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胜者凯旋-永恒的生意

关灯
护眼
    如此强大的灵兽朱雀,光是力量的赋予和天火的恩赐,就已经让天将团的战士们强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样生物的存在,居然能够有人可以让他受伤?全世界的观战们全部都吃惊了捂住了嘴巴,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想要知道,让唐夜之凰受伤的源头在哪里,那一颗子弹,是来自永恒的虚空还是看不到的虚无?

    旋转的子弹从朱雀庞大的身躯一穿而过。

    宽阔后背的羽翼被震的片片的飞舞,子弹穿体而过,上面的朱雀的天火火焰。

    众人纷纷抬起头朝着小唐看去,只见他的胸膛上面被贯穿出一个巨大的子弹洞口,火焰在伤口中不断的旋转着,燃烧着,久久无法愈合。

    人们虽然看不清,但是唐夜之凰刚刚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在他下方的冰山上面,一个冒着缕缕硝烟的子弹洞口还存在着。

    刚刚眨眼的一瞬间,子弹从海洋中狠狠的射击出来,首先是飞出海面,紧接着穿透了冰山,再打进小唐的身体中,能够达到这种射杀程度的人,那么毫无疑问的就是刚刚潜伏进入海洋里面的断海,“蝎…”,天空中的小唐鸟喙上面带着鲜血,一声大叫道“速战速决,将其余的人全部都快速的解决,断海…是我们此战最强大的对手。”

    “还能够支撑吗?”

    “咚咚咚咚…”,一个个巨大的海洋拳头从大海中不断的喷射出来,每一拳都力量彪悍。

    蝎子在拳头中身体飞速的闪避着,懒洋洋的问着小唐。

    “伤口很难愈合。”,唐夜之凰只是这样说道,他也没把握断海的子弹,是否真的能够打死自己。

    我知道了…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天蝎说完后狠狠的一脚踢下去,“嘭!!”,从海洋中一个巨大的拳头正好猛烈的喷射出来,蝎子一脚将它踢成粉碎,下一刻他身体上面的天将团大衣随风飘舞出去,浑身穿着黑色的紧身装,蝎子悬浮在天空中,等到前方鹿天俊从海洋中猛然冲刺出来的瞬间…

    一滴青色的毒液,从蝎子的手指滴落下去。

    “百臂巨人·無双·暴风战拳打!!!”

    “砰砰!!!”,两团爆发的气浪在鹿天俊的双臂上面狠狠的一阵暴动,下一刻他的双臂顿时放大了数十倍,拳头上面带着逆风浪,双拳对着前方的蝎子“轰轰轰”,狂风暴雨的就是一阵冲击,“吼…”鹿天俊狂吼,而蝎子则是面无表情的在拳头中身体左闪右闪,灵敏程度让人咂舌。

    最让人感觉到恐怖的是,蝎子左眼看着鹿天俊,右眼则是看着前方的整片海域。

    他,在留意着断海子弹飞出去的地方。

    “轰…咚!!!”,鹿天俊的右手巨拳突然狠狠的打在蝎子的胸膛上面,力量冲击着蝎子的时刻,一块块钢铁般的蝎甲带着片片闪耀的黑色光芒,转眼间飞速的铺满在了蝎子的胸膛上面;蝎甲顶着鹿天俊的逆风浪,蝎子的身体在天空中后退着,下一秒,只看到一道风影一闪,蝎子抱着手移动到鹿天俊的身后

    “你的拳头力量有多强?一拳可以让一座大厦倒塌?”

    鹿天俊刚刚回头,蝎子已经到了下方的一块海洋礁石上面,继续淡淡的说道“单凭真正力量冲击的话,天将团中没有一个人的力量可以跟你正面较量,因为百臂巨人的确是非常珍贵的血统,在爆发力将领的排名中,也是屈指可数的。”

    好快的速度……

    骇然无比的鹿天俊一拳头朝着下面轰炸下去,刹那间浪花飞溅,礁石完全粉碎。

    “但是朋友…”,蝎子将手掌放在鹿天俊的肩膀上面“有时候力量并不是获胜的唯一关键。”

    鹿天俊根本看不清天蝎的移动速度,更加重要的是…天蝎并不是破坏神的形态。

    他仿佛在玩弄着自己?嘲笑着自己?

    火冒三丈的鹿天俊巨大的双臂一阵旋转横扫之后,他全身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旋风,在天空中“滋滋滋……”震撼着虚空飞速的旋转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蝎子的眼神突然一动,因为前方某处海域之中,一些泡泡突然涌动出来几个。

    心神一动,难道是断海的第二枪又出现了?

    “来啊!!”,变成旋风的鹿天俊叫嚣的呐喊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近我的身。”

    悬浮在海面上的天蝎苍白的脸颊上面露出一抹冷笑,他双臂轻轻的一抖,手掌微微的张开。

    两把闪耀着幽幽绿色光芒的青冥幽刺从指缝中滑过去,随后蝎子紧紧的将青冥幽刺夹住。

    右脚踩踏着虚空轻轻的一个滑翔…

    “刷……”

    “叮叮叮叮…”

    一个个相隔三四米的绿色光圈在天空中直线般的冲向天空,光圈在飞速的旋转中,蝎子冲向鹿天俊,就像是一把榔头打在陀螺上面,“噹…”的一声冒出刺眼的火花,“咚!!!”,紧接着下一刻一大股烟花般的火花燃烧起来,在火花中只看到一只只的青鸟不断的飞舞到天空中,没有人看清楚蝎子是怎么破开鹿天俊的防御的,包括鹿天俊自己,他全身还在飞速的旋转,但是蝎子的青冥幽刺已经到了自己的喉咙上面。

    他是怎么进来的?鹿天俊到现在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嘭!!!”,思绪还没有落下,蝎子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脑袋上面。

    鹿天俊从天空中天空中降落下来,“啪啪啪…啪啪啪…”不断旋转的他像是螺旋桨一样在海面上转动着,爆溅着水花不断的飞舞着,蝎子淡淡的笑道“你觉得防御天下无敌吗?我进不来么?我第一次能够进去…就算上百次,我也能够再次进去,这次我动作放慢点,能够让你好好的看清楚…”

    “杀!!!”,下方的鹿天俊在海洋上面移动了上百米后又绕动回来,旋转的冲天而起。

    一滴滴的毒液不断的从青冥幽刺滴落,天空中的蝎子突然闭上眼睛,右脚轻轻的一滑空气…

    “刷刷刷…”,一个个的绿色光圈一连串的从天而降。

    和鹿天俊撞击到一起的瞬间,蝎子全身都变成了一团毒雾,从青冥幽刺和他双臂打出来的火花中钻进去,青冥幽刺第二次的放在了鹿天俊的脖颈上,蝎子脸上露出了僵硬的笑容后,青冥幽刺突然插进了鹿天俊的脖颈里面;猛然瞪大眼睛的鹿天俊突然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嚎啕,随后捂着自己的脖颈飞速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大海上面一块突兀的礁石,鹿天俊的身体刚好落在上面,被震的痛苦不堪的他在礁石上面不断的滚动着。

    蝎子一脚踩住不断滚动的他“这次看清楚了吗?”

    “好冷…好冷…”,鹿天俊不断的抱着哆嗦不断的身体,那巨大的双臂上面,在皮肤下面能够很清晰的看到,鹿天俊双臂上面的神经已经全部都变成了绿色,蝎毒已经彻底的进入了他的身体中;而全世界的人们只是看到,在两人斗战了一番后,蝎子仅仅只是一招便让鹿天俊倒地不起,这是何等的实力?这就是蝎子的力量?一击必杀?

    天蝎的目光突然看着刚刚那个冒泡的海域,在看到水面开始不断旋转后…

    他一脚踏着虚空朝着冰山那边飞速的移动过去,鹿天俊在只听到他的声音悠悠的在天空中响起着“三个小时后你体内的蝎毒会全部都消散,这三个小时你会感觉到格外的寒冷,痛不欲生;在开战的时候天哥就非常清楚的交代过,我们不会杀掉你们增加天门和水之都之间的恩怨,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舍不得让你们痛苦。”

    “啪啪啪…”

    宛若蜻蜓点水般在海面上飞速的踩踏几脚的天蝎双手出现秃鹫的羽翼。

    那片海域的水面在飞速的转动着,速度越来越快。

    而此时镜头的画面移动到冰海下面,会看到一颗恐怖的子弹正在顶着水的压力,在冲刺的过程中威力变得越来越强,杀伤力越来越烈。

    进入冰川地带,前方的水面一阵涌动后,蝎子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天怜帮忙…”,蝎子一声怒吼,游轮上面的叶天怜从一个房间里面冲破窗户。

    双臂伸出去的瞬间,叶天怜看这些蝎子的瞳孔,跟随着他的视野,左手的镜光狠狠的打在蝎子前方的虚空中,右手的镜光飞舞到子弹喷射出去的天空地带…

    对着唐夜之凰头颅射击的深海子弹还有三百米…

    眨眼间…破水而出。

    蝎子和子弹相隔两百多米,他一头钻进了天怜的镜光之中,随后从另外一片镜光中冲刺了出来,这样超极速的移动看到全世界的观战者们全部都是震撼不已;但是就在天蝎青冥幽刺朝着子弹攻击过去的刹那,深海里面,身后的十尾就像是海藻一样,在水中漂浮的断海阴冷的笑了“我很赞叹你们的速度,但是这一刻…都是徒劳无功!”

    双眼中白光一闪,天蝎前方的子弹突然拐了一个弯,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老大…这颗子弹是奔着唐夜之凰的头颅去的,刚刚那颗子弹可以让小唐受伤…那么这颗子弹会不会是致命?天蝎的眼睛第一次出现惊慌,转过头看去的瞬间,“嘭!!!!!!!”,那颗子弹突然狠狠的打在唐夜之凰的手心之中,一大股的气浪冲击的小唐的挡风镜顿时完全的碎裂,子弹在他的手掌心里面不断的转动着,被逼迫的不断后退的唐夜之凰一声声的疯狂的怒吼,上帝武装臂铠高度颤抖。

    连续退后了一百多米,小唐双腿才站稳!

    千钧一发之际,朱雀变成了人类本体,下方朱雀所释放出来的神将破坏者的形态也完全消失!

    天蝎和天怜都是大大的松了口气,而小唐右手中的那颗子弹被他紧紧的握着,下一刻…从上帝武装臂铠里面,一缕缕的朱雀血液不断的流淌了下来,手掌心中更是释放出一缕缕的黑烟,“喝…喝…”满脸汗水不断喘息的唐夜之凰将手掌心轻轻的摊开,满是鲜血的掌心中,一颗黑色的子弹静静的躺在里面。

    下方的天将团两人双双飞舞了上去,蝎子拉开小唐的臂铠一看…

    惨不忍睹,右臂上面全部都是震开的伤口,即便是朱雀加自然系,都久久不能够愈合。

    “我以前听说断海一枪打死高手,还觉得是骇人听闻,现在自己真正的尝试过后…才发现所言非虚啊!”,唐夜之凰带着苦笑看着两人“要不是我刚刚酝酿着半天变身回来,这一枪肯定会让我脑袋开花,我虽然不会死,但是将再度的涅槃,不知道又要花费多久的时间才能够到现在这样的级别。”

    天怜拿过那颗笔直的子弹细腻的研究着“没见过这种型号,从未见过。”

    不断喘息的小唐对着天蝎努努嘴“蝎子,说说你的看法。”

    将一根香烟塞进小唐嘴巴里面点燃,一股浓烟吐出来,小唐的脸色有些缓和,蝎子看着下方的海域淡淡的吐了一口烟雾,推测的说道“天恩之前说这个断海并不是人类,天恩很少胡言乱语,既然这样说肯定有所推测,第一断海全身都有枪械,可以推测他是一个机器人,但是这个几率很小;第二断海是不是能力者和三系能力都存在的人,这个也不确定,既然断海全身都没有生命的迹象,那么检测生命迹象的标准是什么?”

    “所以…”,小唐对结果愈加的好奇了。

    “他能够隐藏在深海中,很可能是一头海兽,但是全身又有枪械的存在,这似乎又不符合海兽的标准,我大胆的想,断海的存在可能是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的一种,也就是说他很可能是连世界政府都不知道的,一种存在的物种,不管是我的经验还是各种仪器,既然无法检测到的话,那就说明断海的存在超越着这个时代的很多东西。”,蝎子说完后耸耸肩笑了下“感觉就跟没说一样,但是总而言之就是,断海,很有可能来自未来。”

    天怜接过蝎子的香烟说道“而齐麟是可以观测未来的人…”

    “所以,断海有百分之80可以确定,他是玄霄的接班人。”,天蝎眼巴巴的看着天怜美滋滋的抽着香烟道“这场战斗玄霄本来是要出场的,临时更改成为了帝戬,这样会让舆论全部朝着帝戬这边引过来,而此时此刻断海亮眼的表现,着实让世间赞叹,会在全世界立下一种让人心悦诚服的感觉,你没想到过这个人牛逼,但是这个人却很牛逼,那么他产生的效果更加牛逼。”

    “生意…”,天怜淡淡一笑“都他妈是生意,全是套路。”

    玄霄接班人?唐夜之凰楞了一下。

    难道玄霄要退隐了吗?从齐麟对夏天说的那样来看的话,整个水之都仿佛有一场大改革。

    而此时此刻水之都庄园中,玄霄和齐麟的对话应证着蝎子等人的推测是真实的。

    “你想要的效果达到了。”,齐麟端着一杯中药淡淡一笑看着身边的玄霄。

    “断海没有让我失望,帝戬同样没有让我失望。”,玄霄翘着二郎腿喝着咖啡说道“马上水之都就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你这个变化之前是我们要跟坤沙共同完成的,世事无常,看来我们跟坤沙的缘分已经斩断了;凯特琳娜,以后我们两走了的话,她的担子会很重,这次王君战队赛,让全世界人看到她的表现,不管成功或者失败,都在告诉着全世界这个女孩儿,是有为家族出了一份力量的,混个脸熟,以后跟各方做生意的时候,至少全世界知道她是齐家的小妹。”

    齐麟点燃一根香烟,一边咳嗽一边抽着,脸上带着一种大义凛然的表情,没有说话。

    “断海值得托付,有勇有谋,大局观也很好,处事冷静,更重要的是他对齐家忠心耿耿,凯撒虽然也很好,但是凯撒太容易被感情牵制住,他的拳头充满了爱,变得更加有力量,我们不能够剥夺他这样的力量;相比起凯撒,断海没有什么缺点和弱点,至少在心里上面来说是无懈可击的,一个庞大势力的领头羊,就应该没有牵制和弱点的存在。”

    玄霄说完对着齐麟昂昂头“还有三口,别抽太多。”

    “统领这边有断海,岛屿那边有月犼,整个势力的守护我们有大姐帮忙,海兽军团波塞冬会照顾好一切的,黑玫瑰呢?我担心白渊到时候会反…”,齐麟的脸在烟雾中越来越模糊不清,但是他语态肯定的再次说道“不…他一定会反!”

    “白渊如果反水之都,至少要具备两个元素…”

    玄霄伸出两根手指头说道“第一个是小庄的号召。”

    “第二个…就是皇甫龙战!”,玄霄很坦然的说道“我们的情报没有找到皇甫龙战的墓穴。”

    说动这里齐麟有些苦恼的摇摇头“我看不到皇甫龙战到底在哪里,也许他的墓穴被保护的很好,也许他现在或许还活着,也被保护的很好,世界政府是有一盘很大的阴谋在一直进行着的,我们现在已经卷入进来了,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无论怎样,我要为这个家族殚精竭力的做好一切,昨晚我又看到了末日,水之都的末日,我希望在水之都最为关键的时候,夏天能够当仁不让的站出来。”

    “放心,他会的。”,玄霄点头肯定道“尽管他现在还不太懂我们的苦衷。”

    齐麟和玄霄,或许不是退隐……

    XXXXXX

    冰山上面的天空中,当烈阳的光芒从天空中投射下来的时候,黑色的乌云滚滚的涌动扩散开来;冰山的地面上散发着冷蓝色的光芒,唐夜之凰等三人站在冰山上面沐浴着光芒,此时竟然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有略微冰寒的冷风从前方吹拂过来,唐夜之凰的头发在风中鼓动着,他看着前方破裂的冰山上面说道“我们要怎样找到断海?帝戬和他的那些幽冥军团也蹦跳不了多久了,当务之急,是把断海…从冰海里面揪出来。”

    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而此时尹天仇的战场中,血哮已经被天仇和天晴的双双进攻打的遍体鳞伤,重伤致使血哮已经不具备动弹起来的力量;在最终的关头,血哮竟然偷窃到夜影的招式,夕阳剑那霸道无比的剑锋直接将一座冰山从中心处斩断,同时也伤害到了穆天晴,天仇看着穆天晴背后那一道恐怖的剑痕和伤口,猛地将穆天晴从地上搬起来,朝着游轮飞速的奔跑着。

    血哮使用偷天换日所偷到的东西只不过是某个人的一招而已,在那一招的攻击过程中,他所释放的一切全部都是真实的,夕阳剑是真实存在那么一瞬间的,剑锋也是真实存在的,那一刻其实血哮已经不是自己,包括他自己就已经彻底的变成那个人,这就是混沌宝鉴强大的威力。

    宝鉴,是神臻化境中极其强大的一种功法,他跟别的功法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不仅仅只是单纯的一种武功,而是一种功法和流派的合集;像八大王将之一的高爵,他就是用的万刑宝鉴,格外的强悍,血哮已经将偷窃发挥到了最高的境界,而盗窃武功最高的境界就是彻底的变成那个释放者的本体,如果血哮加强继续强化偷天换日,将他从大奥义升腾到究极奥义,他也许释放台风招式的时候,会变成台风一段时间。

    华夏国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中,所诞生的又何止混沌宝鉴一种而已?不同功法所带来的功效全部都完全不一样,流派的鲜明、招式的特殊性、热烈的酣战,这些又岂能够只是以等级论成败的?

    开发的多强,你便有多强。

    也许有些时候你的强,只是在一些狂热崇拜者口中一厢情愿的存在。

    即便以武林盟主身份来判定你登顶,但是这份强大也未必是永恒,时代在流动,勇士在成长。

    “撑住啊天晴,你一定要撑住啊…”,尹天仇抱着穆天晴跃过那座断裂的冰山;巨大巍峨的半座冰山,静静的悬浮在海面上,此时此刻上面已经充满了一片肃杀之气。

    冰山上面刀光剑影齐齐的舞动飞翔,张家十八骑,就像是一辆冲锋战车一样,彻底的狂杀进入战场中,将帝戬所召唤出来的冰暴战士的阵型彻底的冲散;杀气飞扬,刀光乱舞,战马的马蹄狠狠的踩踏在地面上,碎冰飘舞中,一把把的弯刀“砰砰砰…砰砰砰…”带着潇洒的杀伤力将那些冰暴战士全部都拦腰斩断。

    首领鲁奇一声怒吼,战马怒吼冲天,直接将一名冰暴战士的身体全部都撞击成粉碎。

    前方,冰暴战士迅速的聚拢起来,形成一个冲锋群体,潮水一样,排山倒海的压制过来。

    鲁奇刀锋朝着天空中甩动,下一刻命令下达的时候,身后的十七骑全部都纷纷的跳跃到天空中,下方的战马全部都自由奔腾的朝着前方群体冲刺过去,冲撞力强悍的马头、战马的马蹄,双方的撞击顿时让冰暴战士这边被压倒性的碾压,无数冰暴战士的身体纷纷被撞击成粉碎。

    飞舞在天空中的十七名骑士纷纷的将半月弯刀朝着朝着下方扔了过去。

    旋转的半月弯刀犹如死神手中的夺命镰刀,在冰暴战士的群体中飞舞着,齐刷刷的将他们的脑袋飞速的斩断;紧接着后方的十七骑宛若武功高手一样,踏空飞舞进入人群中,骑乘在奔跑的战马上面,纷纷的抓住了回旋回来的半月弯刀,队形整齐,丝毫没有看到一丁点的慌乱和杂乱无章。

    前方的鲁奇将半月弯刀狠狠的扔出去,“刷刷刷…”,弯刀在人群中左右左右斩杀、碰撞,他骑乘着战马撞翻一个冰暴战士,“嘶嘶嘶嘶…”,战马发出了一声声斗志高昂的呐喊后,将马蹄狠狠的踩踏下去。

    “嘭!!!”,一名冰暴战士的身体顿时被踩踏成粉碎!!!

    “清场。”,鲁奇披风舞动的站在风中,飞回来的半月弯刀带着一块块亮晶晶的寒冰插入了他腰间的刀鞘之中;后方的十七骑本来朝着前方在迅速的奔跑,下一刻立刻分散成两队,朝着左右各自的杀戮,这些冰暴战士在张家十八骑之下就是大傻个,如果没有帝戬的力量为他们增强,他们就跟普通人完全一模一样。

    黎明已过,破晓之光从天际投射下来,宛若天国之王施舍般的圣光,染指整片冰川地带!

    冰川开始缓缓的融化,潺潺流水的声音不绝于耳的响起。

    寒烟在清晨的冷光中升腾而起,朦胧又氤氲,蠕动在空中,久久没有消散而去。

    张家十八骑已经在飞速的清场,所有的冰暴战士都在不断的纷纷倒地;另外一座冰山上面,帝戬的脸突然出现在了镜头的画面中,他被范天恩已经揍得是鼻青脸肿,五官上面的每一个部位都肿的跟核桃一样的大小,范天恩将他全身都举起来,在原地旋转了几圈后猛地将帝戬扔了出去,一脚踏地的范天恩漫天飞舞的符纸不断的朝着帝戬攻击过去,“砰砰砰砰…”符纸接二连三的不断轰炸在帝戬的身体上面,宛若炸弹一样。

    浑身都爆发着刺眼的火光,帝戬的身体在地上滑翔着,最终狠狠的撞击在一块寒冰上面。

    他用力的咳嗽了一声后,慢慢的闭上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范天恩拿着他的暴虐黑枪,用力的投掷了过去,闪耀着光芒就插在帝戬的脖颈旁边,和他的脑袋就离了几厘米而已,拍拍手的范天恩说道“我还以为玄霄会找一个多么带劲的对手来战斗呢,没想到如此的差劲,我虽然还没有弄懂你是什么流派的降头师,但是现在你躺在地上,这场战斗就是我已经胜利了,怎么样?还不服气啊?”

    握着拳头的天恩一声怒吼道“那就站起来继续战斗啊。”

    “呵呵呵…”,帝戬咧开嘴虚弱的笑道,摇摇头。

    “真是不可思议,天将团从被启明星战队被动攻击开始,到现在反败为胜,将局势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这其中一系列的精彩战斗,我已经通过了观众们的呐喊而感受到了,迄今为止的场面就是水之都的又一名大将帝戬已经倒下,天呐…凯特琳娜、血哮、鹿天俊、帝戬启明星的四名大将已经纷纷的战败,只剩下断海一个人苦苦的作战,天将团一人重伤,其余的都是一些轻微的小伤,在这眼的局势下面,断海还能够扭转乾坤吗?真要翻盘的话那就是经典了。”

    天空中的谢特时时刻刻报告着战场的局面,让全世界的观众们听的那是激动不已。

    帝戬的确再笑,但是那只是嘲笑着范天恩的愚蠢。

    所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他在用奇门遁甲招式对我进行攻击的时候,我虽然不能够反抗,也的确无法打败他,但是请给我一次机会,请把这个名额给我,我已经咋幼神的级别停留的太久太久了,想要近乎到半神的地步话,就必须要吸纳奇门遁甲的伤害,只有伤害的叠加,才能够让我成长到半神的地步,而且让我以后不在畏惧奇门遁甲。”

    特权揭开之前,帝戬对着玄霄说道,说完看着齐麟。

    “不行…”,玄霄摇摇头“无论怎么样,海战的话贪狼都是最好的选择,这是王君战队赛…”

    “不,这是生意。”,帝戬看着齐麟说道“老大你不是经常这么说吗?更何况…拿到比赛的冠军本来既不是我们追求的,如果真的看重比赛的结果的话,玄霄老大就不会让贪狼上去了,我知道你们另有目的,能不能够成全我?范天恩给予我的所有伤害,都会在我心中变成一团力量,我要炼化掉,想要成长为半神就必须炼化这些伤害。”

    齐麟沉默了一番后说道“把你送上去挨打的话…会不会不妥?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相信我老大,你们不懂其中的门道,我会隐藏自己的流派,然后故意制造起来一些场面,让范天恩针对我的,我想要变强,你不能够阻止我为水之都效力吧?”,帝戬的眼神非常真挚。

    他猜对了,如果启明星战队真的想要夺得名次的话,就不是这种阵容了。

    他们的目的,全部都是齐麟和玄霄说的那些。

    更何况如果在真的派遣帝戬出战,那就直接最强的幽灵船军团出动。

    “到手的鸭子还不杀掉,都不知道天哥为什么这样做。”,范天恩有些嘀咕的说道。

    “天哥有天哥的想法,你的行为有你自己的目的,真要水火不容的话,这其中的一部分人,早就到狱神庙里面的棺材中去了,水之都是不会跟你堂堂正正的战斗的,他们永远都有自己的目的,都有自己的生意之道,这就是水之都”,天蝎说完后和前方的鲁奇互相点点头;半座冰山上面,冰暴战士已经全部被张家十八骑杀戮的干干净净。

    由鲁奇带头的部队,在冰山上面迅速的奔腾了一阵后,全部都高高跃动起来到天空中。

    对着断海刚刚开枪的那片海域,张家十八骑纷纷的冲刺了进去。

    “他们出动了,面对只剩下最后一人的断海,天将团究竟应该如何取胜呢?”

    天空中的谢特大声的喊道“我跟你们同样都是拭目以待。”

    “上!”,蝎子的话刚刚说完,他跟唐夜之凰两人纷纷的跃动到天空中,张开双臂,纷纷的跳跃了下去。

    一道墨绿色的毒液光圈和一道火圈在冰面上面耀眼一闪之后,跟随着张家十八骑的脚步,小唐和天蝎纷纷的跳跃进入了冰海之中…寒冷无比的冰水,让刚刚进入的两人顿时嘴唇发紫,周围气泡涌动,抬起头能够看到浅层海域里面太阳的光芒,天蝎和唐夜之凰同时点点头,朝着深海中冲刺了过去。

    刚刚冲刺了十多米,“嗖嗖…”两根冷箭从两人的前方穿梭而过。

    小唐转过头一看,莫天阴骑乘着一头庞大无比的章鱼移动过来,深海章鱼皇喷射出一口墨汁,将两人染的漆黑后,把小唐和天蝎全部都吸吮进入身体之中,“咚咚咚…咚咚咚…”,站在深海章鱼皇的心脏上面,小唐闻着这腥臭的空气,有些恶心的皱紧了眉头,莫天阴则是说道“这头野兽你不要看起来非常的凶悍,被我制服了之后就跟小猫一样的温顺,你们在战斗的时候我也没有闲着,否则我们的游轮早就被他搅的沉没进入海底里面了。”

    “它听你的?”,天蝎问道。

    “我让他往东,它绝对不敢往西。”,莫天阴骄傲的昂起头说道“断海在深海中,你们两找不到他的,除非断海站着不动让我们找,否则我们根本抓不住他,我之前在追踪他,看到他在海洋里面的移动,速度非常非常快,就像是闪电一样,刷的一下能够冲刺出去,水的阻力,反而成了他的力量。”

    天蝎拍了一下脑袋“那断海就不是什么改造体,机械和水是有一定相克性的。”

    “机械?谁说他是机械的?那家伙在海洋中的速度我追都追不上,下降了…我去看看!”,莫天阴从深海章鱼皇里面触须的一个吸盘里面按出脑袋,鼓着嘴的他看着前方的张家十八骑突然全部抽取出来了弯刀,一个个跃跃欲试。

    “他竟然不动。”,莫天阴回过头大声的喊道“找到了。”

    冰海的海底,并没有那样的黑暗,四面八方散发着微弱的光亮,张家十八骑的战马滑动着海水不断的冲刺着;下方的断海站在一片珊瑚礁中,海藻不断的拂拭着他的身体,鲁奇做了一个手势之后,两名骑士顿时加快了速度,如同离弦之箭一样朝着断海进攻了过来…

    “让我们恭喜巅峰战斗组的第二场的获胜者…来自华夏国天门的…天将团战队!!!”

    天空中的直升机摄影队伍跟随着返航的游轮前进着,天空中的密斯特谢特大声的呐喊道,两侧的岸边站满了无数欢呼鼓掌的人,他们在为天将团喝彩着,他们为天将团的胜利由衷的高兴,尤其是华夏国,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打的如此的精彩,让整个民族和国家的荣誉都在飞一般的上升着。

    除了伤势严重的穆天晴之外,小唐作为代表,对着周围挥着手,就像是唱着凯旋战歌的大将军一样。

    他张开嘴,大大的笑着;周围人山人海,观众们在呐喊,各个势力的君王们大大的松了口气,这场战斗,虽然已经知道了最终的结果,但是没想到过程会如此的曲折。

    夏天独自一个人站在沙滩上面,海水涌过了他的皮鞋,却没有打湿。

    前方波浪起伏的海浪里面有着一个酒瓶,夏天看着远方崭露出来的太阳光芒,轻轻的吐出一口香烟。

    断海的确无所畏惧…

    当两名张家十八骑冲向他的时候,他双手将猎奇双枪拿出来,两枪直接攻击过去,穿透张家十八骑的身体,弹风将他们的皮囊全部都撕裂成粉碎,两个白骨骑士在冲刺着,后方的鲁奇一声令下,一名名张家十八骑不断的冲刺了下去,断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断的扣动扳机,枪声爆响,来多少杀掉多少,在十八具白骨骑士同时攻击下来的瞬间…

    断海身后的尾巴全部绽放开来…

    “嗖…”他猛然的一个移动,尾巴收缩,躲过十八人的进攻,在海洋中的确就像是一个闪电。

    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就看到一道白色的魅影滑翔而过,断海的枪已经放在了深海章鱼皇上面。

    “嘭!!!!!!!!!!!!!”一颗子弹直接将深海章鱼皇的心脏打的爆破,小唐在鲜血飞溅中冲刺了出来。

    他的拳头带着力量的变动,朝着断海轰炸过去…

    断海如果逃跑的话,没有人能够追上他,一枪打爆深海章鱼皇的心脏后,断海看着前方冲向自己的唐夜之凰,低下头轻轻的叹息一声,举起双枪的双手也无力的放了下来,唐夜之凰一拳头狠狠的打在他的肚子上面,紧接着将断海的身体朝着海面上面飞速的冲击着,“哗哗哗…哗哗哗…”,众人只看到海水不断的扩散出涟漪,紧接着唐夜之凰一拳头将断海从海洋下面打出来,天蝎和天阴紧随其后。

    人群惊呼中,小唐一拳释放力量,断海的身体重重的撞击在冰壁上面。

    他双脚在冰壁上面一蹬,轻轻一个弹跳,白影一闪,断海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的冰面上。

    “杀!”,唐夜之凰的拳头上面燃烧起来了滚滚的烈火。

    断海全身的白毛消散,尾巴也缩进身体里面,他看着受伤的血哮、凯特琳娜、帝戬、鹿天俊,重重的一声叹息。

    他瞳孔中的泪光一闪而过,也许被他用力的咽下去。

    得到什么,就意味着失去什么。

    你们都有自己的目的,可能…也只有我想要赢,断海苦涩的一笑。

    水之都不能够再这样以任何东西都是生意这样的目的进行下去了,如果断海上任,水之都或许会改变。

    “火凤凰,我认输。”,断海将猎奇双枪丢在了冰面上。

    低着头握着拳头的断海承认的大声说道“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是你们,技不如人,我认输。”

    XXXXXX

    海上救援队朝着前方飞速的行驶过去,一艘艘快艇上面是启明星战队的将领们,齐麟和水之都的人在岸边等待着他们,虽然失败,但是启明星战队同样赢得了很多人的尊敬,为他们的掌声也是排山倒海。

    玄霄看着断海,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那是一种信任的目光。

    断海不甘心的用力的握着拳头,眼中再次带着泪花走过玄霄的身边

    “如果不是生意,我们绝对能赢得,我们能赢得…绝对能赢…”

    “吃了败仗还让主君亲自来迎接,真是愧疚啊…”,血哮摸了摸后脑勺看着齐麟。

    齐麟则是没关系的笑了笑,随后从他身后出现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孩儿,齐麟说道“血哮,你看看谁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