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极恶罪犯-巅峰决胜局

    貘羽一脸冷漠,更可以说是面无表情。

    叶圣殇却丝毫不觉得尴尬,貘羽之所以不心动,是还没有听自己的全盘计划,等到自己的计划完全抛出去的时候,他必然会垂涎三尺;旁边的女佣加了一杯酒,貘羽将烟盒丢在桌子上面,将一颗槟榔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全身陷入沙发中,静静的等候着叶圣殇的下文。

    叶王将站起身,端着酒杯走到了窗前,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外面照耀进来投射到他的身体上面,他摇晃着酒杯问着貘羽“你知道耶稣吗?他虽然已经离世这么久了,但是这个世界上面依然有着关于他的传说,他有很多的信徒,信徒的力量是恐怖的,无论是谁侮辱基督教,都必然会遭到报复,这就是守护力量的强大,恕我直言,貘羽主君您麾下的人,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这样的人就算让你登上世界巅峰的位置,建立起来的也是一个生灵涂炭的国度。”

    貘羽弹了弹烟灰道“我的耐心,只有这一根香烟的时间。”

    “那我就直说了,我想要借助貘羽主君的力量,帮我建立一个唯我是信仰的世界。”叶圣殇转过身对着貘羽举起了酒杯“基于我以前的基础,我已经拥有了一个强大的后盾,要不然我怎么叫做光之游侠呢?”

    “你想要取代帝君虹?”,貘羽很敏感的问道。

    “取代?”叶圣殇的嘴角一撇,格外不屑的说道“这个世界的掌权者本身就是十大家族,我只是把属于我们的东西夺取回来而已,帝君虹鸠占鹊巢,羽,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不应该是这样的。”

    貘羽将香烟吐在叶圣殇的脸上问道“我能够得到什么?”

    “帝君虹的位置,享受着全世界为你服务,而我只要这个世界的规则。”叶圣殇一板一眼认真的说道。

    “我不可能向你低头。”,貘羽果断的说道。

    “那都是干掉帝君虹之后的事情了,豺狼虎豹联手起来干掉狮子的时候,从来不会考虑杀掉狮子以后那片茫茫的草原应该是谁来掌管;我只是想要首先跟你建立起来一条利益链而已,这条利益链能够维持到什么时候,就看我们的友情有多么的深厚了,当然了,我并非是那样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叮叮当…”,给貘羽前面的杯子放了几块冰块,叶圣殇为他倒了一杯酒。

    端起酒杯的貘羽眼神锐利的看着叶圣殇“看来我们还有联盟。”

    “最光明的人往往是最黑暗的人,相反,有时候看似黑暗的人却是维护正道,我常常看着这满墙的锦旗和勋章来提醒我自己不要好高骛远,疏忽大意,没有万全之策,我有怎么敢惊扰您貘羽主君呢?没有一片大局观,我又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在帝君虹面前举报我呢?”

    叶圣殇话音刚落,从外面再次走进来一个人。

    他似乎有些口干舌燥,看着貘羽手上那杯酒直接拿过来一饮而尽,随后坐在沙发上面,叼着香烟看着叶圣殇道“你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他了?”

    “只要我们三个人戮力同心,扳倒帝君虹只是分分钟的事情,越是庞大的帝国,在他那看似坚不可摧的城墙和盔甲之下,其实往往都藏匿着非常柔软和脆弱的一面,貘羽主君,您的意思呢?”

    看到走进来的人,貘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为了表示诚意,我们会援助你干掉坤沙的。”,走进来的断海对着貘羽扬了扬眉毛。

    XXXXX

    “轰隆隆…”一道道的惊雷在天空中炸裂着,海水翻涌,怒涛拍打着礁石。

    黑暗的监牢里面,看到一扇扇的大铁门不断的打开就能够想像关押的人有多么的恐怖,斋皇一边随着高爵行走,一边喝令着手下一个个精密站岗;高爵的蓝牙耳机响起着寇枭的声音“如你所料的一模一样,天将团和十神众的第三场战斗是平局,只剩下最后一场战斗了,你也可以让她出来透透气了。”

    虎背熊腰的斋皇手中抓着两名罪犯,他们面容惶恐。

    穿越第十八道铁门之后,高爵站在了一扇银色的巨门的前方,将手放在了银色巨门上面,机械的声音响了起来“掌纹核对成功,请将您的脸…脸部扫描核实成功,恭迎你,伟大的典狱长。”;随后整扇银色巨门“轰隆”的一声巨响,从中心处开始缓缓的上下分裂开来。

    冰冷的金属散发着银色的光芒,在这个全部都是银色金属的监牢里面,站着一个恐怖身形的女人。

    她没有被铁链所束缚,也并没有屈尊,她背对着高爵一群人静静的站在原地。

    “法颜,好久不见。”,高爵抱着手问好道。

    “哼哼哼…”,前方的女人不断的冷笑了起来“行了吧高爵典狱长,把你嘴巴里面剩余的那些假惺惺的说辞全部都隐藏起来吧,你我之间还需要如此的客套吗?”,她慢慢的转过身,全身古铜色的皮肤就像是金属一样,有些黄的发亮,从她的脖颈到她的全身,都充满了一道道黑色的长形条纹;她的手臂上面充满了一圈圈的铁环,不同大小,套在她的两只手上面,肩膀上面的巨大圆环像是一个小型的石磨一样,令人感觉到一股不舒服。

    她没有穿衣服,两只巨大的珠穆朗玛峰挺拔的裸露在外面,同样是古铜色。

    魔鬼般的水蛇腰之下是两条修长的大长腿,双腿之间的无毛地带隐约能够看到一条肉缝。

    她那黑色肥厚的嘴唇张开,伸出骷髅般的手指对着高爵勾了勾“看你的神态好像是有求于我?”

    “在这里让你感觉到相当的枯燥吧?王君战队赛开始了,想要让你变成这次的考官。”,高爵直言道。

    “可以。”,连斋皇都没有看清楚法颜是怎样移动的,她已经到了高爵的身边搂住了高爵的腰部说道“你知道我是一个**极强的女人吧?只要你今天好好的满足我的话,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

    她那光光的古铜色头颅在高爵的脖颈上面贪婪的嗅着。

    随后她已经控制不住的伸出水蛇般的黑色舌头,刚刚想要舔高爵的身体,后者退后了一步挣脱了她的怀抱“我最近几天身体不是很舒服,但是我会给你很好的礼物。”,打了一个响指,斋皇将两名囚犯扔了过去,对着法颜点点头道“法小姐,这两位都是拥有很强战斗力的犯人,你可以尽情的品尝他们。”

    “凡夫俗子怎么能够和典狱长媲美,男人挑选风姿绰约的女人的同时,女人也想要肌肉饱满的性感美男的。”,法颜说完脸上出现了一丝妥协的笑容道“不过高爵典狱长,我可以答应你。”

    “慢慢享用。”,高爵点点头,和斋皇开始一步步的退出去。

    “让我当考官的话,你就不害怕我逃跑吗?”,法颜说话间,已经在解开着他们的裤腰带。

    “在世界政府的地盘你能够逃掉的话,你知道我会追你到什么时候。”,高爵在外面等待着说道“今天就带你出去,让你先呼吸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也让你看看现在的时代发展到怎样的地步了。”

    法颜双腿跪在地上,双手中搂着两个男人的腰部,两名罪犯贪婪的瞪大眼睛,伸出舌头狂舔着法颜的胸部,尤其是胸部上面粉色的小葡萄,更是吸、舔、转、闻、嘬不断的玩弄,一名男子躺在地上,法颜分开双腿慢慢的做下去,男子只感觉到自己的二弟被一股超级温暖的时光隧道所包裹,爽的他不断的哼唧。

    “啪啪啪…啪啪啪…”法颜那磨盘那巨臀柔软就像是面团一样不断的抖动着,她用力的夹着那根金箍棒,身体一上一下,臀浪与外面的海浪一模一样。

    胯下坐着一个,法颜张开嘴巴将另外一名含在嘴巴里面,小嘴疯狂的吸吮着。

    久违的第一波**来临的时候,她的右手在自己的巨峰上面不断的揉搓着,爽的不断狂叫的法颜用力的握着自己的**,下一刻,“滋滋滋…滋滋滋…”一股股铜锈般的乳汁喷射而出,洒在地上那名囚犯身体上面的时候,囚犯突然狂吼起来,在汁水的作用下,他的全身都在迅速的老化着,竟然从一名壮年在瞬间变成了一个老年人。

    另外一个囚犯看到大吃一惊,拔出自己的二弟迅速逃跑到时候,法颜慢慢的站起身……

    “小宝贝,你往哪里跑?”

    “哗哗哗…哗哗哗…”十根古铜色的长尾巴在法颜的身后宛若开花一样的绽放,臀部一阵扭动,十分尾巴就像是软鞭一样朝着前方飞舞过去,将那名囚犯的脖颈、身躯全部缠绕助后,狠狠的拖拉了回来。

    斋皇看着那个男人被法颜骑乘在身体上面,小心的问着高爵“那尾巴…”

    高爵面色凝重的点点头“嗯,跟断海的尾巴是一模一样的,他们是同族人,但是具体的种族还不是很清楚,当年这个女人可是小庄攻打世界政府阵营里面的一员大将,我花费了很多心血才将她彻底的关押起来,因为根本找不到可以击杀她的办法,你要特别小心她,这个种族的人都特别的强大。”

    说话完毕后,法颜擦拭着嘴角白色的液体已经缓缓的走出来。

    让这样恐怖的女人当考官,那些人没问题的吗?斋皇的心中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XXXX

    轻音乐响着,拉着小提琴的人点头微笑耳朵看着客人将小费放进前方的绅士帽里面。

    “叶圣殇已经想要杀掉我了,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等到这次王君战队赛结束掉后,恩恩怨换,所有的一切一切,将都会有一个了断,时代的列车,将在王君战队赛结束之后朝着终点站一路的疾驰,该出现的人已经全部都出现,该浮现出水面的一切一切全部都已经彻底的现身,这件事情了结之后,你我,可能就要退出时代的舞台了。”,小庄端着咖啡,在帝国决斗场西边的餐馆里面看着下方的战斗台。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够活到夏天统治世界的那个时代。”,白渊在他的对面摇摇头说道。

    “所有的势力都在王君战队赛中享受着片刻的宁静。”,小庄将放在烟灰缸上面的香烟拿起来掸了掸烟灰“可能也从第二场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要到了宿命审判的时候了,你还是好好的想一想你能不能够活过王君战队赛吧。”

    将一张美金放在了桌子上面,小庄站起身道“我就不再美国观看比赛了。”

    “这么急着走?”,白渊有些诧异。

    站定,小庄将双手插进裤兜里面淡淡的笑道“我要去找皇甫龙斗,关于当年歌剧院那场婚礼事情的细节,想必也是让他知道的时候了,同时我还想要告诉你的是,我不是任何立场的人,希望至少你在齐麟还活着的时候,能够为水之都鞠躬尽瘁,有缘再见,下一次再次相见的时候,你我可能就不会这样悠闲的喝着咖啡了。”

    XXXXXX

    朝阳升腾起来,万丈金光彻底的洒向了整个纽约,巅峰决斗场上面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场的比赛,全场欢呼,掌声沸腾,每个人都纷纷的站起身,拼命的呐喊着自己所喜欢的队伍;唐袭则是独自一人站在顶上静静的看着下方,与上官诗幻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开始按照着他们的计划朝着前方发展。

    唐袭刚刚转过身的瞬间,燃烧着滚滚烈火的拳头猛然的朝着自己攻打了过来。

    “啪!”,伸出手猛的抓住了小唐的拳头,唐袭无奈有些宠溺的笑了笑“你还是这么调皮。”

    让唐袭感觉到有些意外的是,小唐却并没有向以前那样,带着大大咧咧的笑容拥抱过来,他的脸上只有愤怒和疑惑,深呼吸了几下后道,唐夜之凰突然问道“哥,我们的爸爸叫做什么名字?”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问题啊?有你这么问问题的?”,唐袭用力打了一下小唐的脑袋。

    “我出生是那一天?我小时候在唐门的时候跟谁是最好的伙伴?为什么关于我童年的事情我丝毫都没有印象?我所知道的我的事情,全部都是从你嘴巴里面说出来的,而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你。”,小唐有些躁动的看着唐袭“但是…但是…我刚刚在诺亚的招式中我看到了很多跟你说的话,绝对不相符合的东西,哥,你是否在骗我?”

    唐袭用一种审视的表情看着小唐“你怀疑我?”

    “我只是想要问一个清楚。”,唐夜之凰努力的说道。

    “如果我这个哥哥话语的真实度,连外人的一个招式能力都比不过我的话,我感觉我非常的失败,抱歉,这些年我为了自己的事情,疏忽了对你的照顾…”

    唐袭的话还没说完,小唐却打断的说道“我不要抱歉,我长大了,我是一个大人了,我统领的天将团你看到吗?他们现在正在跟全世界最强的战队进攻,我能够自己做主了,我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我不是小屁孩了。”

    “我很欣慰。”,唐袭点点头。

    “那你就告诉我,我童年的点点滴滴,马上就要最后一场了,我在这个时候问你,你应该知道我对答案非常的迫切。”,唐夜之凰几乎是低吼着问道。

    唐袭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妥协,但是随后更多的是坚定。

    他走过小唐的身边,稳重的揉了揉小唐的头发道“老弟,等你什么时候能够心平气和,像个大人一样跟我谈话的时候,我自然会把一切全部都告诉你的,你只需要知道,无论是怎样善意的谎言,我都在保护着你,无论我使用怎样的手段,我都不会伤害你,无论天涯海角相隔的有多远,你都有我这个哥哥,有些事情,不是吼声大就能够解决的,怒吼和急切从来不能够解决任何问题,相反他只能够毁了很多事情。”

    背后带着一背的阳光,唐袭越走越远。

    从未产生过这种失落感觉的小唐坐在了地上,狂风吹动着他的头发,他静静的坐在阳光下面,从唐袭的意思他能听得出来,唐袭希望自己能够有一条新的人生道路,而不是跟他一起走,两兄弟背道而驰,各自走着一条不同目的的道路,小唐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哥哥从来不说在做什么,他对自己一如既往的十分的温柔,就算是因为自己,把他推到了世界政府这个水深火热的地方,他也从来没有怪罪过自己。

    也许有些答案,只有自己重新上路或许才知道!

    小唐已经下定了决心!

    XXXXX

    密斯特谢特拿着金色的麦克风激情四射的呐喊道“是的,全场的观众们,让我们翘首以盼的时候终于来临了,巅峰战斗赛道最后一场,这次的战斗将会直接决定世界最强的战队究竟是谁,先让我们看看天将团的阵容…不负众望,天将团的叶天怜和莫天阴在天将团担当的分别是三号和四号的位置,我听到你们的呐喊声了,让我们把掌声,送给两位英勇的战士。”

    通过在战神之路,走上那条早已经满目疮痍的战场上面。

    叶天怜和莫天阴对视了一眼,两人互相撞了撞彼此的拳头,随后同时的点点头。

    无上的荣耀,最强战队的称号,将会在这一场花落而下,是超越十神众站远还是继续努力,这一切都会给予他们一个答案,前方的十神众战员也都是神采奕奕,每一个人都是那样的精神饱满,但是前几场的战斗,已经让他们知道了夏姬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剑将的大局观被她继承着,她在战术的运用上面相当的强大。

    “来了来了…”密斯特谢特用力的呐喊着,全场的欢呼中,只看到路伶崖第一个走了出来,他狞笑着,一脚轻轻的踩踏在地面上,一股强大的霸气朝着前方涌动过去,让莫天阴和叶天怜都感觉到压力十足!

    此时此刻,世界最大黑市鬼丑的办公室里面…

    前方巨大的办公桌上面堆满了大量的美金,老板椅背对着齐麟。

    办公桌旁边一个坐在轮椅上面的老人手中拿着一根闪亮的黑色拐杖。

    齐麟放下了酒杯说道“如果是全场战斗的团队赛的话,天将团跟十神众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第一场战斗就是直接的碾压不说了,第二场战斗,当时夏姬如果被刺到了的话,如果旁边有钟牧存在,蝎子是没有办法打败她的,包括韩宿昼和天蝎他们的那场比赛,如果不是二度进化的奇迹,连韩宿昼他们也无法打败,但是奇迹能够有多少次?您掌控着世界上面最大的黑市,当然知道很多秘密是吗?我在你这里想要买十神众战员赢,也想要买一个秘密。”

    “怎样的秘密?”,坐在老板椅上面的人转动着大拇指上面的黄金大扳指。

    “十大家族所有家族的秘密,您也是…其中之一吧?”,齐麟隐晦的说道。

    那人突然停止了黄金大扳指的转动,随后声音没有波动的点点头“没错。”

    “那你就告诉我们!”,凯特琳娜刚刚说完话,那边老者突然拿着拐杖狠狠一下打在凯特琳娜的嘴巴上面,痛的惨叫一声的凯特琳娜眼中顿时噙着眼泪,脸蛋儿被打肿的她愤怒的看着那位老者。

    “大人谈生意的时候,小孩子给我闭嘴。”,老者严厉的说道。

    齐麟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但是瞬间和颜悦色道“这位是……”

    “我是鬼丑市场的总保安。”,老者昂起头骄傲的说道。

    “坐在轮椅上面的总保安,抓捕罪犯的时候是用自己雷霆般的怒吼吗?”,齐麟皮笑肉不笑的说完后“我会给你一个合适的价钱,你到时候只要把秘密告诉我就行,同时,我还要在你这里开启一场未来的赌局,我的筹码是整座圣辉岛,我要赌你鬼丑市场所有的金钱。”

    坐在老板椅上面的男人声音依然平静道“齐先生,您是生意人,虽然做生意都是有风险的,但是您这个风险未免太大了吧,整座圣辉岛的资源,可比我这鬼丑市场要有价值的多了。”

    “您这一生不都在赌吗?要不然这偌大的鬼丑,是怎样建造起来的?”,齐麟很自信。

    “好!!”老板椅上面的男人用力的点点头“这场赌注,我跟你。”

    里面的世界风平浪静但是所言却是无疑掀起了万丈的波涛,而外面的巅峰战斗场上面早已经是风起云涌,路伶崖的登场之后,让叶天怜和莫天阴都倍受了超强的压力,前方,十神众战员的大本营里面,夏姬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让余烬去上场,旁边的宫建良则是毛遂自荐的说道“要不然这场战斗就让我去吧?如何?”

    “至于要考虑这么久吗?”,路伶崖转过头说道“只是一些后辈,做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了吧?”

    夏姬用力的点点头“那么余烬…你上场吧。”

    用力点点头的余烬走到了路伶崖的身边与他并肩,手掌一阵炫舞之后一把手枪出现他的掌心之中,他用枪口指着前方的天怜和天阴说道“两位看起来如临大敌的小伙子们,紧张反而会让你们束手束脚,还不如好好的放开来享受这场战斗,这场决胜局,就从这里开始吧?全身兵器·致命狂射!”

    “砰砰砰…”几颗子弹从手枪里面喷洒出来后,余烬的整只右臂都在机械的声音中不断的分裂开,一个个的枪筒快速的出现,随后对着前方就是一通狂轰滥炸,一颗颗的子弹带着一股股的硝烟致使前方爆惊人的恐怖!

    滚滚的浓烟中,一道镜光屏障挡在了天阴和天怜的前方,防御着前方所有的子弹。

    路伶崖将万宝路黑冰扔在地面上,右脚转了转踩灭后,额头上面的闪电胎记突然一阵凝缩后,崖大王疯狂冲锋的朝着前方重装过去,无数的浓烟朝着两旁飞速的扩散中,“吼…”叶天怜只看到一只龙爪冲击过来,直接狠狠的冲击在镜光屏障上面后,浑然一震中,龙爪将整只屏障完全的撕碎后,直冲叶天怜的脖颈。

    双臂狠狠的一阵抖动,一道刺眼的镜光闪耀而起,叶天怜双拳冲击着龙爪的瞬间,路伶崖一声怒吼,另外一只手打向旁边的莫天阴,“嘭!!!!!!”,双拳打着前方的两个人,路伶崖的脸上带着不讲道理的霸道不断的前进着脚步,天阴和天怜一张脸涨得通红,竭尽全力的抵挡着,前方的力量,就像是冲锋的炮弹一样,一如既往的霸道与强悍,丝毫不给他们两人讲任何的道理。

    “天怜…闪!”莫天阴一声大吼之后,一道镜光冲向天空。

    崖大王左手一空,右手收缩回来的瞬间,莫天阴强力耳朵冲射出一根箭矢,箭矢穿透了路伶崖的手掌,直接射出一个恐怖的血洞,随后整个帝国决斗场上面发发生着翻天覆的变化,一棵棵的树木和草地取代了原本破裂的决斗场,莫天阴将狩猎钻牌叼在嘴巴里面,挑衅着说道“路伶崖,我要让你在这里,变成我前进的踏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