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苍玄时代-强者的天下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象征着和平的王将手中充满了鲜血,被夕阳刺伤可不是那样轻而易举的可以恢复的,他抬起头看着前方的大主君,即便是面对夜影和海棠两位强大的对手,帝君虹依然岿然不动。

    泰山般的背影,蕴含着保护自己的意义。

    而帝君虹更是豪迈一笑“夜影,大姐,想必你们都不知道,我等待今天已经等待了多久,这把王权,恭候夕阳也是多时了,来吧…”,大主君单手握住剑柄的瞬间,“丝丝丝…”一道道闪电霹雳般的金色流光在剑刃的周围飞速的旋转着,“咔咔咔…”裂缝的响动中,王权战剑就如同是脱离了东海的定海神针般,从大地中被大主君猛的拔出来。

    “寇枭,宫天,如何?”大主君转过头眼神中出现担忧的问道。

    寇枭的上半身悬浮在天空中,一根根黑色树藤般的筋脉在他的身体下面随风飘舞;下半身则是坐在沙发上面,翘着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寇枭的脸上露出狂笑说道“没大碍,但是到底是夕阳的剑锋,身体没有这么快的复原,想要毁灭我的蚩尤血,光是这单单的一剑恐怕是不行的。”

    寇枭旁边的神皇宫天腰部上面闪耀着剑光和圣光。

    他冷静的硕大“我的身体也在自动的治愈当中,夕阳果然名不虚传,就算是残余的剑锋,都能够让我隐隐约约有疼痛感,大主君,您要小心了。”

    “那就好。”,大主君说完一声怒吼,完全不理会旁边一脸呆萌的殿风雷。

    风雷哥还没有反映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怎么之前的伙伴现在一言不合就动手起来了?

    铿锵有力的吼声中,一道道的金光从大主君的口中飙射出来,他看着前方的夜影,提剑,宛若战无不胜的大将军般的冲刺了过去;夜影丹凤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杀机,海棠想要从他的手中挣脱,被夜影再次用力的搂住了水蛇般的腰部,“当当当…当当当…”,单手握剑的大主君横扫怒斩,王权与夕阳在火花的溅洒中频繁的撞击在一起。

    “当!!!!!”,劲狠一撞,两人同时站定。

    “吱吱吱吱…滋滋滋…”两把好剑的剑刃上面都是闪耀着恐怖的火星和剑芒。

    “真是不错的力量。”,大主君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声狂喝之后身体一个旋转,左手闪电般的移动了出去,抓住了王权战剑的他几步奔跑后猛然的跳跃起来,全身的阴影覆盖住地上的夏影,凌驾在空中的他一剑狠狠的斩了下来,“嗖…”影子搂着海棠从大主君的侧边移动过来,远方夕阳的光芒一闪,夕阳剑刺向大主君的背后。

    “叮…滋滋滋滋…咣咣咣…”

    大主君身后的十二条金龙腾飞图将夕阳剑的剑刃狠狠的挡住,而他自己则是一剑狠狠的斩击在地面上。

    “嘭!!!!”,整个办公室浑然的震撼中,下一刻…

    “乓乓乓…乓乓乓…”一股澎湃无比的金色剑光朝着外面带着横扫一切的气势冲射了过去,所有的窗户玻璃全部都被震撼成了粉碎;感受到身后狂猛的剑气,大主君猛然的一个转身,一剑朝着前方横扫了过去,夜影丹凤眼轻轻的一眨,身体猛然的旋转到天空中,大主君横扫过了空气,留下一道剑芒的光色轨迹。

    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夜影,他的身体“刷刷刷…”的在整个办公室里面旋转着,天空中接连不断的出现了一道道的残影,到处飞舞;随后神皇宫天发出一声惊骇的惨叫,身后的双翅被夜影直接一剑斩断;那边的寇枭上半身再次被切割成了四块,殿风雷后退一步,左拳烈火,右拳寒冰,浑身旋转,冰火两重天狠狠的冲射出去的刹那,前方虚影一个闪耀,夜影已经站在他身后,肩膀上面的肩带在肆意的飞舞中将夕阳剑架在了殿风雷的脖颈上面。

    一剑断喉,在那瞬间殿风雷全身寒冰,西洋剑斩断了一座冰雕后。

    “轰…”整个办公室的气息都是狠狠的一个压制后,温度骤然的变成了零度一下,地面上的海水开始迅速的结冰,墙壁上面一道道的寒冰也宛若是爬山虎般的游动着;寒冰狠狠的吐露出冰霜之时,整个房间都被寒冰笼罩住;天花板上面,一团寒冰就像是钻地鼠般的蠕动中,全身散发着冰烟的殿风雷一声怒吼,冲射而下。

    夜影的右手猛然的将夕阳剑扔了过去。

    夕阳剑插入了冰块的身躯中,“嘭”殿风雷的全身都爆裂的同时,夜影踩着一个冰块迅速升空,握住夕阳剑的瞬间,身后的窜腾起一股股凶猛的火焰,殿风雷一声怒吼,冰霜战拳想要朝着夜影攻击过去的时候,下一刻夕阳的光芒再次一闪,拳头还没有触碰到夜影的身体,夕阳剑已经到了殿风雷的胸膛上面。

    右手卷动,“滋滋滋…滋滋滋…”夕阳剑旋转粉碎着殿风雷胸膛上面的冰块中。

    夜影右脚拉扯着韧带完全的抬起来,一脚狠狠的踢在殿风雷的脑袋上面。

    “嘭!!!”,力量沉重,殿风雷脑袋上面的冰块碎裂飘舞中,夜影一脚踏地冲腾出去,右腿的膝盖弯曲出来,直接冲射在殿风雷的胸膛上面,“嘭!!!”一股冰烟的炸裂中,殿风雷双脚频频的踏着地面,身体撞击在墙壁上面的瞬间,“嘭!”,夕阳剑冲射在脑袋的旁边,耳畔响动着剑刃的风浪。

    刚刚逼退殿风雷,身后的神皇宫天身后耷拉着软绵绵的翅膀,握着圣火燃烧的战剑凶猛的冲刺过来。

    “他露出真身了。”,殿风雷想要抓住夕阳剑,但是刚刚握住剑柄,手掌上面的寒冰全部都被融化。

    他被烫的疼得哭嚎几声猛然的松开,看着右手,整个手掌的血肉被腐蚀了一部分。

    “战斗天使长·無双技·女天使!!!”

    宫天知道夜影的体术也同样非常的厉害,他在距离夜影十多米的时候一剑插入了大地中。

    “滋滋滋…噗噗噗…”九条朝着前方蔓延过去的裂缝中吐露着一股股的火舌,游动了四五米后冲天而起,所有的火焰全部都融合在一起,**上面跳跃着火焰,带着头盔身后四只火焰翅膀大肆张开的女性天使手中握着长剑,朝着夜影狠狠的刺下来,夜影刚刚逼退殿风雷,随后迅速的转过身,丹凤眼一阵颤抖。

    “嘭!!!!!!!”

    “斩杀!”,夜影淡淡的说道。

    头顶上面的天花板突然被冲射出一个窟窿,整个世界地图非洲地带被一道天空白斩碎。

    宛若镰刀般的天空白光狠狠的打在女天使的脑袋上面,随后“砰砰砰…砰砰砰……”镰刀刃一点点的开垦进去,穿破女天使的头颅,紧接着完全的没入了女天使的身躯后,凌空的狠狠的一个炸裂,让女天使的身体直接断裂成粉碎;宫天嘴角吐着鲜血,和殿风雷交换了一个眼色后,两人同时的夹击了过来。

    一个圣火燃烧着着,另外一个寒冰凛冽。

    “战斗天使长·圣剑穿刺!”

    “冰火两重天·冰火怒蟒。”

    神皇宫天身后闪耀着神圣的米迦勒的幻影,对着夜影刺出去一剑。

    殿风雷双拳狠狠的打在虚空上面,虚空的颤抖中,火焰和寒冰全部都飙射出来,粗壮和巨大的火焰蟒蛇与寒冰蟒蛇双双都吐露着蛇信子,朝着夜影攻击过去,在两人出手前的瞬间,夜影一脚踏地,身后一大股的乌鸦随风飘舞中,他在千钧一发的瞬间移动了出去,由于搂着海棠,夜影只剩下一只手,右手冲击出去,狠狠的憾击在神皇宫天的长剑上面。

    “嘭!!!”一股力量从头顶上面的天空中灌溉进入夜影的身躯里面。

    丹凤眼平静无比,他一阵用力,右手的手掌“滋滋滋…滋滋”随着他的推动,在神皇宫天的长剑不断的粉碎中,他一掌狠狠的打在神皇宫天的胸膛上面,吐出一口鲜血的神皇宫天歪歪斜斜的朝着后方倒下的时候,夜影猛然的转过头,一片黑色羽毛朝着殿风雷飘了过去。

    “踏羽!”

    夜影的浑身变得虚无缥缈起来,殿风雷眼睁睁的看着冰火双蟒从他的身体中穿透了过去。

    右腿抬起来,一脚踢在殿风雷的下巴上面,随后浑身一个旋转,一脚正中殿风雷的胸膛上面。

    “我擦!!”,风雷一边退后一边唾骂道。

    刚刚落地的夜影猛然的弯曲了身体…、

    “嗖…”身后寇枭的下半身奔跑了几步后高高的跃动到天空中,双腿弯曲的冲刺过去。

    夜影弯腰刚好躲过的瞬间,寇枭震撼“这体术?绝了。”

    大主君一声怒吼“你们压不住他,我来。”

    话音刚落,身后的龙腾图一阵闪耀,大主君的身体在原地,仿佛充满了弹射力一样冲射过去,一刀朝着夜影劈斩过去的时候,远处夕阳的光芒一阵闪耀,夕阳剑再次回到夜影的手中,一剑朝着王权横扫过去后,“当…”当夕阳剑和王权战剑第二次撞击在一起后,夜影一剑用力,将巨大的王权战剑压制的刺进地面后,剑刃上面的剑光“砰砰砰砰砰…”的化作一团团的剑气冲射出去。

    大主君王权战剑横在胸前,不断的抵挡住,夜影一剑刺出去,狠狠的打在王权战剑上面。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夕阳剑在瞬间刺出去数十剑,剑芒过后,整把王权战剑疯狂的作响着,看着大主君的手腕又想要移动,夜影一剑猛然的挥舞出去,一股鲜血在大主君的手臂上面飙射起来,但是让夜影震撼的是,大主君虽然在受伤的瞬间,王权战剑在地上横扫出一股凶猛的气浪,“嘭”的一声打在夜影的双腿上面。

    丹凤眼中出现一道痛色,夜影被震在空中的时刻,一片片的黑色羽毛饶动着他不断的飘舞。

    大主君抬起右臂舔了舔上面的鲜血后,“咔嚓”一声,王权战剑的剑柄处变得灵活游动后。

    “呜呜呜…呜呜呜…”随后在大主君手中的王权战剑不断的旋转起来。

    握着宛若冲击钻的王权战剑,大主君“嘭”的一声冲射出去,夜影刚刚靠墙,不断的朝着右边移动,“滋滋滋…嘭!!!!”,王权战剑插入了墙壁之中,随着夜影移动朝着右边横扫着,在碎块乱舞和疯狂的斩杀中,整面墙都在疯狂的龟裂着,泥土飞溅的飞沙走石中,看着地上的倒影朝着前方一个移动,大主君一声怒吼

    “滋滋滋…嘭!!!!”,旋转的王权战剑在虚空上面钻出无数的火花后,直接插入了虚空中。

    “王者权利!”

    伴随着大主君的一声怒吼,夜影前方的虚空炸裂开来,无数的剑影接连不断的飞舞出来,夜影不断退后,冷静无比的用夕阳剑频频的斩击中中,“砰砰砰砰”王权战剑的剑影不断的爆裂;后方的大主君再次手握剑柄,狠狠的一震后,王权战剑停止旋转的瞬间,他双手握剑,身体再次弹射了出去。

    夜影轻轻的一个偏头,王权战剑刺出去后,大主君一声怒吼。

    就像且头的铡刀一样,王权战剑狠狠的砍下去,直逼夜影的肩膀。

    “嘭!!!”夜影的身体猛然的变成了变成了一只只乌鸦飞舞在空中之时,大主君迅速的转过身,霸气无比的握着剑再次一个横扫,一道剑光“嘭”的一下,宛若半月般的横扫过去,天空中的乌鸦在不断的被斩断成两半之时,耳边剑鸣响起,大主君朝着某处虚空狠狠的一刺过去,夜影的夕阳剑刚好从那处冲刺出去…

    左手再次搂着海棠,王权战剑与夕阳剑第三次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剑光冲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后“砰砰砰砰砰…”的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爆炸着。

    感受到周围汇聚而来的一股股的强者力量,帝君虹狂笑道“看来今天是分不出胜负了。”

    “没关系,时代依然在继续着,只要这个时代存在,有些东西就永远没有终结。”

    “手腕上面的伤势请你认认真真的记住。”,海棠在夜影的怀中恶狠狠的看着帝君虹说道“你以为你真的杀掉了帝燚了吗?你办公室里面那个牛头的标本里面,你自认为那是装着帝燚脑袋的标本吧?实话告诉你,帝燚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呢,只要庄卿贤他们那颗守护之心不死的话,只要我们这群人还存在的话,只要夏天这个人还活着,你就永远无法想要彻底的安稳,强者的手腕,是无法掌控这个时代,和整个世界的。”

    帝君虹的双眼中猛然的露出了强烈的震撼“你说什么?帝燚还没死?”

    “刷…”一道虚影从帝君虹的一闪而过,大地上面的倒影在飞速的移动的时候…

    大主君终于咬住了牙齿,太阳穴上面暴突起来一根根的青筋,他终于开始愤怒的转过身,猛然的弹射出去,握着王权战剑插入了大地之中,地上移动的影子就像是被某种东西钉住后,只看到前方的天空中,一根羽毛悬浮飘扬在天空中,夜影抱着海棠从大主君的办公室里面飞跃出去的瞬间,他将海棠朝着前方的鲲扔过去

    “你先走。”,夜影淡淡的说道。

    “那你呢?”,海棠在飞舞过去的时候担忧的转过身。

    “有些事情一旦你动手去做了,就要承受一定的后果。”夜影的话干刚刚说完,猛然的从天而降来一道凶猛无比的刀气,将海棠和夜影彻底斩断的时候,长达三米的银发在随风的飘舞中,一把修长的战刀从侧边狠狠的斩击过来,“当…”夕阳剑在抵挡的时候,夜影的身体被震飞了出去。

    海棠刚刚站在鲲脑袋上面的时候。

    “嗷…………”整个鲲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嚎叫,“咣咣咣…咣咣咣…”在一声声铁链的缠绕声中,海棠低下头赫然看到高爵正在瞪大着眼睛看着,在朝着后方看去赫然瞪大了眼睛,在水雾的天路中自由自在的鲲此时此刻被铁链完全的封锁住,而且铁链越来越紧,眼看着已经彻底的勒进了鲲的肉里面。

    后方一个身影迅速的奔跑过来,高爵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后,眼神一凛。

    一根铁链猛然的从大地中冲击出来,阎割踩踏着升腾的铁链高高的跳跃到了空中,双掌上面带着骇人的龙吟,猛然的攻向了海棠大姐,“嘭!!”,与阎割双掌相交后,两人在鲲的背部上面不断的撞击着,一条条的金龙饶动在两人的周围,形成了一个恐怖的防护罩不断的游动着。

    夜影和前方的男人同样悬浮在高楼大厦上面的天空中。

    封斩天三重瞳不断的重叠中他笑道“好久不见夜影,你变得更加的恐怖了。”

    “你留不住我。”,夜影看着下方一股股的强者气息淡淡的笑道“你们都留不住。”

    “但是能够拖的住,不是吗?”面对夜影,封斩天身上丝毫没有任何卑微的气势,伴随着他将诸神十握狠狠的挥舞出去,刀背上面的一颗舍利疯狂的旋转起来,释放出恐怖的橙色光芒后,与挥舞出去的刀锋死死的融合在一起后,这道刀锋朝着夜影战戟过去,并没有攻击夜影的身躯,而是化作了一团爆浪在夜影的周围炸裂。

    “嗡嗡嗡…嗡嗡嗡…”夜影身边的天空中,十八罗汉在金光的流光全部现形。

    “宰了他!!!”,封斩天张开嘴露出恶魔的笑容命令道。

    “诸神十握·超必杀·十八罗汉阵!”

    在一道道金光的闪耀中,十八罗汉全部都猛然的张开了眼睛,长手罗汉双手就像是炮弹一样的朝着夜影攻击过去,“bongbongbong”一股股狂风大作的闷响当中,夜影的夕阳剑和两只金光熠熠闪耀的双臂不断的撞击在一起,远处夕阳的剑光一阵的闪耀中,“嗖嗖嗖嗖”只看到两道夕阳的剑气在长手上面迅速的舞动着,将两只长臂绞杀的粉碎中,另外一个罗汉将手中的宝塔猛然的扔向天空中。

    宝塔在天空中不断的旋转越来越大,高达百米猛然的压制下来的瞬间…

    夕阳剑一剑破空,一道剑气气势如虹的冲上云霄,从中心处将宝塔彻底的震裂成两半。

    夜影一剑将持塔罗汉劈成两半的时候,后方又一名罗汉猛然的升腾到天空中,举起了手中的黑钵,夜影一剑斩杀出去,“嗖嗖嗖嗖”黑钵里面涌动出来无数的黑风后,黑风开始迅速的倒流中,将夜影的剑气全部都吞噬了进去,随后黑风朝着前方涌动,想要将夜影都吞噬进去之时,天空中,一道斩杀的空速剑痕陡然的劈斩而下,黑钵罗汉的身体被劈裂成两半后。

    后方响起了两声铿锵有力的声音,两名罗汉双掌推动出去。

    “唔吼吼吼…”“嚎哇哇哇…”一条条的金龙和恶虎踩踏着虚空猛烈的朝着夜影奔腾了过来。

    “嘎嘎嘎嘎…”一只巨型乌鸦的幻影在夜影的身后展翅颂唱之时,夜影一闪而过,他停顿之时,肩膀上面的布带随风飘舞,身后所有的金龙和恶虎全部都被一剑斩断成两半,“夜幕。”,夜影淡淡的说完后,身体“刷刷刷刷”的旋转在天空中,层层叠叠的夕阳剑的幻影就像是龙卷风一样包裹住夜影迅速的旋转。

    “乱舞战国。”

    “砰砰砰砰…砰砰砰”伴随着猛烈的喷射,夕阳剑朝着四面八方纷纷的飙射出去,后续剩余的罗汉的身体全部都被夕阳剑所穿透后,“咚咚咚咚…”身体在疯狂的裂响中不断的爆炸成了粉碎;周围龙卷风般的剑影消散的刹那,封斩天提着诸神十握,一刀破空,狠狠的斩击了下来。

    夏影的丹凤眼中闪耀过一道厉芒后猛然的测过身,一剑朝着封斩天横扫过去的瞬间……

    封斩天身后的一缕长发“当”的一声抵挡住夕阳剑后被粉碎成齑粉掉落的瞬间,诸神十握上面十颗舍利同样的转动起来,舍利里面的力量连绵不断的进入刀刃之中后,封斩天一道断空,而夜影的身体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那飞舞出去的刀锋“砰砰砰……砰砰砰砰…”将一栋栋的楼房全部都从中心处斩断,上百座楼房的破碎中,楼梯的碎块掉落在地面上发出了粗暴的坠落之声,但是下一刻…这些楼房的碎块全部都升腾到天空中。

    看着在地面上滑翔的影子朝着海棠哪里移动过去,叶圣殇精神力量猛然的一个控制。

    宇宙般的大轰炸瞬间爆发出了毁灭的力量,所有的楼房都全部都朝着夜影砸过去,只看到夜影双脚踩踏在楼宇上面左右左右的不断闪避后,一剑破空,“嗡…嘭!!”,夕阳的剑光在楼房的碎块里面肆无忌惮的横扫中,连绵不断的爆炸声响彻了天空,三十多万颗碎块的漫天飘舞中,一个直升机滑翔过天空中后,阿尔法大熊从直升机上面跳跃了下来。

    他伸出自己的手掌,夜影顿时只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不断的挤压着。

    “践踏!”,大熊的手掌狠狠的摁下的时候,只看到在夜影上空的虚空中,一个巨大的熊掌印记狠狠的从天而降,漫天飘舞的黑色羽毛的飞舞中,夜影踏着羽毛身体超高速的移动,熊掌在身后一闪而过后,“咚!!!!”狠狠的冲击在地面上,大地上面出现一个熊掌的印记之后,夜影在猛然停顿的时候,天空中一道金黄色的闪电从天而降。

    “啪!!”夕阳剑怒击闪电之后,一个巨大的斧头将天空中的夜幕彻底的斩碎成了两半,随后旋转着不断的从天而降,在斧刃要和夕阳剑交锋的刹那,身后,毫发无伤的寇枭在大熊的帮助下瞬间到达了夜影的身边,握住斧柄后,寇枭一声怒吼“盘古斧·大神的碾压!!”

    “嘭!!!!!!!!!!!!!!!!!!!!!!!!!!!!”

    斧刃和夕阳剑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后,第一次看到夕阳剑的力量被压制下去后,夜影的身体从天空中狠狠的朝着下方摔落下去,下方的高爵抬起头,张开双手,双脚上面带着旋风悬浮在天空中,身边的大地中“砰砰砰砰…砰砰砰…”钻出来一个个的窟窿中,无数根铁链金蛇狂舞般的冲刺出去。

    被盘古斧震的虎口发麻的夜影冷静的看着地面,身体再次疯狂的旋转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剑气的飘散中,一根根的铁链被一节节的不断的斩断,无数的碎块纷纷扬扬的掉落在地面上。

    阿尔法大熊刚刚落地想要动手的刹那,身后猛然的出现了一股兽性狂猛的风暴,转过头的瞬间只看到一只双眼中散发着炙热红色光芒的血色乌鸦展开着遮天蔽日的翅膀朝着自己冲刺过来,当血鸦张开嘴的时候,一股股的旋风冲击出来的瞬间,无数的乌鸦展翅朝着大熊冲射了过来,群鸦风暴,暂时可以住大熊的瞬间,血鸦飞进了高爵的锁链地狱之中,夜影站在上面后,下一刻,骑乘着血鸦飞速的在天空中猛烈的移动。

    空中,一缕缕紫色的气浪开始缠绕在血鸦的身体上面。

    “精神干扰。”叶圣殇淡淡说完后,血鸦发出了一声惨叫后无力的从天而降。

    夜影一把抓住血鸦的翅膀,将它猛然的扔向前方让它逃离的瞬间,寇枭狂笑着握着盘古斧激烈凶猛的冲刺过来,“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盘古斧与夕阳剑不断的交锋中,寇枭步步压制后,随后升腾到天空中一闪而过的瞬间,全身冰火包裹的殿风雷眨眼间到了夜影的面前。

    “冰火三重天·超必杀·冷冻-炙热!”

    “嘭!!!”,双拳打在夜影的肩膀上面,但是下一刻…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夜影的身体中释放出来。

    神帝黄·碎影!!!!!

    “草!!!!”,被帝皇系域气轰飞的殿风雷直接被撕裂的支离破碎,全身变成了冰块不断的旋转在天空中;看着那边的海棠和鲲,夜影再次移动过去的瞬间,寇枭再次握着盘古斧从天而降,“叮…”这一次夕阳剑狠狠的打在上面后,剑刃“丝丝丝…丝丝”像是灵蛇一样软绵绵的缠绕着游动,在寇枭的脸上“破”的叮出一个洞口后,夜影从寇枭的身边滑翔的而过。

    “咚!!!!!!!!!!!!!!!!!!!”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震撼的整个城镇都在摇晃当中,只看到鲲的身体上面猛然的升腾起一股奇高无比的海浪之后,阎割在海浪中被震的不断的飞舞了出来。

    夜影和海棠肩并肩站在鲲上面,下方城镇的某处楼房上面,殿风雷、叶圣殇、寇枭、阎割、阿尔法大熊、高爵六个人一字排开的站立着,威风凛凛,每个人全身都爆发着强者的尊严,下方的破碎不堪的城镇上面,充满了密密麻麻数不尽的世界政府的军队,世界政府办公室破碎的建筑外围,帝君虹和封斩天看着两人说道“这次两个人都给我捉活的,王将们,热身赛结束,现在开始,就是火力全开的时候。”

    盘古斧斩击进入大地之中,寇枭张狂邪恶的对着天空中冷笑着。

    这就是代表着世界政府极高权利,大主君的护卫军,王将们的实力,与时代中的神,亦是有一战的实力。

    如果是一对一的话,结局同样也很难说。

    “看来现在的帝君虹,已经成长到了我们无法掌控的地步。”夜影叹息了一声。

    王将们同样在震撼着夜影的实力,幸好像夜影这种级别的人只是凤毛麟角,如果再多几个的话,帝君虹可能真的坐不住了,但是这同样也无法掩盖中的隐藏因素,像阿罪、刑烈等人,未来都有可能成为像夜影这样的强者;刚刚面对王将们的集体攻击,夜影竟然能够保持着相当的稳定的发挥,而且见招拆招,虽然双方都是捉襟见肘般的战斗,但是由此也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了,当然,如果夜影彻底的爆发和王将们的彻底爆发后,后果同样很难说。

    慕千帆在远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战斗,也从未见过如此针锋相对的架势与局面。

    这里面随便挑选出任何一个人,都是可以在时代中叱咤风云,笑傲天下。

    今天的这场战斗,代表着这个时代,同样是强者尊临,是强者的天下。

    “如果海棠和夜影两个人被抓住的话,他们那群人也就等于失去了领头羊了,到时候我看你是否还坐得住呢?你费尽心机的把时代变成这个样子,当年的神武辉耀莫不是受到了你的控制,才提出分裂成主君时代的想法?现在如你所愿,但是时代的轨迹却永远都不会消散,主君们会在不断的争相厮杀中慢慢的消失,到时候我还是稳稳的坐在我的王位上面,而你们…只能够成为我的阶下囚罢了。”,帝君虹抱着手自信的笑道。

    不过,随后他的脸再次冷淡了下来“你知道吗?帝燚还活着的。”

    “猜到了。”,封斩天的脸上波澜不惊。

    “我担心的是,如果夜影这群人全部都去帮助了帝燚了的话,那还真的是对我产生了一定的威胁。”

    帝君虹的话让封斩天不断的摇头笑道“你错了。”

    “我何错之有?我始终提防着帝燚的存在。”,帝君虹有些惊异的说道。

    “帝燚,是一个非常狡猾和恐怖的人,他就像是时代的窥探者一样,在看着整个时代的风起云涌,但是相比起帝燚,你现在更加要担心的人名字叫做夏天,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夏天的势力发展到今天也是越来越强了吗?如果你就这样放任夏天如此发展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你会成为第二个杨龙,第二个韩信,第二个萧齐,第二个神武辉耀,如果你想要成为永恒的君王,就必须要铲除夜影、帝燚这些不稳定的元素,你才能够稳稳的坐在你的王位上面,君临天下。”

    封斩天的话,让帝君虹有些茅塞顿开,他喃喃自语的道“夏天?”

    封斩天拍了拍他的胸膛说道“你扪心自问一下,如果有一天夏天和齐麟联手起来了呢?”

    联手?帝君虹再次脸色大变道“不可能吧,天门和水之都之间的恩恩怨怨如此的深厚。”

    “再怎样深厚的恩怨也要看包容能力的强大之处,齐麟是一个相当果断的人,他非常知道孰重孰轻,如果齐麟能够抛弃过去那些恩恩怨怨的话,如果他甘愿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不能够说如果,我感觉齐麟绝对会这样做的。”,封斩天提醒着帝君虹道“所以现在,你要懂多多的分裂一下齐麟和夏天的关系了,加重天门和水之都之间的怨恨。”

    帝君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那么这样一来,如果夜影加入了天门之后呢?那群天门虎将们我嘴上说都是一群垃圾,其实一个个都是恐怖的强者,所以…夜影和海棠,这两个人一个都不能留。”

    “你是正确的,帝!”,封斩天转过头。

    将手中的王权战剑拔出来,帝君虹指着前方的夜影和海棠说道“寇枭,你们所有人全部都听令,无论如何都要把夜影和海棠给留在这里,更加明确的意思是,不要留下任何的活口,就让他们,葬生在这雷雨天之下的恶口之中。”

    “轰隆隆…”天空中陡然的轰炸下来一道刺眼无比的闪电,将帝君虹的全身都照耀的忽明忽暗。

    他举着王权战剑下达命令的神态之残忍,语气之坚决,就是帝王该有的气魄。

    “他下了死杀令。”,海棠伸出手握住了夜影的左手道“看来…你我两人今天的生命危在旦夕了。”

    丹凤眼中闪耀过一丝的温柔,夜影说道“我向来都不畏惧死亡,只是担心我的死亡并没有意义,夕阳与你,都会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吧?能够杀戮多少就杀戮多少,如果今天能够斩杀掉王将和和和平阁里面的高手的话,也算是为了以后夏天称帝,尽到自己血缘关系的责任,所以,这便是意义。”

    “你还是牵挂着他的。”,海棠赞叹的笑了笑。

    然而就在夜影看了海棠一眼后,准备斩断鲲身体上面所有的铁链,让海棠可以离开的时候,下方城镇街道上面世界政府的士兵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阵连续不断的骚动,一只只的虫子开始在大地上面飞速的爬动起来,无数士兵的双腿上面突然爬满了一只只的虫子,那数量连绵不断,仿佛无穷无尽。

    下一刻…整个美国下水道、树林、房屋、建筑,整个美国所有的地方,各式各样的虫族们纷纷仿佛是感受到了召唤一样,连续不断的钻出来,密密麻麻的爬出来充满了整条街道,墙壁,从天空中俯瞰整个美国的话,上百亿的虫子全部都朝着世界政府在前进着。

    封斩天的眼皮狠狠的跳动了几下后,他用力的握紧拳头“来了了不起的人。”

    “没想到连她们都引出来了。”,帝君虹对着前方的寇枭不断的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大地上面爬满了各式各样的虫子中,天空中一只只飞鸟大肆的扇动着翅膀,在风雨雷电下面不断的飞舞过去,群鸟耳朵疯狂飞舞中,只看到远方的天空中,一只巨大的鸟影展开遮天蔽日的翅膀飞速的移动着,一条条天蓝色带着红色圆圈斑点的尾巴在风中舞动着,总共有上百条根本看不清楚。

    她展翅飞舞而过之时,从天空中连绵不断降落下来的雨滴全部都变成了寒冰,一滴滴的迅速的坠落中化成了冰渣不断的打在地面上,随后接二连三的不断的粉碎,她张开嘴巴,发出了一声清唳无比的喊叫之后,猛然的加快了速度。

    凡是她飞舞过的地方的,只看到大地上面无论是什么东西,建筑还是地面,全部都被寒冰所包裹住。

    她所到之处,一切结冰。

    长达百米的巨大天蓝色的翅膀猛然的一阵舞动后到达了夜影和海棠的身边。

    凤爪落地后变成了人类修长锋芒的双腿,紧接着庞大身躯仿佛在压缩中变成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那一片片羽毛全部都变成了轻薄无比的蓝色霓裳穿在她的身体上面,水蛇般纤细的腰肢,高耸的胸脯,以及一张绝美倾城的脸庞,她头带百鸟凤冠,双手之间一根红色的长袖围着腰部,此时此刻正在随风放肆的飘舞着。

    “稀客,稀客。”,帝君虹拍着手称赞道“看来我今天杀不了夜影了。”

    “以前我不相信权利大了会将人的双眼蒙蔽住,我要感谢你让我在你身上得到了这个问题的证实。”,这女人的声音极其的清脆,但是她的眉宇之间又夹杂着一丝的威严,随后她仿佛是斥责着帝君虹一样“这些年来你如此默默的发展,还以为你跟当初一样都保留着赤子之心,没想到你也是一个吃肉不吐骨头的白眼狼。”

    “哈哈哈…”帝君虹傲慢的笑起来“真是让你们的期待失望落空了,人总是会变的。”

    这人是谁?在夜影的阵营里面,刚刚听到帝君虹想要杀掉夜影等人消息,慕千帆吓了一跳,随后他意识到这个女人仿佛来头不小后,他又沉住气继续观望着,毕竟夜影是夏天的亲弟弟,现在帝君虹要杀掉他,天哥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来报仇的吧?但是就以天门这股力量,来了也是被世界政府吞噬,慕千帆在思索着到底该不该报告夏天这个消息。

    六大王将同样是微微的震撼了一下,没想到她居然会来。

    来者赫然是天涯海角半壁江山的掌权者·凤后。

    “你今天若是要动手,杀人灭口的话,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凤后朝着朝着远方挥舞着衣袖说道“我的大军同样在赶来的路上,而且帝君虹,我想你也没有这个胆子吧?看到地面上这样的虫子们。”

    “凤后啊凤后,你跟夜影海棠可真是感情深厚啊。”,帝君虹翘起大拇指指着自己道“你怎么知道我没胆子呢?”

    “啊啊啊%…”话音刚落,一大群的士兵们突然发出了恐慌无比的叫声,朝着哪里看去的时候,只看到一大群世界政府的士兵们一个个全部都瞪大了眼睛,他们的嘴巴不自然的张开着,无数的虫子迅速的爬进他们的身体中,上百名士兵的身躯突然就像是充气气球一样的膨胀起来,随后“砰砰砰砰”的不断爆裂成粉碎,在他们的肉汁和尸块飞舞中,无数的虫子又纷纷的爬出来,朝着前方进攻过去。

    世界政府的士兵们变得格外的恐慌,对这些虫子们都是避之不及。

    在那些尸体中,一个高大威猛的身体慢慢的走了出来,这个高大身影的旁边站着一个雄壮的身影和一道倩影,她却在不断的嘀嘀咕咕着“黑紫藤,我这件衣服我都好久没有穿了,我的身材变成这个样子的话不会让人笑话吧?不过影子和海棠妹妹有危险的话,这样的风险还是值得我前来的,说起来也相当的遗憾,我早就知道了帝君虹心性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么多年来我却没有告诉大家,哎…是我的失误。”

    “不会吧?”,高爵抬起头骇然的看着下方的三个人“有必要吗?”

    “玩大了…”,旁边的叶圣殇也是忍不住的冷笑了几声。

    大群大群的虫族们在前方开路,从后方的阴影里面,黑紫藤和雏狱一左一右的率先了走出来,雏狱还是跟不久之前一模一样,面无表情,他身边的黑紫藤则是敲着嘴巴,额头上面放着一个巨大的墨镜,她身高181,浑身穿着黑色的紧身服,两条修长丰满的大腿的走动让后方硕大的臀部慢慢的荡漾着,她看着房顶上面的王将们,又看着头顶上面的夜影和海棠等人,再次看向大主君,转过头有些娇喘道“奶奶,这场面我也还是第一次经历呢,您出来吧,您的衣服好看死了。”

    从黑影中,一个身高四米的魁梧女人浑身穿着绣着紫罗兰连衣裙慢慢的走了出来,她那肥胖无比的体型,让她的肚皮上面充满了一层层叠起的赘肉,她的脸上充满了老人斑,烈焰红唇微微的张开,看着旁边的王将们挥舞着左手说道“小高爵,还记得婆婆我吗?你又长帅了,嗯…跟我孙女儿的婚约什么时候能够答应我嘛?”

    高爵尴尬的眨了眨眼睛“这…没必要连您老人家都惊动吧?”

    “嗯…”,她摆摆手道“影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这次非来不可。”

    亚马逊森林·兽界四大掌权者之一·伟大皇后!

    亚马逊森林第一战士·诡貅·黑紫藤!

    扭动着满身的赘肉,人类形态的伟大皇后猛然的伸出手,“呼呼呼呼…呼呼呼…”一股香风朝着周围刮动的时候,一栋栋的楼房竟然变成了一块块巨大的蛋糕,伟大皇后一边吃着一边对着帝君虹说道“小滑头,你就动手吧,今天我就在这儿,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掉夜影。”

    如果说凤后的出现已经足矣让人震撼,那么伟大皇后的登场,让旁边的封斩天的语气都随之改变,封斩天笑着说道“前辈前辈您误会了,我们今天并不是杀掉夜影,而是他的确藐视了世界政府的法律,我们出手一下,这似乎也是人之常情吧?毕竟这个时代还是有法律存在的、”

    伟大皇后嘴巴里面咀嚼着蛋糕伸出手道“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出了名的护短?”

    “皇后,我可是给您面子才如此的以晚辈的姿态显得有些毕恭毕敬啊。”,封斩天说话间已经握住了诸神十握的刀柄“所以你不要得寸进尺啊,有些东西还是适可而止点比较好,难道不是吗?”

    “哈哈哈”话音刚落,旁边的帝君虹张开嘴大笑起来“真是壮观,真是壮观,这可能是很多人有生之年都无法看到的场面,今日这么多的强者全部都云集在我这世界政府里面,我能够招待大家的却只有枪炮和子弹,真是不好意思,伟大皇后,没想到连你都会亲自过来,但是你只要试探试探就知道了,在这些透明强者的之下,可是隐藏着一大批的恐怖的强者呢,我今天就是要杀掉夜影的话,你能够怎么样呢?我真的很想要看看伟大皇后的历练,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封斩天骇然的看着帝君虹小声道“你他妈疯了?惹了伟大皇后,整个地球的虫族都回来报复你,现在是杀她的时候吗?”

    “卧槽…”帝君虹握着拳头说道“你以为我是白痴?我现在同样是骑虎难下,世界政府的威严,不能够丢啊。”

    “君虹…”,伟大皇后舔了舔手指上面的奶油脸色变化道“看来你真的变了太多太多,我不懂你是真的有实力干掉我,还是你已经膨胀到如此自我的地步了,我向来不问时代中的事情,这次淌了浑水也是因为夜影,影子你不用跟我道谢,我欠着你几个人情呢,再说了,我们自始至终都是统一的战线。”

    世界政府隐藏的黑暗处,唐袭对着身边一个黑影说道“赶紧决定啊,大主君也在等待着您的决定,这次和平阁也参与了这次事情,大主君特别尊重您的意见,如果放任局面如此发展下去的话,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您也不想要看到那样的画面吧?”

    那个黑影淡淡的说道“夜影杀了大主君会造成很大的后果,大主君杀了夜影也同样会遭到极强的后果,现在…或许还不是分出一个鹿死谁手的时候。”

    还他妈不决定?帝君虹握着拳头,对着寇枭那边刚刚打了一个眼色的时候…

    一股猛烈的狂风突然从前方吹拂了过来,紧接着只看到天空中的细雨全部都纷纷的飘散着,整个世界政府战场的范围中狂风大作,无数的细雨纷纷的打在脸上,吹拂的让人睁不开自己的眼睛,不知道何时,一个人影随风而来,站在了八大王将的人群中,而寇枭和殿风雷看到大主君的命令,正准备冲刺出去的时候,那个在风中的人影伸出手挡住了两人的胸膛,硬生生的将两人踩踏出去一步的步伐压制了下去。

    谁?寇枭和殿风雷同时转过头朝着旁边看去,风雨之中她也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哈哈哈…”伟大皇后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吃着蛋糕道“君虹,现在呢?”

    那女人一身青色的素衣,手腕上面袖子到手肘处,双掌摁在寇枭和殿风雷的胸膛上面,手掌之下荡漾着一股股墨绿色的波纹,她在风雨寂静的说道“现在…还不是争个高低的时候。“

    这人谁?殿风雷一声怒吼,浑身的力量瞬间升腾起来,但是那女人手掌狠狠的压制下去,殿风雷竟然感觉到浑身暖洋洋的,内心变得格外的平和,他的心态在转瞬间改变,从暴躁变成了温柔;而随后,那女人一把抓住寇枭的盘古斧,将盘古斧猛然的扔到天空中,“轰隆隆”旋转的盘古斧在空中的雷电之下闪耀出一股威猛的光芒后,化作一道亮眼的光芒消失的无影无踪,寇枭看着空荡荡的右手,普天之下能够做到这件事情,只有一个人。

    “风四娘?”,寇枭试探性的问道。

    “你们都长大了。”,风四娘缓缓的放下手。

    她虽然只是一介女流,而且看起来就只是一个饭馆的老板的打扮,却让其余的王将全部都不敢乱动,风四娘的能力不会伤人,但是比伤害更加恐怖,就是控制,所有人看到风四娘的表情,比看到伟大皇后还要恐怖的更多;从屋顶上面跳跃下来,风四娘轻轻落在,站在伟大皇后身后说道“前尘旧缘一并了断,从此以后我们跟帝君虹,只有敌对的关系,当年我们扶持他上位的时候,没想到他会脱离我们的控制,看来这时代的发展,的确已经超乎了我们的想像。”

    “夏侯,你死了?”,伟大皇后吐着蛋糕渣恶吼道。

    “好!!!”,黑暗中沉默了半晌之后传出了一个声如洪钟般坚定的声音“伟大皇后,风四娘,凤后,这是你们自己自愿进入这个时代的,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个时代凶恶的很,君虹现在有了我们的守护,他根本无惧一切,更何况他已经强大到被称之为世界正上最强的男人的地步,不要小看君虹,即便他是一个简单的人。”

    风四娘抱拳感谢,随后带着威胁的声音笑道“即便他不是那个天命之人,这个世界上,一个还存在着一个可以将帝君虹拉扯下来的人,而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很多,记得告诉那几个老不死的,帝君虹在他的位置上面不会坐的特别舒服的,还有很多人的眼神,在无形之中恶狠狠的盯着他呢。”

    “回你们一句话,世界政府不会屈服于任何的暴雨和狂风。”黑暗中再次响起了声音。

    凤后的嘴角出现了一道冷漠的笑容之后,转过头双眼中一道寒霜陡然的一阵闪亮之后,缠绕在鲲上面的铁链全部都变成了寒冰,随后在狂风的吹拂之下全部都断裂,鲲欣喜的呐喊了一声,仿佛再次充满了活力一样,在天之水路里面自由自在的游动起来,帝君虹虽然不甘心,但是如同两大强者所言,现在的确不是双方争霸个你死我活的时候,这个时候打起来的话,暂且不说让那个这个世界动荡不说,后续留下来的后果,将会更加的严重。

    虽然遗憾夕阳和王权没有争斗出一个胜负,但是如果这次的事情泄漏出去的话,夕阳剑绝对能够再夺十大名剑的榜首,鲲自由自在的转过头离开的时候,风四娘也仿佛随风消散,她临走的时候告诉寇枭“小寇,不要因为工作忙就不按时吃饭,有空的话来我的餐馆吃饭。”

    伟大皇后伸出舌头将所有的蛋糕风卷残云的全部都吃完后看着帝君虹笑眯眯的说道“往后你麻烦的事情,就要开始一件件的增多了,你可能不能像现在这样的为所欲为了。”

    双方休战,这的确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帝君虹迅速的转过头走到办公室,看着已经一片狼藉的办公室,他走到墙壁上面将那个牛头的标本摘掉下来,牛头的标本掉落下来后,墙壁里面露出了一个恐怖的骷髅头,帝君虹猛然的将骷髅头拿出来,扔在地上狠狠的一脚践踏成粉碎

    “我一定要杀了帝燚,我一定要杀了帝燚。”,他握着拳头闭上眼睛,坚定的拍了拍胸膛道“一定!”

    这次世界政府办公楼的这场大战,所牵扯的事情和人物均是太多太多,这次的战役过后,无形之中,这些站在时代中最高峰上面的人将有一个大幅度的刷新,无形之中有着太多太多的东西都在千变万化,帝燚在哪里?帝君虹上位的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如今鸠占鹊巢的帝君虹,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的丑恶?这些全部都是未解之谜。

    皇甫若词看着帝君虹紧紧握住的拳头,轻轻的关上了办公楼的大门。

    宁骚带着一身冷汗走出办公室,走进电梯的时候,突然忍不住的捂住嘴放肆的狂笑。

    世界上最大黑市鬼丑的办公室里面,那人转动着大拇指上面的扳指许久许久后,突然拿起了电话告诉齐麟道“你给我的赌注,我接了。”

    “会要命的噢。”,那边的齐麟看着王君战队赛的战场说道。

    “没关系。”那人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我很敬佩,你的这次赌注,只有你我知道的赌注。”

    “那么从这一刻开始,赌注开始。”,齐麟说完面无表情的挂断了电话。

    世界…某处严寒之地…

    身后鸟羽大氅飞舞的皇甫龙斗和全身裹在厚重棉衣里面的丁蝉在一处巨大的冰山范围中走动着,丁蝉冷的哆嗦道“你确定手表没有指示错误吗?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沙漠啊。”

    “没错啊。”,龙斗抬起赤道沙漠看了看,整个手表都闪耀着巨大的光芒。

    两人在巨大的冰面上朝着前方的雪山走动过去,“咚!!”,镜头的画面震撼的拉高,在连续不断的震撼中不断的升高着,如果从天空中朝着下方俯瞰的话,会发现两人脚底下面的寒冰之中,一条巨大的龙正保持着临死前的张牙舞爪,彻底的被封印在冰层之下。

    前往日本东京的航班上面,小唐模模糊糊的清醒了过来,感觉到口干舌燥的他刚刚张嘴要水。

    一瓶打开的水就到了他的手中。

    “谢谢。”,唐夜之凰扫了旁边的人一眼咕噜咕噜的喝起来。

    “不客气。”,小庄抱着手仔细端详着唐夜之凰,嘴角突然咧起了一道诡异的笑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