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免疫刺客-命悬一线时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少能够有让阿罪动心的东西,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恶毒上帝就是其中的一个。

    为了找到这把匕首,阿罪可谓是花费了一些心思,但是不是希望落空就是传闻这把匕首根本就不存在,也是,能够在进攻的时候穿上免疫铠甲,这种让自身接近无敌的东西,本身就是破坏了自然界平衡的东西,然而就当阿罪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这场王君战队赛,眼前这名叫做四宝的老者,他将自己一直寻找的恶毒上帝拿了出来。

    弧度跟藏刀有些相似,隐隐闪耀的绿光,流光不断滑过的刀刃。

    这便是恶毒上帝!阿罪的眼神中充满了一丝的释然。

    “我是不会把这个匕首交给你的。”,四宝俨然已经看出了阿罪眼神渴望的光芒,主动的说道,他低下头看着恶毒上帝叹息了一声说道“这把匕首如果到你的手中,我承认它身为一把武器,原本的职责就是杀戮,你也会将它使用的炉火纯青,有一把好武器,你便能够如虎添翼,但是…”

    四宝顿了顿说道“这样的效果只是徒增杀戮罢了,这世间的人可能要过百年才能够知道什么叫做善与恶,什么叫做对与错,人们只是看到一个真凶拿了一把刀杀人,而当那个真凶掩面哭泣说自己也是迫不得已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去可怜他?世人往往都是腰板儿一挺,然后便破口大骂,仿佛自己就是救世主一样,然而当有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们也只是手足无措罢了,我身为一个杀手的确见不得光,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是丧心病狂。”

    “那人钱财替人消灾和汗流浃背给人卖苦力,从某个角度来说,是同样一个性质。”

    “你把杀人当作一份工作?”,阿罪敏感的问道。

    “也许我们看的角度不一样。”,四宝说完嘴角滑过一道笑容,伴随着他全身气势朝着周围散落而去,“哗啦啦…”周围枫树的树叶飘落的更加的密集,树叶从树枝上面离开,继而再次绽放,就如同生老病死、转世投胎一样,无限的循环;阿罪感觉到地面上流动的白色烟雾顿时变得更加的冷肃起来,那样的刺骨,那样的充满了寒意。

    “哒哒哒…”手中的鬼刃变成了一个双截棍般的武器。

    两根短棒之间链接着一根黑色的铁链,阿罪退后一步,严正以待。

    双截棍是最克制匕首的武器,没有之一。

    “即便没有身穿制服,我们也要守护这个世间的公道。”

    四宝的话音刚落,只看到一道绿色的掠影从天而降,“嘭!!!”的一声,阿罪前方一大团的白色烟雾和地面破碎的泥土爆炸同时闪耀在前方,四宝双脚直接插入了大地之中,他的全身穿着一层墨绿色的铠甲,轻薄的就像是一层晶片一样,免疫铠甲从腰部处,两道环形的流光朝着上下不断的涌动着,连续不断。

    下一刻…一场论兵器掌握熟练度的交锋呈现在全世界的眼前。

    只见那四宝老者上半身猛然的弯曲,双手一个交叉,一道墨绿色的流光刀锋在空中闪耀过后…

    阿罪退步,四宝随即发动了疾风暴雨般的攻势,“咚咚咚咚!”他的双腿这时候不跛了,反而一脚一脚沉稳有力的踩踏开大地,一步一步,步伐格外的稳健,一脚踏出地面一个脚坑,他的双手与双脚节奏几乎是无差别的同步两把恶毒上帝在手中被舞动的虎虎生风,迅速的朝着前方的阿罪砍杀着。

    “当当当…当当当…”双截棍的两根短棒与匕首不断的撞击在一起,阿罪在熟悉着他的进攻方式。

    四宝的每一次进攻如何形容?

    他一脚超前,大地粉碎之时,右手的匕首直冲刺过去,被阿罪抵挡住后,左手的匕首横扫过去,阿罪“哗啦啦”的拉开双截棍之中的铁链,另外一根短棒不断的旋转中,铁链将四宝的左手匕首缠绕住,然而四宝临危不乱,左脚直接插着前方的阿罪踢动了过去,“嘭!”,两人双脚撞击,一股爆浪的炸裂中,四宝双手弯曲,在一片火花的闪耀中将匕首抽取出来,随后双匕交叉,宛若一把剪刀对着阿罪的脖颈冲刺过去。

    “砰砰砰!”,两人的双脚不断的交锋着。

    阿罪身体一个侧面移动,双截棍的一根朝着四宝摇晃着甩动了过去。

    四宝眼睛一瞪,冲刺出去的双手来不及缩回来,但是五根手指在恶毒匕首上面狠狠的一打…

    “咣咣咣…”匕首带着刀锋飞舞在天空中,四宝猛然的抬起头,五根脚指头将匕首猛然的夹住,一个横扫,打退阿罪的双截棍的瞬间,另外一把匕首“嚓”的一下在阿罪的黑斗篷上面撕裂开一道伤痕。

    右手横扫的匕首被小拇指弹射了出去,再次旋转在天空中。

    匕首把柄在阿罪的脸上打击了一下后,弹射回来,四宝再次握住。

    与此同时,他的左脚在地上的恶毒匕首轻轻一踩,匕首弹跳着飞舞到天空中,四宝轻轻一个弹跳,一个旋转打击压制阿罪想要进攻的招式后,双腿的膝盖宛若冲锋的猎豹一样朝着阿罪攻击过去;四宝凌空冲刺而来,阿罪双手立起,双手的手肘在“嘭”的一声狠狠的撞击在四宝的膝盖上面,下一刻四宝双匕如同致命毒蛇,从天而降…

    阿罪狠狠的拉扯到双截棍,双手的乱舞中直接将匕首“锵锵”两声捆绑住。

    四宝松开,接着双手交叉,双掌跃过匕首和双截棍,狠狠一掌拍在阿罪的胸膛上面。

    “唔…”闷哼一声的阿罪不断后退中,四宝落地,双手抓住匕首快速的抽取出来。

    紧接着他的嘴角滑过一道笑容,双臂弯曲,将两把匕首快速的投掷了出去。

    “刷刷刷!”,恶毒上帝一左一右的攻击过来,后退的阿罪粹不及防,左臂和右腰上面同时被割裂开一道细小的伤口,四宝闭上眼睛,双手凭空一抓,前方的恶毒上帝化成淡淡的荧光消散,随后再次汇聚在他的手中。

    他再次一笑,右腿狠狠的一个踏地。

    热身赛已经结束,接下来就是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嘭!!!”,像是一颗冲击波一样的四宝速度极快,阿罪两根双截棍合并在一起,随后朝着左右拉扯,变成了鬼棍的形状后,四宝一声怒吼,陡然到了面前,右肩“嘭”的一声撞击在鬼棍上面,逼迫的阿罪不断的后退中,两把匕首接二连三不断的冲锋,残影纷飞,刀光闪耀,阿罪在下一刻全身升腾起了超武装的域气。

    “噗噗噗…噗噗噗…”,恶毒上帝不断的冲击在域气上面,打到一处,一处就荡漾颤抖,眼看着就要粉碎。

    “咚”阿罪的后背撞击在一棵树上面后,四宝后退一步

    “看得出来你也是匕首的狂热者,那么会使用这一招吗?恶毒上帝·花轮!”

    四宝张开双手,恶毒上帝就像是一个圆盘在手掌上面飞速的转动,紧接着四宝双掌携带着霹雳雷霆之势,狠狠的朝着前方一个猛击,两道撕裂般的刀锋尖锐的冲刺过来;

    阿罪当然也是反应极快,鬼棍一个旋转后狠狠的冲撞在四宝的胸膛上面,将他震的后退几步的瞬间,阿罪猛然的弯曲双腿;头顶上面,两团匕首阴毒的刀锋狠狠的打在枫树上面;

    整棵枫树爆发出一声凄惨的断声之后,竟然被轻而易举的斩断。

    这两个人的赛前战斗,充满了对细节的掌控力和对彼此能力的熟知。

    阿罪向来都是跟敌人捉襟见肘一番后才开始猛攻。

    因为是第一次战斗的对手,阿罪相当的冷静,不会鲁莽。

    刚刚一个短暂的交手,阿罪已经知道了四宝对匕首的使用简直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至少是阿罪所见过,会使用匕首的人中最强的一个。

    身体上面的伤势没有要害,下一刻阿罪右手抓住了鬼棍,一脚踏地朝着四宝攻击过去。

    四宝眼神凛冽,当下是严正以待,冲锋到他眼前的阿罪双手舞棍,而他自己则也是双手闪电般的冲击出去;短匕面对这种长形的武器,是有一些长度的压制的,但是既然是四宝,他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随着两人在全世界一声声惊呼声中的热战,一根鬼棍,也同样被阿罪舞动的虎虎生风。

    陡然的一刺,四宝双臂交叉,卡住鬼棍致使其无法动弹。

    从天空一棍子狠狠的打下来,四宝举手还击,同时一刀切向前方的阿罪。

    “呼!”罪的黑色斗篷在风中一阵飘舞后,退后三四米的她猛然的将鬼棍刺过去,冲刺的鬼棍中心处裂断开一根铁链,直挺挺的冲刺过去;四宝丝毫不惧,一声怒吼后,上半身弯曲脑袋狠狠的撞击在鬼棍上面,有免疫铠甲的护体,任何伤害都对他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阿罪叹息一声,鬼棍再次变成了鬼刃,直接一刀插入了大地之中…

    一大片大地的范围被渲染成黑色的瞬间,成百上千的幽魂之影从大地中喷射出来。

    骷髅般的头颅、幽灵般浮动的轻烟身躯,密密麻麻的幽魂之影宛若炮弹,眨眼之间全部都朝着四宝冲锋而至,而此时,免疫铠甲展现出了恐怖无敌的威力,“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个个的幽魂之影在四宝的身体上面疯狂的撞击,但是每一个都被震裂成轻烟彻底的粉碎,四宝站在原地疯狂大小“还没有见识过免疫铠甲的力量吧?正好可以让你好好的领略一下,来吧!!”,说完声如洪钟般的一声狂吼,顿时宛若一把长枪出窟般,锋芒毕露,顶天立地。

    阿罪的幽魂之影有多强的威力可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即便是如此强大的幽魂之影,依然对四宝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他就宛若是无所畏惧的混世魔王一样,瞪大眼睛霸气无比的站在原地,任由周围那些幽魂之影肆意的嚎啕呐喊,任由周围那些幽魂之影像是冲锋车一样的撞击,所有的伤害,全部都被免疫铠甲所抵挡住。

    阿罪猛然的将鬼刃拔出来,一个旋转到了空中。

    刀刃插入了虚空之中,虚空裂缝破碎的瞬间,十殿阎罗刀鬼剑煞顷刻间宛若潮水般喷射而出。

    面对从天而降的刀鬼和剑煞,换做别人可就要费尽一番心思来抵挡了,但是四宝不一样,他如同宝剑出鞘般冲天而起,“当当当…噹噹噹…”浑身闪耀着刀剑破碎的声音,四宝悬浮滑翔在阿罪的进攻招式之中,朝着他冲刺过来的那些刀剑全部都纷纷的折断,化作股股的黑烟乱舞着落地。

    “杀!!!!!”,一声肃杀呐喊响起,四宝双匕一阵乱舞,此时,恶毒上帝竟然也充满了免疫的力量。

    也就是说,只要在这段时间内,不仅仅四宝免疫一起,连这把武器也同样如此,别的武器都无法折断。

    四宝挥舞双手,恶毒上帝所到之处,只看到一把把的鬼刀被拦腰斩断,如同切豆腐般那样的轻松;恶毒上帝所斩之处,一把把鬼剑爆裂崩断,如茵茵绿草般承受不了任何的伤害,四宝双脚踏空,迅疾飞行,刚刚从刀鬼剑煞中杀出一条血路,阿罪的黑斗篷不断的乱舞作响,整个黑斗篷宛若海浪般那样的柔滑鼓动。

    这是阿罪即将真正出手的前兆。

    果不其然,上百道幽魂之影瞪大眼睛,双瞳仿佛燃烧着在阿罪的身后冲天而起,下一刻,阿罪的右臂上面充满了超武装域气,在拳头打在四宝的胸膛上面的瞬间,超武装域气变成暗黑系,冥魔战臂的正面突击,试问天底下几人能够承受?但是四宝就能够…

    “咚咚咚咚……”从冥魔战臂中无数幽魂之影刹那间冲锋出来三百八十九个,全部都轰在四宝的身体上面,那疯狂澎湃爆发的力量,一瞬间虚空都能够震撼的撕扯出道道的裂痕,但是身为神器释放出来的威力,免疫铠甲真的能够无视一切,四宝被阿罪震到大地上面,退后几步后,依然毫发无伤;免疫铠甲上面,两道一上一下的环形流光依旧在刺眼的闪烁着。

    天门阵营里面的人看的心凉了半截,这简直就是无敌啊?有没有搞错。

    有这样的战甲和恐怖武器的存在,众人瞬间理解了为什么上一次他是杀手组冠军。

    四宝冷笑了两声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免疫铠甲的威力,不管是你的武器还是你的域气,或者是你的神臻化境,还是你的超能力,世间的任何东西,我都能够完全的无视,这便是这把匕首的恐怖之处。”,四宝话音刚落,全身的免疫铠甲突然消散的无影无踪。

    众人眼看着希望来临的时候,四宝一声怒吼,免疫铠甲再次包裹了全身。

    恶毒上帝能够在一段时间内重复使用三次,三次过后会断裂后冷却一段时间!

    这是第二次使用,阿罪和很多人都知道,这次四宝的进攻绝对就不是试探了。

    “小心了姑娘,死在我四宝的手上,不丢人!”

    四宝的话音刚落,“砰砰砰!”连续三道黑烟形成的四宝身体朝着坐、右、前三个方向疯狂的冲刺过去。

    “恶毒上帝·绝世無双技·断命背刺。”

    “阿罪小心,他分裂成了四个影分身,每一个都有攻击力。”,丧尸强喊完有些急躁的说道“打到现在这种程度,阿罪没有运用底牌,那个老者也没有,这家伙的确要比东宫烟雨和唐长安都要强大很多,这可怎么办啊?有免疫铠甲的话,阿罪根本伤不了他,只能够等待着恶毒上帝破碎,可是鬼知道它什么时候破碎?”

    夏天淡定的说道“阿罪既然想要恶毒上帝,就肯定了解它,相信罪。”

    影分身四个四宝,从东南西北四个地点纷纷的冲刺了过来,阿罪昂起头,白皙的脖颈上面留下一地汗水之后,猛然的闭上眼睛,感知系域气瞬间开启的她手中的鬼刃一阵旋转,“当当当…”一圈刀刃在身边迅速的形成,朝着周围喷射过去后,三个四宝顿时被穿透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南边从身后来的那一个后,阿罪转过身一刀斩杀过去。

    鬼刃斩断了四宝的身体,四宝的身体软绵绵的好似是轻烟一样。

    “哈哈哈”,从阿罪身后天空中猛然出现的四宝双刀在罪的背部上面狠狠的一阵滑动…

    在四宝震撼的眼神中,“滋滋滋…滋滋…”匕首带着一连串的火光滑过后,四宝迅速的离开。

    “好!!!!”,全世界的观战者们纷纷的鼓掌。

    “幽冥…披风?”,四宝说完后淡淡的笑了笑“糟糕,我给忘记了。”

    “明明分裂出四个,但是四个都不是本体,你是怎么做到的前辈?”阿罪十分好奇的问道,学无止境,不耻下问,四宝在暗杀这方面的确比自己还要厉害的几分,这一招不是顶级的刺客,是无法完成的;阿罪问完后四宝也很慷慨的说道“就是利用空气的震撼力和周围的环境就行,这里到处都是暗色,地上还有迷雾,一个优秀的杀手应该时时刻刻注意周围的环境,这一点你也做的很好,你只是没有专门往暗杀发展而已。”

    阿罪的感知系域气让自己十分头疼,四宝站在原地,突然猛然的瞪大了眼睛。

    他脖颈上面的两根动脉顿时鼓胀了起来,随后眼看着要断气了一样。

    “哇…”阿罪赞叹得到瞪大眼睛“您…您真是这方面的天才。”

    不仅仅是阿罪,所有懂得的人都知道四宝这样意味着什么,这同样也是顶级杀手和垃圾的分水岭。

    “恶毒上帝·绝世無双技·逆天冷血。”

    四宝的心脏,变成了十五秒微微的一跳,全身的温度变成了零下后,四宝冲刺进入虚空后猛然的消失的无影无踪,阿罪猛然的开启了感知系域气,但是这次让阿罪震撼的是,已经察觉不到四宝到底在哪里了,她吞咽了一下口水,迅速的后退一边后,身后有幽冥狱神披风,四宝应该不会那样进攻,下一刻…果不其然,虚空甚至连动都没动,四宝突然从前方冲刺出来,双刀宛若眼镜蛇的獠牙一样,直逼阿罪的双眼……

    “当…”鬼刃抵挡,阿罪身体弯曲。

    “叮叮叮…”恶毒上帝离阿罪美丽的双眸三四厘米的距离,所有人都看的心脏狂跳中,阿罪一声呐喊,浑身的盘古天极震顿时爆发出一股推动力,一股雷霆万钧的绿色光芒从阿罪的胸膛处喷射而出,直接打在四宝的身体上面,虽然被免疫掉,但是暂时化险为夷,然而下一刻,四宝再次潜伏进入了虚空中,这一次没有等待时间,再次从阿罪的前方疯狂的冲刺了出来。

    此时的四宝,就跟冬眠的动物一样,阿罪无法感知。

    “当当当…当当当”,阿罪的鬼刃不断的抵挡着四宝的进攻,她被逼迫的不断的后退,而前方的四宝眼神凶狠,匕首在他的手中以各种各样的角度进攻着,时而刁钻无比,时而凶猛钢勇,四宝一边战斗一边笑道“怎么不用你的道经绝学?看看对我是否有作用呢?你的招式只能够震退我罢了,想要伤害我,简直是痴心妄想。”

    “当!!!”,匕首和鬼刃撞击,阿罪定住身体道“可是恶毒上帝太逆天,也是有冷却期的。”

    “我当然知道这是恶毒上帝的弱点,但是你认为我会在我展露出弱点的时候,让你的得逞吗?如果杀手在自己无法掌控的时间和空间内杀掉敌人,他只有一个想法,要么亡命天涯,要么…蓄势待发,一击毙命!”

    什么意思?

    阿罪没明白这句话的涵义,只是一刀将四宝再次狠狠的斩退了出去。

    四宝身体悬浮在天空中,双脚踩踏着两片树叶踏空而舞之时,身体一转,再次消散在虚空之中。

    “恶毒上帝·超必杀·千刀万剐!!!”

    眼前的虚空闪耀出一道流光之后,一道横扫的裂缝在阿罪的前方闪耀而起,就在一把把恶毒上帝的匕首幻影像是决堤的水坝般,从裂缝中喷射而出的刹那,阿罪身后的幽冥狱神披风猛然的飘扬而起,“呜呜呜…”在一声声凄厉的嚎啕声中,一圈圈的幽魂之影在阿罪的身边迅速的转动着。

    瞬间的爆发,让成千上万的匕首幻影恐怖无比的朝着阿罪这里飞速的移动着,“噹噹噹…噹噹噹…”刹那间一股股的火星不断的迸裂,狠狠的颤鸣声中,匕首幻影与幽魂之影,两股格外强大但是又彰显的势均力敌的力量狠狠的碰撞在一起,虚空在高度的爆炸和撕裂出滚滚的裂缝;但是阿罪有幽冥狱神披风护体,恶毒上帝同样无法伤害到他分毫,所有冲刺过来的匕首,被一圈圈疯狂转动的幽魂之影彻底的绞杀的粉碎破裂。

    眼前墨绿色的刀影裂缝在眨眼间消散之后,“嘭!!”一声恶狠狠的爆炸声响起,随后只看到一道道的气流在某处撕裂般的游动着。

    “恶毒上帝·超必杀·毁灭之刃!!!”

    下一刻,两把恶毒上帝交叉缠绕在一起,刃背上面的尖刺全部都紧紧的卡在一起,用力的摩擦出一股火光后,匕首旋转的朝着阿罪冲刺过来;由于是神器本体的缘故,刀刃的威力要比幻影强大的太多太多,“嚎嚎嚎…嚓嚓嚓…”阿罪第一次看到周围的那些幽魂之影被斩断的粉碎,被刺的完全的消散中,恶毒上帝稳稳的朝着自己的心口上面冲撞了过来。

    不急不躁,罪的胸前完全的变成了一片天蓝色。

    伏羲问天录的力量开启,恶毒上帝被阿罪迅速的吸收在胸膛的前方,随后狠狠的弹射出去,前方的虚空中闪耀过一道掠影,那赫然是四宝,凌空飞舞的他双手将两把恶毒上帝狠狠的抓在一起,而此时,阿罪身后身后的幽冥狱神披风一阵乱舞之后,四宝脖颈上面的两根动脉也松软了下来,冷血形态消失,心脏再次强有力的跳动,身体再次恢复了正常温度之后,刚刚落地,阿罪的披风朝着前方舞动过去。

    刹那间成百上千的幽魂之影就像是海浪一样狠狠的冲向了前方,四宝全身依然穿着免疫铠甲,带着狂笑承受着幽魂之影的进攻,放肆的张开嘴狂妄大笑道“这样这样…都知道这样的进攻对我是于事无补的,就应该要放弃呀!”,话音刚落,宛若草原上面看到了食物的猎豹一样,四宝朝着前方果断冲锋过去。

    “砰砰砰砰!!”,一道道朝着他攻击过去的幽魂之影被冲击的不断的粉碎破裂。

    阿罪意念狠狠的一阵爆动,刹那间从黑匣子里面再次涌出数不尽数不清的幽魂之影,密密麻麻放肆的狂吼着,这些幽魂之影就像是一层充满了力量的屏障一样,抵挡在阿罪的前方,“嘭!!!!”,但是很遗憾,四宝的免疫铠甲威力太过于强悍,配合着恶毒上帝的攻势,所有的幽魂之影全部都在瞬间被斩断成了粉碎,盾牌也被撕裂开一道裂缝中,四宝双匕连续不断的再次进攻,无论是阿罪释放出怎样的招式,他都是不闪不避,稳如泰山一样。

    神器毕竟就是神器,竟然连阿罪幽冥狱神披风的防御都能够跃过,很多人内心赞叹道。

    但是阿罪毕竟有这样的神器保护着自己,恶毒上帝和幽冥披风的交锋,也只是不分伯仲之间,四宝一边战斗眼珠子一边频频的转动着,突然他一阵后退,身体上面的免疫铠甲在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全世界的人再次爆发出一声胜利在望的呐喊到时候,阿罪也抓住了时机,右手一个鬼刃砍了过去,被恶毒上帝抵挡住后,身后幽冥披风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幽魂之影,全部都冲击在四宝的身体上面。

    四宝何等的机智?刹那间墨绿色的武装系域气染指了自己的全身后,抵挡着幽魂之影的瞬间,而前方的阿罪,左拳上面带着疯狂闪耀的赤色光芒。

    一拳头打在四宝的胸膛上面,震碎充斥胸腔的域气的同时,轩辕惊天决劲猛喷射出来的金光剑气在眨眼间“咚咚咚咚”连续不断的冲射出来,四宝的身体后退飞舞出去,口腔中猛然的吐出一口鲜血,但是阿罪的左手在没有回缩的瞬间,四宝将两把恶毒上帝用力的扔了过去。

    陷阱?阿罪猛然的意识到到时候已经迟了。

    “恶毒上帝·超必杀·断命刺骨!”

    “嚓…嚓…”,两把恶毒上帝在阿罪的左手上面斩断两块累累的血肉后化成荧光消失。

    血肉被削掉之时,恶毒上帝的匕刃也跟阿罪的森森白骨狠狠的碰撞到一起,两个伤口的出现,让阿罪发出了一声痛喊,这种疼痛已经不是钻心,而是到了人体承受的极限之处,周围游动的幽魂之影一阵乱舞后消散,阿罪承受不住的单膝跪在地上,鬼刃插在旁边的地面上,右手狠狠的掐住了左臂的手腕,让疼痛蔓延的不那么厉害。

    四宝身后枫叶飘飘,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笑道“一点伤换你一只手暂时不能动弹,我是赚的。”

    “怎么就察觉呢?”,全世界支持阿罪的声音响起,按理说在刚刚,四宝的免疫铠甲眼看着就要消失的时候,他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给阿罪,而阿罪那一刻是的确可以绝杀的,但是如果那样近距离,阿罪担心他会使用最后的免疫铠甲,这样自己伤害更深,所以她动用了轩辕惊天决,打四宝这样的免疫刺客,你不稳妥一点不行,阿罪同样也有自己的想法,她当然知道这是四宝的破绽,但是遗憾的是,四宝的最后一次免疫使用没有被打掉。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右手,两根森森白骨裸露在外面,在冷风中上面血肉尽消。

    骨头上面有着两道凿痕,正是疼痛所在。

    是否动用舍利的力量?阿罪心想到,但是立刻否决,这个时候运用舍利的话绝对就是不明智的选择,如同她所知道的那样,恶毒上帝能够在一段时间内开启三次免疫铠甲,之后完全破碎消失,再重组之后才能够使用,但是…千万不要疏忽的一点就是,那破碎之后到底要多久?一天?八个小时?一个小时?还是只需要一分钟?

    在免疫铠甲这样的东西之下,阿罪是打不过四宝的,换句话说谁都打不过四宝.

    除非你能够找到比恶毒上帝更加强大的武器,直接轰破免疫铠甲,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但是恶毒上帝已经就是神器,一把超神器,在这个是时代早已经到了凤毛麟角的地步,除了回忆里面的皇甫圣枫之外,根本就没有看到别人用过,而四宝对战拥有超神器的人几率是多高?根本不会超过3.33%,太麻烦,概率也太低了。

    “如你所想,我还有最后一次。”四宝握着恶毒上帝说道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舍不得开启你的剑灵吗?”

    阿罪站起身淡淡的说道“就算我启动了剑灵,你开启了免疫铠甲,我依然无法伤害你分毫,你的体术很强,武器也很强,更可怕的是你执行任务的性质,感谢血榜让我大开眼界,4号的级别,果然非同凡响;而我同样知道的是,即便是失去了恶毒上帝,你也不会是一个废物,你是能力者,我没说错吧?”

    四宝的眼神中闪耀过一丝赞赏。

    论资排辈他是阿罪的前辈,阿罪没有遇到过像他这种对手,同理,四宝也没有打过像阿罪这样难缠的人,能够把自己逼到最后一次使用免疫铠甲的人,世界上面很少很少,所以他点点头承认道“没错,我的确是能力者,姑娘,你知道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人是什么?是人民,就算是再怎样骄傲的皇帝,他也不敢得罪自己的子民,俗话说得好,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我其实是血榜一个颇具代表性的人物。”

    最后一次免疫铠甲的使用!箭在弦上!

    但是四宝则是用一种特别伤感的口吻说道“如你们所想所想要看到的那些杀手一样,你们或许认为血榜的杀手特别的高贵,杀人后潇洒的抽着一根香烟,拿着沾满了琳琳鲜血的钱肆意的到处挥霍,但是你们错了,血榜的杀手,就像是前面我那几个人,他们都特别的普通,就算你跟他们擦身而过,你也不会注意到他们,我们平时的时候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但是这个社会,它似乎不愿意包容我们,它似乎无法容纳我们。”

    “时代只是不会同情弱者。”阿罪用力的说道。

    “我们把一片赤诚之心交给这个时代,让每一座城市都能够有秩序的转动着,但是我们得到的是什么?不公平的待遇,无论我走到哪里,谁都是对我冷眼相看,他们对穿着高贵西装的人毕恭毕敬,那么…穿着普通衣服的人,就不是人了吗?穷人,就不是人了吗?所谓的高等贵贱之分,很多人总是把他们分划的特别特别清楚,血榜是一个冷酷无情的组织,它甚至比你想像的还要更加的残忍和血腥很多,黑暗很多。”

    “但是…豪华别墅是家园,破旧小房也是家园。”

    “我们共同打造了血榜,我们就会捍卫他!无论他是怎样的性质,我们都为它而战,或许我今天一身破衣老态龙钟衣衫褴褛,你们可以把我说的话当作是放屁,你的天门,是你的荣誉,我的血榜,难道就不是了?谁说在这个自由的时代里面,只有那些高贵的人说的话,才是真理?”

    一脚踏地,两道恐怖的刀锋冲天而起,此时此刻的四宝,眼神中充满了炙热燃烧的火焰。

    免疫铠甲再次武装在在四宝的身体上面,这一次四宝没有任何的移动,他就像是潜伏的豺狼一样蹲在地面上,双眼恶狠狠的看着前方的阿罪;有免疫铠甲的庇护,他根本无需任何的逃跑,而随着他的蓄力,恶毒上帝上面的匕首光芒闪耀的更加锋利了起来,“嗡嗡嗡…嗡嗡嗡…”不断闪耀着刺眼光芒和疯狂跳动的恶毒上帝看起来是那样的危险。

    “恶毒上帝·究极奥义·强制-刺杀!”

    什么意思?阿罪眉毛一挑后世界也是一片哗然。

    “我说过,我不会给你展露出我弱点的机会,每一件神器,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神威技能,那是需要跟掌握者多次的缔造和磨合之后才会产生的技能,看我的匕首上面都磨的快没了,就应该知道我跟这把匕首感情有多么的深厚,而你的幽冥狱神披风,似乎还不具备开启这个技能的能力。”

    “强制刺杀!!!”,四宝加重声音道“还有一分钟的时间后,这把匕首会免疫你的任何防御,我则会像是追踪导弹一样,在无视你任何防御能力的情况下,将这把匕首狠狠的插进你的心脏,直到你死亡为止!”

    平地一声惊雷般的话语让世界上面的人脸色大变,四宝,不是那种满口胡言乱语的人。

    “姑娘…我跟你说这么多是因为,这是你临死前唯一能够听的了。”,四宝蓦地发出一声冷笑。

    “真的假的?”夏天转过头问着身后的天门中将“这技能不科学。”

    “他的免疫铠甲就违背常理了,我觉得很可能真的是强制刺杀性质的。”,龙潮歌对着夏天说道“天哥,为了罪姐的安全,我们还是弃赛吧?”

    真的?考虑到阿罪的生命,夏天就在他准备发送请求的时候……

    阿罪伸出手震碎了整个第四层的所有摄像头,全世界观战的屏幕彻底的变成了一片的漆黑,人群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世界政府议事厅的人还以为是机器故障的原因导致。

    “罪…”,夏天突然欲言又止,他选择继续相信阿罪!坚定!

    从黑斗篷中,阿罪将自己的衣服彻底的扯出来,在衣服飞舞在空中的时候轰炸成了粉碎,她全身**的包裹在黑色斗篷之中,狂风呼啸而过,黑色斗篷贴身飞舞,隐约看到修长雪白的小腿在黑斗篷中若隐若现!

    这一刻…阿罪觉得身体从未如此的放松过,那种莫名的感觉,也来到自己的心头。

    她单膝跪地,将手掌放在大地上面,在飘零的枫叶之下的地面上,无数的幽魂之影在地底下面呐喊的狂吼着…

    “圣域战场·冥君城。”

    两缕秀发从阿罪斗篷的帽子里面飞舞出来,充满清香。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