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歌剧魅影-恶意的时代

关灯
护眼
    如果眼前这个人就是曾经的樱明的话…夏天的有些哽咽。

    倘若他拒不承认,那么夏天百分之百确定,他就是樱明。

    倘若他大方承认,夏天倒是想要知道,他要怎么面对自己这个曾经的朋友。

    那人却非常的冷静,转过身摘掉墨镜的瞬间,夏天被震撼的倒退了一步。

    英俊无比的脸庞,虽然看起来沧桑了一些,但是这张脸,在瞬间就把夏天拉回到了当年那个画面,当年的樱明躺在自己的怀中,心脏上面插着天使叹息伸出手想要抚摸夏天“我叫樱明,24岁,北方人,你说如果我们的立场不至于如此的针锋相对,相互的碰撞一杯以朋友称呼,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夏天的瞳孔瞬间湿润了。

    可是眼前这个人却一副不知所然莫名其妙的样子问道“樱明是谁?”

    “少跟我装疯卖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没死?拉斐尔…他亲手送你下葬的。”

    相比夏天,拉斐尔更加的震撼,樱明的确是自己看着下葬的,眼前这张脸庞就是明的样子,不断擦着眼睛的拉斐尔很肯定的说道“土,都是我一铲子一铲子亲手挖的,绝对不可能,樱明没有同胞兄弟,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的话,那么…有些东西肯定无法改变…”

    拉斐尔冲上去,抓住他的手猛然的举起来,拉下他袖子的一看。

    “有些痕迹,是无法用谎言来掩盖的。”,拉斐尔看着手肘处厚厚的老茧。

    这些显然都是长期修炼泰拳所导致的。

    男人感觉到惶恐,他连忙低下头说道“如果哪里惹夏天主君不高兴的话,我感觉到非常的抱歉,但是夏天主君说的那个人,我真的不认识,我的确也练习泰拳,但是我是混血儿,是泰英混血,我是英国的皇家保镖,这是必不可少的实力,我请夏天主君多多见谅,如果哪里做的不好的话请您多多的包涵。”

    以前的明是何等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潇洒畅快,敢爱敢恨。

    如果他真的是明的话,他不可能如此对自己卑躬屈膝。

    难道我真的认错了?夏天摸了摸脸庞,还是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自己太紧张了。

    拉斐尔还是不敢相信,一连串的话全部问出去,这人将他的问题一个个全部都回答,差点拿出自己的出生证明;这让拉斐尔真假难辨的看着夏天,这可咋整?

    看来的确是自己认错了,夏天抱歉的笑了笑“失态了。”

    “是我没有做好。”,这人主动认错道,松了一口气后戴上墨镜。

    要么怎么说是主君级别呢,夏天迅速的调整好心态,扯了扯西装的衣角,风度翩翩的朝着艾尔森男爵走过去“非常感谢您的盛情款待,下次有机会的话去南吴城,我会让男爵您感受到神仙般的享受。”

    “该是我让夏天先生不要介怀才是。”,艾尔森男爵抱歉的摇摇头

    “我也不明白吃着吃着为什么整个古堡都燃烧起来了大火,我记得夏天主君带着我跑出来,请夏天先生一定放心,英国皇室,会将这份大恩大德铭记于心的,我不知道能够活多少年了,希望在有生之年,我依然能够和我最喜欢的年轻人推杯换盏,也希望我煎的牛排,夏天先生更加的喜欢。”

    握住艾尔森充满柔软皱纹的双手,夏天深切的看着他。

    他刚刚说的一系列话,已经充分的说明他被叶圣殇洗脑了。

    在他的潜意识里面,不是发生了变动,而是城堡失火,他们争相逃难。

    “夏宇,有一个了不起的儿子。”,艾尔森的手掌脱离夏天的时候…

    夏天猛然的感觉到手心里面多了一块硬硬的东西。

    艾尔森双眼中隐藏着很多东西想要告诉夏天,但是最后只是对着夏天沉沉的点点头;这一点头,却给予了夏天一种莫大的责任感,手中这个来自于长者交给自己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夏天感觉艾尔森有一种把一切全部都押在自己的感觉;看着直升机上面英国皇家那庄严肃穆的标志,直升机里面的机长对着夏天点点头后,飞机缓缓的升腾而起,飘向远方,消失在夜空中,到最终只剩下一道残影。

    那到底是不是明,拉斐尔很想要知道这件事情。

    “不用这样无缘无故的猜测,现在天门既然以及走在了世界的道路上面,那么迎面而来的事情,绝对不会像以前那样的小打小闹,很多事情会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和复杂,因为这里是世界,每一件事情的关联,都对等着世界的级别,我很少去想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只是让自己徒增烦恼罢了。”,夏天双手插在口袋里面,西装衣角飘飘,他看着夜空。

    繁星闪耀,星河璀璨;在黑色夜空的照耀下,似乎每一颗星星的光芒更盛也更加的闪亮。

    纽约的风带着这座城市特有的空旷和狂野,吹过夏天的全身。

    “小苏,跟我喝酒去。”,夏天将西装脱掉放在了拉斐尔的双手上,拉斐尔看着里面十大家族合影卷起来的照片小心的拿好;穿着白衬衫的夏天一边行走在灯火通明的纽约大道,一边问着苏逊“今天晚上跟齐麟的晚宴怎么样?”

    “一切顺利。”,苏逊想要推辞“天哥我不喜欢喝酒,我喜欢时时刻刻保持着清醒。”

    看着夏天的眼神,盛情难却的他只得点点头。

    “你跟齐麟有进行嘴巴上面的博弈吗?从那个铁口金牙的人嘴巴里面,有没有套出一点什么话?”,夏天很好奇的问道;但是苏逊摇摇头“你也说了人家是铁齿铜牙,他做生意那都是一字千金的,我刚刚想要往一些方面问,他就巧妙的闪避,齐麟说话非常有技巧,到最后我都被带的听他的生意经去了,让我意外的是…谢谢天哥…”,苏逊接过一根香烟说道“断海那么快就上任了大统领,这是让我绝对意想不到的。”

    断海…夏天吐着烟雾笑了笑“一个充满了棱角的美丽雕塑,就看齐麟如何雕刻了。”

    拉斐尔跟随在身后频频淫笑,手机里面一个洋妞正风情万种的扭着肥屁股。

    走进一间滨海酒吧里面,夏天选了靠海的位置,和苏逊碰了一下后转过头看着前方的海浪,他的眼神很刚毅,但是又很勉强,夏天尝试了一番之后苦笑道“有时候,我很想要连大海也一起掌控,但是我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我征服不了大海,也征服不了这满天星辰,你看眼前这片海洋,他在齐麟的手里面乖乖的,但是到我夏天这里,它却仿佛在拒我千里之外…”

    伸出手,夏天通过指缝看着海水“就在眼前,却依然无法掌控在手心内。”

    “也许大海,有它自己选择的王。”,小苏的确不胜酒力,一口下肚脸上微红,清秀腼腆。

    拉斐尔又淫笑几声,将西装放在椅子上面匆匆的跑进了卫生巾。

    他拿着手机在双腿之间拍了一张照片,并且说明道“该东西已经获得+100持久属性。”

    那边的洋妞奔放骚浪,很快拍过来一双美腿,白皙粉嫩的脚掌上面,勾着一条性感的粉色内裤。

    你说得对,夏天点点头,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杯杯美酒被服务员端了上来

    “那边的女孩儿们请的。”,服务员说道。

    夏天扭头一看,顿时浅浅一笑点点头,远处坐着一群大白腿的美国少女,看到夏天的回头,她们兴奋的对着夏天不断的挥手,她们熬夜追着王君战队赛的消息,而且看来她们已经认出了她就是夏天主君,紧接着所有美少女全部都用力的咬着吸管,不断的对着夏天暗示着;夏天笑着摇摇头,显得很平易近人的转过头。

    “天哥你…”,苏逊示意他怎么没兴趣?

    “我的私生活已经够乱了。”,烟头在烟盒上面用力的打了打,夏天塞进嘴巴里面点燃再次抽了两口,他有些严肃的问道“小苏,王君战队赛之后,我们也该结束这段长时间的休假了,下一战我们的目标是欧洲,很多事情都是从这里出来,很多事情也是从这里结束,我有四个领军将领让你选择,一定要挑起这个大梁和担子的,台风、唐夜麟、龙潮歌、张命寒,你有没有别的意见?有没有第五个人选?”,

    苏逊摇摇头“统领全军的话,这四个人的大局观是最好的。”

    “一句话千军万马粉身碎骨,这就是统帅的恐怖之处。”,夏天看着苏逊“我想要听听你的看法。”

    “那我就不怕得罪天哥内心的想法明明白白的说了,先所唐夜麟,他真的是世间难得的智勇双全的战士,能文能武,以前他的辉煌我就不多说了,但是我可以说,洛小妖的死在唐夜麟的内心有阴影,这些阴影都是刀刃,割着他的心脏,给予着他痛苦,让他有时候做事情特别疯狂,也许一个不经意间,一切都已经毁灭,想要补救都没有挽回的余地,如果真的打起来,那就不亚于第三次世界大战,唐夜麟的手段太过于极致,太恐怖。”

    “没有完美的人,包括你我。”,夏天看着苏逊真挚的说道“你继续。”

    外面,一个带着红色魔声耳机的潇洒少年走进了酒吧里面。

    他碧绿色的眼睛不经意间扫过夏天这边,随后昂着头说道“给我一杯酒,多冰块。”

    “台风很稳重,但是他的弱点就在于太过于稳重,城市之战、大军统领的战斗,交给他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像这种国战,如果你交给台风的话,可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你才能够得到你想要的,而且耗费的东西也非常非常的大,台风会让你很放心,但是过程会很久。”

    苏逊说完后继续喝口酒说道“小张是天门的人员里面最最期待,你把进攻欧洲的事情交给他的,他等待这个机会真的已经太久太久,他很想要一鸣惊人,证明自己的地位,为你征战天下,你把欧洲统领的位置交给他,以他的性格,绝对会为你赴汤蹈火,而且打的非常非常快,但是,恰恰就是因为小张如此的想法,我害怕他会掉进敌人的陷阱里面,皇家神殿人才济济,战斗起来后,看穿小张进攻节奏的人会非常多,人们会通过你想要的,来误导你。”

    苏逊打开了第二杯就说到“你想要吃面包,那就在面包里面放把刀,你吃吧。”

    夏天听的特别特别认真,不断的点头,不断的嗯,回应着苏逊。

    “小张会很快,但是华而不实,细节方面他没有台风做得好,当天哥你真正接手欧洲的时候,你会发现还有很多后顾之忧都没有处理好,你要给小张另外的机会,平复一下他浮躁的内心。”,苏逊说道“而在这一点上,台风和唐夜麟就不同,那些后顾之忧,唐夜麟就是毁灭,死亡,成为废墟,那样一切都消失,而台风则是会善诱、劝降、苦口婆心等去处理。”

    夏天不断的点头,苏逊把他内心的疑惑说的烟消云散。

    唐夜麟太过于疯狂和极致;台风太稳重和缓慢;小张太浮躁太迅速。

    “那你的意思就是龙潮歌?”,夏天看着苏逊。

    不胜酒力的苏逊第二瓶下肚,他深深的吐口气眨了眨红红的眼睛,用力的点点头。

    “天门中可以成为统帅的人有,但是可以把事情做到完美,速度上面的注意,细节上面的处理,很多事情的完美,能够做到这样的人,只有龙潮歌,这是小龙的才能,就像是那些巫师少女们围攻你的时候,唐夜麟或许连根拔起,顺便连她们的老窝都端了,台风则是会留下很多活口,慢慢的盘问,小张就是迅速的快攻,一个不剩,有时候小张跟小龙很相似,他们都很喜欢藏匿自己的辉煌,来让身边的人变得精彩,比如说小龙让苍月军团,比如说小张让替天,但是小龙处理的会更加的干净,让一切看起来都像是顺理成章那样,我不知道天哥是否还记得上次小唐因为夏姬差点走火入魔那一次…”

    “印象太深了。”,夏天点点头道“小龙给我的反映也很让我震撼。”

    “天门缺一个这样的人。”,苏逊很直白的说道“缺一个容忍别人怒火的人,缺一个这样老骥伏枥的人,你想想天门众将,都是耿直好爽,奉陪到底,少数几个像零他们那样的冷静,这样其实特别不好。”

    那刚刚走进酒吧点了一杯啤酒的少年坐在夏天的不远处,专心致志的听着歌。

    “那我们就这样定了吧。”,夏天也点点头,有苏逊的意见,他会更加的心安。

    “头好晕…”小苏摸着脑袋,突然一头倒在了桌子上面,不一会儿夏天看他就有点均匀呼吸,进入睡眠的样子;夏天淡淡的笑了笑,他很少让苏逊去沾染那些不良的东西,如苏逊自己所说,他也必须时时刻刻保持着清醒,然而就在夏天再次点燃一根香烟的瞬间,那个听歌的少年突然一个箭步飞舞过来,一把抓住了夏天的西装,紧接着闪电一样的冲刺出去。

    “喂…”,站在厕所门口的拉斐尔刚好看到这一幕“站住…”

    少年踢开**门,一溜烟的跑出去。

    “你他妈的给我站住。”,拉斐尔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追出来疯狂的喊道。

    夏天看了看睡着的小苏,给强子他们等人发送了一个短信后也迅速的追出来。

    “嘿嘿嘿…”,少年转过头看着两个人,嘴角出现一道邪魅的笑容。

    “天哥,我来追…”,拉斐尔大喊道“纽约城这么大,你赶紧回去,不要有危险。”

    “那西装里面有十大家族的合影,这可是千帆差点丢了命拿回来的。”,夏天握着拳头。

    说完他的下半身变成了黄沙,直接腾飞到天空中,随风而动速度飞快;下方的拉斐尔也是双腿上面充满了语气,疾步奔跑着;前方那个少年速度极快,在马路上面迅速的奔跑着,“呜呜呜…”前方一辆大卡车迎面冲刺过来,卡车司机吓得不断的摁动着喇叭,少年猛然的腾飞到天空中,双腿踩踏着货箱不断的奔跑。

    卡车司机刚刚松口气,前方猛然出现的拉斐尔突然一声大吼。

    “嘭!!!!!!”,巨大的卡车狠狠的撞在拉斐尔的身体上面,拉斐尔纹丝不动,卡车却直接冲腾到天空中,在司机的呐喊声中不断的旋转着,抱歉了,拉斐尔充满了歉意的看了他一眼,紧紧跟随在夏天的身边,那少年再次回过头挑衅的看了他们一眼,从都市中朝着旁边的郊区飞速的奔跑着。

    眼前的道路变得越来越宽阔,周围的树木也越来越密集。

    一道黄沙的拳头从天而降,少年猛然的冲向天空

    “叮叮当当…”,他的双腿就像是踩踏着音符一样,一步步的跑向天空,响起了一连串美妙绝伦的声音,听的夏天直接内心荡漾,连心情都变得好了很多很多;随后那少年双腿踩踏着虚空滑翔着,双脚如同踩踏在钢琴上面,散发出类似于《卡农》般的声音,夏天和拉斐尔听着歌声,一路追踪着,仿佛追的不是少年,而是沐浴在音乐的长河之中,洗涤着自己肮脏的皮囊,净化着自己这颗肮脏不堪的心灵。

    音符骤然全部消散,少年的身影完全的消失,拉斐尔和夏天停下脚步的时候,他们站在一条画满了各式各样人物的石板道路上面,前方是一座已经老旧不堪的歌剧院,从远处看就是灰尘仆仆,房顶上面已经到处塌陷。

    少年站在歌剧院前方,对着夏天笑着抖了抖西装,闪身进入。

    “去不去?”拉斐尔问道。

    夏天用力的点点头,朝着前方的歌剧院走过去,旁边的树木上面贴满了各式各样的海报,周围的密林里面还残余着可乐的罐子和一些气球的残碎,用一种特别的孤寂低声吟唱着这里曾经的繁华;夏天突然在一张海报前方站住,读着上面的一行字“魅影歌剧院已经正式搬迁到纽约市最繁华的地点,这是最后一场歌剧,《猎人与冰龙》,这是一个正义而光明的故事,想要看看猎人如何屠杀掉一头冰龙的吗?想要知道猎人的故事吗?不妨进来一看,给你一个特别的过程的结局。”

    “海报写的没什么吸引力,在这个时代并不吸睛。”,拉斐尔耸耸肩道。

    “看看日期。”,夏天昂昂头。

    “1993年06月18号,我的天哪…这里已经荒废这么多年了…”,拉斐尔惊呼道。

    歌剧院的门口,立着一个白色的雕像,这是一个在走向成熟的少女,她身穿着紫色的长裙,张开双手伸向天空,有着一股拥抱太阳的豪迈,她嘴巴呈现‘O’形的张开,夏天甚至出现幻觉,仿佛从她的口中听到让人振奋的高音,那嘹亮的吟唱,让天空中漫天飞舞的百灵鸟都在抖动着翅膀飞速的舞动着,五颜六色的花朵不断的旋转,为她的歌声伴舞,她浑身那股贵族的气势,和身为一个歌唱家的感觉,都让夏天敬佩不已。

    任何一个职业都很高贵,你做到最好后,才会发现那份美妙。

    若你做事情不带着一些很强制性的目的,很多事情都有意想不到的反转。

    看着旁边如痴如醉的拉斐尔,夏天问道“你也有这种感觉对吧?她绝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歌唱家。”

    “胸部雕的真大。”,拉斐尔赞叹道,随后回过神“天哥你说什么?”

    翻了翻白眼,夏天推开了歌剧院的大门,拉斐尔寸步不离的站在身边。

    特别特别宽阔的一个舞台,但是一股浓浓的灰尘扑面而来,夏天在椅子的过道上面朝着前方走动着,一束灯光突然打向了舞台,一架长满了蜘蛛丝的钢琴上面,那个拿着夏天西装的少年,带着格外忧伤的表情,将双手放在了黑白琴键上面,那股悲痛到极致的伤感,绝对不属于这个看起来只有15、6岁的小男孩儿。

    “把天哥的西装和里面的东西还给他。”,拉斐尔粗暴一吼。

    “就在这里。”,夏天看着放在椅子上面的西装,拿起来,里面的东西纹丝未动。

    少年弹响钢琴的瞬间,夏天也转过头…

    歌剧院再也不是歌剧院。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貘羽左手勒着雯婕的脖子,右手拿着一把尖刀举向天空中,骄傲而野蛮的狂笑着,夏天看着雯婕高高鼓起来的肚子,指着他怒吼道“貘羽你不要动手,貘羽你千万不要动手。”;但是貘羽二话不说,直接将尖刀狠狠的插进了雯婕的肚子里面,随后猛然的划卡,雯婕痛苦的呐喊着,双眼中带着眼泪看着夏天。

    肚子里面一个血淋淋的婴儿突然掉了出来。

    夏天失去了所有理智冲上去猛的掐住了貘羽的脖颈,他像是一头发廊的狼狗一样,不断的怒吼着“我掐死你,我掐死你,我杀了你…”

    夏天双眼猩红,已经有了想要杀掉眼前的人的念头,他低喝,狂吼,宛若一个暴君。

    “天哥…天哥…天哥…”,拉斐尔一张脸憋得酱紫色,不断的拍打着夏天的手臂,夏天眼前的世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太子栋又变成了歌剧院,雯婕和貘羽全部都是幻觉,拉斐尔痛苦的吐出舌头,差点没被夏天掐死,连忙松开手,夏天看向那个少年的时候,他低着头,脸上带着巴掌印,眼中噙着泪水站在一个女人身后。

    拉斐尔虚脱的坐在地上,指着那个少年“要不是你养母教训了你,我TM非要杀了你!”

    “操你…”,拉斐尔看着那名贵妇,咽下了下一个字。

    满头大汗的夏天有些虚脱的看着她们两人,那名贵妇,应该是夏天迄今为止,见过的四十多岁的女人中最有感觉的,她穿着米黄色的长裙,肩上披着墨绿色的斗篷,笑容温婉,并且不断在道歉“这个孩子太调皮了,我已经教训过他了,夏天主君千万不要记仇,他还是只是个孩子。”,说完严厉的抓住少年的耳朵,狠狠地拧着。

    夏天丝毫不介意,小孩子调皮是常事。

    他只想要拿刀剁碎他,不管怎么调皮,也不该拿那样的场面开玩笑。

    “过去!!”,贵妇一巴掌拍打在他后脑勺上面。

    少年扯着耳朵眼泪汪汪的站在夏天的面前“对不起夏天先生,我错了,恳请你原谅我。”

    “再敢有下次,我就不原谅了。”夏天作势要打他的脑袋,少年吓得一缩脑袋,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调皮和嚣张,看来那名贵妇管教的很严厉,他的家教和修养都非常好。

    摸了摸他一头棕色的长发,夏天看他的确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双眼放光的看着那名贵妇“咦?你…你…你是不是外面雕像那名歌唱家?是的吧?”

    “夏天先生好眼力。”贵妇说话很有力量,听到夏天的夸赞,她低下头做了一个感谢。

    夏天注意到她双腿微微弯曲,双手叠加放着,这是贵族礼仪。

    说完她不好意思但是落落大方的说道“让他偷窃夏天的西装,也是我出的主意,因为我长时间被监控着,只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还是我洗澡的时间,平常根本看不到夏天先生本人,这次您来到美国,我不得不见您了,即便是承担着风险,我先做一个自我劫杀,我是皇甫龙斗的亲生母亲,皇甫若词。”

    龙斗的妈妈?这倒是让夏天颇为震撼!!

    嫁过去后随着夫君的姓氏改姓,这是非常古老家族的传统,想到龙斗是十大家族中一个家族的子嗣,夏天顿时释然,随后他便是无尽的好奇“若词夫人,您…您说您被监控着?按照您的身份…哦…”夏天再次释然,能够有这样权利的人,必然是帝君虹无疑了。

    “在嫁给圣枫之前,我的身份是帝诺雨的亲妹妹,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跟夏天先生说,我也特别特别想要看到龙斗,但是我…身不由己。”,女人是非常感性的生物,尤其是在亲情方面,说出龙斗的名字,一骨碌的情愫涌上心头,若词立刻眼泛泪光,夏天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特别思念龙斗,但是又碍于种种原因无法相见。

    但是若词立刻露出笑容,快步的走到夏天面前,将一个手提袋递上去。

    “里面有一条秋裤,有两双鞋垫,还有龙斗很喜欢吃的糕点,还有一瓶药膏,我自己研究着尝试的,可以治疗龙斗脸上的伤疤,我相信您是一个明君,但是我还是想要知道他过的好吗?有没有忘记过去的事情?开心吗?”,若词说完离开抿着嘴摇摇头“对不起我问的有些多了,我不该用如此迫切的语气去询问一个主君。”

    “妈…”那名少年在舞台上面催促着喊道“他们要进来了…我们要快点回去。”

    夏天想说没关系“龙斗过的非常非常好…”

    话还没说完,少年急促的催到“妈…快点…”

    “请您善待他!”,若词弯腰对着夏天深深的鞠躬道“手提袋里面还有一块令牌,是帝君虹无时无刻都想要得到的,这块令牌是圣枫留给他们两兄弟的,一共有两块,能够号令传说中的古神生物,我相信您不会独吞,会亲手交给龙斗,提醒龙斗…冬天将至,不要感冒了,请告诉他,我过得非常好,谢谢您夏天主君,麻烦您帮我转答,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若词带着泪花,尽管她很想要问龙斗生活的点点滴滴,但是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她将最重要的东西和话全部告知,强行压下去自己所有的思念,这点让夏天特别敬佩,这种女人,是可以让自己的男人一帆风顺的。

    看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夏天握着拳头。

    他只有一个想法,他一定要让龙斗和他母亲团聚,一定!一定!!一定!!!

    “帝君虹…”,夏天紧握拳头,喊着大主君的名字,他又何尝不是每天每夜想要杀了他呢?

    提着这个充满了母爱的手提袋,夏天感觉它沉甸甸的。

    他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非常嘈杂,夏天问道“老爸,休息了吗?”

    “臭小子,正在喝酒呢,过来快点一起。”,夏宇咆哮道。

    “注意身体,早点休息。”,夏天说完挂断了电话。

    那边的夏宇愣了足足十秒,突然温暖一笑,继续大吃大喝。

    我们从小到大,或许已经听的太多了“注意身体”“早点休息”“摔哪儿了?疼不疼?”“缺什么告诉我?”“好好学习”“我很好…”,或许我们已经听腻了,我们一直以来会以为他们一辈子陪伴在我们的身边,在受伤的时候毫不顾忌的扎进他的怀抱,不开心的时候大声的哭泣,却常常忽略着,在你的羽翼渐渐丰满的时候,跟她们说一句“早点休息。”

    以前不懂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父亲忙碌的声音。

    现在我们天还未亮洗着脸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的时候,自然懂了。

    环视着整个歌剧院,夏天突然说道

    “拉斐尔,我有种感觉,这个歌剧院,藏着皇甫家族所有的秘密。”

    他突然指着前方的舞台说道“若词夫人是怎样通过这里到达世界政府的?龙斗在结婚的时候,我想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伤痛,龙都并没有告诉我们实情,万一当年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那个歌剧院的舞台上面,像是一首悲伤的歌剧一样发生着的呢?如果当年皇甫龙战,就死在那里呢?”

    夏天指着那个舞台笑道“没有这种可能吗?不…很有这种可能。”

    “让夜宴的人将网络撒到这里,我要保护好这里,等我下一次再来的时候,或许很多秘密已经揭晓。”,夏天深深的看了一眼前方那个舞台,拉斐尔用力的点点头,跟随在夏天的身后,双手抓着门,夏天轻轻的关闭上。

    XXXXXX

    火焰在燃烧。

    火舌在肆无忌惮的吐着,滚滚的火龙在走廊上面横冲直撞着,粉碎着所有的一切。

    叶圣殇看着银耀古堡的滔天火焰,独自站在屋顶上面的他叹息了一声,他毕竟对这里还是有感情的,但是有些时候,一旦有些事情做错了,你就要用你难以想象的代价去弥补,去填满。

    身后突然走过来一个黑影,叶圣殇诧异的转过头,带着震撼的表情看着他走到自己的身边。

    “很难想像,我会出现在你身边吗?”,那位王将将手机递过去“你的手机。”

    震撼消散,叶圣殇再次锋芒毕露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发现了你的存在的?”

    “从你把陆非善安排进入天门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这是烟雾弹,但是很遗憾,现在被识破了,慕千帆以为你是在那场火海里面故意把陆非善放走的,事实上你的确是故意放走的,利用着陆非善的复仇心态,和你与他之间的联系,慕千帆很习惯性的以为陆非善就是那位王将,但是七彩,显然比你想像的要聪明的很多。”

    香烟在纤细的手指中转动着,他点燃后笑了笑“你的表情很难看,看来你为处理后续事情花费太多功夫。”

    “哼!!”叶圣殇偏过头冷哼了一声“暂时的失利是为了以后更漂亮的成功。”

    “夏天已经知道了你是一位豺狼王将,你可以在世人面前把自己武装成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却逃不过夜宴的眼睛,羊皮穿久了会一身瘙痒吧?偶尔豺狼的牙齿露出来,会把人吓一跳的。”

    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语气,叶圣殇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想要怎样,告诉大主君吗?”

    “我像是找妈妈的小蝌蚪一样,急需需要大主君的庇护吗?若你不怕麻烦上身的话,你可以继续帮助我隐藏身份,但是下次少做一点愚蠢的事情,免得丢掉你王将的脸面,以后你在哪里夏天哪里,就是需要提防的对象了,如果你把我的身份泄露出去,我会直接针对你的,另外…还有一个麻烦的家伙知道我的身份。”

    “小庄吧?”,叶圣殇突然轻笑道“哼,原来你也有害怕的对象。”

    “杀了他。”,那位王将吐出一口浓烟。

    “很麻烦,他的背景特别复杂。”,叶圣殇摇摇头说道“特别棘手!”

    “让一个人人间蒸发,你不是有很多的办法吗?”,那位王将扔掉了烟头用脚踩的熄灭“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东西的,你很想要的东西,在我手里面,如果因为这件事情你死亡了或者是怎样了,我也有很多办法让你看起来像是人间蒸发一样,麻烦了,叶王将,我相信你那些卑鄙肮脏的手段,会很漂亮的施展出来,让小庄永远闭上眼睛。”

    叶圣殇想要拒绝,但是贪婪又让他不能够拒绝。

    那位王将伸出手整理了一下叶圣殇的衣领扣子“八大王将里面,其实只有寇枭才是最有情有义的那个,人们往往会被假象迷茫了眼睛,以后在报纸上面,少说点那些让人作呕的发言,你的那些光明台词,让我看起来总是那样的恶寒。”

    拍拍叶圣殇的胸膛,那位王将转过身笑道“你继续处理吧,我说的,只允许有我们两人知道。”

    “你这个最伟大的骗子,究竟是谁,令人恶寒呢?”,叶圣殇抱着手笑着摇摇头。

    XXXXXX

    欧洲,皇家神殿中…

    黑暗的房间里面,司徒仙宫看着屏幕里面夏天看到樱明出现的反映,不断的狂笑着,这样的画面他已经重复了很多很多次,每一次看都是其乐无穷。

    “这只是一个见面礼,往后…还有更多的惊喜等待着你啊…夏天主君。”

    司徒仙宫的身后,黑压压的人群就像是雕像和傀儡一样站着,宛若恶灵。

    宛若鬼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