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橙卡噬魂-血手党之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机械的声音在运作。

    “锵锵锵…”齿轮的声音不断的撞击在一起,就宛若是清脆音符的碰撞般,煞是好听;周围的高温,让旁边的主持人米斯特谢特都是在在小心翼翼的防备着;蒸汽工厂外面响起了人山人海的爆发声音,“咕噜咕噜…”伴随着前方高温熔炉火焰的喷射起来,谢特的声音也传遍了全世界。

    他举着手振臂高呼着,蒸汽工厂第一层的战斗工厂里面,墙壁旁边大大小小的钢铁齿轮正在慢慢的转动着,伴随着齿轮的运作,固定在墙壁上面的四头巨大的钢铁机器人不断的摇摆着双手双脚,似乎也在为这场即将开始的比赛,加油助威;第一层的战斗工厂中心处是完全镂空的,充斥着熔炉的火焰,宛若岩浆般的慢慢的滚动着,高温已经达到了恐怖的280°,那些滚滚升腾起来的热气,就算是肉眼也能够清楚的看到。

    熔炉火焰地上方是一块衔接着两端的巨大铁网,此时此刻随着第一场比赛即将开始,来自天涯海角的火字营的战队成员们已经站在了铁网的左侧,队长伊莉丝抱着手,面目表情沉稳,胸有成竹的等待着来自意大利血手党的对手。

    伊莉丝没有理由不自信,她本身就是火焰的操控师。

    这蒸汽工厂的火焰,只需要她舞动手中的魔法杖,便能够完全的臣服,而这熔炉火焰有多少?当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所以战斗还没有开始,伊莉丝就已经有些胜券在握,在双方交战的人气榜单上面更是以77%VS23%的支持率碾压着血手党;旁边的谢特大声的汇报着“看得出来我们的伊莉丝队长身上没有任何的紧张感,这样的战场,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当真是如虎添翼般,血手党究竟要如何应付呢?”

    外面的观战台上面响起了为伊莉丝加油助威的一片呐喊。

    狂热超能组的观战人员也达到了史无前例的两亿之多,蒸汽工厂里三十层外三十层,被挤压的密不透风。

    VIP的坐席上面,难得正式出现的龙神转动着手中的两颗金龙圆球,洋洋得意的说道“哼…西葬?他拿什么赢伊莉丝?这滚滚的熔炉火焰,便是西葬的葬生之地,是时候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吃点苦头了。”

    旁边的貘羽却是谨慎的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根据情报说西葬可是得到了橙卡的男人呐。”

    时代中的战斗元素和花样何等之多?卡片威力同样属于一种,天门的拉斐尔更是这方面的佼佼者,而在卡牌的世界中,橙卡距离最强的战斗者只有一步之遥,最强的卡片为:金色橙卡,就算是拉斐尔的爱雅托斯,亦是没有达到这样的地步。

    对貘羽的提醒,龙神嗤之以鼻。

    这可是天涯海角正式进入时代的第一战,想来,一定会大获全胜?披荆斩棘吧?

    而对夏天而言,西葬是一个亦敌亦友的人,他也很想要知道这场比赛鹿死谁手;天门阵营的月神小队俨然已经进去准备的时候,夏天和苏逊不断的交谈着;齐麟坐在夏天的远处,喝着杯中的菊花茶;坤沙剥着花生,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面,嘴巴里面不知道在胡言乱语什么,只听到龙雀发出一声声荡笑后又娇嗔的带着坤沙的肩膀。

    “一群水货!”

    伴随着全世界观战人民的分贝大幅度的提高,西葬带着不屑一顾的笑容进入了第一层的战斗工厂里面。

    伊莉丝精神一震“噢?来了吗?”

    穿着笔挺的西装,踏上铁网之后西葬帅气的将脑袋上面的帽子扔了出去,飘舞出去的黑色礼貌在风中游动了两下后,进入了下方的熔炉火焰地里面,被腐蚀成渣滓;善良的皮鞋踩踏着铁网,西葬又骂了一声“一群水货,此时此刻我正在酒店里面享受着最高等的神户牛排,谁知道还没有吃完便收到了通知提前准备,哼…对付你们这群人还需要提前准备吗?老实说王君战队赛给各方成员吃的餐食比较舒服的。”

    肩膀一抖,张开双手,身后披着黑袍的两名战士将西葬的黑西装脱了下来。

    身穿白衬衫,西葬扯了扯背带上面,“啪啪”弹动了两声后掐着脖子转了转脑袋“开始吧。”

    “相比起伊莉斯小姐的成竹在胸,西藏先生仿佛更加的神采奕奕了,有意思!”

    举起手的密斯特谢特呐喊道“王君战队赛第三场·狂热战斗组·总决赛第一场·正式开始!!!”

    全世界爆发出应景的排山倒海的呐喊声中,第一场在人群炙热的气氛中正式的开始,西葬无论是举手投足之间亦或者是言语之间,都充满了绝对强者的威严和自信,他到底是虚张声势呢?还是根本没有把天涯海角放在眼眸中呢?众人顿时被勾起了强大的兴趣,这个在世界比武大会中表演还算亮眼的男人,如今究竟成长到何等的地步了呢?

    西葬身后的四名战士退后,一字排开,紧接着向后面跨了一步。

    “噢?如此自信?”,谢特和很多人都瞪大眼睛。

    伊莉丝也被吓了一跳“看来阁下的意思,是想要一个人挑我们一群了?”

    高高的昂起头,西葬用力的扯了扯金丝、大红色的蝴蝶结后,突然猛烈的冲刺了过来。

    不见了?伊莉丝震撼无比的时候,在谢特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西葬悬浮在天空中,宛若冲锋的恶豹般,右腿的膝盖狠狠的打在伊莉丝的胸膛上面,“噗!”伊莉丝退后一步的刹那,西葬的左脚,就如同旋风般的移动过来。

    “嘭!!”,左脚轰炸在伊莉丝的脸上,一颗颗的血牙从伊莉丝的口中喷洒了出来。

    被踢得身体踉踉跄跄的伊莉丝在铁网上面行走了一段后,竟然直接掉落了下去。

    “噢…天呐…”世界上面观战的人群都是一声惊呼。

    “控火术!”,右手上面的魔法杖上面闪耀出刺眼的光芒,在她朝着下方熔炉火焰地掉落的瞬间,一股火焰疯狂的冲腾了起来,站在上面的伊莉丝,脚下的火焰带着她的身体在四面八方开始游动起来;西葬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盒红色经典万宝路香烟,烟嘴刚刚进入嘴巴里面,伊莉丝一声尖锐的怒吼“控火术·火焰送葬!”

    伊莉丝所携带的四名战士身体上面的衣服顿时全部都燃烧的干干净净。

    在他们体内的胸腔里面,一团亮眼的火球一闪而过后,“砰砰砰砰!!!”,伴随着四道惊天动地的爆炸响起,四名战士浑身赌燃烧着滚滚的烈焰,他们抬起头,用无所畏惧的眼神看着前方的西葬,随后一声呐喊,齐齐的朝着西葬奔腾了过来,双脚沉重有力,踩踏的整个铁网都在狠狠的颤抖,脚掌更是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燃烧的脚印。

    “看来你跟我大同小异的是,身边携带的部下都是牺牲品啊。”

    伸出手,西藏的右手在天空中带着极其完美的弧线凌空一抓四张白色的卡片出现他的指缝之中。

    “挡住他们,白卡·持盾的卫士!”

    嘴巴里面叼着软绵绵卷曲的香烟,西葬将四张卡片用力的扔了出去,“嗖嗖嗖嗖…”四张白色基本卡片在空中旋转飞舞后,伴随着刺眼的白光从卡片中冲刺出来的刹那,一道道的钢盾从上到下闪耀着刺眼的流光,四名面容狰狞的战士从白卡中猛然的冲刺出来,“咚咚咚咚…”伴随着四道整整齐齐同时响起来的爆炸,伊莉丝所释放出来的火焰送葬人和持盾卫士们狠狠的撞击在一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让无数观战者承受不住的纷纷的捂住了耳朵。

    火焰的身躯和刚猛的盾牌冲击,激烈溅洒、漫天飞舞的火花刹那间在战斗工厂的天空中圆舞旋转。

    随后滚滚的火焰在盾牌上面流动着,像是冲击波一样,火线飘舞、火焰涌动,大肆大肆冲腾的火焰被盾牌彻底的挡住,火焰送葬者的冲刺眼看着被抵挡的瞬间,西葬的右手手指,仿佛弹奏着钢琴一样的舞动着,手掌反复的翻转中,一张闪耀着蓝色光芒的卡片被他丢了出去。

    “嘭!”随后西葬冲腾出去,像是马戏团中凶猛跳跃过火环的雄壮狮子,从蓝色的卡片中直接穿越了过去。

    待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的手中握着一把纯黑色的战剑,看着前方的四名火焰送葬者,西藏狂笑一声

    “你们跟你们的主人,一样的可悲和可怜。”

    挥剑横扫…

    四颗燃烧着滚滚火焰的头颅全部都被一剑切断,翻滚着升腾到天空中,随后全部掉落,头颅与烈火燃烧的身躯同时变成了一簌簌的黑色齑粉,消散在战场中;天空中的伊莉丝看的是又惊讶又震撼,她看过以前西葬的战斗,都是用塔罗牌的方式,但是没想到,西葬刚刚小露的几手,让拉斐尔都有些望尘莫及,这个家伙已经跟自己的卡片融合在一起;如果以前他单单只是操控着卡牌为自己作战的话,现在截然不同,现在到西藏就是卡牌,卡牌便是西葬。

    “他竟率先超越了我进入了卡牌的一个新境界。”

    拉斐尔这个时候喜彻底的明白了过来“哼,怪不得这个家伙这样的狂傲,他的确有狂傲的资本。”

    “卡牌的新境界?”,旁边的月神思忖了一番道“虽然听不懂,但是西葬现在的实力不容小觑。”

    “那当然。”,带着肯定语气的拉斐尔默默的握紧了拳头“成为一个团队的老大,他可不是耍耍嘴皮子的啊。”

    希望你能够希望我这把诅咒黑剑,西葬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天空中的伊莉丝,随后挥舞着战剑,剑刃上面还燃烧着余火,他点燃了嘴中的香烟后,持盾卫士和诅咒黑剑再次变成了卡牌,被西葬隐藏了起来;天空中的伊莉丝眼皮在疯狂的跳动着,西葬,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对手,而且他还没有使用他超强的塔罗牌。

    “吓傻了吗?我可以给你一条宛若鬣狗一样仓皇逃窜的机会。”,西葬抱着手倨傲的撇撇嘴。

    “你想的太多了。”,伊莉丝虽然震撼西葬强大的实力,但是手上功夫却没有停顿下来,魔法杖上面闪耀出疯狂的光芒后,只看到周围的熔炉火焰地全部都疯狂的颤抖起来,一根根的火焰宛若龙吸水般飞舞了出来,从四根到八根,从八根到十六根;西葬放眼看去,几乎整片地区的火焰全部都尽数在伊莉丝的操控中,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火焰一圈圈旋转在魔法杖上面。

    伊莉丝双眼凛冽“天涯海角的火字营,可没有你想像的那样简单,狂妄的朋友。”

    散落堆积,滚滚的巨大火球在魔法杖上面疯狂的汇聚在一起,随后“砰砰砰砰”接连不断的冲射了下来。

    “控火术·超必杀·火球术!”

    第一颗火球来的又快又迅猛,西葬移动身躯躲避之时,“轰…”只看到旁边的铁网被火球毫无悬念的彻底穿透,范围竟然达到了恐怖的两米之宽,紧接着火焰进入了熔炉之地中,又再次重新的被吸引起来,被伊莉丝再度利用。

    如此看来,她的火球术岂不是无穷无尽?

    这样好的地势和环境造就了她,难怪这个女的这么自信十足呢。

    西葬的嘴角露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后,一张蓝色的卡片飞速的出现在手中,看着卡背上面那些美丽复杂的花纹,伊莉丝惊骇了一声塔罗牌后,魔法杖狠狠的一震,“砰砰砰”三颗火球一字排开,从天而降,西葬抬起头只看到上面火舌窜动,带着吞噬和毁灭之势的刹那,西葬手中的塔罗牌消散,他再次取出来了一张。

    已经踏入了塔罗牌超强地步的,‘塔罗之道’的西葬不要说面对伊莉丝,对战王将都是旗鼓相当。

    手掌再次带着优美的弧线转动着,第三张塔罗牌再次消散。

    一次性使用三张紫卡级别的塔罗牌,西葬到底会有如何恐怖的效果?

    一个巨大的眼珠在西葬的身后猛然的张开,攻向西葬的三颗火球全部都在瞬间被融化。

    伊莉丝无比的震撼,憋着气旋转着手中的权杖,十六根火焰线开始疯狂的转动起来,她全身的力量都在源源不断的进入魔法杖里面,一声暴喝,十六颗火球凌天而降,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朝着西葬狠狠的重压了下去,西葬身后的那颗眼睛闭上,然后又张开,十六颗火球竟然再次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到底是什么眼珠子?这么恐怖强大?伊莉丝捂住嘴骇然中,脑海里面响起了龙神的声音

    “不许后退!竭尽全力去打!”,声音颇有威严。

    “可是…敌我之间实力相差的悬殊,已经高下立判!”,伊莉丝有些犹豫的说道。

    “要么死在战场,要么死在我手上。”,龙神的声音冷血而强硬。

    咬牙的伊莉丝猛然的昂起头,浑身爆发了一下后全身都彻底的燃烧起来,身后的火焰头发疯狂的舞动,眼睛、鼻腔、口中一股股燃烧着,宛若光芒般的火焰尽情的冲腾而起,“嗖嗖嗖嗖!”周围的火焰线全部都在她的身边飞速的开始缠绕转动起来,竟形成八条张牙舞爪的巨型火龙,围绕在伊莉丝的身边威风凛凛,怒视苍穹,燃烧的龙躯,滚烫的龙鳞,冲锋的蓄势,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将一切都毁灭的冲动。

    伊莉丝悬浮在火龙之中,威风八面,魔法杖朝着前方指过去,八条火龙如同雷霆战斧般,冲腾下来。

    “控火术·奥义·御龙术!”,伊莉丝神采飞扬的呐喊。

    “塔罗牌·紫卡·荷鲁斯之眼!”,身后的双眼再次狠狠的爆发着力量之时,只看到西葬范围十五米的地带,一股无形的屏障将西葬保护在里面,八条火龙全部都狠狠的冲击在屏障上面,伴随着他们的冲击,龙躯一点点被屏障所吞噬的干干净净,而后,第二张塔罗牌爆发出了更强的力量

    “塔罗牌·紫卡·上帝审判!!”

    “首先用荷鲁斯之眼将你的力量全部都吞噬,然后再用上帝审判释放出去,接受…神的制裁!”

    在伊莉丝的头顶,一道光芒般的刀锋斩弯曲着“嘭”的一声打在了伊莉丝的身体上面,她全身火焰的燃烧顿时被震碎的干干净净,从天空中被打的掉落下来的瞬间,最后一张塔罗牌终于被西葬扔了出去,塔罗牌在旋转冲刺的过程中不断的放大着,西葬从塔罗牌的中心处猛然的钻过去的瞬间,他的右臂上面,一股股力量的爆棚仿佛充满了恐怖的轰炸!!!

    “塔罗牌·紫卡·战场冲锋!!!”

    绝命冲击,轰炸在伊莉丝的魔法杖上面,一拳头将魔法杖打的粉碎,接着冲击在伊莉丝的胸膛上面,伊莉丝的体内,肋骨断裂,内脏破碎,身体滑过了整个第一层的战斗工厂后,谢特抬起头,只看到伊莉丝“嘭”的一声撞击在钢铁的墙壁上面,钢铁墙壁爆发出一声“咣”的震撼,伊莉丝无力的摔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龙神冷着脸已经离开了观众席,实力的碾压,无需多言,就算再怎样孤芳自赏,一场战斗,会证明一切。

    全世界的人们更是心疼,既心疼伊莉丝,又心疼自己下注的钱,更震撼着西葬的力量。

    没想到成为了血手党之王后,西葬竟然强大到如此的地步,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垂涎着拉斐尔那张橙卡的少年了,他已经成长到,足够让别人垂涎了。

    风度翩翩,神情冷漠,西葬转过身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声“我早说过,就凭你还不值得打扰我吃神户牛排!”

    “你…你…”伊莉丝想要站起身,却发现无计可施,身体仿佛碎裂般,完全不听自己使唤。

    “谜题,一个让全世界都倍受关注的谜题。”,谢特一边在西葬的手势下面退出战场,一边大声的带着悬疑说道“受了重伤的伊莉丝,究竟还能够站起来吗?”;周围的人群也为伊莉丝加油鼓劲,鬼丑市场里面的无数赌徒们在摇臂呐喊,关注着狂热超能组的人一个个全部都是面色凝重,伊莉丝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正准备站起来继续作战之时,前方的西葬全身带着高贵的气息举起右手。

    他右手修长,坚硬如铁般的手指缓缓的叉开。

    在他的中指上面能够格外明显的看到,“砰砰砰砰”一股股橙色的气息不断的扩散着。

    白色是西葬的基础卡,蓝色是西葬的战斗卡,紫色是西葬的塔罗牌卡,那么橙色呢?

    是跟拉斐尔的橙卡爱雅托斯质量一眼的卡片,爱雅托斯的恐怖,女神神剑的审判,犹在眼前,记忆深刻。

    “还不死心吗?”

    西葬的双眼就像是鱼眼般猛然的瞪大,一缕缕的香烟的烟雾不断的从烟雾中钻出来,他用一种接近着残暴的声音放肆的吼道“没关系,我就让你感觉到什么叫做…来自于骨子里面的恐怖,出来吧我的伙计,给我放肆的吃吧!!”

    “嘭!!!!!”从中指上面涌动的橙色风暴移动到手腕上面,紧接着圆圈般的扩散出来。

    橙色风暴轰炸在四面八方,齿轮破裂,墙壁粉碎,下方的熔炉火焰更是跳舞般的涌动。

    一张橙色的卡片,从西葬的手腕中“咚”的一声冲击出来,一点点的朝着前方移动着,卡片的背面的花纹图案闪耀出无比刺眼的恶魔图案的光芒,紧接着这张卡片在天空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就像是一面巨型的墙壁一样,缓缓的推动之后,突然,卡面上面爆发出一股耀眼的光芒。

    “呜吼!!!!!!!!!!!!!!!!!!!!!!!!!”

    伴随着一声让世间太多人都浑身一抖的凶恶怒吼,两只赤红色的手臂从橙卡里面钻了出来,手臂朝着左右移动,“咚咚”两声抓住橙卡的边框,这头巨型东西的上半身在疯狂的朝着外面挤着,下一刻,伴随着一声突破的爆炸,一个巨大的头颅从橙卡里面钻了出来,这颗头颅瞪大着如同灯笼般巨大的红色眼睛,刚刚出来血盆大口里面的一缕缕的涎水便不断的掉落在外面,突然,他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悲鸣,就仿佛是饿坏了一样,猛然的张开了嘴巴…

    “哈哈哈…哈哈哈…”西葬狂笑着看着四面八方“吃吧,吃吧,尽情的吃吧。”

    这是什么东西?全世界的人们看的那是目瞪口呆,只见随着这怪物嘴巴的张开,整个蒸汽工厂的第一层都产生了一股狂猛的逆风暴,“滋滋滋…”粉碎的声音铿锵的跳动中,无数的小型齿轮从旁边的墙壁上面脱落,飞舞进入了怪物的嘴巴里面,大型齿轮慢慢的劈碎。

    “此乃橙卡,冥界的饿兽-噬魂。”西葬得意洋洋的笑着,同时感叹着阿罪不在这里,如果阿罪在这里的话,这玩意儿估计会屁颠屁颠的冲破卡片的束缚,来为它的主人阿罪效犬马之劳吧。

    噬魂饿瘦的巨口前方一道道的风浪不断的灌溉进入它的嘴巴里面,风浪里面夹杂着齿轮、熔炉里面的火焰,旁边的墙壁上面火星四溅,齿轮疯狂的断裂中,固定在墙壁上面的机器人被逆风暴撕裂的支离破碎,钢铁的残肢断臂疯狂的进入噬魂的嘴巴里面;西葬一步步后退的时候,下方的铁网更是“嘎嘎嘎”的弯曲着翘起来,随后“当当”的崩裂,全部送葬进入噬魂的口中,熔炉里面的火焰在一层层的减少着、周围的钢铁全部粉碎进入腹中、它到底有什么还是自己不能够吃的?

    “龙神啊,在天涯海角呆久的话,是否认为世界就是天涯海角的天空呢?”

    貘羽无奈的摇摇头后,伊莉丝带着一声尖叫,和那些滚滚的东西一起,进入了噬魂的口中被吞噬掉。

    机械断裂、火星爆炸、熔炉火焰的飞舞,西葬张开手,身后的战士们为他穿上了西装,他看着那边谢特说道“主持人先生,可以宣布第一场比赛谁是获胜者了吗?老实说,我对王君战队赛真的蛮失望的呢,可能是我…已经超越了王君战队赛的境界,不是吗?就算是自我的膨胀,想必您也看到我足够的资本了吧?”西葬说完停顿一下后抬起头“哈哈哈哈”的离开。

    “让我们恭喜狂热超能组第一场比赛的获胜者西葬先生,噢噢噢…”,谢特的声音刚刚说完,连手中的金色麦克风都被噬魂饿兽吸收了过去。

    典褚看了一眼身边的拉斐尔“这玩意儿,厉害吗?也许,我们会碰到。”

    “不厉害。”,即将上战场,拉斐尔轻松的拍了拍典褚的胸膛“生吃两个你不是问题。”

    “都严肃点。”,月神转过头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带着队伍走进了前方的升降台上面“第二场,蒸汽工厂的顶层,该我们上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