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战赛平局-仙灵的梦境

关灯
护眼
    让崖和余烬准备,这就是夏姬一开始最基本的想法,刚刚开始的一胜一负,就是让小唐以为决胜局就在这第三局;把诺亚和宫建良上场顺序的变换,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全世界几乎都谣传着连王将都无法对付诺亚这样的说法,如果夏姬不把诺亚派遣出去的话,难以堵住那些悠悠众口。

    这一场诺亚与小唐的战斗,便充分的证明着诺亚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恐怖,他们的决战,从而可以提升天将团的地位,否则就算是天将团赢得了比赛,也有人会说因为诺亚没有上场的关系,而如果十神众赢得了比赛的话,也会有人说这已经适大幅度的谦让,到时候天将团必然获得更加的非议。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夏姬很懂得这一点。

    “最后一场吗?”,崖大王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对方是一个变异的自然系叶天怜,这样的角色余烬来对付是最好不过了,而另外一个…感觉有些剑锋指着我脖颈的感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盯着一个猎物一样,哼哼哼…莫天阴,真是一个潜力相当大的男人。”

    余烬抱着手冷笑道“那你可得小心那种眼神的男人了。”

    “我知道。”,路伶崖非常聪明的点点头“万一我在这里失误,那就诞生了一个超强的猎人。”

    夏姬转过头问道“所以你愿意做这样的牺牲吗?”

    “愿意。”,路伶崖声音粗犷的笑道“我愿意让他们牺牲,不好意思因为我想要赢,所以你们全部都要输!”

    十神众战员这边在注意到战局的变化的时候,天将团那边同样在排兵布阵。

    “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样的战术。”,蝎子握着拳头看着天阴说道“猎杀路伶崖,有几成的把握?”

    “他正在用一种想要把我踩踏在脚底下面的眼神冷冰冰的看着我呢。”,莫天阴伸出手,对着路伶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叶天怜同样是严正以待的看着究极人造人余烬,这个恐怖的家伙,传闻他是血榜的杀手之一,跟崖他们都有着另外的一个身份,但是到底是不是的话,还有待证实;因为根据夜宴那边对着天门高层资料里面显示,十神众战员每个人的背景故事都是有记载的,唯独少了余烬,他到底是怎样被制造出来的?一个机器人…是怎样像人类一样成长的呢?

    双方的团队已经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便拔剑扬锋的气势。

    而前方帝国决斗场的战斗台里面,诺亚的招式,在瞬息之间千变万化……

    “龙珠?”,唐夜之凰骇然的瞪大眼睛,前方朝着自己冲刺过来的黄发男人,赫然便是超级赛亚人形态的孙悟空,他的全身都涌动着一股浩瀚的金光,就像是一颗冲锋的导弹一样。

    一闪而过,孙悟空从身边飞舞过去。

    一拳头打空,孙悟空转过身,双掌合并在一起“龙珠·無双·龟波气功!”

    “嘭!!!!”,圆球般的黄色光芒包裹了孙悟空的手掌,随后一道气浪射线朝着唐夜之凰狠狠的冲射过来,对方气势汹汹,小唐岂能够落后,一声怒吼之下滚滚燃烧的火拳冲刺过去,与龟波气功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嘭!!!!!”,当下是两股力量在距离之间狠狠的冲射在一起,一圈圈的圆形气浪“啪啪啪…”轰炸着周围,在漫天飞舞的碎石的气浪的溅洒中到处飞舞。

    浑身的火焰爆炸的翻腾,唐夜之凰一声怒吼,火焰盖过了龟波气功后“轰隆隆”的朝着前方冲射过去。

    孙悟空面色一变,龟波气功对着大地轰炸,在气浪的冲射中他腾飞到空中,躲避过小唐火焰的进攻后,身后的诺亚与他一起举起了双手

    “帝国决斗场的朋友;全世界在观看这场比赛的朋友,天台上面的朋友;水里面的朋友;铁窗后的朋友;按摩会所的朋友;无法使用快播的朋友;把你们的元气全部都借给我,龙珠·奥义·元气弹!!”,在孙悟空高高举起来的双手中,一股股蓝色的能量从四面八方的空中全部都汇聚了过来。

    而下方的唐夜之凰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嗡…”一道赤红色的流光涌过了上帝武装铠甲的全套。

    “有些招式很久没有使用我都有点忘记了,不过…那些熟悉掌握的感觉,却一直萦绕的心头,久久未曾忘怀。”,话音刚落,“嗤嗤嗤…”一股股的火焰从小唐铠甲的背后喷射出来,变成了两只巨大无比的火焰翅膀后,天空中的孙悟空将元气弹狠狠的扔了下来。

    “武装铠甲·無双·爆裂-燃烧鸟!”

    “啾…”一道刺耳的鸣叫响彻了整片帝国决斗场,随着脚下大地的破裂,唐夜之凰一脚踏地冲向了天空中;带着毁天灭地攻势轰炸下来的元气弹的中心处,只见完全变成了一只火烈鸟的小唐“嘭”的一声冲刺上去,随后在全场的欢腾与呐喊的声音中,燃烧鸟从元气弹的中心处穿刺而过,“咚咚咚…”一股股的火焰爆破中,唐夜之凰脑袋上面的头盔散发出了一股股刺眼的光亮。

    “上帝铠甲·奥义·精神头盔控制。”

    冲刺到孙悟空的面前,唐夜之凰的头盔里面“嗖嗖嗖”的释放出来一根根的红色射线。

    射线在进入孙悟空的身体后,一股紫色的迷乱气息与孙悟空全身的赛亚人的气势相互融合,孙悟空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痛苦的表情,青筋暴起,神情扭曲,随后他用力的摁住自己的脑袋,仿佛在正义和邪恶之间痛苦的挣扎着。

    唐夜之凰站在他的身边,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孙悟空睁开双眼。

    双眼中燃烧着火焰,凤凰的幻影出现在他的瞳孔之中。

    他一声怒吼用力的握紧了双拳,浑身的气势冲腾起来的刹那,一股股的火焰同样包裹着他疯狂的燃烧,一头赛亚人纯正的金发变成了火焰般绚丽红艳的红发,看着下方的诺亚,孙悟空响应着唐夜之凰的精神控制力量,“嘭”的一声双脚踏空冲刺过去,龟波气功朝着诺亚进攻过去的时候,气浪上面竟然带着滚滚的烈火。

    小唐用手指敲打了两下自己的头盔得意洋洋的笑道“全套的上帝武装铠甲只要熟练的运用起来都相当的厉害,你说的没错,与其想着如何战胜自己的对手,还不如想着如何享受这场比赛,我这个头盔能够在短时间内控制一个敌人,并且让他为我所用,意想不到吧可爱的小妹夫,你的孙悟空会变成杀戮你的目标!”

    “厉害了我的哥!”,诺亚淡淡一笑,孙悟空陡然消失,眨眼间取消了龙珠篇。

    “还有…”,小唐右臂上面的上帝武装臂铠上面在疯狂的颤抖着,疯狂的吸收着他全身的那些火焰,整只臂铠在火焰不断的作祟中,唐夜之凰从天而降对着下方的诺亚狠狠的一拳头攻袭了下去“武装臂铠·力动·大喷火!!!”;“咚!!!!”就宛若是从天而降的黄河之水一样,滔天的火焰从上空滚滚的攻袭了下来。

    诺亚退后一步的时候,一道道闪耀无比的镜光在眼前彻底的爆发…

    刺眼无比的镜光之中,一名名左手盾右手长剑的镜光骑士站在了他的面前。

    火焰从天而降打下来,瞬间全部都进入了镜光之中,下一刻被完全的吞噬殆尽。

    “童话能力·究极奥义·魔方大厦篇!”

    “超必杀·双镜国护卫军。”

    一招强力的大喷火全部都被镜子吸收的干干净净,骑士们左手上面的银镜之盾全部都闪耀着流动的光芒。

    上空的唐夜之凰握着上帝之刃狠狠的冲刺了下来,“滋滋滋滋…滋滋滋…”一刀横扫过去,刀尖与银镜之盾的撞击让一团团刺眼的火花不断的乱舞着,随后在小唐一声厉吼之中,银镜之盾全部都破裂。

    反冲过来的唐夜之凰手握上帝之刃再次一阵横扫,刀锋跳舞般的甩动之中,“当当当当…”不断作响的碎裂之声疯狂的爆裂,一名名的骑士全部都被拦腰斩断。

    “让我们愉快的以平手来结束这场的战斗吧。”诺亚步步后退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比赛只有胜负之分,哪里会有所谓的平局?如果承认了平局的话,那么彼此战斗的两个人,就全部都输家。”,小唐一声怒吼,再次冲锋上前,双手握着上帝之刃一阵左右狂斩,“破破破破”滚滚冲撞出去的火焰刀刃接二连三的爆发出来,密密麻麻的朝着前方的诺亚飞舞过去。

    一声声魔幻般的音乐响彻起来,刀锋飞舞到爆音地带后,全部都被震裂成粉碎。

    “魔方大厦·奥义·黑蝉乐队。”

    在诺亚的前方,一个个蝉人的手中拿着大提琴、小提琴、风笛等音乐道具正在演奏着一场气势磅礴的交响乐,小唐全身一个旋转,随后上帝之刃狠狠的插入了大地之中“超必杀·八荒火龙斩!”。

    顷刻间毁天灭地的力量爆发出来,八条火焰线朝着前方涌动过去了十多米后,一条条的火龙从大地中带着雷霆般的咆哮冲腾了起来,全部都张牙舞爪的对着前方的黑蝉乐队冲刺了过去;宛若指挥官的诺亚,双手朝着下方的虚空狠狠的一阵用力的击打,交响乐的声音在顷刻间爆发到了极高,一股圆形的屏障将半个赛场彻底的包裹。

    “砰砰砰砰砰!!!!!!!!!”

    八条火龙狠狠的撞击在上面,与带着魔幻音乐的防护罩进行了一轮最为强烈的交锋。

    刹那间整片帝国决斗场都产生了极其强烈的爆炸,碎石乱舞中唐夜之凰的头发被吹动的不断的飘舞着,一条条的火龙在不断的爆裂中,前方黑蝉乐队手中的各式各样的乐器也都在纷纷的爆裂;劲猛的火焰再次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横扫过了整片战场之中,唐夜之凰和诺亚站在不断游动的火焰之中,双方的眼神都是格外的坚定。

    可恶…这个家伙,拥有无穷无尽的童话力量,无论自己怎样的进攻,都无法近身。

    小唐恨得牙痒痒,前方的诺亚何尝不是如此?他根本没有办法对付眼前这头不死鸟。

    “只能够用那一招来让战场平息了。”,诺亚心意已定,而当前方的唐夜之凰再次准备进攻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一阵恍惚,紧接着双眼一阵刺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帝国决斗场之中,身轻如燕的他浮游在漫天飘舞的星辰之中,从自己的角度看,各式各样的星球都从自己的身边缓缓的漂浮过去。

    浑身的火焰依然在燃烧着,但是却已经脱离了地心引力。

    悬浮在这广袤浩瀚的宇宙之中,一颗巨大的恒星从小唐的身后宛若陨石般的“轰隆隆”的冲刺了下去。

    眼睛再次产生了一阵刺痛,闭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世界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上面,百花齐放,鲜艳欲滴的花朵招蜂引蝶,好不惬意;前方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上面耸立着一座气势磅礴的城堡,虽然相隔很远很远,但是小唐努力的朝着前方看,他看到在城堡的前方,一男一女穿着粗布麻衣的跪在城堡的前方,一个威风凛凛的男人站在他的身边。

    男人厚重的大衣披风迎风高舞,他浑身有酒味,他举起了战刀。

    手起刀落,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在地上滚动着,唐夜之凰突然一声呐喊“老爹…”

    夏天突然看到站在决斗场里面一动不动的唐夜之凰流下了眼泪,而天蝎则是暗叫了一声不好,小唐那呆滞迷茫的样子跟自己当初简直是一模一样。

    “童话能力·究极奥义·爱丽丝梦游仙境。”

    那个男人在杀掉人后将沾染着鲜血的战刀指向了地上的妇人,唐夜之凰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但是下一刻,妇人的脑袋也滚落在了地面上。

    在愤怒与无力的哭泣声当中,小唐的眼睛再次一阵刺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轮明月高悬在天空中,他看到了年幼的自己含着一根手指不断的哭泣着,一颗颗的石子从四面八方不断的投掷过来,一声声难听之际的声音从四周全部都涌动了过来,紧接着只看到唐夜麟抓住了两个人的头发,唐袭飞奔的朝着自己迅速的跑过来。

    刚刚那是我老爹吗?连小唐自己都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说那么一句。

    眼睛一阵刺痛,小唐迫不及待的睁开,他在床上不断的喊着哥哥,喊哑了嗓子,哭累的他跳下床,跌跌撞撞的朝着外面跑着,那天晚上的雾气格外的浓郁,他看到在河流的另外一边,唐袭单膝跪地,一个黑影背着手带着教育的口吻的站在他的面前,说道心痛的地方,唐袭将左手放在胸膛上面“我向我未来的自己发誓,我一定会进入世界政府的高层里面,将这件事情彻底的调查清楚,我会给我们唐家洗耻,我会给我们唐家一个公道。”

    那黑影转过头,出现一张格外熟悉的一张脸。

    在以后的人生中,这张脸就在自己的面前,但是自己叫不出来名字。

    含着手指还流着口水的唐夜之凰的身后,唐夜麟走过来,小唐只记得他将自己单手抱起来…

    自己的童年到底是在哪里度过的呢?是在唐门还是在哪里…怎么对以前的事情如此的模糊?

    “小乖乖叫做什么名字?”唐夜麟问着唐袭。

    “他现在已经是唐门的人了,但是唐门本门的人是一定有暗器继承的,用一些特别的方式让他忘掉这些东西吧,从他开始有自己记忆的时候,其余的事情统统都忘掉吧,他跟你是同辈,第二个字也叫做夜吧,以后朱雀能力苏醒的时候,希望那滚滚的火焰,能够让他忘记他本来的名字。”,唐袭伸出手掐着小唐的脸蛋儿“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弟弟了。”

    含着手指牙牙学语的唐夜之凰瞪大着眼睛看着唐袭。

    唐夜麟点点头,与唐老大用力的点点头,紧紧握住双手放在唐夜之凰的心脏上面。

    XXXXX

    “我投降。”,正当全世界因为唐夜之凰的木讷和呆滞的表情而面露疑惑的时候,诺亚突然对着主持人说道,随后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膀“我没有能力将唐夜之凰打败,这场战斗我选择投降。”

    而随着诺亚能力的取消,唐夜之凰仿佛也从梦境中清醒了过来,他的心脏,如同擂鼓般的狂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会看到那些场面?难道跟哥哥口中说的不一样,我不是一直在唐门的人?我到底是在哪里出生的?哥哥告诉我的东西到底是是真是假?哥哥当年加入世界政府,是顺水推舟,还是真的不得已而为之?

    小唐的内心有太多的震撼和太多的疑问想要当面问问唐袭。

    但是每每一想到过去,唐夜之凰便头痛欲裂,仿佛记忆的潘多拉魔盒被什么东西封锁住了一样,这也是哥哥的手段吗?我到底是谁?我是不是唐夜之凰?

    自己的记忆,仿佛被截止在记事的时刻,而成长的路途中,有很多的空白与模糊。

    诺亚投降了?那是不是代表着天将团就取得了胜利?正当全世界的人不在乎过程只想要为结果振臂高呼的时候,唐夜之凰淡淡的说道“我也投降。”,身后的天将团等人倒是不意外,小唐是不会想要得到这样的胜利的,而他跟诺亚战斗始终无果,这场比赛顶多只能够算是平手。

    全场的人们翘首以盼的等待着最终结果的时候,谢特去世界议会厅哪里商量了一圈后回来说道“基于这场比赛两个人都放弃了战斗,所以最终的结果只能够是平手,希望大家能够接受这样的裁断,我们尊重每一位战士,但是也让我们尽情的高呼和呐喊吧,现在天将团和十神众战员的比分是一比一加上一场平手,也就是说…还有最后一场巅峰决胜局等待着我们去欣赏…”,在全场和全世界热情的欢呼声中,谢特大笑道“是的,就是这样的声音,再变得炙热和狂热一点…”

    诺亚对着小唐点点头“未来姐夫,承让承让,这样就算你们赢了,也能够堵住悠悠之口。”

    “诺亚,等一下。”,小唐突然叫住了他“你刚刚那一招让我看到的东西,是你变的还是制造的?”

    诺亚急急忙忙的跑到崖的怀抱里面,摇摇头说道“不是,那一招奥义能够让你看到很多让自己心痛的东西,还有自己过去没有留意到的事情,不是我编造的,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你看到什么了?”

    “能不能再让我进去一次?我想要知道的更多的东西。”唐夜之凰渴望的说道。

    “想死吗?”,崖无奈的摇摇头。

    “不行的姐夫,那招式是有伤害的,但是对你没什么效果,好像没让你产生精神波动,倒是有一些回忆的波动发生,所以我就取消了,然后自动认输。”,诺亚说完瞪大了眼睛看着夏姬“姐姐我是不是做错了?不该对姐夫下毒手?”

    “没事。”,夏姬摇摇头看着唐夜之凰“你看到什么东西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安抚了一下小唐的情绪,“没……没什么。、。”,小唐怅然若失的摇摇头“这场比赛是平手是你们意料之中的事情吧?但是你们不要得意忘形噢,我后方的两个伙伴可是非常的强力的,你们要小心了。”,唐夜之凰大大方方的笑了笑,转过身的时候眼神中出现了一抹忧伤。

    或许是你没心没肺久了,别人都不会把你的眼泪当作一回事。

    夏天和苏逊继续议论着下一场事情的时候,全世界都在期待着下一场事情的时候,只有龙潮歌敏锐的观察到小唐的表情不对劲,很难得,小唐会有如此的眼神,小龙暗自点点头,把这件事情放在心理面。

    帝国决斗场,东边顶空最高处上面…

    “哗啦啦…哗啦啦…”唐老大的半肩披风在风中不断的摇摆着,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唐夜之凰,嘴巴里面香烟的烟灰随风飘舞了出去;站在唐袭身边的上官诗幻抱着手悠悠的说道“你弟弟和那个诺亚都不容易对付彼此,这场比赛是平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真相?”

    血哮站在不远处等待着自己的族长。

    “永远不告诉。”,唐袭低下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守护的坚定。

    “帝君虹现在已经痛下杀手了,我们不能够在等了,要不要我主动联系小庄?”,上官诗幻说道。

    “不用,以不变应万变才是良策,骚哥进入了世界政府辅佐我是很好的事情,手脚做的过多的话,难免会打草惊蛇,你现在首先是要回到家族的本部里面,作为世界十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族,非常的需要你,等到刑魔王再次出现在世间的时候,也是我们的大将军一展雄风的时候了,有些事情,说与不说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是什么,那些在事情和时代中为此而苦苦奋斗的人,他们是不是看到了明天希望的曙光。”

    唐袭夹着香烟看着前方慢慢升起的朝阳,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我弟弟就让他过正常人的生活就够了,他看不到的狂风暴雨里面,一切的一切就全部让我承担吧。”

    “听你的,头儿。”,上官诗幻点点头。

    “南唐与北唐早就化干戈为玉帛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帝君虹和其他的主君知道,夏天…是我们所信任和必须支援之人,还有太多太多隐藏在黑暗的狂兽,当这些人全部露出獠牙的时候,就算是如今的夏天也会被顷刻间撕碎的,你以后也是天门的姑娘,要在暗地中多多帮忙你的主君。”,唐袭说完抱着手吐着香烟

    “世事如棋,我们都只是棋子,得失生死,与下棋人何干?我只是期盼这被帝君虹掌控的天下,能够早日的倾覆,只盼这不断升空时代的烽火狼烟,能够有朝一日彻底的平静。”

    第三场比赛唐夜之凰VS诺亚是平局,下一场比赛后在十分钟后开始,夏天的目光在前方扫视着,貘羽的阵营之中,银狐和暴君他们都还在场,但是唯独貘羽却消失了,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慕千帆,夏天说道“看看貘羽到底去哪里了,跟那些人接触,然后回来全部都告诉我。”

    可乐和爆米花在空中打转,慕千帆下一刻已经奔跑了出去。

    举起双手,貘羽的脸上全部都是凶光闪耀的表情,他不屑一顾的看着周围墙壁上面那一面面从世界各国送来的勋章;检查完毕后,貘羽走进了房间里面坐在巨大的沙发上面,翘起了二郎腿,旁边的一个老头子将一杯酒送到了他的手中,对面的人喝完一口酒笑着说道“有什么目的的人,就会跟同样的人聚合在一起,相比起外面的那些绵羊,我们是狂狮和老虎啊,貘羽主君喜欢什么?女人?金钱?还是权利?”

    叶圣殇放下酒杯自信的笑道“我可以全部都满足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