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精英对决-九头蛇之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围的一切都显得相当的寂静,完全是处于在九头蛇龙隐超强实力的震撼之中。

    寂静的,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仿佛都能够听到清清楚楚。

    “嗡嗡嗡!!”,围绕在龙隐身边不断转动的八把战刀全部都闪耀着不同颜色不同锋利程度的锋冷光芒,当年的龙隐就是跟这些刀一起,硬生生的杀进了世界政府里面,每一把刀的长度都不一样、每一把刀的厚度和做工都截然不同,这些刀,全部都是龙隐打败了不同程度的刀客们,将这些名刀一一的抢夺过来。

    “不准伤害我的家人们,世界政府!”,龙隐面色狠毒的看着前方的世界政府的群人。

    各方震撼,尤其是转过头的刑烈,脸上的震撼之色一闪而过的刑烈傲然的咧起嘴角“噢?这样才有意思嘛。”

    “一条龙如果温柔近人的话,要么就是它已经被驯服的失去了龙的傲慢,要么就是没有人触犯到他的逆鳞,龙之逆鳞,触之必死。”,唐夜麟抱着手,昂起头赞赏的看着龙隐“我猜测的果然没错,你的家人果然就是你的逆鳞,本来决定这一辈子也不会拿起这些战刀了吧?你也可能没想过,自己还有拿起刀面对着未来困难的那一天吧。”

    龙隐默默的闭上眼睛,当他睁开眼睛的刹那,一股股不断游动的黑色气息在龙隐的背后不断的蔓延着。

    那些黑色的气息,在龙隐的身后形成了一条条肆意乱舞的蛇影。

    九头随风摆动,蛇眼散发着极其凶恶的锐冷光芒。

    “当”伴随着龙隐再次意念的使用,旋转在他身边的八把刀全部都“嚓嚓嚓”,带着破开地面的声音,削铁如泥的战刀几乎没有任何的阻碍便插入了地面之中,随后刹那间飞沙走石,大地的裂缝在狂烈的撕扯开来之中,八把刀旋转着飞舞了出去,圈形般的朝着前方旋转移动。

    龙隐不断的摇摆着脑袋“这个世界,因果循环。”

    “那就破开世界的规则如何?”,刑烈转过身将轩辕战戟抽取出来。

    “如果不是我十四年前埋下了罪孽的种子,又怎么会在十四年后品尝着苦痛的果实。”

    龙隐的脸上带着悲哀的神情不断的摇着头“二位,这是我的家事,还请你们不要查插手,一个家的顶梁柱是一家之主不是吗?在自己的妻女受到威胁和伤害的时候,再不站出来的话,那么我算什么父亲,他人怎样对待我都无所谓,但若侵犯我家人一根寒毛,新仇旧账,我必定全部和你们清算的清清楚楚。”

    右眼中的光芒就如同利箭般的朝着前方的大都督投射过去。

    “滋滋滋滋…嘭!”,龙隐双脚在地上踩踏出一道道的裂缝旋转了几圈最后,闪电般的朝着前方冲射过去。

    他的目标是大都督。

    “世界政府救我。”大都督只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势从四面八方如同澎湃的洪潮般压制了下来,他下意识的呐喊着请求着救援,后方的红箭等人虽然受伤,但是秉承着职责,红箭还是朝着龙隐的刀光移动了过去,在移动的过程中,红箭全身的力量彻彻底底的完全的释放了出来,“嗖嗖嗖嗖!”,周围的无数观战者们只看到一根根红色的箭矢连续不断的冲向天空中。

    “嘭!”一声震响,红箭背后密密麻麻生长出如同刺猬般的箭矢。

    “剑球旋转!!!”

    浑身旋转红箭气势犀利,刺球般的身体朝着前方碾压过去。

    但是火力全开的龙隐,岂是如此轻而易举的就能够停止脚步的吗?

    “卟滋卟滋…卟滋…卟滋…”汁液在随着背后黑鳞手臂的冲射出来不断的喷洒乱舞着,在龙隐原本的双臂之下,再生六臂,跟随着他的八把战刀中的七把神刃,全部都旋转着不同的光芒被他紧紧的握在手中,唯独一把雷切旋转出到道道炸裂般的雷光,如同一片雷云般的旋转在龙隐的头顶上面。

    “呜吼!!!”,双方朝着彼此冲锋了过去,一个是世界政府本部实力高强的上将,一个是十四年前犯下了滔天罪行的罪犯,双方不屈的眼神和绝不躲避的决心,亦是代表着世界政府与黑帮的水火不容,势不两立!

    “赤色舞蹈!”,红箭再次断喝。

    “刷刷刷!!刷刷刷!!”破空之声震撼着全场的耳膜飞射了过来,一根根的红色箭矢潮水般的射击,威力劲猛,每一根都能偶打穿虚空,带着破空的爆音;招式如此的凶猛之下,后方的路雅梦突然擦着泪水,猛然的从地上站起来呐喊着“爸爸,小心!”,这一声不高不低但是却带着浓厚关心的呐喊,响彻了整片战场。

    飞舞的龙隐浑身一震的转过头。

    鼻腔一动,一股灼热的液体在眼眶的边缘涌动着。

    “好的,站在爸爸身后就好。”

    龙隐的话音刚刚说完,八臂八刀的他就仿佛是从地狱中冲刺出来的索命修罗,亦是宛若张牙舞爪的螃蟹一样,八只手臂彻底的张开,八把战刀全部都纷纷的爆发出刺眼无比的光芒,第五只手臂紧紧握住的爆斩,刀刃上面的火焰一圈圈的卷动起来,“嘭!!!”随后炸裂的火焰包裹了龙隐的全身,“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浑身不断炸裂的龙隐,将射向自己的一根根的红色箭矢全部都震得彻底的断裂。

    “加兹瑞拉,赐予我力量吧!”

    在爆炸的火光中冲刺到红箭前方的龙隐八把刀“当当当当”全部都交叉到一起。

    “圣域一星·八刀斩·裂星。”

    “叮叮叮叮…”在凶悍的撞击声中,龙隐手中交叉的八把战刀全部都狠狠的撞击在了红箭的后背上面,“当…”一股流光从刀尖开始滑过所有刀刃上面,锋冷的光芒一闪而过,八把战刀同时的斩击,“叮…”一颗十字星的中心处猛然的释放出澎湃的刀锋,“嚓嚓嚓…嚓嚓嚓…”,随即只看到红箭背后的那些炸裂出来的红色箭矢全部都被斩断的干干净净,紧接着一股股的刀刃旋风将红箭的全身都包裹在一起。

    春芒战刀砍在红箭的身体上面,刀芒闪耀,这把刀的能力,能够为龙隐的本身的力量不断的治愈。

    爆斩战刀的砍击,让一股股爆炸的刀锋狠狠的轰炸在红箭的全身,无数的刀痕伴随着鲜血的溅洒,在爆炸的浓烟之后触目惊心的呈现出来。

    “呃…”,一声痛苦呐喊的从红箭的口中响了起来。

    他的浑身带着滚滚的浓烟,不断的在半空中翻转着,用力的坠落在地上。

    什么?后方的大都督格外震撼的后退了一步,世界政府本部的上将,和十大军团总长实力互相媲美的人,竟然连龙隐普通的一招都无法抵挡,而且是圣域一星的级别,这…这被自己平时欺负的陪着笑脸的人,实力究竟是何等的可怕?大都督却不知道的是,当年如果哪一战龙隐赢得话,他才是今天【巅峰刀皇】名誉的获得者,如果不是惜败在封斩天之下,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情,他又何必隐姓埋名十四年?

    “红箭!”,暗鲤捂着胸膛,手掌上面充满了鲜血奔跑到红箭的身边“你伤势怎么样?”

    此时红箭的全身只能够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刚刚那短暂的交锋之中,转瞬之间的事情导致很多事情没有看清,龙隐八把战刀上面的刀锋,在瞬间席卷了红箭的全身,虽然发挥的只不过是圣域一星的实力,但是因为战刀的力量实在是过于的凶猛,已经超越了红箭所承受的范畴,他从头到脚充满了一道道不同颜色不同伤害的刀痕和伤口,让暗鲤震撼的全身颤抖。

    “阻止…阻止他!”,红箭猛然的伸出手抓住了暗鲤的手腕。

    就连他的手掌上面,都有着密密麻麻的刀伤,脸上带着哀求之色的红箭摇头道“不要让他……滥杀无辜。”

    但是说话之间,龙隐却丝毫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大都督的眼前,一团小型蘑菇云的火焰“轰”的一声爆炸。

    翻腾卷动的火焰中,握着八把刀的龙隐冲刺出来。

    “大熊王将救我。”,大都督朝着身后一声呐喊;那边的阿尔法熊捂着身体上面的刀伤默默的站起身,他手掌之下的伤口不断的流淌着鲜血,一股紫色的力量释放而出,等大熊移动开手掌的时候,他的伤口已经彻底的治愈。

    “一切都是因你我而起,一切也要在你我之间做一个了断。”

    龙隐淡淡的说道。

    前方的大都督脸上闪过一丝狠辣的神色,随后舞动着右手的金钩枪,金钩上面的弯钩“嚓”的一声狠狠的插入了龙隐的身体里面,一扫而过,撕下来了一大块血淋淋的血肉,并在龙隐的身体上面留下了一道斩痕,但是看着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龙隐,大都督再次震撼的后退了几步“你…你…”

    “加兹瑞拉是传说中不死不灭的九头蛇,我亦是继承这样血统的男人,从我出生的那一刻我就是圣域一星的实力。”,龙隐的话刚刚说完,八把战刀宛若冲锋的战枪一样般,“砰砰砰砰砰!”全部都刺向了前方,全部插入了虚空之中后,大都督只感觉到身边的虚空受到了格外强烈的挤压,他整个人都感觉都无法呼吸,就连行动能力都受到了束缚。

    “只要我的身体受到了伤害的话,我便能够得到翻倍的力量,这是加兹瑞拉的觉醒。”

    翻倍的力量?这样的话语连后方的阿尔法大熊都是面色一震!

    “圣域二星·八刀流·八稚女!”

    “嘭!!”,插入了虚空中的八把战刀之中,全部都释放出来了八道不同颜色的刀锋,朝着前方冲刺过去,“噗噗噗…噗噗噗…”在大都督杀猪般的惨叫声中,只看到八道刀锋连续不断的穿透着他的身体,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纷纷的穿透,血淋淋的血洞恐怖在大都督的身体上面不断的出现,他的胸膛、双腿、肚子上面纷纷的喷射出来滚滚的鲜血;而接下来的噩梦才刚刚的开始,只看到龙隐的黑鳞手臂全部都移动到右边,八把战刀全部都一字排开、整整齐齐的拼凑在一起,“嚓!!!”,伴随着恐怖的一声斩击,八道鲜血同时从大都督的身体上面出来。

    胸腔上面血肉模糊一片的大都督双腿不断的颤抖着,随后弯曲着跪在了地面上。

    “咚!”,双腿带着气浪的扩散站在地面上。

    站在风中的龙隐的眼前一滴滴的鲜血在风中不断的飘舞着,洒满他的全身,沾染在他的脸庞上面,每一把战刀上面全部都滴落着一滴滴的血液,龙隐低着头,脸上再次出现了愧疚的表情,前方的大都督,身体上面被切割开一道道恐怖的刀痕,已经魂归天际。

    看到大都督的死亡,旁边一群跟随着他的打手和保镖们全部都树倒猢狲散,刹那间抱头鼠窜。

    “不要滥杀无辜!”,暗鲤震撼的看着龙隐道。

    “我没有想过要这样。”,龙隐目的性极强的看着暗鲤道“我只是保护我的家人,你们想要伤害我的家人,倘若你们现在撤兵的话,并且承诺不伤害我的家人的话,我愿意跟你们回到世界政府里面去,接受十四年前事件的调查,我只要你们一个决定,我只要你们给我一个…”

    “不,可,能。”阿尔法熊面无表情的说道。

    龙隐再次握紧了战刀,一副蓄势待发拼搏的你死我活的样子。

    “不要相信世界政府,就算他现在答应了你,到时候你的家人也会被杀光的干干净净的,这就是大熊做事情的风范。”,唐夜麟和刑烈肩并肩的站在一起,抱着手提醒道“八大王将每一个人都性格不同的,有些王将在必要的时候,甚至直接违背大主君的意愿,做出一些猪狗不如的事情,反正他们是世界正义的执法者,只要掩盖了真相,随便给这个世界一个真相就可以了。”

    刑烈则是道“你可以先处理完自己的事情,我们之间不急。”

    “当然。”,刑烈看着熊道“需要帮忙的话随时让我们知悉,干他妈的世界政府!”

    “火狐狸,没想到你还挺了解我的。”,大熊万年不变的棺材脸居然对着唐夜麟露出了一丝冷笑“我有时候进去跟大主君汇报工作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大主君看着你们曾经的合影,我的语言能力有限,无法做出什么优雅的描述和表达,我当时只是觉得他的背影觉得孤单和寂寞,你也应该知道,现在在宁骚哪个位置,以前都是你一直垂帘听政的,如果上天能够给洛小妖一次复活的机会,如果大主君能够屈尊对你表示歉意的话,你还愿意回到世界政府吗?”

    唐夜麟摇摇头“我不知道。”

    “那这件事情,就到时候再谈。”大熊将眼神看向前方的龙隐。

    几乎在大熊伸出蒲扇大的巨手的时候,所有人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虚空狠狠的一阵颤抖。

    “嘭!!!”,如同游动海浪般的虚空疯狂的蠕动了一下后,大熊的双手插入虚空之中,前方、周围、四面八方的人群被狠狠的推挤开来,所有世界政府的人员全部都被压制到了大熊的身后,龙隐看着八把刀在疯狂的颤抖,忍不住的赞叹,好强的力量;包括后方的刑烈都是愕然的看着大熊“这家伙居然如此的大力,他的力量居然能够挤压虚空。”

    “藏犬,黑将,将这件事情详细的记录起来,到时候在大主君哪里,实话实说。”

    “明白。”两名金表组的成员全部都恭敬的低下头。

    “大熊的血统…是魔兽之一,代表着力量之神。”,唐夜麟的话音刚落,前方的大熊左掌拍打在虚空上面,借助着这股力量推动身体,猛然的移动到龙隐的前方,右掌上面带着一圈圈螺旋般的紫色气浪,狠狠的拍打了过来;龙隐手中的八把刀全部都交叉而起,“当”的一声和大熊的手掌狠狠的拍打在一起。

    “呜呜呜…”狂烈的旋转的气浪中,从两人力量的碰撞处爆发出滚滚的猛浪,在眨眼之间“砰砰砰砰”的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冲击着。

    大熊的手掌抵御着八把战刀的力量,冷酷的说道“敢对世界政府王将级别的人动手的后果,就是你的家族全部都要被毁灭的干干净净,连一丁点的后裔都没有。”,龙隐亦是无奈但是坚定的说道“这一切全部都是你们逼迫我的,一定要这样的赶尽杀绝吗?就不能够给一条活路吗?”

    “一定要这样,赶尽杀绝。”,大熊的话刚刚说完,右掌狠狠的推动出一股力量,直接将龙隐震飞在天空中不断的旋转飞舞,眼睛看着龙隐身体移动的方向,大熊狠狠的将右手推动出去。

    “紫色熊皇·無双·霸王压制!”

    “砰砰砰…砰砰砰!!”,一道道紫色的熊掌的光芒带着雷霆万钧力量的冲锋,接二连三的朝着前方的龙隐飞舞过去;双眼中带着一道猩红的光线,龙隐的脑袋不断的摇摆,随后在风中舞动着八把战刀,从天而降飞速的朝着大熊飞舞冲刺过来,在冲刺的过程中,八把战刀全部都释放出各式各样的力量,将一个个的熊掌全部都斩碎成了粉碎,一片片断裂的紫色光芒在龙隐的身边不断的炸裂着,宛若破裂的烟花一般。

    “八刀流·蛇舞。”

    冲天而下的龙隐全身爆发出了恐怖的黑色气焰,染指虚空,在他的身后,九头蛇加兹瑞拉的九头全部都由黑烟凝聚而成,九个头全部都凶猛暴力的发出了一声带给世间高度恐慌的呐喊,随后只看到所有的黑烟全部都凝聚在八把战刀上面,“嗖嗖嗖嗖”身体不断旋转的龙隐一冲而下,八把战刀随着大熊双臂交叉的抵挡,狠狠的砍击在上面。

    “八刀流蛇舞·超必杀·极限杀戮。”

    八把战刀,在瞬间爆发出了毁天灭地的力量,春芒战刀将龙隐全身包裹,为他源源不断的补充着力量;

    夏冰战刀打在双臂上面,“嗖嗖嗖”在熊的双臂上面涌动起来了滚滚的烈火,随后烈火染指了他的全身,熊熊燃烧的瞬间,烈火在转瞬之间变成了滚滚的寒冰,从双腿开始将大熊的身体,迅速的升腾起来开始冻住;

    秋水战刀的力量爆发出的前所未有的霸气风采,乱舞狂乱的刀锋就如同流水一样,潮浪般的升腾起来,迅速的变成了九个巨大的蛇头之后,发出了格外尖锐的呐喊,九个如同水液般的刀锋,全部都旋转着“咚咚咚咚咚!”的冲击在阿尔法熊的肚子上面,将他逼迫的不断的后退。

    九个刀锋的蛇头连续不断的撞击,一下强过一下,刀锋般的水花在熊的肚子上面不断的扩散。

    踩踏着虚空的龙隐跃动到天空中,龙隐眼神顿时变得格外的凛冽。

    双手战刀一刀狠狠的劈斩了下来,冬藏的气势爆发而出。

    “呼!一股零度空气顿时席卷了战场二十米的范围地带,地面上刹那间变成了一片冰霜的白色。

    随着冬藏战刀的威力释放,无数冰锥般的刀锋“叮叮叮叮…当当当当”全部都狠狠的打在大熊的身体上面,大熊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在身体被绝度的冷冻和寒冰的包裹中,他握着拳头,挺起自己的胸膛发出了一声狂烈的咆哮,“吼”怒吼之声响彻之下,”嘭”的一声炸裂作响,包裹着身体的寒冰在瞬间全部都被震破成了粉碎。

    “负隅顽抗的话,只会加深你的罪孽!”,大熊即便是在龙隐的刀锋杀戮圈中,依然傲气十足的呐喊道。

    “被逼的无可奈何的话,我只能够选择反抗。”,天空中的龙隐一圈圈的飞速的旋转着,身边的八把刀在刹那之间全部都进入头顶上面,雷切的那道雷云之中,随后只看到一道道的雷电源源不断的进入在龙隐的身体上面,他的身躯在雷电的轰炸之下竟然在一寸寸变得格外的膨胀,迅速放大着身躯的他举起双手,宛若雷霆般的胡须在下巴上面飘舞着,全身,更是闪耀出恐怖的光芒,大地上面的大熊心中激荡起一股股的狂震。

    九刀合一?万万没想到龙隐已经进入了如此的地步。

    看来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他的刀术依然没有荒废。

    十四年前便已经能够挑战和平阁高手的话,十四年后怎么可能被一个王将便如此的被压制?

    “九刀流·究极奥义·九刀合一·雷影!!!”

    “轰隆隆…滋滋滋”从天空中疯狂铺泄下来的雷电将龙隐的身躯全部都包裹住,此时的他就像是审判世间的雷神一样,庞大的身躯让他握住了巨大的拳头,拳头从天空中坠落下来之时只看到一道道的雷刃铺天盖地的朝着下方的大熊攻击过去。

    “紫色熊皇·熊盾。”

    “嗡嗡…”两扇熊掌般的盾牌仿佛翅膀在大熊的面前彻底的释放开来。

    “镪!”随即,盾牌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下一刻,“咚咚咚咚…”疯狂的雷刃狂风暴雨的打在盾牌上面,雷丝在盾牌上面飞速的游动着,不断的轰击着盾牌,雷光在盾牌上面接连不断的疯狂炸裂,三十多吧雷刃攻势之下,盾牌被破裂的粉碎之时,“呜吼!!!”,一头巨大的战熊在其身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般的咆哮。

    熊拳霸道!雷拳粉碎!双拳撞击!!”

    “嗡嗡嗡”一股圆形的气浪彻底罩住两人的刹那,“滋滋滋滋…砰砰砰砰!”朝着四面八方释放过去的裂缝释放出千万根雷丝,整片战场的范围彻底的变得龟裂;然而,九刀合一的龙隐哪里有如此的简单?雷切的力量轰炸过去的刹那,春芒、爆斩、毒牙这些力量全部都何九为一。

    龙隐的左拳,带着寒冰的飞舞,带着火焰的爆破,狠狠的打在阿尔法熊的下巴上面。

    “嘭!!!!!”,重击一拳,打的大熊昂起头看向天空。

    “王将!!!”,身后无数世界政府的战士们着实的握住了拳头,为大熊捏了一把冷汗。

    “呜吼…”,龙隐的双拳,带着九把战刀的不同力量,“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连续不断的打在大熊的身体上面,他一边打一边疯狂的呐喊着“给一条活路,到底行不行?”

    火焰、寒冰、毒液…等等所有的力量从身后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双拳上面。

    “咚!!!!”,站立在地上的龙隐,重重一拳打的大熊胸膛上面的地方全部都凹陷了下去,火焰在他的身体上面爆破,寒冰在他的身体上面凝固着,大熊的身体直接弹射了出去,但是在半路上面大熊全身一震,右腿砸破了地面,直接单膝跪地,他的嘴巴蠕动了几下后,将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雷影形态的龙隐双手举着雷切,从天而降,直接一刀砍击了下来,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阿尔法力量!”,大熊的话音刚刚说完,一层黑色的金属从头到脚的覆盖了他的全身。

    “当!!!!!!”,雷切结结实实的砍击在他的头顶上面,火星炸裂而起,随后一股雷电风暴就像是疯狂铺泄的浪潮一样,彻彻底底的朝着四面八方完全的扩散;战场之中的大熊抬起头看着龙隐“嘴巴上面说着已经是改邪归正,如果你真的为过去的错误而有所忏悔的话,这些刀术你可能早就放弃了,到底是一个杀人如麻的罪犯罢了。”,话音刚落,大熊猛然的移动到龙隐的身后,双掌左右开弓狠狠的击打了过来。

    “当!当!”,龙隐身后的黑鳞手臂将夏冰和秋水两把战刀冲刺出去。

    战刀狠狠的打在大熊的双掌上面,随即龙隐猛然的转过身“如果我真的放弃了我的刀术的话,那么我就无法保护我的家人。”

    “真正能够伤害他们的,却恰恰是你的刀。”

    “嘭!”,大熊的身体宛若弹射的火箭一样冲向天空,肩膀直接撞破虚空后消失不见。

    阿尔法力量…这个家伙使用的居然是…龙隐的震撼还没有结束,只感觉到眼前虚空一震,随后狂风暴雨般的熊掌“砰砰砰…”不断的从眼前冲射出来,“当当当…当当当”由于熊掌的攻势太过于凶猛和密集,龙隐舞动着双手的八把刀不断的进攻着,“滋滋滋…”,眼前的虚空猛然的炸裂之时,阿尔法熊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庞突然钻了出来。

    头顶上面的雷切也在转瞬之时将大熊的头击抵挡住。

    “八稚女!!”,龙隐的八把刀再次狠狠的插入了虚空之中。

    “砰砰砰砰砰砰…”一股股的刀锋不断的打进阿尔法熊的身体上面,将他直接从虚空中逼迫出来。

    肩膀、身边、胸膛上面八个血洞的阿尔法熊冲射进入世界政府战士们的人群之中,分开的人群,旁边的战士们全部都纷纷惊愕的张开嘴,目瞪口呆的看着王将被逼迫回来,而在电光火石之间,龙隐的攻势已经再次的冲刺过来。

    他的嘴巴里面,叼着雷切。

    “九刀流!”

    “八稚女·升腾·奥义·傲刀九重天!”

    “嚓…”整个英雄城在一瞬间之间彻底的变成了黑色,黑暗的世界中,一头体积与城镇的面积,差不多大的九头蛇的幻影肆意的舞动着,握着战刀的龙隐在一瞬间和阿尔法熊擦身而过,四面八方再次变得明亮起来;背对背,龙隐的九把刀上面全部都滴落着鲜血;而后方的阿尔法大熊身体上面则是出现了九道恐怖的伤口,各种颜色。

    “嗤嗤嗤…”,激猛喷射的鲜血直接飙射了出来。

    同时九个不同的刀魂全部都伤口处移动出来,以魂魄的形态彻底的灌溉进入战刀之中。

    “咚!!!”,双膝跪地的阿尔法熊低着头,浑身的血液让他跪在血泊之中。

    旁边的战士们一个个目瞪口呆,想要上前去帮忙,但是不知道大熊现在是怎样的状态,他们只能够颤抖的喊着“大……大熊王将?”;刑烈颇具震撼的看着龙隐,他终于明白了师傅,让他们三个人来找龙隐的良苦用心,如此强大的敌人,即便是世界政府的王将来了亦是无可奈何,以前他认为龙隐是因为掌控着世界政府的某种秘密,所以赏金才如此的高额,但是现在万万没想到,这个家伙的实力,同样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强大的可怕。

    开玩笑,按照经验和年龄来计算的话,龙隐今年四十来岁。

    在岁月长河中多的既是经验,亦是实力的飞跃和碾压。

    “即便是我们三个人联手,恐怕也不能够在他身上占到便宜。”,唐夜麟抱着手摇摇头道“但是压制龙隐的方法也很简单,我们需要至少像诸神十握那样的武器。”,说完唐夜麟自己都感觉到好笑的摇摇头“这样的武器平时都昙花一现。”

    “哼…不怕!”,刑烈昂着头说道“让他清算好跟世界政府的事情,我们再来跟他清算也不迟。”

    龙隐转过身,不惧的昂起头看着前方的大熊“看来我,能够斩断你的阿尔法防御。”

    “哼哼哼…哼哼哼…”,大熊突然不断的冷笑起来,笑的让旁边的世界政府的战士们毛骨悚然。

    难道大熊王将被打的进入了癫狂状态?

    “大熊王将!”,旁边的世界政府们一声怒吼的瞬间,大熊严厉的一声怒吼“闭嘴!”说完右拳直接狠狠的打在了地面上,“嘭!!!”,虚空疯狂的爆炸震撼中,一股股黑色的气流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来,同时,他身体上面的伤势也迅速的愈合。

    “九头蛇,你一定要杀了他,这个家伙可是魔兽的血统,而且血统炼化到如此高级的地步,很难让他受伤,杀了他。”,唐夜麟提醒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表情。

    龙隐却是带着无限的顾忌摇摇头“如果杀害王将的话,我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善始善终了。”

    “你不杀了他,他就会杀了你!”,刑烈一声怒吼“你要下死手。”

    “就凭他?死手?别说这样贻笑大方的事情了。”,阿尔法熊话音刚落,身体就像是炮弹一样的冲射了出去,他身后紫色熊皇的幻影,就像是捕猎般的恶魔一样,带着冲锋的力量狠狠地的冲射过去,“龙隐,我乃力量的皇帝,力量的主宰者,你知道何为熊性吗?一头暴躁的熊,他是根本不会惧怕任何一切的。”

    那边的大熊和龙隐再次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后方的暗鲤看着红箭身体上面严重的伤势,心疼的她猛然的抬起头看着前方龙隐的家人,“桑…”的一声,暗鲤将战刀抽取出来,一步步的朝着他们走过去;刑烈一转轩辕战戟,眼看着就要走出去制止的时候,唐夜麟伸出手拦在了他的胸膛上面“这是他们跟世界政府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有些事情最好不要管,因为这些事情不能管,否则就像是沾染到到了一身的狐骚味,到时候想要洗掉的话,可就麻烦了。”

    “若是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我们跟禽兽有什么区别?”,刑烈反驳道。

    “若管了,那就违背了我们的原则。”,唐夜麟深深的看了一眼刑烈。

    “啊!!”,站在他们面前的暗鲤举起战刀眼看着一刀就要砍下来的瞬间,路雅梦已经害怕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然而就在刀刃带着索命的气势压制而来的时候,一股格外神圣的光芒将路雅梦的全身都包裹住,刀刃砍在上面后直接断裂成了粉碎;暗鲤大吃一惊,右拳立刻充斥了武装系域气,一拳头狠狠的打过来的瞬间,一块白色的擦汗布“嗖嗖嗖嗖”的不断的飞舞了过来,缠绕在暗鲤的拳头上面。

    “嗯…”那壮汉闷哼了一声,身体像是头蛮牛般冲刺过去。

    肩膀狠狠的撞击在暗鲤的肩膀上面,将她震的不断的后退。

    “你是谁?”看着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男人,暗鲤吃惊的问道。

    “打杂的。”,壮汉将白色的擦汗布放在了肩膀上面后;只看到前方不断激烈酣战的战场中,在两人短暂的分开,和再次的撞击中,风四娘直接变幻成一道光芒进入两人的交战之中,左手放在大熊的胸膛上面,右手放在龙隐的额头上面,两头额外暴躁的超高级血统的猛兽,竟然开始慢慢的变得格外的平静。

    停战了?怎么会这样?刑烈吹着口哨摇着头道“看来这次的事件又是一个不小的事件,我早就觉得风四娘绝对不会平凡普通,没想到,她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要么就是这个龙隐的身上,有着一定要让世界政府得到的东西。”,唐夜麟的话音刚刚说完,全身燃烧着太阳火焰的他猛然的朝着前方移动过去“烈,这个龙隐,我们替天门要定了。”

    “你他妈不是才说规则吗?”,刑烈后知后觉的跟随上。

    “在绝对的利益和主动权前面,就算是杀光这座城市的所有人,我也能够自己…原谅我自己。”

    唐夜麟说完一把撕掉了全身的衣服,“呼啦啦…”白色海军大衣随风飘扬,他的右手已经狠狠的掐在风四娘的脖颈上面,并带着那股自信的笑容说道“得罪了,动物系四大王者之一。”

    XXXXXX

    世界某地,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一个精瘦的青年掀开被窝走下床,带着大扳指的右手将手机拿起。

    “喂?”,他站在窗前点燃了一根香烟问道。

    “老板,大事不妙了,英雄城的大都督,被干掉了,同时整个英雄城出事了。”

    “你说什么?”,少年突然浑身一震。

    转过头看着床上脸庞伤势治愈慕遥的他将衣架拿起来快步的走出房间“到底怎么回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