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圣枪女骑-贤者图书馆

关灯
护眼
    前方骑乘着黄色大扫帚悬浮在天空中的巫师们足足有两百三十八名,原本以为靠着数量和力量能够将夏天和龙潮歌碾压,但是他们错了,而且当前方的苍月军团全军出现的时候,这些巫师少女们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

    谁,碾压谁?

    夜风呼啸,不远处的海洋上面海水荡漾起伏,波光粼粼中涟漪扩散。

    巨大的金色圆月的倒影在海面上不断的被拉长,倒影中还有倒影。

    “呼呼呼…呼呼呼…”,一头高贵的金色长发在风中被吹动的四散飞舞,将这些苍月军团的女骑士们衬托的更加英姿飒爽,她们全部都是穿着坚固的银色战甲,高耸的胸脯和一张张极其冷峻的脸,以及月光打在铠甲上面,所散发出来的一道道的炫光,都让前方的巫师少女们震撼不已,原来高涨的气势,此时此刻彻底被苍月军团打压了下去。

    下一刻…一道道冷肃的刀锋在她们黝黑俏丽的小脸上面一闪而过。

    刀锋来源于烈风螳螂,这些斩杀力极强的生物,此时此时均是凶神恶煞。

    苍月军团女骑士们手中的骑士枪上面螺旋着一圈圈粉色的条纹,枪刃闪耀着锋冷的光芒,枪尖更是闪耀出星点般的锐利光泽,九十五名苍月军团的女骑士们全部在龙潮歌的身后,等待着队长的令下;而前方,巫师少女面面相觑,眼神也全部变得坚定,有些视死如归的味道,她们不能够辜负了游侠大人给予她们的厚望,即便是遍体鳞伤,也要讲夏天擒拿。

    分开双腿,整整一百名巫师少女分开双腿从扫把上面跳跃了下来。

    她们将扫把举起来,嘴巴里面释放出一连串的咒语,整齐的响起,宛若少女们虔诚的吟唱。

    剩余的巫师少女们,扫把后面“砰砰砰砰…”释放出一股股黑色的火焰,她们带着怪异的笑容,冲刺上前,就像是一个包围圈一样绕动着龙潮歌和夏天不断的飞舞;极其冷静的龙潮歌将夜枭剑朝着前方一指,身后的女骑士们全部都挺直了身体,而前方巫师少女们的呐喊,也变得越来越高亢,越来越响亮。

    “先发制人,上!!”龙潮歌看着随着巫师少女的吟唱,在她们群体后方出现的一个巨大魔影。

    “嗖嗖嗖嗖…”当下,一头头的烈风螳螂们全部都舞动着翅膀移动。

    在冲刺出去的刹那,烈风螳螂将双手的镰刀“当…”的一声合并在一起。

    九十五头烈风螳螂在天空中排列成一个三角形,双臂镰刀上面风刃乱舞,一圈圈的怒风缠绕游动在镰刀的周围,随着它们飞舞进入斩杀范围后,上面的女骑士们全部都异口同声的指向前方“烈风螳螂·超必杀·疾!!!!!风!!!!!斩!!!!!!”

    “吓!!!!!!!!”,所有的螳螂全部都发出了一声怪叫,猩红的舌头抖动的吐出来。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一股股震撼着虚空的爆发风暴力量狠狠的冲向前方。

    带着让虚空乱涌震撼的声音,九十多道风刃同样排列成一个白色的三角形,朝着前方一路碾压,大地随着风刃的飞舞而撕裂出一条条的裂缝,碎裂的土块和漫天飞舞的青草中,巫师少女们发出了尖叫,下一刻全部都聚拢在一起,手中的扫把一根又一根的拼凑起来,形成了一面巨型的扫把盾牌。

    “轰…”,狂烈的疾风斩狠狠的砍在扫把盾牌上面,直接被力量震住,停止移动。

    后方的巫师少女们全部都吐出一口鲜血,但是下一刻…

    “苍月军团·群体技能·無双·圣枪斩!!!!”

    一个个天使面容的女骑士们脸上带着刚毅的表情,将手中的骑士长枪全部都刺了出去…

    骑士长枪中冲击出来一股股尖锥般的气浪,从四面八方全部都融合在一起。

    震撼而爆裂颤抖的天空中,一个风刃螺旋的巨大圣枪“嘭”的一声狠狠的打在扫把盾牌上面,直接从中心处穿透盾牌的抵挡,强悍的力量震的所有的巫师少女么双手受伤。

    随后那疾风斩的风浪继续朝着前方推动,将所有的扫把全部都震裂成粉碎;

    后方聚拢在一起的巫师少女们一个个全部都口吐鲜血,群体被冲散的瞬间,疾风斩完全的散开,一道道的风刃在她们的身体上面飞速的切割着。

    还有女骑士们手中的长枪…可是真的没有跟她们客气!

    “冲冲冲…冲冲冲…”

    一根根骑士枪上面带着冲锋的气浪,将一名名巫师少女们的身体全部捅穿。

    一百个巫师少女,无一例外,全部都成了骑士枪下的亡魂。

    蒸汽的队形,飞舞在铠甲身后的冷蓝色的披风,苍月军团从这群巫师少女们的头顶上面飞翔过去,将骑士枪纷纷的抽取出来,下方的巫师少女们瞪大眼睛,一个个在残破的扫把上面倒地,彻底的闭上眼睛;紧接着只看到苍月军团又整整齐齐的在天空中绕动了回来,看着围绕着夏天的那些巫师少女们,她们全部站在烈风螳螂的背部上面,将手中的骑士枪全部都移动过去。

    刹那间宛若万箭齐发,一根根冲锋的骑士枪劲猛刚烈,从前方斩杀过来。

    一些巫师少女们转过头,猛然瞪大眼睛的瞬间…

    “砰砰砰…”,骑士枪从她们的胸前穿透进去。

    “刹刹刹…”,沾染着累累血肉的骑士枪从后背冲射出来。

    握着夜枭剑的龙潮歌将夏天死死的护在自己的身后,前方一个个被骑士枪穿透的巫师少女们全部都发出了一声惨叫,紧接着从扫把上面纷纷的跌落下来,剩余的五十多个巫师少女们一看到大事不妙,扫把喷射出一道道的光轨,她们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舞着,不断的画着圆圈迅速的聚拢到一起。

    而苍月军团的那些女骑士们从前方飞舞过来。

    看着巫师少女们的阵型,她们已经有了战略的抵挡。

    苍月军团分裂成两股势力,第一股全部都从烈风螳螂上面跳跃了下来,纷纷在空中翻滚着落在了夏天和小龙的面前,第二股则是骑乘着烈风螳螂在下方的尸体上面飞舞过去,一个个弯下腰,将穿透这些人的骑士长枪全部都拔出来,人手两把,只看到烈风螳螂全部都低空滑翔后,在月光的照耀下再次冲向天空。

    第一股女骑士从第二股女骑士的手中接过了骑士枪,九十五名女骑士全部站在夏天的面前。

    “哗啦啦…哗啦啦”,她们身后天蓝色的披风变成一团在背后不断的旋转中。

    “嗡嗡嗡…砰砰砰”,随后一只只蓝色的光之翼从她们的身后冲击而出,紧接着骑士枪上面全部都释放出来一股股的射线,这些射线在天空中“滋滋”的撞击到一起,一道蓝色的射线在天空中形成十字纵横的分散开,随后四块光幕闪耀而起,就像是一面强力的巨盾,将主君夏天防御到后方。

    果不其然…天空中刹那间,一道道的远古魔影就像是冲锋车一样冲刺上来。

    所有的巫师少女们全部都高高的黑色燃烧的扫把,远古魔影正是从其中冲射而出。

    黑色的人类上半身,下方飘舞的尘烟,恶魔般的巨大的魔爪…

    “咚咚咚…咚咚咚…”,当这些远古魔影冲击在月光盾牌上面的刹那,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爆裂响彻了整座岛屿,这些被巫师少女们召唤出来的东西有着极其彪悍的冲击力,但是下方的苍月军团的女战士们一脸的刚烈,不光是前方是怎样的力量,她们全部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紧紧握着手中闪耀着耀眼光芒的长枪!

    巫师少女们再次对视了一眼,发现己方不敌这些苍月军团的女骑士,一个个都是生了退意。

    “将战场的情报汇报给游侠。”,巫师少女们全部都收起了扫把,远古魔影刹那消失,压力骤减。

    她们全身在天空中猎猎卷动的黑色长袍将扫把完全的包裹,随后整个身躯都被长袍所包裹。

    后方的圆月的照耀下,所有的巫师少女们全部都变成了黑色的飞鸟。

    “啊啊啊…”它们在月光下面不断的呐喊,一片片黑色的羽翼朝着下方岛屿的飘舞中,它们想要展翅离去,但是显然,龙潮歌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一步后退,温润的八咫琼勾玉上面,闪耀的光芒将龙潮歌眼镜的镜片照耀的通体白皙,一名叫做莉莉丝的女骑士从群体中离开,独自朝着前方,一步一步踩踏着大地,双眼如炬的看着天空中的黑色飞鸟。

    身后的光之翼再次卷动在一起,高高的披风震天飘舞的瞬间,莉莉丝双腿在地上狠狠的一个弹跳。

    她的身体刚刚悬浮到天空中,后方的一只烈风螳螂翅膀抖动的飞快,将她驼在背部上面,化成一道风影朝着天空中迅速的移动过去。

    而这个时候,龙潮歌的八咫琼勾玉中闪耀着刺眼的光芒,一团玉飞舞出去。

    这团玉光就像是流星追月一样,划破天空后,直接打在了莉莉丝的身体上面。

    光芒将两人的身体全部都包裹,紧接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产生…

    “特殊进化!”,龙潮歌面无表情的冷肃的低吼道。

    首先是下方的烈风螳螂爆发出一道尖锐的呐喊,在八咫琼勾玉的光芒之中,它身后的翅膀变得更加的修长与宽阔,力量与速度都乘倍的增添,紧接着全身出现一块块的猩红色的昆虫铠甲,让它武装的像是一个战斗狂兽一般;光芒之中,两把可以释放疾风斩的巨大镰刀伸出来,刀刃更加的加宽与锋利,随后下一刻…“锵锵…”又是两把镰刀从烈风螳螂的身体中冲刺出来;四刀飞舞,红色的刀背和白色的刀刃,都散发着一股极其冷酷的力量!

    烈风螳螂进化·SS·赤练螳螂!

    上面的莉莉丝变化的更加的夸张,一道金色的流光镀过了她的全身,身体上面的战甲变成了纯金色,头盔的旁边飞舞的近翅膀闪耀着光芒扬起开来,头盔之中,一道金色丝线缠绕而成的金网,将她的脸隐隐约约的完全的遮挡住;身后的披风变成赤红色,从中心处撕裂开来,两条长达三四米的披风在风中自由自在的甩动、狂舞。

    她握着两把骑士枪,仰天一声大叫。

    “嗡嗡嗡…”一股股白色的玉光流烟在她的全身海浪般的不断的升腾着。

    连夏天自己都看呆了,这是龙潮歌从来没有展示过的一种力量,与唐袭哪一战之后,小龙仿佛也知道随着有些东西的失去,自己以后要在未来得到一些什么,也知道自己要在未来朝着哪方面发展,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根本不需要别人的指点,像那种大宗师级别的家伙,指的就是龙潮歌这种人。

    “一个不留。”,龙潮歌对着莉莉丝下令道。

    “遵命,队长!”,莉莉丝双枪猛然的朝着天空举起来,黑色的夜空中两团乌云顿时缓缓的扩散开来,紧接着两团金色的龙卷风“砰砰”,从夜空中径直的朝着下方冲射了下来;这两团金色的龙卷风狠狠的冲射进入黑色飞鸟的群体之中,极强的吞噬力量顿时将它们全部都吸吮进去。

    顿时间,天空中响起了一只只黑色飞鸟的尖叫与呐喊。

    金色龙卷肆无忌惮的绞杀着它们,短短数十秒的时间,这些飞鸟已经只剩下两三头左右。

    漫天飞舞的羽毛就是它们哭泣的眼泪。

    莉莉丝催动胯下的赤练螳螂朝着其中一只黑鸟飞舞故去,刀影一闪,黑鸟还没有发出惨叫,便已经被赤练螳螂一刀斩断成两半,“嘭!”,随后只看到赤练螳螂的翅膀对着虚空狠狠的一个拍动,它迅速地折返回去,挡在了最后一只黑鸟的前方,上面的莉莉丝用双枪指着它威胁道“想要往哪里跑,小巫师们。”

    一枪打在它的身体上面…

    夏天看着下方落地的黑鸟,从苍月军团的队伍中走了出去;他点燃了一根香烟,蹲下来抚摸着它全身的羽毛“巫师们,你们只要告诉我一件事情,你们是不是叶圣殇派遣过来杀掉我的手下?只要你说出来命令你们的是谁,你就能活。”

    “誓死效忠于我的主人。”

    几片羽毛在夏天的前方一阵闪耀飘舞,黑鸟直接出朝着前方的一块石头撞击过去。

    “啪”的一声,一大滩的鲜血溅洒在石头上面。

    它眼睛泛白着,顺着石头,带着一缕鲜血滑落在地面上。

    夏天遗憾的站起身看着它“看来叶圣殇的追随者,对他真的是死心塌地,在这些追随者的心中,叶圣殇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而又神圣的高度,在他光芒的庇护之下,这些人骁勇善战,而且无惧死亡。”,夏天背对着龙潮歌,而身后,苍月军团们一个个的又被八咫琼勾玉给吸纳了进去,夏天对着天空吐了一口烟雾说道“以前我认为八大王将也会是时代的淘汰者,但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这些人的智商和辉煌以及影响力,绝非一般的敌人能够相比的。”

    踢了踢脚下的黑鸟,夏天道“你看这只鸟临死鸟爪柔顺,说明它死的并不痛苦,如果痛苦的话,它的鸟爪就应该是弯曲的,看来在这些人的心中,为了叶圣殇肝脑涂地,是莫大的荣耀。”

    “可能对于这些追随者而言,叶圣殇就是它们的信仰。”,龙潮歌接着说道。

    “一个人能够蛊惑人心到如此的程度,这让我想起了那些神,基督、圣母玛利亚等…我绝对有理由相信,叶圣殇的目标没有那样的简单,他的罗网掌控整个世界,他就在窥探着这个世界,他想要做什么?他会不会跟那些神一样,想要建造另外一个国度,一个人人都对他死心塌地的国度,一个人人都敬畏他的天空,一个人人都尊他为信仰的世界。”

    想到这里,夏天猛然的打了一个哆嗦“真是太可怕了。”

    小龙耳朵一动…

    “哇…”,在身后,夏特罗双手握着一把短剑,双腿在地上奔跑着朝着他俩冲刺了过来,转过身,龙潮歌看着他奔跑的双腿,到两三米范围的时候,夏洛特还没有挥剑,小龙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膝盖上面,“噶咋”一声,一道骨裂的声音响起,夏洛特痛喊一声,直接双腿弯曲,跪在了龙潮歌面前,手中的断剑更是直接插进了大地之中。

    “抓到一个活的,待会儿可以好好审问。”,小龙不断的拍打着夏洛特的脸。

    “为了主人!!”,夏洛特突然一声怒吼,紧接着用力的一咬,面部狠狠的一阵蠕动,一缕缕的鲜血从口腔里面连绵不断的流淌出来,他的身体倒下的时候,脑袋重重的摔在大地上面,脸部一阵抖动后,半截断裂血淋淋的舌头从口腔里面滑落出来。

    龙潮歌叹息的摇摇头“居然咬舌自尽了,你说的没错,她们对叶圣殇有着很强的的信仰。”

    “你的苍月军团是怎么回事?”,夏天好奇的问着他“我记得马六甲海峡战役的时候…”

    “这些少女们一直都没有死亡,一直都在我的八咫琼勾玉里面。”

    龙潮歌拍了拍腰间“这块玉原本是神武辉耀的贴身玉佩,他的宝贝,他将东西赠予我之后,我才知道八咫琼勾玉的奥秘。”

    说道神武辉耀,小龙的眼神中出现了怀念之情。

    “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凡是被吸纳这个空间里面的人或者别的物体,都能够得到玉佩本身的能量,比如说刚刚那个进化的女骑士,这块玉…在整个日本是被称之为国宝的存在,就连我,也才开发了一半都不到,还要继续加强…”

    夏天挑了挑眉毛“刚刚那些巫师少女们…也挺好的啊。”

    龙潮歌微微一笑道“天哥您误会了,并不是万物都能够吸纳的,刚刚那些巫师少女们的招式很明显是跟黑暗那边挂钩的,比起这块玉佩的光明与温和,还是有些相克,我也并不是普渡重生的高僧,无法感化他们!”

    原来如此,如果能够收了那些巫师少女的话,倒也是一股不错的力量。

    夏天两人正在这边说着话,天空中一架架的直升机突然缓缓的移动了过来。

    一道道的白色光芒从直升机上面投射下来,照耀着下方的地面。

    随后一架架直升机不断在前方接二连三的停了下来,停稳之后,苏逊和福东来等人快步的从直升机上来走下来,“没事吧天哥?怎么过来参加一个晚宴还能够产生如此的场面?”

    “有小龙在身边,问题不大。”,夏天对着苏逊身后的拉斐尔点头笑了笑。

    “看来我的确就是死神啊,走到哪里都能够招惹灾祸,不过这次跟以往相比起来的话,情况就真的轻松很多了。”,夏天耸耸肩笑了笑,转过身看着前方的银耀古堡里面

    “小张那边估计快完事了,慕千帆跑到哪里去了?那个艾尔森男爵是真心邀请我的,我必须要照顾好他的安全,哎…整件事情说起来太过于复杂,回头我慢慢的告诉你…”

    而此时此的银耀古堡里面,面对黛丝和黛娜的双重进攻,张命寒的确是游刃有余。

    “砰砰砰…”,两条带着肌肉的大长腿在小张的双臂上面不断的碰撞着,一股股的劲风在周围四散的冲击和溅洒,听着外面的动静,小张并没有将战斗的时间延长,突然放下双手,两条大腿狠狠的踢在他的肩膀上面,护体的青龙气息“轰”的一声散发出去,双胞胎全部都被震的双双轰炸在左右的墙壁上面。

    黛娜的脑袋撞击到墙壁,后脑勺破裂,金发之中掺杂着一缕缕的鲜血。

    黛丝则是发出一声厉吼,一脚踢动墙壁,身体在天空中旋转着朝着小张冲锋过来。

    她那如同闪电般的右腿刚刚踢飞出去,小张猛然的一阵甩手,“轰”虚空一阵颤抖,黛丝的身体竟然被控制的朝着黛娜冲击过去,右腿更是狠狠的踢在黛娜的肚子上面,妹妹痛苦呐喊中,黛丝转过头,一声怒吼后,再次朝着小张第二次的冲锋,张命寒退后一步,一把扯动开身后的窗帘,朝着前方甩去…

    窗帘游动在天空中,将黛丝的身体笼罩住,随后小张右手的手掌“砰砰砰”接二连三的狠狠地撞击在她的脑袋上面;紧接着一脚踢在黛丝的肚子上面,看着黛丝倒退几步,小张冲锋几步,浑身一个旋转,一脚狠狠的踢在黛丝的脑袋上面;窗帘外面被鲜血渗透,黛丝跌跌撞撞的奔跑了几步,直接摔倒在餐桌上面,撞碎一大片的食物后,身体不能够弹动的一下一下痉挛。

    “姐姐。”,黛娜捂着肚子,顿时从天而降。

    她的双腿就像是冲锋炮弹一样,“砰砰砰”不断的从上空中踩踏下来。

    小张面无表情脑袋左转右转,随后一把抓住她的右腿,在空中将她全身一阵甩动,随后直接撞破了宴会场的大门,黛娜一个狗啃泥摔倒在地上,刚刚抬起头,淡淡一笑的小张一脚将她的脑袋踩下去,看着外面的大部队说道“这座城堡因为是监控着艾尔森男爵的,所以守卫的实力都非常的差劲,也许是我们保护不周,惊动到军师您了。”

    “听到天哥有危险的时候的确吓了一跳,不知道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美国这样场合之下对一个主君动手。”,丧尸强握着拳头对着里面吼道“他的那些杂碎们还有没有?让我也打几个出出气。”

    夏天对着苏逊意味深长的点点头。

    小苏知道夏天肯定在这里发现了很多不得了的东西。

    而此时此刻冥王的房间里面,不管他有多么大的力量还是多么刚烈的刀锋,他都无法攻击到这一本本的怪书,这实在是太奇异了,传说中的以柔克刚,或许就是如此;正当冥王大汗淋漓的时候,不远处一个书桌后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幽幽的声音“他并不是我们的敌人,全部都退下吧。”

    是人是鬼?冥王猛然的回过头,看着书桌后面,他惊讶的发现,此时此刻的基蒂,正跪在地上。

    “救我…救救我…”,基蒂伸出手对着冥王大声的呐喊道。

    “你他妈有病啊?是你把我带到这个房间里面来的,你还想要我救你?”,冥王移动着眼睛看着基蒂旁边的一个人,不对…她悬浮在空中的双腿和漂浮的身体,让冥王感觉她就是一个幽灵;基蒂还在坚持不懈的对着冥王呐喊道,那个站在她身边身穿白衣的女人突然将手放在了基蒂的脑地上面。

    “哇…哇…哇…”,基蒂不断的爆发出一阵阵凄惨无比的呐喊,只看到一缕缕乳白色的气浪从基蒂的身体中进入了那个女人的手里面,基蒂全身都被白色的气浪所包裹,一张惊骇的脸庞上面连瞳孔都成为了白色,“啊…”伴随着基蒂的呐喊,他的身体开始变得干瘦,随后连身体的皮肤都没完全的抽空。

    冥王咽下一口口水的时候,基蒂已经变成了一具森森的骨架。

    “还想要看我的脸是什么样子的吗?”,那女人问着冥王。

    冥王顿时脑袋顿时摇摆的跟拨浪鼓一样。

    她扔掉手中的骨架,基蒂的残骸顿时散落一地。

    随后冥王顿时感觉到四面八方再次出现了变化,那些原本散落一地的书架碎片,在女人右手的掌控之中,全部都升腾而起,不断的浮游到天空中,随后自动的开始不断的拼凑,那些完完整整的书架再次在冥王旁边成型的时候,飞舞在天空中一本本会笑的怪书,脸上的五官顿时消散的干干净净,这些书籍就像是听话的孩子一样,一本本自动的飞舞到了书架里面,排列的鳞次栉比,进入上百个书架的各个分类里面。

    书香的味道再次涌入了冥王的鼻腔,让他感觉自己仿佛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里面。

    这里真的是一个奇妙无比的地方,冥王这样想着,眼睛在四面八方移动着。

    他不看那些分类还好,一看到那些书籍的分类,他震撼的眼珠子都要蹦跳出来

    “八大王将全套资料…”

    “世界上各个神器散落点地图与使用秘密…”

    “世界政府历代全军统帅上任资料…”

    “水之都势力资料整合…”

    “天门资料大合集与后续加入势力的猜测与对抗…”

    我的妈妈…

    我的上苍!

    我的天哥!!!!

    冥王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藏宝库里面,他震惊的双腿都在疯狂跳动的时候,身边的书架突然全部都迅速的移动起来,群魔乱舞,摩擦地面的声音格外的刺耳,眼花缭乱中冥王根本就看不清楚那些东西。

    在不断移动打乱顺序的书架之中,那女人一步步的走向冥王“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也不知道后面那个家伙是怎么进来的,但是你们进入了世界政府最大秘密的禁地-贤者图书馆,我是这个图书馆的管理员,在全世界,只有我跟世界政府的一位高层知道进入的方法,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有毛病?冥王有些傻眼的说道“我就推开了一扇门,然后就进来了。”

    他在想,难道这个贤者图书馆不在银耀古堡里面?

    冥王却不知道,自己误打误撞进入了全世界几个超级秘密地方之一,贤者图书馆,记录着整个天下和整个时代中所有所有的一切,这一切全部都被合集和归纳好,而每一本的书籍都赋予着生命和灵性,如果强行打开阅读资料的的话,那些书会强制性的自动焚毁,让所有的一切秘密全部都在时间中隐藏和消失。

    几乎全世界的国王、君主任何势力的头领都想要进入这个图书馆里面一窥究竟,但是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这个图书馆到底在哪里;因为这里,有着最全的世界信息,和人人最想要的资料,就连罗网和夜宴,也都以寻找到贤者图书馆为最终的目标,可见这里到底有多么的难找。

    包括帝君虹,连他都么有进入贤者图书馆的方法!

    “咕隆!”,冥王感觉自己闯了大祸,眼前这个姑娘看起来很厉害,怎么办?一刀剁了?

    我的天哪…既然她能够管理图书馆,管理这个世界上最隐秘的地方之一,那她的实力就特别的强大,还是我用我的秀发,来展现我的男人的阴柔之气和阳刚之美,来俘获她的芳心?我觉得美男计真的可以尝试一下。

    推开一扇门你就进来了?管理员感觉到极其的诧异,喃喃自语道“难道是外面的空间隧道产生了错乱?”

    她推测的没错,在这一片区域的空间隧道,的确已经七彩男的降临,而产生错乱。

    “管理员小姐,我什么都没看到啊,我跟你无冤无仇,我自己也不想要来的。”

    冥王看着她说道;那管理员沉默了一番,随手一舞,回过头的冥王只看到身后出现一条道路。

    “滚!”,管理员毫不客气的说道“不知者无罪。”

    冥王却阴笑着,妈的,自己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不顺手牵羊弄走一点东西,对得起天门的列祖列宗?我看那套八大王将全套资料就特别不错,还有天门的应对方法,我真的很想要看一看我冥王爸爸,世界政府想要怎么针对,我从哪里进攻?她的裤裆?还是直接一刀砍死她?妈的…这图书馆,我自己都想要据为己有了!

    也许是管理员看出了冥王的别有用心。

    她那骷髅般的手在虚空轻轻一握,墙壁上面的一把黑刀“嗖”的一声飞舞了过来。

    “嘭!”刀柄上面打着一股气浪的冲击,她将黑刀紧紧的握住,随后左手摘掉自己的一根发丝,发丝在天空中飘落,冥王只看到刀影一闪,那根头发丝从中心处被劈成两半,轻轻飘落。

    壮志冲天的冥王毅然决然的转过身

    “滚就滚!”

    他已经知难而退!

    行走在贤者图书馆的过道中,冥王一边走一边只感觉到周围的一起都在翻天覆地的发生变化,自己仿佛在隧道里面穿梭一样,他打开门,突然冲刺出去大声的喊道“天哥…天哥…我发现贤者图书馆的位置了,我就站在门口,你们赶紧进来人,能够拿多少就拿多少,不要让这个图书馆跑了…”

    烈阳高照,骄阳似火。

    非洲刚果,一群集市上面的非洲人诧异的转过头,看着冥王。

    “呜呜呜…嘭!”,身后贤者图书馆的出口狠狠的收缩起来,然后彻底的关闭;冥王站在热闹的集市里面,看着那些黑色的皮肤和那些黑色厚嘴唇的非洲人,不断的眨着自己单纯的眼睛,我在哪儿?我不是在银耀古堡里面吗?按理说出来以后我应该看到天哥和小龙他们才对,但是…我他妈怎么到非洲来了?

    难道我们一直以来认为在世界政府里面的贤者图书馆,其实根本不存在?

    或者说…那个图书馆…无时无刻都在空间隧道里面移动着?

    冥王对天嚎叫“谁能够赶过来救救我…!!”

    XXXXXXX

    高楼大厦的光影倒映在海洋的支流之中,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将水面映的多姿多彩;水波荡漾,左手手腕上面的江诗丹顿·夜空星辰表盘里面的星空明显要比外面的天空璀璨的太多太多。

    偶尔会有一道白色的流星从天而降,落在地面上,下一刻整个表盘全部变成白色,光晕渲染了几秒后又恢复平静;以前看大主君他们戴的时候还没有注意到,原来这种系列的手表里面一切都是动态,如今戴在自己的手上,夏天才能够细细的品味到其中的奥妙之处,虽然景色不断的变幻,即便是看一天都看完大自然馈赠的美景,但是夏天依然想不通,这块手表的制作者到底是谁?不是说世界上只有两块吗?这一块从哪里来的?

    艾尔森男爵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在自己还保持着意识清醒的时候,将这块表赠予夏天。

    他肯定是希望夏天能够破解了这块手表的秘密。

    “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对着苏逊说完了所有的话后,苏逊点点头“既然我们现在知道了罗网的背后是叶圣殇,那么天哥…是要打算动手吗?”

    “要将罗网打败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是王君战队赛,即便是王君战队赛过去之后,也可能不是对付罗网的时间段,但是总有一天…夜宴跟罗网必有一个死战。”,夏天铿锵有力的说道。

    苏逊点点头,也非常的认同他的话。

    桌子上面放着十大家族的合影照片,夏天打着这个照片说道“看来秘密会随着十大家族的彻底出现,而真相大白,永远的浮出水面,我已经感觉到抽丝剥茧的乐趣了,接下来会有很多事情迎刃而解。”

    “但是也会带来相对应的困难。”,苏逊提醒着说道。

    外面的慕千帆走了进来说道“天哥,从欧洲英国那边的来的皇室成员已经到我们的度假村外面了,因为艾尔森男爵的特殊身份,那边派遣的皇室里面的贵族来接待的,毕竟现在银耀古堡不能够进去了,让男爵就去英国皇宫里面呆着吧,叶圣殇再怎么阴险,也不会杀掉他的亲生父亲吧?”

    看着慕千帆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夏天挑起眉毛道“男爵有地方去是好事情,你这表情干嘛?”

    “我…”,慕千帆欲言又止,随后还是摇摇头“天哥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这副表情?虽然现在一堆事情等待着夏天处理,但是夏天还是很好奇的站起身;苏逊紧随其后,度假村外面,男爵坐在直升机上面满脸笑意的不断的点着头,旁边一脸冷肃的保镖们在忙碌着,其中一个穿着黑背心带着黑墨镜的人走到夏天的面前,弯腰鞠躬道“很感谢夏天主君对我们男爵的照顾,关于银耀古堡失火事件,我们会进一步的调查的。”

    苏逊的眼神中闪耀出一道厉芒,失火事件?看来叶圣殇已经在掩盖着真相了。

    夏天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英国皇室会记住这次恩德,再次感谢夏天主君。”,那人转过身继续忙碌的时候…

    夏天突然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用力的将他的身体摁住

    “你…”,夏天明白了慕千帆为了那副表情,他也表情很难看的问道

    “你…你是樱明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