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永恒之树-震颤圣骑士

    “我怀疑帝燚已经死了。”

    青色的自由女神像在五光十色的夜霓虹之下象征着绝对的自由,高高的举起着自己的右手。

    人潮拥挤,伴随着王君战队赛的开始,整个纽约已经是沸腾无比,华尔街更是引爆了一次购物的狂潮;小庄在一间阿玛尼的商店里面身穿黑色的衬衫和长裤,将剩余的衣物全部都扔进垃圾桶里面后,漫步在华尔街的街头,神色凝重的对着手机另外一头说道“离开南吴城之后,我先去了傀儡城,女王说帝燚过去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紧接着我找到了占星师及迈普,他给我的定位说是帝燚在美国。”

    “美国?”,那边的白渊声音顿斯紧张起来。

    “这座全世界的庞大帝国中,无疑是帝君虹能够操控着一切,如果帝燚还活着的话,他要么被帝君虹已经囚禁,但是我却丝毫感受不到他存在的踪迹;这次王君战队赛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因为人人的关注度都在战队赛上面,下一步我打算潜伏进入世界政府里面,开始调查;而如果帝燚活着的话,他最有可能在哪里?”

    小庄的眼神中露出一丝锐利的光芒。

    人来人往的华尔街,被称之为购物的天堂,各种明晃晃的大白腿从小庄的身边不断的走过,一件件昂贵的奢侈品味道已经染指了这条街道风的味道,在小庄的身后,两名身穿黑白西装的壮汉,自认为很隐蔽的藏在人群中,一边跟随着小庄,一边不断的晃动耳朵里面的蓝牙耳机,对着他们的头目汇报着最新的动态。

    帝燚最可能在哪里?这个问题让白渊哑然,他还真的没有想过。

    “我们要把帝君虹赶下王位的话,必须要找到帝燚,然后一切才能够顺理成章的进行,深深知道我们目的性的帝君虹,会不会才跟我们开一个弥天的玩笑?”

    站在垃圾桶旁边,小庄面无表情的点燃一根万宝路经典红的香烟。

    他突然转过身,刀子一样的眼神划过身后熙熙攘攘的人群。

    两名壮汉一个突然转过身,随着另外一个人潮行走;另外一个猛然的站住,将头看向天空中。

    “最危险的地方,恰恰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小庄看着前方一栋大厦上面,帝君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接受着采访,那傲慢的笑容。

    “我怀疑帝燚就在帝君虹的办公室里面,要么是囚禁着,要么就已经死亡。”

    香烟从小庄的鼻孔中飘舞出来。

    突然抬起头,小庄看到一栋栋摩天大厦的上方,一道道黑色的黑影在迅速的移动着。

    “这地方不欢迎我,记住我说的话,告知各家族的族长,下次联系。”

    小庄说完猛然的走进了人群中,脚步飞速的加快,身后两名壮汉也是迈开双腿,一边疾走一边家手放在西装里面的腰间,握住了枪柄。

    小庄将手机扔进了一个女人的包包里面,看着不远处一间中华餐馆,迅速的移动过去。

    “要追上了,快点来人…快快快……E!”,两名壮汉飞速的冲刺过去,不断的呐喊着。

    充满了浓郁东方味道的食物在整个餐馆里面游荡着,看着收银台哪里一个人都没有,小庄走进去的时候顺便将一件围裙缠绕在自己的身体上面,随后他低着头站在收银台上面,不断的摁着计算器;两名壮汉奔跑进来,一个端着盘子的服务生刚好走进了厨房里面,门不断的晃动,壮汉飞速的奔跑过去。

    黑色西装的壮汉突然停止了脚步,朝着小庄移动了过来。

    小庄眼神中闪过一道杀意,嘴角撇下去格外的冰冷。

    “啪!”壮汉放了一张美钞不断的喘息着说道“给我拿瓶水。”

    带着老花镜的小庄将一瓶水递过去,大喊一边喝着一边扭动着硕大的臀部跑进了厨房里面;外面的大道上面,又是一群大汉将一个女孩子抓住,在那个女孩子尖叫声中,大汉从他的包里面找到了小庄的手机,大骂一声“草”,然后看着手机正在自动格式化的屏幕,又是一声“草”的呐喊,对着对讲机呐喊道“沙县中华餐馆,沙县中华餐馆,快快快!!!”

    四方云集的黑白西装的壮汉们急速的移动着,数量近百。

    “因为银耀古堡的关系,不要再给我展示你们废物的一面,上千人抓住一个热,这个到底有什么困难的?我要活的…要那种蹦蹦跳跳的,给我去抓!”,世界政府里面,叶圣殇用力的放下了电话,他可没有忘记那位王将的话,既然如此想要铲除小庄的话,那么就在小庄还在纽约的时候,给他来一个瓮中捉鳖。

    如果叶圣殇要是知道小庄在南吴城如何逃亡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那些人真的不够。

    表情冷漠的看着外面齐齐涌动的身影,小庄叼着香烟一边给这家餐馆算账,一边提防着外面。

    一个老婆婆站在小庄的身边看着他道“真是厉害啊,半个月的账单都已经算出来了。”

    “举手之劳而已老婆婆。”,小庄淡淡一笑,将香烟从嘴巴里面拿下来放在了柜台的打火机上面。

    “上菜上菜…”,中华餐馆的厨房里面,两名大汉像是没有目标的苍蝇一样左看右看,浑身汗水,另外一边,一个女服务员端着十几碗菜从里面走出来,他像是小丑一样,看着盘子里面的菜碗因为不稳定迅速的走动着,而小庄放在柜台打火机上面的香烟,则是在一点点的燃烧着。

    当女服务员走出来的瞬间,香烟烧透了打火机的表面。

    外面的一大群壮汉猛然的冲刺进入餐馆里面。

    “嘭…”打火机爆发出了一股极其刺耳的爆炸,刚刚走出来的女服务生被吓得双手一跳,手上托盘里面的一碗碗菜“叮叮当当…”在一阵剧烈的摇晃之后叮叮当当的不断的摔在了地面上面,一条红烧鱼“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后朝着前方冲刺,撞击在一群刚刚走进来的大汉的裤腿上面,当这群大汉抬起头的时候,整个餐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咚咚咚咚…”一颗颗的红烧狮子头带着劲道肉质的弹跳洒向整个餐馆里面…

    一个站起来夹着前方火锅里面的女人嘴角流着涎水看着火锅里面的粉丝,她刚好踩在一颗狮子头上面,双脚一滑,身体倾斜的时候,下意识的一拍圆桌,“嘭!!!!”,整张桌子顿时被掀翻开来,上面的火锅和各式各样的菜肴全部都飞舞在天空中,火锅里面滚沸的汤汁顿时洒向了整个餐馆,无数人被烫的不断的呐喊着站起身。

    下一刻…整个餐馆一片骚动,一股股的浓汤和菜汁不断的洒向地面。

    后方来临的壮汉们撞击着前方的部队,前方的壮汉进入餐馆里面,皮鞋踩在那些汤汁上面顿时滑的不断的落地,一个个像是白痴一样坐在了地面上,中华餐馆的门口挤满了壮汉,一个个脸都憋成了酱紫色朝着里面冲锋着,“滋滋滋…”门框的周围不断的粉碎出一道道的裂痕。

    “砰!!!”,门在几秒钟后挤爆,一大群壮汉像是冲锋的战车一样进入了餐馆里面。

    地面润滑,很多壮汉的身体直接撞向那些餐桌上面,一个个虎背熊腰的身体,将一张张圆桌压的不断的粉碎,带着华夏风味的菜肴漫天飞舞,火锅下面的炭火在天空中像是一颗颗的火球打了下来,掉在人群中,整个人群顿时骚动起来,“嗖嗖嗖!!”,一道火焰线在地上游动着,撞击着电插板,随后只看到一道带着闪电的火焰从墙壁上面升腾起来。

    “啪啪…啪啪…”再而,餐馆上方的天花板上面灯泡不断的炸裂,整个餐馆忽明忽暗。

    辣椒粉、胡椒粉、酱油等东西在空中飞舞,将这群壮汉染的五颜六色,呛得她们不断的咳嗽,一团团炭火点燃餐馆里面各式各样的东西,整个餐馆像是恶鬼的地狱一样,刺鼻的烟雾不断的冒着,壮汉们被弄得根本不知道谁是目标,看不到小庄在哪里;而这边的小庄将老婆婆目瞪口呆的嘴巴打上,淡淡的说道“你们财务做假账啊,你找他麻烦吧,今天晚上餐馆里面的损失,一切就全部算在他的头上了。”

    “警察…!”,外面警笛响起,一个个纽约城市冲刺进来。

    “刚刚接受到华人的报案,说这里有歧视和欺凌,全部都站起来,不许动…”

    “这群废物!!”,叶圣殇听着最新的消息一阵怒火万丈。

    后方一片乱糟糟的,小庄则是闲庭漫步在纽约的街头,他双手衬衫的衣袖被拉到手肘处,露出了双臂上面的鸽子血纹身,他右臂上面的浑身是一个穿着黑色战甲的将军,红莲长枪竖起来,闪身进入另外一条稍微空旷街道的时候,小庄的脚步突然停止了下来,前方的道路上面站着一个女人,奇长无比的白色头发拖到地面上身穿半黑半白的长袍,面色苍白,宛若孤魂野鬼一样,无法推测她的年龄,但是估摸着约21岁左右。

    “老妖婆,看来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叶圣殇的命令。”,小庄说道。

    “我叫做舜瑜卿,不要张口闭口就是老妖婆,更何况我今年才88岁,还不老呢。”

    “哈哈哈…”,小庄摇着头赞叹道“你还是如此的冷幽默。”

    舜瑜卿猛然的睁开了双眼,她的瞳孔格外的特殊,一黑一白,就像是道家的太极一样;而且这黑白的眼仁还在缓缓的转动着,她双手合并,全身的黑白长袍开始无风自动,不断的蠕动起来,身后的长发更是全部都漂浮在天空中,金蛇狂舞般的一根根的分开,张牙舞爪,分外狰狞。

    小庄知道这是她要出手的前兆。

    “既然庄先对我手下招呼不周有意见的话,我来亲自奉陪。”,舜瑜卿严厉的低吼道。

    “没有没有…你的那群壮汉除了能吃能吼,都挺好的,如果不告诉我那是您的小弟,我还以为是从那个医院放出来的一群智障呢。”

    小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神色严峻,显然眼前这个人十分的棘手,眼神微微一动,小庄身体周围顿时“轰”的一声冲散出去一道柔和的光浪,随后只看到一颗颗绿色的光芒在他的周围萦绕起来,密密麻麻,估计有上千颗左右;小庄站在荧光之中抱着手,十分的淡然。

    “叶圣殇想要我的命,为什么自己不亲自过来?”,小庄嘲讽的问道。

    “王将日理万机,对付你,有我舜瑜卿,绰绰有余。”,话音刚落,老妖婆漂浮到天空中。

    双掌狠狠一拍,“轰…”天空中宛若响起了一道震耳欲聋的雷鸣般,一道赤色的光环在她的双手之中迅速的拉扯变大,随后狠狠的冲向四面八方,周围的建筑上面都是产生了一道道的碎痕,紧接着无数的碎物开始街道上面滚动、落下、不断的曼舞着;脑袋后面白色狂舞,舜瑜卿双掌恶狠狠的拍向小庄

    只看到她的掌心中,两道裂痕猛然的裂开。

    “嘻嘻嘻…嘻嘻嘻”下一刻,带着一声声桀桀的笑容,一个个高达半米、脑袋上面一只眼、身穿献祭绿衣、提着红色灯笼的童男童女们不断的漂浮出来;左掌童男,童男甩动着灯笼,一道道迷幻刺眼的光芒在整条街道上面晃动,除了小庄之外,街道上面的一些行人们全部都一脸迷茫,他们像是找到了梦想了彼岸一样,一个个心满意足、癫狂的大笑起来。

    童男的灯笼能够迷惑人的心智,小庄瞪大眼睛,红光在他的双瞳中闪耀着、。

    他纹丝不动,精神力格外的强悍,丝毫不为灯笼的光芒而有任何的不良因素。

    童女们移动到小庄的身边,空中发出了天籁之声,绕成一个圈围绕着小庄不断的跳舞,一边拍着手掌,一边抬起头腿,跟随着节奏不断的打着自己的膝盖,“啪!”,童女们的双掌轻轻的一个拍打,“滋滋滋…”无数的裂缝在小庄的身边产生,随后只看到狂风破浪般的冲向四面八方,“砰砰砰砰…”气浪宛若一条灵蛇一样,不断的撞击着街道的建筑,建筑被冲击的破开了一个个的巨洞,被童女们的掌声不断的撕裂着。

    “善男信女也不好玩。”小庄右手轻轻的一舞。

    周围那些软绵绵的绿色光芒,顷刻间排山倒海的像是子弹一样,“刷刷刷…”的冲刺出去。

    那些童女们带着凄惨的呐喊,一个个全身变成了轻烟,童男们提着灯笼,全部进入了舜瑜卿的手掌之中。

    绿光再次将小庄包裹,他摇摇头叹息道“看来阴阳师这个职业,已经开始没落了啊。”

    舜瑜卿的眼神中顿时出现了一道愤怒之色,天空中的她双掌重重的拍打在胸脯上面,脑袋对着天空中抬起,嘴巴突然迅速的张开,一颗黑白色凝固的阴阳魂丹从口中喷射而出后;舜瑜卿一把抓住魂丹之后,魂丹立刻在她的手心之中形成了一把长剑,从天空中冲刺下来,舜瑜卿喊声高亢。

    “告诉叶圣殇,我并不是他的敌人,换而言之,我不是任何人的敌人!!!”

    “但是我也能够是…任何人的敌人。”,小庄的话刚刚说完,所有的绿光全部都将他的身躯包裹住,舜瑜卿的长剑狠狠的刺在上面后,剑尖中一团绿光一圈一圈“嗖嗖嗖”不断绕动在剑刃上面,随后从舜瑜卿的脸上一闪而过后,光芒在天空中爆裂过后,小庄的身体彻底消失的干干净净,连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叶圣殇冷声的说道“赶紧给我追,不让他离开纽约。”

    “不用了。”,落地的舜瑜卿摁了摁耳塞里面说道“他已经离开纽约了,下一次除非他自己想要出来,否则谁都不能够找到他,现在追踪的话,已经是无迹可寻。”

    红色的枫叶从小庄的前方缓缓的漂浮过去。

    转过身朝着后方一看,漫天飞舞的红歌枫叶在天空中齐齐舞动。

    远处太阳已经在下山,大地上面充满了黑夜降临前的阴影。

    好久没有来到这个地方了,小庄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怀念,他在枫叶林中一步步朝着前方走动着,落叶在他的身边不断的飘舞着;只不过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内,小庄再次回过头的时候,黑夜已经悄然无息的降临,在他的瞳孔中,这一幕自己最熟悉和稀罕的景色再次出现,天空中夜色的星辰在不断的闪耀着,一颗颗的流星连绵不断的从天空中坠落下来,五颜六色的极光在空中变幻,夜空时而变成绿色,时而变成蓝色,唯有不变的,是那漫天星辰。

    前方的山丘上面,生长着一棵高达五十五米的巨型神树。

    神树的周围充满了五角星的金色太阳轮,绕动在神树的旁边宛如一层结界般的守护着这株神树。

    小庄看着神树上面一颗颗完全不同,但是全部都圆滚滚的果实,每一颗全部都不一样,一颗果实全部被寒冰包裹、一颗果实燃烧着旺盛的火焰、一颗果实是黄色光芒频繁闪耀着、一颗果实由天雷形成…这些各种各样的果实,正是全世界自然系能力的本源,大自然的神树,名为·永恒!

    而后方天空中的那些景象,跟夏天手表中的,简直是一模一样。

    小庄的双腿还想要前进一步,刹那间,前方响起了一道道破空的声音。

    “刹刹刹…刹刹刹…”,一根根天雷形成的箭矢一字排开的出现在小庄的面前。

    “再走一步就格杀勿论。”天空中响起了雷鸣般的声音。

    “哇哈哈哈…哇哈哈”,下一秒,只看到这块平原边缘,深达万米的巨型裂缝中,一团团的火焰不断的升腾起来,那滚滚的火焰冲破了裂缝,或者说彻底的填满了裂缝,紧接着火焰中出现了一道嘴巴“肯定是这小子又遇到了大麻烦,来到这里避难了,真是有趣。”,冲天而起的百米火焰中,从那张嘴巴里面吐出了声音,每一个都燃烧着旺盛的火焰一样,十分的炙热,十分的富有力量,充满了一股强悍的威严!

    天空中上万道雷鸣几乎在同时一闪而过,下一刻滚滚的雷声震慑了下来。

    小庄有些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XXXXX

    “先生,这里是貘羽主君的酒店,没有命令的话您不能够进去…”

    每一颗灯泡都闪耀着高贵和奢华的光芒,金碧辉煌的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大堂里面,巨大的吊灯下方,一个身高两米,魁梧的的男人猛然的转过头,刹那间…服务员只感觉到一股冲破云霄般的神圣光满直接冲向了自己,下一刻他再也不敢言语半分,整个人双腿不断颤抖着,像是瘫软了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眼中充满了恐惧。

    那高大的身影,穿着黑色的西装,走进了电梯里面。

    上方总统套房的前面,几名保镖小弟们捂着嘴巴带着窃笑,不断的将一张张美金交换着。

    其中一个看着时间说道“已经40分钟了,老大又打破记录了…”

    “我跟你打赌,绝对会超过一个小时…咦,有人来了?”,保镖们齐刷刷的将脑袋看向电梯,电梯的门刚刚打开的时候,一股神圣的风暴顿时朝着前方轻柔的涌动过去,墙壁上面的壁画在不断的颤着,上方的灯泡被冲击的一闪一闪,地毯上面更是被撕裂出一道道的裂缝,保镖们则是全部都挺直胸膛,一个个从嬉皮笑脸变得格外的严肃。

    总统套房里面,银狐无聊出来点燃一根香烟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男人朝着自己走过来。

    他…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一样,浑身充满了霸气。

    他…迎面走来,一股磅礴无力的压力随之而来。

    他的双脚在地毯上面踩踏过去,“嗡嗡嗡”一圈圈的圣光不断的扩散,持续几秒消失。

    短发,面如刀削,脸庞刚毅,带着黑色的墨镜。

    胸前的项链随着他的走动不断的跳跃,那是一个金色的倒十字。

    “貘羽呢?”,在银狐的面前站定,男人开口间,几道金光宛若箭矢般的喷洒出来。

    声如洪钟,铿锵有力,震的银狐耳膜发麻。

    但是此时此刻貘羽正在里面尽情的享用着美国高中生的**,在保护主君的情况下,银狐说道“主君正在里面跟别人商谈一些事情,您就是…圣骑士团的吕震谨先生吧?久仰大名…我先来招待…”

    “我听到你们阵阵**声,难道貘羽就是如此办公的吗?我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如果他真的忙碌,我自然不会去打扰,但是这样的欺骗,和您满口谎言,如此的家教,都充分的说明着对我的不尊重。”,下一刻银狐只看到圣光一闪,下一刻,只看到吕震堇一把抓住了银狐的脖颈,将他死死的摁在了墙壁上面。

    双腿在空中无力的摇摆,银狐的脸顿时涨成了红色,口中的香烟也掉落下来。

    银狐大哥…旁边的保镖们顿时冲刺上去,想要解围。

    “貘羽的家教都是这样莽撞的吗?”,吕震堇猛然的挥舞着左手,几道圣光宛若冲天的剑气一样“砰砰砰”的冲射而出,打在那些保镖的身体上面,全身一爆,所有的衣物顿时完全撕烂,跌落在地上,赤身**的保镖捂着胸膛上面被冲撞的极其疼痛的伤口不断的呜咽着。

    银狐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吕震堇的手掌格外有力,让他根本都动弹不得。

    而且强悍的圣光,压制着银狐的体术、能力,根本不能够施展。

    听到外面的动静,总统套房的房门顿时打开,一个个美国高中女生脸上带着潮红的表情,双眼中充满了被貘羽大**伺候的满足,衣衫不整的走出了房间,绯夜丢给她们一沓美钞之后,连忙恭恭敬敬的说道“圣骑士团的吕震堇先生大驾光临,我们有失远迎,哪里做得不好的地方,请您多多包涵,请您一定要多多包涵,主君已经恭候多时,但是没想到您这么快就出现,对此我们深表歉意,大人大量,请您不要为难我们的手下。”

    “既然恭候多时,貘羽为什么不自己来见我?”,吕震堇开口,几道圣光再次飞舞而出。

    “那里的话…”,总统套房里面的貘羽很少露出这样的柔和表情说道“这不是一直等待您的尊驾吗?”

    连如此疯狂和狂妄的貘羽,竟然都对这个吕震堇恭敬有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背景?

    “冷哼一声…”,吕震堇将银狐猛的扔出去,银狐在天空中飞舞了一阵后掉落在地面上,捂着自己的脖颈不断的咳嗽着,半天才缓和过来一口气,他的脖颈上面还带着吕震堇鲜红色的手指印痕迹。

    在貘羽的招待下吕震堇走进房间里面,美酒香槟和一盘盘丰盛菜肴上桌后,他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下,才略微变得好看了一些,貘羽将香烟递过去,吕震堇下意识的摇摇头,随后昂首挺胸的说道“貘羽主君,您是通过欧洲皇室那边联系到我的,这次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需要当面说?如果是要帮您在全世界征战的话,恕难从命。”

    貘羽对着后面打了一个响指,绯夜将一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面

    “这照片上面的小姑娘,圣骑士大人您不认识吗?”貘羽问道。

    但是吕震堇疑惑的看了一眼后,摇摆了一下脑袋“我不认识。”

    什么?貘羽震惊了一下,皇室二王子给自己的情报不是这样的啊,这个小姑娘就是吕震堇的女儿啊,这照片上面的女孩儿正是吕水仙,一个父亲,竟然不认识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是什么情况?

    “她叫做吕水仙,是您的亲生女儿,您难道连你的女儿,都不认识?”,貘羽瞪大眼睛。

    吕震惊的表情微微一变,随后疑惑的皱紧了眉头说道“我的确有一个女儿叫做吕水仙,但是她生活在欧洲,与她的母亲生活在一起,虽然看起来跟照片上面的小姑娘是一样的年龄,但是我也有五年没有见过我的女儿了,您嘴巴一张她就是我的女儿,有什么证据吗?”

    亲生父母还要证据?而且…吕震堇为什么五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了?

    “我们圣骑士团有非常严谨的制度,我只是十一级骑士,并没有获得皇室的自由赦免,并且我常年守护在边境,为我的王家效力,这次是二皇子殿下让我来到您这里一趟,说是你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就是这件事情吗?我可以告诉您不可能,王家那边每个月都会让我跟家人通一次话,我上个月才跟我的女儿说话。”吕震堇神情高傲,而且脸上带着绝对信任的表情,貘羽就暂且将这个东西叫做骑士精神吧。

    看来欧洲的很多东西,比貘羽想像的要更为复杂的很多。

    “那我实话告诉您,您还记得屠神之战吗?”,貘羽问道。

    “嘭!”,吕震堇用力的一拍桌子,猛然的站起身“貘羽主君跟二皇子关系不错,但是我请你不要将那些圣骑士团光辉荣耀的战役,如此轻而易举的从嘴巴里面说出来。”

    吕震堇并不惧怕貘羽,他冷冷的看着他说道“您现在是主君的身份了,在我的眼里依然不值一提,因为气质不一样,您的对手是夏天,但是夏天骨子里面都是贵族出生,您就算是有主君的荣誉和皮囊,你骨子里面永远是一个监狱犯的儿子,说难听点,你是一个连父母都不知道的杂种。”

    “你这样的身份和出生,怎么配把我们的光辉之战挂在嘴边?”,吕震堇身上的骑士精神确实彪悍,他很无惧,快人快语,因为他有实力,他并不惧怕貘羽。

    “这是我第二次重复,请你尊重我的圣骑士团。”,吕震堇说完后才缓缓的坐下来。

    (因为上班原因,明日补字,其实是我自己记错时间了,我以为爆发周过了,后知后觉才察觉到今天是七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