体变成了一颗闪电球体,在天空中一大一小的朝着天空中冲击着;越接近朱雀,断海越能够感受到它身上那股强大的气息,和巨大体型所释放出来的威压;唐夜之凰用一种统治的声音问道“断海,你到底是什么生物?我在你身体上面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和生命体存在的迹象,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血统。”

    “闪灵枪神·超必杀·破裂飞弹。”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一缕缕绿色轻烟般的飞弹从断海的尾巴上面朝着朱雀攻击过去,移动迅速,威力凶猛,轰炸在朱雀的身体上面爆发出一股股恐怖的绿色浓烟,并且在朱雀的身体炸裂成蘑菇云般的翻卷着。

    “滋滋滋…”,断海的全身闪耀着一根根白色的闪电霹雳,张牙舞爪的飞舞在空中。

    “难道你以为在这样的力量就能够让一头灵兽屈服吗?太天真了。”,唐夜之凰的脑袋从滚滚的青烟中探出来,张开嘴巴,一团团的火球闪电般的朝着断海喷射过去,威力巨大;断海闪避开两颗后,脸色大变,“嘭!!!!!”,一个巨大的火球狠狠的轰炸在他的身体上面,随后后面接二连三的火球“咚咚咚”不断的炸裂在断海的身体上。

    一声惨叫之后,断海的身体带着缕缕的黑烟无力的掉落下去。

    朱雀简直太强了,光是悬浮在天空,静止不动就如此的充满了威严,如果扶摇直上,在天空中滑翔飞舞的,天知道它会有多大的杀伤力和破坏力?赞叹的断海身体用力的摔倒在地面上,后方又有大团大团的火球不断的降落,断海不断的翻滚着,“砰砰砰砰…”,火球在他的身边撕裂着地面纷纷爆炸,他在爆炸中滚动了许久后,突然猛然的瞪大眼睛…

    冰山的边缘,瞪大眼睛的断海滚过去,身体朝着下方的冰河里面在迅速的下降着。

    “不要让他到冰海里面去。”,不远处和鹿天俊战斗的天蝎一声大叫着提醒着。

    “神将破坏者·形态完成!!!!!”,穆天晴突然对着天空爆发出一声呐喊。

    十二神将破坏者…灵兽朱雀麾下最强大的战士,拥有着绝对毁天灭地的力量。

    再看此时此刻的穆天晴,难以相信,那样强大无比的剑豪气质竟然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身后的天将团大衣此时上面已经充满了一根根五颜六色的羽毛,羽毛大衣在风中大肆的飞舞着,随着一声声破碎声,长裤破裂成短裤,让穆天晴的双腿就像是奔腾的猎犬一样,强健有力,两条腿都是充满了爆炸般的肌肉;随着力量的赋予,腰间的雌雄双股剑已经变成了七彩和纯黑色,一脚踩他出去,穆天晴浑身都燃烧起了旺盛的火焰。

    长发飘飘的他享受的爆发出一声怒吼“老大…再次回到这种舒爽的感觉了。”

    “那就带着这样无可匹敌的力量,尽情的奔跑。”,天空中的朱雀响起了嘹亮的回应声。

    超神入神·第二天·人屠境界,让穆天晴在原地尽情的怒吼,火焰乱射,气势凌人。

    在他的身后,一只七彩斑斓俊朗无别的七色雄鸡抖动着翅膀尽情的呐喊着,雄鸡的旁边则是一头獠牙从口中释放出来,恶气逼人的黑色猎犬;是的,十二神将破坏者全部都对应着朱雀所掌控的力量,以华夏国的生肖力量尤为突出,当年虽然也是有生肖战士的存在,但是此时此刻被朱雀的赋予,他们的力量是以往的生肖战士绝对不能够比拟的。

    连混为一谈都无法做到!!!!!

    “轰轰轰…轰轰轰…”,穆天晴身后的羽毛大衣在狂烈的飞舞着,下一刻变成了两只翅膀般的羽翼,带动着穆天晴朝着断海疯狂的进攻过去。

    “雄钢剑·斗牛犬之刃!”

    右手黑色的雄钢剑的剑刃上面闪耀过一个个斗牛犬狗头的光影,穆天晴一剑挥舞过去,恶狗的呐喊一声咆哮,下一刻数十道燃烧的剑刃“砰砰砰砰”的冲击过去;朝着冰海里面掉落的断海全身灵动,身体在剑锋中迅速的闪避着,一两个可以,但是密集的剑锋又快又猛。

    一口口的鲜血从断海的口腔里面吐出来的时候,数十道剑锋全部打在他的身体上面。

    仿佛穿着兽皮的断海身体被震在断崖上面,身体上面一道道的剑痕伤口让穆天晴得意大笑。

    “我的神将形态掌控的是雄鸡和恶犬的力量,这股力量会让我的全身都产生恐怖的变化,包括我的两把剑…他们全部都在随之加强。”,穆天晴得意洋洋的笑道“等级那肯定是飞跃,毕竟我们要使用这种形态的话,背后可是有着老大的力量支撑的啊。”,穆天晴的话让断海明白过来,难怪唐夜之凰在天空中纹丝不动,原来是这样。

    唐夜之凰是一个中心点,他将朱雀的力量散发出去,让自己的同伴变得更加的强大。

    这是一个团队的技能,在王君战队赛中至关重要,巅峰战斗组的比赛,从来不是靠一个人赢得。

    “我可真是羡慕你们的友情啊。”,断海说话间,全身的伤势竟然在迅速的愈合着。

    这是什么情况?穆天晴诧异的愣了一下;但是随后一声恶笑。

    他与断海冰河相隔,但是手中的柔雌剑不断的延伸出去,“嗖嗖嗖嗖…”,一片片飞舞的七彩羽毛跟随着柔雌剑朝着断海恐怖的进攻过来,“锵锵锵…锵锵锵…”钢铁般的七彩羽翼破碎开冰壁,断海的身体在冰壁上面不断的翻滚着,嘴角带着一道自信的笑容,断海的身体突然变成了一道闪电,径直打在下方的冰河上面。

    水面荡漾起来一阵阵的波纹,断海的身体消失的无影无踪,穆天晴又恼又恨的摇摇头“他妈的,跑的居然比兔子还要快,我都感觉刚刚跟别人正面作战的人跟你截然不同。”

    眼神在冰河上面扫过,根本找不到断海的一丁点的踪迹;就在穆天晴有些失神的时候,身后突然“嘭”的一声爆裂出一股凌厉的劲风,随后血哮那漩涡转动的拳头狠狠的打在穆天晴的后背上面,强猛一撞,穆天晴身后的羽翼飞舞出去了一大片,“吼吼吼…”,嗓子眼里面带着恶犬的怒吼,猛然转过身的穆天晴一剑狠狠的刺向血哮。

    “当…”,血哮空手接白刃,用双掌夹住了雄钢剑,紧接着双手旋转。

    雄钢剑刚猛的剑锋被拧成一股不可思议的弯曲程度,“吼…”血哮亦是一声恶吼笑道“神将破坏神,这可真有意思,让你们进步了不少,但是能够掌控吗?看你们这不稳定的样子…半吊子的人还是趁早的滚蛋吧,混沌宝鉴·無双·裂空掌。”,双掌带着劲猛的掌风,血哮狠狠的推动出去,重击在穆天晴的胸膛上面。

    但是此时的天晴已经是人屠的级别,血哮的一掌,竟然没有把他打飞出去

    “这…”血哮骇然的昂起头。

    “你说的没错…半吊子的人还是趁早滚蛋吧!!!”,穆天晴猛然的将雄钢剑从血哮的手中抽取出来,下一刻剑刃狠狠的刺在血哮的胸膛上面,“嘭!!!”,混沌宝鉴的气势防御着血哮胸膛,穆天晴一声怒吼,朝着前方奔腾着,压制着的血哮不断的后退;只看到天晴的手不断的游动着,一圈圈的火焰在他的手臂上面飞速的旋转着,火焰线绕动在剑刃上面,熊熊的烈火化作剑气,不断的对着血哮轰炸着冲击着。

    突然松开手,穆天晴高高的抬起脚,一脚狠狠的踢在剑柄上面。

    冲击在血哮身体上面的雄钢剑“砰砰砰砰”不断的爆炸,血哮昂起头,双脚颤抖的倒退出去。

    “雄钢剑·超必杀·垩剑斗牛!”

    身体飞速旋转几圈的穆天晴一脚再次狠狠的踢在雄钢剑上面,“刷刷刷…刷刷刷…”,燃烧的火剑突然分裂出了五十九把,一只只火焰形成的斗牛犬站在剑刃上面,不断的对着天空嚎啕着,“去…”,穆天晴一指前方的血哮,身体周围所有的剑全部都像斗牛犬一样狠狠的冲击上去。

    来势汹汹,血哮不敢小觑,当下是双手不断的乱舞。

    他头顶上面的天空中响起了剧烈的轰鸣声,脚下的冰川更是在颤抖的不断的撕裂着。

    “混沌宝鉴·奥义·元气屏障!”

    “嗖…”“呼…”,天空的苍穹和大地同时升腾起两股气浪交织在一起,“嗡嗡嗡…”下一刻只看到一道白色的屏障出现在血哮的前方,“砰砰砰砰……砰砰砰…”,斗牛犬的冲击剑一下又一下连绵不断的打在血哮的身体上面,伴随着神将破坏者的形态开启,所有天将团的招式全部发生了变化,垩剑冲击,爆炸声震耳欲聋,一股股的气浪轰炸的脚下的冰川不断的破裂,每承受一剑,血哮都是用尽全力,他难以想象,天将团的形态竟然如此的强大。

    “老大助我一臂之力!”,穆天晴还拿着一把剑,他用力一声呐喊,带着对唐夜之凰绝对的相信。

    身后的羽翼突然不断的爆炸起来,火星四溅中,穆天晴将闪耀着七彩光吗的柔雌剑猛然的插进身体。

    柔雌剑完全进入身体,穆天晴一脚踏地…

    “我乃天将团穆天晴!为主君夏天效力,势必拿下小组冠军。”

    “神将破坏者·奥义·七色彩虹·破坏神剑阵!!!!!!”

    血哮还在抵挡雄钢剑的威力,后面的穆天晴全身缠绕着一道火焰龙卷风冲天而起,随后只看到一道道的冷光不断的闪耀而起,下一刻…在全世界惊天动地的呐喊声中,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剑刃如同龙卷风一样,包裹着穆天晴的全身,飞速的缠绕着,血哮大吃一惊,表情就跟吃屎了一样难看,而天空中的穆天晴一声怒吼,上百把七彩的剑刃铺天盖地的冲着前方狠狠的冲击过去,跟随在斗牛犬剑的后方,疯狂的进攻着血哮的元气屏障。

    “咚咚咚咚”…”“杀!!!杀!!!杀!!!!”,剑气在爆裂,全世界在欢呼。

    剑阵就像是大爆破般,震撼的血哮不断的后退,大叫一声不好的瞬间,元气屏障破碎,“嚓嚓嚓…嚓嚓嚓…”,一把把七彩颜色的剑在血哮的全身割裂开伤痕破开伤口,残余的斗牛剑不断的撞击在血哮的身体上面,不断吐着鲜血的血哮一步步踩踏着大地后退着,但是…就在所有的剑刃全部消散的瞬间,穆天晴一声怒吼“听说…你是一个以力量著名的战士…那么…你跟他相比起来呢?天仇!!!!”

    全身缠绕着一条金龙的尹天仇从剑刃中,一条苍龙手臂和一只恶虎的战拳,冲击过去。

    “神将破坏者·無双·霹雳龙虎拳!!!!”

    龙拳打在血哮的脑袋上面,差点一拳轰碎,虎拳打在他的身体上面,一口精血喷射而出。

    “搜…”,血哮的身体就宛若离弦之箭一样弹射出去,紧接着撞击到身后冰壁上面,他的身体完全陷入冰壁里面,周围一道道的裂痕不断的撕扯蔓延开,满身鲜血的血哮摇摇头朝着前方看去的时候,尹天仇一头钢铁般的红色长发染指了整个后背,他全身从脖颈到双腿上面缠绕着一条金龙,那断臂,更是被龙鳞闪耀的金色苍龙手臂所代替,眉心处闪耀着金光,尹天仇气势逼人,双眼金色,气场格外的强大。

    一头浑身缠绕的金龙幻影一圈圈的缠绕着龙躯在天仇的身后怒吼这。

    金龙的身体中,一头巨虎震天咆哮。

    如果穆天晴代表的是猎犬和雄鸡的话,那么天仇代表的就是苍龙与恶虎。

    一脚踏地,浑身一震,“啪啪啪”之前断海打进身体中的十二颗子弹全部都被震飞了出来。

    “来!!!”,尹天仇指着前方的血哮怒吼道,穆天晴站在他身边,火翼飞舞,盛气凌人。

    血哮要面对的,是一个人屠级别的战士,和一个大神级别的战士。

    不能输,此战是我的首战,绝对不能够输;血哮用力的摇摆了一下脑袋,带着一声怒吼从冰壁中冲刺出来,他双脚踩地朝着朝着两人冲刺过去;天仇和天晴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者旋转了几圈后一剑朝着前方冲击过去

    “神将破坏者·無双·杀戮放狗。”

    “轰隆隆…”,海浪般的剑锋朝着前方扩散中,一头头燃烧的火焰猎犬“汪汪汪”的大叫起来,四蹄劲猛,猎犬们的全身开始带着剑锋,一头头无所畏惧的朝着前方的血哮冲击过去;血哮的双拳上面带着混沌的两团恶气,迎向前方的恶狗群们,一拳拳带着猛烈的力量,不断的打在恶狗们的身体上面,剑气爆裂,肆意飞舞,穆天晴动手之后,尹天仇浑身升腾起恐怖的气浪。

    金光,宛若雷电般的在全身噼里啪啦的炸裂。

    下一刻只看到尹天仇化身成为了一条金龙游动上前,血哮一声怒吼,拉直身体仰天吼啸,恐怖的气势将周围的恶犬们全部都震碎的稀烂,他一声狂叫,双拳迎着尹天仇的双拳狠狠的冲击过去,“死!!!!”“死!!!”,两人同时带着呐喊,双拳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嗡嗡”,金光与白光形成半圆,碰撞后形成一个浑圆的气浪球体将两人包裹后,“呜呜呜呜…”的朝着周围扩散着,凡是所到之处,地面全部都被撕裂成粉碎,冰河破碎,冰水沸腾,冰渣乱舞,冰块狂溅。

    “吼…吼…”尹天仇身后的苍龙和恶虎也带着气浪,狠狠的朝着前方冲撞着。

    气势顿时盖过了血哮,只看到血哮双手的皮肤就像是麻花一样的拧紧起来,一缕缕的鲜血随着伤口的撕裂和拉扯不断的飙射出来,“就带着这样的惨败,和对天将团的恭敬,让全世界永远的知道!!!!”,尹天仇一步步的将血哮压制着“让他们全部都知道和听到我们的名字。”

    “噗!!!!!”,一大口的精血飙射在尹天仇的脸上,力量的正面交锋,冲击开血哮。

    被震飞的血哮身体还在天空中,后方的穆天晴柔雌剑飞舞出来,一根根雄鸡的七彩羽毛不断的插进血哮的身体上面,紧接着柔雌剑缠绕在血哮的脖颈上面,将他用力的朝着旁边扔过去。

    “起!”,尹天仇一拳轰出去,一条金龙在冰河上面扭动着身躯霸气的舞动着,飞扬起大块大块的寒冰。

    血哮的身体不断的撞碎一块块的寒冰,全身伤势加重,满身鲜血的他早已经是伤痕累累。

    掉落在一块碎冰上面,血哮的身体震碎冰块,掉落进入冰河的瞬间,尹天仇冲腾起来,双拳狠狠的冰河上面,“轰隆隆…轰隆隆……”,随着水花的溅洒和水浪的分散,冰河被尹天仇一拳头打的断裂开,穆天晴从身后飞舞过来,雄钢剑在血哮的身体上面不断的割裂开一道道的伤口,“砰砰砰砰…”剑气狂舞中,天仇的苍龙手臂抓住血哮的脖颈,将他从冰河中抓出来,扔向前方的冰面上,随后两人冲刺了上去。

    “咚咚咚咚…”尹天仇的拳头在血哮身体上面不断的碰撞,上百拳之后快速的闪过身。

    “冲冲冲!!!!”,穆天晴的雄钢剑对着血哮的身体就是一阵猛戳。

    穆天晴移动到左边,尹天仇在右边,两人的拳头和剑刃不断的对着血哮进攻着,世界上面所有人的欢呼声随着两人的进攻跟随着一起呐喊着,疾风骤雨般的进攻,让血哮两三次差点濒临死亡,穆天晴双剑如同狂龙一样冲击出去后,尹天仇一声怒吼,膝盖上面闪耀着雷电般的金光,天晴轰开前方的血哮,尹天仇飞速的奔跑过去,双膝狠狠的冲撞在血哮的胸膛上面。

    “神将破坏者·必杀·龙虎齐鸣!”

    只看大天仇一飞冲天,带着血哮的身体将血哮的身体狠狠的撞击进入后方的冰壁里面,龙与虎的幻影在尹天仇的身后张牙舞爪的乱舞着,威力霸道的攻击招式中,血哮已经差不多奄奄一息;披头散发的他嘴唇不断的蠕动着,尹天仇落地,和下方的穆天晴站在一起,两人看着眼前冰壁里面的血哮,穆天晴问道“杀不杀?这个人是一个大麻烦。”

    鼻腔里面的鲜血流淌出来,血哮嘴唇蠕动道“混沌宝鉴·大…大奥义·偷天…换日…”

    “我只求战,不求杀戮。”,尹天仇转过身“打败他是对一个强者最好的尊重,也是最好的侮辱。”

    两人转过身离血哮而去的瞬间,一道丹凤眼的光芒闪耀在血哮的瞳孔中。

    冷光一晃,穆天晴看到前方的天空,突然闪耀出一道夕阳的剑光。

    尹天仇没反映过来,穆天晴却突然反映过来,他该不会偷到…

    “趴下!!!!”,穆天晴抱住尹天仇缓缓坠落的时候,血哮的手中握着夕阳剑一剑横扫过去,随后剑光消散,招式消散,但是剑锋在瞬间滑过了半个冰川,整条冰河被完全的撕碎,一切全部粉碎中,尹天仇摔倒在地面上,他喊着“他居然偷到了影子的招式…,起来,天仇…快点起…冰川裂开了…”

    穆天晴闭着眼睛,身后的羽翼断裂,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从嘴角流淌出来。

    “嗡…”,全世界的看到一道夕阳的剑锋一闪而过,下一刻…左边那座巨大的冰山突然响起了一声断裂的声音,只看到整座冰山从中心处被斩开,冰山的上半部分在缓缓的滑动着,上面被张家十八骑屠杀的冰暴战士疯狂的呐喊着,半个冰山开始朝着冰海里面滑落下去,下一刻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那半座冰山狠狠的打在海面上,整片海洋的海浪在疯狂的摇晃和跌宕起伏中,深海万米之下,一颗子弹破开了海面…

    “嘭!!!!!!”,一枪,直接穿透灵兽朱雀的本体,小唐不动声色了几秒后,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他居然受伤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