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冥君后裔-杀手组落幕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咬断鸡中翅的左侧,将上方一根细长的骨头咬住,用牙齿抽取出来。

    咬断鸡中翅的右侧,用牙齿将下方的大骨头旋转一百八十度,再慢慢的抽取出来。

    将一个整个鸡中翅全部都放在嘴巴里面咀嚼着,他伸出手用力的舔了舔手指上面的油渍。

    “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等七彩手套男回话,他端起前方的透明玻璃杯将一杯可乐咕噜咕噜全部都喝在嘴巴里面。

    “别吵。”他回过头对着身后怒吼了一声,转过头继续问道“你不用说什么主君夏天这么详细之内的话,难道在这个时代中行走的人,还不知道主君夏天的名声,是何等的响亮吗?我知道这次美国是王君战队赛,聚拢了不少厉害而强大的势力,我也不想要出动暗榜的,怎么说呢?以现在时代的整体力量,他们还没有资格面对暗榜这样的级别,但是没办法,这次组织里面一个重要的人物要去完成某件事情。”

    七彩手套男吐着浓烟问道“完事儿了吗?”

    “这不还没完事呢…我也在等消息,他出动,估计是跟你们天门有关,你让夏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吧,怎么说呢?还是简单粗暴一点吧,以往我们都被称之为背后的隐藏亦或者是黑暗的势力,但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往往有一根琴弦在牵动着,就看这首曲子到底是高山流水,还是黛玉葬花了。”黑影将手指头伸进口腔里面刮了刮。

    “我已经明确的感受到时代跟以前孑然不同了。”,七彩手套男很坚定的说道。

    “以后会更加不同的,夏天是吧?至少这一次,我可以答应你。”

    听到这句话,七彩安心的点点头“谢谢了,欠你一个人情。”

    “杀手不要人情,做到我这个地步的话,金钱已经勾不起我的好奇心了,怎么说呢?每个人都有自己截然不同的癖好,下次多给我送点符合我口味的东西,就算两情了。”,他挂断了电话,从堆满了尸体的尸山上面缓缓的走下来,这些尸体全部都是被开膛破肚,而且手段相当之干净利落;他们体内的肠子全部都被掏空的一干二净。

    “叮叮叮…叮叮叮…”黑暗屠宰场里面的倒钩随风不断的碰撞着,响动着锋冷的声音。

    钩子上面挂满了一根根的肠子。

    洗干净一段肠子后,他用刀子切割了一段后,蘸了一些辣椒末、生抽、芥末之后生吃的塞进了嘴巴里面,吸溜溜一鼓作气咀嚼吞咽进入了体内。

    XXXXXXX

    挂断了电话的齐麟闭了闭眼睛看向夏天,悠悠的说道“听说你在狱神庙为我的八大统领准备了八口棺材,现在陆生的尸体和巫死涵的骨灰已经在里面了,为了让你完美的收集到我八大统领的尸体,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就在刚刚,我的统领之一贪狼死于非命,诛杀的人是你的老朋友夺神。”

    夺神对水之都进攻了?夏天老早之前就听闻了夺神要进攻水之都的消息。

    但是这个消息已经在时代中流传了太久,却始终没有产生一丁点的蝴蝶效应,现在夺神终于是趁着王君战队赛这个大好时机对着水之都动手了吗?可是…夏天盯着齐麟的脸,为什么一个统领死亡了,齐麟却一丁点也不感觉到伤心?莫非他真的跟流传的那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冷血动物?将一切都看作利益,包括友情和亲情亦是如此?

    “贪狼没死吧?”,夏天突然说道。

    齐麟微微一愣,随后带着风度赞叹道“整个时代也就你夏天有独断的判断力了。”

    “跟你打交道久了多少会了解一些东西,贪狼是神臻化境的强者,修炼的是毒狼功,很明显,他的毒狼功已经到了他不得不死亡后才能够升腾的一个地步,就像是葵花宝典一样,欲练此功必先自宫;而我想你已经从鱼人哪里知道了夺神进攻你某个城镇的消息,你故意让贪狼过去,第一是为了麻痹对手,认为统领的能力同样是泛泛之辈,第二是你故意示弱,来减少敌人对你的警惕,第三,你还可以提升贪狼,第四第五我都懒得说了……”

    夏天耸耸肩笑道“或许夺神现在还在为得到一座岛屿而洋洋得意,却没想到自己成了瓮中之鳖。”

    “猛虎君,看来你快跟我心心相惜了。”,齐麟举起手拍打着手掌

    “这只是一道开胃菜而已,我今天给你多少的甜头,在日后就会给你十倍的苦头。”

    “看来夺神认为我天门是他们此生最难缠的对手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因为他们还没有遇到你。”,夏天说完指着屏幕说道“那么你打算何时动手?这场王君战队赛比赛结束以后?看来你的寿命已经不多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之乎者也。”,齐麟摇头晃脑故意这样说道。

    夏天颇有深意的转过头悠然一笑。

    XXXXXX

    “第一,立刻将物种基因库的损失弥补回来,我知道夜影他们带走了很多重要的数据,我们现在只能够亡羊补牢了,这样的权宜之计只是为了缓冲一下世界政府人员紧张时候的流动,现在各地都在发生着纷争与战乱。”

    “第二,对付暗榜的人员已经拟定了是吗?很好,寇枭你做的很不错。”

    “第三,如同大家所见的那样,齐麟已经预感到了白渊未来要反,现在白渊已经被封印,这场比赛的结果宣布阿罪胜利,就是阿罪将白渊所封印,这是给全世界最好的解释,阎割,不要用那种充满了正义感的眼神看着我,我他妈才不在乎阿罪是什么感受,我只知道我必须要给世人一个交代。”

    “第四…”帝君虹的眼神扫视过眼前的群雄“时代大变动,此次王君战队赛过后,各方各势将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洗牌,我们要以不变应万变。”

    一直坐在角落里面的宁骚突然说道“大主君,此次王君战队赛变化如此之多,这是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接下来的三场王君战队赛,还能够继续顺利的进行下去吗?”

    帝君虹铿锵有力的将拳头打在桌子上面,言之凿凿道“当然要进行,而且要进行的更加漂亮更加完美,有能力的人从来不是看你平时做了多少的事情,就看你关键时候的应变能力和处理能力,跟我们过去所经历的风风雨雨相比,此次王君战队赛中掺杂的变动,也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真的要如此吗?宁骚忍不住的说道“可是时代的大风暴,已经蓄势待发!”

    “你错了宁骚。”,帝君虹双眼如炬的看着他“这时代的大风暴,从来就没有停歇过。”

    XXXXXX

    帝君虹在世界之巅运筹帷幄之时,来自于暗榜的骚动与恐惧的火焰却一直没有熄灭,一片狼藉的办公楼,还没有开始整理和打扫,各方的紧急消息不断的传送过来;暗榜果然非同小可,即便是世界政府统领的本地,他们也敢嚣张与放肆,被杀的对象不是国王的级别,就是王子和公主级别,像这种身份的刺客对象,数量已经超过了十个,来自各国的救援信号也频频的进入世界政府当中。

    世界政府总部巨大的广场上面,十大军团的旗帜和和平鸽旗帜在风雨中飞扬。

    一队队的世界政府的战兵们紧急出动,井然有序,丝毫不显得慌乱。

    各地区各地域,与暗榜杀手交手的消息频频的传来,而且起到了很明显的压制作用,世界人民的内心再一次的得到了慰藉,世界政府的效率与帝君虹的办事能力,就像是一抹春风,吹拂过众人的心头,同时,一双双的手在键盘上面快速的敲打着,对于突如其来的袭击的暗榜病毒,世界政府也在迅速的解决当中。

    “暗榜,你们这群常年跟世界政府公然作对的乌合之众,偏偏在这个最紧要的关头宛若一阵旋风般的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站在劈碎墙壁旁边俯瞰着暴雨之下美国的帝君虹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但是不管你们怎样的猖獗与放肆,蝼蚁永远是蝼蚁,就算成长到最终极最恐怖,那也只是咬人会痛的蝼蚁,终究不是让人忌惮的巨龙。”

    美国纽约,横尸遍野,皇后大道上面…

    人群恐慌站在世界政府战士们的后方,看着那个握着武士刀疯狂杀戮的男人,一挺挺的冲锋枪的枪口冒着恐怖的火花,喷射出来的子弹密密麻麻的朝着前方的男人冲击过去。

    “代号…暗部武士。”,他提着双刀在枪林弹雨中飞速的朝着前方冲锋着,“噗噗噗…”不断的有子弹打进他的身体里面,让他的身体微微的一个停顿之后,进攻的趋势仿佛加快了很多,眼前的刀锋一闪,他眨眼间就到了人群最前方的瞬间,双手武士刀交叉,狠狠的砍下来的瞬间…

    一把星辰陨铁打造的血色长枪从天而降,直接插入他眼前的大地之中。

    “是你?”,暗部武士退缩的刹那,血色长枪在大地中疯狂的转动着,一股股的赤色风暴陡然的升腾起来,在一片防御的范围内猛烈的旋转着,“刷刷刷”只看到虚空被刮出一道道激烈的火花后,赤色旋风消散,但是在虚空中留下来的道道白色切痕,竟然久久才完全的愈合。

    那些士兵们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之情,和无数市民们全部都惊喜的转过头。

    “呼啦啦…”,身后的和平鸽披风大肆的飞扬着,但是的披风口链接着脖颈,他**着上半身,胸前的自由女神神像仿佛对天高歌般,充满了自由,满身的地图刺青,赫然便是整个美国的全部面貌;看到暗部武士的后退,他从楼顶上面猛然的跳跃下来,“嘭!!!”不亚于一声惊雷碰地,双脚周围打出一圈白色的气烟尘浪后,他将地上的血色长枪拔了出来,昂起头,鲜红色的光头流动过一道亮眼的光芒,他的脸上,亦是带着狂放不羁的笑容!

    美国守**·第三队队长·饮炼!

    身后突然爆发出了一道道排山盗号的欢呼声,可见守**在美国的人气之高,这是一个跟金表组平起平坐的机构,但是截然不同的是金表组这把尖刀是向外,他们则是守内,美国守**分队,全部都隶属于八大王将之一寇枭来管理,因为美国是世界政府本部的原因,这些守**队长都相当的彪悍,每一个在世界军衔的地位上面全部都是大将级别!

    而饮炼也算是格外出类拔萃的人,当初可是跟龙潮歌一起,被选作是八王将候选人之一!

    “暗部,许久不见,此刻是王君战队赛,希望你们不要来打扰。”,饮炼中气十足道。

    “我们也是受到了上面的指示,恰巧这次出动最关键的原因,恰恰就跟王君战队赛有关联。”

    暗部武士将其中一把武士刀插入了刀鞘之中,双手握住了另外的武士刀。

    “请全国市民放心,我们为了保证王君战队赛的顺利进行,此刻已经在迅速的清场这次突如其来的攻击,因为某些原因,我们无法透露这些猖獗者信息的帮会和名字,所有一切信息均为保密,但是请各位理解的是,守**,一定会保护大家的安全。”,饮炼转过头在群众的理解和点头中解释道。

    “刀名飞鸿。”饮炼显然已经很熟悉的说道。

    “枪名铸血。”暗部武士显然也跟他很熟悉了,暗榜的存在,在守**、金表组这些高等级别的组织机构里面信息是绝对全部共享的,也是对外绝对保密的,但是也不得称赞的是暗榜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即便是出动了罗网级别的情报能力,依然只能够在外围徘徊。

    你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一个高贵的亿万富豪,却无法找到了一个藏匿在人间的无名小卒。

    下一刻,不愧被称之为暗部武士,他进攻的时候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饮炼握紧拳头,站在原地,血瞳怒瞪,充满了男人英武的阳刚味道;随着体内功力的释放,他全身的美国刺青全部都亮眼的闪耀起来;然而也是在光芒的闪光内,暗部武士握着飞鸿刀“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一秒之间连续砍出了九刀,全部都在饮炼的脖颈、头颅、腹部、双腿等不同的地方,但是全身刺青的饮炼,却毫发无伤。

    刀的砍击,反而让他全身凝固了一层银色的铠甲。

    “甲·究极奥义·伤痛锻造!”

    伴随着饮炼的一声狂喝,他全身那层银色的铠甲“嗡嗡嗡…”连续九声,一直闪耀了九次之后才停止了下来,此时的他全身被银色铠甲所包裹,巨大的光头脑袋上面更是出现了一个数字“9”的标志,“嘿嘿嘿…”带着恶笑的饮炼看着四面八方道“刚刚你攻击了我九下,我的战甲能够升腾九次,战甲升腾有什么用呢?我想你还没有尝试过吧。”

    “月舞·無双技·刺骨!”

    悬浮在空中踩踏着空气滑翔的暗部武士全身都被浓浓的烟雾包裹着,他挥舞着手中的飞鸿战刀,一道切痕般的刀影径直的冲刺出去,狠狠的切割在饮炼的身体上面,“当当…”响动两声,就仿佛是两层铠甲被破裂,饮炼脑袋上面的数字“9”,也变成了数字“7”

    大笑的饮炼道“無双技有什么效果?我有九层战甲,像你一般的攻击招式,我都能够抵挡九次!而你使用奥义招式,才能够打破了我5层铠甲,所以…有事没事别他妈随便砍我,伤的可是你自己。”,饮炼带着狂笑冲刺出去的时候,暗部武士叹息的摇摇头,一栋拔地而起的摩天大厦上面,只看到暗部武士踩踏着摩天大厦的表层迅速的移动着。

    天空中的光芒突然的闪耀而起,紧接着一张张的巨网从天而降。

    暗部武士来去如风,世界政府的战士们正要追击,饮炼卸掉全身战甲,摇摇头冷静道“穷寇莫追,立刻将消息禀报给寇枭王将,世界的观众们,关于此次打扰大家观看王君战队赛的事件,我很抱歉,世界政府一定会给各位一个结果和交代,其实大家也能够想像,白渊都被阿罪封印了,此次血色杀手组的冠军对阿罪来说早已经是囊中取物。”

    虽然没有结果,但是随着众人的纷纷游说,全世界的形势真的变成了对着阿罪河边一片倒。

    人们才不会要什么细节和纷争的,他们只愿意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听到自己想要知道的。

    “阿罪!!冠军!!阿罪!!冠军!!!!”

    夏天莫名其妙的听着这震耳欲聋的呐喊,而身边的齐麟也是诡谲的对着露出一个微笑“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封印了白妖皇,你就不怕到时候你水之都面对豺狼虎豹的时候,谁给你当大将?”夏天看不懂齐麟。

    王君战队赛,第六层,樱花庭院。

    无论我们经历过怎样惊喜的轰炸或者是泣不成声的夜晚,这世间的节奏,从来不会因为我们某个人改变。

    樱花的花瓣依然在天空中烂漫的飘舞着,对应着现场画面白渊妖皇的太平洋的海面上,超神器和巨大的手臂轰然的进入了大海之中,漫天旋转的龙吸水的海流龙卷也一条条的滚落了下来,狠狠的打在海面上,铺泄出滚滚的尘浪;夺神联合三大海贼团要进攻水之都,绝对是因为水之都有他们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的东西亦或者是金钱财富、名誉,否则在海洋上面跟水之都作战的话,就算是最强的世界政府,也没有底气敢说,我们没问题!

    宽阔达到千米程度的深海漩涡在一圈一圈疯狂的转动着。

    漩涡中心处的青铜棺材里面,白渊的本体已经彻底的进入了其中。

    如同齐麟所掌控的一切那样,他已经处于了绝对封印的状态,而解开封印的办法只有齐麟才能够掌控,帝王惩戒麾下的大将,这是亘古以来无人敢说敢喝坦坦荡荡的做法,即便白渊是妖皇的身份,但他若真的回归亚马逊森林统领万妖,即便是齐麟封印了他,世界依旧大乱;将恶魔扼杀在襁褓中,齐麟是非常确认这一点的作用的。

    毫无疑问的是,樱花庭院中的白渊,彻底的变成了石头。

    一轮水波荡漾的水镜在阿罪前方的天空中映照出美国政府遭受到暗榜进攻的画面。

    “你来自血榜?”,水镜消散后,阿罪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是暗榜的最高掌权者之一,也是冥君后裔中唯一一个苟延残喘到今天的人,论资排辈,你应该叫我一声前辈,但是轮身份地位的话,我只能够单膝跪地。”,老者说完竟然真的单膝跪地“我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楚到底叫做什么了,人老了,称呼我本名的人太少太少,你可以叫我,路知遥,路老头,都可以。”

    阿罪不在乎他到底叫做什么,他在乎的只是为什么老者,会跟自己有一模一样的眼睛。

    “这是冥君后裔的象征,世上仅剩你我二人。”路知遥一针见血的说道。

    冥君后裔?阿罪记得自己掌控冥界的力量是慢慢的从黑匣子里面领悟到的,而黑匣子来源于鬼刃,鬼刃来源于七大神器,可是七大神器的来源是古埃及啊,莫非古埃及跟冥界有所关联?

    “冥界,是这个地球上面的第四个位面,也是真真实实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然而很多人却并不知道,冥的力量,同样也是最强的暗的力量,是这个世界上面相当强大的一股力量,现在这个位面行走在世界上面的人,唯独只是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但是我的寿命,已经在倒计时当中了,所以我特别冒昧的在王君战队赛的时候使用了暗榜的力量,我一定要见到你,我一定要亲口的告诉你一些东西,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如果我死掉的话,很多关于你的东西,将会永远的尘封。”,路知遥的眼神中充满了真挚充满了真切。

    黑红眼眸,让阿罪并不反感他,阿罪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你是冥界的君王,这一点是绝对毋庸置疑的,而且随着你体内冥界力量的越来越强悍,鬼刃吸收的亡魂越来越多,你的实力变得相当的强劲,人死亡之后灵魂会先到冥界,再如地狱,到了地狱之后转世、轮回,但是在冥界中,他们却能够被你使用,你可以让他们成为力量、武器!因为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于逆天,每一个冥君后裔一般都没有好结果,你是第三代冥界主君,而在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你一定要知道,你一定要为我们报仇,因为你的对手是…”

    报仇?冥界君王?我的确掌握了冥君城,这一点毋庸置疑,路知遥的话也可信度很高。

    但是对于自己的身世,有什么帮助吗?我到底来自于哪里?以前是夺神,现在为何是血榜?

    我以前不是夺神雇佣兵团的一员吗?我身上还有诅咒印记的,难道夺神,并不是我的本源?

    冥界力量的诞生,的确是阿罪始料未及的,而且靠着这股力量,她也的确是百战不殆,对心魔的控制,也是愈发的熟悉,正当阿罪要追寻着虚界道而踏入真正巅峰高手级别的时候,路知遥的出现,让她猝不及防。

    “二十多年前,我们跟正常人一样生活在这里,我们的族人全部都是黑红双眸,这是我们冥族的标志,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来源于他,他也就是你毁灭我们族的罪魁祸首,全部族人被杀戮的干干净净,除了我因为外出躲过一劫以外,一个不剩,那时候的你还没有出生,或者说你根本无父无母,你是被冥选中的人,无论你在夺神,还是你天门,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我不想要打扰你的生活,但是…”

    路知遥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东西一样,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格外的颤抖“就在我前段时间的调查中发现,他根本没死,他根本没死。”,说道‘他’,路知遥仿佛是着魔般的重复着“他没死,他没死,他根本就没死。”

    我原来无父无母吗?那么皇帝的话,是在骗我?我在夺神那段时间,只是被抹除记忆和利用?

    冥界…我相信你说的话,阿罪信任的看着路知遥。

    什么都会骗人,但是同族同脉不会。

    然而看到路路知遥宛若着魔了一样,阿罪伸出手去抓住他问道“到底谁没死?冷静一下。”

    路知遥闭了闭眼睛神情慢慢的淡定下来,他握着拳头用力的说道“一个本来就从未死过的人,却一直被世界人认为魂归九泉,他…就是整个时代的幕后黑手之一!!绝对的幕后黑暗巨头!!!所以…我才会找你,因为他是灭族的元凶,冥君,当年灭掉我们的族落,叫做闪灵,我可以带你回到我们当年的废墟之城,在那里,你会获得恐怖的力量!”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