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变幻灵塔-残忍的血腥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特的话,宛若平地一声惊雷让很多人都是脸色大变。

    原本巅峰战斗组的战斗方式,已经在很多观战者的脑海里面形成了一个基础,让人以为都会是以这样的方式两两对战,然后再逐一挑选,到最后进行一场终极决战;但是排位赛的制度一出,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是意想不到,这样的方式是不是显得有些太过于残忍?

    夏天苦涩的摇摇头,但是也可以感觉情有可原。

    前几天从夜宴的慕千帆哪里的确知道了恶魔岛上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恶魔岛,是世界政府的一个物种研究机构,就在前几天巅峰战斗组的人在进行比赛的时候,一股未知的势力闯入到了恶魔岛之中,并且打伤了世界政府在上面安插的军团,大肆的开始掠夺基因库,基因库里面都有着一些东西?夏天也只是略有耳闻,听闻世界政府将全世界各个地方大大小小的战斗全部都记录着,并且在战斗结束后,会秘密派遣一支队伍(金表组)去战场上面收集一些残留的物质,以此物质为引来研究。

    那股势力在抢劫基因库之后,来去如风,立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虽然这件事情发生的很突然,但是在无形之中夏天却感觉到跟王君战队赛·某一个组的人有所联系,因为慕千帆拍摄到了那股人团队势力的头领。

    她穿着巨大的墨绿色的斗篷,斗篷里面就像是没有任何的衣物一样,斗篷在她滑嫩的肌肤和风中大肆的舞动着,她悬浮在风中的一条水路上面,就像是一个指挥官一样运筹帷幄。

    这人就是水之都真正的掌权者,而且这次的事件是齐麟绝对不知道的。

    “天哥…”旁边的苏逊用手肘碰了碰夏天,将他从思考的思绪中拉回到了现实中。

    “如同各位所见。”,旁边人的反映仿佛让谢特格外的满意,他继续大声的说道“这次血色杀手组的海选已经彻底的结束,在这样迅疾杀戮和快速的制度中,脱颖而出了六名绝世杀手,他们呢分别是来自天门的恶鬼阿罪…”,话音落,周围爆发出了嘹亮的呐喊和整齐的拍手声,谢特继续介绍道“来自水之都的妖皇白渊;来自血榜代号为‘四宝’的老者;来自修罗国的宫主东宫烟雨;来自偏远地带的楠棠先生,以及让我们意想不到的王飞先生。”

    楠棠?南唐?夏天和齐麟说完后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没想到这次南唐的人也参与进入了王君战队赛,这家伙的出现,是在诏告天下,南唐的人要在时代中频繁的活动了吗?是要告诉着世间之人,最恐怖的暗器世家要重见天日了吗?

    至于王飞,夏天猜测他就是夜影,不过他站在哪里,嘴角带着平淡的笑容,并未跟夏天四目相对;自从上次在萧氏营救过夜影之后,在事后虽然偶尔还有几次的联系,但是夜影依然刻意的和夏天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算两人是血浓于水的亲兄弟,但却并没有那样的亲切。

    那老者的代号倒是有趣,没有那种叱咤风云的霸气和隐藏高手的气派,反而叫做四宝。

    这名字倒是相当的平凡和接地气,这样的人或许是已经看破了滚滚的虚名,视很多东西为过眼云烟。

    东宫烟雨虽然受伤,但是她实力毕竟强大,白渊的一掌给予了伤势,却并没有让她就此的倒下。

    所以,不管谁是挑战者谁是迎战的人,每一个人的对手都非常的恐怖与可怕,光是想要击败一个就要花费莫大的力气,更何况要打一群,看来这血色杀手组的制度要比巅峰战斗组严苛和残忍了太多太多。

    前方的黄金圆盘上面的指针突然快速的旋转了起来。

    随后搞笑的事情发生了,从黄金罗盘上面出现了一张人类的五官,随后两只眼睛斜视着周围,仿佛特别的不高兴,随即他的嘴巴猛然的张开,一根黄金舌头从嘴巴里面抖动着飞舞了出来,谢特顿时安排下去,后方的一队队人顿时扛着担架一步步的走过来,担架上面放慢了一盘盘冒着喷香热气的美味菜肴,滋滋作响的三分熟牛排、水果沙拉、像是小山一样堆积而起的薯条、堆满的密密麻麻的鸡腿和鸡翅。

    黄金舌头缠绕住两瓶番茄酱后“滋滋滋”将番茄酱射进嘴巴里面,随后舌头卷起所有的薯条,一骨碌的进入嘴巴里面,他那愤怒的眼神突然变得兴奋无比,下一刻,圆盘“嗖嗖嗖”的旋转到空中,一个旋转后悬浮在半空中,上面的黄金指针对着周围不断的旋转指着。

    阿罪、白渊等人纷纷的抬起手,手中的标签上面闪耀出刺眼的金色光芒。

    谢特赶紧介绍道“这黄金圆盘就跟当初的天枰一样,是衡量比赛制度的重要神器,现在黄金指针已经开始旋转了起来,各位参赛者手中的标签也闪耀出了光芒如同大家所见,黄金指针会选择第一个挑战者的出现,究竟会是谁呢?谁会成为排位赛的第一人呢?”

    所有的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身体稍微朝着前方探了探,翘首以盼。

    黄金圆盘上面指针旋转的速度越来越慢,在东宫烟雨心弦一动的时候,指针突然又再次一动,指着阿罪定格下来的时候,当阿罪深呼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候,指针再次转动,最终停止在唐长安的身上,而唐长安手中的标签更是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刺眼无比的光芒,他有些吃惊的眨了眨眼睛。

    “让我们恭喜排位赛的第一名挑战者,楠棠先生。”,谢特的声音让群众显得有些失望,这家伙是谁?没人认识他。

    “除了楠棠先生以外,请其余的挑战者们全部都都进入变幻灵塔里面中,这座塔一共有八层,请你们根据标签上面的位置选择你们所在的塔层,现在来公布每一层守护的人员。”,

    谢特对着全世界宣布道“由于楠棠先生之前的号码是2号,加上变幻灵塔的第一层是另外考官,按照从风之森林里面出现的顺序,每一层镇守者分别是:第二层的阿罪,第三层的东宫烟雨,第三层的四宝老者,第四层的王飞,第五层的白渊;好的,比赛的制度越来越变得清晰,接下来要告诉大家的是,楠棠先生需要挑战完成所有的塔层守护者之后,才能够获得最终的冠军。”

    “如果楠棠在第一层考官哪里就输掉怎么办?”旁边有人问道。

    “问得好!”,谢特大声的喊道“如果楠棠先生输掉或者死亡的话,就由第二层的人继续朝着上方挑战,但是倘若楠棠先生赢了考官,就要挑战第二层,如果楠棠先生在第二层输掉,也是第二层继续挑战,如果第二层的阿罪在挑战第三层或者第四层的时候输掉的话,由打败挑战的人继续朝着上方挑战,直到彻底的通关,战胜最后一层的挑战者。”

    这听起来虽然不公平和不合理,但是却照顾到了每个参赛者,让他们各自都拥有相对的优势。

    阿罪等人点点头,朝着变幻灵塔移动过去,谢特继续说道

    “值得挑战者们注意的是,变幻灵塔作为世界政府精心打造的第二层终极考核的地点,每一层都拥有着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物质存在着,这些物质可以让守护者们变得更加的强大,加大挑战的困难。”

    走到楠棠的面前,谢特将标签回收。

    转过身拿着金色麦克风对着全世界宣布道“女士们先生们,您现在收看的是王君战队赛第二组血色杀手组,我们随着比赛进度的发展,已经到了终极的考核,来到了残忍而血腥的排位赛,排位赛的制度是相当的残忍的,但是不管是挑战者还是守护者们,他们都有各自的优势,这样可以让他们如虎添翼。”

    三个金发美女模特捧着三样东西从人群中走出来,随着胸部的抖动和翘臀的摇摆,站在了楠棠的前方。

    “楠棠先生,您可以使用这三样所提供的东西,为你的挑战获得更加成功的效果。”

    第一个盘子里面冰雾腾腾,盘子的中心放着一颗桃子,表层上面凝固着浅薄的冰霜。

    寒冰仙桃,能够在短时间内将你体内的潜能全部开发出来,让你产生极高的强化。

    第二个盘子里面放着一个奖券。

    这张奖券让你能够在挑战考官成功之后,拥有两种效果:跳过一层,或者短暂和一层的人成为盟友,最终互相战斗。

    第三个盘子放着一串钥匙圈,一共有六把钥匙。

    这些钥匙可以在挑战每一层的人成功后开启塔层的奖励,继续给予你优势。

    “杀手或许只是相信自己的武器,但是通往成功的道路上面,往往还需要一点特殊的帮助,不是吗?”

    谢特的话让楠棠十分受用。

    他先是直接吃掉了寒冰仙桃,牙齿咬破仙桃表面的冰块的时候,仙桃竟然自动跳进了楠棠的嘴巴里面,不用咀嚼便彻底的融化的进入了唐长安的身体内,率先是一股冰凉的感觉席卷了全身,令人有些无法忍受的极度寒冷之后,唐长安在下一刻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温热,就像是火焰般的滚滚袭来。

    他带着自信的表情,同时拿起了奖券和钥匙之后,朝着变幻灵塔走过去。

    身后的摄像机和直升机全程跟随着他。

    “这样的制度,对个人实力的要求和审判都有着极高的标准,那些参赛者们,连和家里面的人沟通的机会都没有,这场赛制甚至是海选赛和终极赛同时金星的,很让人匪夷所思,但是又更是让人意想不到,哎…阿罪镇守的是第二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南唐后人是可以轻松的通过考官的,也就是说他很快就能够遇到阿罪。”,旁边的苏逊叹息了一声说道。

    夏天则是非常稳重看着变幻灵塔“只要有实力的人根本不惧怕任何赛场制度的更改。”

    世界议事厅办公室里面的高爵拿着对讲机,看着所有人进入后命令道“变幻灵塔,特殊物质等启动。”

    “天哥。”,龙潮歌有些心神不宁的说道“这一批参赛的选手,可是在全世界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在每一个阵营里面更是佼佼者,你说万一世界政府想要将他们全部都抹杀在那变幻灵塔里面怎么办?我觉得帝君虹是能够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的,每一层灵塔里面都有着特殊的物质,这些物质会不会是致命的?”

    夏天摇摇头道“不可能的,王君战队赛是世界性的比赛,众目睽睽之下,如果帝君虹真得这样做的话,这既是对这样庞大性的世界比赛的不尊重,更是对人民的不尊重,他不敢犯天下之大不逆,放心。”

    他说的有道理,龙潮歌也是松了口气,但是并没有放松警惕。

    唐长安走到变幻灵塔第一层前面的时候,突然低下头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的白色铁扇,唐袭,想必你也看着这场战斗吧?南唐跟北唐之间的战斗虽然在暗地里面早就已经结束,但是这悠悠众口,又该如何堵住?如果南唐被那些心怀叵测的人利用的话,我们…可能会永远在黑暗的角落中无法走出来的吧?需要我暴露真正身份的时候,请你务必给我提示;推开门的那一刻,一根尖锥般的东西径直的飙射到天空中。

    “锵锵锵…”这根尖锥在黑色夜空的遮掩之下迅速的变幻着,竟在短短几秒之间内变成了一只铁翠鸟,并朝着前方的夜幕中,带着尖锐的风响之音迅疾的飞扬。

    赛场更加外围的某一处至高点上面,唐袭伸出手。

    那只铁翠鸟收拢起翅膀慢慢的降落在他的手指上面,嘴巴不断的发出怪异的音符。

    只有唐门的人能够听懂的音符。

    “不知道你怎么看?虽然现在楠棠还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但是在我们的观点中都会认为,他就是南唐的人,启动南唐那部分的势力的会是谁呢?除了唐袭我根本想不到有别的人了,从某种原因的致使加入世界政府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如果你还看不清楚唐袭有着怎样的想法的话,是不是未免太疏忽他了?”

    夏天的身边响起了一个成熟稳重的声音,夏天说着“我当然知道他有怎样的想法…”

    突然反映过来转过头一看的瞬间,他和那人之间相隔着一个拉斐尔,龙潮歌的夜枭剑已经放在了他的脖颈上面,身后天门群将的各种杀伤性强大的武器已经全部都到了他的身体上面,只要他再动一步或者再张嘴说出一个字,下一刻便会彻底的死无葬生之地,小庄抱着手看着拉斐尔“你怎么反映这么快呢?”

    “是你。”,夏天对着周围挥挥手“不要这样有敌意,这不是我们的敌人。”

    “也可以是。”,杜苦儿提醒道。

    苏逊在夏天的耳边一阵耳语之后,夏天沉着的问道“阁下就是鼎鼎有名的小庄先生?”

    “你可以叫我庄卿贤,当然这个名字也可以随时的换掉。”,即便是在如此多的高手的围攻之中,小庄依然是面不改色,他那双眼睛,仿佛能够在转瞬之间洞察别人的心灵,但是看着夏天的眼睛,小庄的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疑惑与迷茫;夏天笑道“你跟白渊见面之后不是马上要离开纽约了吗?没想到你还在。”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小庄抿抿嘴。

    “上次在南吴城发生的事情,虽然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但是小庄先生的先发制人,尽管在你的立场上面做的非常的正确可是相对于我而言,在南吴城那样的地方有些为所欲为的话,不好吧?我并不是故意鸡蛋里面挑刺来否决小庄先生您的做法,我也知道您来找我的目的,人情这种东西,就像是树木的嫁接一样,一波接着一波。”

    夏天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纸递上去

    “下一次当我需要庒先生您帮忙的时候,我希望您也能够像我这样的爽快。”

    “噢?”,小庄接过纸张后打开,这赫然便是在东南亚的时候,高爵给自己的释放权。

    “跟夏天主君这样聪明人说话简直就是一种格外享受的事情。”小庄将东西收起来后转过身,偏过头提醒道“夏先生,我送您一句话吧,你想要这个世界的话,就是一念之差,这取决于你的内心,是否残忍或者怜悯;还有,苏逊军师,西装很不错。”,说完在天门群将虎视眈眈中,小庄面不改色的离开。

    龙潮歌跟小庄早就相识,但是后者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小龙有些不理解的说道“天哥,那样重要的东西就这样给小庄了吗?是不是有些唐突?”

    “一双20块钱的鞋子的保质期,既然需要付出心血去爱护和洗刷的话,它其实并没有存在的必要,拿好的东西,换取更好的东西,总有一天这张纸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的,杜苦儿你说的也没错,他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敌人,但是这样做的话,我跟他是朋友这样的说法,就更近了一步,齐麟做生意要的是金钱,而我要的,是未来,如果你明天要展翅高飞,今天你就要装好弹簧。”,夏天说完对着前方昂昂头说道“已经开始了,看比赛吧。”

    世界各地的观战者们早已经全神贯注的看着变幻灵塔里面,所有的视线全部都举起在变幻灵塔之中。

    唐长安推开门进去的那一刹,一股血腥和冷肃的风便席卷了自己全身。,

    变幻灵塔,第一层,插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

    战刀插入大地之中失去了原本的锋芒和张扬,只剩下岁月中被腐蚀出缺口的沧桑;战剑的陨落是人命猖獗的威吼,还是它锋利的程度不够?战枪的没落,究竟是战场的风吼与将军的挽留,还是在孤寂的大地中静静的对岁月所回首?

    唐长安就这样静静的站立着,感受着每一把刀每一把剑上面的气息。

    他仿佛看到了一片辽阔和残忍的战场,金戈铁马,人群在沙场中驰骋。

    “你便是那被黄金圆盘选中的人?看来法颜只是对一些普通人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并没有对你们这些高手产生实质性的功效,没关系,我是黑铁剑士重锋,是这变幻灵塔的第一个守护者,我身后的宝箱里面隐藏着很好的东西,身后的楼梯便是通往第二层的道路,打败我之后,你才能够挑战第二层的守护者。”,说话的男人从刀剑的墓地中慢慢的站起身,他身材高达,2。8米,后背和脖颈的肌肉连脖子都仿佛被代替。

    唐长安无声无息的张开了铁扇,这把铁扇同样有一个冷酷的名字——白眉。

    重锋上半身**,两根粗壮的铁链呈现‘X’般将缠绕在他的上半身上面。

    “桑桑&…”随着两声拔刀声,他双手交叉从腰间将黑色的巨型虎贲战刀拔了出来。

    “这两把…可不是普通的虎贲战刀,刀魂剑魄。”,重锋一声怒吼之后,插满了整片战场的刀剑全部都“叮叮叮叮”的颤抖起来,随后一股股白色的亡魂飞舞到天空中,不断的旋转了几圈后全部都进入了两把黑刀之中。

    唐长安微微笑道“早就听说了每一层变幻灵塔里面都有着不同的物质,原来如此。”

    “当然…这第一层的物质,就是我的战刀可以吸收刀魂剑魄不断的进化。”,重锋的话音刚落,虎贲战刀上面“砰砰砰”扩散出一股股白色圆形的刀浪,随后刀刃上面隐隐约约看到一条条的线条变成了一只只的猛虎,隐隐的闪耀着光芒;整把黑刀的气势也变得更以前截然不同。

    “第二层是阿罪吗?”,唐长安问道。

    “是的,但是我比较担心的是,你可能见不到她了。”,重锋的话音说完一声怒吼,一脚踏地的他朝着唐长安迅速的冲锋了过来,全世界的观众们均是爆发出一股股的掌声;重锋在低吼,让自己的力量不断的提升,唐长安耳朵眼神就如同锐利的苍鹰一样,观察着重锋的头颅、肩膀、腹部、双手、双脚的节奏,他仿佛有自己的战术。

    前方重锋的怒吼声顷刻间传入唐长安的耳膜里面,震的耳膜微微升腾中,重锋右手抬起,一刀横扫过来。

    “当……”白眉铁扇顿时合并上,稳稳的撞击在一起,瞬间阻挡了黑刀横扫的威力。

    “哼…”重锋的鼻腔中喷射出两股白雾,右臂上面只看到肌肉不断的凝固,一根根的青筋高度的暴涨升腾起来,他的力量在不断的加重中,黑刀一点点的朝着唐长安移动着,“咔咔咔…滋滋滋…”碰撞的刺耳声响中,唐长安突然蹦跳到天空中,黑刀带着一股白色的刀浪笔直的扫射过去。

    下一刻重锋爆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左手握刀,一招龙抬头径直的对着天空中扫荡上去

    白眉铁扇完全的张开,从天而降盖下去,与刀尖的撞击,一串火花的闪耀…

    唐长安的食指在一根头发上面迅速的缠绕了几圈后,将一根头发朝着下方扔了下去。

    “啪!”的一声,软绵绵的头发宛若一根铁棒般的打在重锋的虎口上面,“当当当…”左手的黑刀顿时掉落在地面上,重锋惊骇的不断的后退,左手弓成了鸡爪一样,不断的颤抖,就算自己想要伸直都没办法做到,他疼的额头上面渗透下来一滴滴的汗水,同时震撼的看着唐长安。

    “点穴!”,齐麟身边的玄霄倒抽一口凉气说道“这么准?”

    点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就重锋而言,那种感觉就像是一股东西突破了身体的保护进入其中,然后致使那个地方的运作功能彻底的被破坏。

    唐长安只用一根头发便废了重锋的一只手,这样的实力引起了全世界一片的叫好声和一声声的欢呼。

    高爵立刻拿起对讲机说道“先不要管你的那只手了,阻止他的进攻,蠢货。”

    重锋耳机里面响起了高爵的声音,他一声怒吼,右手战刀狠狠的从天而降,“嘭”的一声打在了地面上,大地上面只看到一道气浪朝着周围的扩散中,无数的刀剑纷纷的飞舞到天空中,重锋一声怒吼,黑刀在空中爆发出一股股的气浪,包裹着一把把的刀与剑,全部朝着前方的唐长安冲锋了过去。

    秀发遮挡住了唐长安的脸庞让他的脸有些影影绰绰中,他一甩黑色长衫。

    身体旋转,左脚和右脚脚跟碰撞,五根脚趾全部都诡异的移动。

    两只脚,让唐长安的身体变得格外的诡异,“嗖嗖嗖嗖…嗖嗖嗖…”他在旋转中不断的躲避着一把把的刀剑,和重锋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些密密麻麻朝着他飞舞过去的刀剑,连一把都没有给他造成伤势。

    重锋见势不妙,想要举起黑刀再次抵挡的时候,唐长安已经旋转到了自己的前方,白眉铁扇横扫过去,划过重锋的手腕,鲜血的飙射中,唐长安双手一震。

    “嗖嗖嗖!”,衣袖上面的绳索全部都旋转解开,让唐长安的袖口变得格外的宽大。

    南北唐门,战斗方式和运用暗器的方式全部都是孑然不同,被唐门这边将就的是简单粗暴,直接将暗器朝着外面扔,南唐门则是要内敛和含蓄很多,他们讲究匠人精神,对暗器的构造和使用特别考究,暗器就是身体,身体就是暗器,唐长安只是轻轻的挥舞了一下袖口,一大团的白色沙粒纷纷的飞舞过来。

    “啪啪啪…嗤嗤嗤…”这些沙砾全部都打在重锋的脸庞上面后,只听到腐蚀和融化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重锋在竭尽全力的呐喊,疯狂的嚎啕着。

    他的双眼中被沙砾所击中,两只眼珠子在被高度的腐蚀,几秒之中重锋彻底的失明,他像是一头暴躁的雄狮一样,鲜血淋淋的右手上面握着黑刀,胡乱的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挥舞斩动着,空气中被黑刀斩的不断的爆发出一道道的切痕,唐长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突然宛若一根箭矢般的冲刺出去。

    他的右脚踢在重锋的膝盖上面,狠狠一摁后,一根尖锐的铁刺竟然直接穿透了重锋的膝盖。

    “啪!”,膝盖骨的破碎中,重锋惨叫一声直接单膝跪地。

    唐长安面无表情的站在重锋的面前,重锋耳朵动了动后,一刀从旁边直接朝着唐长安横扫了过来,刀刃还没有飞舞,唐长安右手握着白眉铁扇,左手闪电般的飞舞出去,在那瞬间,他的五根手指全部都变得修长无比,整齐长度。

    “嘭!!”,五指全部插进重锋的手腕中,五颗血洞爆发出的鲜血融合在一起,溅洒在唐长安黑长衫上面。

    唐长安再次一用力,断骨之声在无数人无法承受中响起,重锋的右手下一刻直接搬了形状,小手臂三百六十度旋转,像是断裂的树枝一样挂在整条手臂上面,别说黑刀,他连挥舞战刀的力气都没有。

    “这家伙出手就是一击必杀,根本不给敌人第二次进攻的机会,手段好狠啊。”

    无数人的纷纷赞叹中,唐长安从重锋的身边面无表情的走过去

    “我不知道你们是靠着什么当上世界政府的考官的,我只能说让你们当考官的人眼力真是太好了…”

    唐长安的嘲讽让高爵显得有些汗颜,但是重锋的确是很强的高手,没想到这个唐长安丝毫不给他正面碰撞,一出手就是破坏性的必杀,这样的进攻方式很奇特也很恐怖。

    重锋不断的喘息着,高爵一生怒吼“不要忘记了你身为战士的荣誉。”

    仿佛是激怒了重锋内心中最深的尊严,他一声怒吼后摇摆着脑袋,带着疯狂的呐喊猛然的站起身,闭着眼睛朝着唐长安奔跑过去,唐长安还是突然停止了脚步,耳朵不断的动着。

    他听着重锋的喘息、心脏的跳动、脚步的节奏…他还是那样,有着自己的战术。

    重锋离唐长安只剩下一米的时候,倚仗着庞大的身躯泰山压顶般下来的时候,唐长安只是轻轻的踢在他的脚踝上面,他所有的力量和压力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就像是一具庞然大物的倒塌一样,狠狠的摔了下去,他心脏的着位点哪里,刚好是一把立起来的战刀,“嚓…”的一声,伴随着重锋的倒下,那把长刀直接捅穿了重锋的心脏,让他顿时一命呜呼。

    “看似很快很简单,但是他考虑到了范围的面积和自己出手的时机等等东西,跟咱们上次遇到的那个人行动方式很小,有时候花拳绣腿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关键是有效果就好。”,赛场观众阵营中的银狐在貘羽的耳边说道。

    吃了寒冰仙桃之后,唐长安的感知能力比以前更强。

    他打开了第一层变幻灵塔的宝箱,里面放着两把精美的虎贲战刀,唐长安淡淡一笑后顺手拿起,踩踏着通往二楼的阶梯一步步朝着上方走动过去,外面已经是人潮鼎沸,这个叫做楠棠的男子实力超乎想像的强大,三拳两脚之间便将第一层的考官收拾,天知道他还有多少的隐藏实力?不知不觉中,这场比赛越来越有趣,也更加的扑朔迷离起来了。

    “楠棠先生并没有使用跳层权利的奖券,或许阿罪是他一直所期望的对手?”,谢特大声的喊道。

    变幻灵塔第二层,当唐长安进入的时候,这里,居然是一块插满了上千块墓碑的坟地…

    阿罪坐在一块画满了钟馗捉鬼的墓碑上面摇摇头“你选错了。”

    怎么会是这种地方?唐长安那张脸上有些僵硬的苦笑了两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