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一瞬绝杀-冷酷的家伙们…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翘起了饱满而浑圆的屁股!

    接着就像是找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绽放出笑颜!

    “轰隆隆…”,风之森林北部区域里面,一条宛若银河般的瀑布一泻而下,涛涛激猛的水浪冲击在深潭上面,涟漪不断的溅洒着;前方的河流处,一名身后背着钢叉的男人贪婪的将石头慢慢的移动开来,从水中拿起湿漉漉的金星,他嘿嘿的笑了两声后,将金星塞进了手腕里面,随后双手捧起水花,转过身,挺起屁股,一边喝着水一边提防着周围的变动。

    瀑布旁边的灌木丛中,一个舌头伸出来搭在脖颈上面的男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看着他咕噜咕噜的不断的喝着水,仿佛十分口渴,再次转过身捧水的时候,长舌男人从靴子上面将匕首拔出来,这把匕首是一把战争匕首,刀柄上面有着可以容纳手指进入的扳指孔,长舌男的手指插入后,能够更加有力的将匕首握紧。

    他却没有注意到…

    在他身后的树枝上面,阿罪悄然无息的站在上面,就像是黑夜里面的幽灵。

    当前方的人转过身的瞬间,长舌男身边的树叶全部都朝着前方随风飘舞过去,他像是一头猎豹一样冲刺出来,三步并两步跑向他,高高的跳跃到天空中…

    喝水的男人从水面的倒影中看到他,双手反转到身后猛然的将钢叉罢了出来。

    “当…”一股火花刺眼的闪耀出来。

    “嘭!!!”紧接着河流中爆炸出一团水花,长舌男将他狠狠的压制在河流里面,钢叉男憋着气不断的摇摆着脑袋,眼睛因为水流的进入而变得无比的通红,他一脚狠狠的踢在长舌男的肚子上面。

    下一刻他一声怒吼从河流里面冲刺出来的瞬间…

    月光照耀的地面上只看到一道极影眨眼间一阵冲刺,随后阿罪左脚踩踏在他的胸膛上面,一脚直接将他再次践踏进入河流里面;下一刻阿罪右手如同刀刃一样,横扫过去将长舌男的右手手腕斩断,“哇…”在长舌男痛苦的呐喊声中,握着匕首的断手在天空中飘舞,阿罪的手指插进匕首的扳指孔里面,朝着前方一阵横扫。

    “嚓…”在赛场观众们一声叫好声中,长舌男浑身一震,随后脖颈上面出现一道了伤口。

    他浑身抖动了一下,紧接着喷泉般的鲜血从脖颈处飙射出来,一股股的洒在潺潺流动的水面上,捂着脖颈的他不甘心的看着阿罪倒下;脚下踩踏的男人只是左脚稍微有点力,那人胸腔处一根根的肋骨断裂,他在水中瞪大着暴突的眼睛,一缕缕的鲜血从眼眶、鼻腔中缓缓飘舞出,随缓缓河水飘向安魂之地。

    将他们两人各自的一颗金星摘下来,镶嵌进入手腕里面,短短开赛三分钟,阿罪得两星。

    身后丛林中百米以外,一片树叶悄然无息的飘落了下来。

    阿罪侧过身,耳朵轻轻的动了动,“呼…”的一声,在百米外的树林之中,只看到一个身轻如燕的黑影脚踏那片树叶之后,以疾风之势迅速的朝着前方冲刺过来。

    “有人在狙击罪。”,观赛的苏逊有些紧张的咽了口水。

    “恐怕不止是一个。”,旁边的龙潮歌推了推新眼镜说道。

    感觉到远处的不对劲,阿罪迅速的旋转了一下手中的匕首,“嗡…”这把特殊的匕首的刀刃上面闪耀此出一股锋冷的光芒,阿罪那张绝美的脸庞在刀刃上面一闪而过后,“轰隆隆…”刹那间,丛林中响起了雷鸣般的爆破声,紧接着只看到一股股的树叶携着爆炸的暴风力量,一圈圈的冲刺出来,而在滚滚的树叶之中,那名血榜的跛子双腿交叉的缠绕在一起,就如同冲刺的恶鹰一样,眨眼间就到了阿罪前方的半空中…

    他冲刺到阿罪面前的那一刻,阿罪的匕首也挥舞了出去。

    老者偏过头,匕首的刀锋从脖颈旁边划过去,下一秒雷霆般的双掌狠狠的推动了出去,阿罪握紧拳头,冥魔战臂瞬间升腾而起,单拳撞双掌,“嘭!!!!!”,一股劲猛的风浪从两人的碰撞处轰炸而起,两人一交手,均是有点捉襟见肘般的双眼中出现震撼之色,随后迅速的分开,阿罪的双脚在水面上蜻蜓点水般的滑翔,老者则是旋转着后退…

    眼看着老者即将落地,他的双脚分开,就如同弹簧般的在地上一个踩踏…

    “砰砰砰…”迎空冲刺之时,一股股爆炸的气浪在老者的头顶处随风爆裂,眨眼间便消失。

    阿罪的嘴角出现一道轻蔑的笑容,握着匕首朝着老者刚刚冲刺的地方挥舞过去…

    “嘭!”的一声,老者竟然从虚空中冲刺出来,而且就站在原地,他的手爪如同虎爪般抓住阿罪的手腕。

    “你怎么知道是障眼法的姑娘?”,老者赞叹的说道。

    “我不知道。”,阿罪说完右手的手指一震,匕首飞舞出来后被阿罪一把抓住,一刀横扫……

    “嚓…”一道伤口顿时出现在老者的胸膛前方。

    赛场的无数观众们纷纷鼓掌叫好,夏天更是带着高兴的表情用力的点点头。

    “擦擦擦啊…”只看到虚空中闪耀过一道道切割的白色刀痕,阿罪握着匕首不断的进攻着,老者频频的后退,在阿罪再次挥舞匕首的瞬间,他的双手闪电般的冲刺出去,抓住阿罪的手腕后,右手闪电般的夺过了阿罪的匕首,但是手指还没有插进去,阿罪闪电般的再次夺回来,老者的眼神中闪耀出一股胜负欲的光芒后,双手再次飞舞出去,又将匕首夺了过来。

    但是这次阿罪没有抢夺,而是右手的手掌直接轰在他的胸膛上面。

    “嗡嗡…”,老者低下头看向胸膛的时候,只感觉身体和力量全部都被阿罪吸收住。

    “伏羲问天录?”老者惊骇的呐喊道“不是在黑莲圣教破灭后就失传了吗?”

    “哼…”阿罪冷冷一笑,转过身,手掌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老者直接震飞而来出去。

    “嘭…”一股轰鸣如雷般的爆炸气浪将老者震飞出去,阿罪的手掌和老者的胸膛上面还连接着一道蓝色的气浪线条,随后只看到瀑布上面爆发出一大股超强的水浪,老者的身体穿破了瀑布流水处直接被震到瀑布后面的洞穴里面,他还想要出去的时候,外面的阿罪眨眼间跃动到天空中…

    “嘎嘎嘎…嘎嘎嘎…”下一刻一股妖风直接袭击过来,花草树木全部都凋零石化,整条河流包括鱼儿们全部石化,那条水流狠狠冲击的瀑布在瞬间变得静止的没有任何声音,水浪变成了石头。

    看着胸膛前方的掌印,老者不断的赞叹“刚刚这姑娘用的可是盘古天极震啊,道家三大神功,难道她齐全了?”

    白渊背着手悬浮在空中刚刚想要说话,阿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狠辣,直接将匕首扔了下来。

    “看来你还是蛮…”话还没说完,白渊猛然的后退,匕首带着冷锋从天而降,直接插入眼前的大地之中。

    下一刻阿罪偏着头满头黑发飘舞着消散在月光下。

    “我罪姐是被针对了吗?”,龙潮歌眨了眨眼睛,单纯的说道。

    “谁知道。”,夏天的看向别处。

    XXXXX

    朦胧的月光照耀下,整片风之森林充满了诡异的味道,远处的密林之中,充满了女人妩媚的叫声;一株参天大树的树枝上面,法颜分开双腿,然后吐出舌头,舌头上面充满了金色星星,她风情万种的抚摸着眼前这个杀手的脸庞道“征服我,让我**,这些金星全部都是你的。”

    杀手汗流浃背,机械性的不断的挺动着腰部;在法颜喜悦和痛苦并存的叫声中,她用力的握住了**,紧接着一股股金色的汁液喷射而出,洒在杀手的皮肤上面,致使杀手在瞬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哼…哼哼…”法颜抚摸着水蛇般的腰部站起身,将他直接从树枝上面踢了下来。

    “噢?”,王飞后退一步,那老者正好砸在自己的面前,他伸出颤巍巍的手向王飞求救,下一秒一命呜呼。

    法颜伸出缠绕着金色圆圈的右手指着王飞“你,想要我吗?只要你征服我,金星全部都是你。”

    王飞抬起头望着站在树枝上面,盛气凌人的法颜说道“你就是考官吧。”

    被他一眼看穿,法颜赞赏的点点头“倒是来了一个眼力劲儿不错的人。”

    “可惜我对你没兴趣,我已经有女朋友了。”,王飞无奈的耸耸肩,绕路从死尸旁边走过;法颜一愣,站在树枝上面看着他的背影,紧接着怀疑性的看着自己的身材,前凸后翘、胸大臀圆、无毛丰满,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没有兴趣?是我没有了诱惑力了吗?当下她有些懊恼的说道“站住,小子。”

    王飞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朝着前方走过去。

    他行走的身体,在月光下面根本没有影子。

    “让你站住没听见了吗?”法颜的脸庞有些扭曲道“既然你不想要征服我,那就让我来征服你如何?”

    “嗷!!!”,法颜抬起头朝着天空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吼啸,震的旁边大树的树叶纷纷掉落,眨眼间,十根皮鞭般的尾巴从她的身后开花般的绽放而出,法颜跃动到天空中,随后踩踏着两旁参天大树的树枝,身体撞破着虚空,带着“砰砰砰砰”虚空左右互打的声音,身体从天而降,右手冲向王飞的瞬间,短剑般的手指甲“噌噌噌”的疯长而出,直逼王飞的脊梁骨。

    抱着手靠着大办公桌的高爵笑笑道“法颜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女人,同样这个男人也不是。”

    让法颜骇然的是,自己的右手完全的穿空。

    天空中的月光透过密集的树叶照耀下来之时,地上的虚影突然在月光下面撕扯般的一阵闪耀,王飞就这样在原地消失不见;法颜落地,震撼的看着四面八方,不断的呢喃着“不可能,这样普通的青年,怎能有如此高的修为?莫非…没有眼力劲儿的人是我才对?”

    法颜没有杀掉王飞内心憋着一口闷气,接下来其余的那些杀手们要遭殃了。

    随着比赛时间的进行,全世界的赛场观众们看到了一幕幕精彩绝伦的场面,那风之森林安静的可怕,但是往往一片落叶飘舞之后,就是一场屠杀和一条生命的陨落,有的杀戮,甚至连怒吼都没有,杀手之间的海选博弈,寂静的可怕,静谧的可怕,所有生存者手腕上面的金星不断的增加着,很多已经满星,开始寻找着考官和钻石星。

    XXXXXX

    一缕缕的乌云在圆月的前方不断的流逝而过,风之森林再次变得寂静无比的时候,一只巨大的蝙蝠飞影一闪而过,下方的地面上,身穿一黑一白衣服的一对男女背靠背站在一起,他们都已经满星;“呼呼呼…”黑暗的森林之中,周围只听到巨大翅膀不断拍打着风的声音,杀手参赛者吸血飞蝠笑道“这不是在在圈子里面臭名昭著的父女组合吗?我还差两颗金星满星,你们是乖乖的交出来,还是等着我来拿。”

    男女对视了一眼,男人将身后的狙击枪拿了出来,女儿则是双手一甩,一根根的铁爪从指缝中穿梭出来。

    “嘿嘿嘿…”吸血飞蝠停止了移动,倒挂在不远处的树枝上面笑道“乱花组合,真是一个有趣的名字。”

    “我们的目标是世界第一杀手。”,乱枪魂移动着狙击枪将红外线固定在了吸血飞蝠的脑袋上面“你现在赶紧滚还来得及,要不然看看我怎么收拾你.”

    花爪魂穿着超短裤露出着两条大白腿,随着父亲的话冷哼一声。

    “那就要问问我的牙齿了,是你的枪子儿快,还是我飞行的速度快…”

    “嘭!”,吸血飞蝠的话音刚落,一声枪响响起,下一刻倒挂在树枝上面的蝙蝠倒影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乱枪魂瞪大眼睛但是瞬间,吸血飞蝠已经到眼前的天空中,青筋密布的脸上充满了狞笑,但是就在他刚刚飞舞下来的瞬间,从远处飞舞过来一把纯白的铁扇子,狠狠的打在吸血飞蝠的脖颈上面。

    “呀…”,吸血飞蝠一声惨叫,跌落在地上宛若皮球般的弹跳着。

    “看来各位的金星数量都蛮多的,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如何?”,纯白铁扇飞舞回去,一名黑长衫少年风度翩翩的走出来,同时打开铁扇子轻轻的扇风,他眉宇间散发着一股阴鸷的气息,满面冷容,乱枪魂注意到他的扇子上面写着两行字“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字丝毫没有苍劲有力,反而阴柔绵绵,充满了一股极阴的气息。

    花爪魂则是注意到他黑长衫的裤脚,充满了一缕缕新鲜程度不同的鲜血。

    “看来你已经杀了不少人。”,乱枪魂道“怎么金星手腕却空空如也?”

    “死人的东西不该拿。”,他轻轻的说道“前几个,没控制好力量。”

    “既然如此有原则…”乱枪魂举起手腕道“那么我们也是死人咯?你也不该拿咯?”

    “我当然会拿。”,他阴柔一笑道“我叫做唐长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自我介绍。”

    “你怎么拿?唐长安。”,乱枪魂笑道。

    “在你没有死亡之前。”,唐长安说完长发一阵飘舞的瞬间,地上的吸血飞蝠突然怪叫了一声,紧接着全身痉挛般的颤抖起来,口吐白沫,花爪魂奔跑过去看着他的脖颈,刚刚被铁扇打中的地方,竟然变得黑乎乎的,很明显是中毒的迹象,毒液通过毛孔进入,然后在脖颈这样敏感的地带,迅速的蔓延。

    满头秀发遮挡住俊美的脸蛋儿随风飘舞,在乱枪魂开枪的瞬间,唐长安就像是鬼魅一样几个旋转到了他的眼前。

    子弹刚刚打出去,唐长安已经近在咫尺。

    “你这是…你这是什么步法?”,乱枪魂话音刚落,唐长安的折扇已经斩断他的右手,随后狠拍在金星手腕上面,“叮叮叮叮…’一颗颗的金星全部都弹跳出来,唐长安左臂一个挥舞,那些飘舞出来的金星全部都镶嵌进入他的金星手腕里面;花爪魂看到父亲痛苦的跪在地上,尖叫一声,如同发狂的野猫一样,冲刺过来,左右攻击,爪在夜空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唐长安折扇一阵甩动,“当当当当…”花爪魂指缝中的钢爪全部都被斩断。

    折扇合并,唐长安狠狠的打在她的胸膛上面。

    “嘭!!!”,宛若穿透般的枪击,血洞从花爪痕的身后喷射出来。

    体内,心脏粉碎!

    拿走她的金星,顺带着拿走吸血飞蝠的金星,唐长安看着腰间袋子里面鼓鼓的一袋子金星。

    “别人说什么你都信,杀手只听自己的武器和自己的实力。”,唐长安踩踏过吸血飞蝠那张扭曲的脸庞,摇着折扇继续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三名杀手脚步轻盈的围绕这一名壮汉,壮汉手腕满星,口袋里面鼓鼓的,即将快要被撑破的连金星的棱角都能够看清楚,他左手拿着盾牌,右手拿着战锤,看着旁边围攻自己的三个人;这三名杀手长的一模一样,很显然是一个三胞胎,也是杀手界中臭名昭著的存在,大哥、二哥、三弟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二哥猛然的将身后的冲锋枪搬起来,对着壮汉疯狂的开枪。

    “当当当…当当当…”,壮汉举起盾牌抵挡的时候,将战锤挥舞出去。,

    旋转的战锤打爆了二哥的头颅后,大哥双手拿着一根铁链冲刺过来,跳跃起来双脚夹住他的腰部,随后铁链一圈圈的缠绕在他的脖颈上面,狠狠的勒住后;三弟从怀中拿出一个笛子,不断的吹响中,四面八方一根根五彩斑斓的毒蛇听着笛声迅速的游动了过来,随后露出尖牙对着壮汉咬过去。

    壮汉一声怒吼,放下盾牌一个过肩摔将大哥狠狠的搬了过来放在大地上面。

    “嘭!!”盾牌在他的脑袋上面狠狠的一个砸动,砸的大哥眼冒金星中,壮汉将脖颈上面的铁链扯断,朝着三弟扔了过去,“哗啦啦”铁链在空中不断旋转后变成一个铁圈,缠绕在三弟的脖颈上面,致使他呼吸紊乱,笛声乱响中,一条条的毒蛇潮水般的淹没过去将他啃噬掉,在三弟的惨叫声中,壮汉用盾牌一下砸着大哥的脑袋,直到他头颅破碎,脑浆乱流。

    刚刚站起身的壮汉突然疼的一声怒吼。

    一根毒针插入了他的脖颈里面,他的双腿摇晃了几下,慢慢倒地死亡过去。

    不远处的树枝后面,一个头发乱蓬蓬的男人将口箭放进怀中,奔跑过去嘲笑道“愚蠢的废物。”

    他在慢慢一把把将壮汉的金星抓过来据为己有的时候,一根红外线出现在他的额头。

    毛孩般的男人将手刚刚放进怀中想要取出口箭,一颗子弹飙射过来,直接打破他的脑袋。

    一个身穿黑衣带着夜视镜的狙击手从前方的石头后面探出头“谁才是蠢货?’

    话音刚落,从身后出现的阿罪将他的脑地狠狠的拍在他的石头上面。

    看着满地的尸体,看着估计有六十多颗金色星星的战果,阿罪无奈的摇摇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战局越来越紧张了,杀手在慢慢的变少,这是一场十分沉默的战争,也是一场没有什么台词的战争,但是这才是属于杀手的阵营不是吗?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很少有长时间的对战,我们向所有参赛杀手的专业性致敬,这种一击必杀的感觉是很多人追求的,但是请大家也不要忽视…来自于我们考官的恐怖…”

    “哈哈哈…哈哈哈…”,在阴暗诡谲的森林之中,法颜再放肆的狂笑着,她的身后尾巴的两根插进了两名杀手的心脏里面,将他们举起来在天空中甩动着,法颜仿佛在吸收着他们的精华一样。

    身体上面古铜色的皮肤更加的亮眼光滑了,随后在法颜的吼声中,两根尖刺从她的背后“嘭”的一声钻出来,“哈哈哈…”法颜仿佛力量增强一般的不断的旋转着,媚笑声在周围不断的回响着,她将尾巴上面的两名杀手扔在了地上,看着满地被自己吸收的宛若干尸的男人们,刚刚想要再去寻找猎物的时候,周围一道披风的声音响过。

    白渊背着手站在一根细长的树枝上面,闭着眼睛脸朝着法颜。

    赛场外围的齐麟转过头,十分意味深长的看了断海一眼。

    “你是谁?”,法颜看着白渊十分不屑的摇摇头“看你一脸肾虚的样子,你能够承受的住我吗?”

    “很单纯的女孩儿,我的名字以恶名昭著的方式响彻全世界。”白渊自嘲的咧起嘴角。

    “不过…”,法颜将手指插进嘴巴里面,在舌头上面摩擦着笑道“蚂蚱也是肉,就让你为我补补吧,嘻嘻嘻…”在一声声嘲笑中,法颜纵身蹦跳而起笑道“钻石星,我吞进我的肚子里面了,想要晋级的话就拿啊,不过你如此一脸肾虚,怕是没有这个实力。”,法颜手指再次变成了锋利的短剑般,从前方直戳白渊的瞬间,白瞎子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偏头躲过。

    法颜张开嘴微微震撼的时候,白渊抓住了她的右臂

    “我不会杀你,相反,我会好好的研究你。”

    “嗡…嘭!”一股浓烈的妖气从白渊的手上直接爆发出去,黑色的妖气染指了法颜的右臂后,法颜感觉自己的手宛若被烙铁一样抓住般,不断痛苦的嚎啕呐喊。

    “这种感觉如何?”,白渊脸上露出一丝狠辣的笑容后用力的将法颜扔了下去。

    “咚!!!”,身躯落地,不断翻滚的法颜身后的尾巴如同手臂般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全部插进了大地中,支撑着自己完美的酮体悬浮在天空中,她的右臂软绵绵的耷拉下去,上面冒着一缕缕刺鼻的烟雾,干瘦,就像是被吸干了水分的树枝一样,法颜更是感受到了这只手臂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她抬起头,尖锐的牙齿看着白渊,扯着涎水低声的低吼着。

    耳朵一动,白渊迅速的闪避的瞬间,阿罪一脚横扫过去,虚空被踢动的不断的乱舞中,白渊的身体从天而降,背着手的他“刷刷刷”左闪右闪,在看不清的幻影中慢慢的降落,右手在身后的阿罪握着鬼刃朝着白渊落地的方向狠狠的一刀斩击过去,“唔吼吼吼…”一道道的幽魂般的刀剑气浪疯狂的朝着下方冲刺的瞬间,白渊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这次没有石化,阿罪释放出去的刀剑全部都变成了一股股灼热的妖气,全部消散在天空中。

    “瞎哥,看来你的实力增长了不少。”,法颜再次偏过头看去,东宫烟雨的剑刃上面滴落着鲜血,早已经满星的她脸上残余着几道散发着腥臭气味的鲜血从不远处走过来。

    这三个人…全部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法颜瞬间有种被戏弄的感觉,到底他们是考官,还是自己是?

    猎人与猎物,仿佛在眨眼间变更了位置。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