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世末浮生-恶行的败露

    远处的夜空中有飞艇在不断的游动着,色彩斑斓的霓虹灯火点缀着这座城市;阿罪微微的低下头,思考了一下走过去,虽然依然站在夜影的身边,但是阿罪却有一种旁若无人的感觉,身边的人是那样的飘渺而而又不真实,但是阿罪也没有办法否定他却又真实的在自己的身边。

    每一个夜晚的霓虹闪耀而起的时候,一座城市就会被光与影所包裹,街道上面的行人关怪陆离,夜色就像是一个迷人又致命的妖精,让一个个心智脆弱的人进入它的游乐场里面。

    昂贵的建筑和脏兮兮的街道将人以上下级的方式区别开来,那些穿着光鲜旁边的人身边站着明媚可人的女孩儿,在奢靡的氛围中推杯换盏。

    你所看到的街道只是一条普通的街道,但是在他们的眼中,这条街道可以产生金钱、可以控制政府、可以给予劳动力温饱、可以让普通市民敬仰,你所看到的一片大海或许会想起天边落日,晚霞与孤雁相互融合,穿着碎花裙的女孩儿赤着脚在沙滩上面奔跑着,她回头开心的一笑,夕阳打在她的脸上,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可是他们看到的是海洋上面的一艘艘的运船在行动,一箱箱的钞票在交易,这片海洋的资源到底怎样才能够挖掘到极限。

    所谓的自尊和良知已经变得没有关系,黑手通天的人纸醉金迷,操控着一座城市;清高的人则是坐在路边,赞美月光、赞美城市的繁华,或许对路边的一只烤鸭都要咽口水,犹豫半天。

    有人努力,或许就是在想要得到自己东西的时候,能够那样的毫不犹豫。

    王飞将一根纯白色的香烟放进嘴巴里面点燃后说道“两个都不善言辞的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这里,看着前方这座生机勃勃的城市,而彼此却没有任何话题,为了缓解如此尴尬的气氛,我还是言语多一点吧,有人站在城市的高点观察这座城市,他们看的是这座城市的美景,或者借酒消愁对着天边一轮明月宣泄着自己的忧伤,或者是在看哪里商机无限。”

    “夜影先生呢?”,阿罪坐在了天台的边缘,黑色斗篷在风中被吹的猎猎作响。

    “1920年的时候,美国开始了禁酒的行动,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妇女们获得了投票的权利。”,王飞夹着香烟指着前方说道“但在这一切之前,每一座繁华的城市他都是一块空地,有人来到了这里,开始建立起来宾馆、酒吧、开始建立起来房屋,然后一座城市的运转,才会慢慢的开始完善,城市的齿轮才会慢慢的转动,发明,改变着这个世界,高楼大厦替代了原本低矮的房屋,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让一座城市宛若一朵鲜花一样。”

    阿罪面无表情,王飞则是吐着香烟,意味深长。

    突然…阿罪浑身一震,她仿佛读懂了夜影这些话里面的意思。

    “我看你美丽瞳孔里面的震撼了,我想要表达的是,无论你是拥有剑灵,还是拥有自己的域气,或者是你拥有很多独特的东西,这些都是别人走过的路,罪,只有自己创造和自己开拓出来的东西,才是永恒,才是传承,才是真正的强大,现在的你,已经足矣不用踩踏着脚印一步步的去行走了,你要成为创造者,成为这个时代中的大宗师。”

    自己创造?不追寻域气?不追寻神臻化境?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些话是阿罪前所未有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我知道你并不是很能够能说会道,所以接下来的东西我来说吧。”王飞转动着手中的香烟,烟灰在风中一点点的褪去,烟头在黑夜中燃烧的更为通红光亮

    “一,所谓的虚界,也就是超圣入神之后的,它其实有一个真正的名字叫做‘虚界道’,顾名思义,这就是一条通往某个地点的通道,无论你是跨越还是通过之后,当你到达的时候,你就会领悟到自我创造的真谛,通过虚界道的人现在整个全世界都是屈指可数,你我所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我只能够告诉你定义,不能够指点,我很抱歉。”

    虚界道?这才是超圣入神之后的真正东西?通过这条通道,才是最终的终极?

    “二,水之都可以是我们最强的敌人,也可以是我们最强的朋友,此时全世界王君战队赛进行的时候,即便是太阳平如此的辽阔,也无法藏匿和包容三大海贼团的勃勃野心,这次牵线的人是小庄,所以水之都马上就会有一场大灾变,玄霄退位断海上位,齐麟已经在整体的将水之都锻造的更强,来迎接这次的危机,这次的危机过后,便是更大的危机。”,王飞低下头看着阿罪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说道“这场危机决定着水之都的生死存亡。”

    阿罪面色负责的看着王飞“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苏逊不知道的事情,你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苏逊知道。”,王飞突然强调道。

    这句话让阿罪的眼神中闪耀过一丝凶恶的杀机。

    “如果夏天真的那样简单的话,在对战韩信的时候天门就亡掉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认为着天门最重要的东西在夏天的手上,在苏逊的手上,其实他们都错了,在整个天门,夏天能够百分之百完全相信的人只有你,很奇怪我是怎么知道的吗?我的情报跟你们天门夜宴的头头是相互共享。”

    “你跟他是怎样的关系?”,阿罪站起身,迫切想要的逼问道。

    “在一个寒雪飘舞的冬天,一只美丽的仙鹤受了伤,一个善良的豺狼救了他;还是在那个寒雪飘舞的冬天,豺狼面对四面楚歌的围攻的时候,那只仙鹤义无反顾的冲出来救了他。”,王飞扔掉香烟吐出一口烟雾“就是这样的关系。”

    既然影子非常清楚阿罪和夏天的关系,那么阿罪也不再隐瞒,她对王飞的每一个字都听的特别的认真,思考了一番后阿罪沉着的问道“水之都,为什么会生死存亡?”

    “白渊!”,王飞很果断干脆的说道“你现在看他,他是黑玫瑰的统领,他是水之都最强的战士,但是在面对选择的时候,他会变成真正的妖皇,阿罪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齐麟有一天突然死亡掉了,整个水之都会变得怎么样?还能够像一座城市的齿轮一样一如既往的转动吗?绝对不可能,齐麟死亡之后,白渊可能会想要接管整个水之都,也可能会反抗水之都,他本身就是王,完全可以创造出自己的江山。”

    拿出一根白烟说王飞继续说道“齐麟非常害怕白渊到时候的选择,此时他已经开始主动和天门结好,所以至少…”点燃香烟,王飞吐着烟雾道“在齐麟还存在的时候,水之都对天门是没有威胁的,但是齐麟一旦死亡之后,那就不一定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水之都是最强的敌人,也可以是最好的朋友的原因。”

    “白渊到底…”

    “三;动物界的四大君主。”,还没等阿罪说完王飞便说道“在整个动物系血统的界面之中,有四个巅峰的人物掌控着一切的平衡,这四个人就是白渊、皇甫家族、明迦的母亲以及伟大皇后,就像是世界政府管理天下一样,他们是动物系界面至高无上的王,他们掌控着四种动物界完全不同的方式,伟大皇后我想必你知道了,她的手中有着很多等待着苏醒的血统,为了保证动物系的发展,她会挑选出继承这些血统的战士,铠之人猿和钻石比蒙就是最好的例子。”

    其余三个呢?阿罪没有问出来,她只是牢牢的记住。

    “人性本善,但是也有恶,动物系中当然也存在着这样的凶恶,有些生物从S成长到SSSSS,他们的心智和本性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动物开始毁灭,变得张狂,变得凶恶,他们在破坏着平衡;而皇甫家族,就是动物界中制裁者的存在,他们的传人都是猎人,动物猎人,异常强大的猎人;除了皇甫姓氏之外,还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也成为猎人,或者为了金钱,或者为了和平。”

    太不可思议了,阿罪感觉到夜影在对自己诉说着一个全新的世界。

    或者是…隐藏在这片时代下面的那些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伟大皇后相当于整个动物界的母后的存在,而皇甫家族,他们就是秩序和和平的守护者,他们掌握着古神令牌;这灵片能够召唤传说中的古神,来帮助他们面对很多棘手的东西,同时由于皇甫家族本身就是动物系的能力者,他们成长到巅峰地步的时候,会变成让无数野兽惧怕的形态,但是自从皇甫圣枫,噢,也就是天门龙斗的父亲,从他那一代之后,皇甫家族就隐退出了猎人界,过上了和正常人一样的贵族生活。”

    “龙斗,是不是最终也会成长到让血统者闻风丧胆的人?”,阿罪问道。

    “不是是不是,是一定会。”,王飞微微一笑“关于其他的我就不一一告知了,下一个就是明迦的母亲,你知道圣女贞德吗?或者白衣天使吗?在烽火狼烟的战场,那些忙碌在受伤士兵里面穿着白色护士服的人,对于士兵而言就是天使,明迦之母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她就像是整个动物界的医生和圣母一样,为那些受伤的动物治愈,给予那些吃不饱东西的动物一顿饱饭,她是一个非常非常善良的人,可叹的是她遇到了一个很不好很不好的夫君,因为他心地善良的关系,他的夫君欺瞒了她很久很久,并且借助她在动物界的名誉和力量,来启动了一些很不可思议的战争。”

    这个阿罪倒是有耳闻,她点点头道“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明镜吧。”

    想起明镜攻打死国那些勾当,真是令人作呕。

    “在明镜接受着制裁的时候,她身为夫人只能够为他做一顿饭送行,直到最后她依然不想要处罚他,她不想,不代表其受到了圣母救济的人不想,包括我的雪鳳,都受过她的不少恩惠。”

    王飞笑着继续说道“最后一个便是白渊了,有些动物会因为很多原因,工厂污水、日月精华、环境改变,而变成另外一种东西,这种东西便是妖,而白渊,便是这整个世界妖怪的帝皇,所有的妖兽都要听他的号令,他的力量完全恢复之后,更是能够让妖兽不断的进化,他是妖兽的心脏,他是妖兽之源。”

    “不光如此”王飞强调道“他还能够把别的普通动物变成妖兽,力量疯狂的飙升与强化。”

    变异?阿罪倒抽了一口凉气,没想到白渊竟然掌控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全世界的妖兽有多少?不可估量,现在的野兽都穿着人类的皮囊正常的生活在这个时代里面,你想想白渊身为妖兽的帝皇,这样的力量怎么能够不让齐麟忌惮?但是白渊想要反抗齐麟也很困难,因为当年白渊封印的时候,齐麟可是掌握了他他的命脉,也就是知晓了让白渊彻底死亡的办法,在这些局里面,有一个人是暴风眼,也就是局的核心,他就是小庄,他的很多举动,都可能牵扯着整个时代的命运和走向。”

    又是这个小庄!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不过夜影不想要告诉自己的,就算问了也没用吧。

    “你要小心白渊。”,王飞深深的看了一眼阿罪。

    “我又没有血统,不必小心他,不过谢谢你告诉了我动物界的四大巅峰王者,这的确是一些不可多得的好消息。”,阿罪点点头表示感谢,但是接下来王飞突然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罪,你怎么就那么自信自己没血统呢?”

    “我能够说的就是这些了,如果今天是另外一个人,我肯定是闭口不言的,感谢您的聆听。”,王飞扔掉了香烟,转过身,普通的脸庞上面带着笑容眼看着就要离开,阿罪突然叫住了他,眨了眨美丽的瞳孔,阿罪问道“还是有些事情想要问问您,不知道您方不方便解答?”

    “看你问的问题了。”,王飞双手插在口袋里面点点头。

    “是关于…隐藏在天门的八大王将的消息。”,阿罪顿了一下问道。

    王飞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依然充满了平凡。

    后方的阿罪侧身对着他说道“齐麟告诉了天,在天门里面有一个隐藏的人,他的地位是这个世界上超高权利的王将,他就潜伏在天门里面,没有人发现他,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从您刚刚跟我说的话我知道,您游走在整个世界,可能并不是为了对付天涯海角那样的简单,您知道很多事情对吗?我说一个名字,想要请你告诉我是不是,隐藏在天门的王将,是否就是天身边,在今天如此强大的天门一步步走过来中,有着不可估量贡献的王佐遗凤,苏逊。”

    王飞淡淡一笑道“罪我刚刚跟你说过城市齿轮的事情吧,在时代中也有这样的齿轮转动着。”

    阿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疑惑…

    “并非我危言耸听,就算苏逊是王将,杀掉苏逊,等于杀掉半个天门集团。”

    夜影的这句话是绝对完全正确的,在今天已经很多国家掌控权利的天门,很多很多的运作、数据、资料全部都牢牢的掌控在苏逊的手中,包括人员的编制和安排,还有夏天很多不敢想象的麻烦事情,这些东西宛若山岳一样的压在苏逊的身上,在战场的另外一侧,苏逊就是天门的一根支柱,如果这根支柱断裂的话,山顶上面的那些滚滚巨石、那些如同野兽般前进的洪流,都会在很快的时间把天门吞噬。

    很多不相信单独一个女人就可以魅惑天下的帝王,最终全部死掉了。

    很多不相信单独一个将军可以逆转的国之宿命的帝王,最终亡国饮恨。

    “你不该猜测为天门在一直付出生命的人。”,夜影转过身摇摇头叹息的说道。

    “他到底是不是?”阿罪再次问道。

    “就算他是,你扪心自问,你忍心一刀杀掉他吗?”王飞转过身说道“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无法正面的回答你,因为如果夏天想要登顶的话,苏逊的位置,是任何人都无法替换的位置,他如果死亡掉的话,也就是天门的帝国开始衰弱的时候,衰弱便代表着离破败已经不远了,一个帝国不是靠着某个人的一根柱子就能够立起来的,就像是一个城市…”

    “那些在昂贵酒店里面吃香喝辣的人,那些在路边捡着垃圾的人,那些在码头上面工作的人,那些在烈阳下面啃着馒头的人,那些运筹帷幄的人,他们虽然各自不同,但是都拥有着使命,他们都是城市齿轮转动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这样形形色色的人的存在,才能够保证着一个城市的运转。”

    “帝国,亦是如此。”

    “那个在天门的王将,或许就是被别人知道了身份,但是依然不忍心杀掉的人。”

    这是夜影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事实上这句话也跟小庄说的是那样的相似。

    阿罪慢慢的转过身,她的手心中还握着一片黑色乌鸦的羽毛,她就是顺着这片羽毛来到这里的,之前她认为夜影是找自己切磋的,但是她大错特错了,夜影告诉自己的东西全部都是一些非常至关重要的东西,尤其是水之都那一块,当然阿罪无法反驳,如果正面交战起来,水之都的确是比世界政府还要棘手的对手。

    也许是齐麟已经看到了水之都的未来,所以才会有现在的一举一动吗?

    “哈哈哈…”

    帝君虹爽朗的笑道“夏天,你不可能随心所欲。”

    距离王君战队赛最后一场还有五分钟,世界上面的观众们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但是此时在大主君的办公室里面,帝君虹抚摸着一头强壮雄狮的标本,摇摇头说道“十神众战员的力量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已经到了贪婪的地步,他们的实力也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能够招募到他们也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到事情,剑将为我栽树,我在树下乘凉,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王君战队赛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强者交锋的机会,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这就是未来谋发展的机会,夏天,你有想过未来吗?如果你认真思考的话,你就给我老实点,这个世界,还不是你的。”

    看着头顶上面的光影地图,帝君虹强调道“这里是世界,不是你的华夏国,你不能够随心所欲。”

    手腕上面的风之帆船中溅洒起来了阵阵的潮浪。

    而夏天手腕上面的夜空星辰中一场美丽的流星雨正在不断的坠落着,喝着咖啡的夏天说道“如果你打电话只是警告我不要太过于放肆的话,那么我记住了,但是你不要忘记了,你可是杀掉剑将的真正凶手。”

    “谁能够证明?”,帝君虹冷笑一声“你的嘴巴吗?还是你的谎言?”

    看着办公室里面这头强壮狗熊的标本,帝君虹高傲的笑着“十神众战员就归我了,我有很多种你想象不到的招募方式,可以让我们为我效力,你知道优点就是弱点,TGT如此团结,也不忍心看到某个人被我严刑拷打吧?至于其他的垃圾,你可以随意的挑选进入你的天门,这都没关系,能够让十神众不为我所用的办法只有一个,拿出证据来告诉他们,我杀了他们的父亲,夏天!!把证据拿给我看!!这不现实的。”

    帝君虹傲慢的笑着,夏天却拿着一个光碟冰冷的笑着。

    “决赛的时候,不管你们安排了谁,让他输掉吧。”,帝君虹终于说出了真正的目的。

    “不可能,事关我天将团的梦想之战。”,夏天果断拒绝,并且将光碟交给了小苏,苏逊立刻着手去办。

    “梦想与**,谁更加重要?给了警察荣誉和警枪,他们就认为自己拥有了权力吗?这简直是可笑,我的权利可是你想象不到的,下一次好吗?等十神众乖乖的为我效力的时候,下一个王君战队赛的时候,我会安排天将团胜利的,对于这次事情,我会做出相应的补偿,以表我的歉意,还有什么东西,比金钱更加充满了歉意吗?”

    夏天言之凿凿的大声道“你不可能得到十神众,天将团也不会故意输掉。”

    “你在外面大展宏图的时候我可是给了你很多方便啊。”,帝君虹威胁道。

    “这不是一个合理的要求。”,夏天的声音满了丝丝的愤怒。

    点燃一个香烟的帝君虹深吸一口气道“显然在生意和谈判的立场上面,你跟齐麟真是天壤之别,那么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我需要让十神众战员赢得比赛后加入世界政府,为世界政府带来无上的荣誉。”

    “帝君虹,看来你真的很自信,待会儿当你满脑袋青筋暴炸的时候,我希望你还是能够像现在这样跟我谈笑风生。”

    夏天说完挂断了电话,很愤怒的摇摇头,转过身看着龙潮歌;小龙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在嘴巴,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夏天,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在夏天挥挥手中,他还是喝了一口后试探性的问道“看来帝君虹就像是古代时候霸占着黄花闺女的地主一样,对主君您提出了一些特别难听的条件。”

    “他以为他就真的永远坐稳那个位置?永远掌握全世界?”夏天坐在沙发上面抽了口香烟,双眼中全部都是豺狼一样的冰冷“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超越和时代的发展的。”

    “战队赛时间快到了。”,龙潮歌站起身提醒道。

    “我待会儿去。”夏天看了看手表说道。

    而此时此刻外面再次响起了排山倒海的欢呼声,漫天的彩带在风中飘舞着,帝国角斗场上面充满了一股肃杀之气,主持人米斯特谢特不断的呐喊着,说着一些最后一场战斗之内的话,这是一场不允许有平手的战斗,这是一场胜负冲撞的较量,天门的人都是屏息凝神,战神之路上面,身后的大衣掉落在地面上,握着拳头双眼燃烧着斗战之火的唐夜之凰一步步的朝着决斗场上面慢慢的走过去。

    十神众战员那边,路伶崖刚刚想要出去的时候,夏姬突然说道“等等。”

    大主君的办公室里面,宁骚突然抱着一个包裹急急忙忙的走进来“大主君,特快速运,这是夏天给您的,我已经检查过了,里面除了一张光碟之外别的东西都没有,您要不要过目?”

    “他终究是一个黑帮之子,从南吴城走出来的乡巴佬一样,跟我这样天生贵族的人没办法相比的,这么快就妥协的邮寄认输视频过来了吗?哼…”,让宁骚出去,帝君虹将光碟插进电脑里面,当看到视频里面的画面后,帝君虹脸上懒洋洋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的震惊。

    画面中显示的就是自己将剑将从紫禁之巅推下去的场面,而且这画面跟以前的还截然不同,根据很多东西特殊的处理过后,不光只有风之帆船的手表,连自己的半张脸都在视频里面。

    这……这东西是……

    一根根的青筋在帝君虹的脑袋上面鼓胀起来,他手指颤抖的接听了夏天的电话

    “帝君虹先生,我想要随心所欲怎么办呢?”夏天在电话那边问道。

    “你有多少这种光碟?”,帝君虹红着眼睛恶狠狠的问道。

    “多到能够淹死你。”夏天说完后冷哼一声

    “忘了称赞你,你很上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