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痛苦成长-崖大王与我

关灯
护眼
    伴随着莫天阴圣域战场的开启,周围的一切全部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株株高大威猛的树木拔地而起,郁郁葱葱的树冠迅速的合并在一起,遮挡住了天空中的太阳。

    周围的灌木丛、隐蔽的地点变得更多,树枝粗壮,密密麻麻一眼根本看不到尽头。

    半个帝国决斗场都变成了莫天阴的狩猎森林。

    战场的瞬息万变让周围的呐喊声再次震耳欲聋的响起,这次就连夏天也是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这场战斗,天将团与十神众战员的最终战,将在这一场之后落下最终的大幕。

    “天阴,干的漂亮,瞬间就把主场变成自己的,拉高胜利的局面。”,强子握着拳头呐喊道。

    “不见得吧…崖,是一个很强的人啊。”萧凤反而有些冷静的说道。

    “哼…天阴现在可是S级别的猎人啊,更何况那家伙一直有一颗磅礴的野心,这次路伶崖落在他的手上,正是我们家在世界上面闪耀的时候,射死他莫天阴,你打过的,死亡之翼又怎么样?要拿出操翻一切的气势!”,猩猩在人群中振臂高呼的呐喊道。

    听着旁边的人的讨论,龙超哥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小声的说道

    “王君战队赛可是面向全世界的啊,每个人都应该是闪耀的光芒不是吗?”

    站在莫天阴的狩猎森林之中,崖右手上面,不久前被箭矢穿透的血洞,正在随着他的能力而在快速的愈合着;他拿出烟盒低下头,抖动着右手将香烟塞进嘴巴里面,用一副称赞的口吻说道“天阴,首先将战场的节奏掌控,你有这样的想法非常好,但是…我想要用钢之暗鸦的话来说一说,我会是让你重新定义猎人这个职业的老师。”

    “或许是…谁又说得清呢?”,崖大王拿出黑龙打火机正要点烟的瞬间…

    一道白色的风刃破空掠过,崖的脖颈被撕裂开一道血痕…

    一滴滴的黑龙·死亡之翼的鲜血滴落下来,没有落地,在半空中便散发着一种威武的血腥味,全部回到路伶崖的身体里面,但是很遗憾的是,崖大王嘴巴里面的那根万宝路黑冰,被风刃斩断成了两半;眼睛皮在疯狂的跳动着,崖手中的打火机,火苗还在风中不断的飘舞着。

    他右边的嘴角像是恶狼一样,不断的翘起着…

    伤口复原的时候,莫天阴就像是一条疯狗从后方冲刺出来。

    一股股的树叶朝着前方飘舞中,密密麻麻的箭矢就像是飞弹一样从树林中飞射而出,崖大王全身没有升腾起来黑龙鳞片,密密麻麻的铁箭飞速的朝着前方冲刺了过去,“嚓嚓嚓…嚓嚓嚓…”下一刻,爆发着恐怖呐喊声在全世界响起。

    那些铁箭全部穿透了崖大王的身体,箭头带着黑龙的鲜血!

    “噗噗噗…”刹那间,路伶崖的身体被穿透成了一只箭猪一样。

    “一鼓作气干掉他!!”,强子站在天门阵营的最前方挥舞着双臂。

    “真是调皮的小猎人啊…”,即便是浑身被穿透,崖大王依然面不改色,他依然低下头咬了一根香烟,而后方,莫天阴手中的战刀狠狠的一甩,陌刀弯曲的刀刃弹射闪耀着刀锋出现,举起陌刀冲刺到崖大王的背后,莫天阴的一刀还没有砍下去,一大股冰凉的薄荷烟雾从前方飘舞了过来。

    路伶崖反手一把狠狠的掐住了莫天阴的脖颈,随后面无表情的朝着前方狠狠的一阵甩动。

    “嘭!!!!!”,地面青草飘舞,一阵浓烟爆发出来的时候,莫天阴已经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全场为莫天阴呐喊的欢呼顿时降落下去的不少。

    还没等莫天阴站起身,崖大王的尖头皮鞋已经踩踏在他的胸膛上面,低下头,莫天阴看向他的时候,崖大王的身后,一颗巨大的陨石已经穿透了树冠的包裹,冲刺下来的时候也带着万丈阳光。

    路伶崖魁梧高大身躯的阴影将下方的莫天阴完全的盖住,他叼着烟笑道“猎人在面对很弱小的猎物的时候,往往只需要用一点雕虫小技就可以了,但是猎人对付大型生物的时候,往往需要在某个地方蛰伏好几天,才能够等到一个开枪把眼睛射瞎的机会;而当猎人看见自己根本无法对付生物的时候,他们把会呼朋唤友,共同对付,个人英雄主义在我这里行不通,抱歉我想要赢,所以你必须要输掉。”

    弯下腰一把抓住莫天阴的衣领,崖大王转过身将他朝着天空中扔了过去。

    “天阴小心…”夏天站起身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一颗燃烧着炙热火焰的宇宙小型陨石正在从天而降,莫天阴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随后伸出右手,一股股的气浪螺旋的蓄积力量后,一根冲锋的箭矢“啪”的一声激猛的射击出来…

    粗壮的箭矢和小型的陨石在天空中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箭矢“嗖嗖嗖嗖”的不断的转动着,碎火乱舞中,这根箭矢从中心处将陨石完全的穿透,“嘭!!!!!!”,陨石疯狂的爆裂中,滚滚的火焰席卷了莫天阴的身体,在喷洒的火焰中不断翻滚的莫天阴大声的呐喊着,被火焰冲击的掉在了一棵树冠上面。

    他从树冠上面朝着下方快速的掉落,身体被树枝又带来了不同的伤势。

    刚刚落地的莫天阴一声怒吼,一脚踏地,崖大王只看到前方的大地在不断的震动中,一根根的绳索在草地中如同灵蛇一样的才游动着,紧接着全部从草丛中冲射了出来。

    “雕虫小技,这样的战斗赛上面,你就只能够拿出这样小气的东西出来吗?”

    崖大王抓住了五根捕兽绳索,拳头里面爆发出了一团炙热的火焰,捕兽绳索被燃烧的稀烂。

    脸上带着伤口,浑身充满而来战斗痕迹的莫天阴站在一根树枝上面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笑道“不愧是崖大王,连热身都是充满了如此的危险,看来我稍微的粗心大意的话就会丧命在你的手上。”

    “你知道猎人强大的奥义在哪里吗?”,路伶崖问道。

    “没有动物伙伴耳朵猎人是不会强大的。”,莫天阴回答道。

    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一个猎人就算是自身的猎人再怎么强大,那也只是个人的实力强大,你总有搞不定的对手,就像是你想要猎杀路伶崖一样,当你孤身一人的时候怎么办?你需要的是动物的伙伴,这些都是你的伙伴,能够给予你强大的支援能力,就像是戮杀那样,能够使用不同的动物形态,他跟他的伙伴已经可以自由的融合。

    真正的猎人最恐怖的地方你自身的实力很重要,你拥有怎样级别的动物伙伴,也同样特别重要。

    如果皇甫龙斗一旦拥有了古神令牌,他恐怖吗?相当的恐怖,不仅自身强大,也可以召唤超强的古神!

    “崖大王,接下来…请你要小心了!!”,只看到莫天阴身边的一阵阵的刀锋飞舞中,陌刀被他狠狠的抓在了手中,随后整把陌刀,在猎人职业种的能力之下产生中翻天覆地的变化,刀柄变成了黑色的枪柄,整把刀刃变成了枪筒,将枪筒对准路伶崖的莫天阴怒吼着“职业种·猎人·武器转换·猎命枪!”

    “可以,已经将陌刀升级到猎命枪了。”,崖大王点点头“成长的还是很快的。”

    “猎兽人·快速射击!”

    用力的扣动了扳机后,一瞬间从猎命枪里面喷射出来的子弹只能够用海量的存在来形容,“扑扑扑啪啪啪…”路伶崖身边的草地被打的草屑飞舞,他一声怒吼,“嘭!!!”一股澎湃的力量顷刻间释放出去的时候,穿透了全身的一根根的铁箭疯狂的爆发出去,一瞬间全部离开了路伶崖的身体,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飞舞。

    同时崖大王咬牙再次一声低吼,浑身的黑龙鳞片顿时充满了全身。

    那无比狰狞凶恶的龙爪顺手抓住了几颗子弹,“砰砰砰”子弹在他的手心中爆裂,炸裂出一团团烟灰后,丢掉一地弹壳的路伶崖迅速的朝着莫天阴攻击了过去;因为猎人对动物系特别的压制效果,这些子弹打在动物系能力者的身体上面,是平常时候的五倍力量,而崖…依然毫不畏惧的顶着子弹前进,张狂的霸道和强力的压制,给予了莫天阴恐怖的压力。

    在枪林弹雨中冲天而起的路伶崖燃烧的龙腿狠狠的踢在了虚空上面…

    “咚咚咚咚咚……”刹那间虚空破碎,五颗小型的陨石全部都从虚空中冲撞出来,冲向前方。

    “呀!!!!”,莫天阴握着猎命枪疯狂的横扫,子弹就像是雨水一样朝着前方洒了过去,或者横列成一条线横扫过去,或者乱撒,两颗陨石被打的粉碎之后,莫天阴转过身,双腿就像是猿猴一样的敏捷…

    他跳跃到天空中的是刹那……

    “砰砰砰砰砰砰…”身后的树林被陨石顿时轰炸的稀巴烂,拔山倒树的火焰在莫天阴的身后疯狂的燃烧着,他朝着前方飞速的前进。

    后方森林里面的的无数树木燃烧起来了熊熊的烈火。

    路伶崖一声怒吼,龙威咆哮,一棵棵的树木顷刻间纷纷断裂的时候。

    他从天而降,从滚滚的浓烟中钻出来,一个加速朝着前方的莫天阴追踪过去。

    天阴回头看了一眼,崖大王面色凶猛,真刀实枪的跟自己开干后,果然非同凡响,迅速的滑翔到地面的莫天阴在地上一个翻滚,转过身刚刚将猎命枪举向天空…

    “嘭!!!!!!!!”,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全场的观众都捂住了耳朵。

    火焰在整片树冠上面炸裂之后,莫天阴只看到整片天空都裸露在自己的面前,路伶崖悬浮在天空中带着一种君临天下般的气概,低下头冷冷的看着自己。

    不会给莫天阴任何的机会,下一刻崖大王从天而降…

    “嗖…轰轰轰…”一圈滚滚的火焰在莫天阴范围三米内燃烧而起,就像是一个封锁地带一样将他逃跑的路线彻底封杀的时候,路伶崖拳头上面的火焰已经燃烧到了极度的炙热,看着下方的莫天阴,他的拳头从天而降,正当很多人都以为这场战斗就要结束的时候,莫天阴的身体突然变成了一根木桩,崖迅速的停止了攻击,二十多米开外,莫天阴一甩头上的汗水笑道“猎兽人·误导进攻,这一招真的是救命招式。”

    崖大王的眼中闪耀出一丝欣赏“命悬一线的时候,倒是非常冷静的,那么这样呢?”

    “砰砰砰…砰砰砰…”下一刻,只看到路伶崖的身体化成了陨石不断的前进着。

    一秒之后到达莫天阴身边的路伶崖再次一道恶拳攻击了下来,但是这次莫天阴一阵后退,“咔嚓”一声,路伶崖的拳头打进了一个闪耀着浓浓寒冰雾气的捕兽夹里面,全身迅速的冰冻的过程中,莫天阴立刻蹲在了地上“猎兽人·無双·寒冰陷阱捕兽夹,我听到你的呐喊了天怜,我知道这是一个进攻的好机会,照顾好你自己!”

    被整个寒冰包裹的崖大王在寒冰里面强硬着抬起头,一声声不断的冷笑着。

    “猎兽人·超必杀·狙击。”

    “嘭!!”,猛烈开了一枪的莫天阴自己被震的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前方,一颗尖锥长达十厘米的子弹不断旋转着朝着前方冲刺了过去。

    在寒冰破裂的那一刻,这颗子弹打在了路伶崖的龙鳞上面,让人惊呼的是,坚不可摧的龙鳞竟然被穿透,随后这颗子弹绞杀着穿透了路伶崖的全身,从他的后背,随着漫天飞舞的寒冰碎片一起打了出来,不可一世冲锋的路伶崖突然后退了一步,喉咙一阵蠕动后,他将一口鲜血用力的吞咽了下去。

    抬起头,无比愤怒的他再次朝着莫天阴攻击过去…

    莫天阴再次在拳头近在咫尺的时候一步后退,路伶崖的拳头打进了又一个捕兽夹里面。

    “猎兽人·無双·爆炸陷阱捕兽夹。”

    “嘭!!!!!!!”,整个捕兽夹顿时炸裂成了一团火浪滚滚将路伶崖轰的不断的后退,崖大王耳朵衣服在火焰中被完全的烧毁融化,全身黑龙鳞片的他在烟盒飞舞中将最后一根香烟叼在了嘴巴里面,同时将打火机在大腿上面轻轻的一扫,点燃了一根香烟的他一脚踏地稳定了身形的时候,前方的莫天阴,已经发出了狂风暴雨的进攻…

    可以说遇到路伶崖,莫天阴将他最强的招式全部都拿了出来。

    胸腔里面的子弹伤口还没有完全的愈合,前方的浓烟中,一根根的飞箭破开了浓雾不断的疾射过来,随后路伶崖双脚被捕兽夹狠狠的夹住,致使他无法动弹,随后莫天阴举起了猎命枪朝着天空中疯狂的不断的开枪着…

    一颗颗的子弹在天空中爆炸,滚滚的浓雾中,一条条青色的剧毒青蛇纷纷扬扬的攻击而来下来…

    青蛇染指了路伶崖的全身,不断的喷射着毒液,不断用牙齿咬着鳞片。

    “一鼓作气!!!”,天门阵营这边还在不断的呐喊着。

    “了解明白,一定要打败你!!!”,莫天阴站起身再次扣动了扳机

    “猎兽人·超必杀·眼镜蛇-疾风穿身箭。”

    一股尖锐的风浪在枪口上面迅速急速的聚拢螺旋了一圈圈后,“嘭”的一声,一根长达两米的巨型长箭从枪筒里面喷射了出去,这根箭矢周围,出现着一条巨型眼镜蛇王的幻影,包裹着整根箭同时朝着前方冲刺过去。

    这强势攻击过去的箭矢狠狠的打在路伶崖的胸膛上面,粉碎一片片黑龙鳞片的时候,“嘭…”一大股的黑龙鲜血从背后炸开了一个血洞,狂烈无比的喷射出来。

    “我他妈的…跟你拼命了。”,莫天阴冲天而起,随后左右左右踩踏着树枝,猎命枪在他手中改变了形状,变成了陌刀的形状后,莫天阴从天而降,一刀狠狠的砍在路伶崖的头顶上面。

    “猎兽人·超必杀·屠宰场!!!!”

    莫天阴的每一种武器,都会有不同的招式和效果,武器等级升腾越高,招式越强,很遗憾这里没有兽魂,要不然天阴的赢面将会无限的放大。

    “嗡…”一个半圆形的白色圆圈将路伶崖全部罩在里面,随后一股股恐怖的刀锋狠狠的冲击在路伶崖的身体上面,“当当当…那些刀锋就像是撞击到了恐怖的钢铁一样,不断的溅洒出了一股股的火花和一串串的火星.

    “胜!!胜!!胜!!”,全世界支持着天门的人们不断的振臂高呼呐喊着。

    莫天阴的鼻腔里面,又进入了那熟悉的冰凉烟雾,路伶崖冷笑道“你真是做得不错,到了让我刮目相看的地步,原先还以为你就只不过是普通的泛泛之辈呢,看来要对你另眼相看了,做的如此的地步真是辛苦你了…”,话音刚落,路伶崖全身都爆发出了一股陨石的火焰,他一拳头狠狠的打在莫天阴的肚子上面…

    “噗…”,苦胆水直接飙射出来的莫天阴瞪大眼睛,身体像是放气的气球一样乱舞着冲击了出去。

    黑龙鳞片上面一股股的火焰开始燃烧着,满身烈火的路伶崖胸膛将全身狠狠的一个挺动,胸膛上面那根眼镜蛇箭矢彻底的断裂才成了粉碎;身后的伤口迅速的愈合中,路伶崖的瞳孔顿时变成了龙瞳,强烈的威压释放出去的时候,身体上面的那些青蛇不断的逃跑,吓得落荒而逃中,崖一声怒吼…

    帝皇系域气顷刻间潮浪般的喷射出去。

    所谓的强力屠宰场在瞬间被彻底的震成粉碎,滚滚的火焰就像是排山倒海的浪潮一样狠狠的朝着周围释放过去,在无数人捂着耳朵承受不了的爆炸声中,那些无比茂盛和粗壮的树木在帝皇系域气的轰炸中接二连三的不断的倒下,路伶崖张开手又迅速的握成了拳头,本来还要更加狂烈的帝皇系域气在瞬间消失掉了所有的力量。

    “轰隆隆…”身边的无数树木在疯狂的燃烧着,崖大王双手插在裤兜里面看着前方落地的莫天阴“怎么样?感觉自己竭尽全力制造好的一起,在瞬间被毁灭掉,这种感觉如何?难以承受对吧?”

    莫天阴双腿颤抖的站起身,右手对准了前方的路伶崖“崖大王,还没有结束呢。”

    “猎兽人·有限连发·千·钢之箭!”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铁箭从前方不断的飞舞了过来,”砰砰砰…砰砰砰…”朝着莫天阴走动的路伶崖根本就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一根根的箭矢狠狠的冲击在他的身体上面,紧接着不断的爆裂成粉碎。

    “你若能够爆我这真正的黑龙甲,我就承认你是胜利者。”崖大王挑衅着说道。

    莫天阴的双眼中燃烧着旺盛的斗战火焰,一根根的箭矢冲射出去的更加的迅速,爆炸的力量也越来越强,但是下一刻…只看到一股火焰从前方冲射过来,崖那腿毛飘舞的右腿狠狠的踢在莫天阴的脸上,“噗…”一股鲜血喷射出去,几颗碎牙的飘舞中,莫天阴这次竟然没有飞出去,而是坚定的站在原地,双拳狠狠的打在路伶崖的胸膛上面。

    如此贴身的距离,让一根根的箭矢“咚咚咚…咚咚咚”不断的撞击着路伶崖的身躯。

    在崖的注视下,莫天阴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弱小,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实力的悬殊。

    原来世界…不仅仅只有华夏国那么多。

    原来猎人和猎物之间,是可以调换身份的。

    原来要成为世界第一猎人…并不是自己不断的努力和呐喊出来便可以的。

    伸出了掐住了莫天阴的脖颈,崖将他一点点的举到天空中,赞赏的点点头“做到如此地步你已经没有遗憾了,你已经为你的团队竭尽全力了,其余的全部都交给时间或者是…”

    “我绝对不放弃!!哪怕是遍体鳞伤又怎么样?”

    “团队技能·奥义·龙虎天将!!!!!”

    随着身后一只火烈鸟飞舞过来,小唐的火拳狠狠的打在崖的身体上面,“咚咚咚咚”火焰不断的轰炸在崖的身体上面,他松开手不断的后退中,蝎子的幻影在前方不断的旋转着,蝎刺不断的扫射在崖的身体上面,溅洒出一串串的火花;随后只看到天恩从大地中冲射出来,双拳狠狠打在崖的身体上面后。

    路伶崖悬浮在天空中,双拳紧握狠狠的冲击着周围的虚空

    “莫天阴,瞪大你的够眼睛好好的给我看着,修炼那么杂的招式,你是想要把自己那么好的职业种跟世间平庸的能力混为一谈,然后进行一锅乱炖就行了吗?胜利者,从来不靠自己的招式有多么的强大,你每一个释放出去的招式,都会响应着你的内心,你有多强的实力,你的招式也会随即变得更强,否则,便全部都是花拳绣腿!!!”

    “残暴君王·無双·爆炸陨石!”

    后方的叶天怜等人还想要继续连续进攻的时候,“砰砰砰砰”宛若天女散花般的极小陨石在路伶崖的身后宛若一圈花轮般的扩散出去,随后朝着周围冲射而去,将剩余的天将团幻影全部都轰炸成了粉碎!

    这是第一次团队技能破裂。

    莫天阴咬着牙齿,身后一股股的黑色烟气“嗖嗖嗖”的腾腾的飞舞起来

    “猎兽人·奥义·动物伙伴1!!”

    莫天阴疯狂呐喊着,身后一条地狱三头犬在黑烟中摇头晃脑霸气的冲击出来的瞬间……

    “我同意让你叫了吗?”

    “天变之变,逆命改天,吾乃大灾变!!!!”

    “我!!!!!就是力量的化身!!!!!”

    在莫天阴释放出冥界三头犬的瞬间,天空中的路伶崖身后释放出来了遮天蔽日的巨大死亡之翼的羽翼,那威武霸道的龙躯动物系本体出现的时候,燃烧的滚滚火焰朝着下方的狩猎森林里面轰炸了过去。

    死亡之翼变身,毁灭一切,SSSS之霸道与威严!

    狩猎森林彻底的变成了一片火海之后,死亡之翼从天而降,在冥界三头犬浑身颤抖的过程中龙爪狠狠的踩踏在他的脑袋上面,讲冥界三头犬直接摁在了大地上面,“砰砰砰砰砰砰”,狩猎之森强力的轰炸和撞击中,一股股的火焰在冥界三头犬上面不断的爆炸,莫天阴吐出一口鲜血后,冥界三头犬直接消失不见,而整片狩猎之森也彻底的消失。

    飞舞出去的莫天阴眼看着就要掉落到海洋里面,死亡之翼一声怒吼冲天而起…

    “刷刷刷…”上千个龙影在整个帝国决斗场的全场朝天飞舞着。

    路伶崖从天而降后,抓住了莫天阴的手臂,将他直接扔在了地面上,天阴的身体不断的痉挛着,脑袋摇摆着口吐白沫,最后的变身,是路伶崖直接的碾压,全场很多人还没有反映过来,随后遗憾、失望、兴奋、怒吼各种在观众之中传达着,谢特不断的吞咽着口水道“结……结束了吗?”

    “差太多了。”,夏天摇摇头道“天阴已经竭尽全力了。”

    弯下腰,路伶崖将一颗蛋放在了天阴的肚子上面道“没有动物伙伴的猎人就是如此,好好的培养他吧,这是暴龙王的蛋。”

    另外……他将天阴的猎人标牌一把扯掉后握在自己的手心里面

    “想要成长,想要拿回去,就得把你的态度拿出来,来白海国找我。”

    转身欲走到时候,莫天阴一把抓住了路伶崖的脚踝,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心和激动,随后他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崖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主持人则是激动无比的呐喊道“看来战斗已经进行到一半了,让我们恭喜十神众战员获得优先和超前的胜利,那么余烬和叶天怜的战斗,是把这场比赛变成平手继续加时赛,还是直接决定冠军呢?”

    小唐所在的帝国决斗场东边顶壁上面,还处于思考状态中小唐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下了一个男人。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在小唐错愕和震惊的深情中,他低下头捂着嘴巴点燃一根香烟

    “如果有加时赛的话,我上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