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岿然守护-信念的坚守

    全世界人们的喝彩也随之响起。

    此时此刻帝国角斗场的海水在不断的翻滚着沸腾着,波涛阵阵咆哮,惊涛升腾狂嚎;天空中的尹天仇,身体上面带着恐怖的战斗气焰,悬浮在天空中微微的喘息着;随后天空中一道道伴随着一道道刀锋旋风的冲击,七个尹天仇全部都融为一体,一连串锋冷而恐怖的刀影也全部都叠加在一起。

    这一招…更是给予了钢之暗鸦一道痛击。

    可是这是否,是致命的打击?

    海洋里面的钢之暗鸦静静的在浅海之中,全身的黑金都被斩断,碎痕不断的绽放中,一块块的黑金不断的掉落下来,他的嘴角,还残余着刚刚的鲜血,一丝丝的血液在海水的荡漾中随之而飘舞中;尹天仇的进步,的确让钢之暗鸦大吃一惊,而更让钢之暗鸦惊颤的是,天仇身体上面那股不屈不挠的霸气,就仿佛是即便身受重伤,他也绝对不会倒下。

    这是尹天仇的优点…

    却也同样是他的缺点;钢之暗鸦的嘴角出现一道冷笑,在两名强者对战的战斗之中,比拼的可不仅仅你的等级有多么高而已,一切妄想拿等级碾压对方的都是蠢货,钢之暗鸦超圣入神第三天的实力,照样能够被尹天仇砍翻,两大强者的交锋,无论是战场的节奏,还是强与弱的压制,亦或者是战斗经验的不同,这些因素都能够直接决定着这场战斗的结果。

    能力的不同、招式的不同、修炼的不同、目的的不同……

    造就着所有人全部都孑然不同。

    尹天仇遇到的不是韩宿昼,而是钢之暗鸦,十神众战员里面拥有最坚韧心智的男人,洞察力最强的男人。

    悬浮在天空中的尹天仇身后的头发随风飘舞,他看着海洋里面的钢之暗鸦久久没有起来,抬起头冲着天空一看,上面的区域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片黑色,那是穆天晴冲向钟牧所制造出来的圣域战场;然而正当天仇想要冲刺过去的时候,“嘭!!!!”,下方的海洋突然爆发出了一大股冲腾的海浪。

    一只黑金闪耀的巨臂,从海洋中冲刺出来,张开大手顿时包裹住尹天仇…

    “呜吼!!”,天仇一身旋转,黑金巨掌手指弯曲想要握住他的瞬间,刀锋狠狠的打在黑金上面,溅洒出一股股火花的同时将一根根的黑金手指全部的斩裂成粉丝的断裂,此时此刻的天仇是全身最强盛的状态,即便是连黑金都能够毫不费力的斩断,这样的状态天仇自己已经强化了太多太多,保持一两个小时绝对不是问题。

    钢之暗鸦是自然系的能力者,重伤的效果对他丝毫不管用!

    可是如果附加了域气的话,那么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嗡…”黑龙战刀上面整把刀刃上面闪耀过一道锋冷而刺眼的冷光。

    域气霸气的爆破着气浪陡然出现,尹天仇一声怒吼,从天而降…

    “当…”,黑龙战刀斩击在那只巨大的黑金手臂上面,手臂直接从中心处直接震碎开一条裂缝,顺着这条裂缝,尹天仇一刀狠狠的怒斩下去,“滋滋滋…滋滋滋…”,无数的火花闪耀在天空中。

    顺着这条手臂一直砍到下面,刹那间…不断翻涌沸腾的海面,突然挺直了下来。

    一滴滴飞舞到天空中的水滴全部变成了黑金…

    五十米范围深达十八米的海洋里面,只看到厚厚的黑色金属连绵不断的涌动着。

    “当…”,当尹天仇的黑龙战刀直接砍在这一块巨大的黑金上面的时候,一大股的火花将天仇顿时全身包裹,黑金的反震,将域气直接轰成粉碎,天仇的虎口处,一股鲜血更是直接喷洒出来,黑龙战刀脱手而出,旋转飞舞出去两米多远,被天仇一把抓住;前方不远处,一股股的黑金涌动起来,变成了钢之暗鸦的本体。

    眼神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天仇握紧刀柄道“你…在拖延时间吧?”

    脸上闪过一丝赞赏的表情,抱着手的钢之暗鸦笑道“看来你不光长实力了,对战场的把控也增添了不少。”

    指着自己的心脏,钢之暗鸦说道

    “小老弟,只要是人,就有自己的弱点,我有…你也有,我的弱点就是我的家人们,想必你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如果说现在在这个世界上面,能够让我钢之暗鸦心神紊乱六神无主的话,只有我的九个兄弟姐们了。”,钢之暗鸦的话刚刚说完,尹天仇的脸上出现一道得意的笑容“你说的没错,如果钟牧受伤的话,你也会疯狂爆发的吧?哈哈…”

    天仇在骄傲的大笑着,这的确是他跟穆天晴一开始的想法,干掉一个,另外一个不攻自破。

    看着他的笑容,钢之暗鸦闭着眼睛冷冷的说道

    “小老弟,我是如此…难道你不是?”

    什么意思?尹天仇反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抬起头看着上空…

    此时此刻穆天晴的圣域战场中,钟牧看着周围的一切全部都变成了黑色,穆天晴站在前方的一根石柱上面,身后一个黑白色的太极图在缓缓的转动着,在他的身边,无数的阴阳剑魂已经连续不断的冲刺出来。

    雄钢剑上面带着冲刺的逆风浪,阳刚剑魂们一字排开,举着雄钢剑杀向前方的钟牧。

    “砰砰砰砰…”,跃动到天空中躲闪的钟牧下方,一根根的石柱被阳刚剑魂们全部都冲刺的粉碎;剑锋在钟牧的眼镜片上面一阵闪耀之后,阳刚剑魂们又折返了回来。

    钟牧还想要闪耀,前方的阴柔剑魂们全部都甩出手中的柔雌剑。

    一根根的剑刃飞舞出来。

    一道道的缠绕、交错、纵横的连在一起,形成了一张柔软的剑网,朝着钟牧涌动过来。

    钟牧的嘴角浮现出一道冷笑,此时的他面对左右夹击,丝毫不乱…

    “死亡手术·究极奥义·恶魔医生形态!”

    下一刻,全身纯白如雪的白色大褂一点点的被染指成了纯黑色,浓浓的黑雾将钟牧的全身都包裹住,袅袅的黑雾不断的升空中,钟牧手中的两把手术刀突然拉长,刀刃到了半米的长度后,在钟牧用力的一握中,两把手术刀变成了两把恶魔弯刀,“镪…”的一声,钟牧将两把恶魔弯刀拼凑起来放在自己的身后。

    合二为一的两把恶魔弯刀,宛若刀锋圆轮一样,固定在钟牧的背后。

    “嗖…”一道红外线从钟牧的右眼中投射出去,在前方二十名阳刚剑魂上面一阵扫描之后,在钟牧的眼神中,他们的身体变成了X的扫描形态,在钟牧的冷笑声中,阳刚剑魂一阵冲刺,钟牧突然一声怒吼,黑色的黑大褂之中,一字排开的手术刀的全部冲刺出去…

    “恶魔医生·超必杀·身体扫描利刀射杀。”

    “刹刹刹…刹刹刹”下一刻,飞舞出去的手术刀全部都插进了阳刚剑魂的心脏里面。

    “接受医学的生死审判吧!爆!”,钟牧右拳狠狠的一个紧握,插入剑魂身体里面的手术刀“砰砰砰砰”接二连三的不断的爆破,剑魂从心脏处被给予了重度的伤势,下一刻只看到一道道白魂四散的飘舞,所有的剑魂全部都变成了一缕缕的轻烟,在穆天晴不可思议的眼神中全部飘散,下一刻…钟牧转过身……

    双手将恶魔弯刀拔出来,钟牧一声怒吼“请不要忘记了,我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刀客。”

    柔软密集的剑网,与刚猛的恶魔弯刀,下一刻在噼里啪啦的火花的闪耀中狠狠的撞击在一起,钟牧的双手挥舞的飞快,眼神冷酷,前方的剑网不断的弹跳、颤抖、碰撞着中,右手的恶魔弯刀破开虚空一阵滑过,剑网的中心处被撕裂开一条碎痕,下一刻钟牧全身旋转,“当当当…当当…”漫天飞舞飘零破碎的剑刃纷纷的掉落。

    从剑网中冲刺出来,钟牧的双眼同时射出两道红外线,瞬间扫描过那些阴柔剑魂。

    又是一招身体扫描力道射杀。

    “啪啪…啪啪啪…”,在钟牧的眼睛里面全身弱点全部展现的阴柔剑魂,心脏上面全部插上了一把手术刀,手术的必杀之中,阴柔剑魂的身体爆裂成了一缕缕的轻烟,从空中无力的飘落下去,有些香消玉殒的感觉。

    双腿踩踏着下方的一根根的石柱,钟牧的全身都在滑翔着…

    冲刺的过程中,他的双眼扫描了穆天晴的身体。

    在钟牧的左眼之中,穆天晴全身就像是在X光下面,全身任何地方都被看的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剑魂全部死亡,穆天晴怒吼一声,同样朝着钟牧冲刺过去,双刀相撞,两人的身体带着一股强风的爆裂,让气浪狂烈的一阵涌动和颤抖后,朝着四面八方狠狠的冲击出去。

    “嗯哼哼哼…”

    伴随着一声声的媚笑,一个个穿着粉色衣服、白色丝袜的女护士旋转着身体从钟牧的身体中,钟牧一阵后退,恶魔弯刀再次合并在一起形成一个圆轮放在自己的背后,前方的四名护士,双手中全部都拿着小型、但是充满了剧毒的注射器,不断的进攻着穆天晴。

    两把手术刀在钟牧的双手中转动着,周围的虚空“嗖嗖嗖”的一股股的发生着变化。

    “恶魔医生·奥义·战场改造·绝症手术台!”

    他悬浮在虚空中之中,就像是在给一个病人做手术一样,双手不断的切割着虚空、偶尔会出现一把剪刀剪断空气,伴随着手术的动作,一缕缕的黑雾涌向四面八方,并且将四周的空气全部都感染,被感染的空气里面,充满了恐怖的绝症粒子,在缓缓的浮游着,并且不断的扩散着感染的范围。

    尽管前方这些护士们一个个美若天仙,但是她们手段之阴冷,无时不刻都想要取掉穆天晴的性命,让天晴根本不会怜香惜玉,雄钢剑直接插入一个护士的胸膛里面,一剑横扫,将护士的身体撕裂成粉碎,下一刻柔雌剑卷住两名护士的身体,天空中鲜血飘洒的时候,两名护士被拦腰斩断,最后一名护士高高的飞舞到天空中…

    她手中的注射器在飞速的胀大,足足两米!!

    “乖,该打针了!!”,握着巨型的注射器,护士的脸上带着杀人的笑容冲刺下来。

    穆天晴的雄钢剑将针头一剑刺破,随后在美丽护士“哎呀”一声的惊呼声中,雄钢剑穿透了她的身体。

    看着前方的钟牧,穆天晴再次一声怒吼,双剑上面全部都闪耀着锋冷的剑芒。

    双剑交叉,穆天晴怒吼道“雌雄双股剑·超必杀·阴阳剑魂!”

    “砰砰砰…砰砰砰…”,伴随着一个个阳刚剑魂撞破虚空,如同激猛的浪潮一样,恶狠狠的冲向前方,但是他们刚刚进入那片充满了细菌感染的空间之后,所有剑魂身体上面的光芒顿时间全部变得黯淡无比,紧接着全部都软弱无力,一个个纷纷的坠落,穆天晴还没有意识到周围的空间已经被改造,阴柔剑魂还在后方朝着前面冲刺…

    细菌感染的空间中,穆天晴再次惊骇的看到,阴柔剑魂的脸盘迅速的老化。

    她们从战斗力极强的姑娘,瞬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全部都从天空中掉落了下去。

    一缕缕的细菌与黑雾,肆无忌惮的游动在天空中。

    下方的尹天仇反映过来,一声怒吼“穆天晴,不要呼吸,停止自己的呼吸。”

    “你说什么?”,穆天晴话音刚落,一股细菌的空气从鼻子下面悄然无息的飘落。

    “嗖嗖嗖…”上千万个细菌全部进入了穆天晴的身体里面,在他的身体中肆无忌惮的进行着破坏。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染指了穆天晴的全身,随后他脸上的皮肤迅速的老化,他那斗志高昂的气势也随着身体被改造,变得软弱无力,“嗡…”周围的圣域战场猛然的一个爆裂后,穆天晴的太极魂剑阵顿时因为自身原因的老化而粉碎,前方的钟牧将恶魔弯刀拔出来,冲刺的过程中狂笑道

    “这一招如何?恶魔医生·究极奥义·癌!”

    冲刺到穆天晴的前方,钟牧双刀一阵交叉切割…

    “嚓嚓!!”,两道交叉的X的伤痕顿时深深的出现在穆天晴的胸膛上面,两股鲜血的溅洒中,尹天仇想要冲刺上去帮忙的时候,一声尖锐的哨声突然从前方响起,只看到钢之暗鸦一边走一边做着教练的手势“前方的守门员,请不要破坏了比赛的规则,如果想要无视我们的铁律的话…”

    “黑金·超奥义·钢铁教练战斗形态!”

    将脖子上面的黑金口哨放进嘴巴里面,钢之暗鸦指着尹天仇说道

    “钢铁教练·無双·红牌警告。”

    “轰隆隆他…”整片黑金海域突然猛然的颤抖起来,随后只看到三十六名由黑金形成的球员,全部都从大地中跳跃出来,他们的手中全部都那种黑金篮球,集体朝着尹天仇投掷过去,“砰砰砰…砰砰砰…”天空中响起一声声撞破虚空的涌动之时,尹天仇只看到铺天盖地的黑金篮球纷纷的投掷下来。

    黑龙战刀上面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刀锋光芒,尹天仇一刀一个,全部斩断……

    “一分…两分…一分…”,每斩断一个球钢之暗鸦都大声的计分着,他在黑金领域中走动着说道“那位叫做尹天仇的队员,请你不要轻举妄动。”

    天空中,危险无比的天空中,看着坠落下去的穆天晴,钟牧打了一个响指。

    身后的黑雾,潮浪般的一阵涌动,一个俊俏美丽护士再次带着媚笑出现。

    她那呼之欲出的**夹着巨大的注射器,冲刺下去带着肃杀的声音道“乖乖,该打针了。”

    “叮叮叮…”高高的举起注射器,眼看着就要插入穆天晴的身体中,“轰…”一大股旺盛的火焰猛然的燃烧起来。

    随后只看到天将团其余人的幻影全部都出现在穆天晴的身边,唐夜之凰的火拳将美护士直接一拳头轰炸成了粉碎,尹天仇的黑龙战刀朝着钟牧狠狠的斩击过去,一刀横扫,钟牧手中的恶魔弯刀一阵抵挡后,被轰碎成了粉碎,随后蝎子一刺插入钟牧的身体里面,叶天怜冲刺到钟牧的面前,一拳又一拳猛烈的击打,莫天阴从后方,一根根的光之铁箭穿透钟牧的身体,最后的范天恩,两根铁链狠狠的冲击在钟牧的身体上面!

    狂吐几口鲜血的钟牧一边坠落,一边用手术刀进行着身体的修复。

    他的身体早就经过了特殊的改造,只要不是致命的伤势,钟牧都能够自己在瞬间完全的治愈!

    “嘭!”,穆天晴的身体掉落在黑金地面上,尹天仇顿时冲刺过去,瞪大眼睛一看,无比的震撼,这还是天晴吗?这个老者到底是谁?现在的穆天晴浑身苍老,年龄估计在98岁左右,脸上长满了一块块的老人斑,浑身都在颤抖着,连握着剑的力气都不具备,他那浑浊的眼睛看着尹天仇,仿佛在说着没小心,对不起。

    天门阵营里面的陆时赞叹着说道“钟牧的医术,非常的强悍,他既可以救死扶伤,也能够将医术运用在战场中,他现在是强制性的让穆天晴生病,让他得了癌症,加速穆天晴身体的老化。”

    “十神众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没有弱者存在的队伍。”夏天丝毫不感觉奇怪的问道“能治疗吗?”

    “可以。”,陆时点点头道“但是估计要战场结束后,这时候的天晴是没有力量的。”

    苏逊分析着局势说道“钢之暗鸦和钟牧两人的配合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的,这两人都是属于可以进攻可以战斗的类型,不断的迷惑着天仇他们,钟牧自己非常的清楚,正面跟穆天晴冲击的话,穆天晴一定会比自己强大,天晴输在战斗技巧上面,其实这是天门里面很多人都忽略的一个问题,有时候…战术是要比实力强很多的,这是亘古不变的硬道理。”

    后方的天门众将很多都是纷纷的点头。

    “放心,只要我还站着的话,这场战斗我们就没有输掉。”,尹天仇猛然的站起身。

    钟牧站在钢之暗鸦的身边,后者则是弯曲着身体,将手掌放在黑金领域上面,并且说道“天仇啊,还记得我说过弱点吗?双人战里面最依赖的就是值得信任的队友,我承认你的英勇和强大,但是现在…你…被我们牵制着…”,钢之暗鸦的声音刚刚落下,在穆天晴的身体周围,一根根的黑金刚铁柱子升腾起来,形成了一个足球网。

    “钢铁教练·奥义·死亡足球。”

    钢之暗鸦的声音刚刚落下,尹天仇只看到前方一股股的黑金凝固成球员的身体,整整二十四名,一字排开的战列的整整齐齐,他们全部都弯曲着右腿,踩着脚下的足球,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尹天仇。

    天仇看着后方球网里面的穆天晴,又看了看前方。

    此时的他突然意识到,钢之暗鸦所说的弱点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他现在能够做的只有守护,不能够冲锋。

    钢之暗鸦的这些球体,有多么强的威力,是有目共睹的。

    旁边的唐夜之欢紧张的看着尹天仇,唯有蝎子其实在内心叹息了一声。

    将口哨放进嘴巴里面,钢之暗鸦诡笑的咧起嘴角笑了笑后,猛然的吹响了嘴巴里面的口哨……

    尖锐的哨音中,第一个黑金球员顿时猛然的昂起头…

    “恶魔医生·無双·力量强化!”

    钟牧的一根根的注射器,在钢之暗鸦黑金的操控下,全部都扎进一个个球员的身体中。

    强壮有力的黑金右腿上面,一根根的筋脉不断的撕裂而起,第一个球员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足球上面!!

    “嘭!!!!!!”黑金足球带着足矣穿透一个高楼大厦的威力,在空中“滋滋滋”的摩擦着,下一刻火焰将这颗黑金足球完全的包裹,带着优美的弧线,和万众的欢呼,以及恐怖的冲击力,破空而过,朝着前方球网里面的穆天晴狠狠的冲刺了过去,黑龙战刀上面带着恐怖的风浪,尹天仇正面砍击在黑金足球上面。

    一股股的火花让周围的欢呼声响彻苍穹,如此的场面让群众热烈呐喊。

    黑金足球在黑龙战刀的刀刃上面不断的滚动着,整把战刀都在疯狂的颤抖中,尹天仇一声怒吼,一刀将整个足球从中心处劈开,随后不断喘息着看着钢之暗鸦。

    “天仇…算了…”后方的穆天晴说道“总是……成为你的牵绊……对……对不起。”

    “不算!”,尹天仇提起黑龙战刀怒吼道“来!!!”

    所有的球员全部都抬起头,第二个球员一脚将黑金足球踢了出去,隔着两秒之后,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二十三个…“砰砰砰砰…”强壮有力的右腿让一颗颗的黑金足球变得格外的恐怖,同时随着时间的间隔,一颗颗的黑金足球在冲刺的过程中“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不断的撞击在一起。

    犹如一条长龙一般,在空中摩擦着激荡起滚滚的火花。

    尹天仇的黑龙战刀狠狠地撞击在所有的黑金足球上面,“嘭!!!!!!!!!!!!”,那爆破的气浪让帝国角斗场旁边的观战者们都能够感受到力量的厚重,“滋滋滋…滋滋滋…”黑金足球冲击着,猛烈无比的风浪将尹天仇的全身的衣服全部都撕裂的粉碎,他站在原地,身体上面的力量一股一股的爆发出来,这时候单手的劣势展现了出来。

    天仇的独臂上面,一根根的血管不断的暴徒起来,随后青筋一股股“噗噗噗…”不断的炸裂,一股股的鲜血不断的飙射出来,后方的钢之暗鸦,将所有的黑金球员全部都集合在一起,变成了一颗巨大的黑金足球,一脚踢飞天空中,同时冲腾到让天空中,一脚狠狠的踢在上面

    “尹天仇,对一个战士最好的尊重,就是他的对手也不会保留任何的力量!”

    “轰”,巨型的黑金足球划破天空疯狂的冲击着,打在那一排足球上面后,一股强大无比的冲击力,顿时排山倒海的冲向了尹天仇,天仇的双脚在地上滑翔着,整条右臂已经是伤痕累累,蝎子控制不住的大声的提醒道“天仇,不要反抗了,第一场比赛我们已经输掉额。”

    “我不…”尹天仇倔强的喊道,右臂疯狂的颤抖着。

    “这样下去的话你的另外一条手臂也会断裂的。”,天蝎大声的喊道。

    “那就断!!!”天仇狂躁的怒吼道“他妈的闭上你的嘴,我不想要输,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了…我不想要输!”

    “你这个蠢货,输了还可以再来,你这样下去你会死掉的。”唐夜之凰大声的喊道。

    “那就…死!”,话音刚落,右手紧紧抓住的黑龙战刀不断的狂跳后,猛然的飞舞出尹天仇的右手里面,下一刻那一排黑金足球全部都冲击在天仇的手臂上面和胸膛上面,“噶咋”手臂发出了一声破碎的骨裂声后,被硬生生的直接轰断开,白骨中绽放着一股股的鲜血,天仇的右臂直接断臂…

    双臂皆断的瞬间,世界某处,一双交叉,上面闪耀着丝丝电光和刀锋,手臂般的东西,沉浸了多年终于闪耀出一道光芒,仿佛是在这一刻,如同五行山下面的孙悟空,等待着主人一样。

    “咚咚咚咚!”,一颗颗的足球接二连三的轰炸在尹天仇的身体上面,胸腔爆发出一股爆浪、全身伤痕累累,天仇站在穆天晴的前方,岿然不动,承受了二十几个足球的撞击后,满身重伤的尹天仇大声的喊道“天晴,别对我感觉到愧疚,你看到了吧?我们能够和十神众战斗,我们有挑战神的力量了,我他妈不放弃就是想要告诉全世界,天将团能够挡不住,绝对…永不低头!”,重重摔倒在地上的巨型黑金足球轰炸在尹天仇的身体上面…

    尹天仇的上空中,龙人兵魂双拳打在举行黑金足球上面,抵挡住绝大部分的力量!

    “喝…喝…”站在原地跌跌撞撞的尹天仇看着前方的钢之暗鸦和钟牧,直接摔倒在地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