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静月迷影-最终的对战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丝特别的诱惑!

    当然也只有穿在美腿上面才显得更加的诱惑。

    即便是天空中雷鸣疯狂的响动,世界政府第一医院外面依然是戒备森严,黑色的铁栏杆上面沾染着雨水,显得更加的锋芒狰狞;战士们持枪在前方巡逻着,一张脸就如同钢铁般严肃谨慎,“轰隆隆…”从前方的道路上面移动过来的一个身影,一道雷光在他的身后炸裂着,将他整个人都照耀的忽明忽暗,他推着手中的板车,在纽约这种繁华都市上面,他的穿着和手中的板车,都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

    “收旧废品…收二手家电…”,那名被雨水浑身打湿的湿透的老者走到医院的门口。

    他对着巡逻的士兵们吹了一个口哨“嗨,朋友,你们这里有废弃的不要东西吗?我高价回收?”

    “滚!”,士兵们立刻站定身形,就像是钢铁般的守卫一样,将枪口对准他。

    他的嘴巴里面叼着牙签,用舌头缠绕着牙签转了转后,那双老眼里面闪过一丝的阴冷。

    “嘿嘿嘿…”他冷笑几声,佝偻着身躯,脚步践踏着大地,雨水跳跃,他费力的推着板车继续前进。

    “轰隆隆…”几道惊雷大肆的作响,由天蓝色变成了赤红,如同恶兽那样的狰狞恐怖,仿佛连天空都要彻底的撕裂。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雨夜。

    “嗖…”就这样在世界政府的眼皮底下,只看到雷光过后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地上0。3秒之间倒映出他的倒影,他是妖孽吗?人形身体后面九根尾巴在风雨中大肆的飞舞着。

    医院的洗手间里面,一个忙忙碌碌的小护士用手机看着赛事的直播,随后将护士服拉到腰部上面,过肩的臀部用力的坐在马桶上面,臀部上面的赘肉都随着她的坐下而有弹性的跳动着,下一刻,因为过久不行房事,激烈的水花声响起,手机直播里面谢特的声音喊得很大“全世界的观众朋友们,我们已经看到阿罪朝着最后一层行动过去,接下来让我们准备好自己最热情的呐喊,来高喝血色杀手组的冠军,究竟…花落谁家?是阿罪…亦或者是水之都的妖皇白渊?”

    一滴雨水,滴落在小护士的脖颈上面。

    她专心看着比赛不耐烦的摸了摸白皙的脖颈,随后感觉一道阴影覆盖了自己。

    抬起头一看,一个双眼闪耀着凶光的人趴在门上面正在看着。

    “啊…”一声尖叫呼之欲出的瞬间,那个黑影左手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脖颈彻底的暴露在自己的面前,随后右手横扫过去,锋利的指甲就如同刀刃一样,割破了小护士的脖颈后,黑影摁了马桶的抽水,小护士浑身**的在地上抽搐着,她斜靠在马桶上面,脖颈里面喷射的鲜血不断的喷射进入马桶里面,旋转的马桶抽水带着血水不断的进入恶臭的深渊。

    白丝,还是穿在美腿上面比较好看!

    一双长满了男人体毛的双腿穿着白色丝袜,穿着护士服和高跟鞋拿着吊瓶,扭动着屁股走过无数士兵的防守,他走进四宝房间里面的时候,反手锁上了身后的门。

    躺在床上的四宝淡然的点燃了烟斗里面的烟丝,狠狠的吧嗒吧嗒了几口香烟。

    “嘬一口?”,四宝将烟斗递给了来人。

    护士服屁股后面的衣物被撕裂,九根毛发如刺的黑色尾巴在风中摇摆着,他从四宝的手中接过了烟斗中塞进嘴巴里面狠狠的吸了一口,随后满足的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紧接着他坐在了四宝的身边,一口一口的抽着烟斗;四宝伸出手放在脖颈上面笑道“我向来觉得,血榜的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

    脱掉了病人衣服的四宝露出了一身金丝黑色寿衣,他静静的躺在床上“活了这么久唯一的经验就是,要有未雨绸缪的准备,以前面对困难都是畏惧退缩,现在面对死亡,我却云淡风轻了。”

    坐在椅子抽烟的正是血榜的第一执法者-九尾猫君。

    “从此以后,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你所有的积蓄我都会交给你的儿子,他如我弟,你女如我妹,我会让他们正正常常的度过一生,我们认识12年了,我可以徇私枉法,让你在临死前见他一面的。”,九尾猫君正色的说道。

    四宝却是摇摇头“不必了,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九尾猫君吐着浓浓的烟雾点点头“我永远都记得你之前教育我的话。”

    “是吗?”,四宝看着天花板眼神格外的平静“你记得就好。”

    “你跟我说,把目标弄疼弄伤的杀手,是杀手的耻辱,因为疼、伤、痛,永远不是杀手追求的目标,老朋友,时代就是如此,我虽然有一万个不想要杀掉你。”

    伸出两根奇长无比的手指“但是规矩,就是规矩。”

    “此生无悔入血榜。”,四宝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钱老三他们来了,被人雇佣过来杀人的。”,九尾猫君说完闪电般的伸出双指,狠狠的点在四宝的心脏上面;四宝浑身一震后,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疼痛,死亡的时候格外的安详;九尾猫君将烟斗放在他的身边,将那个装满了烟丝的烟袋放进了四宝的手中,随后轻轻一闪,带着一声声的哈哈大笑离开了房间。

    窗外依然是电闪雷鸣,窗户上面爬满了雨滴,就像是葬礼的冥纸一样。

    身穿着寿衣的四宝静静的躺在床上,已经成了一具尸体,烟斗里面最后一丝余热的烟雾,慢慢的变得冰凉。

    XXXXXX

    “哗啦啦…”齐麟住处海边庄园外面的沙滩上面,随着暴雨的骤降,海水变得肆虐而狂躁。

    狂澜拍岸,将沙滩上面遗留下来的脚印彻底的冲刷成虚影。

    一辆阿斯顿马丁停在庄园外面,撑着黑色雨伞的断海拿着手机从车上面走了下来。

    “是主君很重要的一块贴身的玉佩,就放在床头上面,这块玉佩有着对主君病痛缓解的作用,务必要快速的拿到。”,电话那边的玄霄说道“你知道的吧?你现在是大统领了,应该要懂得如何照顾主君。”

    断海点点头挂断了电话,撑着伞的他低头看着貘羽刚刚发送过来的短信“并不清楚世界政府的内部发生了怎样的事情,不过叶圣殇说是特别好的时机,血色杀手组结束后来秘密地点详谈,看完即可删除。”,正当断海将短信删除的时候,看到前方的人影,断海突然退后了一步。

    一个穿着雨衣的小女孩儿瞪大着天蓝色的眼睛,她的手中挽着一个篮子看着断海道

    “先生,买只狗狗吧?”

    “哇哇哇…哇哇哇…”,篮子里面放满了一只只幼小的狗狗,此时此刻一个个都是瞪大了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前方的断海,小姑娘柔弱的双手握住祈求道“先生,买只小狗狗吧?”

    看到狗,断海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起来,他猛然的捂住了鼻子,厌恶的一声怒吼“给我走开。”,随后奋力的推开了眼前的小女孩儿,匆匆忙忙的朝着前方的庄园里面走了过去;一边疾步行走一边转过头看着那些狗狗,忍不住的胃部一阵涌动后,疯狂的冲进了庄园里面,直接进入了洗手间,打开洗手池的水用力的呕吐了起来。

    洗着脸的他谨记着齐麟玉佩的事情,用水浇洒了脸庞后匆匆的走进了齐麟的房间。

    外面那个卖狗的小女孩儿可怜巴巴的看了庄园一眼,低着头在风雨中背影慢慢的消失。

    而此时此刻,即便是雷雨天气,却让王君战队赛的气氛变得更加的火热,密斯特谢特在风雨中大声的呐喊道“我们看到阿罪已经越来越近最后一层了,在此之前,让我们听听两位强者的主君会有怎样的感慨呢?有请我们的夏天主君和齐麟主君,对于即将到来的终极决战发表两人的看法。”

    周围掌声雷动,全场欢呼着叫好的声音。

    夏天带着笑容走到密斯特谢特的身边,接过金色麦克风后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相信,阿罪会赢。”,说完将麦克风还给了主持人。

    谢特和全场的观众愣住了几秒后,雷雨天空下面的人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掌声,谢特也是惊叹的说道“大家都听到了,夏天主君对阿罪可是报以着相当明确的自信心,我忍不住想要为这份自信而呐喊喝彩,那么齐麟主君呢?妖皇白渊的名字可真的是名震世界,我们来听听齐麟主君的话。”

    玄霄撑着雨伞,关掉了手机。

    齐麟带着笑容,怀中玉佩散发着淡淡的温暖,他拿着金色的麦克风看着全世界,面对着全世界的镜头斯文而儒雅的说道“我的话可能要比夏天主君多一点,其实大家都知道现在是主君的时代,但是现在,也是一个和平的年代。”

    翻箱倒柜的断海找了半天没有找到,走出庄园的时候拨打玄霄的电话,竟然打不通。

    上了车的他听着玄霄电话电话那边的无法接通的声音,一头雾水。

    他是不是记错了?

    (齐麟温柔的说道:对于生命,我有另外一层的理解,我们应该去善待每一个生命,路边的一条小狗,一束野花,都值得我们用心呵护,我其实反对战争,因为我觉得世界是美好的,特别是人类,我们应该相互关爱,和睦相处。),断海刚刚启动车的瞬间,“嘭!!!!!!!!!!!!!!!!!!”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响彻了整片天空,整辆豪车直接被火焰撕裂成了粉碎,火光将整条街道都映的格外的通红。

    (在全世界人崇拜的眼神下,齐麟继续说道“生命是那样的崇高,那样的让人值得尊敬)

    断海被火焰直接轰飞,全身被炸的遍体鳞伤的身体上面已经撕裂出了多处的裂痕。

    他在地上滚动了几圈后,烈性炸药疼的让他不断的呻吟着。

    (我们不应该去践踏别人的尊严,不应该去逞凶斗狠。)

    一个脸上带着钢铁猎鹰面具,穿着黑色休闲衣的男人走到断海的身边,抬起脚踩踏在断海的脑袋上面,随后带着肆意的笑容将他的整颗头颅滚来滚去,用力的踩踏着;男人的身后,那个卖着狗狗的小女孩儿低着头,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

    (齐麟突然高声的说道:我统领水之都有一段时间了,我们要好的就跟一家人一模一样,我也相信白渊会胜利,但是只是实力上面的胜利吗?我想是的,因为我觉得有个东西比实力更加的重要,那就是对一个主君的忠诚。)

    小女孩儿半蹲在地面山,篮子里面的小狗狗们全部都撒欢的朝着断海奔跑过去。

    他们围在断海的身边,伸出小小的舌头在断海的身体上面舔着。

    “嗤嗤嗤…嗤嗤嗤…”这些可爱的小舌头,在断海的身体上面就如同一块烙铁一样,舔一下都会刮掉断海的一块肉,断海疼的在地上不断的呐喊着。

    全场的鼓掌声中,(齐麟继续说道:我父亲从小就教导我,太容易说话的人不适合做生意,我相信全世界有很多人都在跟我做生意,你们现在吃的每一个肉虾、每一个蟹腿、每一条被杀的龙虾后面,你们都在为我盈利,我不会放过对我生意产生影响的人,不管是不是人,或者是任何人。)

    绯夜匆匆忙忙的走进貘羽的房间说道“主君,大事不好了,我们在鬼丑局里面投入的金钱全部都打水漂了。”

    “怎么回事?”,貘羽转过椅子,有些震撼的问道。

    “鬼丑那边的回话就是说把你的钱,全部都吞了。”,绯夜说道“他们老大指使的。”

    “这世界上面还有这样的霸王赌局?我去收拾他。”,暴君说着就挽起了袖子。

    貘羽眨了眨眼睛道“等等,不对劲,我就说齐麟这演讲听着不对劲,他莫非发现什么了?”

    在掌声雷动中,(齐麟继续拿着麦克风说道,所以大家千万不要对水之都有太多的偏见,我们都是很和善的一群人,没有什么太多的城府和心计,只要是利益,我们都是朋友,但是如果破坏我的盈利模式,那对不起。)

    在世界政府办公室里面听着帝君虹下面的命令的叶圣殇接通了管家的电话

    “什么?”,叶圣殇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我的房子被烧了?”

    “不是房子。”,叶圣殇松了一口气。

    “是您纽约整个别墅区。”,管家接下来的话差点让叶圣殇吐血。

    雷雨的天空下,眼前一大片豪华的别墅全部都燃烧着熊熊烈火,一只鬼鸟在地上倒影着幻影飞速的滑翔而过,站在别墅前方的墨玺淡然的转过身,轻轻一跃骑乘在鬼鸟上面消散在夜色之中。

    (齐麟做最后的总结道:所以不管是谁胜谁败,我们都是享受着过程,不是吗?谢谢大家)

    一片叫好声之中,全世界的人都被齐麟的口才所震惊。

    而此时的断海脖颈上面被栓了一条狗项链,在雷雨之下被带着猎鹰面具的人拖动着。

    貘羽损失了上亿,眼神中闪耀着疯狂,就在他站起身准备草翻鬼丑的时候,电话响起。

    带着大扳指的年轻人悠悠的说道“我知道您不好惹,吃了您的钱我恐怕也咽不下去,如果您把疯狂的怒火转换成了和平的生意的话,我们俩,还有的谈,您不是那种愚蠢的人,对吧?”

    齐麟下去的时候和夏天握手。

    夏天带着微笑道“你可真他妈的虚伪,我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我还要养家糊口,所以…你最好不要真正的惹我发怒,否则我们都要完。”,齐麟带着笑容说完这句话后用力的捏了捏夏天的手,然后轻松的说道“可是您不一样,您是睥睨天下的猛虎,有着啸吼的攻势和庞大的军团,我不想要做猛虎,也不想要做猎人,做主君其实很简单,只要大家过的好,我们怎样都无所谓。”

    XXXX

    棋局已经摆好,这盘象棋上面所有的棋子,全部都贴上了各种各样人物的脸庞。

    茶在炉火上面不断的摇晃着,一股股蒸汽不断的打着茶盖,已经溢出来,打在炉火之中,一股股的水蒸气升腾到天空中。

    烟也已经准备好。

    世界某地…

    山风轻吹,花草摇曳,不远处的山丘上面,几片黑色的羽毛突然随风飘摇了下来。

    “来了。”,蹲在棋盘前方一个佝偻着身体的黑影问好道。

    随着一道黑雾的消散,夜影从虚影中走了出来,走到棋盘的前方,盘腿坐下。

    他伸出手,握住了带着猩猩头像的炮,直接上去。

    这位苍老的人右手从衣袖里面拔了出来,先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不慌不忙的将包子兵顶了上去。

    夜影握住了刑烈车,狠狠的打在棋盘上面,行动!

    老者淡淡一笑后,猛然的加快了速度,白姬马、唐夜麟士、白渊车、台风象、鹿天俊兵、山丘炮飞速的移动着,老者喝了一口茶,突然将白渊车移动到龙潮歌马可以吃掉的棋盘上面。

    白渊车的远处,齐麟炮蓄势待发。

    “你走错了?”,夜影突然问道。

    “没错。”,老者弹了弹烟灰。

    将白渊车猛然的吃掉,让夜影意外的是,玄霄车直接一马当先的杀过来。

    夏天将危在旦夕,直接将军的瞬间,阿罪士坚定的挡在了夏天将的面前。

    “再将!”,老者移动开车后,后方的齐麟炮蓄势待发,直接将军。

    捻灭烟头,老者点燃了煤油灯后拿起来伸了伸懒腰道“别看了,死棋了。”

    “人呢?”,夜影问道。

    “死不了,齐麟押了很大的赌注在夏天的身上,所有的敌人里面,只有齐麟不会害夏天,好好看着吧。”,老者转过身一步步的离开的时候,叹息着说道“影子,我老了,跟你下一盘棋,少一盘棋,这时代是毁灭还是继续坚挺的生存着,你,就是一切的终结,年少的时候面对委屈会怒发冲冠,现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居然能这般的云淡风轻,咳咳咳。”,他捂着嘴巴咳嗽了几声后,身体在莹莹的火光中渐行渐远。

    只剩下夜影看着剩余的棋盘,若有所思。

    XXXX

    王君战队赛比赛现场,气氛火热,在这狂躁的雷雨天之下,随着血色杀手组最后一场战斗的到来,所有的人都在欢呼雀跃着,阿罪踩踏着阶梯,一步步的从第五层走上了第六层,此时此刻她的感受相当的玄妙,自己胸腔里面的心脏,就仿佛被一种恐怖的力量包裹着,只需要自己的意念便能够启动。

    但是那种感觉却让自己有些控制不住,因为过份的强大,这种强大是能够让人的贪欲无限的引发的。

    站在第六层的门前,阿罪面色平静,说实话她没有想到过自己能够站在这里,在第五层面对夜影的时候,如果能够跟他一战,那么就代表着自己进步很大,此时此刻里面的白渊,或许已经等待了自己太久太久了吧?伸出手缓缓的推开门,当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几片飘舞过来的樱花掉在了阿罪黑色的斗篷上面,走进去后,一股浓浓的樱花香味扑面而来,相比起前几个战场,第六个战场简直要美丽的太多太多。

    眼前是一片樱花园,上百棵的樱花树此时此刻正盛开的格外烂漫,漫天粉色的樱花花瓣在风中放肆的舞动着。

    落花满地,流水潺潺,河边的一张长椅上面,抱着手的白渊闭着眼睛安静的坐着。

    他的身体上面已经沾染了不少的樱花花瓣,这个让整个世界都感觉到恐惧的妖皇,此时仿佛是睡睡了一样,一动不动;阿罪赤着脚踩踏在樱花上面,双腿周围一片片的樱花花瓣炫舞到天空中,随后又寂静的飘落下来,外面此时是手臂舞动,人潮呐喊,两大强者终于正面的撞击在一起,这下子绝对有好戏看了,这两个人都是两大当世超强帮会里面的佼佼者,都是当之无愧的招牌级别的人物,他们的碰撞,又会产生多少的火花呢?

    相隔一条溪流,潺潺流水上面只看到一片片的樱花花瓣随波逐流。

    “来了。”,白渊突然开口说道,声音回荡在整片樱花园中,平静而又显得有些期待。

    “事实上。”,阿罪认认真真的说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是我?而不是夜影?”

    白渊抱着手依然没睁开眼睛说道“夜影他过来,只是完成着自己的私人心愿罢了,在全世界的人们都在观看着王君战队赛的时候,又有几个人注意到世界政府已经开始产生动摇了?而人们却认为这没意义的变化仿佛没有改变时代什么,当时代的转变突如其来的时候,他们却又手忙脚乱的去适应。”

    阿罪并没有说话,鬼刃已经在无形之中出现在她的手中。

    “你打算在天门待多久?”,白渊突然问着阿罪。

    这个问题倒是让阿罪一愣,随后摇摇头回答道“我并不知道。”

    “你不知道?”,白渊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的疑惑“难道不是夏天称霸了全世界之后吗?那时候的你依然不选择离开吗?既然如此的话,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夏天有一天变得狂妄自大,你会怎么办?他如果变得像萧齐那样目中无人,开始玩弄整个世界,整个世界都要为他服务,整个世界的规则都要在他手中成为游戏一样,你会怎么办?你是夏天最相信的人,我想要听听你的看法。”

    阿罪却是坚定的摇摇头“不会有那么一天。”

    “凡事都没有绝对。”,白渊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道“权利越大,变化也就越大。”

    说完白渊的脸庞变得格外的冰冷“你说的那么坚定是因为你也不知道夏天会不会变得陌生让你不认识吧?可是我知道我的主君想要做什么,而他做的事情,是在我这里绝对不允许的,你与我之间的这场战斗结束后,也许有些东西会改变很多很多。”,白渊的话刚刚落音,一股强势的风浪突然席卷了白渊的全身,随后只看到他身后的妖衣披风大肆的飞扬起来。

    天空中随风飘零的樱花花瓣突然全部都定格住。

    白渊猛然的睁开眼睛朝着阿罪哪里指过去的刹那,“轰隆隆…”溪流中的一股狂浪狠狠的朝着前方冲刺过去,紧接着在天空中飘零的所有樱花花瓣,成千上万的全部都变成了石头,宛若子弹般密密麻麻的朝着阿罪击打过去,“嗖嗖嗖…嗖嗖嗖…”如此多的石头雨的进攻,让阿罪退后了一步,这次她并没有挥舞手中的鬼刃,黑红色的眼眸突然猛地一个旋转。

    “嘭!!!”,前方纷纷扬扬飘洒过来的石头雨突然全部都定格住,随后竟然变成了紫黑色的暗能量。

    “厉害。”白渊咧起嘴角轻轻一笑,随后嘴角突然溢出了一缕缕的鲜血。

    刚刚想要动手的阿罪突然愣住了“白瞎子?你怎么回事?你这样是对我的侮辱你知道吗?”

    “轰隆隆…”外面的观战者们全部都呆若木鸡中,为齐麟撑伞的玄霄面无表情。

    黑色雨伞下面的齐麟垂下眼皮…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