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冥界君王-祈祷的胜者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圣域战场?阿罪的这一手让四宝的脸上露出骇然的表情,随即这份表情转换成了平静!

    嘴角带着笑容的四宝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真是一个…不错的姑娘。”

    你还是一根嫩苗的时候你当然敢年少轻狂,那是因为父母在你背后形成的黑白羽翼一直在庇护着你。

    我们都是岁月这条长河上面孤独的旅行者,无论是正能量亦或者是负能量都化作我们的船桨,让我们停留或者启航;

    一天天逐步的成长,我们懂得这条长河中隐藏的世故和恐慌,那时候的我们遇到任何不顺心不顺眼的事情的时候便是趾高气昂,如今我们风雨兼程的看着远方,那些伤痛都化作羽翼在我们的身体上面茁壮的成长。

    当有一天我们再次滑动船桨,无论前方是地狱与天堂…

    即便知道是失败或者虚弱的力量,我们都会去笑着闯一闯。

    四宝已经知道自己必输,但是他已经能够坦然的接受这份失败!

    “嚎嚎嚎…”充斥着哀嚎与恐惧的呐喊响彻了整片枫叶林,大地上面一道道的幽魂之影在疯狂的游动和狂舞着;紧接着便是旁边的枫叶林,无数的幽魂之影在树干上面,宛若妖精般放肆的摇摆着自己的身躯;阿罪赫然的抬起头,一黑一红的双瞳,仿佛是鼓槌擂动着战鼓一样,让她的双瞳在有节奏而充满了力量的跳动着。

    下一刻…四宝只感觉到前方无穷无尽的幽魂之影,他们就仿佛是冲撞开了……

    一直束缚着他们的地狱之门般,无穷无尽的冲刺出来。

    旁边的枫树全部都变成了鬼树,婆娑的摇晃声中树枝猛烈的抖动,无数飘散的落叶刚刚落在地面上,便全部变成了恐怖的幽魂之影,带动着魂灵般烟雾飘渺的身躯在天空中到处的乱舞着。

    四宝的身边,恶嚎阵阵,成千上万的幽魂之影已经将他的身躯彻底的席卷。

    “轰隆隆…轰隆隆”刮过整片圣域战场的暴风如同滚滚的惊雷一样横扫过去,四宝半蹲在风中,虽然身体上面有免疫战甲的防御让他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但是给予四宝心态打击的是,是阿罪那宛若神灵般的力量,这是四宝从未见过的力量,这股力量光是释放出去,已经让四宝这样的绝世强者产生了一股畏惧和无力感。

    四宝已经觉得自己的超能力没必要释放出去了。

    往往你不甘心的释放出自己的某种能力的时候,在绝对强者威压面前就是一个笑话,历史的耻辱。

    狂风大作中,阿罪缓缓的站起身,此时此刻她全身的域气是前所未有的沸腾和澎湃。

    四宝抬起头看到在阿罪的身后,一座巨大的古城高达上百米,包裹在滚滚的黑色雾气中,阿罪站在城门的前方,身上有的不是那种霸道性质的君临天下的豪迈气概,反而是一种无形的威严,这种威严要比霸气更加的恐怖,那是一种彻底的君王气概,让人忍不住的低头膜拜。

    “哗啦啦…”将衣服脱得干干净净的阿罪满头黑发从黑斗篷的帽子里面飞舞了出来,发丝轻柔飘舞,她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就像是力量的增强和赋予般,无数的幽魂之影全部都带着爆炸的“砰砰砰”的声音冲射进入鬼刃之中,身为当今世界上面的十大名刀之一,在这样的圣域战场中,鬼刃就像是入水的苍龙一样,在阿罪的手中剧烈的抖动着。

    每一把神兵利器都会在不同的战场中疯狂增强强化。

    当幽魂之影的恐怖增强到达了一个恐怖的极限后,鬼刃从阿罪的手中霸气的飞舞到天空中。

    “嗖嗖嗖…嗖嗖嗖…”在全世界的人都看不到的画面之中,疯狂不断旋转的鬼刃爆发出了一圈圈的鬼刃幻影,这些鬼刃幻影一圈圈就如同龙卷风般的在地面上旋转着。

    “嘭!”一声炸裂的爆响,龙卷风般的鬼刃幻影彻底的破碎。

    刹那间,随着鬼刃的本体插入黑暗的大地之中,上万把鬼刃幻影就像是一场暴雨般,疯狂的从天空中不断的降落,“刹剎刹…刹剎刹…”四宝感觉自己周围被震的不断的爆响,整片圣域战场中,无数的鬼刃幻影纷纷的插入了地面之中,大地顿时变成了一块范围巨大的刀阵,无穷无尽,连绵不尽,一眼看不到尽头。

    这巨大的刀阵上面才插满了一把把刀刃上面流光闪耀的鬼刃,范围大的简直不可估量。

    还有三分钟…,阿罪的圣域战场神秘的面纱揭开的时候,四宝也在计算着恶毒上帝最后的强制性刺杀的时间。

    在阿罪身后的那座冥君城上面,随着黑色烟雾的缓缓消散过去,黑色的巨大城墙终于露出了神秘面纱,幽魂之影在风中肆意的游动着,在城墙上面放肆的游移着,它们就是城墙的铠甲,最坚固的那一面;城墙上面的护城栏上面,一个个穿着白色黑色斗篷的人低着头一字排开的站在哪里,他们的斗篷白如雪,但是上面却密密麻麻都充满了无数黑色的十字架,这都些人一共有二十名,随着天空中的刀光再次一阵闪耀。

    “砰砰砰砰砰!!!”一把把的鬼刃穿透了虚空飞速的降落下来,鬼刃一字排开的落在城墙上面的侦察台上面,直接插入了冥君城上面,全部都稳稳的落在了这二十个人的身后;随后在四宝惊骇的眼神之下,那些人全部都抬起头,白色斗篷里面是一道道黑烟所形成了幻脸,两只狭长的眼睛之下,细长的嘴角露出了了笑容,她们伸出烟雾飘渺的右手,将鬼刃集体的握在手心中,拔出来后全部指向前方的四宝。

    “这是什么东西?”四宝问道。

    “我的军队。”,阿罪很认真的回答道“事实上,冥君城中有着你无法想像的庞大军队,这只是冥界的一隅之地,我的力量还不足矣开启整个冥界,但是这座冥君城,我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冥界跟地狱,其实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是不能够被混为一谈的东西。”

    看着周围破碎的摄像头,四宝笑道“你可真是聪明,这样的场面和景象世间的人都看不到,没有猜错的话,你是在躲避着帝君虹吧?但是你要知道,帝君虹不可能放过你的,他估计已经派遣过来人察觉你了。”

    阿罪的手指轻轻的一舞,地面上成千上万的幽魂之影,每一道都变成了不断狂舞的旋风,在旋风之中,每一个身高都均衡在两米之内的冥界士兵们握着手中的长剑、战刀、长枪、战斧、盾牌等各式各样的武器狠狠的劈开风浪,随后带着恶吼不断的充斥着整片冥君城的范围内,这些冥界士兵全部都身穿条纹分明的藤甲,身后破旧的披风随风摇摆着,他们的藤甲之中同样是一道道的冥界幻影形成的身躯,烟雾窜腾的脸上,是隐约能够看到的人类轮廓与五官。

    旋风转动而过,冥界士兵的数量在疯狂的增长着,五千…一万…三万…六万…四宝已经被冥界士兵彻底的包裹,即便是想要冲破这些士兵的庇护,他也需要花费一段时间,这冥界…未免也太变态了一些!

    “我知道。”,阿罪点点头“所以我才破坏这些摄像头,而且要在帝君虹的人来之前打败你。”

    最后的蓄力时间,四宝铿锵有力的喊道“你难道不想要让世间的人看到你如此强大的一面吗?而且我注意到你用了打败这个词语,你难道不想要杀掉我吗?用你的鬼刃,捅穿我的身体,然后再拿走我的恶毒上帝,我的想法就是如此的现实和浅薄,至少人类的贪婪,是最不能够直视的一点。”

    “我不想,我也不想要杀你。”,阿罪依然是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话音刚落,身后的冥君城中已经响起了恐怖的践踏声,同时一道道铿锵有力的怒吼与呐喊响彻了整片圣域战场的天空;如果此时从天空中的角度朝着城内俯瞰的话,会发现城内早已经是万马千军在等待着阿罪一声令下,城门在破裂的瞬间,如同海浪般的冥界大军就会将眼前的任何东西和敌人彻底的淹没。

    而且最让人恶心的一点就是,这些冥界的士兵们,平常的时候无法召唤,只有在圣域战场中才能够被呼唤出来,他们是不死不灭的生物,这个世界上面只有圣光能够彻底的诛杀这些恐怖的力量!

    一个界面的君王,威力岂能够小觑?

    “姑娘,你身后那些护卫军上面的十字架是怎么回事?”,四宝再次问道。

    “如同你所说的那样,一个杀手最不能够被人发现的弱点,圣光能够杀掉我的这些东西的话,如果我让他们拥有抵御着圣光的力量呢?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在教堂里面不断的祷告,然后将自己的恶心隐藏起来,装作对圣光是很虔诚的样子,虽然我现在自己也是瞎子摸象,但是你知道的,如果把弱点变成盔甲的话,很多事情便会迎刃而解。”,阿罪的说完后低下头露出了一抹冷艳的笑容“怕是你有生之年,再也看不到我掌控整个冥界的样子了。”

    阿罪的话刚刚说完,前方的四宝一声怒吼,他的身体从地上弹射着冲锋出去的瞬间,紧紧握住的恶毒上帝闪耀出锋芒的光芒阿罪全身的气势一震,一头黑发飘舞在空中的刹那,周围那些静止不动发出低吼的冥界士兵们排山倒海的朝着四宝压制过去,他们成群结队的跳跃到天空中,短短几秒的时间将四宝的身体彻底的淹没.

    人群堆叠在一起,但是下一刻…一到冷光“嘭”的一声将几个冥界士兵的身体切断成粉碎,下一刻上百个冥界士兵的身体全部都斩断成粉碎,在他们不断拼凑身体的过程中,四宝就如同狩杀的猎豹一样,踏空飞舞过来。

    一路上恶毒上帝疯狂的乱舞着,将旁边的士兵们全部都斩断成粉碎。

    “砰砰砰…”一股股的黑烟在不断的爆裂着。

    而此时此刻全世界已经全部都笼罩在一片格外焦急的场景中,因为看不到画面的缘故,所有的人都是焦头烂额,紧张的不断的握住拳头又迅速的松开,漆黑一片的画面让谢特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工作人员迅速的走进变幻灵塔里面的时候,高爵意气风发的领头率先带着一群人进入了其中,正如同四宝猜测的那样,在摄像机全部都粉碎的瞬间,帝君虹也向高爵下达了必须要看到战场的命令,他是非常在意阿罪的,想要看看阿罪成长到了怎样的地步。

    “我跟你们一样焦急的在等待着…”,谢特安抚着大众的情绪。

    天门阵营这边很多人也是急的宛若热锅上面的蚂蚁般,因为恶毒上帝展现出来的神器威严的确特别的强大,四宝也并不是那种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人,强制性的刺杀,如果真的将阿罪一击毙命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最怕的就是当画面再次以超清的方式出现在全世界人面前的时候……

    人们,看到的是阿罪躺在地上已经僵硬的身体…

    变幻灵塔通往一层层的楼梯上面,工作人员格外的焦急,想要奔跑的时候,脚步稳重的高爵伸出手拦住了他们

    “慌什么?不用着急!”

    变幻灵塔第四层冥君城中;仿佛是感受独到了君王有着生命危险,身后的城门“嘭”的一声疯狂的震动着,密密麻麻的冥界将士们全部都聚拢在城门口,一骨碌的朝着前方冲锋,想要前去护主,但是阿罪却丝毫没有让他们出现的决定,前方的四宝,“砰砰砰”双腿在冥界士兵的脑袋上面踩踏着,一脚踢爆一个个的头颅,滚滚的黑烟在他的脚底下面乱舞着窜腾,他手中的恶毒上帝,刀锋直指前方的阿罪,就是这样的强制性,要带着不顾一切的威严力量将阿罪彻底的斩杀掉。

    阿罪的冥君城的确恐怖无比,但是与有免疫战甲的四宝对比,无论再怎样强大的力量,就算是世界上的最强者,也不可能在免疫铠甲的防御上伤害到四宝。

    阿罪到底要如何应付这一个杀招?难不成就这样乖乖就范?

    眨眼之间,四宝已经到了阿罪的面前,手中的恶毒上帝释放出一道道“刷刷刷”的光芒之后,在四宝略微显得狰狞的面庞中,他将恶毒上帝朝着阿罪的心脏狠狠的刺动了过去;这一招强制性的刺杀,果然不同方向,无论是阿罪身边的幽魂之影的防御,还是阿罪身体上面的超武装域气,全部都像是纸糊一样被恶毒上帝轻易的撕裂成粉碎。

    “死吧,姑娘!”,四宝一声断喝,恶毒上帝狠狠的插进了阿罪的心脏里面。

    几乎没有任何的阻碍,插入了阿罪身体中的恶毒上帝轻而易举的刺进了罪跳动的心脏之中,下一刻四宝一声怒吼,刀刃一阵旋转想要破开罪的心脏的时候,就是在这一刻,异变发生了,阿罪的脸上根本没有任何的表情,随后一缕缕的黑色烟雾在她的全身蔓延着,阿罪的生命迹象的确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此时此刻她隐藏在黑袍里面的身体,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股黑烟;下一刻只看到舞动在袖子里面的黑色烟雾的右手随便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鬼刃的幻影。

    “嗷!!!”,下一刻,四宝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

    一股鲜血飙射到天空中,和鲜血一起飞舞的还有四宝断裂的右臂,握着恶毒上帝的右臂。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四宝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方的阿罪。

    “这冥君城,就是冥界之中最重要的一座城市,也是亡魂最多的一座城市,虽然整片冥界还是像充满了迷雾一样等待着我一点点的去探寻着,但是…这依然无法改变我是冥界之主这个钢铁般的事实,只要启动了圣域战场后,我与这里的生物全部都一样,不死不灭,你的确已经杀死了我,但是却没有彻底的毁灭我。”

    四宝面如死灰,恶毒上帝的确只要杀掉对方即可,可是如果对方的能力已经超越了恶毒上帝这一招呢?

    伴随着第三次的释放而出,四宝浑身的免疫铠甲在瞬间“啪啪啪”的震裂成了粉碎,和免疫铠甲一起同时粉碎的还有他手中的两把恶毒上帝,在碎裂的声音中,恶毒上帝化成了一股股的荧光出现在四宝的身边,只不过是眨眼之间,荧光便成了匕首把柄的模样,阿罪之前猜测的没有错误,因为四宝熟练的运用,恶毒上帝的确冷却时间极快,但是现在的四宝已经失去了免疫铠甲,这里这里又是阿罪的冥君城,阿罪不会给四宝任何的机会。

    冲天一掌,黑烟再次变成了阿罪伤痕累累的手臂狠狠的打在四宝的胸膛上面,“嘭”的一声浑然的爆响声只之中,掌心中顿时飞舞出来一股股的幽魂之影,像是冲击波一样的撞击着四宝。

    “砰砰砰砰…”连续不断的撞击让四宝吐出多口鲜血后,他的身体被震退,飞速的腾起域气的瞬间…

    阿罪的手指只不过是轻轻的一个勾动,周围无数把鬼刃全部都从四面八方朝着四宝斩杀过来,这布满了刀阵大地,带着鬼刃霸气撕裂的力量,十几个鬼刃狠狠的切割,“嚓嚓…”的破碎之声猛然的响动间,四宝全身的武装系域气破碎的瞬间,阿罪再次朝着前方一指。

    随意的一个动作,刹那间释放出毁天灭地的力量,阿罪身后的幽魂之影全部都变成了三十多道旋风,卷动冲刺着朝着四宝攻击过去。

    旋风中一个个带着头盔、穿着藤甲的冥界战士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爆发出了最为狰狞和恐怖的一面,他们的下半身还隐藏在旋风之中,上半身已经握着各式各样的刀剑对四宝进行了一波致命的打击,“砰砰砰…”闷响中,一柄柄的重锤狠狠的冲击在四宝的胸膛,斩裂声中,刀光剑影包裹了四宝的全身,切痕的闪耀中,一股股的鲜血不断的从四宝的身体上面飙射出来,四宝习惯性的移动右臂之时,才发现右臂已经被斩断,而此时四宝身边的匕首的光影,随着荧光的跳动闪耀,已经凝固出了匕首之刃。

    只要恶毒上帝再次使用的话,便又能够启动三次免疫铠甲。

    我还有翻盘的机会吗?四宝早已经见多识广,多很多事情看淡看清,在阿罪的冥君城里面,阿罪其实已经在瞬间可以将自己彻底的湮灭,这样的招式,都是阿罪手下留情,如果冥君城里面所有的鬼刃幻影、所有的冥界战士、后方的冥君城里面所有东西全部都行动起来,我四宝,又能够防御到什么地步?

    这时候四宝感觉到阿罪虽然还没有踏入绝世高手的地步,但是她已经有了绝世高手的风范。

    前方疯狂斩杀的旋风将领们化成一缕轻烟在阿罪的操控下消散之时,前方的阿罪再次一阵抓住,一把把的鬼刃幻影全部都从四面八方飞舞了出来,“嚓嚓…嚓嚓…”,鬼刃不断的穿透四宝的独臂、双腿、腹部、胸膛之后,前方的阿罪右拳紧握,“嘭”轩辕惊天决特有的红色气浪在拳头上面炸裂后,阿罪弯曲右臂一拳微微的真空。

    轩辕剑影顷刻间如同冲击波般“咚咚咚咚”的冲射出去,分裂成两道,各自朝着四宝的膝盖进攻过去。

    “冥化。”,阿罪轻轻一喊,飞舞出去的轩辕剑影在刹那间剑刃上面释放出一股死亡的气息,这把公正的战剑,所释放出去的剑影竟然在瞬间变得格外的邪恶,白色的剑刃变成了黑色,黑色的剑柄变成了一个冥字,随后只看到在剑刃的两侧上面,一颗颗十字骷髅头“锵锵锵…”冲击着剑刃,带着跳动的火焰爆炸。

    轩辕剑·轩辕冥剑形态。

    “啪啪啪…啪啪啪…”在四宝凄惨的呐喊声音中,无数的剑影纷纷的打在四宝的膝盖上面,膝盖骨被打的震裂中,四宝承受不住这样恐怖的伤势,双腿弯曲忍不住的跪在了地面上,他的身体上面还有着鬼刃,这些鬼刃幻影就像是枷锁和铁铐一样禁锢着他的身体,让他不能够随心所欲的动弹。

    而如果阿罪连剑影都能够冥化的话,那么是否代表着阿罪的剑灵也可以?

    十殿剑灵还没有全部呈现,却又在无形之中增添了一份强大的附加能力,天知道那些恐怖的战剑,一把把冥化之后威力有多么的恐怖?

    跪在地上的四宝身体上面都伤口中留下一缕缕的鲜血,他跪在血泊之中因为失血过多,只感觉到前方的世界全部都在摇晃的旋转,阿罪的身体更是在瞳孔中变成了无数的残影,身体上面的这些伤势全部都是真实的存在的,除了能够自我治愈的那些高等的血统之外,其余的人也要防备着受伤和鲜血带给自己的疼痛;就算是在再怎样的有所心理准备,此时的四宝也感觉自己有些油尽灯枯。

    他疲惫的用力的垂下自己的脑袋,不断的喘息着。

    阿罪飞舞到他的身边,四宝只看到雪白的脚掌在眼前一闪而过后,阿罪伸出手指,闪电般的飞舞出去点住了四宝身体上面的几个穴道,那些喷涌出来鲜血的势头也在无形之中减少了一些;抬起头,四宝惊骇的看着阿罪,阿罪同样是低着头看着他,黑发乱舞,两支不同颜色眼睛显得是那样的冷淡而又高贵。

    身后冥君城内的千军万马依然在兴奋的嚎啕的呐喊着,然而黑雾再一次的染指到了冥君城上面,整座城市都在黑雾之中缓缓的消散中,旁边的那些鬼刃幻影也随风飘散,冥界战士们身体内的幽魂之影消散,一堆堆的藤甲散落一地,被狂风一阵刮动后,藤甲变成了灰烬消散在大地上面,这些东西来时如同闷雷涌动,来势汹汹,消散的时候也如同将一切都了却的一样,如同他们的君主一样,低调而不张扬,充满了力量却丝毫不放肆嚎叫。

    圣域战场在消散,力量却还没有消散,第四层的门外,高爵率领的工作人员两个人急吼吼的推开门刚刚进去。

    “疯了?”高爵提着两个人的衣领拉出来的时候,这些普通人刚刚进入圣域战场之中,立刻就被幽魂之影腐蚀的干干净净,高爵拉着他们的衣领,他们的衣服里面已经只剩下两具干干净净的白色骷髅,软绵绵的被风一吹,便一根根“啪啪啪”的散落一地身后的工作人员全部都震撼的后退一步,再也不敢造次。

    阿罪转过身,一掌推动了出去。

    地上枫叶道路耳朵白雾出现的时候,冥君城已经只剩下一个海市蜃楼般的幻影,而两道巨大的幽魂之影,在白雾之中,就好似是海洋里面自由翱翔的鲨鱼一样,迅疾滑翔着朝着前方冲刺过去,随后两个幽魂之影猛然变得格外的巨大,他们身体上面的藤甲已经变成了战甲,两人的手中全部都是青龙偃月般的巨型长刀,一左一右的朝着高爵这边杀戮过来。

    冥界下士挡住了高爵的视线,让他想要一探究竟中根本无法做到。

    万刑宝鉴的威力,在高爵的发挥之下可见一斑,黑色的天空中直接出来两根绳索,稳稳的套住了两个冥界下士的脖颈后,“嘎嘎…”一声,仿佛是一个刑架在无形的虚空之中执行着绞刑一样,两名冥界下士的身体在原地被缠绕的无法移动,只能够不断的旋转着,他们战甲里面的幽魂之影在发出痛苦的嚎啕,就仿佛是被被审判着灵魂一样,是最深处也是最恐怖的一种折磨。

    阿罪秀发飞舞,一片白色的枫叶飘落在发丝上面,随即掉落在地面上。

    在高爵进入第四层的瞬间,后方的无数摄像机也同时链接上,在全世界人们惊呼的声音中,第四层的画面再次清晰的展现在众人的眼前,夏天最先一个就是看到了前方的阿罪,看到阿罪依然站着,而四宝跪在他面前的时候,夏天只感觉到内心的里面的一块石头重重的落地,后方的天门阵营里面也是放松了下来。

    下一刻,等到全世界的人看清楚眼前的画面之后,欢呼雀跃的鼓掌声响彻了全球。

    可以这样形容,因为无论你争论的再怎么样,都不如事实的画面充满了说服力,上一次王君战队赛的冠军,来自血榜排名为四号的四宝老者,此时此刻就是一个失败者一样跪在了阿罪的面前,还有什么比这个场面更加的充满了说服力?虽然他们没有亲眼目睹到阿罪是如何打败四宝的略微显得有些遗憾,但是结局显然是好的。

    掌声雷动。

    高爵的表情突然微微的动了一下,他真的没有想到连真正无敌的四宝都会输掉,而阿罪身上虽然增添了一星半点的新的伤势,但是却对整体没有什么大碍;以前就是听说阿罪怎样怎样,但是高爵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这一次高爵彻底的领会到了阿罪的强大,也知道了刚刚大主君为什么要如此关注她的原因;前方的阿罪同样回过头看着他,黑色的秀发在她那张绝美的脸庞上面随风飘舞,高爵突然意味深长的默默一笑,举起手道“不用煞费苦心了,看来第四层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难以置信,真的是难以置信,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们再次看到画面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局面,但是我们已经到看到了最后的结果,全球的观众们,请将掌声和喝彩毫不保留的送给来自天门的恶鬼阿罪,继楠棠先生、东宫烟雨之后,第三名绝世强者又臣服在阿罪的面前,她能够在排位赛中一次性的通关吗?创造神话和历史吗?共同…拭目以待。”

    谢特的节奏带到很好,有一个很强的缓冲效果,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才能在,或许很多东西也没有这样的顺理成章;而第四层的高爵也很识相的离开,转过身快步的离开变幻灵塔。

    他从阿罪身上感受到的,是自己无法征服和统治的那股力量。

    四宝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阿罪想要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四宝突然说道“等等。”

    “看来这一次阿罪还是选择不杀掉吗?其实他完全有能力一层一层连续不断杀戮的,让血腥和暴力充满了全世界,但是她却没有选择这样做,天哥你说的没错,她的确非常的聪明。”,苏逊理性的分析道。

    四宝的等等,让阿罪虽然停下了脚步,但是还是摇晃着脑袋说道“我没有杀掉你就代表着不会杀掉你,否则我早就动手了,你给我说的故事,虽然是让我当成遗言给我的吊唁,但是我觉得你能够维护一些东西,这很能够难能可贵,世界不该是这样的,有些规则,也不应该是那样的。”

    “所以…”阿罪淡淡一笑道“恶毒上帝,你自己留着吧。”

    四宝虽然身受重伤,但是阿罪的话还是难以掩盖他脸上无比震惊的表情,他知道阿罪特别特别想要这把匕首,但是没想到她居然不被贪婪的心所操控,不被自己的**所驱使,这样的人,让四宝的心中油然而生出一股格外浓烈的敬佩之情,可是他还是说道“你说的没错,但是…恶毒上帝陪伴着我的时间,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了。”

    阿罪面无表情,美丽的双眸频频眨动着。

    “血榜有些钢铁般的规则,你可能不知道。”,四宝难以启齿的说道“时代,的确已经不是我们之前的那个时代,这一次来参加任务,我在组织里面接受到的任务是保护着荣耀,捍卫着血榜恐怖的威严的,现在任务失败,就代表着我要遭受到处罚,我们有权利选择任务的轻重,但是…任务对于我们而言就是上帝,一个杀手,他也只为自己的任务而活着。”

    “承诺了完成任务的程度,就必须要达到。”,四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的表情。

    阿罪转过身朝着前方走过去的时候说道“那就给你们留下最后的时间吧,让你们好好的相处,等你死后,我自然会接手恶毒上帝的,我是对它充满了**,但是我也尊重你们的感情。”阿罪顿了顿突然抬起头看着漫天枫叶说道“或许我本来就是被遗弃的孩子,现在到了我对上帝以怨报怨的时候了?不…也许是以德报怨吧。”

    飞舞的枫叶在阿罪的身边不断的轻灵飘舞,白色的枫叶让黑色的阿罪格外的显眼。

    第四层的医务人员迅速的走了进来,四宝被放在了担架上面的时候也同样看着漫天飘舞的枫叶赞叹道“果然是不同凡响的天门招牌啊,你们想要对付天门的心意,因为有她的存在,可能就要多多花费一点心思了,特别你这个家伙,当年你遗弃她的时候,没有想到过她会成长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吧?哼哼…时代真是一个调皮的捣蛋鬼,总是在戏弄着那些奋勇前进的人。”

    掰断巨型龙虾的爪子,撕碎虾壳。

    帝君虹一边在芥末和酱油里面滚动着一边对着身边的寇枭说道“说说你的想法。”

    “四宝的那一招极强的杀招,上一次王君战队赛决赛的时候他也同样的展示过,对方也是很强,但是也是被强制性的杀戮掉,阿罪虽然没有让我们看到他是如何把四宝打败的,但是我想,四宝在那一刻还是杀掉了她,但是她为什么没有死亡的话,我猜测,她可能是启动了圣域战场的缘故,她的那把古代兵器鬼刃,是她的灵魂核心,有很多能力人同样是了可以在圣域战场中不死不灭的。”看着帝君虹滚了那么多的芥末,寇枭问道“你不嫌辣?”

    将肉放进嘴巴里面一阵咀嚼,帝君虹闭着眼睛握着拳头冲脑了狠狠的一阵后,张开血丝密布的眼睛狠狠的松了口气道“所以我们如何把鬼刃弄掉?”

    “至少在王君战队赛的时候,我们无法这样做。”,寇枭红眼瞥向窗外说道“另寻时机吧。”

    “没关系。”,帝君虹摇摇头笑道“养肥了,一刀杀,这些强者肉汁喷射的快感,很爽的。”

    在全世界的欢呼声和震撼的声音中,阿罪已经连续通过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的守护者,距离终点已经是越来越近,第五层的守护者,是在很多人脑海里面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印象的王飞,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年,而阿罪的强大,也像是烙印般的重重的定格在这些人的心中,很多人都相信,阿罪这次能够一次性的通关,能够一鼓作气的拿下血色杀手组的冠军,就是带着这样的坚信,人们拭目以待着。

    而阿罪自己最为清楚,第五层的人到底是谁。

    她站在第五层塔门前的时候,犹豫过是否要伸出手推开眼前这扇门,那里面可是夜影,自己真的要跟夜影一较高下吗?或许…这不是一件很坏的事情;那只伤痕累累的右手猛的推开了前方的大门,“轰隆隆…”天空中的一道扭曲的闪电带着雷鸣轰然的坠落下来,狂风大作,眼看着倾盆大雨就要下达,巨大的圆月随着雷雨的降临已经是若隐若现,前方的一处天主教的教堂前方,王飞正插着口袋站在那里微笑的看着走过来的阿罪。

    变幻灵塔第五层,城镇战场。

    高楼大厦如同狰狞的巨兽半,俯瞰着下方的某处,月光已经格外的黯淡,阿罪在王飞十多米处地方站定.

    “准备好了?”,王飞问道。

    “准备好了。”,阿罪认真的问道“事实上,有很多的时候都在为这一刻准备着。”

    右手扯动在自己的脖颈上面,王飞撕掉一块人皮的时候,一只只白色的白鸽从教堂后方的展翅飞舞到天空中…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