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信仰圣光-老友的离别

    貘羽是一个绝度的疯子,但是他并不是无时无刻都散发着一种癫狂的感觉,做出很多不冷静的事情出来,相反,貘羽是一个大局观非常强的人。

    他是主君之中出身最为低贱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貘羽的思想就很廉价、眼界就非常的狭隘,他是在监狱里面长大的孩子,监狱是一个怎样的地方?那是我们身边的另外一个世界,在哪里有五花八门的手艺,各式各样性格迥异的人都是他的父母,所以貘羽的丝线并不落后,反而相当的超前。

    为什么别人能够碾压你?

    你在18岁的时候还为之洋洋得意的事情,也许是别人6、7岁就做了,并不屑一顾。

    你所为之珍贵和喜欢的东西,也许一文不值。

    这个世界的音符、这个时代的节奏、你所经历的人生,本身就是一场擦肩而过的人流;会有人和你勾肩搭背一起并肩前行,也会有人跟你淡淡一笑擦身而过,会有人牵着你的手在这陌生的世界一步步的前进,但是无论是时间的长短,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你依旧是孤身一人。

    就在那个路口四面八方全部都亮着绿灯,你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帝君虹赏识貘羽的原因,或许就是貘羽深深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自己的目的性是什么,有些什么事情是能够做的,有些事情是要强硬的手段去做的,貘羽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他不在乎这些手段是卑鄙无耻还是光明磊落,我该如何对付你,让我有利,让我变得更强…

    没有,我便不怕失去,貘羽是六大主君中最为特殊的一个人。

    越疯狂,头脑反而越冷静。

    “我尊重你。”,所以即便是面对吕震堇‘杂种’二字的辱骂,貘羽依然点着头说道。

    吕震堇的眼神中出现了一道异样的目光,他理了理西装说道“貘羽主君好像跟传闻中的有些不太一样,我还以为你会因为我的人身攻击而变得恼羞成怒,虽然从小就在监狱里面跟着那些犯人们同流合污,但是貘羽主君的身上好像有着很多人都不具备的一点。”

    吕震堇举起酒杯说道“即便全世界的人都在因为时代而改变,我也愿意做固守自我最后的坚持者。”

    “因为我……就是时代!”

    “这句话送给你。”,吕震堇点点头对着貘羽推送过去酒杯。

    叮叮两声,酒杯相撞,吕震堇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他将土豆泥和牛肉混合着送进嘴巴里面,不断的听着貘羽说道“谢谢您对我的赞美,这句话我必将铭记于心;您可能不知道的是,您的女儿已经加入时代有些时日了,我不懂你们圣骑士团的骑士精神守则,但是看到吕震堇先生竟然连自己女儿在外面闯荡这件事情都不知道,我可以断定,吕震堇先生对时代中的事情知道的是少之又少,除了我们六大主君略微知道一些,其余的可能是一片迷茫吧。”

    为自己对时代的理解知之甚少,吕震堇并没有丝毫的内疚。

    他反而骄傲的挺起胸膛说道“我的信仰只有圣光;我的双眼只有我的皇室和领土;我的知识只有上阵杀敌和排兵布阵;如果你没有亲自参与很多事情而去大肆评论的话,那这样跟八卦有什么区别?抱歉…我们圣骑士团每一天都非常的忙碌,因为我们是整片欧洲的守护神。”

    这是一个相当严谨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却非常让人值得信赖。

    吕震堇一边为自己的舟车劳顿补充着食物,一边听着貘羽说着关于吕水仙的事情。

    从坤沙打蛮荒之主开始一直到今天,貘羽对他那边的动向全部都了解的清清楚楚,他并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故意煽风点火,因为眼前这个有自己思想和自己判断力的人,不是旁人煽风点火几句,就傻呼呼的盲目跟随的;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弹了弹烟灰,貘羽结尾道“事情就是这样。”

    “哼!!!!”,吕震堇鼻腔里面飘洒出电光般的圣光。

    他将叉子狠狠的插进一块肥嫩的牛排里面,嗤之以鼻道“落焱、寒雨、碧月以前都曾经是我们圣骑士团的一员,落焱的等级比我高一等,是十二级导师级别的骑士,寒雨和碧月则都是第十级;落焱教育新兵的确有他自己独特的方法,这种方式也获得了皇室的认可。”

    说到这里,吕震堇将右手放在左肩上面,脸上带着崇圣的表情说道“那场让我们圣骑士团引以为傲的屠神之战过后,整个欧洲,仿佛在发生着某些特殊的变动,由于大骑士长身受重伤,加上暗中的骚动,我们的圣骑士团产生了最大的一次变化·分裂,其中一批,是像我这样固守欧洲领地的人,另外一批人,则是想要让整个圣骑士团沦为私人麾下的军团,圣骑士团中爆发了第一场内战,死伤惨重,落焱等人,就属于圣骑士团中的叛徒团队!”

    貘羽带着不耻下问的眼神想要挖出来更多的时候…

    吕震堇摆摆手说道“太多的东西,貘羽主君不必知道,那是我们骑士团内部的事情。”

    “可是您的女儿…”,貘羽倒了一杯酒说道。

    “你说的是水仙吗?我自当立刻去找寻他的下落,如果我的女儿真的在时代中闯荡的话,那么皇室那边就是在欺骗我,但是这样的欺骗我也能够接受,他们是希望我能够用专心致志的态度来保家卫国,在国家的荣誉面前,儿女情长从来不是羁绊我们圣骑士团的理由。”,吕震堇慷慨激昂的说道。

    “说得好,我敬您一杯。”,貘羽一口饮进。

    不知道是该说吕震堇心大还是被洗脑洗的很彻底,但是貘羽绝对有理由相信,这就是一个战士,应该有的心态!

    身为王国的守护神,很多在平凡人眼中无法被理解的因素,到她们这里不值一提。

    如果因为吕震堇的出现,这一次可以给予四圣骑疯狂打击的话,那么就等于斩断了坤沙的一只手臂,尽管全世界都在为王君战队赛而激情呐喊,澎湃的高亢,但是貘羽可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他的目标是坤沙,是那个蛮荒之地的领主坤沙,他来到王君战队赛,只不过是想要完成银狐他们的一个夙愿而已。

    “既然落焱他们是圣骑士团的叛徒,可否直接就地斩杀?”,貘羽问道。

    身后的大将们也是屏息凝神,一个个全部都看着吕震堇,期盼着他说出他们想要得到的答案。

    吕震堇很严肃的摇摇头,众人的眼中不免流露出一股失落。

    “当年那件事情太过于复杂,以至于皇室的人现在都还在查找着幕后的人到底是谁,但是落焱当年是参与者,他知道很多东西,我只能够把他带回去审问,让他一五一十的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

    貘羽摇晃着杯中的红酒说道“你就不担心…”

    “担心什么?”,吕震堇皱紧眉头道。

    “落焱他们一直活跃在时代,皇室却并没有插手,这背后的种种因素…”

    吕震堇知道他想要说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有些忧心忡忡的他点燃一根香烟说道“并不是不想要插手,而是执法者已经…”

    执法者?貘羽立刻追问道“您说的难道是…”

    “不错,就是皇家骑士。”,吕震堇鼻腔里面喷出两团烟雾“作为欧洲皇室对外的执法者,他们行走在全世界,倘若皇室胡乱运用别的因素的话,这就会牵扯到政治,世界政府会出面,这一次…我也不敢在纽约这里对落焱他们动手,第一这里是世界政府的地盘,我敢乱来无疑是藐视世界政府,第二,以我一人之力,根本不是落焱加寒雨的对手,别谈碧月了,第三,感谢貘羽主君您的邀请,接下来是我自己自由活动的时间了。”

    这么快就要走了嘛?貘羽装作舍不得的样子。

    他的内心却是在不断的冷笑着,像是一头雄壮的狮子喊道“快点走吧,快点去处理…”

    吕震堇却已经是没有留下来的意思,看着远方道“我现在心心念念着我可爱的女儿。”

    将烟头捻灭,吕震堇摇摇头道“还是戒掉比较好,还有提醒貘羽主君的是,这次我是帮忙了的,等日后无论你们那个主君攻打欧洲的时候,我也希望这份情谊能顾在那个时候得到一定的发展,欧洲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地方,这个风起云涌时代的起点就源于哪里,哪里隐藏着太多太多的秘密,就看你们那位主君能够过来,让这个惨烈时代的齿轮停止,让一切全部都真相大白,世间之事特别神奇,从哪里开始,理应就该从哪里结束。”

    圣光一震,吕震堇浑身都被火焰般的圣光所包裹。

    那睥睨群雄的气概彻底散发出来,令房间里面貘羽麾下的战将们都是浑身一抖。

    窗户被狂浪震开,下一刻只看到一道圣光宛若出鞘的长剑,冲刺出去,直接划破了纽约的夜空。

    那群人能够感受到的存在,他也能够感受到那群人的存在。

    美国野外的一片湖泊的前方,伴随着吕震堇从酒店中冲射出来。

    寒雨如临大敌的抬起头看着天空上说道“来了…圣光正在朝着我们这边过来。”

    照着镜子的落焱脸色一紧,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鼻毛剪。

    “该来的,终究会来。”

    “哗啦啦…哗啦啦…”,不远处的坤沙身后的大衣飘舞。

    他静静的站立在原地,不管落焱他们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选择尊重;毕竟当年得到是因为缘分,现在…也可能到了缘灭缘终的时候,虽然之前已经像是…像是什么?像是一个孤家寡人一样的沉默,像是一头保护着朋友的普通人一样不断的狂吼,他想要跟圣骑士团对抗,他想要阻止着这一切,若连这样都无法阻止的话,他不断的变强,又有什么意义?

    人因为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才会折磨自己不断的变强。

    “你阻止不了,不光是你,就算是夏天,他也阻止不了。”,落焱淡淡的说道。

    “那我也要去尝试…”,坤沙雷霆万钧的怒吼道。

    “这个时代,不是谁的声音大,不是谁想要为所欲为,不是谁站在弱者的立场获得同情和原谅,有些事情就能够成功的,我们只是回去接受调查,会有一匹不畏强权的人来为我们主持公道,我这么坚定是因为我…也想要回去一雪前耻。”,落焱说道动情处用力的拥抱着坤沙

    “真相,由胜者撰写,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背叛者,我要回去…我要为那些无辜死亡的亡魂证明!我会最快的时间内处理好这些事情,然后回到你的身边,这一辈子都不会在离开,如果你相信我,就请你尊重我的看法。”

    站在湖边,湖水荡漾。

    水面倒映着落焱、寒雨、碧月三人的倒影,三人的眼神都十分的坚定。

    坤沙站在不远处,就像是一个为老友送别的男人,满脸沧桑,内心冷暖自知。

    有夜风吹拂而过,坤沙抖了抖身体,这一刻,他竟然感觉到有些寒冷。

    而有些时候,历史惊人的相似。

    而此时豪华的休闲庄园里面,齐麟手中拿着复杂无比的星盘,他的双眼中闪耀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蓝色光芒,看着天空中满天繁星不断的说道“行星错位了,第三宫和第七宫产生了恐怖的变化,双子座和白羊座正在不断的旋转,逆流…星相在产生强烈的逆流,天秤座无缘无故的闯入了其中,有一个人出现在美国的纽约,他的出现…是双子座毁灭的前兆,代表着友情的双子座…不对…也有吉像产生,双子座开始变得平稳…”

    猛然的闭上眼睛,齐麟的双眼仿佛在穿梭着时空,透过星相的他突然看到…

    “呜吼!!!!!”,牙齿里面充满了鲜血的坤沙站在灰色的天空下面放声的狂吼着,他的身边尸骸成山,他的身边血流成河;周围全部都是冲锋般的怒吼声,坤沙勇猛无畏的升腾到天空中…

    “噗…”,一大股的鲜血从齐麟的口中喷射而出,他的身体跌跌撞撞的后退几步…

    玄霄连忙跑上去一把将他搀扶起来,星盘上面的一根根的指针,也晃晃荡荡的停歇了下来,玄霄替他擦拭着嘴角的鲜血,齐麟有些欣慰的说道“双子座代表的是纯正的友情,这就代表着坤沙真的有困难的时候,他的其中一个兄弟会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坤沙的命运,一半大凶,一半大吉,祸福相依,但是不知道吉和凶,谁前谁后。”

    这还需要先后顺序吗?玄霄不理解的问道。

    齐麟看着满天星辰悠悠的说道“如果吉在前的话,坤沙能够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来逢凶化吉,往后的道路那自然是一帆风顺,凯歌高唱;但是如果凶在前的话,也可能是坤沙下辈子都平平安安,时代之中哪里会有平安?这里面或许也存在着坤沙退出时代,或者下半辈子因为某些原因相安无事。”

    “我说的只是我通过星相观察的,就看坤沙的大凶大吉,他自己怎么度过了。”

    XXXXXX

    看到吕震堇离开了房间里面,貘羽手指间夹着香烟不断的沉思着,他对着旁边勾了勾手指头,绯夜立刻俯下身,只听貘羽在耳旁说道“告诉萨龍,前方道路平坦,一切都在按照着我们的意愿去发展着,这几天因为帝国角斗场重新修建的原因,人们对黑斧和四圣骑之间的战斗已经到了关注的沸腾点了,有这个温度就好。”

    “主君您的意思是…”,绯夜不明白的一脸迷茫。

    “让黑斧做好退赛的准备。”,貘羽用力的抽了一口香烟。

    退赛?房间里面的大将们纷纷都是一惊,银狐更是走过来摇摇头说道“主君,这样万万不能,这是王君战队赛,退赛既是对比赛的蔑视,人们也会因为我们的不重视,而对我们产生很多非议,而且萨龍那边,她们也是想要成为世界第一战队的,他们是有梦想的,萨龍可能不会理睬我们的决定。”

    “哼…非议?”,貘羽嗤之以鼻。

    “主君这样决定自然有他的用意,我立刻去执行。”

    绯夜点点头转身欲走,银狐抓住她的手腕,再次对着貘羽说道“如果萨龍不答应怎么办?”

    “他一定会答应的,这么多天的时间,他已经赚足了朋友圈子、合作伙伴,认识了不少财阀、国王等人,更何况如果继续战斗下去的话,我们的对手就是TGT和天将团,这两股战队,一个都打不过,与其自取其辱的话,倒不如退赛的干干净净,我只是让他做好这样的准备,因为四圣骑马上回到欧洲,他们没有办法参加接下来的一场比赛,这个时候有退赛的想法,丝毫不为过;他现在无法忤逆我。”

    貘羽吃定萨龍的捻灭了烟头,不断转着冷笑道“他敢反我,黑斧的未来一片黑暗。”

    “再说,有TGT的龙争虎斗,这种风波会很快的被压制下去。”

    面对着自信掌控力极强的貘羽,银狐想了想,也觉得很有道理的点点头。

    “我的目标是坤沙,能够借力打力打压坤沙的任何机会,我都不会轻易的放过,我相信夏天也是,他虽然在参加王君战队赛,但是也在为下一步做准备,一场欲来的风雨即将吞没时代,能够在时代中逃生的,都是提前知道消息的人,而我…就是那席卷一切,让大地满目疮痍,时代一片狼藉的缔造者。”,貘羽的声音夹杂着无法忽视的狂傲。

    他熟练的拨通了一个欧洲的电话号码。

    欧洲某国,雷雨天气,狂风呼啸之中电闪雷鸣,倾盆大雨驱散开世间的一切沉寂,放肆的从天而降,站在城堡的窗前,一个金发背头的男人接通了电话。

    “吕震堇已经去找落焱他们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

    “哼…多谢。”,那金发男人说话慢条斯理“貘羽主君,我替你解决了坤沙身边的危机,而你也替我把当年的一些知晓事情的叛徒送回来,这件事情上面来说我们可谓是互帮互助,互不相欠,对吗?”

    “您说得没错,皇子。”,貘羽沉稳的说道。

    “我对一件事情非常的感兴趣,那就是看到心爱的人死亡在自己的面前,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心真的会宛若被利剑穿透一样,而很难受吗?真遗憾我体验不到那种感觉,人类的那些情感,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呢?这是我一直寻找也很想要知道的,这件事情貘羽主君参与就到此为止,请您忘掉这件事情吧。”

    貘羽则是说道“二皇子,我们拥有着很强的记忆力,并不是说忘就忘。”

    “那么就请您闭口不提;至于落焱等人,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二皇子轻轻的说道。

    “下次我期望着更多和二皇子合作的机会。”,貘羽礼貌性的说道。

    “不…”,二皇子却是果断的拒绝道“你从未见过我,也不知道我,你我,从这一刻开始就当做不认识吧,下一次我如果再次想起您的话,我还会找您的,再见貘羽主君。”

    他将鲜血淋淋的手机放在了窗台上面。

    再看他的双手,已经充满了一层厚厚的血伽。

    身后一个丰臀翘乳的女人走过来为他不断的洗着手,他在黑暗中行走着;前方一个医用躺椅上面,一个美少女双腿被分开成M形的躺在上面,看到她走过来,美少女发出了怪异的尖叫声,十分惊恐的不断摇头晃脑,嘴巴里面说着一些请求饶恕的话。

    他坐在美少女的身边,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拂拭着“为什么要害怕我呢?我只是想要跟你们一样,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罢了,你为什么要害怕我呢?”

    说完他碧蓝色宛若星辰大海般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的疑惑“痛,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看着前方那张绝美的脸庞,他突然拿起一把刀…

    “滋滋滋…滋滋…”利刃从美少女的脸庞上面狠狠的切割着,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溅洒出来,美少女疼的不断的嚎啕大喊,他却面无表情的一刀割到底,让美少女彻底的毁容,随后问着身边的保镖们说道“你们能不能够告诉我,这就是痛吗?让人感觉到了恐惧,这就是痛吗?”

    保镖们噤若寒蝉,一个个全部都不断的点头。

    皇子将手指从美少女脸上的裂缝中一点点的钻进去…

    充斥了房间的尖锐声中夹杂着变态、恶魔、畜生、屠夫等唾骂的字眼……

    XXXXXXX

    “来了。”

    伴随着寒雨如临大敌般的一声提醒,寒雨的双瞳顷刻间变成了赤红色,一股股的湮灭黑烟从他的全身散发出来;旁边的碧月手中的魔法杖也是闪耀起了刺眼的光芒。

    笑对一切的唯有落焱,他知道在纽约这个地方,吕震堇是绝对不敢动手的。

    天空中刹那间轰然下来一股沉重的压力力量,旁边的坤沙紧张的点燃一根香烟的时候,只看到一道圣光从前方的天空中一闪而过,身后一条线的光轨划破天际;那圣光朝着冲刺下来,吕震堇在距离湖面只剩下一米剧烈的时候,身形轰然停止,他猛然的转过身,和落焱的一个对视,双方都是从各自的瞳孔中读到了不同的目的。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吕水仙躲在落焱后方,抓着他的双腿,露出半个身体瞪大眼睛的看着吕震堇。

    吕震堇显然也看到他,顿时眼睛一亮,吕水仙的眼睛长的像她的母亲,干净清澈,一尘不染,但是额头和五官跟年轻时候的自己特别的相似,看到她,吕震堇油然而生出一股亲切感,吕水仙亦是如此,虽然她对父亲没有特别的概念,但是她还是没有那样的畏惧,大胆的从落焱的身后走出来。

    “上骑(圣骑士团内部称呼),这是我的…”

    吕震堇询问未完,落焱便肯定的点点头,并且摸了摸吕水仙的脑袋“这是你的父亲。”

    “快点来让我抱抱。”,一股仁慈的父爱顿时从吕震堇的身上散发出来,而吕水仙也有过去的意思,她那肉嘟嘟的小腿刚刚迈开,落焱便摁住了她的肩膀,并且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已经不是圣殿骑士团的成员,也不再是你的伙伴和你的战友,你不是那样的称呼我,吕水仙…是证明着我们不是叛徒的证据,她的能力,能够让我们洗刷冤屈。”

    看着充满了敌意和碧月与寒雨,吕震堇摇摇头

    “落焱,即便到了今日,你还要信口开河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落焱挺胸直背的说道“这莫须有的罪名已经让我们背负了太多的时间。”

    “难以想象,时至今日你们居然还想要狡辩,那些已经承认罪名的亡魂,就是因为你们一口口的反咬,久久萦绕在圣殿之中,无法得到天堂之手的援助。”,吕震堇很肯定的说道。

    寒雨一声爆吼“大错特错,那些骑士团兄弟的亡魂,正是等到着我们洗刷冤屈。”

    “第十级骑士的语态就如此放肆了吗?规矩何在?骑士精神何在?圣骑的信条何在?”

    吕震堇严肃的历喝道,那边的落焱突然一声怒吼“寒雨…”

    “嘭!!!!”,一脚踩踏着湖泊冲刺出去的寒雨双眼通红,散发着吃人的怒吼和冲天的怒气,他们已经背负着圣殿骑士团中最大逆的罪名太久太久;冲刺在湖泊上面,滚滚的水浪在身后不断的冲腾着,寒雨的冲刺到吕震堇的面前,燃烧着愤怒的拳头,狠狠的攻击了过去。

    “信仰圣光!”,吕震堇双手仿佛拥抱着天空。

    “嘭!!!!”,下一刻只看到一股圣光呈现圆圈般的扩散出来。

    寒雨的拳头还没有攻击到,吕震堇闪电般的掐住了寒雨的脖颈,双目一瞪,手臂之中爆发出浑厚的圣光力量,这股力量直接打进寒雨的身体里面,混沌的血统顿时被彻底的压制,就连全身的神经、血管、内脏、力量全部都被圣光死死地压制住,完全无法释放,完全没有一点力量。

    浑身通体发亮的寒雨双脚在空中踩踏着,根本动弹不得。

    “圣殿骑士团的级别,不是靠着拍马溜须和谄媚送礼上去的,而是靠着血与荣耀一步步的登顶的,一级便是天与地,靠着普通的力量…你就像让我闭口不言吗?该是你闭口不言吗?”,吕震堇嘴中圣光如同金箭般的冲刺出来,他的声音就像是雷鸣般,震的寒雨耳膜发颤。

    “就算我闭嘴,正义和公理,还有我们的真相,也永远不会消散。”

    这是寒雨,离开前发誓不会再使用的力量!

    这是寒雨,在时代的征途中从未使用过的力量!

    这个力量,是信仰,是真正的实力,一旦开启,强大的可怕。

    而此刻,面对着吕震堇,寒雨猛然的举起双手!!!!!

    “信仰圣光!!!!!!!!!!!”

    一个握着圣剑、穿着神圣战甲的幻影在寒雨的背后闪耀过光芒。

    这幻影似曾相识,或许是当初对着七彩男挥剑的人?

    随后只看到寒雨的身上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他的双眼中闪耀出一道道闪电般的金色光丝,随后背后出现金色的六芒星的飘舞披风,跟眼前的吕震堇一样,全身闪耀着圣光的寒雨一把抓住了吕震堇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扳开,随后一拳头狠狠的打在吕震堇的胸膛上面、。

    双腿插入湖面中不断的滑翔着,前方的寒雨全身的圣光就像是炸弹一样“咚咚咚咚”的疯狂炸裂,他的全身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圣光包裹的双腿之中一根根的红色线条不断的缠绕着,随后形成赤红色的护腿武装在寒雨的双腿上面;小马甲般的战甲“镪”的一声打在寒雨的上半身,他露着肚子上面的八块腹肌,双臂狠狠的一个用力,两只手臂的肩膀、手肘处,四道混沌羽翼破开了神光冲刺出来。

    长发披肩,在寒雨的背后乱舞,他的手指指向前方的吕震堇。

    “轰…砰砰砰砰…”

    一道冲击破在湖面上面滑翔着,吕震堇的双眼中露出了绝对的震撼,双拳紧握的他对峙在冲击波上面,伴随和吕震堇的一声怒吼,冲击波冲天而起,径直的冲向两百多米的高空上之后,爆炸成了纷纷的烟花炸裂…

    圣光烟花充斥了整片湖泊地带,在光影之中寒雨看着自己的身体,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怀念。

    “圣殿骑士团·第十级骑士骑士长寒雨·圣骑士战斗形态!”

    “呜吼!!!!!”,下一刻,寒雨一拳头打向天空,“嘭!!!”整片湖泊都产生了疯狂的爆炸,湖水不断的溅洒着,不断的洒在吕震堇的身体上面,被圣光包裹的混沌幻影在寒雨的身后在身后对着天空疯狂的嚎啕着,那从混沌中所释放出来的吼叫声,传遍了周围,大地在被不断的撕裂着,一棵棵的树木被吹散上面所有的树叶后纷纷的折断…

    叼着香烟的坤沙骇然无比,他从未看到过寒雨他们如此。

    原来他们,隐藏着超级强悍的力量!

    随着圣骑士战斗形态开启,寒雨的凶兽血统也变成了极其特殊的·圣兽!

    圣兽只有圣骑士团能够产生,只有经历过圣光洗礼的人才能够变幻。

    或者血统界的三圣,三大圣兽血统的人;寒雨能够用圣光将凶兽变成圣兽吗,这是一种恐怖的加强与提升。

    变身圣兽之后、混沌的招式、能力、破坏性全部变换,变得更加的恐怖。

    吕震堇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复杂,他知道寒雨是一个非常少见的天才,但是没想到离开骑士团这段时间,他竟然变得如此的强大,身后的落焱走过来怒吼道“寒雨,不要跟他发生冲突,吕震堇,如果你是来以强硬手段来抓我们回去的话,我告诉你,你根本做不到,如果你觉得…你可以同时面对三个…圣殿战斗骑士!”

    他与身后的碧月,全部都跟寒雨同样一个战线!

    “好久没有变身这个形态了,真是相当的怀念啊。”,寒雨说完闭上眼睛,浑身的圣光缓缓的消失,光甲、混沌羽翼等东西都在纷纷的消散着;他再次变成了正常形态,看着吕震堇说道“我不知道在我们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请你尊重我们,不要张口闭口就是叛徒,你所知道的真相,也来源于上面,你连你女儿出来了都不知道,难道你还没有感觉到,不光光是皇家神殿,整个欧洲皇室都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作祟吗?”

    想起上层对自己的欺骗,吕震堇沉默不言。

    “吕大哥。”,碧月突然喊道“你真的不愿意相信我们吗?”

    将内心所有的情感强行压制下去,吕震堇握着‘咯咯’作响的拳头说道“你们是否清清白白,跟我回去见大领主,这一切自然都水落石出,你们是那场内战之中最后生下来的三个人,你们想要回去洗刷冤屈,给你们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对这个时代的事情知道的很少很少,因为这并不是我的责任,那…是你们的主君坤沙吗?”

    吕震堇抬起手,宛若长剑一样,圣光闪耀。

    坤只感觉到一股神圣的气息朝着自己冲刺过来,他大衣被吹的一阵乱舞,站住脚步的坤沙用力的点点头“正是。”

    用一种复杂眼神看着坤沙的吕震堇缓缓的点点头“好大的胆子,尽然敢找圣殿骑士团的叛徒。”

    对于落焱他们的来历,坤沙只是知道他们一直跟影子在一起,其余的事情或多或少有提及,但是却不像今天这样,落焱将全部的过程和细节全部都告诉了坤沙,眼前这个吕震堇虽然让人讨厌,但是他身上那股正义感和精神却让人敬佩,坤沙淡淡一笑,并未答话,他不清楚那个什么圣殿骑士团,他只关心落焱他们这一去…到底是…

    吉或凶。

    “我等你们。”,吕震堇说完抱着手站在了一边。

    落焱等人想要回头致别的时候,却发现坤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像是从未出现在哪里过一样,他知道,这就是坤沙的性格,他不喜欢离别时候那些煽情的东西,和那些不舍的眼神,如果真的要离别的话,那么就让自己不辞而别吧,至少会有再见的那一天,你们也有,如期归来的那一天。

    落焱奔跑了几步,朝着前方大声的喊道

    “土豪坤,你一定要等我回来,我们一群人刚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但是不管今天怎样,我依然没有忘记当年跟你说的那些承诺,我们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不远处树林里面靠着树的坤沙轻轻的点点头

    “噢,听到。”

    寒雨恋恋不舍的摇摇头,对着落焱说道“这次回去我们一定要迅速的办理完事情,有徐福老爷子和穆予的帮忙,主君应该是没有什么性命危险的,就怕貘羽在暗地里面捣乱,但是蛮荒之地现在已经格外的强大,放心吧。”

    蛮荒之地的今日的确已经是今非昔比,十四名殿主,每一个都是身怀绝技,个个都能够顶起一片天空;黑道五谋穆予的帮忙,能够帮助坤沙驱散开眼前的迷雾,更何况还有雷霆大荒的神秘力量,落焱当然不担心坤沙,他担心的是貘羽,所以他转过头问道“这次是谁让你来的?”

    “这是秘密。”,吕震堇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我是相信大领主能够为我们主持公道,那时候他身受重伤没有参与,这次…我会让那些骑士团的亡魂们全部都消散,给他们一个最好的裁决。”,落焱一把将地上的吕水仙抱起来,带着寒雨和碧月朝着吕震堇走过去。

    回过头深深的看了那片树林一眼,落焱昂起头,强行欢笑着将泪花掩盖了下去。

    从大树后面转过身看向前方,就像是海洋上面的帆船一样,前方一行人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远,坤沙的嘴角带着苦涩的笑容,低下头香烟风中点燃,他吐着烟雾,那些烟雾随着风不断的飘散着,似乎也要将坤沙心头的苦闷和哀愁全部都挥散出去,树林之中,一声声幽静的鸟叫声不断的响起,天空中的月光缓缓的移动,坤沙站立的那片区域,被一片月光笼罩着。

    “呼!”,烟雾不断的翻卷,久久未曾散去。

    坤沙双眼带着故事,他想,这是落焱等人的选择,自己选择尊重,就像是当年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他们义无反顾的出现在自己身边,帮助自己奠定江山那样,当年他们只言片语都没有说,默默的陪伴在自己的身旁,今天他们暂时离去,那也不用多说吧,经历过生死的同伴,告别的时候没有话语和眼泪,但是当自己需要和困难到时候,他们绝对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羽毛飞舞,在风中飘动着。

    “呱呱呱…”一只黑乌鸦从前方飞翔进入树林里面,站在一根树枝上面大叫着。

    在坤沙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背着剑的人影,他的身影在月光的映照下倒映在地面上。

    “怎么?舍不得?”,声音从飘渺而来,仿佛在天际。

    “怎能舍得。”,坤沙抿着嘴强颜欢笑着说道。

    XXXXXX

    “嗖嗖嗖……嗖嗖嗖”镜头的画面在纽约的一条条街道中飞速的移动着,人们的嘴巴里面说着各式各样的话,带着各种各样不同的表情,全世界的观战者们知道王君战队赛最新的消息之后,一开始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情,随后爆发出了澎湃的人潮,尤其是当密斯特谢特宣布,王君战队赛第一组巅峰战斗组的决赛将会在明晚开始的时候,一句话点燃了整个世界,各大报纸、网络、头条上面全部都是十神众战员VS天将团的新闻。

    而黑斧退赛,蛮荒之地弃赛的新闻,却只占据了一些小的篇幅。

    这再次带来了新的热潮,十神众战员会不会全员集合?或者…已经集合?

    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的鸟儿,飞跃美国纽约,飞跃南美洲,飞跃全世界,整个世界都是万众沸腾,各式各样的海报已经出现在了不同的地点,世界上面最大的黑市鬼丑已经下了赌局,听说这次齐麟这次天将团和十神众战员全部都买了大价钱,而且是天价,具体是多少没人清楚。

    “什么?明天晚上就开始?”,唐夜之凰知道最新消息的时候,看着夏天和苏逊“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两个不负责任的帮会怎么会说退赛就退赛?这也太马虎了吧。”

    “很深的一层的原因。”,夏天的旁边放着文件袋,里面慕千帆拍摄的四圣骑离开的所有照片,而貘羽让黑斧退赛,无疑是他们要集中火力来攻打蛮荒之地,貘羽对外界的宣言是内心话,他知道自己的战队敌不过,连战斗的勇气都不具备,直接退赛,而坤沙和萨龍两个帮会,也遭到了世界政府格外严重的惩罚。

    抓着后脑勺的唐夜之凰无奈的说道“没想到直接就跟TGT对战上了。”

    “有信心吗?”,夏天问道“你们面对的,是当今这个时代最强的战队。”

    “我们才是最最强的!”小唐傲然的挺起了自己的胸膛“我一定会打出一场漂亮的比赛出来,将世界上最强战队的称号,从TGT的手中抢过来,哼哼!貘羽没有作战的勇气,可并不代表我们没有,我可是精力旺盛,一腔怒火正等待着发泄呢,真是看不起貘羽那个小兔崽子,平时的声音那么高喊,关键时刻却成了缩头乌龟。”

    明天晚上就是决赛了,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关注着,世界上面所有人的眼神全部都纷纷的朝着这边看过来,世界上最强的战队,这一份荣誉无疑是王君战队赛中一个至高的荣誉点,议论、非议、舆论已经全部都两极化,世界政府在紧锣密鼓的为明天的场地进行着准备,而两大战队,也在为明天的比赛尤为期待。

    世界地图光影闪耀的办公室里面,帝君虹拿着电话,双腿放在办公桌上面哈哈大笑道“那是你们内部的事情,虽然圣骑士队伍没有参加比赛,但是对于世界的荣誉并没有什么印象,说白了其实这两支战队,都不具备着争霸的条件,你自己慢慢的头疼吧,嗯,有机会可以来我这里坐坐。”

    电话刚刚挂下,又再次响起,周而复始。

    这段时间帝君虹非常的忙碌,但是在这个办公室之中,整个世界所有的节奏都被他紧紧的握在手心之中,他跟世界上面来来往往的人们谈笑风生,对每一个走进这个办公室里面的人都露出截然不同的表情,人们贿赂着他,人们恳求着他,人们用希望的眼神看着他,人们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却没有一个人敢敌对他。

    这个世界…都在为他服务着。

    “高爵…巅峰战斗组的最后一场开始,我们也要为下一个做准备了,她已经在你的监狱里面反省很长的时间了吧?让她出来透透气也不为过,嗯…就让她变成第二组海选擂台的导师,后面的每一场比赛看点都非常强,我们也要准备好,不能够让这种比赛拖延的现象再次耳朵发生,好的,一切就全部交给你来办理。”

    没有手臂的神皇宫天两只衣袖空荡荡飘舞着走进办公室,身后的秘书将资料放在前方。

    “叶圣殇这段时间活动的一切。”宫天低下头说道。

    “你最近来的时间明显减少了,为什么?因为宁骚的关系?”,帝君虹问道。

    “是的。”宫天很坦诚的说道。

    “滚回去好好再给我反思反思,一个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人和一个新人,我的内心究竟是信任谁的,把门给我关上。”,看着关闭的房门,帝君虹终于松口气点燃一根香烟,看着墙壁上面的一颗颗野兽头颅标本,他带着讥笑走到一颗牛头前面,用力的拍了拍牛头,像是拍巴掌一样。

    “看什么看?看着我掌控这个世界的英姿?哈哈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