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黑暗天使-死神的镰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橙卡和橙卡之间的较量,眼看着随着拉斐尔和西葬两个人同时气势疯狂的爆破出去,激烈的猛烈斗击一触即发。

    这些卡牌的力量从那里的?到现在已经无迹可寻,只知道这些卡牌里面封印着各式各样强大的生物,邪魔外道被道士封印在酒坛里面、妖艳怪兽同样被封锁在不同的容器里面,在所有的卡牌生物中,金色橙卡代表着最高的等级,里面无一例外,全部封锁的都是传说级别的生物,若是达到了金色橙卡级别,那便是金色传说,其力量要比橙卡级别强悍的翻倍!

    拉斐尔和西葬都是卡牌战士的使用者,两人的内心自然有着想要与对方一较高下的存在!

    西葬身体上面的刺青,那是拉斐尔永世难忘的一个图案,那图案的确代表着欧洲的皇室,也就是说西葬表面上是意大利血手当的头领,实则暗地里面效力的则是欧洲的皇室。

    宛若魔鬼的图案,只要存在于身体上面的话便能够激发自己的全部潜能,在世界比武大会的时候西葬还在为一张紫卡的进化而苦苦的去追求,现在的他已经能够掌控全部的紫卡,并且莫名其妙的获得了珍贵的橙卡,包括他那狂妄自大的心智,这一切的原因全部都跟他身体上面的图案刺青有关联。

    “砰砰砰!!”,如同一堵巨大城墙般在天空中缓缓推动的橙卡·噬魂不断的爆发出滚滚的火浪。

    拉斐尔的身后白羽飘舞,守护者爱雅托斯全身带着圣洁的白色光芒,将拉斐尔全部包裹。

    “来斗一斗吧!!”,西葬表情狰狞的怒吼道。

    “为了追求奥义级别的塔罗之道,像你这样的强者,竟然也会对别人俯首称臣。”,拉斐尔有些可惜的看着西葬,的确,以西葬的天资条件和后天的努力,如果他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履行的话,他会变得更加的强大。

    力量?臣服?西葬的双瞳宛若恶狗般的不断的缩小放大着。

    “嘿嘿嘿…”他咬紧牙齿粗暴的发出爆笑“随着上一届的王布莱克的死亡和毁灭之后,整个意大利的统治,对我来说就是相当好的机会,但是无论我的人手还是我自身的实力,都远远不够,人…当你面对你渴望,但是却又无力的事情的时候,你做的是什么?放弃?丢弃?避而不见?”说完他陡然的提高了声音怒吼道“还是…将自己的灵魂卖给恶魔,来换取同等价值的力量筹码,我追求的就是强大,就是恐怖的实力,我何错之有?”

    声音下降,西葬拿出一张塔罗牌在上面轻轻的吻了一下,颇大胆的说道

    “即便我错了,那又怎么样?”

    左手的守护者战盾和右手的守护者战斧全部都在拉斐尔的手中闪耀出刺眼的白色的光芒,黑色风衣飘舞的拉斐尔义正言辞的说道“人一旦犯了错,就必须要承受错误给你带来的后果,这是世界政府存在在这个时代中的必要性,不懂法律与不懂错误的后果,是这个时代中很多人最大的悲哀,当人把自己的羞耻变成傲慢炫耀的资本的时候,他已经离灭亡不远了,你可以不尊重自己的错误,但是你却要为之付出,惨痛的代价!”

    身后大天使的翅膀幻影般的展开,拉斐尔的身体在原地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后朝着前方的西葬冲刺过去。

    “哈哈哈…那么给予我惨痛代价的人,会是你吗?”

    西葬傲然的狂笑道,一张紫色的塔罗牌被他飞速的扔了出去,同样冲向拉斐尔的西葬,从塔罗牌里面穿透过来的时候,全身已经武装了完全银色的战甲,头盔上面的银色脸罩“锵锵”两声合并上后,前方的拉斐尔一声怒吼,高高的跳跃起来举起守护者战斧狠狠的劈斩了下去。

    “我这套斗士铠甲,可是在塔罗牌中有着超强防御力的一张卡牌,抵挡你这战斧的话,还不是绰绰有余?两大橙卡还没有动手的话,就让我们来…一决雌雄,呀哈!!”,西葬说着双臂交叉,“当!!!!”,从天空中狠狠斩击下来的守护者战斧结结实实的打在西葬的双臂上面,西葬落地,双腿“砰砰”撕裂着钢铁般的地面出现一道道的裂缝。

    拉斐尔一声怒吼,右手的风衣袖子被震的粉碎。

    右臂,粗暴的肌肉鼓胀起来,疯狂的力量压制而下,西葬被压制的双脚下面的裂缝越来越大,随后“铿铿”变成一块块粉碎的破片漫天飞舞。

    “都他妈告诉你了,成为欧洲皇室的奴隶,是你此生,最大的过错!!!!”

    “守护天使拉斐尔·無双·天怒斩!!”

    “破!!!!!!!!!”随着拉飛鲁的一声怒吼,他的墨镜被震裂的粉碎;而身后的翅膀全部都高高的扬起,变成了一道道的圣光冲天而起,飞舞在天空中的圣光,就像是审判着在渡劫期间的怪物般,化作道道神圣的打击,一道道“轰轰轰”破空落下后,“咚咚咚咚”狠狠的轰炸在西葬的全身。

    爆炸般的气浪在西葬的身体周围狠狠的撕裂着,而战斧的力量更是爆发出熊熊的劲风。

    一股浓烈的悲伤,闪耀过拉斐尔的眼眸。

    这个时代中,使用卡牌战士的人本身就不多,自己跟西葬虽然只是泛泛之交,但是毕竟属于一个系列,还是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拉斐尔对卡牌的珍视度有目共睹,他把那些卡牌生物当作自己的亲人般一起携手并进,看到西葬在世界比武大会上面的使用效果后,拉斐尔以为他跟自己的是同道之人,但是看到现在的西葬,他悲痛万分,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虽然不常常联系,但是莫名的走向堕落的好友,他走进了万丈深渊,而自己,却无可奈何。

    “卡牌!!!!!!!!!!!”

    “不是你这样使用的!!!!!”

    带着悲悯的痛喊,拉斐尔的战斧径直的斩落了下去,而本来在抵挡着的西葬,身体更是被直接砍翻在地上,“嘭!!!”伴随着西葬五体投地的趴在地面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呐喊,全世界的人们骇然的瞪大了眼睛,几乎每个人的心头都涌起了好强两个字,本来以为典褚才是这群人里面最牛逼的,没想到这个夏天的守护者,实力超然,但是很多人都在暗暗的责怪着自己的愚蠢,实力不超然的话夏天会让他伴随自己左右吗?夏天又不是智障。

    战斧的斩击,让西葬直接趴在了地上。

    下一刻拉斐尔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左手的守护者之盾,带着浑厚的逆风浪朝着下方压制了下来,西葬默默的说了一声可恶之后,双手在地上狠狠的一推,身体溅洒着无数的火花在地面上滑翔着。

    后方拉斐尔的盾牌狠狠的打在了地面上,又破碎出一块裂纹地带。

    站起身,摇摇头,西葬再次迅速的朝着拉斐尔攻击了过来,右拳上面力量闪耀着劲爆的风浪,“咚咚咚…咚咚咚…”双拳接连不断,带着沉闷的爆响疯狂的在守护者之盾上面进攻着,拳拳让盾牌颤抖,拳拳让风暴震撼,拉斐尔一边抵挡一边退后的时候,“刷”的一声,右手的守护者战斧翻了过来,紧接着带着破军之势朝着西葬横扫了过来。

    有前车之鉴,被压制的五体投地,西葬的内心产生了浓烈的阴影,再也不敢轻易的去接拉斐尔的战斧。

    斧刃从侧边劈斩过来的刹那,西葬纵深跃起,斧刃从他的脚底滑过。

    “桑…”利刃惊耳。

    “刷…”银色的剑芒如同刁钻的冷锋,化作锥般冲袭而下,打在守护者之盾上面爆发出两团白忙。

    两把银色击剑被西葬从战甲抽取出来,“桑桑桑……”他的右手灵活如蛇般的甩动着击剑,细长的剑刃在守护者战盾上面不断的爆发出一道道刺眼的火花后,西葬声音陡然一冷“银色斗士·冲击!”

    软绵绵的细剑顿时坚硬如铁,释放出一股剑气之后狠狠的将拉斐尔逼退。

    西葬踩踏着大地趁热打铁的冲击过来,“砰砰砰”双脚在守护者战盾上面不断的踩踏后,他跃动到天空中,狂甩银色击剑,左手击剑撕裂拉飛鲁肩膀上面的衣服,留下一道道细长的剑痕,右手击剑则是和战斧旗鼓相当的交锋着;犹如一颗银色的星矢般滑过天空,西葬旋转着身体稳稳落地,左手击剑侧面,右手击剑举起来放在胸膛上面,动作标准。

    “我在掌握了塔罗之道后可是没有荒废每一张紫卡的能力,都是好好的学习着呢。、”,西葬骄傲道。

    “那你可得把脖洗的干干净净了。”典褚等三个人在不同的地方说道。

    “哼…”,西葬傲然的昂起头道“你们就是一起来,我也没有丝毫的畏惧。”

    月神心知肚明,若一起强行进攻的话,必定被世间之人所取笑与不耻,纵然西葬有上百个战士跟他一起并肩作战,但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他们才不会理睬这一点,犹豫之时,拉斐尔双眼坚定的说道“你们都不要行动,我来一个人干掉他!我并不是想要得到了什么冠军之内的,西葬,我今天不会杀了你,我要打醒你!!”

    打醒我?西葬莫名其妙的笑了笑后道“我这不是还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嘛?”

    猛烈摇头,拉斐尔饱含热情道“不…你睡在了恶魔的怀抱里面,你正在堕落,只是恶魔在你的耳边正在轻轻唱响的摇篮曲,今天如果你是别人的话我会坐视不理,但是既然你是卡牌战士的话,有些东西,必须要有人慢慢的传承下去,我的未来生死未卜,如果连你也这样的话,卡牌,可能会就此失传。”

    拉斐尔的脸上充满了伤感的神色。

    而西葬却是不以为然的狂笑道“哈哈哈…简直是一派胡言,我的噬魂,给我出来吧!!!”

    “嘭!!!!”,伴随着西葬的呼唤,拉斐尔率先一步的信任的喊道“爱雅托斯!!”

    “啾…”天空中响起了一道空灵的鸣叫,只看到身后四只翅膀的爱雅托斯从纷乱的白色羽毛中冲刺了出来,飞速的朝着前方那张巨大的橙卡飞舞了过去,爱雅托斯身后的翅膀中爆射出来一股股的光芒,冲锋进入橙卡里面的时候,西葬仿佛是看到了闹剧一样大笑起来“哈哈哈就这样的力量吗?你是在讽刺着我的橙卡的威力吗?噬魂…给我展现你霸道的一面。”

    伴随着西葬一声铿锵有力的怒吼,一只红色的手臂“嘭”的一声,带着圆环般爆炸的火焰,从橙卡里面飞舞的冲射了出来,那饿瘦噬魂大大的张开了右手,径直的朝着爱雅托斯冲锋了过去,“嗖嗖嗖嗖…”在巨大手臂的边缘,小小的爱雅托斯身后的翅膀甩动着,不断的在他手臂的旁边飞舞着。

    “砰砰砰砰…”只看到爱雅托斯猛然的一个加速,留下一道白色的空轨之后,噬魂手臂上面仿佛埋葬了地雷一样,一团团的血花不断的爆炸的冲腾了起来。

    “舔她,宝贝儿!”,西葬的命令刚刚下达,一只鲜红色如同灵蛇般舌头“嗖”的一声从橙卡的光芒里面喷射了出来,既像是软绵绵的红色绸带般,又在顷刻间变成了坚硬如铁的钢铁长枪,“砰砰砰…”天空之上,全世界的人们看到两只橙卡的强大生物正面交锋,那舌头和爱雅托斯的双掌不断的撞击在一起,屡屡的想要前进,但是每一次全部都被爱雅托斯击打了回去。

    “嘭!!”,随着再次的正面冲锋一个撞击,一股浓烈的爆浪腾空而起,爱雅托斯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

    舌头宛若壁虎的尾巴一样自行的切断,随后在身边不断的转动着,一圈圈的缠绕在自己的身体上面。

    被困住了,无数人惊呼的时候,红舌死死的缠绕在爱雅托斯的身体上面。

    闭上眼睛,圣洁的流光在爱雅托斯的身体上面从上到下不断的流动着,接着只看到一股股“嗤嗤嗤”的烟雾升腾了起来,仿佛是卷住了一个特别滚烫的物体一样,橙卡噬魂在卡片里面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痛苦呐喊,舌头全部都化成了一滴滴的红色液体不断的飘舞了下来。

    爱雅托斯再次重现橙卡的时候,拉斐尔突然一声大吼“小心!”

    绝美的脸庞猛然的回过头的瞬间,噬魂那只红色的巨爪正在逼向自己。

    “哇…”全世界的观众们捂住嘴巴,看的是惊心动魄,“呃…”伴随着爱雅托斯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噬魂的左手将她小小的身躯全部都紧紧的攥在了手心里面,狠狠的一捏,爱雅托斯全身的骨头都在摩擦着不断的作响,在红爪里面的她露出自己的头颅,随后无力的垂落了下去,接着随着红爪的用力,爱雅托斯的表情再次变得格外的痛苦。

    爱雅托斯…拉斐尔猛然的冲天而起的时候,早已经蓄势待发的西葬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银色的双剑带着刁钻的弧度狠狠的刺了下来,在拉斐尔来不及举起盾牌的过程中,细长的击剑狠狠的插进了拉斐尔的双剑里面,“嘿嘿嘿…”伴随着西葬狂躁的呐喊,细剑直接冲刺了进去,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一下自己得手成功的宣言,突然,守护者战盾和守护者战斧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西葬震撼无比的时候,拉斐尔的拳头,迎空而上,在西葬头盔完全的完全的破裂中,西葬的下巴上面狠狠的挨了拉斐尔重重的一记拳头,口吐鲜血的双眼中充满了震撼。

    “我记得我说过…我…不想要杀掉你!!”

    顶着身体里面的伤痛,拉斐尔伸出手抓住西葬的手腕,“噶咋…噶咋”骨头摩擦破碎的响声中,西葬双臂颤抖的变成了另外一个弧度,一个转身,拉斐尔将西葬狠狠的扔了下去。

    还在天空中没有落在地面上,双拳上面带着圣光的拉斐尔“砰砰砰砰”不断的挥拳怒打着,一股股圆形般的爆裂气浪不断在西葬身体中冲射出来,重击一拳头,狠狠的打在西葬的胸腔上面之时,一张图案为盔甲的紫色塔罗牌飞舞了出来,拉斐尔并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拳头穿透将紫卡打的分裂后,失去了铠甲的西葬狠狠的坠落在地面上。

    “嘿嘿嘿…”他的脖颈被拉斐尔掐住单手举起来的时候不断的笑着。

    “我的守护女神受到多少的苦痛,我要全部在你身上找回来,让你的噬魂松手。”,拉斐尔狂吼道。

    “不…”西葬没有听从他的建议,反而是更加爆裂的喊道“噬魂,给我掐断他的身体。”

    “收到,我的主人,MASTER”,橙卡里面的噬魂浑厚的声音响起后,“呃啊…”一声,爱雅托斯的口中飞舞出一股股的鲜血,拉斐尔看的痛心疾首,闪耀着圣光的拳头在西葬的身体上面不断的重击着,被打的口吐鲜血的西葬不断的狂笑着“橙卡之间的胜负是他们的强大与否决定的,你怎么能够提出这样过份的要求呢?”

    拉斐尔瞪眼怒吼道“你还不明白吗?使用者和卡牌,一直都是紧紧的联系在一起的。”

    “荒唐至极!”,西葬的身体被拉斐尔推搡到墙壁上面,他抬起头,被拉斐尔的拳头打的满头是血,恶眼瞪着他歇斯底里的笑起来“在这里说这些大义凛然和正能量的话有什么用?卡牌这种东西,就是使用者杀戮的武器!还扯什么感情之间的联系?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他们只是武器罢了,只有像你这种低能儿,才认为他们是伙伴啊!”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拉斐尔忧心忡忡的看着西葬,双手提着他的领口转过来

    “我要打醒你,混蛋!!”

    将西葬用力的扔出去的时候,西葬的全身突然变成了一张张的紫色塔罗牌,在天空中不断的飞舞着,而橙卡噬魂的表面则是一股股的爆炸出来滚滚的气流,噬魂的另外一只手猛然的伸出手,重重的拍打在了橙卡边框上面,随后带着一声声凶恶的爆吼,眼看着噬魂就要冲出来吞噬一切的时候,拉斐尔脸色大变,因为西葬陡然的转换了目标。

    他或许是知道自己不是拉斐尔的对手,转而将目标攻向了后方的典褚和月神。

    “牛…”拉斐尔一身怒吼冲刺了出去,蛮牛早已经蓄势待发,看着天空中猛然的点点头后,身体也像是箭矢一样的冲刺了出去,只看到老牛重重的双腿“砰砰砰”的踩踏着墙壁,他飞檐走壁的接着这股冲腾的力量,猛然的飞舞到天空中,“吼…”感觉到蛮牛杀气腾腾的朝着自己冲刺过来,噬魂怒吼一声后,红色的舌头也再次从卡片里面飞舞了出来。

    笨重的闪避过后,蛮牛踩踏着舌头“啪啪啪”的不断的冲天而起,双脚在舌头上面踩踏,让一股股的汁液肆意的飞舞,他像是踩着一块软绵绵的地毯一样,跃动到卡片的前方后。

    “天芒…”

    伴随着蛮牛的一声呐喊,凶兽邪牛八臂的巨大幻影在他的身后陡然的发出一声怒吼。

    随后蛮牛高高的跃动而起,眨眼间便到了巨大的橙卡的前方,手中的天芒重剑的剑刃上面陡然的冲腾出来奇长的剑影,双剑交叉的放在了橙卡上面,老牛的一张脸旁充满了汗水“来吧,让我看看你这头什么都吃的怪兽,能不能够抵挡住我的天芒之威!”,话音刚刚落下,橙卡里面的噬魂一声怒吼后猛然的冲射出来,“嘭!!!”,刚好撞击在天芒重剑上面。

    剑刃闪耀着恐怖的光芒,老牛全身的力量滔滔不绝的释放。

    像是一头困兽般耳朵噬魂瞪大灯笼般的眼睛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老牛后,猛然的退缩进入到了橙卡里面,虽然第一波将他压制了下去,但是老牛明白,这家伙在里面正在蓄势待发呢,下一波的攻击估计更加的恐怖,他转过头看着后方,被红爪死死的捏住的爱雅托斯,双眼中出现了一丝的担忧,这噬魂太过于恐怖,爱雅托斯又没有女神之剑,这可如何是好?

    莫非…蛮牛猛然的转过头,只看到噬魂的红爪里面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老牛明晓,这噬魂怕是身体不光光只有嘴巴能够吃,现在连他的手也在吞噬着爱雅托斯的力量。

    难怪爱雅托斯没有力气,蛮牛大吼一声道“顶住!”

    下方战火恐怖,一张张带着星芒的塔罗牌从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坠落下来,插进了典褚旁边的大地之中,典褚挥舞着狂鲨长戟,疯狂的斩杀着空气,嘴巴里面念念有词,拉斐尔心想他可能是中了塔罗牌里面最有名的幻术,而前方的月神,在西葬的追捕中,身体变成月光“嗖嗖嗖”不断的来来回回移动着。

    荷鲁斯之眼,出现在了西葬的身后,他仿佛在追寻着月神的脚步一样,等待月神下一步移动到那个地方后,西葬猛然的移动过去,手中一张闪耀着紫色的光芒的塔罗牌狠狠的打在了月神的身体上面。

    一团火花炸裂的时候,那张塔罗牌中“嗖嗖嗖嗖”的释放出来一根根的铁链,缠绕在月神的脖颈、双臂、双腿上面,随后就像是献祭品一样,将月神的身体高高的举向了天空中,外面观战的台风捏着拳头满手汗水中,西葬手中握着教皇权杖,和拉斐尔的双拳不断的撞击在一起。

    “教皇杵!”

    西葬的教皇权杖狠狠的冲射在拉斐尔的胸膛上面,逼迫的拉斐尔退后几步。

    “嘿嘿嘿…”西葬冷笑道“看到身后的月神了吗?她的能力特别的诱惑,就像是一盘丰盛的大餐一样,等待着饥肠辘辘的我,我要把她当作祭品,献给我最亲爱的噬魂饿兽,有月神能力的补充,我要让我的噬魂饿兽进化成了金色橙卡,那时候它将获得双倍的力量,我简直可以横扫整个天下。”

    拉斐尔低头不语,面对着有些丧心病狂的西葬,拉斐尔心痛的摇着头。

    “哈哈哈…”西葬瞪大眼睛诱惑的说道“这就是力量,这就是强者的力量!!”

    “这不是力量!”,一直沉默不语的拉斐尔粗暴的打断了他“卡牌和使用者,应该是心意相通的,他们不是什么攻击性的武器,也不是你滥杀无辜的借口,西葬,你不是觉得这种力量很诱惑吗?”,撕裂开胸膛上面的黑背心,拉斐尔露出了和西葬一模一样的卡牌刺青,那是一只眼球,一只可以转动的眼球。

    夏天点点头赞同道“我还以为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动用了呢。”

    看到那个刺青,西葬一愣后有些警惕的退后了一步。

    “当一个人无法救赎的时候,他已经自我毁灭到了崩裂的地步。”

    “轰…”拉斐尔的额头上面出现了一个眼球的图案后,一股黑色的煞风围绕着他的全身都冲腾了起来。

    天空中,嗡鸣的爆响蓄势待发了几秒后,“嘭”噬魂的红爪顷刻间被震的完全的粉碎,巨大的手指像是建筑的断桓般不断的纷纷的掉落下来,而天空中的爱雅托斯深深的低着头,脸上笼罩着一层深深的阴影,诡异的黑色气息在她的全身游动着,爱雅托斯右手猛然的推动了出去,黑风染指全身,一根根的锁链在身后不断的出现

    不断的萦绕在她的黑色翅膀上面。

    “死神的镰刀!”

    伴随着爱雅托斯力量的释放,这块战场的大地不断的龟裂开,裂缝之中,无数的黑色乌鸦展开翅膀飞舞而出…

    (感冒发烧中,不足之处欢迎大家指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