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路知遥的话,仿佛为阿罪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

    毕竟第一次听到这些前所未有的东西,很难消化掉;但是阿罪毕竟拥有着超高的智商,她能够理解,难怪自己能够掌握冥界的力量,原来自己就是‘冥’所化,这是否有违背的自然的常理呢?

    路知遥眼巴巴的看着阿罪,他是多么希望眼前这个人答应他啊!

    但是突然,猛然感觉到外面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朝着这边冲锋过来,路知遥脸色大变,“来不接了,居然是他!”,他双掌浑然的释放出去,狠狠的撞击在虚空上面,“嗡嗡嗡…”整片虚空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嗡鸣过后,浑然的一个颤抖,一个暗能量形成的短距离通道竟然出现在阿罪的身后。

    “我想要听你慢慢说,不管来者是谁,我们可以应付…”,阿罪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冥主,这还不是你我二人能够抗衡的力量,有些人不出手往往并不是代表他没有力量,反而是因为他体内的力量太过于旺盛,他害怕自己一出手便释放出难以想象的后果,来不及听我慢慢说了,所有的答案,全部都在那里,没有尽快来寻找您,是我的过错,但是我也是今天才发现,那个人…竟然还活着,如果我能够快点找你的话…”

    路知遥哽咽了,他抬起头老泪纵横的看着阿罪

    “冥族,从此以后就剩您一人了。”

    三只弯曲,双指如剑,路知遥狠狠的插进了自己的眼眶里面。

    “你…”,看着一大股的鲜血从眼眶中飙射出来,阿罪震撼的瞪大眼睛。

    路知遥竟然挖掉了自己的瞳孔,两颗美丽的眼眸在左右的掌心中,他满脸鲜血的递给阿罪“冥主,这颗蓝色的眼眸是我在血榜的信物,血榜真正的掌权者已经出现在时代中,而且身份不低;红色的眼眸里面我用特殊的力量蕴藏着前往废墟之城的地图,请您务必要收下。”

    阿罪明晓,路知遥是害怕自己不去废墟之城,不去完成大业,才故意对自己下此狠手。

    接过眼球,路知遥欣慰的点点头“我想,我可以为你和夏天的告别拖延一段时间,占星婆婆没有骗我,我的死期就是今天,无论我怎么样负隅顽抗都没有用,所以临死前,还不如帮你…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

    阿罪想要说话跟你并肩作战,路知遥却双掌将她狠狠的推进了后方的暗能通道里面。

    阿罪的身体进入的刹那,暗能通道在迅速的关闭着,路知遥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充斥着血浆的眼眸中既有血水也有眼泪“就拜托您了,就拜托您了…”

    此时此刻外面观战人群的天空中,“刷”的一下,一道黑影滑翔而过。

    然而虽然只是在瞬间的气势散发…

    猩猩、典褚、山丘、玄霄,下方在场不光是这些人,而是全部都动物系的能力者全部跪地。

    暂且不谈玄霄何等的身份,猩猩看着弯曲的双腿猛然的站起来,惊恐的无语道“这到底是几个**意思?我就感觉那股气势震了自己一下,然后就跪地了,到现在心中还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膜拜的冲动。”

    “我也是。”,山丘憨憨的扣着后脑勺。

    无数的动物系的能力者纷纷的附和;只有玄霄没起来,他看着天空若有所思道“是他。”

    “只能是他。”,齐麟点点头。

    夏天的前方一股暗能量突然旋转的出现,随后阿罪从里面冲刺了出来;在阿罪出现的瞬间,带着耳机的密斯特谢特大声的呐喊道“看看,看看是谁出现了?是我们的英雄,是我们此次血色杀手组的冠军,让我们全部都为阿罪鼓掌,恭喜天门战士在王君战队赛耳朵比赛系列中拿下一枚冠军奖牌…”

    谢特说的话,全部都是寇枭之前吩咐过的,世界政府,一定要给群众一个交代。

    即便这个交代是这等的生硬、充斥着一股尴尬的味道。

    “阿罪…冠军!!阿罪…冠军!!!!”,周围群情激奋,雷雨天、霹雳闪电也抵挡不住人们内心中热火燃烧的激情,他们呐喊着,为冠军呐喊着,全世界的人们见证着历史的诞生,南吴城更是嗨翻天;那些充斥着疑惑的人,想要追寻比赛细节的人,此时也被气氛所带动,阿罪是冠军,这个优秀的结果让他们不得不暂时的将这些东西抛诸脑后。

    废墟之城…冥族…存活之人…当年真相…

    这一连串的事情让阿罪站在夏天面前,第一次做出了自己的一个果断的决定。

    启动黑匣子,阿罪第一次主动的伸出手将夏天的右手拉到了自己面前,因为他左手带着结婚戒指。

    阿罪手中的银戒,充满了一股股乳白色的哀怨气息,当戒指带在夏天的中指上面的时候,阿罪和夏天同时闭上了眼睛,路知遥告诉阿罪的那些话,飞速的进入夏天的脑海之中,这样的信息共享,无言的沉默,或许比说出口的东西要好的很多吧?夏天听到“这枚戒指叫做冥君戒,如果某时某刻你遇到危险需要的时候,随时用意念启动,我将迅速的赶往过来,不用管我以怎样的方式,你知道这一点便可。”

    阿罪和夏天双双的睁开眼睛。

    “以前都会留字条的,这次因为时间原因无法这样做,好久没看到你的字体了。”

    夏天说完笑着点点头“珍重。”

    黑色斗篷在风中舞动,阿罪深深的看了夏天一眼,仿佛要将他的模样印刻在心头,随后黑发飘舞出来的瞬间准备离去的时候,夏天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阿罪那只伤痕累累的右手,在阿罪震撼的眼神中,夏天将代表着天门的主君徽章重重的放进了阿罪的手中,随后将阿罪手指弯曲,让她更加有力的握住这枚徽章。

    “不能够总是让你保护我吧?”

    夏天低着头眼镜片上面闪耀着刺眼的白色光芒

    “这枚徽章代表着天门的力量,无论你身在天涯海角,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后盾,你刚刚说的话,我也想要这样告诉你,这枚徽章,叫做主君徽章,如果某事某刻你遇到任何危险需要我的时候,我也将义无反顾的出现在你身边,不用管我以怎样的方式,你只要知道这一点!便可!”

    高爵在人群中迅速的走动着,看着阿罪已经迅速的走过来。

    “保重。”阿罪说完后迅速的朝着前方移动过去,后方的追兵们顿时加快了速度;夏天深深的看着阿罪离开的方向,他并不知道阿罪这次离开又会是多久?下一次再见面是什么时候?但是现在随着他们的强大,有些东西,已经斩不断特殊的羁绊与感情了,手指上面的冥君戒,就是最好的证明。

    追兵被人群拦住,被大声的质疑为什么要逮捕冠军?各方的媒体们开始纷纷的朝着第三场比赛的海选地点奔赴着,朝着暗榜进攻的地方所奔赴;密斯特谢特带着节奏已经再说第三场的开场宣言,整个纽约看似一片混乱,其实很多事情已经慢慢的开始风平浪静。

    “阿罪的再度离开,是终极时代的开始,还是主君时代的落幕礼?”,苏逊悠悠的说道。

    “她会回来的。”,夏天抚摸着闪耀着淡淡光芒的冥君戒,肯定的点点头“一定会回来的。”

    第六赛场里面,樱花飘舞。

    路知遥挂断了电话请求撤退暗榜之时,上空的虚空被冲锋出来一个巨大的洞口。

    “咚!!”,随着他的落地,他的双腿重重的冲击在地面上,一道圆形的气浪在樱花上面迅速的扩散着,随后震起片片粉色飘乱飞舞的樱花漫天旋转;他看着前方的路知遥,一步步的移动过去,他身后的衣影在左右甩动,紧接着他举起了还带着夕阳剑痕的右手。

    炸裂般的白色裂缝,就如同一朵花在他的手心中绽放,然后如火般的升腾起来。

    路知遥双眼已瞎,失去了黑红双眸,他就是一个废物;因为冥族人的力量全部都在双眸之中,可是他依然还是坚定不移的怒吼道“你要这样助纣为虐到什么时候?我看不见你,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你,你在王将中代表着和平,但是,和平难道就是这样吗?你错了,你大错特错。”

    “我不在乎对与错,我只知道你的出现,破坏了和平的格局。”他离路知遥越来越近。

    “血榜不会放过你的,血榜与世界政府,抗衡到最后一名杀手!!”,路知遥顽强的怒吼着。

    “蝼蚁乌合,在黑暗世界里面自我膨胀去吧。”,他说完一拳头狠狠的打在路知遥的胸膛上面,“滋滋滋…”白色的裂缝顷刻间路知遥在路知遥的身体上面撕裂开一道道的血痕,下一刻,就像是被切割机所收割掉一样,路知遥的全身都破碎成了块块的血肉掉落。

    樱花雨从天空中飘洒下来,盖住路知遥的那些肉块。

    他则是站在河边凝望着水中的倒影,太多人告诉自己在做错事,太多人在纠正着自己…

    可是我…到底,是不是我?

    带着迷惑的脸庞看着身后石化的白渊,白渊的身体已经与大地同化。

    世界,某地…

    随着暗榜特殊系统的打开,路知遥的资料已经被删除的干干净净。

    踩踏在焦黑的大地上面,她一步步的朝着前方的热带地方走过去,左手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片枯萎的树叶,放进嘴巴里面,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慢慢的吹奏着,右手则是拿着路知遥的黑白遗照;她的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岩浆池,鲜红色的岩浆一股股的不断的翻卷滚动着,腾腾的热气嘶嘶直冒,她将遗照扔进了岩浆池里面,看着它旋转进入,嘴巴里面的树叶,依然发出着一股哀怨的声音,直到路知遥的遗照彻底的被岩浆所融化,她也停止了吹奏。

    王君战队赛,纽约…

    被暗榜袭击的纽约城就在王君战队赛第二场结束后,伴随着暴雨的停歇,他们也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此次的进攻,既是血榜对世界政府的示威挑衅,也和路知遥有太多的关系,为他和阿罪争取了很大一部分的时间;有的杀手受了伤,有点杀手毫发无伤,他们来自血榜,却处于黑暗的位置,他们是暗夜下面的使徒,是拥有着特殊使命的杀手,这便是杀手界的顶峰,他们肯定还会再次出现,以无差别乱杀的方式!

    “这块狗皮膏药,看来我还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够甩掉了。”,帝君虹用力的摁着自己的额头。

    玄霄收起了雨伞,齐麟对着夏天说道“很高兴,这次能够跟你说这么多的话,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够明白我的意思,但是我想你肯定能够感受到我的热忱,阿罪获得冠军,实至名归,如果让全世界知道了真相,白渊是我封印的话,恐怕他们会憎恨我没有让他们看到一场争锋相对的特殊较量吧?祝贺你夏天,祝贺你们,天门。”

    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齐麟与水之都的一群人慢慢的走开,而天门阵营这边却是被闪光灯和媒体所包裹。

    一时间,阿罪获得血色杀手组冠军的消息传遍全世界,天门帝国的强大,再次加深了全世界人民的印象。

    血色杀手组的比赛,让我们看到了这个世界恐怖的杀手水平,谢谢各位参赛者为我们带来了一场血腥和暴力交织的杀戮盛宴,王君战队赛第二组比赛正式宣布结束之时,第三组比赛的宣传也让全世界再次变得热情似火起来;第三组的比赛,可谓是正面碰撞,狂热超能组,既有上一次比赛的冠军逐星协会,还有西葬的参与,天门这边更是以月神为首参赛,除此之外齐麟的新队伍也将在这次比赛中崭露头角。

    XXXXXX

    美国纽约,审判室……

    齐麟吐着浓浓的烟雾走进去的时候,遍体鳞伤的断海依然在惊恐的喃喃自语“我不知道,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玄霄放好了椅子,齐麟坐在断海的面前,面无表情的低下头。

    由之前在鬼丑一巴掌的教训,凯特琳娜尽管不忍心看到断海如此,依然憋着嘴。

    凯撒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一根香烟放进断海的嘴巴里面。

    “主君…主君…”断海深深的吸了口烟有些激动的喊道“他们是血榜的杀手,救我主君,请救救我。”

    带着猎鹰面具的男人突然移动脚步,断海害怕的叫起来“他是血榜的高层,是血榜的老大啊,主君杀了他,救我…”

    猎鹰面具男人的身后,拎着竹篮抚摸着小狗脑袋的小女孩儿眼神依然温柔。

    让断海更加震撼的是,猎鹰面具竟然只是将一张支票给了齐麟

    “你…你只是经纪人?那真正的血榜老大是…”,断海看到身后的小女孩儿后瞳孔狠狠的一震。

    这原来,才是真正的正主。

    齐麟签名,断海面如死灰;面对齐麟,他做不到自信和冷酷,因为齐麟的这两点,可以彻底的碾压断海。

    “辛苦,多给了三个亿做人情,希望下次也能够如此的顺利。”齐麟转过头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

    “撒旦乖,乖乖…,替我谢谢齐麟主君,谢谢齐麟主君给我们买糖吃。”,小女孩儿将可爱乖狗狗的爪子拿起来对着齐麟舞了舞;随后轻轻一跃到了猎鹰面具男人的肩膀上面;猎鹰面具对着齐麟低低头道“既然此事已经平息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了,不用送了齐麟主君。”,走进黑暗中,坐在他肩膀上面的小女孩儿侧着身,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对着齐麟也微微的点点头,以表示尊敬后,两人离开。

    齐麟送别的眼神和温柔的笑脸再看向断海后顿时烟消云散。

    他的目光冷如寒冰,一张脸宛若布满了冰霜。

    “断海,在你跟随着我,为水之都效力的时候,我齐麟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没……没有…”,断海想了想后诚实的回答道“饶我一命,是我想错了,饶我一命,求求您了。”

    “没有就好。”,齐麟的眼神带着一层眼泪的雾气拍了拍断海的肩膀,站起身的时候,程倾城的无常哭从断海的脑袋里面狠狠的插了进去,“嗤嗤嗤…嗤嗤嗤…”一股股刺鼻的浓烟不断的飙射出来,齐麟面无表情走出去的时候,断海苦苦哀求,发现没有效果后,断海突然一声大吼“齐麟,我虽然只是中阶闪灵,但是你杀了我,他们会帮我报仇的,哈哈哈…”

    齐麟的脚步连停顿都没有。

    没有像正常人类那样的死亡掉,断海的身体则是从中心处不断的裂开,一分为二后倒在地上,随后变成了两团炙热的金属又开始融化,最后只剩下一坨膏药般的东西,凯撒上去用指头摸了摸,摸起来的感觉有点像是果冻一样。

    圣辉岛东南地区的岛屿上面,血流成河,一颗颗的脑袋随着灭魄丝线的乱舞被切断。

    这些全部都是断海以前的旧部,包括他的女朋友。

    “求求你!”,断海的女友跪在灭魄面前抚摸着肚子“我有孩子了,求求你!孩子是无辜的。”

    灭魄犹豫了一秒的时候,旁边的乱神抽取出拐杖剑插进了她的脖颈里面,一脚将她的尸体踢进海洋里面。

    上百人的杀戮,一片海域被鲜血所染指,但是随着海水的流动,又恢复了往日的景象,大海就是如此的有容乃大,仿佛能够藏匿一切罪恶,一切野心,一切的罪过!

    水之都总部,圣辉岛…

    刚刚被丢进特殊房间里面的法颜猛然的清醒了过来,她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长啸,震碎脸上的布带和全身的绳索,之前被一击打的昏迷过去,醒来之后…周围这是什么地方?法颜看着宛若监牢般的房间,气的她十根尾巴全部都在摆动了起来,她看着前方的铁栅栏,轻蔑的一笑,这种级别的东西,一拳头便能够破碎,难道不是吗?

    她冲锋了过去,带着尖啸拳头打在铁栅栏上面后,就仿佛是打在了一块烙铁上面一样。

    抽回来燃烧着烟雾的拳头,法颜还没反映过来,一根根特殊金属研发出来的绳索从天空中飞舞下来,将法颜全身一根根迅速的缠绕起来,直接将她捆绑在天空中,法颜想要挣脱,却惊骇的发现,绳索竟然是同族的元素制作。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远处的走廊上面传来一个尖锐的笑声。

    随后冥府跟一个披着白大褂,带着巨大眼镜的老头子出现在了法颜面前。

    “我在那里?攻击我的就是你,你到底是怎么把我弄晕的?”,法颜满腔狐疑,自己可是闪灵啊!

    “你在圣辉岛。”,冥府回答道“不要不相信,走海路,比任何速度都快。”

    那疯老头看着法颜曼妙的身材舔了舔嘴唇道“冥府,这就是你说的比断海级别更高的闪灵吗?也就十根尾巴同样的级别嘛,不过因为是女性闪灵的关系,我还有研发的可塑性,小宝贝儿,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就跟我雷克萨斯一起度过吧?告诉我,你全身最敏感的地带在那里?”

    法颜再次用力的挣了挣,发现无果后愤愤的吼道“你想要干什么?死变态。”

    “如果我不研究闪灵,你怎么会被困住?怎么会被特殊元素迷晕呢?我要把你研究的透彻到底,你可以走了冥府,下次抓一个高阶的闪灵给我玩玩儿。”,雷克萨斯挥手驱赶道。

    “别乱玩,这娘们儿,全身都是武器。”,冥府拍了拍博士的肩膀提醒道后,轻蔑的看了法颜一眼,随后离开。

    XXXX

    日本,东京羽田机场…

    双臂环抱,指缝的香烟在风中烟雾晃动,看着屏幕里面铺天盖地阿罪获得血色杀手组的消息,看着白渊被石化的消息,删除掉刚刚齐麟发短信通知自己法颜被抓住的消息,小庄淡淡一笑,将香烟塞进嘴巴里面。

    我不是任何人的敌人,但也可以是。

    现场拍摄到了路知遥死亡尸体的碎块,看着那些裂缝痕迹,小庄突然疑惑的皱紧眉头“噢?帝君虹竟然派遣他动手,看来阿罪冥主的身份她自己已经知道了,知道了倒好,省得以后麻烦。”

    转过身抬起头望着天空

    “该出现的,都已经出现,这场时代的大幕,已经慢慢的合拢了。”

    话音刚落,一股格外阴凉的气息出现在小庄身后,那黑影用力的说道“庄卿贤,你答应过我,要把魔剑还给我的,你答应过我的,你不要忘记了,我也是跟帝君虹他们,跟你们一起长大的一批人,我也知道很多很多东西和当年隐藏的很多真相,小心我全部告诉夏天。”

    “姜贤敏,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小庄叹息了一声“答应你的事情我不会忘记,等消息就可以了。”

    “嗨…”,刚刚走出机场啃着热狗的小唐恢复了一下道“牛逼不?我大天门牛逼不?罪姐拿冠军了,我给你买了热狗,咦?你刚刚跟谁说话?”

    “一个问路的人。”,小庄吐着烟雾笑道。

    小唐嚼着热狗怪异的看着他“奇怪?你对日本很熟吗?”

    “不熟,带你玩儿绰绰有余。”,小庄坏坏的对着小唐笑了笑。

    “就等你老司机带路了。”,小唐骚包的挑了挑眉毛。

    XXXXX

    世界议事厅

    “取消宣传第三场狂热超能组的赛事,我觉得应该要将超世武学组放在前方,血色杀手组的战斗很难看,公关一下这便是杀手的战斗,加强人们的意识就好。”,都留雨手段强硬的宣布道!

    XXXX

    世界最大黑市,鬼丑…

    认真写字的男人听到敲门声皱紧眉头道“他妈的进来。”

    一名鬼丑成员走进去后有些难以启齿的抿抿嘴,接着道“老大,我带了一个小姑娘来见你。”

    “你被开除了。”,带着大扳指的年轻人放下笔,将卷好的大麻点燃后道“首先你根本就不敬重我,鬼丑每天流动的人群超过四千万,想要见我的人太多太多;其次是任何人都想要见我的话,那我直接化妆让人参观不就好了?还有钱赚;还有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不是你的狗窝,你的鞋子很脏;最后就是,我的钱不是大风大浪刮来的,我也不是慈善机构,我只给人提供娱乐,但是不给人施舍我说明白了吗?听清楚了跟我滚。”

    抽了一口大麻烟,他灰色的瞳孔顿时放了几百倍。

    小弟跪在地上不断的祈求着,随后迫不得已都说出了苦衷“我看她太漂亮了,才放进来的。”

    年轻人站起身,他穿着小背心和白衬衫,思忖了一下点点头“带进来吧,但是你还是被开除了,因为我从来不会收回我的话。”

    脚步沉重,步履如黏,衣裳飞舞,全身带着浓烈的香味。

    她那绝美的脸上,被狠狠的割开了几道伤痕,就像是一块璞玉,震裂出无数的粉碎。

    年轻人抬起手将扳指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慕遥小姐。”他很干脆的说道,随后摇摇头“真可惜。”

    “我吃了特殊的东西,血统就像是消失了一样,脸上无法复原。”,慕遥虽然难以启齿,还是开口道。

    年轻人又吸了口大麻,瞳孔的释放虽然让他格外的兴奋;大麻的烟雾,要比平常香烟的烟雾更加的浓郁一点,口味也根据个人喜好更加的重一点,年轻人站起身,大麻的烟雾包裹着他的脑袋,他缓缓的朝着慕遥走过去的时候说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千奇百怪的东西,所以世间的人们一直在强调探索、追寻,你服用的特殊东西,应该是掺杂在日常的饮食里面吧?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也许你可能不是帝君虹想要迎娶的对象,他们把你从昆仑山挟持到这里,可能另有目的。”

    慕遥神色一黯,虽悲痛,却只是捂着脸庞说道“你有办法治疗好吗?”

    “我想要知道你为什么找我?”,年轻人如同神灵般的站在慕遥的前方。

    “因为你很像我曾经爱慕的英雄。”,慕遥说话间,脑海里面想起了以前萧齐也是如此的豪放,替人摆平问题。

    “我有三不帮,一不帮男人,二不帮赌徒,三不帮雄性。”年轻人认真的说道,语气坚定,充满底线。

    慕遥呆呆的看着他,仿佛明白了他话语里面的意思。

    “我的汗水,不为虚无缥缈的空气而流,我动手要回报的。”

    “我可以给你同等价格的钱。”,慕遥说道。

    “你还没懂是吗?我不要钱。”,年轻人伸出手,那带着大扳指的手朝着慕遥抚摸伸了过去。

    慕遥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但是看到年轻人那认真的目光,想到脸上的创伤,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闭上眼睛,两行眼泪流淌下来,在脸上滑落。

    年轻人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脸上,慕遥浑身一颤,沉默不语。

    “万贯财,来我这里一趟。”,有些心疼的抚摸着慕遥脸上的伤疤,年轻人对着手机那头吩咐道。

    XXXXXX

    站在窗前,夏天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记者方面交给小苏那边应付就可以了,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阿罪的离开都让夏天特别的不习惯,有些人的位置,不是你随便找个人就能够代替的。

    窗户打开,身影一闪,慕千帆毫发无伤的出现在夏天的身边。

    平时大大咧咧憨态可掬的慕千帆,今天格外的沉默。

    “怎么了?被人欺负了?”,夏天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

    拥有着真性情的慕千帆鼻腔猛烈的鼓动了两下后,突然滴落出两滴眼泪,随后抱住夏天的右胳膊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面使劲的哭起来;他不久之前看到了夜影、伟大皇后等人所有的事情,实在是不知道怎样的开口,夏天也知道,慕千帆是被吓到了,估计是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虽然想要说他跟一个孩子一样,但是夏天还是没说出口,在这个险恶动荡的时代,留下点真性情,是好事。

    “天哥…太他妈的受打击了,太他妈的震撼了。”,慕千帆一把鼻涕一把泪开始哽咽的说道。

    看来齐麟刚刚说慕千帆有事情,只不过是给自己虚晃一枪,这家伙,无时不刻都在干扰着你的心思。

    从慕千帆的口中,夏天开始了解着刚刚那场强者天下战斗的一切一切。

    XXXXXX

    太平洋上面,刚刚被夺神猛烈攻击过的城镇…

    剩余的雇佣兵们还在岛屿上面扫荡的时候,突然…身后闪过一个人影,紧接着只看到三名雇佣兵的脸上猛地出现五道狼爪般的痕迹,鲜血从脸庞上面飙射出来,疼痛的他们痛苦哀嚎,黑影朝着前方移动过去,雇佣兵们大吃一惊,成群结队的朝着前方攻击过去,追踪了百米之后竟然丢失了目标。

    他们步步为营的行走着,前方是死尸成堆的广场,一个眼尖的雇佣兵吐着指着尸体中一声呐喊。

    人群的眼神纷纷的朝着哪里看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浑身长满了黑毛的身影蹲在地上,将地上的腐尸的尸块掏出来,不断的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他吃的津津有味;雇佣兵们震撼,这是什么鬼东西?后方两名雇佣兵带上了高级的‘扫描护目镜。’,一道道红色的扫描光线在黑影的全身从下到上的游动着。

    “这是个死人。”,雇佣兵震撼的呐喊道。

    “不对…他的心脏居然在跳动。”,雇佣兵继续喊道。

    “他妈的…”,其余的人怒吼道“到底是人是鬼?强大否?”

    “强大个屁,域级一介的实力。”,雇佣兵的声音刚刚说完,突然不对劲的喊道“不对劲儿,不对劲儿,这家伙的实力在飞升…”,说话间,那黑影连续吃掉了五十多具腐尸之后,猛然的抬起头,露出了贪狼一张可憎无比的脸庞,后方的雇佣兵们惊骇的说道“他能够吃掉那些腐尸不断的变强,我的天啊…刚刚还是域级一介,现在已经圣域级别了,这些腐尸对他有增强的效果。”

    “食腐饿狼宝鉴·無双·战狼魂影!!”

    全身黑色的贪狼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声狼啸之后,一根根的黑色毛发如同银针般的冲天而起,冲刺到天空中后变成了一只只黑色战狼的幻影,朝着前方顿时疯狂的奔腾过去;狼群杀戮进入,撕咬吞噬、鲜血淋漓、前方的夺神雇佣兵们不断的惨叫;身后一栋建筑的房屋上面,冥府对着齐麟汇报道“神功练成了。”

    XXXXXXX

    微风凉冷,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一条废弃的长街周围全部都是废弃的建筑,风吹过那些风蚀口,发出宛若恶鬼般的声音;一栋栋房屋下面的灯笼上面写着‘奠’字,有的破旧,有的完好无损,全部都在风中飘扬着。

    煤油灯里面的光芒,被吹的不断的摇曳飘舞。

    他叼着烟将脑袋凑到煤油灯上面,香烟被点燃,在街道上面行走着行走着喊道“饿坏了吧你们?没有带什么吃的,千万不要怪罪我啊,饿坏了吧你们?嗯?”,说着说着他突然抬起头,前方的黎明中闪耀出一道刺眼的金光,伴随着十二条金龙张牙舞爪的飞舞,周围建筑里面的恶鬼们全部都纷纷的退散。

    十二条龙“砰砰砰砰砰”全部都冲刺在地面上,滚滚的尘烟中,愤怒的帝君虹出现在他面前。

    老者宠辱不惊吐出一口烟雾道“我不是让你没事不要来这里找我吗?我暂时不会乱动的,夜影、海棠、风四娘他们都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扮演着黑白双雄的角色,我也是很累的好吗?好了,我把你想要问的问题全部都说的清清楚楚了,你可以走了。”,他举着煤油灯照亮着前方的道路,从帝君虹的身边经过。

    胸膛起伏,在老者的背影后,帝君虹突然喊道“不行,我要得到夜影这股力量。”

    “刷!”,老者白发飘舞突然转过头,气势逼人,刹那间,整条街的白灯笼全部都闪亮起来。

    “自己没有保护好物种基因库,已经不可能了,你现在赶紧发展你的势力吧,夜影这批世界顶尖者的势力,暂时不要想,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加入任何主君阵营的,小庄可是走动着呢,你只要乖乖的听话,我既会让你享受到猎杀的乐趣,也会让世界继续为你服务的,怎么,不相信我?”

    转过头,身后的煤油灯变成了白灯笼,他背着手白灯笼在身后的风中摇晃。

    他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动过去,周围那些屋檐下面的白灯笼突然变成了一个个的红包,齐刷刷的跳舞着。

    前方的黑暗中,充满了龙骨树的森林中,一头头的有幽灵龙带着幻影飞舞移动着。

    “我要!!!!”,帝君虹大声的怒吼道“我就是想要这股势力,我要变的更加的强大,我要让各个主君在我的手掌心之下跳舞,我要让整个世界全部都听我的,夜影他们已经成了隐藏的势力,现在阿罪也同样是变得格外的强大,未来的格局将会翻天覆地的变动,而这次王君战队赛,很多顶级势力已经全部露面,他们借着这个机会露面肯定也说明着什么。”

    “闭嘴!我给你安排的时候,你自然就会得到!”老者没有回头,继续一步步的走向黑暗中训斥道。

    一股强烈的耻辱涌上了帝君虹的心头,他带着哭腔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我想要的东西你从来没有满足过?为什么你对另外一个人就这么好?他在跟我做对啊,他想要杀掉我,难道这也是你安排的一场游戏吗?我知道你很喜欢,手足相残,就让你这样的充满了快感吗?你什么都没给我过我,我靠着自己一步步走到今天,我都变得不认识我自己,回答我的问题!!!”

    帝君虹不断的说道“回答我的问题,回答我的问题!”

    他猛然的转过头一声怒吼,带着眼泪质问道“父亲!!!!回答我的问题!!!”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第四卷

    杀手悲歌:强者天下篇完结。

    蓝龙魅影:探险者的宴会篇,开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