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再见西葬-断魂的裁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伴随着拉斐尔恐怖力量的开启,整片战场的气氛简直凝固到了冰点。

    黑色的风衣,就像是裹尸衣紧紧的贴在拉斐尔的全身,将他整个躯体都紧紧的箍住,看着前方的西葬,拉斐尔的表情充满了悲痛,也同样充满了一股不舍“杀手和杀手,英雄与英雄,文人与文人之间,他们都是有着惺惺相惜的一些东西,你我同为卡牌战士,站在某种立场上面来说,我们应该携手并进,让更多的人了解卡牌,把我们这个群体慢慢的壮大,一开始我并不想要杀掉你,但是此刻我发现你已经是冥顽不灵,为了追求力量,你已经在黑暗的深渊中越陷越深。”

    紧握双拳的拉斐尔赞同的摇摇头

    “对,你没有任何的错误,只是我觉得你错了而已。”

    “倘若你想要审判我的过世的话,大可不必这样冠冕堂皇的找莫须有的借口!!”,西葬刚刚说完,便双手握着教皇权杖猛然的冲刺了过来,他跳跃起来,舞动着教皇权杖狠狠的打在拉斐尔的身体上面。

    权杖打在拉斐尔的肩膀上面,后者纹丝不动,稳如磐石。

    而西葬手中的教皇权杖却在转瞬之间断裂开了一道道的碎痕后,“锵锵”两声断裂。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审判你,只是我自己亲身经历后知道,这个图案,会对人的产生多么严重的心魔,会让人对力量的贪恋追求到什么地步,那是一种瘾,一种戒不掉的瘾,从前因为你是卡牌战士所以我对你特别的尊重,但是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恶魔罢了。”,拉斐尔的右拳,重重的憾击在西葬的肚子上面

    “一个,只追求力量没有任何情愫的恶魔。”

    “嘭!!!!嗤嗤嗤……”,拳头上面的拳风化作滚滚炙热的火焰线条,在西葬痛苦的哀嚎声中整片战场的空间都在疯狂的颤抖着,那些火焰线条,像是一朵完全盛开的狂热莲花般,在西葬的身体上面扩散后,狠狠的一声狂震;身躯猛烈的颤抖,西葬全身的衣服被撕裂出无数到口子,随即而来的便是一道道的伤口,当拉斐尔带着恐怖的恶吼后拳头的力量骤然全部释放出去的刹那,西葬的身体,就像是弹射出去的子弹般飞舞而出。

    一声重响,整堵墙壁都在颤抖,西葬浑身狠狠的冲击在上面。

    “嗤嗤嗤…嗤嗤嗤…”喷射的响声再度响起,干冰的烟雾从管道中喷射出来,染指西葬的全身。

    这些干冰才刚刚接触到自己的身体,便宛若撕裂的利刃般不断的切割着皮肤,痛的西葬抽搐的全身、宛若神经病一样的呐喊起来,他从墙壁上面滑落,站在地面上后,用一种近乎扭曲的脸庞和恶毒的眼神看着前方的拉斐尔“哼,你自己不也是贪恋这种力量吗?”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股力量带给我的那些苦痛。”

    拉斐尔沉稳的双目中闪过很多悲伤的神色,那是在过去的岁月中的一种忏悔。

    “庆幸的是,现在的我能够掌控自己的瘾。”

    “也许,我们应该痛痛快快的来战斗一场,这样我就能够少听点,从你口中所说出的这些,令我恶寒的话语。”,西葬同样是刚刚说完,紧接着双腿狠狠的弹射地上,一道道的身体残影在他的身后不断的滑过,拉斐尔双手猛然伸出去的时候,西葬弯曲着双腿,膝盖狠狠的冲击在拉斐尔的手掌上面,随后双拳“嘭”的一声打在拉斐尔的脑袋上面。

    双腿由弯曲的膝盖冲击…

    弹射,拉直…

    空中三百六十度转体,双脚抡圆了“砰砰砰”全部都踢在拉斐尔的胸膛上面。

    “吼…”退后几步的拉斐尔摇摇头一声怒吼冲上来,握拳冲击出去的瞬间。

    西葬灵活的如同猎豹一样,瞬间冲刺出去,并且压制住拉斐尔的进攻。

    右腿的膝盖撞击在他的肚子上面,拉斐尔脸色大变。

    左手抱住他的脑袋,挡住他的视野。

    致命的攻击,右手高高的抬起来,手肘如同重重的战锤一样。

    “嘭!!!!”手肘的撞击,让拉斐尔双腿颤抖了两下后直接跪在了地面上,脑袋被西葬打出一个洞,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流淌了下来。

    西葬退后几步,“嘿嘿嘿”疯狂一声冷笑,猛然的冲刺…

    在离拉斐尔只有三四米远的时候,西葬宛若冰面上面的滑翔者一样,左腿独立支撑着身体,右腿像是长枪般的横扫过来,“咚!!!!!”,一脚狠狠的踢在拉斐尔的胸膛上面,拉斐尔的身体重量可是超过了两百五十斤的,西葬这一脚,就像是踢着足球一样将他狠狠的踢飞了出去,“咚!!”,整堵墙壁再次发出一声闷响,这次换拉斐尔全身撞击在墙壁上面。

    震撼…全场震撼…

    拉斐尔的力量使用出来后,原本以为是毫无疑问的碾压,没想到现在西葬竟然扳回来了。

    这是拉斐尔自己轻敌了,一直都习惯了西葬用塔罗牌,却忽略了他的体术一直以来都非常的牛逼。

    手指在背带的带子上面上上下下的滑动着,西葬面无表情的看着拉斐尔,背带“啪啪”两声打在他的身体上面。

    “走!!!”,刚刚想要站起来进攻的拉斐尔突然瞪大眼睛提醒着喊道。

    在西葬的身后,一头雄壮的虎影,那威武霸气的阴影遮挡住了西葬的全身,典褚腾空而起,已经斩断了阻碍着他塔罗牌的典褚两把狂鲨长戟左右夹击过来。

    刚刚点燃一根香烟的西葬转过身,吐着烟雾一巴掌甩在典褚的脸上。

    “嘭!!!”,这一巴掌看似随意,实则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典褚右脸上面的肉全部都挤压在一起后,他的身体“砰砰砰”的在地上弹跳着甩动了两下后,还没等典褚起来,西葬冲刺上去,右脚高高的抬起,皮鞋下面的脚底,一圈圈的风浪像是四叶草一样的旋转着。

    眼神凛冽,西葬一脚踩踏下来。

    典褚翻身躲过,鲤鱼打挺站起来的时候,西葬一脚踏进了大地之中,连钢铁都能够践踏的粉碎。

    “吼…”这样近的距离,让典褚丝毫没有错过任何的斩杀机会,右手的狂鲨长戟猛然的冲刺了出去,狠狠的插进西葬的肚子里面,而西葬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手枪,他对着典褚的胸膛,“砰砰砰…砰砰砰…”一下又一下不断的扣动着扳机,一颗颗的子弹全部都实打实的进入了典褚的胸膛里面。

    “老虎兄弟…”西葬将冒着烟雾的手枪扔在了地上

    “你们没有意识到,你们战斗的对象,同样是一个王。”

    右手抓住典褚的狂鲨长戟,西葬猛然的用力,“锵”一声直接掰断,长戟的戟尖留在西葬的肚子里面;而前方的典褚大受重伤,胸膛上面的一颗颗子弹眼儿全部都腾腾的冒着烟雾,他还没有动,前方的西葬猛然的冲刺过来,典褚双手握着武器猛然的冲刺过去的刹那,西葬双手直接冲刺了过来。

    他的双手,从左右将典褚的双手朝着两旁拨开,随后双手如刀,一左一右的砍在典褚的脖颈上面。

    “噗!!!!”,典褚脸上的肉全部都胡乱的抖动,昂起头猛然的吐出一口鲜血。

    抬起右脚,西葬一脚将典褚踢了出去,随后宛若猎豹般的冲刺上来。

    腾空在半空中的西葬身体三圈的旋转后,右腿就像是巨人强劲的胳膊一样,侧着狠狠的踢了下来。

    眼看着右腿就要到典褚肩膀的刹那,拉斐尔的手闪电般的伸出来。

    “啪!!!”拉斐尔抓住西葬的右腿,用力的将他扔了出去。

    典褚心有余悸的看着拉斐尔,喃喃道“谢了。”

    “这家伙体术相当的恐怖。”,拉斐尔说完后一声怒吼冲刺了上去,典褚摆摆头强忍着身体的伤势,将狂鲨长戟插入地面后,同样随着拉斐尔一起冲刺了出去。

    两人双拳就像是疾风骤雨般的朝着西葬猛烈的击打了过去。

    西葬的双手一边抵挡一边后退,“啪啪啪…啪啪啪…”手臂和拳头不断的交织声疯狂的响起。

    拉斐尔退后一步,典褚冲刺出去,他的双手在瞬间变成了虎爪,凶恶的朝着西葬抓过去的瞬间,西葬的双手灵活的就跟灵蛇一样,“嗖嗖嗖嗖”抓着典褚的手臂不断的滑动着,而自己眨眼间到了典褚的面前。

    “轰…”右拳直逼典褚脸庞来的瞬间,拉斐尔抓住典褚的尾巴,将他猛然的拉扯到后方。

    西葬的拳头落空,快速的改变方向,双手再次和拉斐尔撞击在一起。

    两人的力量全部都旗鼓相当,站在原地疯狂的进攻的时候,拉斐尔看着前方毫无破绽的西葬,双拳恶狠狠的打来的瞬间,西葬伸出手掌,“啪”的一声抓住了拉斐尔的双拳。

    “嘿嘿嘿……”

    恶笑几声的西葬,双手如刀,在拉斐尔的手臂上面迅速的一个滑动。

    他的双手摩擦着一股鲜血中,西葬双拳将拉斐尔狠狠的震飞了出去。

    随后西葬退后一步,脑袋一偏,典褚的虎尾刚好从肩膀上面甩飞了过去。

    悬浮在天空中的典褚恶狠狠的双拳刚刚击打下来,西葬面色一动,身体迅速的朝着旁边一偏,一脚狠狠的踢在典褚的腰部上面,“咚咚咚!!!”,在地上飞速弹跳着移动的典褚被踢得捂着腰发出了呐喊;他和拉斐尔对视了一眼,不可思议,这家伙果然不是盖的,就算是不实用塔罗牌,自己的力量也特别的强悍。

    嘴唇不断的蠕动,典褚的全身都在迅速的膨胀起来,短短几秒的时间变成了一头狂野的老虎之后,他吼啸的朝着西葬冲刺了过来。

    西葬看着他奔跑的双腿,移动出去瞬间弯下腰…

    双指闪电般的刺出去,钢铁般的双指打在典褚的膝盖上面。

    “嘎嘎”两声骨裂声响起的时候,典褚全身一软,眼看着就要倒地……

    西葬双手抱住典褚的脑袋,用力的朝着下方摁下去。

    同时右腿的膝盖猛然的抬起啦,“嘭!”的一声撞击在典褚的脸庞上面,一股浓烈的鲜血从典褚的脸庞上面直接飙射了出去,下一刻西葬全身旋转,双腿在典褚的身体上面“砰砰砰”就像是旋转的击打机器装置一样,以超快的速度和力量震撼的典褚痛苦不堪中,悬浮在天空中西葬的双腿,突然被拉斐尔抓住!

    全世界的观战者们看的是又痛快又酣畅,西葬的双腿被抓住后,引发了一大群人齐声的呐喊和尖叫。

    将西葬抓住的拉斐尔看着地面,狠狠的将他扔下去。

    眼看着西葬的身体坠落,上半身要是落在地上,那么头颅必定会像是西瓜一样炸裂成粉碎,无数的观战者们无不捏了一把汗中,西葬的双手突然支撑着地面,同时全身劲狠的一个旋转,双脚的旋动从拉斐尔的手掌中直接挣脱了出来,随后西葬双腿旋转着,狠狠的踢在拉斐尔的胸膛上面。

    “砰砰砰…”一股股的气浪在拉斐尔的胸腔上面不断的炸裂。

    西葬的脚底,放在拉斐尔的下巴上面,右腿狠狠的一抬,拉斐尔头颅昂首,面朝天空之时,西葬双脚落地,一掌一腿接踵而至,直接将拉斐尔轰飞了出去。

    下一秒…!

    再下一秒!典褚感觉西葬的反应能力真特么是神一样。

    后方的典褚拳头猛然的冲刺过来,西葬迅疾的转过身,手指在典褚的掌心狠狠的一个戳动。

    “嘭!!!”,又一股气浪爆破出来,典褚的手臂里面的骨头出现道道的碎痕之中,西葬一脚踢在典褚的肚子上面,旋转着第二脚又踢了上去,旋转着第三脚再次踢了上去。

    随即而下的第四下,西葬双脚夹住典褚的脑袋,身体一个旋转,典褚脑袋着地,整个身体被西葬掀翻在地面上。

    迅速退后几步的西葬脸上带着格外狂妄的笑容,他最后抽了一下嘴巴里面的香烟,将燃尽的烟蒂扔在地面上踩灭着,一边右脚移动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背带笑道“拉飛鲁,你不是说要审判我吗?你看不起我身为卡牌战士想要追求力量的特点,那我就不使用卡牌,用拳头来告诉你。”

    握着拳头的西葬双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悲伤

    “不知道我是经历过怎样的地狱与绝望才坐到这个位置上面的人,有什么资格来批判我?”

    “噬魂!!!”,突然张开了双臂的西葬猛然的一声怒吼,天空中那张巨大的橙卡噬魂“砰砰砰”的爆发出一团团炙热的火焰之后,只听到饿瘦噬魂的声音在顷刻间骤然的变得无比的放肆,在卡片上面的蛮牛低下头只看到,一个被熊熊火焰包裹的头颅,像是从地狱的深渊中冲锋上来的恶鬼一样,“咚!!!!”噬魂饿兽的脑袋狠狠的撞击在蛮牛的天芒重剑上面,这一下是卯足了劲,将蛮牛的身体直接震飞了出去。

    飞舞在天空中的老牛还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一股特殊的黑色光芒将他的身体包裹住。

    随后蛮牛的身体轻轻的从天空中降落下来,稳稳当当的站在地面上。

    “吼…嘭!!“

    “吼…嘭!!!”

    伴随着噬魂饿兽每一次的怒吼,一股股的火焰在橙卡上面迅速的爆裂着,火焰圈在疯狂的炸裂中,噬魂饿兽的声音越来越响亮;而就在噬魂饿兽的脑袋要从橙卡中冲击出来的刹那,爱雅托斯伸出被一圈圈铁链缠绕的右臂,“嘭!!!”一股极恶的黑色光芒狠狠的冲击在橙卡上面,接触到上面后“嘭”的一声骤然在瞬间彻底的炸裂,“轰隆隆…”黑色的光芒就如同天神般的力量一样,在橙卡上面飞速的扩散着。

    “咚咚咚咚!!!”,卡牌里面的噬魂不断的冲击在黑色的光芒,但是这层光芒就像是一层防御的禁锢一样,让噬魂饿兽无法冲射出来。

    而后方,伴随着拉斐尔和典褚两个人短暂的拖出西葬的这段时间,地面上的裂缝已经彻底的撕裂开来,“呱呱呱……”伴随着一声声呱噪的声音响彻了整片战场中,一只只黑色的乌鸦瞪大眼睛展开翅膀不断的从裂缝中冲刺出来。

    随着拉斐尔的力量的开启,此时此刻的爱雅托斯已经失去了她绝美的容颜,从额头上面分裂扩散出来的两道血红色的疤痕在鼻梁的旁边侧着滑过,一直延伸到下巴上面,整张脸庞的肤色也变成了浓烈的黑色,双眼中隐隐约约闪耀的力量恐怖至极!身后的四只翅膀从纯白色全部变成了黑色,一根根的铁链在上面像是爬山虎般的蔓延着。

    “斩!”

    爱雅托斯伸出仿佛被裹尸布包裹的右臂,张开手臂朝着西葬冲射过去。

    她悬浮在空中,就像是审判着一切的死亡女神一样。

    从裂缝里面飞舞出来的乌鸦在瞬间变成了黑色的冲击光芒,一道道“嗖嗖嗖嗖……”的朝着前方冲射,西葬的两张塔罗牌刚刚出现,还没有来得及发挥出力量,便被乌鸦变成了斩杀光芒从中心处穿透,两张紫卡在瞬间的破碎中,西葬的身体更是承受着喜斩杀光芒的进攻,身躯爆裂着鲜血和气浪,被震的不断的后退着。

    “嗖嗖嗖嗖…”整片战场的四面八方,斩杀的黑色气浪不断的划破着,墙壁上面被斩裂出多道的裂痕,地面上更是被开凿的碎片乱舞,后方禁锢着月神的那些锁链,更是被斩裂的不断的破碎,挣脱了铁链束缚的月神身体猛然的变成了月光,在天空中不断的移动着,右手翻动之时,一道道的月光凌空而下,“砰砰砰”的全部打在西葬的身体上面。

    “嘿嘿嘿!”,单膝跪地的西葬伤痕累累的抬起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拉飛鲁,这就是你的力量?果然强大!难道你就不贪恋吗?难道你就真忍心舍弃吗?何不跟我一起?只要我们两人联手的话,不断的将卡牌的力量一步步的强大,这个世界,迟早都会听从我们的命令。”

    “抱歉,我不会跟你同流合污。”,拉斐尔说道“我有我自己的守护职责。”

    “若存活在世间不是为王,那有何意义?”,西葬怒吼一声朝着拉斐尔冲刺过来。

    在后方大地的裂缝中,一把黑色的镰刀此时此刻正在缓缓的升腾起来,这把镰刀上面充满了一股股浓浓的黑色气息,弯曲的镰刃不断的闪耀出死亡般的光芒,这赫然便是夜影的死神镰刀,爱雅托斯的右手轻轻的一阵蠕动之时,死神镰刀“嗖”的一声进入了她的手心之中。

    传闻中夏天的身边有一个身经百战的皇家骑士,他偶尔会非常的自恋,偶尔会给一些高中生留下电话号码,他不太苟言笑,也从来不去争强好胜,在天门那闪耀的群雄的阵营中,他或许是一个特别不起眼的角色,但是这个人从来没有向任何人炫耀过,他是夜影和夏天之间偶尔沟通的联系人,他曾经是整个欧洲皇室被国王钦点的守护者,除了夏天之外,可能没有人知道,他至今都还是海棠那个强者群体中的一员。

    “不是每个人都想要成为王者!!”,西葬的拳头疯狂的打在拉斐尔的脸庞上面,后者坚定的说道。

    他一边退后一边说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面,就是地球的子民,我们应该为这个时代做点贡献,就要追求不是那样野心庞大的事情,有的人是王,有的人是臣,有的人是民,可是这个时代的规则从来就没有清楚的说过…王者,可以所向披靡。”

    脸部被打肿的拉斐尔突然抓住了西葬的拳头,吐出一口带着牙齿的血水道

    “无敌的,从来不是王者!!”

    双手抓住西葬的右手,拉斐尔一声怒吼,转过身将西葬高高的举到了天空中,一个漂亮的过肩摔,西葬的身体在天空中滑过了一道弧线之后,被拉斐尔用力的扔在了地面上;金发耀眼的拉斐尔看着倒在地上吐着鲜血的西葬,默默的说道“兄弟,如果一个建筑师不去建造高楼大厦,如果一个艺伎不去弹琴邀月,如果一个歌手不去歌颂时代,如果当一切的东西都在打破了规矩和规则乱套的时候,这不是好的节奏,而是乱套的节奏,不是每个人都有资质去成为王者。”

    “王冠,并非人人可戴!!”

    拉斐尔的声音落下的瞬间,他握紧拳头直接朝着西葬狠狠打下来之时,身后的守护天使的幻影骤然的出现,跟拉斐尔几乎做着相同并且一模一样的动作;而此时此刻的天空中,伴随着橙卡噬魂一次又一次的冲锋,爱雅托斯所释放出去的黑色力量在不断的震动着,从当初的强盛慢慢的变得格外的薄弱,感觉到噬魂即将冲破力量束缚的刹那,爱雅托斯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死神镰刀,她全身闪耀着刺眼的黑色光芒。

    身后的黑色翅膀、全身的光芒飞速的汇聚在死神的镰刀上面。

    “嘭!!!!”,橙卡上面的黑色光芒被冲射的支离破碎的瞬间,熊熊的火焰从橙卡里面疯狂的飙射了出来,爱雅托斯张开嘴,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哀嚎,一道道黑色的波纹由小到大从爱雅托斯的身体上面染指整片战场,疯狂的扩散中,那感觉就像是充满了墓碑的坟地里面,无数只冤魂的手直接冲射了出来,就像是上千个亡魂在山峰上面狂吼一样。

    “死亡女神·奥义·断魂的裁决!!!”

    “死亡大天使·奥义·腐朽的圣光之拳!!”

    “嘭!!!”拉斐尔的拳头狠狠的打在西葬的身体上面,“滋滋滋…滋滋滋…”西葬周围的钢铁地面狂震了一下后,紧接着疯狂的撕扯出来一道道的裂缝,“嗡嗡嗡…咚咚咚!!!”,黑色的圣光拳头的气场将西葬范围两三米的地带完全的染指,西葬的身体在拳头之下触电般的颤抖着,他伸出双手,想要抓住什么,想要握住什么。

    所有的塔罗牌、各种卡片全部都飞舞起来,“砰砰砰砰”的不断的粉碎着。

    “啊!!!!”,拉斐尔闭上眼睛,一地悲痛的泪水滴落在西葬的拳头上面。

    而爱雅托斯身后,缠绕在翅膀上面的铁链如同金蛇般肆意的乱舞着,四只翅膀全部都大大的展开,“嘭!!”,像是一阵疾风一样的爱雅托斯冲射了出去,在噬魂的脑袋和上半身从橙卡里面挤出去的瞬间,死神的镰刀从橙卡的中心地点,带着爆炸般的黑色光芒,一斩到底!果断的裁决!!!震撼了全世界的人!!

    从橙卡里面出现的噬魂没有怒吼,没有暴怒,没有恐怖。

    噬魂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体的瞬间,他的身体从头颅开始,出现一道镰刀切割过的光芒,随后直接分开成了两半!

    全世界鸦雀无声,这场战斗,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落幕?:

    拉斐尔的拳头力量渐渐消散中,心脏破裂的西葬伸出手抓住了拉斐尔的衣领

    带着泡沫般的鲜血随着他说话不断的涌动着,西葬看着拉斐尔的眼神,痛苦而又抱歉。

    但是充满了坚定

    他嘶哑、咬着牙齿道“拉飛鲁,我……我没错!”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