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龙影迷踪-恶毒的上帝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种格外坚韧的气势从东宫烟雨的身上所散发出来。

    而全世界的观战者们的掌声已经一浪高过一浪,掌声格外的沸腾,甚至已经到了连绵不绝的地步,因为任谁也没有想到,两个女人之间战斗的火花竟然可以升腾到如此的地步;此时此刻的东宫烟雨和阿罪站在红灯笼笼罩的长街之中,周围已经是一大片的断桓残壁,灯笼的残屑在废墟之中,有着**过后的那种悲凉。

    半裸上半身的东宫烟雨身体上面的刺青着实让阿罪震撼,那些美丽无比的花龙,每一条都是显得那样的栩栩如生;花龙们以各种各样不同的姿态染指了东宫烟雨的上半身,每一条的姿态也同样带着那样的气息;有些花龙眼看着就如同长剑出鞘一样,直逼云霄,有些则是盘旋龙躯,带着保守的威严!

    一阵风从整条街道上面掠过。

    红方屋檐下面的红色灯笼全部都摇晃着飘舞了起来,一道道不断闪耀的红光照耀在东宫烟雨的全身。

    赤膊上阵,东宫烟雨相比起之前的确是气势非凡,如果之前是一瞬间爆发的烟霞,只有瞬间的美丽和绚烂的话,那么现在的东宫烟雨就像是一条蛰伏的潜龙一样,她的双瞳中带着燃烧的怒火看着前方的阿罪;手中的升龙剑上面也隐隐约约传出一声声的龙吟之声,一股磅礴的气势融入到红灯笼长街的风中,另一切都是那样的压抑。

    身为修罗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宫主,东宫烟雨什么时候吃过如此的亏?

    不管到哪里,自己难道不是到处纵横,周围的人那一次不是俯首称臣?

    阿罪能够打破自己高贵的气势和傲气?

    世人信,她不信!

    升龙剑从大地中被东宫烟雨拔出来的瞬间,她全身都消散在原地。

    下一刻便只看到一道气势如虹的剑气朝着前方的阿罪直冲过去,阿罪脸上刺眼的剑芒闪耀过后,“嘭!”,一大团爆炸的烟花在罪的眼前猛烈的一阵绽放,升龙剑再次从天空中刺下来的瞬间,剑刃上面竟然缠绕着一条张牙舞爪的花龙,剑尖与龙首同时的融合起来,直逼阿罪的心脏。

    赤脚在地上轻轻的一个弹跳,阿罪的斗篷蠕动中,身轻如燕后退。

    东宫烟雨追击过去。

    剑尖与阿罪的心脏,始终保持着三四厘米的距离。

    两人都是悬浮在空中,一个后退一段距离,一个冲锋一段距离后,双双落地的瞬间…

    东宫烟雨长剑上面带着闪耀的烟花一阵旋转,“滋滋滋”烟花的炸裂中,一道道的花龙剑气澎湃无比的冲击出来,前方的阿罪手中不断的舞动着鬼刃,“咚咚咚咚…”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花龙剑气被频频斩断之时,阿罪一脚踏地,身体弹跳到天空中,鬼刃一阵乱舞。

    “啪啪啪…啪啪啪”幽魂之影冲撞在虚空上面炸裂出清脆的声响。

    蜂拥而下的幽魂之影在眨眼间全部变成了黑色的刀剑,密密麻麻的释放。

    一招刀鬼剑煞!已经被阿罪掌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释放起来比之前的更加游刃有余。

    下方的东宫烟雨收起右手长剑,左拳狠狠的打在了虚空上面,“嘭!!!!”,虚空一阵颤抖中,花剑龙影扭动着身躯不断的冲腾起来,与刀鬼剑煞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天与地的距离之间的半空中,一道道橙黄色的气浪接二连三的不断爆发出去,一团团的虚空气浪爆发在一起,朝着四面八方频频的溅洒;阿罪算是看清楚了,东宫烟雨修炼的是烟霞剑法,但是这种剑法的剑气之前是无形无色的,现在露出了全身的花龙之后,剑气竟然变成了花龙剑气,这个家伙跟自己一样,都是圣域和神臻化境双修的地步。

    已经知晓了东宫烟雨进攻的方式,阿罪的表情变得更加的淡然。

    一个人真正的强与不强,只要跟她交手之后便能够了然于胸,捉襟见肘之间,自己自然有应付的对策。

    而东宫烟雨也是打的内心不断的赞叹,阿罪的这些幽魂之影的刀锋竟然是如此的恐怖,自己已经将剑气转化成了花龙剑气,威力是普通剑气的三倍有余,竟然才能够和幽魂之影战一个平手,如果阿罪直接迅猛进攻的话,自己应该如何应对?这个家伙真的是太难以对付了,打到这样的地步,竟然还没有将阿罪的剑灵逼迫出来!

    天空中不断的爆发的气浪中,阿罪的黑影垂直的降落下来,手中的鬼刃挥舞出来,连续斩击了几下东宫烟雨之后。

    飞舞在空中的鬼刃在瞬间变成了锋利的黑色匕首,而阿罪的身体和速度也随着匕首的转换,再次升腾了几分,在东宫烟雨挥舞着升龙剑不断的进攻中,阿罪一下又一下的连续不停的冲锋,直逼迫的东宫烟雨连续不断的后退。

    不断旋转在地面上阿罪的手掌之下

    “刷刷刷”匕首不断的转圈着,锋利的匕刃爆发出一连串刺眼的光芒。

    “当当当…”,再次和升龙剑撞击了几下后,阿罪突然冲击出身体。

    “桑…”匕首在升龙剑上面闪耀出一串刺眼无比的火光之后,阿罪一刀切割在东宫烟雨的手掌上面,一股鲜血飙射出来的瞬间,阿罪左手的一掌冲击出去,在东宫烟雨硕大的**之间狠狠的打进乳沟里面。

    “噗!”,东宫烟雨吐出一口鲜血,**摇晃的不停踏步后退…

    匕首无声无息的消失,随后阿罪双掌上面带着赤红色的剑气交叉在虚空中横扫。

    “冲冲…”下一秒,轩辕惊天决释放出两把不断旋转的剑气,从阿罪的拳头上面狠狠的冲击出去。

    后方意念一动,两把不断旋转的轩辕剑气“锵”的一声碰撞后合并在一起。

    旋转巨剑,直冲到升龙剑上面。

    “当当当…当当当当…”一股股刺眼无比的火花在东宫烟雨的前方一阵的闪耀。

    好强的轩辕惊天决,东宫烟雨无比的震撼中,左手狠狠的打在剑柄上面,“铿”的一声,整把升龙剑猛烈的一震,随后两面剑刃上面一条线凹了下去,出现了两把剑痕之后,东宫烟雨一阵爆发中,隐约能够看到剑痕之中一条条的花龙不断的朝着前方冲锋过去,“砰砰砰砰…”那些从剑痕里面连续不断爆发出去的花龙剑气狠狠的冲射在轩辕剑剑气上面,整把轩辕剑剑气颤抖了两下之后,竟然直接被撕裂成粉碎。

    爆裂的碎裂气浪中,阿罪伤痕累累的右手直接冲刺出来,东宫烟雨连忙脖颈一阵后随。

    但是阿罪的每一根手指上面,都闪耀着蓝色的光芒,那是伏羲问天录吞噬力量的放肆作祟!

    东宫烟雨只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吸吮力顷刻间将自己的身体扯动了过来,下一刻阿罪的手抓住了东宫烟雨的脖颈,那一刻,东宫烟雨只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全部都变得炙热起来,全身的力量同样在狂跳起来,所有的力量从脚底哪里开始,疯狂冲刺着,宛若涨潮的海水般,全部都聚拢到脖颈上面后,被阿罪开始疯狂的吸收着!

    这是…全世界的人惊骇的瞪大了眼睛。

    “伏羲问天录·超奥义·吸星**!”

    原来世间罕见恐怖神功吸星**竟然蕴含在超奥义的伏羲问天录里面,阿罪的这一招宛若平地一声惊雷,轰炸的全世界各地的人都是粹不及防,这是何等的神功?将伏羲问天录修炼到极致之后便能够开启,这一招能够源源不断的吸收对方的力量,但是只对神臻化境的修炼者有作用,刚刚阿罪看出了东宫烟雨是一个双修,所以便联想到这一招!

    何等如此奏效的效果?东宫烟雨的全身都像是触电般的在阿罪的手心里面跳动。

    她感觉全身的力量都在相爱疯狂的朝着阿罪哪里迅速的流逝,身体越来越虚弱之中,东宫烟雨旋转着手中的升龙剑,锋利的剑刃狠狠的刺向阿罪的身体,由于启动了伏羲问天录之后全身防御近乎为零,阿罪松开手后退了一步,东宫烟雨摇摇晃晃的在地上走动着,摸着还带着指痕的脖颈不断的咳嗽着。

    她全身的力量被阿罪的这一招差不多吸收过去了百分之60!

    这家伙道经绝学全部都会使用,伏羲问天录有吸星**,天知道轩辕惊天决和盘古天极震里面隐藏着什么?

    况且伏羲问天录还只是超奥义招式,究极奥义到底是什么?

    如此想来,东宫烟雨丝毫不敢轻松大意,当下是主动冲锋过去,对阿罪发动了一连串狂风暴雨的攻势,“当当当…当当当…”大股大股的火花在阿罪的前方溅洒中,东宫烟雨连绵不断的疯狂挥舞着长剑,几个斩杀间,东宫烟雨纵身冲腾到天空中,几个旋转之后,一大团的烟花爆裂了下来

    “烟霞剑法·奥义·龙影迷踪!”

    就像是冲天的烟花,在天空中释放出最美丽的焰火一样的绽放。

    上千个烟火从天空中不断的冲刺下来,在瞬间照亮了整片红灯笼长街,五颜六色的无比美丽的梦幻,但是但这片美丽的绚烂之下隐藏的是致命的危险,因为在冲刺的过程中全部都变成了一条条花龙,世界的观战者们惊骇的捂住嘴,这些花龙剑气在瞬间涵盖了下方阿罪所有逃避的范围,直接像是一张攻袭了阿罪的天罗地网一样从天而降。

    美丽的烟花,在一瞬间变得恐怖致命,随后粹不及防中再次产生了改变。

    漫天飞舞的花龙在下一秒再次变成了一把把金色的长剑,密密麻麻超过数千把的数量直接从天空中轰炸下来,每一把剑刃上面都是缠绕着一条狰狞怒吼的龙影,千剑齐发,从天而降,让观战者们很多人都是由衷的为阿罪捏了一把汗;不愧是宫主级别的人,这个人虽然是女性,但是全身散发着一股不服输的斗志,特别的刚猛,阿罪的念头刚刚落下的瞬间,身后的幽冥狱神披风顷刻间飞扬而起,在空中放肆的甩动着。

    第一把龙影金剑从天而降,狠狠的打在阿罪的头颅上面。

    阿罪毫发无伤,黑匣子也在眨眼间开启。

    “嘭!!!”,金剑粉碎成渣的瞬间,“砰砰砰…砰砰砰砰…”整条红灯笼长街的三分之一的面积全部都被剑影所覆盖,无数的金剑连绵不断的打在四面八方,那些建筑物上面碎裂出一道道的裂痕之后,与飘舞的红色灯笼一起淹没在在废墟之中,而阿罪浑身则是响起了一声幽魂之影疯狂的怒吼。

    幽冥狱神披风的力量,在阿罪身体的四面八方全部都游动着,像是一层厚重的防护罩一样将阿罪彻底的保护住,那些从天而降的金剑不断的打在阿罪的身体上面,然而在下一刻便纷纷的断裂成粉碎!破裂!爆炸!

    有这件披风的保护,即便是东宫烟雨如此强势的攻击,依然无法伤害到阿罪分毫。

    悬浮在空中的东宫烟雨眼眸之中出现了一丝绝望。

    阿罪抬起头,赤脚踏地,携带着周围的幽魂之影冲天而起。

    乱舞的幽魂之影就像是如鱼得水的深海巨鲸一样,在阿罪身边十多米的范围内疯狂的卷动,“滋滋滋…滋滋滋…砰砰砰……”无数把金剑龙影被卷在一起之后,均是被撕裂的不断的粉碎着;炙热的打击,更是轰击的周边的幽魂之影不断的粉碎,阿罪像是一颗冲天之星般,身体撞断着一根根的金剑,霸气十足的她几个眨眼间来到了东宫烟雨的前方。

    升龙剑直直的刺过来,阿罪双手抓住后,伏羲问天录狠狠的吸吮着升龙剑,不让它在移动半分半毫。

    随即身后的幽魂披风扯着空气肆虐的甩动着,大股大股的幽魂之影就像是炮弹一样,从阿罪的身后连绵不断的朝着前方轰炸过去,“咚咚咚咚咚…”疯狂的响动与东宫烟雨疼痛的呐喊,在这一刻传遍了全世界,无奈之下,东宫烟雨直接松开了升龙剑,身体想要化成烟花再次移动之间…

    电光火石的刹那,阿罪的右拳,稳准狠一套爆发打在东宫烟雨的心口上。

    轩辕惊天决瞬间爆发出恐怖的威力。

    一道轩辕剑的剑影一剑穿心,直接贯穿了东宫烟雨的胸膛后,从背后爆炸出来。

    眼看着胜利在望,阿罪再一次实力性绝强的压制,全世界的鼓掌声震耳欲聋的不断的响起。

    双腿夹住东宫烟雨的腰部,阿罪一个旋转骑乘在她的身体上面,双掌带着沸腾的力量,一边从天而降,一边双掌狠狠的打在她的胸膛上面,“咚咚咚咚…”不停响动的空气爆浪中,东宫烟雨频频吐血;再距离大地只剩下**米的时候,阿罪松开双脚,右掌在风中一个旋转,随后带着幽魂之影的力量,轰然击打在虚空中。

    “嘭!”,虚空爆破,圆形的空气之中,一道鬼掌轰然打击在东宫烟雨的胸膛上面。

    下方早已经成了一条废墟的街道上面,再也不见当初红灯笼飘舞的那种飘渺的浪漫,东宫烟雨从天而降,背部在一块废墟的石头上面冲撞,随后身体直接震碎了身体下面的石头,她的胸膛上面被轩辕惊天决穿透出一个血淋淋的血洞,潺潺的鲜血不断的流淌出来;紧接着,一股妖气消失的荡然无存,阿罪的力量,竟然把白渊的妖气都震的打了出来。

    抓住坠落的升龙剑,阿罪一把扔了下去。

    “当…”,升龙剑狠狠的插在了东宫烟雨的身边,剑刃在风中不断的摇晃着。

    绝对的实力的压制,绝对剑法的压制,阿罪又赢了!

    全世界爆发出热情和兴奋的掌声,夏天更是重重的松了口气脸上出现了笑容,这一下天门真的是辉煌无限,阿罪连续战两大绝世高手,不仅仅在招式上面压制着他们,其余各方面的全能型更是彻底的压制,就算这些强者再怎样面对其余人的时候放肆、潇洒和飘逸,在阿罪的面前,他们依然也逃脱不了身为待宰羔羊的命运。

    东宫烟雨博输了,他的花龙剑气并没有让她成为阻挡阿罪继续冲锋的人!

    不过她既然能够在阿罪的手下坚持如此之久,倒是也博得了人们的钦佩和赞赏,要知道的当初的唐长安可是直接低头认输的啊。

    阿罪轻飘飘的从天空中坠落了下来,她更想要脱衣服了。

    “吼…”,东宫烟雨依然在地上不断的怒吼着,从来只有自己看着别人在自己的实力之下哀求的份儿,什么时候自己居然也落到如此的下场?她不甘心,但是全身的力气仿佛都流逝的干干净净,看着阿罪,东宫烟雨恶狠狠的吼道“如果今天我握的不是升龙剑,如果今天我的金龙马车在这里,结果就很难说了,你虽然打败了我,但是并没有让我服气,因为这并不是我全部的力量,我承认你很强,但是我自己对我今天的发挥不满意。”

    “你去问问那些九泉之下的亡魂,有多少是在临死前对自己满意的。”

    阿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赤着脚继续在地面上行走着,她并没有太多的使用胜利者的高姿态对着东宫烟雨一番教训,胜利就是胜利,失败就是失败,无论怎样,阿罪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很淡然的接受,拿短暂的胜利去永恒的炫耀的人,是懦夫的所为;拿短暂的失败去找各种借口的人,更惭愧对输家尊严的低头。

    东宫烟雨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的内心充满了太多的不甘。

    但是这又能够怎样?

    一个色狼借机揩油摸了一下女学生的大腿,在警察到来之前他渴求自己获得原谅,他说他有家人,有单位,这件事情会对他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他知错了,那么女学生就该原谅他吗?

    为什么要让受害者蒙受不白之冤?你为何不让你的单位和你的家人去理解你呢?

    东宫烟雨用力的叹息了一声,她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让现在动荡不安的修罗国获得更加强大的护盾和支持,而事实上她也做到了,因为跟阿罪的这一大战,很多人都是暂时初步的了解了修罗国的威力,有了护盾力量,修罗国便能够在明迦回来之前,风平浪静的度过这段时间,现在因为大国君莫名其妙的消失,举国动乱,人心惶惶,加上这个国家的人格外抗拒这个现实的社会,东宫烟雨这样身份来参战,也只是为修罗国好罢了。

    她握着升龙剑,深深的看了阿罪的背影一眼,转身朝着另外一条道路走过去。

    “无话可说的是这是一场精彩缤纷的战斗,感谢来自修罗国的超级悍将东宫烟雨和来自于天门的阿罪为全世界带来这样一场让人赞叹的战斗,让我们为失败者鼓掌,尽管我们知道这不是东宫烟雨的全部实力,但是时代才不会管你这些自我的借口,也让我们再次祝贺阿罪突破了变幻灵塔的第二层,获得了连胜,那么问题来了。”

    谢特在说话的时候,人群中的萧沧海推着轮椅上面的萧齐静静的看着这场比赛。

    萧沧海并没有感觉到不可思议,东宫烟雨是何等强大的人?是何等强大的对手?他自然知道,但是这样厉害的人居然都被阿罪打败,这只能够说明天门现在发展的是越来越强大,群将们的实力更是在疯狂的飙升,那一瞬间,萧沧海有种自己已经是人走茶凉的感觉,的确…主君时代已经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因为那些在帝国道路上面征战的强者们,他们已经走得太远!

    萧齐的目光很平静,但是那种隐隐约约消失的英雄气概,仿佛又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在全世界观众们热切的掌声中,谢特继续说道“阿罪究竟是能够继续一路行走,还是戛然而止呢?如大家知道所知道的那样,第四层的强者是上一次王君战队赛血色杀手组的最强者,来自血榜的四宝老者,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也可能是阿罪的劲敌,或者是接替了阿罪一路勇往直冲的人,让我们所有人把目光全部都集中在阿罪的身上…”

    东宫烟雨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她不愧是宫主级别的人,面对记者的提问,她说出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修罗国,但是并没有将修罗国所存在的危机与隐患公诸于众,因为这会让那些暗藏鬼胎的人起了一定的杀伐之心,怕他们对修罗国不利。

    往往一个诱惑陷阱对你展开的时候,总是会把那些不完美和不足掩藏起来。

    当你发现的时候,便只能够掩面痛哭。

    东宫烟雨的失败既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阿罪代表着天门整体实力的一个水准,她如此的强大,更别说天门的那些雄兵猛将们了,貘羽和齐麟们一个个都是不断的打着各自的主意,只有欧洲势力这边感觉到了隐隐的一丝敌意,夏天的下一个目标是欧洲,这是一个纸包不住火的消息,如果要跟天门这样的强者们对打上的话,不知道结果到底会怎样,而欧洲,是天门势在必得之地,总会有那么一天,夏天会出现在欧洲的领土上面。

    天门的铁蹄,也会踩踏那片疆域。

    很多人也非常不理解的是,以阿罪的实力,她完全能够杀掉那些失败的人,首杀、双杀之内从头杀到尾,这岂不是更能够体现出天门的霸者手段与强硬的手腕?但是只有聪明的人能够看得出来,天门现在已经树立了太多太多的敌人,尽管王君战队赛生死都是可以被理解与接受,但是每一个都不是心怀苍生的智者,对唐长安,阿罪是不确定,对东宫烟雨,完全就是因为夏天和明迦的关系。

    东宫烟雨乃明迦麾下一员强将,被天门的人杀死,岂不是等于夏天间接性的斩断明迦一只翅膀?

    对于两位弟弟般的人物坤沙和明迦,夏天都是雨露均沾,在不触犯底线和有能力的情况下,能够帮忙多少就帮忙多少,他不求他们能够给自己回报多少,他们能够感恩自己多少的恩惠,至少自己问心无愧,对敌人夏天向来都是残忍至极,一刀毙命,而对于朋友,夏天虽然没有真挚的拥抱或者念叨,冥冥之中,夏天却总是能够或多或少的保全他们。

    “我曾经深信不疑的一点是,如果整个王君战队赛里面天门只能够拿一个冠军的话,那么它一定属于阿罪,现在阿罪的表现,让我更加对这个想法坚信不移。”,苏逊笃定的说道。

    面对阿罪,夏天的眼睛始终温柔,他只是轻笑回答道“她不是不会给别人添麻烦和让别人担心的人。”

    伴随着全世界人民的集体瞩目,阿罪踩踏着楼梯从第三层走向第四层,她依然没有打开第三层的宝箱,对于宝箱阿罪的概念就是一时之爽,或许宝箱里面藏匿着寒冰仙桃之内能够让人暂时性提高自己强大的东西所在,你也能够依靠这个东西打败眼前的对手,但是这样的机会能够有多少?在往后的道路上面,你知能够永远靠着宝箱里面的东西战胜别人吗?

    堕落的人,才会忍不住去打开魔鬼的箱子。

    面对唐长安和东宫烟雨,阿罪始终没有释放出自己的剑灵,这是自己极强的一个杀招,不到关键的时刻自己是不会轻易的启动的,虽然说现在对黑匣子的力量自己能够熟练的掌握,但是黑匣子力量不稳定,还是让自己没有完全的掌握。

    虽然前面的两个人消耗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但是现在依然是精力充沛。

    只是想要脱衣服这种无语的感觉,始终萦绕在自己的心头。

    变幻灵塔,第四层,守护者为血榜的四宝。

    阿罪站在门口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之后,伸出伤疤满布的右手的时候,看着上面的伤痕,阿罪突然愣住了一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还是很久很久之前,自己两只手被鲨鱼线缠绕住后,挣脱出来而产生的痕迹,往后在一次次大大小小的战斗中,旧伤变成了疤痕,新伤变成了旧伤,如此的持续着。

    夏天看到阿罪动作的停顿,内心竟然油然而生出一股特别的共鸣。

    淡淡一笑,阿罪推开了第四层变幻灵塔的大门,“叮铃铃…叮铃铃…”一连串风铃清脆的响动声立刻从里面散发了出去,初听还会觉得心神气凝,内心产生了一种十分柔和的感觉,但是风铃的声音听久了,难免让人的内心深处产生一种极其厌恶的感觉,我们想要从风铃之中获取到片刻的宁静,或许只是一种寂寞,无处安放的寄托吧?

    与红灯笼的长街一模一样,这里同样只有一条道路,道路的前方是一座小小的山丘,山丘的后方闪耀着蓝色朦胧的光芒,道路的两旁全部都是一棵棵的枫树,枫叶在风中连绵不断的掉落下来,但是下一刻,枝丫上面会再次长出新叶,新叶被风一吹再次的飘落,阿罪眼前一片片枫叶不断的飘舞落地,这样的场景无限循环着。

    每一课枫树上面全部都挂着金色的风铃,在这样诡异夜色的笼罩中显得格外的静谧诡谲。

    这条枫树道路的光芒,仅仅来源于前方山丘后方的微光,整片道路有些淡淡的漆黑,但是却又朦胧的有些清楚。

    地面上飘舞着一层淡淡的白色浓雾,不知道从何处而来,也不知道往何处流动而去,染指在阿罪的双腿上面,淡淡的凉意充满了阿罪的双脚。

    “好诡异的感觉。”,杜苦儿眨了眨眼睛说道“感觉这里就是一个杀手的刺客场。”

    阿罪抬起头朝着前方的树上面望去,一根粗壮的树枝上面,四宝老者躺在上面,正在美滋滋的吸着烟斗,他的手里面拿着一根树枝,一边拨弄着树枝,一边将烟斗里面的烟丝聚拢起来,随后打了一个响指;一个响指,中指上面竟然充满了热度,他将手指伸进烟斗里面,不一会儿烟雾徐徐上升起来。

    四宝美滋滋的吸了一口,移开烟斗,嘴巴和鼻腔里面三龙出海般的喷射出浓浓的烟雾,直直喷射出去一米多。

    看着阿罪看着自己,四宝挺直了身体将烟斗伸向前…

    烟斗上面挂着一个绣着鸳鸯的烟丝包,虽然并不好看却看的出来四宝爱护有加。

    “嘬一口?”,四宝问着阿罪。

    摇摇头,罪说道“我不吸烟,吸烟有害健康。”

    看着她说的如此的一本正经,四宝微微一愣,随后张开嘴露出满口黑乎乎的烟牙大笑道“你这个小姑娘还真是蛮有趣的,没有记错的话我们两之前已经交手了一下子吧?虽然没有探测到你的实力,但是这两场战斗之后,结合上之前我对你的认知,可以肯定的是,你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谢谢。”,阿罪有礼貌的低下头回礼道。

    “你知道,一个杀手在接受任务之前,会先权衡利弊一下,这任务会不会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自己有没有能力完成这个任务,要不然就算是拿到了酬金的话,那都是无处花费,我在血榜里面的排名是4号,这向来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同样因为这个数字的关系,我也不是什么吉利的人。”,四百继续打了一个响指的瞬间,阿罪伸出手指冲刺出去,一道剑气破空而出,穿透四宝的身体,然而这个身体就变成虚空,飘渺的消散在虚空中。

    “吧嗒…吧嗒…吧嗒…”烟丝在烟斗里面随着四宝的抽动不断的闪耀着,他坐在另外的树枝上面继续悠闲的抽着说道“话还没说完怎么就如此着急呢?你知道在血榜里面每个人接受任何都有特别的方式,血榜十号之下的人,只能够像一条狗一样听候组织的调配,而前十号的人,他们已经有了自己选择任务的权利,和完成度的权利,每个杀手都不相同,金钱在我这里只是一个数字,我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杀手经纪人的人,因为我会自己动手。”

    四宝说完再次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

    “你自己动手?你会杀掉什么人?”,阿罪有些好奇的问道。

    四宝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悲凉,他再次点着烟丝说道“姑娘,我跟你说一个故事吧,你不要嫌弃不耐烦,在一个很小的城镇上面,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春夏秋冬的时候,她都像是一尊机械坐在那里,她会绣各种各样的东西,然后用一双浑浊的眼睛孤独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可是时代再变化,跟不上时代节奏的人都会死去,她绣的那些东西,虽然喜庆但是古老,被人们视为老土,她依然坚持不懈着。”

    “偶尔会有一个拉货的车夫从她面前经过,那个人就是我,那个人是我老伴,我们共同养育着一对儿女,无论是风吹雨打还是日晒雨淋,我们都本本分分的,像是一个城市的齿轮一样的生活着,我们遵循着社会的规则,只是希望社会在那些毫无用处的角落,给我们一个夹缝,可以给我们一个生存的位置,七年前的一个下午,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样,一场雷雨打破了我们的寂静,儿子考上了大学,拿着通知书的他因为我们没有学费,竟然大肆出手殴打自己的母亲,我拉着货经过想要阻止,但是右腿卡进没有下水道里面,整条右腿在那个寒冷的冬天被冰水活生生的冻坏、。”

    很多人都寂静的听着,听着这个故事,包括阿罪。

    “我永远无法忘记儿子离去的时候看我们的眼神,他一走多少年的春夏秋冬,我们都没有他的消息,我也永远记得我老伴没有绣完的这个烟包,那些被社会视为垃圾但是在她眼中如此宝贵的东西。”四宝说完脸上出现了一沧桑的笑容“现在明白我杀什么人了吗?我杀那些视亲情如粪土的人,杀那些不忠不孝的人,这样的杀手要什么经纪人?”

    阿罪虽然听的有些动容但是还是回答道“有句话叫做别人的家事不该管。”

    “华夏国就是有这样在很多人的心中根深蒂固的古旧观念,往往才会导致很多悲剧的发生,那些手无缚鸡的老人,他们该如何的生存?是的…别人不管,我四宝管。”

    “在社会的夹缝之中,暴力与杀戮,就是公道。”

    四宝放下了烟斗“血榜的每个杀手都有着一段格外刻苦铭心的故事,往后你可能还会遇到很多,以前我只能够和死尸说一些道理和故事,感谢你听完我的故事,我们可以开始了。”

    衣袖一阵舞动,下一刻虚空“啪啪啪”的爆破和颤抖之中,两把弯曲的匕首飞舞出来,被四宝紧紧的抓在手中。

    神器?阿罪震撼的退后一步。

    全世界观战的人都是哇了一声,果然是血榜高层杀手,一出手就是如此的气宇轩昂,不同凡响。

    那两把匕首弯曲的弧度已经达到了完美,通体碧绿,闪耀着浓浓的光芒,匕背上面则是一根根的小尖刺,匕柄微微的弯曲,看起来格外的坚固,四宝手心的把手上面,充满了被使用过的白色痕迹,和一条条的纹路,看来已经是被使用过多次,阿罪看到这把匕首双眼发光,心弦都彻底被拨动起来。

    如同看到珍贵食材的厨师一样,阿罪也是有些贪婪。

    这把匕首的名字叫做—恶毒上帝,凌驾在天使叹息和恶魔叹息上面,格外的珍贵。

    阿罪追踪许久,没想到它竟在四宝的手中。

    “这是我的伙伴。”,四宝看着它良久后说道“陪伴我走过春夏秋冬,花开落叶。”

    这把恶毒上帝最恐怖的地方在于匕首顶端上面的那个白色的骷髅头,那是整把匕首的核心,能够让使用者连续狂暴的进攻三次,三次之后会自动破碎,然后经过一段时间重组后复活,并且再次使用。

    恶毒上帝最令人发指的就是,在三次的使用过程中,使用者会穿上免疫铠甲,免疫任何攻击。

    任何!只有使用者进攻的资格!神器的威严,可见一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