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银耀古堡-男爵的晚宴

关灯
护眼
    大教堂的钟声非常有节奏,洪亮的钟声“咚、咚、咚”连续不断的响动,钟声悠长且沉重,仿佛是在提醒着那些迫切关注着王君战队赛的人,到了该延缓一下和需要休息的时候了。

    齐麟与玄霄从广场上面走过,惊起了周围一群白鸽;幽暗且静谧的教堂里面早就已经寂寥无人,只剩下祈愿大厅的长椅上面坐着一个神色凝重的男人,他是断海;一地的烟头和空荡荡的酒瓶就已经说明着他的内心极其的苦闷了;酒水咕噜咕噜滚动着进入断海的嘴巴里面,他看着前方的圣母玛利亚……

    窗户没有关闭,玛丽亚头上的白色丝巾随风飘舞。

    即便只是雕像,也能够看得出她的神情祥和,她的双臂弯曲,带着无私的大爱拥抱着尘世间,那些在苦痛中挣扎的人,那些没有信仰漫无目的的人,那些脑海里面藏着罪恶种子的人,都能够走进着天主教,跪在她的面前深深的忏悔自己的罪过。

    但是断海很想要把酒瓶扔在玛丽亚的脑袋上面。

    齐麟走进来,脚步轻快,神情肃穆,他在断海身边坐下,略带着凉意的风拂过断海的脸颊。

    玄霄站在门外并没有进入。

    “巅峰战斗组第三场比赛进入了延迟期…给的答案是帝国角斗场还没有修建完成。”,齐麟带着笑容看着断海说道“而关于第二场比赛,我非常感谢你,凯特琳娜已经跟很多商界大鳄见面了,因为女孩子得天独厚的优势,很多著名品牌找她做这一次的代言人,虽然是按照女强人和商界女鳄鱼这种目标培养的,但是我觉得还是一步步的来,比较合适。”

    “恭喜。”,出于对主君的尊敬,断海将搭在椅子上面的两条腿放了下来,慢慢的点点头。

    “我已经让帝戬回到圣辉岛去了,那种异术者我们…毕竟不是很懂他们的修炼方式…噢…对了。”,齐麟点燃一根香烟说道“昨天比赛完结了之后,血哮已经离开了水之都,他让我跟月犼说一声感谢还有抱歉,感谢的是月犼在他重伤时期的收留,抱歉的是不能够当面跟他道别,他毕竟是另外家族的人,我虽然知道上官诗幻跟天门关系较好,但是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我们不应该太过于气愤我们的敌人,俗话说得好,商人没有敌人,只有朋友。”

    断海感觉很意外。

    他不知道齐麟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他只是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还有五口…”,站在门口的玄霄提醒道。

    “虽然胜利者是天门,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想要见我们,我为你准备好了西装领带,你要要不要洗个澡褪去一身的酒味,然后跟我去谈谈生意如何?”,齐麟带着笑容邀请道。

    郑重其事的断海将酒瓶放了下来,摇了摇有些混沌的脑袋“老大我其实很想要跟你说…”

    “不服气是不是?”,齐麟笑容可掬的脸,在顷刻间宛若翻书一样,立刻变得冰冷无情。

    这种瞬间的变脸让断海微微一愣。

    “很不爽是不是?在海洋的战场上面输给了天将团还是觉得很难堪或者是丢脸?你把双枪放在地上说出我投降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了,你们不可能打赢,我知道你很愤恨帝戬他们,把自己的进步拿到这样的比赛上面,这是一种不尊重的感觉,我也知道我安排凯特琳娜这样等级的人进入战场,是对一个团队漠视的心态,你很努力的去战斗,而我们在后方吃喝玩乐,你感觉到很怨恨,很无奈,你感觉我们冰冷无情,亲情、友情、爱情,任何的情愫都是生意是不是?”

    断海脸色大变,齐麟的语气是斥责,对自己从未有过的斥责。

    他居然把自己内心所有的愤怒说的一清二楚,这时候断海似乎意识到,一个病怏怏的少年,是怎么把一个家族做到那么大的?做到那么强令世人关注的?

    “或者说你感觉很恐惧?”,齐麟伸出手掐住断海的脸,整只手额外的冰凉。

    “是!”,断海用力的点头,敢于承认。

    “那就憋着,因为你以后的路上还会遇到很多不公平的事情,还会遇到很多热血燃烧但是无能为力的事情。”

    睡一觉,明天不会变得更好,反而会变得更加的糟糕;

    一根烟一瓶酒不会让你变得快乐,反而会让你更加的堕落;

    今天活的不如意,明天还会过的更加的猪狗不如;

    那些让你恶心、讨厌的人,你要摆出最灿烂的微笑面对他们;

    那些超越着道德底线、法律边缘的事情都是我们生意的契机;

    那些在太阳下面热火朝天的人,能够压榨多少就压榨多少,他们不是值得同情的对象,而是我们的奴隶;

    只要是能够带给我们利益的东西,全部都是生意,只要是莫名其妙的钱,就没有干净的。

    “听明白了吗?水之都的大统领,断海。”,齐麟松开了掐着他脸上的手。

    大统领?断海全身狂震,如同触电了一样,眼中的惊骇久久都没有散去。

    “如果我不这么做,水之都根本就没有今天,我掌握着全世界百分之35的富豪,可以让他们锒铛入狱的证据,那些穿着奢华、花天酒地的富豪,在我的脚下都是猪狗一样的存在;我杀了多少人我自己都数不清,你们能够有今日的辉煌,全部都靠着我、玄霄、波塞冬和大姐等人在黑暗的世界中让水之都蓬勃成长。”

    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表盒,里面装着一只百达翡丽的手表。

    “现在到你,进入水之都的黑暗世界里面来了。”,齐麟严肃认真的说道。

    “我…我…”,断海哑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也是生意的一部分,这场战队赛是考验。

    “如果我的病在初期的时候,我根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文明;但是我的病已经到了大后期,如果有一天我走了,水之都我该托付给谁?给那些每天嗷嗷呐喊,说着开战开战的蠢猪吗?人们总说自己愿意活在小小的世界里面,保持着美好的天真和善良,可是面对世界的刀光剑影,我们怎么能够不成长?我今年22岁!如果不是为了水之都,我能够活到五十八岁的!!这个时代,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付出的!”

    断海连忙单膝跪地,他还没有接受自己是大统领的事实。

    玄霄在外面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你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上任,但是我给你权利,你带着人,再去跟天将团,你是大统领了,你可以带着整个水之都,你可以把水之都的整个军队从圣辉岛调过来,但是给你这样的权利,你扪心自问,你真的还回去打吗?”,齐麟说完将手表交给了断海,转过身道“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自己做思想准备,记住,出了这个教堂的大门,就是另外一种活法。”

    水之都,这个充满了不诚意和其欺诈,把一切视为生意的集团,未来究竟会如何?

    其实或许,小庄已经看破了一切,否则三大海贼团和夺神,也不会做那么长时间的准备。

    也许小庄等人海上的哪一战结束之后,水之都是以全新的统领和全新的主君,继续在这个时代中掀起万丈的狂澜,还是会拉起那张大幕退居到幕后,也许只有哪一战之后才能够揭开水之都的宿命,和整个水之都,在时代中的走向,才会完全的解开;时代一盘很大的棋局,小庄手中握着的黑色棋子,还没有放在棋盘上。

    时代的生死,落子无悔。

    XXXXXX

    “叮叮当…叮叮当…”

    夏天手中酒杯里面的冰块不断的摇晃和碰撞着,他看着电视上面水之都大荧幕的报告,对着龙潮歌说道“我之前一直以为齐麟不会把这次的比赛也当作生意,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这个家伙比我想像的要简单的太多太多,但是越是简单的人,我就越是看不透他,小龙你跟我说说,齐麟是不是有意要培养这个断海?”

    “是否有意我不知道,但是水之都的格局即将刷新。”,龙潮歌很文艺的说道。

    夏天一指他点点头“说到重点了,我觉得不光光是一些职位,水之都的整体都即将…”

    “咚咚”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无情的打断了夏天的话;苏逊带着歉意走进来说道“我本来是不想要打扰你们的,现在外面天门的辉煌太闪耀了,几乎很多媒体都在围绕着我们转,第三场战斗延期开始,在这个比较空档的时候,这份邀请函是我今天上午收到的,为了表示诚意,他们的直升机都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邀请函?因为是苏逊给的,所以夏天接过来一看,纯正的英文字体,阅读完毕后夏天淡淡一笑合并上。

    还没等他扔掉,苏逊笑着问道“反面还有…”

    “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什么好玩的东西呢,这种毫无意义的晚宴参加有什么意思?我跟他很熟…”,夏天看着反面的字一边不百无聊赖的说道,看到重点的东西后,他立刻从老板椅上面挺直了身体,饶有兴趣的点点头“看不出来啊,这个英国人的名字我之前听到过,没想到他手里面居然还有这种好东西,不过天下没有掉下来的馅饼,无功不受禄啊。”

    能够让夏天感兴趣的东西,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龙潮歌也是眼睛一亮。

    “没意义的垃圾我也不会让你阅读。”,苏逊抱着手微微一笑。

    “说是直升机已经到外面了?”,夏天站起身,小龙立刻将大衣披在了他的身体上,思考了一下的夏天说道“小龙,你让小张和冥王两个人过来,慕千帆也过来跟我们一起,就我们五个人去一趟,这个人的身份是男爵,他打算今天晚上在他的城堡里面邀请我们吃一次晚宴,这都不是重点,苏逊你在负责帮忙我们打点…”

    夏天将一块宝玑-救赎版的手表戴在了手腕上面,和龙潮歌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齐麟今天晚上也请我们吃饭,说是有一个重要的人要给我们介绍。”,苏逊说道。

    夏天的脚步停止了下来,思考了一番的他说道“那件事情,天门有多少人知道?你…小龙…没有别的人了吧?”

    苏逊摇摇头“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包括齐麟他自己。”

    “你跟风总他们过去吧,我不在的话因为是天门十三的关系,风总他们出现比较体面,都老老实实的吃饭就行了,都不要破坏了规矩,跟齐麟他们务必要好好的相处。”,交给苏逊,夏天格外的放心,他总是能够让一切顺水推舟的去完成,总是能够让一切都完成的那样的顺利。

    走在走廊上面,龙潮歌说道“现在不要和水之都有任何的冲突,否则日后必定后悔。”

    “你记得挺仔细的。”,夏天面无表情说道。

    “天哥对七彩大会长特别的信任,他一句话您就能够赦免水之都那些人的生死。”

    夏天站定脚步,十分坚定的说道“这句话并不是他带给我的,而是我弟弟告诉我的。”

    淡淡一笑,龙潮歌说道“坤沙以前跟齐麟就算交好过,但是也只有区区一段时间,他是不可能看穿齐麟的,就算两人有再大的计划的话,齐麟也不会对他掏心掏肺,仅仅凭着坤沙的三言两语,天哥是否有些武断?我知道我说话有些不合时宜,但是齐麟总是在赚,那么我们天门就让我亏如何?”

    “两点。”夏天拍了拍龙潮歌的肩膀

    “我不是一个武断的人,我的决定有我这样做的目的。”

    “第二…我说的弟弟,不是坤沙!”,夏天说完露出了一道自信的笑容朝着前方走去。

    不是坤沙?小龙眨了眨眼睛,突然恍然大悟过来拍了拍脑袋;夜影这段时间以来全部都跟水之都的大姐在一起,那个女人在水之都是什么地位?简直就是核心的命脉,她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代表着水之都的未来,夜影跟她在一起,肯定会知道她的一些决定,或许不敢透明的告诉夏天,只是提醒夏天一定要注意。

    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呢?连龙潮歌都有些不敢果断的去说了。

    推开天晴房间的门,一股浓浓的药香味扑面而来。

    药王宝鼎立在房间里面,“刷…刷…刷…”能够看到里面白色的药草不断的滚沸着,天晴**着身体,坐在药王宝鼎里面,被滋补的可是红光满面,整个人能都是精神焕发。

    “怎么样?”,夏天问道。

    天晴伸出右臂,打了打自己的肌肉“天哥,神器就是神器啊…这疗效…”

    “得瑟?”,尹天仇用力的踢了一脚药王宝鼎“要不是陆时把你的伤口弄好,你能够舒舒服服泡澡?”

    外面两架豪华型直升机已经准备就绪,一个金发碧眼,带着眼镜身穿得体西装的英俊美国人看到夏天走过来,和身边一个穿着军装,身材魁梧的壮汉齐齐的走过去。

    他们当然没有资格跟夏天握手,均是捂着腰部恭敬的说道“夏天主君您好,我是艾尔森男爵的秘书夏洛特,身边这位是银耀古堡的首席治安官基蒂,我们非常荣幸…”

    她还没说完,夏天主动抓住他的手轻轻一握“您好,夏天,身后这几位是…”

    夏洛特没想到夏天竟然是如此的平易近人,顿时好感度狂涨,他也笑着说道“不用介绍了,都是一些鼎鼎有名的人,外面的风大……夏天主君赶紧到飞机上面来吧,晚宴的时间是傍晚六点,我们的路程大约是57分钟。”,夏洛特和基蒂再次低下头说道“对于能够邀请到夏天先生,我们倍感荣幸。”

    冥王和慕千帆都是一头雾水,小张却已经明白,如果这个男爵哪里没有夏天感兴趣的话,就算是八抬大轿都不会让夏天主动去赴宴的。

    直升机缓缓的起飞到天空中,朝着美国华盛顿的方向行驶过去…

    “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男爵,他非常的高兴,男爵是一个非常喜欢收藏的人。”

    夏洛特语态十分尊重,旁边的基蒂也是露出笑容,小龙看着基蒂的眼睛便已经明白,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暴戾的人,他一直在强行的隐藏着自己的杀气;通过聊天夏天等人也知道,这个艾尔森男爵在整个英国的皇室都非常有威望,他继承着父亲的意愿,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收藏家,同时他还是一个软件开发商,掌握着很多网络的核心科技,更多的东西,夏洛特闭口不言,总之这样的人身份背景都非常的深厚,也相当的复杂。

    交谈甚欢,毫无障碍,直升机飞跃过繁华的城市之后,在海洋上面迅速的行驶着。

    “我们快到了。”,夏洛特指着前方说道。

    夏天通过窗户朝着外面看去,在前方有一座相当庞大的岛屿,树木参天,生机勃勃,放眼望去一片葱郁;岛屿的周围有快艇在不断的巡逻着,上面全部都是持枪的保镖;基蒂下达了命令后,直升机飞舞在岛屿的上空,下方已经停泊着一辆辆的豪车,各种穿着黑色袜的女仆和男爵的手下们在等待着夏天。

    坐在劳斯莱斯上面,夏天看着周围宜人的景色,远处海浪拍岸,海鸥飞舞,森林古树挺拔,枝繁叶茂;更重要的是这里非常的宁静,就算是比起老爸的吉乐岛也丝毫不逊色,“挺不错的…”,夏天笑着说道。

    夏洛特转过头说道“1861年的时候,艾尔森家族就已经购买下了这座岛屿,如果不是这么多年的海底沉陷,这座岛会比现在看到的还要大很多,男爵喜欢住在这里,他因为是网络软件的开发者,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便能够运筹帷幄,网路很方便,每天推开窗户就是碧蓝大海,这不免也让人心情惬意。”

    “动物园…”,冥王指着远处森林里面说道。

    基蒂爽朗的大笑起来“这座岛屿上面的确有一个动物园,男爵很喜欢动物,会花费很大的代价运送和购买,待会儿两位有兴趣我可以带你们去转转,咦?你们另外一个小兄弟呢?”

    “噢…在另外的车上。”,乘坐不同两辆车的龙潮歌和张命寒统一撒谎的说道。

    岛屿的一根树枝上面,慕千帆嚼着泡泡糖看着脚下巡逻的队伍走过去,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定位器,放在一根树枝上面,在南吴城的夜宴俱乐部中,岛屿上面出现了冰山一角,随着慕千帆不到一分钟走遍整座岛屿,整座岛的构图也全部出现,华夏国天空中的卫星缓缓的移动,岛屿的影像开始被夜宴获取。

    一座古老而巨大的城堡出现在夏天的眼中,通体的白色让人能够一眼就能够看到上面风刀雪剑割裂的岁月伤痕,迎面,一股古朴的感觉缓缓的逼来,周围一拳的环形城墙共有四个守卫塔,上面没有士兵而全部都被机关枪代替;夏天抬起头看着这座城堡的塔尖,右边偌大的堡垒蓝色的塔尖,在白色的衬托之下格外的耀眼。

    两辆车相继在城堡的前方停止了下来,艾尔森在门口,早已经恭候多时。

    这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慈眉善目,腰部有些弯曲,没有那种高等皇室的傲气,但是贵族之风格外的浑厚,举手投足之间就反映着,夏天与他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艾尔森用一种感慨的口吻说道“发送邀请函的时候,我还真的会害怕夏天主君拒绝我,能够邀请您来这里…真是蓬荜生辉。”

    他用词很古朴也有历史的浑厚,最后那个词语夏天差点没听懂,倒是小龙在他耳边提醒。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看得出来艾尔森想让夏天感觉到一种亲密,故意用华夏的词语说道。

    夏天淡淡微笑,同样拿出礼仪与他走进城堡里面;一群人进入银耀古堡,基蒂还特别留意了一下慕千帆。

    后者双手交叉放在后脑勺上面轻松的跟随在夏天的身后。

    “看什么?看我有钱啊?”,慕千帆故意调戏着说道。

    艾尔森亲自带夏天到处参观,夏天很耐心的跟他探讨,为什么这个画家要多画一朵花?为什么这颗佛头上面丢失了一只眼睛等包涵着历史厚重的问题,龙潮歌和张命寒作陪,冥王跟随在他们后面用力的瞪着眼睛,随后慢慢的低下头,打了一个呼噜的时候小张用力的踢了他一脚。

    “距离晚宴还有三个小时,夏天主君,这边请…”,艾尔森将夏天带到他的会客室里面。

    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的精致和考究,细腻到连每个房间的窗帘花纹都是魅力非凡,但是这里比夏天的和平别墅区也豪华不到哪里去,艾尔森稍微的介绍了一下后,对着夏天说道“这座城堡,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的心血,有很多人想要提议买下来,我都舍不得卖掉,我已经有老了,脑袋不好用,多亏有夏洛特帮我打理家族的生意,基蒂的防护工作也做得很好,尽管这座城堡已经有七年没有遭遇到恐怖袭击了,哈哈哈…”

    夏天笑着和他撞击了一下酒杯“恕我直言,男爵先生有庞大的网络产业,为什么不让儿子继承?”

    “我一共有过两个妻子,但是都死了。”,艾尔森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突然露出了苦楚的表情“让夏天先生见笑了,我的大儿子先天智商缺陷,连正常的交流都非常的困难,小儿子本来是我的希望,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突然身患怪病,一直卧床不起,就连我最近,最近也是有些神志不清,有时候我在卧室里面睡着,第二天醒来突然发现我在动物园里面,一只梅花鹿舔着我的脸;洗脸的时候,我经常看到自己的脸变成一个骷髅,幸好我当初也是身经百战,在战场上面走过,承受能力比较强…”

    夏天将目光看向夏洛特。

    “已经检查过了,男爵并不是精神问题,很可能是压力太大。”,夏洛特立刻说道。

    “也可能是我真的压力太大了吧。”,艾尔森爽朗的大笑着。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两名穿着白色长裙,金发蓝眼,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孩儿走进来。

    冥王眼睛一亮猛的夸赞道“男爵先生,您女儿真漂亮。”

    “这是我第三任夫人…”,艾尔森也丝毫不介意的大笑道“黛娜,黛丝,赶紧过来。”

    这两个女孩儿都是二十岁出头的模样,长的真的是一模一样,但是黛丝的嘴角有着一颗黛娜没有的黑痣,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披在她们的身后,散发着纯粹的白种猪的血统光芒;两人的皮肤更是像一块璞玉一样,白的无暇,夏天握住两人手指的时候才意识到,艾尔森男爵的压力来自于哪里了。

    紧身的长裙根本包裹不住她们那恐怖的身材,巨大的山峰呼之欲出,两条性感的大白腿光滑干净,上面的一对硕大无比的肥臀,即便只是走路,也都在微微的颤抖。

    夏天那边在交谈中,慕千帆一个人在城堡里面闲逛着,看得出来艾尔森男爵真的是非常欢迎夏天,城堡上上下下都在飞速的忙碌着,各式各样的菜品不断的被送进厨房里面,慕千帆打开宴会厅的门看着上面已经摆好的蜡烛,和那些银质餐具,闻到一股奢华味道的他点点头。

    来到这里,肯定要好好的探索一下这座城堡的秘密,不过慕千帆闲逛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正当他有些百无聊赖的时候,司雯婧说道“往三楼哪里去…”

    “怎么?你看到情趣用品房间啦?”慕千帆白色光芒一闪,已经站在三楼的走廊上面。

    他立刻隐藏了自己的身体,走廊尽头的房间前方站着两个持枪的警卫。

    “进去。”司雯婧说道。

    “大姐,你当那两人吃闲饭的啊?”,慕千帆无奈的说完后突然猛然的一动,只看到一道白色的光芒如同一阵无形的风一样在走廊上面迅速的一闪而过,“噹…”的一声,窗户上面响起了一声响动的声音,两名保镖转过头的瞬间,他们腰间的钥匙已经到了慕千帆的手中,迅速的开门,关门的时候慕千帆将钥匙扔出去,刚好挂在保镖的腰上面。

    两名保镖转过头的时候,门已经轻轻的关上。

    丝毫没有被发现的他哼着歌在房间里面散步着,慕千帆在鼻子前面挥舞了两下手掌,驱散着房间里面不通风的空气,他低下头看着灰尘地板上面的脚印,顺着脚印来到了一张桌子旁边,桌子上面放着一个银盘,用银色的半圆盖完全的盖住,“打开!!”,司雯婧的声音有些隐藏不住的兴奋。

    “你这么开心干嘛?”慕千帆很疑惑的问道。

    “你难道没有一种间谍的快感吗?探索城堡一直是我非常向往的,这次终于如愿以偿了。”

    打开盖子,里面只有一只被切好的火鸡,这让司雯婧大失所望。

    “这个男爵不像是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来的,我听他说他邀请天哥过来就是作客的,你想的太多…”,慕千帆拿起一只火鸡翅膀慢慢的啃着,突然被墙壁上面一副古画吸引,满嘴油腻的他走过去吹了吹上面的灰尘,这幅古画上面一共有十个人,有男有女,坐在一个偌大的房间里面,慕千帆看着这个房间有点像银耀古堡的大客厅。

    “在朝着别处看看”,司雯婧催促道。

    “闭嘴。”,慕千帆啃着火鸡翅膀一点点仔细的看着。

    “你他吗到底在看什么?”,司雯婧再次催促道“一幅画有什么好看的?”

    “妇人之见”,慕千帆看着上面说道“这幅画玄机可多着呢,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还是怎样,你快帮我看看,为什么这个画上面有一个男人长的好像皇甫龙斗啊…”

    什么鬼?司雯婧诧异的皱紧眉头“哪儿呢?哪儿呢?”

    “就他妈十个人还**问问问,你他妈看不到吗?坐在沙发上面,脖颈上面有项链那个…蠢娘们…往他妈右边看……”,也许是慕千帆咒骂的声音太大,两个保镖立刻打开门,这个门打开的确没有声音,保镖的眼睛朝着里面看去,房间里面静悄悄的,地上连慕千帆的脚印都没有,也许是觉得自己疑神疑鬼。

    但是慕千帆以为他们要离开的时候,两人突然走了进来。

    像是壁虎一样贴在墙壁上面的慕千帆顿时瞪大眼睛。

    “我**…你让我往哪儿看?看两头保镖猪?”司雯婧丝毫不客气的回骂起来。

    保镖端着火鸡盘子走了出去,再次关上了房门,慕千帆轻轻的跳跃下来,再次到了那幅画前面,移动了一下耳边旁边的微型摄像机“看到没?右边那个?一身肌肉那个…”

    “真的比较像哎…”,司雯婧也呆呆的说道。

    “卧槽…这他妈不是小唐吗?”,慕千帆再次发现了宝藏一样,指着一个穿着长衫的说道,那人坐在沙发上面敲着二郎腿,侧脸对着镜头,一脸的桀骜不驯,慕千帆仔细的看着他前方的桌子上面,貌似放着类似于暗器的东西;耳塞里面司雯婧也是发出了一声惊呼“我的天,他的侧脸跟唐夜之凰一模一样,跟唐袭也很像,这难道是小唐的老爸?慕千帆,这幅画该不会…”

    “该不会什么?”,慕千帆没反映过来问道。

    “该不会是世界十大神秘家族的合影吧?”,司雯婧不可思议的说道。

    慕千帆抬起眉毛,听她这么一说貌似还真的非常非常像。

    在这个六大主君的时代中,世界十大神秘家族依然存在着,这是一群游走在整个世界的人,他们的生意遍布全世界,他们的手下遍布全世界,他们毫无疑问的是一方霸主,或者是时代长河中的贵族,这群人的首领有着各式各样的身份,上至皇室下到最基本的平民,他们也非常的神秘与低调,但是手段通天,他们或者在高贵的办公室里面着整个天下,或者在深不可测的小屋里面吃着泡面保持着低调。

    但是他们在全世界地位,丝毫不弱于政府或者是各个主君亦或是各个王国。

    这十个家族的人游走在各种各样的地带,掌控着世界很多东西的咽喉。

    慕千帆直接将那幅画从墙壁上面拿了下来“看到沙发上面那个烟盒没有?上面有万事局的标志,可以肯定万事局就是十大家族麾下的一个,负责掌控着世界上各个新闻情报,是真正的情报,有很多人我不认识,他们的标志也非常的模糊,妈的,我当初说的时候没有人相信我,你再去告诉七彩男大哥,我怀疑北唐的总部,百分之50的几率就是皇家城堡。”

    “开什么国际玩笑?”,司雯婧一边记录一边说道。

    “大胆的想像,皇家城堡跟华夏国的关系,皇家骑士大部分都是华夏国来的,沟通着他们的,到底是一条怎样的桥梁?还有当初皇家城堡的‘屠神之战’,不要忘记了那群圣骑士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大哥的,完蛋了完蛋了…我好像看到艾尔森也在这幅画里面,我靠这个老家伙到底是谁…既然十大家族在全世界有着不同的负责东西,那么艾尔森负责的是什么?”

    慕千帆突然感觉到脖子上面凉凉的,他发现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

    “把那幅画摘掉,拿走…”,司雯婧命令道。

    “你先别说话。”,慕千帆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够平静,他突然感觉一切真的是全部都缠绕在一起,天下、世界,这就是一个棋局,所有的一切已经全部都在棋局上面。

    小庄不是下棋的人,他只是在棋局上面走一步,因为观战棋局的人也有很多很多。

    他们都会在特定的时间点,让棋盘变得更加的神秘莫测。

    “干你妈…干你妈啊…”,慕千帆坐在地上,浑身忍不住的抖动着。

    男爵的晚宴已经开始,夏天、龙潮歌、张命寒、冥王四个人已经相继入座,桌子上面的菜肴极其的丰富,晚宴的气氛非常的热闹,夏天和艾尔森相谈甚欢,冥王频频给两位夫人敬酒,黛丝和黛娜都是对着冥王不断的眨眼。

    “是的…那真是非常惊现。”,艾尔森大笑着说完后突然问道“咦?还有位朋友呢?”

    “可能是上厕所去了吧。”,龙潮歌一边说一边看着四周,慕千帆,赶紧回来啊,你跑哪儿去了?

    拍拍手,一个女仆捧着一个东西走了进来,夏天擦擦嘴笑了笑“男爵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

    艾尔森挥挥手笑道“我非常喜欢夏天主君,也打算这次晚宴过后,艾尔森家族会正式成为你的支援者,打开礼物看看,噢…”,他突然恍然大悟了一下,站起身,带着谦虚的笑容将夏天的手表摘掉;一个名贵的表盒出现在夏天的面前,当夏天缓缓打开的时候,蔚蓝色的星辰在他的脸上闪耀而过,旁边的龙潮歌等人看到那块表的时候,全部都‘噢’的一声。

    棕色的表带、金色的表框,里面的表图是一片时而黑恶时而蓝色的夜幕,璀璨的星辰在天空中缓缓的闪耀着,偶尔几道白色的风流从天空中飞舞而过,偶尔也会有七彩颜色的极光在充满了星辰的天空中闪耀着,画面再动,星辰仿佛追随着风移动,夏天惊喜的看着艾尔森。

    表图再次发生了变化,一轮金色的圆月闪耀在空中,将星辰全部映照成金黄色,美丽无比。

    “江诗丹顿·夜色星空,赠予夏天先生。”艾尔森大大方方举起酒杯“祝愿我们合作愉快。”

    那布满灰尘的房间里面,慕千帆靠着墙角浑身不断的抖动着。

    “干你妈,我干…”,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香烟,叼在嘴巴里面,拿出打火机,司雯婧在耳边说着什么,他已经听不清楚了,他哭了,慕千帆哭了。

    “一切都是一场局,一切都是…”,慕千帆拿着打火机想要点燃香烟,打火机在充满了手心的手掌心中滑落了出去,跳跃了几下,旋转在前方的地面上。

    慕千帆刚刚想要去捡,一道绿色的线条突然在房间里面横扫过去。

    “滋滋滋…滋滋滋…”,南吴城夜宴俱乐部办公室里面,司雯婧看着眼前的屏幕闪过几条雪花的条纹,紧接着整个屏幕全部变成了雪花。

    “慕千帆…听到说话…说话…”,司雯婧不断的对着那边呐喊道。

    “嗖嗖嗖…嗖嗖嗖……”,一根根的绿色线条在房间里面横扫,盘根交错,链接到一张椅子上面后,椅子移动过来,眼看着要打在慕千帆身上的时候突然停住,那些绿色的线条在空中缠绕着移动,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人形。

    香烟抖动,慕千帆抬起头的时候,一个男人十指交叉,双手放在膝盖上面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他捡起地上的打火机,为慕千帆点燃了香烟,火焰照耀在他的脸上。

    “杀了陆非善…快点杀了陆非善…快点杀了…”

    脖颈被掐住,流星摘掉他身体上面的一切仪器,将他举到天空中说道“你要是乖乖抽烟的话,还能够活下来,可是…你好像不是很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