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君的弱点-神秘的来客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明明一场让人期待的战斗却演变到了如此的局面?

    很多人不停的自我安慰着,白渊肯定是故意的卖出破绽,虚晃一枪,让阿罪误认为自己已经受伤,继而来减弱阿罪的防御,趁这个这机会给予阿罪沉重的一击,一招毙命!这样的想法很天真也非常的幼稚,首先以白渊的身份根本不会使用这样的小孩子伎俩;其次白渊同样是高等的强者,偷袭这种手段就跟江湖的下三滥手段差不多,是被他所不屑,所不齿的。

    夏天的眼神中闪过一道聪颖的锐利光芒,他慢慢的将头看向旁边的齐麟。

    “啪啪啪…”暴雨打在雨伞上面发出强烈的撞击声,整把雨伞的周围一滴滴的雨珠就像是不断落下的珍珠一样,齐麟缓缓的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夏天,突然微微一笑道“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够活多久?”

    “生死轮回,这便是宿命。”夏天真的感觉眼前这个病怏怏的少年太可怕了。

    “或许是不知道自己寿命的尽头,人类才会这样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但是我知道。”,齐麟指着天空中轻轻的说道“你刚刚说到了轮回两个字,其实这个世界上面根本不存在什么轮回,只不过都是人类为了自欺欺人掩饰自己对死亡的惧怕的一种托词和借口罢了。”,齐麟说完放下手继续看着夏天道“我喜欢跟你这样的聪明人说话,很有成就,因为你同样也是满腹经纶,而且你知道我话语中所蕴含的意思,我们两人注定是要成为朋友的,因为狐朋狗友只会推杯换盏,而天才与天才之间从来都是惺惺相惜,不是嘛?”

    齐麟自诩为天才?还是在讽刺我是个蠢材?

    “你到底对王君战队赛做了什么?你这样…是对此次比赛的大不敬。”,夏天不想要跟齐麟谈论道德、人理与常刚,他真的想要知道齐麟到底是怎样把白渊变得如此的,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

    阿罪还在第五层的时候,第六层的画面没有向全世界彻底的展开。

    所以谁也不知道第六层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在阿罪之前,有没有人进去过。

    如果在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还能够悄然无息的潜伏进入第六层里面去,那么对白渊动手的人修为究竟高等到怎样的地步?简直就是不敢想象。

    “你不懂,这就是你的弱点。”,齐麟打火机在大腿上面轻轻一刮,点燃了一根香烟。

    我的弱点?夏天有些诧异,情不自禁的问道“我什么弱点?”

    “让下面的人自由自在特别肆无忌惮的弱点,我知道你肯定不懂,但是我可以让你懂,如果今天洛小妖突然被帝君虹复活,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想要复活一个人的代价是无法估量想像的,如果洛小妖出现,你认为唐夜麟还会在天门吗?他想要回到世界政府你夏天拿什么阻止他?如果你手下的谁想要叛变你的话,你夏天要怎样的应付?如果当你发现有一天,你手下的某个人已经成长到了可以让你的天门帝国毁灭的地步,你又该怎样的选择?”

    夏天刚刚要说话,齐麟厌恶的咧起上嘴角低吼道

    “少他妈跟我说一些其乐融融、和睦相处、天门相亲相爱这种狗屁不通的话,在绝对的诱惑和绝对的个人利益面前,能够真正守得住自己的人有多少?如果你夏天今天敢拍着胸脯跟我保证,你天门群英里面一个个全部都是忠心耿耿,全部都是对你死心塌地的话,那我承认我就是一头蠢猪,在这里大放厥词,如何?”

    此番询问,顿时让夏天有些冷汗直流,齐麟说的问题真的是一针见血,是夏天很少去思考的问题。

    看着他的表情,齐麟的眼角出现一道笑意,他吐着烟雾道“你不敢,对吧?”

    “你是对的。”,夏天有些妥协的松软下肩膀。

    “哼…你要说你敢保证的话那就是天方夜谭了,自古以来的历代君王,有哪一个是光明磊落的,就算是唐朝帝王李世民,他是怎样上位的你读过书吧?”,齐麟说完表情有些落寞的看着燃烧的烟蒂道“这就是你的弱点,你可千万要小心了,你还有大量的时间去完善,你怎样去管理我不关心,但是我的时间已经很少了。”

    “断海上位,只是我使用的一个阴谋手段罢了,因为王君战队赛火热的关注程度,让断海成为大统领后,自然会有一些立场不同的人物,露出他们本来的面貌,我把这些人全部都引了出来,看看在暗地里面想要对水之都动手的人还有多少,即便他们的目标不是水之都,关乎到水之都日后兴衰存亡的因素,我都要统统的抹杀掉。”

    香烟扔进地面中“嗤”的一声后熄灭,齐麟抱着手看着夏天继续认真的说道“断海的背景以及历史相当的宽阔恢宏,我只能够告诉你一部分,他们是一个种族,这个种族的名字叫做“闪灵”,你只有在世界上最庞大的图书馆,也就是世界政府的图书馆里面能够找到这个种族的一部分资料,闪灵族有着自己严格的等级标准,越强的闪灵身后的尾巴就越多,在此之前,这些闪灵族全部都是自然之树的守护者,但是他们一个个贪得无厌,破坏了自然之树的生长,让自然系的能力散落到全世界,但是在自然之树中,他们却得到了一种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让他们即便是突破了大气层,也能够存活下来。”

    夏天听的是云里雾里,感觉完全就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你这越说越离谱,你是想说断海根本不是地球的生物?”,夏天问道。

    “有一种东西,叫做异次元裂缝,这道裂缝会在每年都会撕裂开来一次,很多莫名未知的外太空生物都会进来,世界政府经常找人专门研究异次元裂缝,但是他们却不知道的是,对于研究着星相的我来说,我甚至都知道下一次裂缝出现的时间和地点,经过我最近几年的观察,异次元裂缝撕裂的频率越来越高,以前都是断海、法颜这些人跑出来,但是去年甚至一次性的裂开了三次,按照这个速度来看,过个三五年的话,裂缝将彻底的撕扯开来。”

    齐麟点燃了第二根香烟说道“闪灵族的人被自然之树驱逐开地球,是因为他们破坏了生态和自然的平衡,传说中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方,有一片叫做元素之地的地方,那里面有着瞬间燃烧千里大地的火焰元素、有着充斥天空的怒吼风元素、因为闪灵族的破坏,自然之树上面的那些自然系能力全部都变成了精灵或者是使者。”(详情参照小庄之前去的地方)

    “你这…”夏天忍不住的摇着头笑起来“你是在给我洗脑?我不相信有这些地方。”

    “超能力的形成,动物系的形成,自然系的形成,你认为都是突如其来或者是无理可循的吗?还是你觉得我时间真的很多要在这里跟你说这些浪费口舌?元素之地就藏在你的手腕里面…”

    夏天抬起手腕露出了夜空星辰,一道道的流星正闪耀着璀璨的光芒从天而降在大地上面。

    这块表?夏天突然感受到了男爵将这块手表送给自己的深意。

    “夜空星辰、赤道沙漠、风之帆船,这三块手表里面都代表着一个终极的地点,换言之就是三块手表对应着超能、动物、自然三种能力的终点与尽头,你的是元素之地,皇甫龙斗的是时空沙漠,帝君虹的则是雷霆大荒,不信的话你自己可以慢慢观察,反正手表里面的景色都会不停的变幻的,自己慢慢观察自然就找到了。”

    齐麟的话,让夏天备受震撼,没想到他平常默不声响,竟然知道这么多的东西。

    再次叹息一声,齐麟道“之前我们两说人的宿命是天定的,而知道了寿命的我,却对死亡并没有那样的恐惧了,我问你有没有想过死亡,你可能没有,但是我有,如果我死亡之后,以白渊的能力和实力,他完全就是下一任水之都的继承者,事实上我也已经准备把这个位置交给他,但是我们俩的意见不合,起了争执,他不满意我的决定,我跟他一直这样僵持着,庄卿贤,打过交道吧?他在你的手中拿走了监狱到的赦免令,就是要取出法颜。”

    “而法颜是闪灵族的人,根据白渊和庄卿贤的意思,他们是想要彻底的打开异次元裂缝,然后将这股力量变成某种力量,一次性的去冲击世界政府,如果这样的话我不知道我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水之都是否会变成陪葬品,但是这是我不想要看到的。”齐麟说完转过身看着屏幕说道“而我问你,当一个部下会有异心的时候该怎么办?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不管他是否在世界上面叱咤风云,也不管他是多么的义薄云天还是举世无双。”

    “一个主君如果连部下都无法管理与制裁的话,要这个主君何用?”

    “论实力,我就是个蚂蚁可以随时被白渊捏死,但是论手段,他就是一个蚂蚁被我捏死!”

    “你不是一直不懂水之都为什么会发展的如此强大吗?今天看见了吗?这就是我的管理方式。”

    是你将白渊变成这个样子的?夏天看着齐麟震撼的后退了一步这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也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原以为齐麟是动用了某种力量进入,在第五层战斗的时候就让人进入了第六层中将白渊重伤,但是却没有想到,真正的幕后黑手,竟然是齐麟本人,也难怪,就算再怎么样,第五层的战斗时间并不长,谁能够有那么大的能耐重伤白妖皇?而且还是在寂静无声的情况下?如果白渊如此的地步的话,绝对是齐麟掌控了白渊的某种命脉!

    每个人都只是很浅薄的知道,当年世界政府动用了很多的部队和牺牲了很多人才将白渊封锁住的!

    不对劲…不对劲…尽管周围夜风冰冷,但是夏天的额头上面还是渗透出一滴滴的冷汗。

    事情似乎并没有看上去那样的简单。

    白渊是怎样被封锁的?如果…是帝君虹和齐麟一开始,就考虑到白渊真正的身份计划好的呢?

    白渊当初第一次出现在哪里?黑玫瑰。

    如果是…他杀了之前一个黑玫瑰的成员自己中了黑玫瑰的诅咒呢?或者只是他中了诅咒之后,齐麟残忍的把那个成员杀掉呢?

    齐麟突然伸出手对着夏天摇了摇手指“不…你还有一点没有考虑到,第六层除了白渊和阿罪之后,还另有其人,有些东西你们自己没有注意,我可是注意到了,四宝退赛前说的一句话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在白渊的身后,出现一个黑影,夏天认得出来,那是水之都的墨玺。

    “滴…滴…”墨玺的双刺上面不断的滴落着鲜血。

    “你以为就只有你安排了慕千帆到处打听而我无动于衷吗?你难道不奇怪为什么你派遣出去打探世界政府那边情报的慕千帆至今还没有回来吗?夏天,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会有很多惊喜等着你的,按理说在天门医院的时候你救了我一命,我不该以恩报怨,我应该知恩图报才是,但是有一句话叫做,真正希望你在深渊里面而他在天堂大声嘲笑着你的人,一般都是对你好的人,只有那些共同经历过地狱般的劫难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我…不准你夏天是这样的主君,因为你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

    握紧拳头有些不耐烦的夏天怒吼道“你他妈到底要做什么,齐麟,坦白的说。”

    “生意人从来就不会跟别人坦诚交代。”,齐麟同样提高声音道。

    “我受够了你这样鬼鬼祟祟的生意,也受够了你的生意。”,夏天握着拳头猛然的朝着齐麟冲刺过去。

    身后的水之都大将们和天门大将们全部都爆发出了一声怒吼。

    而前方让人惊讶的是,齐麟伸出手猛然的挡住了夏天的拳头,随后用力的握住了他的拳头,用从未有过的高声大吼道“给我好好的看清楚前方的局势,给我好好看清楚你前方未来的路,你所要面对的敌人,你以后的对手,全部都是跟以前截然不同的局面的,现在已经不是新时代,也不是时代末,这是最终的时代,我要是真的想要害你,我早就对你百依百顺了,早就让你膨胀成一个球了,所以…”,齐麟松开手退后了几步道“别让我失望了,夏天。”

    “千万别让我失望噢,我可是把未来全部押在你身上了。”,这句话让剑将的声音在夏天的耳边莫名的响起。

    伸出手,夏天也让身后天门大将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齐麟深深的看了夏天一眼,移步走进了水之都的阵营中,并不想要在夏天说一句话;夏天也是眼神中出现一丝的疑惑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重新站在天门众将的前方抬起头看着前方的第六层战场中,旁边的苏逊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你输了天哥,看来我们讨论的没错,这个家伙的确是比帝君虹还要难缠的对手,他在问你有没有想到过死亡的时候你没问题,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齐麟有一天真的辞别这个时代的话,你会寂寞的吧。”

    夏天点点头承认道“我被激怒了,的确是我输了,如果他死了…”

    夏天不知道这个问题该如何的回答,以前的对手自己向来都是瞧不起或者轻视,因为他们的能力真的不够强,现在这个时代中还有那么多的对手,却没有一个能够像齐麟带给夏天的感觉一样,充满了睿智和城府,如果有一天这个时代失去了齐麟,夏天不知道是否自己会寂寞,但是一定会苦涩。

    “有时候有些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给你指出来不足之处,可能更好。”,苏逊有意无意的再次说道。

    “仔细想想,他的话包涵的意义很深,句句都值得我深思。”夏天呼出了一口白色的冷气。

    XXXXX

    此时此刻第六层的画面中,白渊的突变让全世界的人都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

    阿罪自己更是被白渊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她完全没有想到还没有开始打白渊就直接跪了,坐在地上的白渊面色苍白,就跟死人的一样,突然间他的胸腔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挺动,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从嘴角溢出来;阿罪猛然的移动到他的面前,一拳头朝着白渊攻击过去的时候,却在离白渊的脸部三四厘米距离的时候停顿了下来,因为白渊并不像是装的,而是真的身受重伤。

    阿罪并不害怕失败,她只是极其的讨厌这样的战斗。

    “喂,起来。”,阿罪面无表情的警告道。

    “我也想要起来。”,白渊的嘴角露出了一道苦笑。

    “你给我起来。”,阿罪一把抓住了白渊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抓起来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

    白渊的双腿…不知道何时何时已经变成了石头。

    “你的腿…”,阿罪有些震撼的说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很意外吧?我却丝毫不意外。”,白渊默默的睁开了眼睛,仿佛是看着远方说道“圣辉岛…”

    “轰隆隆…”他的话音刚落,镜头的画面猛然的分裂成了两半,左边的画面中阿罪看着白渊的双腿之时,右边的太平洋某处已经是狂风大作,天空中的黑色云朵像是漩涡般的旋转着,随后一道龙卷般的海浪像是狂龙吐水般的冲天而起,径直的涌向天空,“嘭!!!”,远方的圣辉岛若隐若现,但是这片太平洋却已经发生了恐怖的变化。

    天空与海洋之间链接着一道疯狂旋转的海浪,而海洋上面的巨大漩涡亦是越来越广泛。

    从百米…到三百米…到八百米…到一千米…,如果此时此刻从天空中俯瞰的话,会发现这片太阳平的某处已经形成了一个范围超过千米的巨大的漩涡,层层叠叠的漩涡中一道道的雷电不断的闪耀着,锋利如刀的海洋漩涡更是散发着撕裂般的力量,慢慢的,在那巨大的漩涡之中,一个黑色的青铜棺材渐渐的浮现了出来,青铜棺材上面雕刻着十个巨大的兽头,那便是白渊的守护古兽,又是一道惊雷从天空中劈斩了下来,狠狠的打在青铜棺材上面。

    第三个兽头已经闪耀而起,再次被封印住。

    “咚!!!”,整个太平洋突然狠狠的震颤了一下。

    “咚咚咚咚咚…”随后在连续不断的闷响声中,巨大漩涡旁边的海水全部都疯狂的激荡而起,紧接着从深不可测的深海中,只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朝着上空不断的钻动着。

    天空中仿佛是蓄势待发了很久很久,在一只握着超神器·海葬三叉戟巨大的右臂冲腾出太平洋的时候,无数的闪电疯狂的冲射了下去,“滋滋滋…滋滋滋…”上千道闪电在巨臂的旁边不断的撕裂着闪耀着,狠狠的轰炸着水花。

    下一刻,翻天覆地的变化再次出现,随着海葬三叉戟上面的光芒“砰砰砰砰”的不断的冲刺出来进入青铜棺材中,成百上千道海浪冲天而起,一道道的海浪将每一根闪电全部都包裹在其中,随后在闪电的电光激烈的喷射中不断的冲天而起,径直的狠狠的轰炸在天空上面。

    上千道海浪在天空中不断的旋转,何等的壮观的场面;而那口青铜棺材里面,石头雕刻着的白渊的双腿,竟然变成了本体的双腿,在阿罪眼前白烟的双腿,竟然被转换成石头。

    与其说真正封印白渊的是这把数量稀少的超神器,倒不如说封印白渊的,是真正的大海的力量!

    “务必让你们的主君小心点。”,白渊说话的时候,整条腿全部都变成了石头,紧接着是腰部;漫天的樱花在周围肆意的飞舞着,而突然,全世界的屏幕都出现了一道道的雪花线条后,“哗啦啦…哗啦啦…”刺耳的雪花声顿时响彻了全世界,这一次阿罪并没有破坏周围的摄像头,她甚至什么都没有做,全世界的人们面面相觑,一个个都是大眼瞪小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是这种情况与现象?

    搞什么鬼?高爵接收到命令后愤愤的说道,但是下一刻,全世界的雪花屏幕突然又发生了变化,只看到雪花消散后,一条条的线条在全世界的屏幕上面不断的汇聚着,随后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出现在了屏幕上面,在大骷髅头下面,是一堆堆成山的小骷髅,密密麻麻不断的汇聚着,仿佛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标志一样。

    这是什么标志?很多人都挠着后脑勺表示看不懂。

    “是你们啊…血榜的老朋友们…”,帝君虹闭了闭眼睛道“不用处理了,血榜已经入侵了我们的系统,他们的系统侵略的方式这个世界世界上面还没有软件可以抹杀掉,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不好…”,帝君虹突然意识到“王君战队赛?赶快去第六层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此刻白渊和阿罪存在的第六次层中,樱花的花瓣在不断的飘舞着,在阿罪的身后,一个黑影踩踏着花瓣“砰砰砰砰…”身体在风中迅速的移动着,几个呼吸间就到了阿罪的背后,一掌朝着阿罪狠狠的打出去,阿罪将白渊推动出去的时候,转过身一掌狠狠的和那个人撞击在一起,“嘭…”一股暴风直接爆射出来,朝着四面八方尽情的扩散后,那个黑影冲天而起,又迅速的从天而降,站在了阿罪的不远处。

    他浑身穿着软绵绵的巨大黑袍,脑袋上面的帽子随风飘舞,两只奇长无比的衣袖迎风鼓动,猎猎作响。

    “你是谁?”,阿罪厉声问道“闯入王君战队赛想要干什么?”

    “你。”,那人只说了一个字,但是格外的坚定。

    我?阿罪的双眼中闪耀出震撼的光芒,紧接着那人全身像是导弹般的冲射过来“有些事情尽管你已经忘记了,但是我却从未忘记,请不要说我的出现是特别的唐突,事实上在时代的这个关键点来到这里,我并没有所谓的恶意,只要你愿意配合的话,我保证你会知道很多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我不是你父,也不是你母,我只是一个一定要告诉你很多东西的人。”他移动到阿罪的面前,双掌快如极影般的飞舞了出去,当阿罪想要抵挡的时候,一股恐怖的暗能量从他的右掌中散发出来,紧接着轻轻的打在阿罪的肩膀上面。

    只是一掌,将阿罪的身体便彻底的推动了出去,紧接着他再次移动到阿罪的面前,抬起头。

    阿罪这次浑身一震,全身麻痹,她已经忘记了上一次自己这种感觉是在哪里。

    那人隐藏在大帽的脑袋抬起来,阿罪看到他长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黑红双瞳。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