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冠军之战-天门VS血手党…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赤手空拳的战斗?

    暮星的询问直接让嘻哈乐队所有人的脸色都纷纷变得格外的难看,这群人手中的乐器,也同样是武器,一直以来都是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靠着各式各样美妙的音符和杀人的乐曲来出奇制胜,此时此刻被暮星这一招的制服,嘻哈乐队的人顿时就像是丢失了魂魄了人类,失去了牙齿的野兽,失去了双翅的鸟类,一个个手足无措,六神无措。

    微微的抬起头,镜头的画面顺着暮星肚子上面的人鱼线跃过她深邃的双沟,紧接着定格在她的脸庞上面,叼着烟懒洋洋的暮星说道“或者就直接投降如何?我们逐星探险会不是那种嗜杀如命的组织。”

    “是的是的,不是那种组织。”布莱恩在符合着,用力的咬了一口手中油腻腻的鸡腿。

    投降?霹雳贝贝用力的将麦克风扔在了地上“你在开什么玩笑?路障!!!”

    “嘭!!!!”两把锋利的双锤尽管已经打不出爆炸般的音符,但是毕竟是沉重的铁器,路障闷吼着朝着暮星冲刺过来。

    无奈的摇摇头,暮星懒洋洋的带上了风衣后面的风帽

    “真是对牛弹琴呐。”

    “呼…”一口烟雾朝着前方喷射过去的瞬间,路障已经在眼前,双手的战锤左右开弓的挥舞过来。

    死吧!!!臭娘们!!!一旦只要你死亡掉的话,那么武器沉默的能力也就不攻自破了吧?

    路障这样想着,两把战锤的力量再次变得威猛,携带逆风,眼看着就要将暮星冲扁这电光火石之间,雷瀑脸上所有的嬉笑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他一个移动挡在了暮星的前方,伸出双手,“嘭!!!!”,威猛有力的双锤被雷瀑双手抓住,停止了移动;一道爆响,全场震惊,后方的嘻哈乐队也捂住了嘴目瞪口呆。

    路障知道这一击的威力有多么的强悍,雷瀑居然能够挡住…

    他的眼神中产生了对雷瀑深深的恐惧。

    “这样阳刚威猛的身躯,怎么能够对一个羸弱的女子做这种凶残的事情呢?”

    雷瀑十指用力,在谢特的惊呼声中,他的手指将钢铁捏的慢慢的弯曲。

    手撕钢锤?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逐星探险会里面没有男人了。”

    “哐…哐…”伴随着两声破碎的断响,路障双手的钢锤锤头被雷瀑双手捏的破碎,昂起头的雷瀑双眼如同闪耀着熊熊烈火,他的拳头“嘭”的一下结结实实的打在路障的胸膛上面,一大股的白浪在路障的胸膛前方不断的扩散闪耀着,路障后退着,疯狂的后退着,后背“锵”的一声撞击在铁笼上面,随后双腿弯曲,直接跪在了地上,噗通一声翻着白眼完全的倒地。

    一拳干掉?

    霹雳贝贝和无数的观战者们看向雷瀑的时候,他正在不断的拍打着脸上的面膜,并且大声的喊道“用了我们的家的面膜,就是如此的自信,伟大的主君坤沙曾经说过,也许我的产品不是做好的,但是却最牛逼的,加入逐星探险会,带你成就梦想,让你的皮肤水水嫩嫩。”

    坤沙一脸茫然的看着雷瀑“我他妈没说过啊。”

    路障…霹雳贝贝全身颤抖看着雷瀑“可恶的混蛋,你们就是用如此的态度对待你们的对手吗?”

    她像是一个疯婆子一样朝着暮星跑过来准备动手的时候,布莱恩将鸡腿塞进嘴巴里面,随后举着步枪“嘭”的一枪朝着霹雳贝贝射击了过去,一颗特殊的透明子弹打在霹雳贝贝的身体上面的时候,她惊骇发现自己的全身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双手紧紧的贴在大腿上面,全身的骨头都在不断的摩擦着蠕动着,她的头发一圈圈的缠绕着自己的脑袋,全身变得圆溜溜的,“老大…”后方的人全部都目瞪口呆,逐星探险会展现的,全部都是前所未见的能力。

    “不要…”被暮星双手搬起来到天空中的霹雳贝贝凄惨的说道。

    “嘿嘿嘿…”莫格顿冷笑道“被玄奇铁枪打中的话,可没有不要这样的简单。”

    说完他伸出了右手的烛台,烛台上面的一根根蜡烛点燃了霹雳贝贝的脑袋,火焰包裹着霹雳贝贝的脑袋燃烧着,暮星的嘴放在她的脚掌上面,狠狠的吸了一口,霹雳贝贝,就像是一根香烟一眼,随着暮星这一口火焰从脑袋燃烧到肩膀上面,皮肤的周围一片的焦黑。

    “呼!!”,暮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烟雾在天空中久久没有消散过去。

    那女孩儿被变成一根香烟了?月神等人惊骇的站起身,这是怎么回事?

    放开我们的大姐,剩下的嘻哈乐队的三个人如狼似虎的扑过来的时候,暮星将霹雳贝贝扔在了地上,显然已经对嘻哈乐队失去了兴趣,漠然的转过身吩咐道“一次性全部打趴下来。”,旁边敷着面膜的雷瀑说了一声收到后伸出右手,一枚黄金硬币从他的肩膀上面,顺着肌肉的线条滚动过整只手臂到了雷瀑的手中。

    “超能秘法·黄金·弹射打击。”

    “嘿嘿嘿…”在雷瀑的笑声中,放在大拇指上面的黄金币被他狠狠的弹射了出去。

    “嗖…”飞舞了一阵后的黄金币“嘭”的一声打在利箭的胸膛上面,刹那间震的他肋骨断裂,带着后坐力悬浮到空中后狠狠的落在地上,黄金币飞舞出去,弹射在铁笼的栏杆上面,“当”的溅洒出一股火花后,又弹射了回来,打在黄蜘蛛的肩膀上面、魔盘的大腿上面。

    “当当当当…”黄金硬币不断的旋转谈跳动,在两人的身体上面疯狂的打击着,又冲击在铁栏杆上面被弹射回来,来来回回,周而复始,黄蜘蛛和磨盘的全身已经被黄金币打出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两人冲锋的步伐也戛然而止,被打的不断的惨痛怒嚎,遍体鳞伤的黄蜘蛛率先倒了下去,那颗黄金币,“当当…”打在魔盘的脑袋上,弹射在栏杆上面,打在魔盘的脑袋上面,左右左右来来回回的弹跳着。

    魔盘满脸鲜血的倒下中,黄金币打在铁栏杆上面,飞速的弹射回去。

    背对着一行人的雷瀑看也没看伸出手一把抓住,随后吹了吹黄金币,放在耳边听着里面黄金的颤鸣,表情格外的享受。

    布莱恩将鸡腿骨头扔在了地上,扣动玄奇铁枪的扳机,一颗子弹打在铁笼的栅栏上面后,栏杆像是被腐蚀着一样,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暮星走过还在震惊中的谢特的身边,将香烟塞进了他的嘴巴里面“主持人,该宣布结果了,今年随着主君的出现,狂热超能组不是很让人有激情啊,都去为主君效力了,反而让我有些寂寞呢。”

    烟嘴上面还残余着暮星口中淡淡的橙子香味。

    看着前方铁笼里面横七竖八倒地的嘻哈乐队的众人,谢特大声的宣布着比赛胜利者的时候,全世界响起了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开场的时候那样狂妄的不可一世的嘻哈乐队,竟然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干掉了,虽然说有些难以置信,可是这样铁证如山的事实摆在眼前,没有人会质疑。

    “他们果然很强大。”,典褚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他已经被逐星探险会点燃了激情。

    “而且是那种并不张狂的强大。”,这是让月神最为兴奋的一点!

    随着比赛的角逐,狂热超能组的三强已经分出了结果,站在蒸汽工厂的前方,西葬的血手党、天门的美女与野兽军团、逐星探险会的人享受着全世界人羡慕、崇拜、赞叹的目光,周围掌声雷动,人群欢呼;天边的太阳也缓缓的移动着,朝着西边渐渐的偏离过去,密斯特谢特昂首挺胸的走了过来,深深一个鞠躬说道“谢谢,谢谢所有人的支持,各位现在所观看的是王君战队赛的第三场,伴随着小组赛冠军的出现,站在我身后的三个队伍,将产生激烈无比的战斗,冠军拥有只有一个,在我宣布新的比赛规则之前,请各位将掌声送给他们。”

    全场欢呼,掌声如同潮水般从四面八方铺泄过来。

    嘻哈乐队的人躺在担架上面被抬出去,迎来了一阵阵的唏嘘,但是这同样让很多人明白,有时候真正的强者并不是那样的张牙舞爪和气势如虹,不能够否则强者的脾气很怪异,但至少他们在不想要对你动手的时候,都是温和的;为嘻哈乐队押钱的人输的一败涂地,还是那句话,强大与否,真正的一场碰撞和较量便能够看出来一切。

    “来让我们看看这六场战斗中的MVP!”,谢特指着四面八方道“请各位看大屏幕。”

    想起自己英明神武的表现,典褚激动的都要喊出来的时候,屏幕上面出现了暮星的图像。

    观战者们愕然,但是随即也释然,如果不是那招群体沉默,嘻哈乐队不至于输的这么惨。

    “第二项,来看看六场战斗的人气王!”,谢特继续道“请看大屏幕。”

    意大利的支持们高声惊呼疯狂呐喊,人气王竟然是西葬,虽然这个家伙狂妄傲慢,但是他的实力毕竟在哪里,有人喜欢的就是他这份傲气。

    “最后一项,让我们来看看最高人气战队。”,谢特大声道“是的,请看大屏幕,来自华夏国的…”

    在美女和野兽战队的呐喊声中,掌声如雷贯耳。

    摊开手掌,谢特看着手心里面的卡片说道“每一次王君战队赛的开始,都是一次新的启航,无论是荣誉、财富、声望,都让世界各地的战队们纷纷的趋之若鹜,我们在这里,带着不同的目的战斗在一起,无论是强与弱,我们都应该记住每一支参赛战队的名字,是他们的吴无私奉献,造就着时代的精彩与强大,是从五湖四海来的战队的坚持信念,让一场场比赛倍受全世界的瞩目,每一场的比赛是否是精彩万分,这取决于你站在怎样的角度,人无信念,便寸步难行,您现在看到的是…是来自全球各个强大战队的碰撞,感谢你们对王君战队赛的大力支持,让我们在即将到来的夕阳之下,迎来狂热超能组的冠军之战,三支队伍,三股孑然不同的力量,三个完全不同的背景…”

    “砰砰砰砰!!”,随着天空的爆炸,无数的彩带漫天飞舞肆意飘扬中,密斯特谢特大声的喊道“冠军之战,现在开始!!!”

    “按照之前比赛的顺序,终极战斗的第一场是血手党对战天门的比赛,当结果无论是血手党胜利还是天门胜利,他们都将迎战最后的逐星探险会,如果两股队伍战斗到最后全部死伤的话,那么逐星探险会直接取得比赛的胜利?”

    谢特继续道“考虑到逐星探险会少一场战斗的因素,届时胜利的战队将有权利剥夺逐星探险会一名成员。”

    哇…全场哗然,这样的福利听起来还是很不错,充分的呈现了世界政府的公平之处。

    到了这个关头,每一个成员都极其的重要,剥夺一个成员,那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这倒是无所谓。”,雷瀑抱着手悉听尊便般的耸耸肩膀“配合世界政府的比赛制度。”

    XXXXX

    “嗤嗤嗤”,一股股干冰喷射的白烟不断的从管道里面冲射出来,整个巨大的空间里面雾气缭绕,宛若仙境一般,典褚等人已经一字排开的站立着,等待着来临的对手西葬,看着周围的那些摄像头,典褚有些紧张的说道“我还以为比赛的规则会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变化,没想到竟然是如此顺畅的进行,打西葬的话,只要提防着他橙卡就足够了是吗?”

    蛮牛忍不住的笑道“你想要死的更快的话,就这样觉得吧。”

    什么意思?还没反应过来的典褚,被前方一声大门的缓缓拉开的声音震的浑身一跳,行走在滚滚的干冰浓烟中,西葬高贵的就是像某国的王子一样,他神情倨傲,风度翩翩,沾染着鲜血的白色手套,为他增添了一份血腥的魅力。

    而更让人震撼的是,西葬居然单身赴会,一个随从都没有带领。

    身后的巨门缓缓的关闭,随后带着轰然的巨响撞击在一起。

    “欢迎大家收看狂热超能组的冠军之战·蒸汽工厂的密室的战场,终极一战!”谢特喊道。

    伸出手指着,西葬挨个的说道“一头只知道怒吼舞剑的蠢牛、一个只知道防御的白痴、一个充满了熟女味道但是让喜欢少女的我毫无兴趣的预备人妻。”,指到典褚的时候,西葬随意的挥挥手“搭配着一个叫不上名字的渣滓,哼哼哼哼,真对得起你们的名字呀,各位莫不是想要靠着这种阵容打败我?”

    肩膀一抖,西装被震的粉碎,西葬不断的上下摩擦着小背带道“是想要为后人留下笑柄吗?”

    “喂…”典褚并不在意他的言语,他只是不满意的喊道“你的同伴呢?单刀赴宴,你可真有种。”

    西葬摘掉手套,塔罗牌不断的在他的双手中洗刷着,手指夹着一张塔罗牌扔了出去,这张塔罗牌在西葬的身边不断的饶动了几圈后飞舞到西葬的手中,他带着嘲笑的口吻道

    “同伴?我一直的同伴,只有这个呀。”

    亲吻着塔罗牌,西葬张开手闭着眼睛舒爽的闷哼道“虽然只是一些卡片罢了,但是无形之中,就是上百人的力量助战我披荆斩棘,无所不能,谁先上来送死?还是说一起上来?一起死亡比较好?”

    “西葬,做人不能够太膨胀。”,拉斐尔提醒着说道。

    他同样伸出手,一道橙色的光芒在拉斐尔的手腕上面圆圈般的不断的转动着,那是守护者爱雅托斯的光芒,同样威力十足,丝毫不逊色在西葬的噬魂之下。

    膨胀?西葬捂着脸庞仿佛听到了极其好笑的笑话一样,不断的闷笑着,随后他双眼变得凛冽,猛然的伸出手,一张蓝色的卡片飞舞出去的瞬间,光芒从卡片上面骤然间爆发出来,“蓝卡·魔术刀。”,光芒之中,从卡片里面“刷刷刷刷”密密麻麻麻飞舞出大股大股的刀阵,每一把都划破虚空,带着撕裂的气浪。

    随后,七十八张闪耀着紫色光芒的塔罗牌在西葬的身后龙卷风般的舞动着。

    西葬瞪着血丝密布的眼睛怒吼道

    “既然说我膨胀狂妄,那就请你们来制裁我,别装出一副绝代高手的样子,到时候被我踩着脑袋羞辱的时候,那就真的是太难看了,不是吗?”

    狂鲨长戟虎虎生风的舞动着,典褚冲向魔术刀的刀阵之中,旋转的狂鲨长戟将一把把的魔术刀“当当当”的震裂成粉碎,他径直的奔跑到那张蓝色卡片处,挥舞着狂鲨长戟将这张卡牌直接劈断成了两半,“破!”,被斩碎的卡牌爆裂成了无数的碎片在典褚的前方消散后,典褚朝着西葬冲刺过来的时候,身体上面的一根根的魔法疯狂的滋生了出来,他提着狂鲨长戟,威风凛凛,化作一道爆裂的猛浪冲射而过。

    “让我好好的来教会你,做人的规矩。”

    “是吗?不耻下问这种的东西的话,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我已经达到了塔罗牌的最终奥义-塔罗之道的境界,像你这样级别的人又岂是我的对手?还是让我好好的教会你让你知道,强与弱最明显的差别吧!”,话音刚落,只看到西葬身后所有的塔罗牌全部都一张张的飞舞进入了他的身体里面,昂起头的时候,他的左眼变成了塔罗牌中的‘教皇之眼。’,一道光芒朝着典褚投射过去的时候,西葬疯狂大笑着。

    “你真是把全身的弱点在我面前暴露的干干净净。”

    带着超音速般的移动,西葬从典褚的移动过来,一把抓住了典褚的虎尾。

    “嘭!!!”下一刻,莽汉典褚被西葬直接扔在了地上,随后朝着旁边的墙壁上面飞速的扔过去。

    典褚的身体砸在管道上面,“嗤嗤嗤…”大股大股的干冰狠狠的喷射在他的身体上面,顷刻间典褚的后背就如同刀砍剑一样,充满了一道道的伤痕,他从墙壁上面掉落了下来,满不在乎的摇摆了两下脑袋道“小伤,不碍事,倒是你,未免也太狂妄了吧?”,说完一声怒吼,再次化作一团恐怖的冲射气浪上前。

    狂鲨长戟一顿狂斩,西葬一边闪避一边轻松的笑道“太慢了太慢了,还能够更快一点吗?”

    “刺血九重天·武技”

    “塔罗之道·紫卡·倒吊人!”

    在典褚的招式刚刚要冲击出去,西葬率先发招,一张紫卡从身体中冲射出去,在典褚的上空旋转了一番后,一股紫光闪耀而下,将典褚的全身都包裹住,刺血九重天一个招式冲射出去,但是就如同蚊子般,轻微的震撼了一下空气便消散的干干净净,这是怎么回事?典褚无比震撼,西葬却是笑道“倒吊人这张卡,可以无效化一个对手的招式,大阿卡那牌面效果都是非常优秀的,我全身有多少张紫卡,就有多少的效果。”

    冲刺到典褚的面前,拳头落在典褚脸上的时候西葬威胁着说道“你算算好好的数一数,我的全身有多少的卡片?我有多少的效果呢?”一拳轰炸出去,典褚在天空中旋转飞舞了几圈后猛然的稳定了身体,而身后月光猛然的一个闪耀,猛然出现在西葬身后的月光中,月神的大长腿狠狠的侧踢过来瞬间。

    “啪!”,月神的腿击稳稳的进入了西葬的掌心之中。

    “塔罗之道奥义之身一样的我,能够使用所有塔罗牌的效果,在一张张塔罗牌中,有着这样的一张卡片,叫做愚者,这张卡片的效果,能够让我净化所有的元素效果。”,果不其然,在西葬说话的时候,月神右腿上面的月光在快速的消散着,在西葬狂野笑声中,他一圈圈的在地上转动着,抡圆了将月神猛然的甩动了出去。

    飞舞出去的月神越光一闪,顷刻间西葬头顶上面月光一阵炸裂,月光再次冲刺而出,手中多了两把利刃,从左右两侧朝着西葬狠狠的冲刺了下去。

    “一定要我保持绅士风度的话,除非你激怒我”

    话音刚落,西葬的全身竟然完全的爆裂,在他狂笑的声音中,只看到一张张凝聚在一起的塔罗牌就如同一条长龙一样在风中飞舞着,蛮牛震撼的看着,旁边的拉斐尔叹息了一声称赞道“西葬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段时间内竟然将所有的卡片全部都升级成了紫卡,进入了塔罗之道的地步后,那些不同效果的塔罗牌,将认同西葬为主人一样为他效劳,除非我们将这些塔罗牌全部都斩碎,否则我们是无法打败西葬的。”

    典褚现在才明白了,原来西葬的橙卡非常厉害,他的这些紫卡也同样相当的强悍。

    “俄罗斯有个非常著名的游戏叫做‘转轮手枪’,就是牛仔面对敌人的时候,并不是无差别的进攻,而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像是审判着世间一切的帝王一样,逐个杀戮,我很喜欢这个游戏,看来今天能够让我玩的非常的过瘾了。”,西葬说话间冲刺到典褚的面前,所有的塔罗牌不断旋转中,西葬从一张塔罗牌里面抽取出双剑,狠狠的劈斩了下去。

    “当……”典褚双戟挡住后,一声怒吼将西葬推动了出去。

    随后西葬迎来的便是典褚狂风暴雨般的杀戮,长戟狂舞,典褚的双臂孔武有力,逼迫的西葬不断的后退,“嚓嚓嚓…”几声杀戮斩击的声音中,西葬的胸膛前方被斩断,皮肤上面出现一道裂痕的时候,也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刺青;拉斐尔看到那个刺青之后猛然的瞪大了眼睛,欧洲两个字脱口而出,随后他急忙的说道“这家伙要趁早的杀掉,我想,我已经明白了他为什么这段时间可以变得强大的原因!”

    西葬耳朵动了动听到后瞪大眼睛露出了一丝诡谲的厌恶表情。

    他将双剑朝着典褚扔过去,在典褚抵挡的时候,身后无数的卡片凝聚而成了翅膀般的东西,让西葬展翅在天空中短暂的飞舞了一下看着拉斐尔道“同样来自欧洲的你,对这个刺青可是相当的熟悉吧?所以你应该知道这个刺青后面蕴藏的深厚背景吧?你招惹的可是…整个欧洲的皇室啊,这个皇室家族可是连世界政府都不敢轻易的招惹和侮辱的啊。”

    “世界政府不招惹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像是垃圾一样遗臭万年,另外一个就是等你白白胖胖的时候变得美味可口,但是这可并不代表我不招惹,你必须死,西葬。”,拉斐尔的眼中,有着从未有过的杀机。

    西葬冷酷的举起手道“拉飛鲁,这是何等让人心肝皆颤的威胁话语?嗯?”

    “出来吧我的宝贝,噬魂…”,西葬的手臂上面的光环冲刺出去,一张橙卡在天空中慢慢变大的时候,拉斐尔同样一声怒吼,全身的橙色光芒宛若巨大的光环般“嘭”的一声扩散出去……

    一片片白色的幻影白羽纷纷的在拉斐尔身后飘舞!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