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帝王降临-蛰伏的追随者…

关灯
护眼
    恭喜书友:qiyujim1(其余机密的意思吗?)成为本书的第二名盟主!

    哎…嘿嘿嘿…太客气了兄弟(美女),太客气,你已经解锁本书的最终奥秘,请注意邮箱,将会有黑色教育性电影5TB种子发送到邮箱(其中包括金刚葫芦娃、黑猫警察、邋遢大王历险记)的等多部优秀系列发送;感谢您对我的大力支持,我会带着这样的正能量,与你们一路携手并进。

    希望有更多的表哥、表弟、表妹们加入盟主,让黑道学生7的辉煌即便在多年后,依然震撼着!

    新的实体书与皇家骑士一起制作,贴吧两位用户请稍安勿躁(因为当初皇骑的路程太过于坎坷,涉及到版权问题,我至今还在等消息),书海区小伙伴们也稍安勿躁。

    【昨天一更,收到大家的很多赞美,其实这真的很小儿科,跟以后齐麟、貘羽、影子他们的套路揭开的时候,这就是萤火之光,这本书会越来越震撼】

    【还有,说典褚代表着毁灭王将,凌锋代表着和平王将的老表们,你们说的很好,我选择死亡!】

    XXXXXXX

    霓虹点缀的纽约城市,从叶圣殇手中掉落出来的手机旋转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之中。

    眼看着就要落地的瞬间,一双极其修长和纤细的手掌突然伸出来。

    手机稳稳的掉在他的手心里面,那人在霓虹光芒的死角中行走着“这样重要东西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就毁灭呢?在我的帮忙之下,天门变得如此之强大,连叶圣殇真正的家世都查找出来了,并且能够在短时间内做出强有力的反击,这既是我想要看到的,又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如此发展下去的话,真的好吗?”

    这条街道上面寂寥无人,因为大部分都聚拢在王君战队赛的比赛地点。

    夜风冷淡如水,他从街道的死角中身影缓缓的消失。

    不远处一个倚靠在墙壁的人影这才将香烟的烟头在烟盒上面打了打,抛向天空中,香烟旋转着进入他的嘴巴里面,手捂住点燃香烟,航海图旗帜的打火机上面火焰在风中燃烧,他用力的甩了甩打火机,吧嗒吧嗒的吐了几口烟雾,转过头,小庄的嘴角升起一股复杂的笑容,欣赏,而又嘲讽;意味深长,而又笑意浅浅。

    看着天空中悬浮的叶圣殇和七彩手套男,小庄右手插在口袋里面,昂首挺胸的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哗啦啦…”

    “呼呼呼…”,叶圣殇和七彩手套男身后的大衣都在风中强烈的舞动着,看到他的出现,叶圣殇是极其意外的,同时也是格外愤怒的,如七彩手套男说的那样,夏天出现在银耀古堡,破坏了叶圣殇的一部分的计划,“哼…”,双手插进裤子里面,悬浮在空中的叶圣殇身后的大衣完全的飘向天空;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一个高贵的贵族,身上那股与普通人截然不同的高贵气质,以及,慢条斯理的声音和他从容淡定的气魄,都跟七彩手套男有着云泥之别。

    一个是尽力了万千沧桑之后沉淀的绝世高手,沉稳,心如泰山,光是一句话就能够让人心定。

    一个是在黑暗中运筹帷幄,魔爪般黑手般的高手,高贵,一些决定都能够杀人无形之间。

    但是或许只有小庄这种级别的人能够看到,七彩手套男隐藏的贵族气势,比叶圣殇强悍的太多太多。

    “你…今天敢杀了夏天主君的话,我保证你活不过今晚。”

    “是吗?”,听着他的话,叶圣殇低下头轻轻一笑“暗杀一个主君会有怎样的后果,我还不至于愚蠢到去触犯那个地雷,但是有时候并不是杀戮,就能够结束一切,让一切都停止自己的转动,失忆、囚禁、人间蒸发…这些都是黑暗中的手段,如果今天夏天莫名其妙在银耀古堡消失的话,谁又能够说是我叶圣殇杀得呢?除了天门的人会相信你,普天下的人又会相信你们天门人员的片面之词?”

    “而来怀疑…”,叶圣殇优雅的摊开手,两股波动在手心上面,如旋转的花一样转动。

    “一个被称之为普渡救世的游侠,还是王将的我呢?”

    “杀掉一个主君的确能够换来粉身碎骨的后果的,但是杀掉一个王将的话…我想你也没有愚蠢到这种地步吧。”,叶圣殇话音刚落,大衣还悬浮在刚刚站定的地方,他如同一根离弦之箭朝着七彩男冲刺过去,双臂上面带着超武装的域气,下一刻…“砰砰砰…砰砰砰…”,天空中响起一阵阵拳打脚踢的生意。

    两人的双臂不断快速的撞击到一起,拳击、肘击、挥拳、一招一式飞速的碰撞。

    刹那间拳影纷飞,金色光芒般的气浪和七彩的气浪在飞速的撞击、交织、频频爆炸!

    “嘭!!”,金色光芒和七彩光芒一个碰撞,两人双双后退。

    下一刻只见两道光轨破空而过,两人再次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哼哼哼…”,叶圣殇带着冷笑,拳头和七彩手套男狠狠的撞击在一起,金色光芒直接将七彩的光芒压制了下去“三重天级别就敢挑衅我的力量?痴心妄想。”,一声怒吼,叶圣殇一拳头将七彩手套男压制了下去,“嘭!!!!”,天空中的金色光芒宛若一道海浪飞速的炸裂,一圈圈随着七彩手套男的坠落“砰砰砰…砰砰砰…”不断的炸裂。

    七彩男眼看着落地,穿着金丝金线乳白色西装的叶圣殇猛然的闭上眼睛…

    下一秒眼睛睁开的时候,叶圣殇金色的瞳孔散发出高贵的光芒。

    “轰轰轰…轰轰轰…”他身体周围的空间在飞速的颤抖…

    伸出穿着金色皮鞋的右腿,叶圣殇一脚在虚空中踢出一道裂缝,闪耀进去的时候,繁华纽约市一座无敌上面,叶圣殇从虚空裂缝中钻出来;带着优雅的笑容,他看着即将落地的七彩男一个旋转,站在了空旷无人的街道上面,毫发无伤,眼神波澜不惊,他背对着叶圣殇,转过身的时候点燃一根大彩香烟“叶王将真是隐藏的一头猛虎啊。”

    “你知道在世界政府这个地方,有时候太过于大放异彩并不是好事情,洪冬就是最好的例子,有时候装疯卖傻,往往会让别人忽视你,让别人认为你没有什么威胁力,自然不会过份的针对你,我遵循着这样的理念,可是安然无恙的度过了很长一段岁月,你知道,往往一个人越是辉煌万丈,他的手就有多么的肮脏。”

    叶圣殇风度翩翩的站在夜风中,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

    七彩手套男感同身受,突然猛地一咬烟嘴,右手的食指,在虚空中飞速的扫过。

    “嚓嚓嚓嚓…”,一道道七彩色的爪痕在叶圣殇身后一闪而过,撕裂他的大腿的西装裤,在他的大腿上面留下了三道爪痕,猩红的鲜血不断的流淌出来。

    但是叶圣殇依然波澜不惊,眼神冷淡的他金色的瞳孔闪耀出一道光芒。

    “嚓嚓嚓嚓嚓嚓…”,伴随着七彩男手指速度的加快,无数七色的爪痕在叶圣殇的四面八方不断的横扫着;后者踢开虚空,突然出现在天空中、突然出现在楼顶上面、突然出现在道路上面,伴随着某一处虚空的的强烈震撼,随后撕裂开一道裂缝,叶圣殇飞速的从里面钻出来的,但是无论他怎样的闪避移动,爪痕如影随形,全部都跟随在他身体的周围。

    背后又撕裂出一道伤痕,七彩男浑身一转,手指轻轻一栋。

    一栋摩天大厦的上空,站在巨大圆月下面的叶圣殇再次消散,爪痕“砰砰砰砰…”的撕碎摩天大厦的房顶,长达十五米的房顶被撕裂着不断的掉落下来。

    碎石乱舞中,金光一闪,突然出现在七彩男头顶的叶圣殇浑身一个旋转。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一道旋转的激烈的金色龙卷风带着闪耀的金色碎火从天而降。

    七彩男叼着香烟抬起头,一拳头轰炸过去。

    带着七彩手套的右拳和叶圣殇的金色皮鞋狠狠的冲击在一起。

    “冲!!刹刹刹!!!”,一大股的七色光芒将金色的龙卷风完全的包裹住,随后将龙卷风“撒撒撒”的不断的震裂成粉碎,叶圣殇的右腿从龙卷风里面踢出来,七彩男的右手狠狠的打下去,叶圣殇的左腿直接骨头错误弯曲,那金色的皮鞋则是踩踏在七彩男的胸膛上面,两人再次一个激烈的交战后不断的后退。

    烟灰掉落在裤裆上面,七彩男毫发无伤的拍了拍。

    叶圣殇面无表情左腿一阵晃动,一阵骨头移动声响起,他左腿再次复位,面无表情的看着七彩男。

    “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安排时间了。”,叶圣殇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看来我这次的任务完成的依旧很完美。”,七彩手套男话音刚落,突然一脚踏地,这次不再是七色的光芒,而是一个凝固到极点的极寒冰霜,在七彩男的身体周围不断的旋转着,冰霜中一片片的雪花不断的飘舞着,七彩男扔掉了香烟“刚刚的热身,叶王将还觉得不错吧?”

    果然这样的对手才能够激发起来我的斗志,叶圣殇左手插在口袋里面,右手抽取了出来

    “既然你是一半的力量,那么我们俩就一半一半。”,他优雅的说道“公平公正。”

    “正有此意。”,七彩男慢慢的抬起头,双眼中…充满了碾压的王者气概。

    “我也是…”,随着叶圣殇精神力量的冲击,范围一百米之内的大地疯狂的摇晃了起来,他伸出的右手高高的举着,一股股恐怖的精神原力波动在他的掌心上面飞速的转动道。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当范围一百米之内两百多座高楼大厦,随着撕裂的地面,全部都弹射着冲向天空的时候,两人战场的周围彻底变成了一片空地,楼房里面的人们已经被精神空间全部移动,在叶圣殇飞舞着、游移着、悬浮着的摩天大厦,大型的就像是怒吼的野兽一样,小型的则像是冲锋的战舰一样,而前方的七彩男,一步步的朝着他移动过来。

    操控着两百多栋摩天大厦或者是家庭建筑,叶圣殇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困难。

    “招待不周,多多包涵,下次正式见面的时候,我会让你感受比这个还要强大十倍的热情的。”

    叶圣殇右手朝着前方甩动过去,刹那间“咚咚咚咚…”虚空被楼房冲击的不断的晃动着,七彩男朝着前方望去的时候,漫天飞舞滑翔的楼房排山倒海的轰炸向自己,“哈哈哈…来吧!”,他毫无畏惧的踩踏在大地行走着,身后的大氅全部都是寒冰,第一座楼房狠狠的冲击在七彩男的身体上面,他一声恶吼的瞬间,整座楼房随着轰炸,撞击在七彩男的身体上面后,上面裂缝丛生,彻底被震裂成粉碎!!!!!!

    第二座…第三座…一栋栋的楼房全部都轰炸在七彩男的身体上面。

    这防御到底是有多么的强悍?即便是这些数量庞大无比和冲击力超级强悍的楼房,都给予不了他任何的伤害,“哇哈哈哈…哈哈哈…”,带着狂妄的大笑,七彩男的眼中有着淡淡的泪花,这样强烈的进攻,时隔多年之后,自己第一次走上这时代的战场,他更多的是感动,更多的是热血…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露出过自己的笑声了。

    一栋高达百米的摩天大楼在无数的建筑物里面脱颖而出,就像是一把冲锋枪一样冲向七彩男。

    “来吧…这个世界…来吧…整个时代,就算是整个天下与我为敌,我都不曾有任何的畏惧!!”

    重重一拳,狠狠的打在了摩天大厦上面,一道寒冰的气浪从中心处在整个大厦的中心处飞速的穿梭这,在大厦的四面八方,无数的裂缝随着寒冰气浪的游走不断的滋生出来,“砰砰砰…砰砰砰…”刹那间只看到玻璃碎片不断的飞舞,各种办公用品和各式各样的东西全部都从大厦里面飞舞出来,整栋摩天大厦,被七彩男双手撕裂成粉碎!!!

    手撕大厦,也许听起来的确是难以置信,但是真真切切的全部发生在眼前。

    在漫天飞舞的碎片中和满地的废墟中,七彩男昂起头…

    圣歌带着嘹亮的女声重声的吟唱突然的响起,那一刻七彩男感觉前方飞舞过来的大厦就是千军万马,他的眼神,又真挚是那样的热烈,狂妄又是那样的嚣张,那是属于王者的眼神,他全身上下散发着绝对帝王的气魄,突然,七彩男双拳狠狠的插进了虚空中,并且猛然的一个转动……

    前方的叶圣殇精神力量再次猛然的加强,剩余的一百多栋建筑全部都极速的朝着前方冲刺过去。

    进入七彩男攻击的范围后,这些原本迅疾如风的建筑物,全部都缓缓的停顿了下来,到最终几乎变的是一动不动,而漫天飞舞的冰块,多达十多万颗,菱形闪耀的飞舞在天空中,在这片时光仿佛静止的虚空中,每一栋建筑物的中心处,都出现一个闪耀着光芒的巨型光球。

    当风开始滑过,当月色开始铺泄下来时候,刹那间,毁天灭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所有的建筑再次朝着七彩男冲刺过来的刹那,一束束的爆破光芒从每一栋楼房的中心处恐怖的释放出来,在爆破的光芒中,数百万块粉碎的石头转瞬之间染指了叶圣殇和七彩男头顶上面的整片天空,在一声声震耳欲聋和整个美国人们回过头观望,不知所然迷茫但是震撼的眼神中,所有的楼房、楼宇、大厦、建筑,没有一个能够逃脱毁灭的命运,每一栋每一个都在疯狂的爆炸着。

    一道道的气浪圆圈般的“砰砰砰”连绵不断的朝着周围冲撞震撼。

    无数的黑洞在两人的头顶上面接连不断疯狂的形成着。

    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被粉碎和震裂成分了拳头般大小的碎裂物体,像是一场末日的雨一样不断的从天空中洒落下来,七彩手套男难,和光之游侠叶圣殇站在这场毁灭的暴风中,两人相隔三十多米远全部都静静的看着彼此。

    七彩手套男看到叶圣殇的背后,无数追随者光影闪耀。

    叶圣殇看到的,是绝对恐怖的画面…

    在七彩手套男身后的天空中,无数金色光影的巨龙张开遮天蔽日的巨大翅膀,全部都低着头悬浮在空中,表达着对七彩男的绝对臣服,他身后的天空中涌动着硝烟,叶圣殇仿佛看到了他的过去,飞舞在天空中,挥舞着长剑,不断的斩断一个个的龙头,不断的让一头头的巨龙受伤,带着大声的嚎啕坠落下来,他看到他独自一人站在自己的王国面前,看着前方圣骑士军团奔跑过来的千军万马。

    冷风吹动着他的长发,他一声大笑,带着绝对的荣誉,朝着前方杀戮过去。

    战马嘶吼,圣光降临,无数金色天使那种裁决的长剑纷纷的攻向他,他不屈的怒吼着;无数的圣光骑士从天而降,他对天高歌,他无所畏惧,战意盎然,他勇猛无畏,以一人之力对战十三个国家的全部兵力;然后硝烟尽散,周围到处都是尸体,他站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中,一滴男人的眼泪夺眶而出,滴落在那,战火蔓延的大地。

    “啊!!!!!!!!!!!”

    将手中那沾染着鲜血的长剑插进大地里面,他张开双臂对着那灰蒙蒙的天空一声怒吼。

    有时候男人的悲歌,是在经历了刀山火海和刀光剑影后吟唱出来的。

    不知道从何处开始,我们的拳头,早就不是为了自己而握。

    “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人。”,夏天对着七彩男说道

    “即便知道了这个世界的黑暗却依然能够笑对一切,能够同流合污但是从来不被染指,真正的强者,或许就是在经历过深渊般的绝望之后,他依然能够微笑的人,这一点我夏天,扪心自问还是差点火候。”

    “我在一天,护你一天。”

    “我不在一天,想你一天。”

    七彩手套男眼中带着眼泪用力的抱住了夏天。

    “咚咚咚咚!!!!”,周围无数碎裂的楼房的碎物接二连三的不断掉在了一片废墟的地面上,任凭周围如何的风云变幻,七彩男和叶圣殇都是云淡风轻,“滋滋滋…”下一刻,在无数媒体和强者们纷纷赶往过来的时候,七彩男身后出现了一道恐怖的空间裂缝,他的身体被空间裂缝狠狠的吸吮着,不断的进入其中,叶圣殇从前方冲刺过来的瞬间,七彩男大声的喊道“你给我好好的记住,我不会让你成为帝国前方的那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的,不光是你,整个八大王将都是如此。”

    “因为这一战再次回归时代了,我既然存在天门,你们就该紧张了。”

    “因为我活着,你们等于全部都如刀在喉。”

    “刷”的一声,空间的裂缝彻底的关闭,叶圣殇的拳头直接穿透了虚空,没有打到任何的东西。

    他穿着高贵的西装站在原地,天空中悬浮的大衣自动飞舞了过来披在叶圣殇的后背上面,大衣里面散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紧接着一双玉手从里面伸了出来,轻轻的放在叶圣殇的肩膀上面,仿佛是在慰藉着他,“啪啪啪…啪啪啪…”,周围的碎石不断的掉落,从天空中一根钓鱼线“嗖”的一声飞舞了攻来,钓鱼翁一个滑翔,单膝跪地在叶圣殇面前。

    “王将,来迟了。”,钓鱼翁愧疚的说道。

    “没关系,人已经走了,虽然走了…但是还是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阴影…”,叶圣殇说完后脸上再次恢复了以往的神骏,他迅速的命令道“即便夏天知道了我是一切的缔造者,但是夏天暂时也不会有所行动,我以后的行为夏天该要防备着我了,立刻封锁消息,这场战斗要被历史篡改,包括银耀古堡所发生的一切,除了在场的人,其余的人统统给我守口如瓶,历史的书写,真是有趣…很多年前夏侯鬼雄很擅长的一件事情吧。”

    钓鱼翁看着周围庞大的废墟,惊骇的问道“王将,到底是谁…能够跟你战斗至此?”

    “一个…在历史中被无限抹杀的人物,一个…不该出现在时代的人。”

    叶圣殇说完立刻吩咐道“让银耀古堡那边的人合力擒拿夏天,能顾生擒活捉是最好的,不行的也没有关系…可恶的夜宴,以后真的要对他们多加的提防,立刻让流星到我的身边来,毕竟是我的弟弟,不能够和追随者一视同仁,我要保护好他的安全,不过夜宴的目标如果是罗网的话,他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行走。”

    “我会去保护好流星少爷的安全的。”,钓鱼翁用力的说道。

    叶圣殇点点头,现在到了要去跟帝君虹交差的时候了,他已经酝酿好了一套说辞,金色的皮鞋一脚踩破虚空,在这充满了废墟的大地上面和漫天纷飞的碎石雨之中,叶圣殇的身体顷刻间消失,他当然知道,陆非善这个烟雾弹已经失败了,那个王将…应该会找自己好好的谈一谈吧?

    此时此刻的银耀古堡里面,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流星全身变成了一条条移动的数据线,在空中飞速的穿梭着,慕千帆回过神来,想要前去追击的时候,七彩手套男身后出现了一道空间震裂的裂缝,一把猛地将慕千帆的身体抓住,他的身体在被空间裂缝吞噬的时候飞速的说道“听着千帆,我来这里只有五分钟的时间,现在时间已经到了,我会马上的回到南吴城,主君这里就交给你了,虽然你没有战斗力,但是你一定要誓死的捍卫主君的尊严和安全。”

    “我明白。”,慕千帆用力的点点头。

    “轰…”的一声,在七彩男的身体完全消散后,空间裂缝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后完全的关闭掉。

    周围再次出现五颜六色的光芒,只不过这次的感觉并不是朝着前方行动,而是在飞速的后退着,七彩男闭上眼睛,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到自己躺着的那个仪器用力的摔倒在地面上,随后在鬼匠的那个房间,圆球的中心处打开,罗绮雪担心的打开了盖子,当她看到七彩男安然无恙的时候,罗绮雪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随后露出了欣喜的目光“看来我的机器十分的强悍,初步的研发已经很好了,你怎么样?在那边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什么都没有。”,即便是跟叶圣殇如此强悍的战斗,七彩男依然云淡风轻的笑着摇摇头。

    “但是所有的事情已经全部都解决了。”,从仪器里面走出里,七彩男强调的说道“我这边一切都暂时的没什么是奇怪,剩下的…就看看小龙他们能不能把天哥平平安安的从银耀古堡里面带出来了。”,说完他扫视了一眼罗绮雪美妙的酮体,赞叹的笑道“你这身材可以的啊,前凸后翘,平时穿着衣服还真的看不出来。”

    在罗绮雪的心中七彩男应该是哥哥那样的人物,她很骄傲的在七彩男眼前转了一个圈。

    “不过…没什么体毛啊…屈指可数。”,七彩男撇撇嘴。

    “哎呀!!”,罗绮雪的脸上出现两抹红晕,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一次愉快的旅途…七彩男张开双手,身后的司雯婧拿起厚厚的大氅披在他宽阔的双肩上面;三人从这栋楼房里面走出去的时候,在南吴城晴空万里的光芒下,带着头盔的陆非善站在不远处,微风让他身后柔顺的头发不断的飘舞着,他的手中拿着黑星的手套,他在犹豫着手套要不要戴上,七彩男点燃一根香烟走过去,豪气万丈的一把搂住陆非善“不知不觉都到了要吃晚餐的时候了,哎呀我的体力是有点消耗的,晚上我们去吃点生猛的如何?生蚝烧烤,想想就特别的美味。”

    “会长…关于那件事情”陆非善已经听说了自己的事件。

    但是七彩男好像故意转移话题的说道“吃完了喝点啤酒,在那样身体的状态下,去按摩是最舒服的,既能够感受到技师柔软手指在身体肌肤上面滑过的曼妙,又能够让自己飘飘欲仙。”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陆非善还想要说什么。

    七彩男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跟我说你不去啊,仿佛已经看到了大宝剑对我招手…”

    陆非善知道他是故意的,或者说,他根本不想提起这段让夜宴人员之间有隔阂的事情。

    不同年龄段男人处理事情的方式,总是那样的有趣和截然不同。

    “好的。”,陆非善内心涌起一股感动,他很感谢七彩男这样的信任和给足他脸面。

    夕阳照耀在七彩男的全身,他那魁梧的身材也曾经承受了那样的伤痛。

    “在南吴城的时候,最好把手套戴上,因为你是夜宴的成员之一,是天门的人员之一。”,说完吐着烟雾爽快一笑,对着身后扭扭头,三步做两步跑过去,双手环住七彩男的脖颈,用力的吊在了他的身体上面,后方的司雯婧高挑靓丽,微风吹动着她的头发,轻轻的拂拭了一下耳畔旁边的丝发,穿着白丝袜的司雯婧带着对会长的敬佩,也跟了上去。

    镜头的画面突然从夕阳下的团体变成了危机四伏的银耀古堡。

    房间里面紧张的气氛越老越沉重,沉重的压力让很多人透不过气。

    烛火的光芒在豪华的宴会大厅周围的墙壁上面不断的闪耀着,所有人的身影都被拉的老长,没有一扇窗户是关闭的,白色的窗帘被风吹的不断的飘舞着,此时此刻形成了一股对峙,龙潮歌的刀架在艾尔森男爵的脖颈上面,夏天站在旁边拿着一个烛台,红色的蜡烛上面滚滚的蜡油不断的掉落下来,全部滴洒在一块肥美的牛排上面,然后慢慢的凝固。

    基蒂带着护卫军挡住了门口,冥王手中的凶鳄齿闪耀着恐怖的凶光。

    小张留意着夏洛特,男人的脸庞总是那样的阴晴不定,闪耀着一丝丝狡诈和阴沉的光芒。

    银耀古堡的二楼里面,慕千帆将那副十大家族的合影收藏到自己的口袋里面后,迅速的朝着夏天哪里移动过去;而此时此刻三楼的某个房间里面,一股药味浓烈的房间里面没有开灯,整个房间里面只剩下电脑,闪耀着白色的光芒,电脑光的照耀之中,流星举着自己的手臂,半截手臂是肉,另外半截小臂和手掌全部都由绿色的数据线组成。

    “我的手机掉了,无论你有什么事情,现在赶紧到我的身边来,共商大事。”

    听着那边叶圣殇不容置疑的语气,流星不甘心的怒吼道“哥,我今天不杀掉那个叫做慕千帆的家伙,我哪儿都不去,他把我们的城堡当作是他自己的家了,而且…”

    看了看四周,流星郑重其事的说道“他拿到了我们十大家族的合影照。”

    “你是担心这个照片被夏天看到?”,叶圣殇那边则是没有丝毫的紧张“十大家族里面每一个人的首领都有这样一张照片,夏天他迟早会知道的,这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事情问题罢了,我为了掩护另外一个王将,在天门哪里放出来的一个烟雾弹此时此刻已经识破了,包括我想要嫁祸夏天,让他的战队被强制取消比赛的安排,也统统都没识破,那个夜宴的老大,目标是罗网,此时夏天就在银耀古堡里面,不要跟他正面冲突,立刻到我的身边来,你的身上隐藏着,暗网的真正东西。”

    可是流星依然不解气的说道“我很难受,那个七彩手套男好强…我都接不住…”

    “废话,他当然很强,你如果明白他过去的故事,你就知道这还不算什么。”,叶圣殇安慰道。

    “我明白了,我立刻过来了,和大哥你商量。”,流星用力的点点头。

    “这就对了…就像是以前一样,你只需要乖乖的按照我的话去做就行了。”,叶圣殇的语气似乎有一种难以反抗的魔力,就在流星准备离开的时候看,他突然说道“可是大哥,父亲还在下面的宴会里面…”

    叶圣殇的语气突然变得无比的严厉

    “那个老态龙钟的家伙,值得你这样的关心和牵挂吗?他要是不死还好,死了我看夏天怎么解释,一个受到邀请的主君,在男爵的晚宴上面,男爵突然死亡这样的情况。”

    “我懂了。”,流星挂断了电话,看着前方的电脑,随后冷冷一笑。

    黑暗的房间里面,只看到流星全身都变成了一根根墨绿色的数据线,那些线条在天空中缠绕着解开,然后一根根“嗖嗖嗖嗖”的进入了前方的电脑里面,流星就这样在房间里面蒸发,用一种极其怪异的方式。

    基蒂看着眼前的冥王,身后的护卫军们全部都掏出了冲锋枪,然而就在战斗即将一触即发到时候…

    “天哥!!!!!!!!!!!!!!!!!!!!!!!!”

    慕千帆突然一脚踢开了晚宴房间的房门,兴高采烈的呐喊道

    “我都不想要炫耀我给你拿到了什么好东西…他妈啊的简直价值连城,我要求介绍女朋友…要那种胸大屁股大的…”一口气说着说着的慕千帆看到房间里面的形势,突然哑口无言。

    “嘿嘿嘿…”他突然笑了笑,慢慢退出去的时候“请问这里是好姐妹休闲会所吗?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间了…”

    “嗷~~~~~~”,慕千帆突然一声怪叫,身后一群护卫军的冲锋枪全部放在了他的腰间。

    “嗷~~~~~”,慕千帆又是一声怪叫“天哥救我…”

    “嗷儿儿儿…”慕千帆阴阳怪气的对着身后的士兵嚎叫了一嗓子后,夏洛特突然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紫色的飞蝠左轮手枪,指着艾尔森男爵的脑袋一声怒吼“动手…”,说完对着艾尔森男爵的头颅开了一腔,“嘭…”子弹朝着艾尔森男爵的飞舞过去的瞬间,夏天猛然的将烛台扔在了餐桌上面

    “谁动谁?”夏天冷酷无比的说道。

    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耀,在慕千帆的世界中,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缓慢了下来,他移动到缓缓移动的子弹旁边,伸出舌头舔了舔子弹,随后一道白色旋风再次一个闪耀,咳嗽了一声的慕千帆再次回来,手中拿着一个高尔夫球棒,他猛然的将子弹打飞后,移动到夏洛特的旁边,一个黑虎掏心狠狠的抓住他的蛋蛋。

    “嗷!!!”,慕千帆狠狠的一握,这一刻已经把自己形象成了布鲁斯李。

    随后他将雕像般的夏洛特抗在肩膀上面,让举起手握着枪的他放在了基蒂的脑袋上面,下一刻他移动到黛丝和黛娜的身边,搓着手,吐着舌头看着她们美妙的身材一阵流口水后,用一根绳索将两人的双腿全部都捆绑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拍打了一下她们的肥臀。

    下一刻他移动到那些护卫军之中,像是不满意阅兵的将军,不断的摇摆着脑袋,随后再次移动回来,一把将艾尔森男爵额抱在怀中,离开房门的瞬间…

    基蒂一拳头打在夏洛特的肚子上面,夏洛特左手捂着蛋蛋右手捂着肚子疼的倒在了地上,

    黛丝和黛娜两人同时抬起腿想要进攻的瞬间,那根绳索完全的拉直,两人在京沪无比的眼神中,抬起来的左右腿,让她们两人就像是金鸡独立的小天鹅一样,在一声声我的上帝的惊呼中,两人同时摔在了地面上,她们肉嘟嘟的屁股上面,还留着慕千帆鲜红的巴掌印,那样的鲜明,那样的沉重。

    “卧槽…狗日的小子…”,基蒂怒吼一声看着慕千帆,下一刻对着看着前方,男爵人呢?

    外面的道路上面,慕千帆扛着艾尔森男爵破的飞快,眨眼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开…”,基蒂的话还没说完,面无表情的张命寒手指轻轻的一个勾动,“吼吼吼…”一条游动的青龙之影从人群中穿梭着游动给了过去,在战士们骚动的呐喊声中和不可思议的尖叫声中,他们手中的长枪全部都不断的爆裂,“砰砰砰…”一股股的浓烟从护卫军的队伍中不断的升腾起来,在天空中飞速的卷动着。

    浓烈的火药味的炸裂中,所有护卫军的双手都被震的断裂。

    残缺的手臂在天空中到处飞舞中,护卫军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一道粉红色的光芒已经从前方是破开了烟雾斩断了出来,长发飞舞的冥王带着一声声的怒吼,就像是切萝卜斩断青草一样,在人群中彻底的产生的横扫的效果,只要凶鳄齿所染指的地方,那必定都会产生一股股的鲜血。

    护卫军的尸体倒下了一地的死尸,冥王对着身后一声怒吼“小张小龙,带着天哥赶紧从这里是杀出去,我来给你们开路…”,说完气势汹汹行走在人群中,用凶鳄齿指着那些被吓破胆的护卫军们“像要死的,想要赶紧见到阎王爷的赶紧全部都来到爷爷这里,我要让你们感受感受。”

    “走!!!”,看着手腕上面的夜色星辰,夏天和龙潮歌以及张命寒飞速的离开着晚宴的会场。

    想要走?在地上的黛丝和黛娜全部都纷纷的跳跃起来,两人那修长的双腿在餐桌上面一阵横扫,无数的食物和银盘全部都纷纷的舞动到天空中,密密麻麻带着超强的冲锋力量朝着这边飞舞过来,小张的右手再次轻轻的一阵搅动,那些银盘全部都震裂成分粉碎,噼里啪啦不断的掉落。

    下一刻…小张亚麻色的头发被风踢得一阵舞动,两条大长腿一左一右狠狠的飞舞过来。

    “嘭!!”,张命寒左右手各自一个,将她们的两条腿紧紧的抓住。

    站在餐桌上面的两姐妹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她们想要用力,但是根本不敌小张的力量。

    “嗖!!!”,朝着天空中狠狠的一个甩动,小张将两人全部都扔向天空中,黛丝和黛娜双手撑着天花板,身体旋转着下降,随后像是两只狩猎的母豹一样,全部都蹲在桌子上面,对着小张投掷过去了杀戮的眼神,“嗡…嗡…”连续两道域气的声音响起,黛丝和黛娜两条腿包裹着金色的武装系域气,疾风骤雨的朝着小张踢动了过来。

    小张也跳跃上了餐桌上面,双手轻松的接住他们的攻击,转过头对着夏天说道“天哥你先走,我随后就到。”

    点点头,小龙和夏天跨越着护卫军的尸体,走出房间到时候,外面夜色正酣,一股清凉晚风的吹拂让夏天不由的精神一振,身后,躺在地上的基蒂突然对着冥王“砰砰砰”;连续不断的扣动着扳机,随后站起来朝着一个房间里面奔跑过去,几缕发丝在冥王的身后掉落,他转过身恶狠狠的吼道“我今天若不是把你大卸八块的话,我就对不起我这一头的秀发,他妈的,还想要跑?我今天就看看,你往哪里跑!!”

    一脚踢开了基蒂进入了房间的房门,这是一个图书馆,上空只有几道光芒投射下来,让偌大的房间里面显得有些阴暗和诡异,整整齐齐的书架上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精美包装的书籍,房间里面更是充满了一股股浓浓的书纸香味,冥王甩动着充满了鲜血的凶鳄齿,大吼道“亏你还是一个护卫官,没想到也是一个夹着尾巴狼狈逃窜的小垃圾罢了,跑到这样充满了浓郁学习范围的地方干什么?想要摆脱我啊?我就是你的噩梦!!”

    噩梦…噩梦…噩梦…,冥王的怒吼回荡在房间里面。

    放眼看去根本看不到基蒂的踪迹,冥王感觉到身后痒痒的,以为是自己的头发,扫了两下之后,头屑飞舞,飘舞在图书馆的灯光之下,但是连续不断的瘙痒,让冥王怒吼着转过身,这一看吓得冥王差点眼珠子都飞舞了出来;在自己身后图书馆的天空中,一本本的书籍封面上面全部都长着人类的五官,并且咧开嘴露出一口的白牙齿,对着冥王阴森森的笑着。

    这些书全部都成精了?冥王看着这些飞舞的书籍。

    “嘻嘻嘻…嘻嘻”带着一连串妖异的笑容,一本本的书籍围绕着冥王不断的旋转着,“哗啦啦…”一页页的书纸在空中迅速的飞舞着,冥王的凶鳄齿朝着这些书籍飞舞过去,刀锋和刀尖刚刚碰撞到上面,这些书籍就像是富有弹力一样,一个全部都弹射开来,根本无法击中。

    冥王还在震撼的时候,整个图书馆的书架突然撕裂出一道道的裂痕。

    “咚!!”,轰然一声,整个书架完全的倒塌。

    偌大的图书馆里面,上千本书籍全部都飞舞起来,一本本页面飞舞着,全部都发出了怪笑的声音。

    图书馆的外面,看着夏天就要离开,地上的夏洛特突然咬牙启齿的站起来,晚宴大厅里面的墙壁上面挂着一把剑锋闪耀的长剑,他摘下来后一声怒吼朝着夏天和龙潮歌杀戮过去,剑锋朝着夏天的后背刺过去,但是下一刻一道更加闪耀的剑锋在天空中骤然一闪,下一刻夏洛特手中的长剑完全被震裂成粉碎。

    龙潮歌将夜枭剑插入剑鞘之中,转过身一脚狠狠的踢在夏洛特的胸膛上面。,

    “事不宜迟,迟则生变,我们走。”,小龙和夏天眼看着要离开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鸟叫声,夏天抬起头朝着天空中看去的,一只只羽翼巨大的飞鸟密密麻麻的充满了整片天空,这些黑色的飞鸟全部都发出了一声声的怪叫,随后不断的挥舞着双翅,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黑色羽毛,就像是一场倾盆大雨一样飞扬了下来,“梭梭梭…”这些羽毛在天空中飞速的朝着下方冲刺着,每一根都像是子弹,又烈又快。

    还没等夏天动手,只看到前方的大衣一阵飞舞,龙潮歌已经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反手将夜枭剑从剑鞘中迅速的拔出来,再次狠狠的一下斩击,“嗖”一道白色的烈剑锋芒哈划破了虚空后,一道白色的三环圆形剑壁“叮叮叮”不断旋转着飞舞了出来,“当当当…”,那些黑色的羽毛连续不断的撞击在剑壁上面,带着一声声撞击的声音,火花在天空中不断的溅洒之后,这些羽毛全部都被震裂成了粉碎。

    龙潮歌的镜片上面闪耀出两道白色的光芒后,一个弯腰一剑朝着天空中狠狠的斩击过去。

    “嗖…”只看到锋利无比的剑锋从下方,在大地被震撼的龟裂中狠狠的冲向天空中。

    剑锋扬天而起,从密集的黑色飞鸟的中心处一斩而过,刹那间一只只血淋淋的黑色飞鸟被斩的血肉模糊的纷纷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这群黑色飞鸟全部都对视了一眼后,口中发出了呱噪的声音;下方的夏天刚刚前进一步,那群黑色的飞鸟不断的从天空中冲刺下来,在地面上悬浮半米位置的时候,“砰砰砰砰…”一个个全身全部都是爆发出了一团团的浓烟。

    “哗啦啦……”巫师的黑色披风在空中飞舞着甩动,一把把黄色的大扫帚悬浮在天空中。

    大群大群的黑色飞鸟全部都变成而来黑色的巫女们,密密麻麻的悬浮在前方的天空中,挡住了夏天等人的去路,这些巫女穿着黑色的巫师长袍,一个个全部都是黝黑的皮肤,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全部都是正在发育中的少女。

    “是叶圣殇让你们来捉住我的吗?”,夏天问道。

    “哼…”这群少女巫师集体发出了一声声的冷哼,其中一个开口说道“将死之人,何必这么多废话?我们是谁的人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马上就要成为阶下囚…”

    话音刚落,一道又烈又快的剑锋从前方一闪而过。

    “嘭!!!!”,下一刻,说话的少女巫师全身被劈斩成了两半,分裂的身体和分裂的扫把,震撼的旁边的巫师少女们,但是也引起了他们的集体的愤怒,一个个口中怒吼着“你将为你的行为付出鲜血的代价。”

    “注意你们说话的口气,和对什么人说话的方式,如果还是要出言不逊的话……”,龙潮歌一步后退,腰间的八咫琼勾玉突然闪耀出一连串刺眼的光芒,在光芒之中,一团团乳白色的光亮,就像是北极光之下的星辰一样,全部都纷纷的升腾到天空中,没一团光芒消散之后,骑乘在烈风螳螂上面的女骑士们都是用力一甩手中粉色花纹的骑士长枪,英姿飒爽。

    夏天都没看到过龙潮歌还有这样一招。,前方的巫师少女更是被震撼的脸色大变。

    “苍月军团,碾压他们…”,龙潮歌命令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