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红笼长街-龙剑断魂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愧是血色杀手组,这六个人每一个人都是实力绝顶。

    唐长安才刚刚到第二层的时候,就被阿罪所击败;如同密斯特谢特所说,局势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现在的挑战者从唐长安变成了阿罪,即便是阿罪已经离开第二层上了第三层,唐长安的眼神中依然久久无法的平静,刚刚面对阿罪,她身上所散发的,就是绝世高手的那股气息,让自己知难而退。

    就算自己的青铜甲虫和自己的青铜翠鸟再怎样不死,但是发挥不出作用,依然无可奈何。

    原本想要在时代中激荡起滚滚的强大风暴,但是却…

    罢了,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唐长安从变幻灵塔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多家媒体和报社的记者潮水般的涌了过来,他在闪光灯中灰心丧气的低着头,拒绝接受任何的采访,胜利者当然是高喊着王者的宣言,那么失败者要说什么?第二名,就是头号的失败者;唐长安依然用那种充满了深意的眼神,深深的看了夏天一眼,破碎的长衫舞动,他消失在黑夜的尽头,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记者,手足无措。

    夏天却是淡淡一笑,继续看着屏幕里面的阿罪。

    赛场周围已经是闹翻天,各种舆论和谣言纷纷的放出来,观战的一些强者们也是有自己耳朵不同的想法,尤其是银狐,他倒抽着凉气回忆道“那个楠棠小子可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家伙,他的那些制造出来的玩意儿,连鬼刃都斩不死,我跟他交手过,这可是一个孤傲的人,没想到在阿罪面前,也只有低头的份儿。”

    “九霄之上还有九霄,一山还有一山高。”,貘羽蹲在椅子上面不屑的撇撇嘴“我们常说强者强者,但是这次阿罪让我感受到了真正强者的感觉,至少她的气势,已经有了点那种大宗师的风范。”

    “气势?”暴君挠挠脑袋问道“她连爆发都没有吼。”

    “当你能够面对同样一个强者同样保持冷静和镇定,并且让他低头认输的时候,你就知道冷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东西了。”绯夜抱着手由衷的赞叹道“被称之为天门的招牌这份含义之下,可不单单只是包涵着实力。”

    变幻灵塔,第三层,守护者东宫烟雨。

    阿罪依然赤着脚,尽管街道格外的冰凉,但是她却慢慢的喜欢上了这种无拘束的感觉。

    街道旁边在风中摇晃的红色灯笼,一左一右的摇摆着,在地面上投射下来红色的光芒,整条街道都被照亮的发光发红;放眼望去,整条街道建筑的屋檐之下,全部都挂着两个红色的灯笼,每一个灯笼的凉面都写着“囍”和“哀”两个字,这一条充满了红色灯笼的长街,便是变幻灵塔的第三层,这里只有这样一条街道,而守护者东宫烟雨,就站在街道的中心处,左手握着长剑,在光影之中的她听到前方的脚步声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阿罪正在一步步的走向自己,脚步轻缓,浑身毫无杀气。

    东宫烟雨的左脸上面有着一块黑色伤疤,筋脉全死,皮肤之下隐藏着淡淡的妖气。

    身为统领整个动物界-妖系的皇帝,白渊这一掌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轻松的化解的,但是东宫烟雨毕竟实力强大,妖气竟然在被她慢慢的逼迫出去,想要将妖气全部排出自己的身体,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阿罪站定,两人相隔七米,身边屋檐下面的红色灯笼摇晃的更加厉害。

    东宫烟雨眼角美丽的血痣让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阿罪;前方的阿罪也是在打量着她。

    首次展现出高强实力之时,东宫烟雨骑乘在八条金龙拉着的金銮马车上面,气势磅礴,一句话决定着慕遥等人的生死,今日出现在王君战队赛中,依然保持着一份倨傲,那是种对世间的轻蔑,仿佛一切都要在她的脚下俯首臣称般,她冷哼一声道“你怎么不动了?”

    “再走一步就进入你剑气的范围内了。”,阿罪双手纤细的手指在灯笼的红光下显得更加的修长。

    东宫注意到她的赤脚,忍不住的嗤笑道“脱了鞋能够增加战斗力吗?你怎么不把全身的衣服都脱了?”

    “事实上,我很想要如此。”,阿罪很认真的说道。

    如果脱了全身的衣服就裹着黑色斗篷的话,那种感觉的话也许相当不错吧?

    双手交叉抱着剑,东宫烟雨赞叹道“刚刚你和下面那位的战斗,我可是看到一清二楚,很震惊你的鬼刃和你的幽冥狱神披风,也很震撼你的实力竟然能够同时很好的将这两样东西驾驭,楠棠打不过你,不代表我打不过,有一个问题不解,唐长安的东西你怎么不拿?也许你会害怕到跳过我这关?”

    “事实上,我很想要一层一层逐步的挑战。”,阿罪又是很认真的说道。

    这认真的模样逗笑了东宫烟雨,她不断的摇摆着脑袋,似乎在嘲笑阿罪的大言不惭。

    再看东宫烟雨怀抱中那把长剑,金色的剑柄被雕刻成双龙头的的形状,双手慢慢的松开,阿罪也慢慢的抬起头,全世界的观战者们全部都忍住了自己的呼吸,东宫烟雨左手拿着剑鞘,右手直接握住了剑柄,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呼…”的一声,旁边的两个红色灯笼猛然的飘舞过去的瞬间,“嘭!”,东宫烟雨的全身都爆炸成了一团烟霞。

    阿罪也猛然的握住了拳头,冥魔战臂瞬间升腾而起。

    下一刻阿罪黑斗篷的帽子被疾风而来的攻势吹拂的掉落下去,满头黑发的飞舞中,一团烟花在阿罪前方的上空中炸裂开来,东宫烟雨双脚如同两把长枪,狠狠的踢动了过来。

    “砰砰砰…”,阿罪双手与她的双脚不断的撞击在一起。

    东宫悬浮在天空中,双脚带着极影飞速的踢动;阿罪在地上不断的后退,招招全部抵挡。

    “嚓嚓嚓…桑…”

    旁边的红色灯笼上面顿时裂开几道剑痕炸裂开的瞬间,东宫烟雨拔出了升龙剑。

    阿罪猛然的闭上眼睛,剑光在脸颊上面一阵闪耀后,竟然锋利到直接撕裂阿罪的超武装域气。

    东宫双脚合并,阿罪双掌合并。

    “嘭!”,东宫劲踢一脚,身体在天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后,升龙剑直刺阿罪美丽的眼眸。

    “烟霞剑法·無双·破月。”

    “嘭!!!”,一大团五颜六色的烟花顿时在剑刃上面炸裂,让阿罪的眼神里面全部都是烟火。

    五彩缤纷的烟花包裹着锋利的升龙剑,下一刻剑气飞来之时,阿罪双手从左右拍打过来,“嘭!”一股剑气和气浪同时爆裂,震开两旁建筑的大铁门中,阿罪双掌将剑刃合并住,随后飞速的后退后,双掌摩擦着火花一阵抽取,一个旋转,成百上千的亡魂顿时乱吼着飞舞出来,旋转的鬼刃从前方朝着东宫横扫过来…

    东宫烟雨双脚弯曲躲过鬼刃致命一斩,右手握剑,整只右臂螺旋般的闪耀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一圈圈炸裂的烟花呈现螺旋的形状,噼里啪啦的不断炸裂着,旋转的升龙剑从天空中冲刺下来,阿罪横扫的鬼刃变成了一根铁链;铁链从右手飞舞到左手,瞬间朝着后方抛洒了过去,“当当当…”铁链卷住建筑物的某处,阿罪牵扯着自己的身体,飞速的后退。

    东宫烟雨落地,一剑刺在了空荡荡的地面上,随即嘴角升腾起一股可怖的笑容。

    升龙剑朝着前方狠狠的一扬“無双·追星。”

    “砰砰砰…砰砰砰…”笔直的爆破气浪,带着五颜六色的烟花从大地中不断炸裂着冲刺了出来,一路冲刺的朝着前方的阿罪冲锋过去;铁链松开的瞬间,在阿罪的手中再次变成了刀刃的形状,一股风暴从阿罪的身后吹拂而起,黑斗篷的帽子戴在了脑袋上面后,鬼刃直接一刀插破了虚空。

    “滋滋滋…”虚空疯狂的破裂,亡魂的呐喊顷刻间响起。

    “刀鬼剑煞!”

    破碎的虚空中,无数的幽魂之影,像是挣脱了铁笼束缚枷锁的恶鬼们,一缕缕的朝着前方冲刺过去,在冲刺的过程中这些幽魂之影变成了幽魂战刀、幽魂长剑,刹那间密密麻麻的蜂拥而追,“嘭!!!”虚空剧烈的发生了一股爆炸中,阿罪和东宫烟雨几乎是同时朝着彼此冲刺过去,两人在半空中全部都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两人几乎都是异口同声的喊道“超圣入神·第四重·至尊!”

    一个拳头上面散发着黑色的武装系域气,一个拳头上面带着金色的武装系域气。

    “嘭!!!!!!!”,鬼刃和升龙剑带着一股刺眼的火花交叉斩击在一起之时,阿罪和东宫和拳头也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呜呜呜…空气爆发出风流间隙的裂响声中,随后只看到黑色的域气和金色的域气相互碰撞后狠狠的融合在一起,紧接着圆圈般“砰砰砰砰…’的炸裂出去,两人的身边和身后全部都充满了一根根破碎的虚空裂缝,东宫烟雨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声音,首先离开阿罪的拳头后,身体旋转中带着一串串气浪的红影。

    “当当当…当当当…”在全世界观众们握拳的叫好声中,鬼刃和升龙剑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继而连续不断的碰撞在一起,两人从地面上飞舞到屋顶上面,从屋顶飞舞到天空中,从天而降的时候,一刀一剑不断的碰撞在一起,火花的闪耀照亮了两人庄严肃穆的脸庞,都是旗鼓相当的对手,都是超一流的高手,如此的战斗,世间罕见。

    刚刚落地,东宫烟雨一剑刺出,阿罪一刀刺出。

    “叮!”,破音之响让全世界的屏幕都一阵颤抖,无数人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嘎嘎嘎…”升龙剑的剑尖和鬼刃的刀尖稳稳的撞击在一起。

    两人的用力,让两把武器都在疯狂的冲刺,双双全部都弯曲了下来。

    左掌再次同时的挥舞出去,“嘭!!!左掌再次相撞后,两人各自朝着后方后退。

    “她居然跟阿罪打的不相上下。”,身后的猩猩赞叹道“我第一次看到罪姐遇到这种对手。”

    “废话,人家是修罗国镇国的宫主,没有强劲的实力,会让他上吗?”,旁边的强子骂了一声。

    红灯笼飘舞的长街上面,阿罪的身体率先转动成了一股黑色的旋风,紧接着东宫烟雨的身体转动成一团红色的旋风。

    两股风影从原地刹那间冲刺出去,“咚!滋滋滋…”

    在旋风的碰撞和旋转中,阿罪不断的挥舞着鬼刃,这次她进攻的稍显主动,但是东宫烟雨目光沉稳,虽然高傲,但是她真的实力强劲,旋风的转动让两人不断的攻击在一起,随后阿罪顿时消失不见,下一刻东宫烟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整条红灯笼闪耀的冗长街道上面,寂寥无人,只有不断飞舞而过的风声。

    不见了?全世界的无数人全部都骇然的瞪大眼睛。

    “因为速度过快已经和风同化,普通人看不见很正常。”,台风突然眉毛一挑道“阿罪打出优势了。”

    “嘭!!!”,红灯笼长街的一处墙壁上面顿时被鬼刃斩裂出一道风刃,随后一道气浪划破长空,“当当当当…”,虚空爆发出一串串的火花中,一个个悬挂在屋檐下面的红色灯笼被不断的斩断,一个个全部都轻飘飘的游荡在空中的时候,阿罪和东宫烟雨在全世界的鼓掌声中突然出现。

    阿罪双手握着鬼刃,压制着东宫烟雨,两人双双坠落。

    眼看着身体就要撞击到地面,东宫烟雨的身体顿时爆裂成了一团烟花,她朝着右边滑动的时候,阿罪趁热打铁的追击了上来,一刀狠狠的斩击在那漫天飞舞的烟霞上面,“噗!”东宫烟雨顿时吐出一口鲜血,飞速落地后,长剑乱舞打出一团团的烟花,迅速的转过身,看着前方的阿罪。

    鬼刃上面滴落着鲜血,东宫烟雨的背后出现一道刀伤。

    无数的红色灯笼宛若孔明灯一样,在阿罪的身后慢慢漂浮着飞舞到天空中。

    身体一个后跳,阿罪踩踏着飞舞的红色灯笼迅速的升腾到天空中。

    东宫烟雨抬起头的刹那,阿罪浑身带着吼啸的幽魂从天而降,一刀插入了地面中,“滋滋滋…滋滋滋…”一道道的黑色刀锋宛若藤蔓般的在地上蔓延,在阿罪抽出鬼刃并喊出“百鬼夜行”的瞬间,地上的黑色刀锋中冲腾出一股股的幽魂,全部都张牙舞爪的冲向前方的东宫烟雨。

    东宫脚踏地面飞速的后退,一剑剑的打在天空中。

    “滋滋…滋滋…”燃烧的烟花不断的旋转着一圈圈,形成了一圈圈的剑气之盾。

    吼啸的百鬼夜行的幽魂刀锋就像是兽性大发的冥界兽王一样,张牙舞爪的冲锋的冲锋着,撞击在那些烟花盾上面后全部都爆发出一团团的气浪,接着残忍并猛烈的撕裂,依旧乱吼着朝着前方撞击着;刀锋在冲刺,破碎着一面面的烟花盾,阿罪手中的鬼刃变成了黑色的铁链,插入大地之中,在大地之中飞速的游动着。

    一连排出现在虚空中的烟花盾全部都被击破成粉碎,但是幽魂刀锋也在冲锋中慢慢的削弱和减少。

    东宫烟雨脚踏空气升空的瞬间,一根铁链从大地中冲刺出来,迅速的缠绕在她的右脚上面。

    这是…东宫骇然的低下头的时候,阿罪狠狠的朝着旁边一个甩动,“嘭!!!!”,身体顿时落地的东宫烟雨变成了一团烟花,飞速的穿越空气中,变成人形后刚刚落地,全身旋转的她身体的周围“啪啪啪”的爆炸着一团团光亮的烟火。

    她在原地瞬间消失…

    “超必杀·幻影烟霞。”

    “嘭!!!嘭!!嘭!!!嘭!!!嘭!!!嘭!!”

    伴随着连续的爆炸,六个东宫烟雨出现在阿罪的身边和东南西北四个地带的天空中,并且伴随着东宫烟雨的飞速旋转,“啪啪啪”一圈圈的烟花跳跃着不断的炸裂,从那炸裂的火花里面,无数的升龙剑的幻影剑影密密麻麻的飞舞出来,阿罪顿时感觉到四面楚歌之时,身后的黑匣子顿时开启了。

    刹那间随着阿罪满身黑烟的昂起头一声低吼,排山倒海的亡魂数量过万的全部都冲锋出来。

    下一刻…幽冥狱神披风将阿罪整个身体全部都包裹在里面。

    “呜呜呜…呜呜呜…”紧接着,无数的亡魂开始旋转浮游在阿罪的身边,一圈圈的不断的旋转着。

    从四面八方围剿杀戮过来的幻影升龙剑冲击在那些亡魂的保护圈上面,在下一刻全部都被子震裂的稀巴烂,“砰砰…砰砰…”剑影依然持续性的不断的飞舞出来,但是幽冥狱神披风的防御实在是太过于变态,随着那些亡魂的旋转,在阿罪身体周围仿佛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圆圈,那些剑影虽然是要多少有多少,但是来多少断裂多少。

    东宫烟雨震撼,无奈之下**一,滑翔在空中迅速的后退。

    阿罪的黑匣子里面进行了疯狂的吞噬,所有的幽魂全部都被吸吮进入其中。

    随着时间的掌控和对黑匣子的熟悉,阿罪现在已经能够收放自如。

    她从幽冥狱神披风中放出来的瞬间,东宫烟雨一剑指向自己,下一刻一股金色的圆形气罩顿时将东宫完全的包裹住,一股股凝聚即将要爆发的光芒在气罩上面疯狂的闪耀着;阿罪用力的握紧了拳头,美丽的眼眸也升腾起来了一股黑色的亡魂,紧接着两道幽魂宛若剑芒一样冲射出去……

    而在这一瞬间,东宫烟雨则是一声怒吼“帝皇系域气·神帝皇·剑光天下!!!”

    围绕着东宫烟雨的那颗气罩顿时在瞬间“嘭!”的一声彻底的狠狠的炸裂,随后金色的气浪从前方的长街前方,带着吞噬一切的恐怖霸气疯狂的压制过来,也是在眨眼之间,成千上万的剑气从金光中“刷刷刷刷”一次性的全部都飞舞出来,周围的墙壁上面“咚咚咚咚”顿时被撕裂的满目疮痍,充满了剑痕,无数的红色灯笼全部都被斩断的纷纷坠落。

    而阿罪的那股剑芒朝着前方冲锋之后,整条街道,以阿罪为中心处,周围的一切全部都黯淡了下来。

    “吼…”超过数十万的恶鬼,在暗黑系帝皇系域气中,就像是一座抵挡在前方的恐怖泰山一样,直接让整条的光芒变得黯淡,那些金色的剑气冲向前方的黑暗地带后,一把把的全部都被轰炸成了齑粉纷纷扬扬的从天空中掉落,东宫烟雨这一招让全世界脸色大变,好强的帝皇系域气,但是阿罪的反击,再次告诉了全世界,什么叫做特殊,什么叫做独一无二,什么叫做…势不可挡,是的,当那金色的气浪和一整片黑暗地带的帝皇系域气撞击到的瞬间,彻底的被完全的撕裂!

    阿罪的帝皇系域气,至少要压过东宫烟雨几倍。

    “这么强?”,东宫烟雨吓得花容失色的退后一步,朝着前方飞舞的金色剑影全部都旋转的折回回来,化作齑粉连续不断的融化消失。

    真正恐怖的还在后面,东宫烟雨全身都升腾起超武装域气,当前方那片黑暗地带彻底的涌动过来的时候,东宫烟雨仿佛看到了死神在朝着自己招手。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阿罪的帝皇系域气直接笼罩了东宫烟雨的身体,她站在帝皇系域气,只感觉到周围恐怖的幽魂不断的冲撞着自己,自己身体上面的那些超武装域气在疯狂的震动着,她低着头,不断的呐喊着,头发的发束不知道何时断裂,一头长发在风中张开,完全的铺泄在东宫烟雨的后背上面。

    而周围的地面,在疯狂的龟裂着,疯狂的撕扯着,巨大的裂缝不断的扩大…

    “高爵王将…高爵王将…第三层的空间即将沦陷…”,工作人员拼命呐喊的时候,红色灯笼在瞬间变成了幽魂之影,随后与帝皇系域气同化后彻底的消散。

    “砰砰砰砰!!!”在东宫烟雨身后的建筑,一座座威猛的建筑大楼,在瞬间变成了粉渣和一地的碎块频频断裂掉落;紧接着,所有的压力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东宫烟雨被震的气血沸腾,抵挡一个帝皇系域气,她差不多用了十几次的超武装,单膝跪地的她惊骇的看着周围。

    这里就像是被台风横扫过的狼藉森林般,所有的一切都完全的粉碎!

    变幻灵塔的第三层,三分之一的街道在阿罪的轰炸之下变成一地的废墟。

    东宫烟雨想要站起身,但是刚刚起身,几口鲜血又控制不住的吐在地面上,她一剑插入了地面中,支撑着自己站起身,抬起头有些诧异的看着阿罪“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不仅仅是天门的十三之一吧?你是否能够掌握冥界的力量?让无数人想要追求,并且想要紧紧握在手中的冥界力量?”

    “是。”,阿罪感觉到有些热,黑斗篷里面的衣服紧紧的贴着,特别不舒服。

    此时此刻她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像是夜影所说的那样,现在我们掌控的域气、剑术等东西,都是踩踏着别人的脚步走过来的东西,要创造出自己的东西,并且成为宗师级别的人,让自己的东西不断的流传下去,阿罪突然感觉到脑海里面灵光一闪,紧接着本来黑暗的前方,微微的出现一丝光亮。

    “你凭什么能够掌控冥界力量?你有什么资格让幽魂为你效力?”东宫烟雨嗤之以鼻道。

    想起自己过去的种种,无论是在迷茫时的坚定,无论是在受伤时候的微笑,无论是风吹雨打摇摇欲坠的身体,这些在今天都已经显得不再重要,很难得,阿罪出现一丝笑意只是轻描淡写道

    “可能我命好。”

    “可恶的家伙,帝皇系域气竟然那么强。”,东宫烟雨挺直了自己的身体,她全身的红袍同样在风中猎猎作响,慢慢的,东宫烟雨竟然从肩膀上面将红袍彻底的脱下来。

    阿罪有些愕然,自己还没脱,她就开始脱?

    全世界的人看的也是面面相觑,这个宫主到底要做什么?

    东宫烟雨在世界哗然中将上半身的衣服全部都脱下来,她的上半身穿着红色的紧身胸罩,但是吸引众人视线的并不是她那傲然的**,而是那充满了上半身的彩色刺青,八条龙张牙舞爪的以不同的姿态,或者是缠绕、或者盘着、或者是交叉的充满了东宫烟雨的上半身。

    龙头是金色的,每一片的龙鳞,竟然全部都是红色的花朵,花朵隐藏在龙鳞中,龙鳞中存在着花朵。

    花龙满身,可以看到东宫烟雨背后翘臀的虚影上面,都能够看到花龙游动的踪迹。

    这个女人,全身都被彩龙的刺青遍布,既美丽,又充满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半裸的东宫烟雨抓住地上的升龙剑,指向前方的阿罪“来,搏命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