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十大家族-帝君的制衡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不过话说回来只不过短短如此的时间,坤沙先生的成长速度未免也太让人吃惊和震撼了,就连我知道您要征服雷霆大荒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大跳,您真是一个很有魄力的男人,然而我希望坤沙先生也能够知道,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说,其实大主君的心一直向着您的。”

    坤沙沉默不语,他并不知道神皇宫天究竟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几个小时之前,自己还沉浸因为狂热超能组天门输掉比赛从而导致自己的输钱的气氛中格外的悲伤,龙雀便说神皇宫天要见自己,见面之后神皇宫天也不说带坤沙去什么样的地方,就说是一次很重要的会面。

    能够号令神皇宫天的人有几个?坤沙当然知道到底是谁要见自己。

    “真的不需要我们跟你去吗?”,那时候龙雀关心的问道。

    “不用!”,坤沙将厚重的大衣披在身上,双手穿过袖子穿上用自信的笑了笑“大主君如果想要制裁我的话,他根本不需要用这种脱裤子放屁的办法,因为至少现在的我在大主君的眼中还是一头刚刚成长起来的小老虎。”

    神皇宫天突然回忆起来称赞道“我很喜欢小老虎这个描述,跟您相当的贴切。”

    翘起二郎腿坐在航空座椅上面的坤沙懒懒的笑了笑,将一根纯白色的香烟塞进嘴巴里面。

    转过头看着外面,此时此刻正是日落西山之时。

    天边的斜阳带着一股浓烈的倦意,正在一点点的坠落,落日的余晖洒在天地之间,万物贪婪的呼吸着这一天最后的一丝残阳,车速很快,进入了一条翡绿色的林荫小道里面,两边树木的树枝从左右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拱门般,坤沙感觉自己仿佛在树木的隧道里面穿梭着,正在进入另外一个奇幻的世界。

    穿梭过树木的隧道,眼前出现一片巨大的湖泊。

    落日的光辉洒在湖泊上面,波光闪闪的涟漪层层叠叠的起伏着。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树木吗?我粗略的统计过,这片范围里面有四十多万棵树木。”,神皇宫天问道。

    宾利径直的朝着湖泊行驶过去,路旁的花花草草在车辆的行驶而过低下头。

    “你先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坤沙将一口烟雾吐向窗外。

    “这里是大主君居住的地方。”,神皇宫天看着外面那些树木道“这些树木全部都是他们几个人种植起来的,看到前方那片白色如雪的树林地带了吗?那是非常珍贵的雪风树,那是皇甫龙战种植的;你再看东南方向那边,如同火焰一般,即便是在冬季也不会凋零一片的树林,那些东西叫做火山邪树,是当年帝燚种植的,帝燚种植的初衷非常简单,他们听说火山邪树只要到了一定的树龄之后,便会变成树人充满生命力,他们想要看看树木将根茎从大地中拔出来,然后被他们欺负的样子。”

    没想到这里的树木居然大有来头,坤沙倒是万万没想到。

    说道过去的故事,神皇宫天的眼神中流露出来一丝深深的怀念之情。

    “我们到了。”他这样说道,宾利车的速度果然缓缓的放慢了下来。

    前方湖泊旁边有着一尊巨大的雄狮石雕,高达八米长达十三米,通体充满了岁月的痕迹,很明显的就能够看出来石雕已经在湖边矗立了多年,全身匍匐在大地上面,双掌上面长满着滑嫩的青苔,雄狮抬起头安静的眺望着东方,看起来非常的温顺;雄狮石雕的头顶上面,帝君虹将一块肥美的牛排挂在了鱼钩上面,随后握着鱼竿,举起来一圈圈“刷刷刷”的甩动着,接着如同挥舞着高尔夫球棒一般,将鱼竿用力的扔了出去。

    “嗖…”鱼线带着破空之声横扫而过,掉进帝君虹一直瞄准的位置。

    大主君的眼神中出现了满意之色。

    “噢?”转过头之间坤沙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后,帝君虹对着他挑了挑眉毛“怎么样?当一个主君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蛮荒的一切全部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有种帝王般的享受的快感呢?”

    “感觉还不错。”,坤沙说完满脸狐疑的看着前方的湖泊“你用牛排钓鱼,能掉到吗?”

    伸出手指着整片湖泊,大主君道“我这里的鱼可跟别的地方孑然不同,凶猛、肉嫩、好腥,跟外面那些凶神恶煞的混蛋们没什么两样,待会儿到你的嘴巴里面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他抱着手用力的扭了扭腰“最近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压力都让我有些透不过气了,与其坐在办公室里面,面对一群白痴愁眉苦脸,还不如来这里放松发送,有很多事情你冥思苦想是根本想不出来的,但是你只要稍微的放松一下,脑袋就通了,很多事情都迎刃而解。”

    坤沙有些别扭的脸庞有些变色。

    “哈哈哈…”大主君热情的将右臂放在坤沙的肩膀上面“慢慢习惯,我这个人相当的简单,你放松就好。”

    “放松不起来,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吧。”,坤沙打开天窗说亮话的看着帝君虹“至少不会让我有这样的心理压力。”

    脸上带着特别遗憾表情的帝君虹摇摇头,随后捂着心脏道“哎…这番话真是说的格外的心痛啊,仿佛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阴谋家,一旦我找别人的话那肯定就是毁灭和破坏,难道我们像朋友一样畅谈一下人生不行吗?推杯换盏之间泪眼朦胧,相互拥抱在一起感慨着那些可歌可泣的岁月,为什么一定给我强加一个破坏恶魔这样的称号呢?”

    坤沙无奈的抿着嘴摇摇头道“抱歉,我做不到。”

    “哈哈哈…我也做不到。”,帝君虹咧开嘴重重的拍了拍坤沙的胸膛,随后盘腿坐在雄狮石雕的头顶上面,看着前方的浮标轻轻的说道“你有没有想过,王君战队赛之后这个时代会发生什么?时代的狂风会吹向你和貘羽吗?我觉得不会,水之都的战事现在迫在眉睫,齐麟一刻都不会等待,他会给出一个非常有力的反击出来。”

    “坐。”,帝君虹拍了拍身边。

    坤沙同样盘腿坐下,将香烟塞进嘴巴里面突然抽取出来说道“为什么?我这里的战事也是近在咫尺。”

    “打不了的。”,帝君虹很随意的从他的烟盒里面拿出一根香烟点燃,夹着香烟的手指指向前方的落日道“我们都知道太阳下山之后月亮会升腾起来,月光会照耀整个世界,但是只能够有一个月亮,齐麟会是下一个升腾起来的月亮,我得到的最新资料就是,全世界的军舰全部都大幅度的提价,迪拜那边不管是股市、金融等影响国家的东西,全部都受到了强烈的波动,我们能够反驳这不是齐麟的所作所为吗?他想要抢在你之前,让水之都彻彻底底的固定在这个时代里面。”

    齐麟在影响我的战争?为什么我没发现?坤沙内心一惊。

    “你跟齐麟玩不了的,你哥哥还行。”,帝君虹弹了弹烟灰。

    “你现在很被动你知道吗?我知道齐麟买了你很多的矿物,但是这只能够解决燃眉之急,亦是权宜之计,不是长久之事;你还是需要突破黑斧,将俄罗斯占领,但是黑斧的背后有天劫和天涯海角为他撑腰,以你现在没有彻底征服雷霆大荒的实力,你很难搞。”

    摊开手带着戏谑表情的帝君虹道“我都不想要说你有多么的尴尬了。”

    他说的的确没错,将坤沙的短处全部都一针见血的指出来。

    “我会将这一切全部都铲除的。”,坤沙猛然的站起身“如果你只是想要侮辱我的话…”

    “我想要侮辱你的话早就将你的局势分析出来然后公布全世界,让你坤沙成为全世界笑柄了。”,帝君虹不慌不忙的说道“第四场超世武学组里面有你的队伍参战吧?我不能够徇私舞弊来破坏了王君战队赛的神圣和公平,但是我可以让你占据优势,这就是我向你表明我诚意的一点不久之后,我即将要发兵攻打亚马逊森林,我要将动物系的四大管理者们全部都铲除的干干净净,你知道哪里是怎样的地方吧?要不要我送你全世界最强的血统者军团?”

    坤沙嗤之以鼻的笑了笑,背对着帝君虹脚步坚定的离开。

    大主君站起身晃了晃钓鱼竿“他妈的今天是怎么回事?这么半天居然没有咬钩?”

    用力的握住拳头的坤沙权衡利弊的一下后,突然停下了脚步“进攻亚马逊森林?”

    “有一股最让我不安的力量在威胁着我!”,帝君虹安慰自己道“不急不急,大鱼啊大鱼,你在哪里?”

    “那我需要做什么?”,坤沙说道。

    “不用你做任何事情啊,我之前就说过我想要跟你掏心掏肺的说很多事情,但是不光是你,很多人都把我想像的很坏,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大变态一样,其实我这个人非常简单也很温和,我言简意赅的告诉你,我以前有个弟弟,我很疼爱他,因为知道长兄如父这个道理,但是很不幸的是…”

    说到这里的帝君虹突然深呼吸了一下,抬起有些湿润的眼睛看了看天空。

    他拍了拍胸膛,有些哽咽的摇摇头“就是那种很残忍的兄弟阴阳相隔了,所以我一直有一份弟弟情怀,我对你是怎样的,你看到了?当年萧齐那么想要主君一个位置,我都充耳不闻,我知道你在天门很苦,你的父亲不重视你,你的哥哥不关心你,你的家人他们都围着夏天转,我并不是在离间着什么东西,我只是阐述着一份没有人告诉你的事实。”

    坤沙鼓动了一下鼻子,前方的帝君虹有些深情。

    “我不喜欢做那些锦上添花的事情,从我口中说出来的这些话,有人告诉过你吗?人们只会说,坤沙,你要理解你的哥哥,坤沙,你要知道你哥哥很疼爱你,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因为你那里是一块烂地方,所以夏天不去跟你争,就让你在蛮荒之地画地为牢,你觉得你真的只有这样的才能吗?”

    走到坤沙的面前,帝君虹点了点他的胸膛“想想那些战争,想想那些荣耀,想想那些故事,想想那些烽火狼烟,都是谁在缔造,对不起我说话非常的难听,但是这是真话,那些东西都属于夏天,当夏天得到整个世界的时候,你依然还在蛮荒之地辛辛苦苦的挖矿,现在我们两人可以连忙联盟起来,进攻亚马逊森林你只要象征性的出现,告诉全世界,你现在跟世界政府在一起,这难道不是一件逼格很高的事情吗?”

    夏天…哥哥…,这的确是坤沙内心深处最脆弱的地方。

    “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始终把你当作我的弟弟一样。”帝君虹将手放在坤沙的肩膀上面道。

    “你这里有多大?”坤沙坚强的双眼之下带着一股浓烈的悲伤看着四面八方。

    “只要你想要,我可以带你慢慢的观看,我希望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好到彼此共享一切的地步。”

    帝君虹和坤沙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前方的夕阳下面。

    神皇宫天对着开车的司机道“赶紧去前面收拾一下,钓鱼竿那边在晃动。”

    他的眼镜片在夕阳的照耀下闪耀着刺眼的白色光芒,右边的镜片里面倒映着帝君虹和坤沙的背影。

    左边的镜片里面,则是回忆。

    “啪啪啪…啪啪啪”一双**的小脚丫在雄狮石雕上面迅速的奔跑着,带着风之帆船的帝燚用力的扑上去,坐在雄狮石雕上面的帝君虹全身一震,帝燚已经趴在他的背部上面,撒娇道“君虹哥,君虹哥,跟我去玩嘛…”;那天同样是夕阳西下,帝燚趴在帝君虹的背上玩累的说道“君虹哥,你说这里到底有多大啊?”

    “很大很大,只要你喜欢玩,我可以带你慢慢的玩。”,帝君虹垫了垫双掌上面的小屁股。

    “哦耶,君虹哥对我最好了。”,帝燚开心的笑起来。

    “哈哈哈…”帝君虹昂着头笑起来

    “那当然,我希望跟小燚的感情越来越好,好到…………可以共享一切的地步。”

    XXXXXX

    酒精度66%。

    棕色。

    酒水在不断的摇晃着。

    “啊…”夏天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将眼神从杯中酒处移动开来,他带着一股莫名的失落情绪看向的海洋,海浪卷动着不断的拍打在沙滩上面,像是一个玷污了少女的禽兽,抚摸了几下后又迅速的消失;夏天竟然在这一瞬间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些海浪跟唐夜麟很像,他不是同样在天门掀起了一番狂潮后然后只身而退吗?

    慕千帆伸出手在夏天的前方晃了晃。

    “我还没醉,只是感觉很难受,难受不是唐夜麟就这样的离开了天门,而是我根本猜不透唐夜麟的想法,他究竟要做什么?看来我跟帝君虹一样,都是被他玩弄在鼓掌之间的棋子罢了,打脸啊…真是打脸啊…”夏天夹了几块冰块放进了酒水里面,无奈的摇摇头“一直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结果连我的后方我都一脸懵逼,后院失火殃及池鱼啊,最怕这件事情如同妖风一样在天门内刮动着,掀起一些不好的影响。”

    慕千帆大大咧咧的笑了笑“不会的天哥,火狐只是比较特殊一点。”

    “拉斐…”,夏天伸出手指想要烟的时候,却突然拍拍头“瞧我这个记性,拉斐尔和月神那群人已经去逐星探险会实习锻炼去了。”

    点燃一根香烟的慕千帆突然看了看旁边贼兮兮的说道“天哥,你知道我心思缜密,能说会道,除了有玉树临风的外表之外,我的内涵在天门也是无人能及。”看着夏天想要杀掉自己的眼神,慕千帆立刻说道“天哥,台风大哥和典褚大哥以前是不是闹过什么矛盾?”

    这两人?夏天摇摇头道“他们基本上都很少交流了,你怎么突然这样说?”

    “是这样!”,慕千帆舔了舔嘴唇道“那天台风大哥送月神姐的时候,我发现台风大哥转过身背对着大家离开的时候,典褚大哥刚好走过来,两人只是很友好的点点头后擦身而过,就那么一瞬间,感觉他们两人好像走的不是一条路,明明是在一条路上的,我真的在旁边看的莫名其妙。”

    什么一条路两条路,难道典褚还能杀了台风不成,夏天无语的笑了笑摸了摸慕千帆的脑袋。

    刚想说话,慕千帆突然昂起头狠狠得到吸着鼻子“好香啊天哥…”

    果然,夏天也闻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香味从不远处飘过来,他下意识的想要屏住呼吸,但是却突然发现,只不过是一瞬间,自己的身体竟然变得格外的放松,心理面那些来自于唐夜麟的压力,在顷刻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那一刻,唐夜麟会去哪里,包括天门后方的整顿,以及整个世界格局的预测和自己所知晓东西以后要作出的选择的判断,这些东西全部都像是上帝,在夏天耳边悄悄的诉说了一句话,让他的思维顿时变得格外的清晰。

    他下意识的再吸了一口这股浓烈的清香,感觉浑身的毛孔全部都打开。

    海风从前方吹拂过来,过滤着身体的负能量以及一切压力沉重的东西。

    不久前还在房间里面眉头紧锁的夏天,现在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咚!”,而相比起夏天,慕千帆的感觉却孑然不同,桌子一阵晃动之后,慕千帆的脑袋重重的甩在了桌子上面,夏天的眼神中充满了警惕,前方沙滩上面的沙粒“嗖嗖嗖”一股股不断的波动中,一股股的黄沙在夏天的拳头上面疯狂的卷动着;而不光光是慕千帆,这个之前和苏逊等人一起坐过的俱乐部里面,充满了这股跟玫瑰一样,特殊醉人的香味。

    不管是喝的伶仃大醉,亦或者是手舞足蹈,所有的人全部都低下了脖颈,统统熟睡。

    唯独夏天一人,带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不断的看着四面八方。

    “啪啪啪…啪啪啪…”酒吧俱乐部里面的灯光也在一盏盏不断的关闭和熄灭,包括海洋边缘地那些灯光,全部都开始飞速的熄灭着,整片范围和地带突然变得一片漆黑之中,夏天猛然的回过头,不远处的沙滩上面,一个双手拿着孔明灯的小女孩儿赤着脚,扎着丸子头,身后跟着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女,正在朝着夏天一步步的靠近。

    海边的风很大,孔明灯里面的火焰在风中不断的摇曳着,眼看着要熄灭,却又顽强的升腾而起。

    橙色的光芒照耀着小女孩儿的脸庞,她的脸极其的恬静,身后的白衣少女对着夏天轻轻的点点头,一头黑发的她仙气飘飘,仿佛从画中走出来一般,没有一丁点人间烟火的味道,白皙的皮肤和绝世倾城的脸庞,让她就像是一块黑暗的中的闪耀着光芒的璞玉一般,已经快为人父的夏天也见过许许多多不同类型的女孩子,按道理说早就已经过了被女人惊艳到的地步。

    但是眼前的少女,却还是让夏天心弦一动。

    两人走进,那股玫瑰般的香味更加的浓烈,夏天瞥见白衣少女腰间的香囊,淡淡一笑道“这股特殊的香味就是姑娘你腰间的香囊里面释放出来的吧?感觉自己就像是金庸先生笔下看到了小龙女的杨过一样。”

    “好腔调。”白衣少女捂着嘴轻轻一笑道“这样的场面,换做别人肯定是吓得魂不附体。”

    “坦诚一点吧,你现在四然看到我是一个人,我的保镖拉斐尔也不在我身边,但是如果你想要伤害我的话,你肯定不会想要知道会突然出现多少人。”,夏天淡然自若的坐在了椅子上面,将酒水端起来微微的喝了一口道“但是另外的是,我猜你肯定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什么仙儿啊…灵儿啊…之内的。”

    白衣少女轻轻的摇摇头道“自我介绍一下,夏先生对我肯定相当的陌生,我的组织虽然是可以管理全世界所有的事情,当时我的职责不同,我负责的东西说起来特比特别的玄妙,夏先生可以理解为,我的能力跟主君齐麟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大相径庭但是却又无法的吻合,这次过来的确是违背了组织的行动规范,因为担心自己的个人原因,所以…”

    白衣少女轻轻的扫过手,暗示着酒吧里面那些熟睡人的行动。

    “你到底是谁?”,夏天颇感兴趣的问道。

    “您认识已经死亡掉的万发财吧?”,白衣少女再次暗示道。

    “你是万事局的人?”,夏天突然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这倒是超出了他想像的范畴,从上一次万发财从万事俱销声匿迹后,万事俱的人仿佛也在整个时代中彻彻底底的消失掉,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难道恰恰是因为唐夜麟的原因?看着夏天思考的样子,白衣少女轻轻耳朵点点头“是的,正是因为唐夜麟退出天门的原因。”

    我有酒…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说出你跟火狐那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夏天很想要这么说,想想还是算了。

    白衣少女顿了顿继续说道“唐夜麟,是一个非常的人物,我很方便的可以告诉您,他辅佐的人的名字,叫做帝燚,想必在影子他们出现在世界政府的时候,你已经从慕千帆的口中知道关于帝君虹身世的秘密,这的确是一个很少人知道的秘密,帝燚原本是帝君虹的弟弟,当年帝君虹以为自己杀掉了他,但是其实没有,说起原因,也十分的简单,就是因为十大家族从中作梗,您可以这样的理解,帝君虹和帝燚之间,有着一道十大家族所架起来的桥梁。”

    “我觉得我可以相信你,因为你说的话和我的情报是吻合的,我不知道你来的目的,但是我想要听你继续说下去。”,夏天点点头,以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着白衣少女。

    而白衣少女的下一句话,更是让夏天瞠目结舌。

    “当年让帝燚活下去的,就是我。”

    “你?”夏天看着她“你,还是万事局?”

    “我…”,白衣少女神秘一笑“我是整个万事局机构的大脑—青玄斋的斋主(详情见小庄章)。”

    青玄斋?夏天默默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因为我是唯一一个知道帝燚身份到底是谁的人,所以我对我自己的行踪有所顾忌,话题回到刚刚,唐夜麟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角色,无论他是在世界政府还是在天门,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使命,刚刚开始我以为唐夜麟会一直在天门,在你的光环之下,他会变得低调,他的目标会转变,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不是那种甘心于听候别人差遣的男人,时至今日,他依然非常的坚定。”

    白衣少女张开粉红色的双唇“因为他现在立场的不明确导致太过于危险,我需要你杀掉唐夜麟,制衡这个时代。”

    杀了唐夜麟?夏天不断的摇摆右手道“首先他虽然离开了天门,但是我尊重他,其次不管他以后辅佐谁也好,只要没有阻碍到我天门的发展道路,我就不会管,换而言之,唐夜麟辅佐的是帝燚,帝燚跟帝君虹应该是水火不容的两兄弟吧?被抢了世界政府统帅的位置,我实在是想不到这两兄弟应该怎样和颜悦色的交谈,所以坦然而言是,到最后唐夜麟还是我的朋友,至少在无形中,我们可以一起抗衡帝君虹。”

    和干净杯中的酒,夏天微笑道“您刚刚说的主君的制衡,我不是很理解。”

    白衣女子突然闭上了眼睛,然后不断的摇摆着脑袋“没想到你也跟那些肉眼凡胎的人一样,持有着如此天真的想法。”

    天真?夏天将酒杯放下后揣摩了一下问道“难道我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吗?”

    “因为被夺去了世界政府统帅的位置,或者光是想想哥哥过去对自己的那些所作所为,真的是难免的让人感觉到恶心和寒冷,小庄和白渊他们也一直都在辅佐他,包括十大家族里面几乎一半的人,也都是在辅佐着帝燚,但是这些人可能跟你都是一个想法,认为帝燚能够出来制衡帝君虹,因为就算帝燚不在,他依然掌握着如此多的力量,和如此多的势力,这些都是当年帝诺雨为他留下的心腹,全世界都在找他,他却偏偏消失。”

    “你不是知道他在哪里吗?”,夏天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女

    “可是你们这都些人有没有想过…”她说话的时候夏天在倒酒。

    “你们等的帝燚,或许是比帝君虹更加可怕,甚至更加暴戾的人呢?”

    夏天在瞬间面色巨变,他的手一抖,洋洋洒洒的酒水不断的溢出来

    “如果帝君虹才是真正的好统帅呢?”

    “如果小庄他们是把一个最恐怖的恶魔放出世界来呢?”

    “如果这个世界在帝燚的统治之下走向灭亡了呢?如果帝君虹是善,帝燚才是真正的恶呢?”

    “咣当”一声,夏天手中的酒瓶猛然的掉落在了地面上,随着酒水朝着四面八方的溅洒彻底的破碎成了粉碎,他的右手在疯狂的颤抖着,呼吸也在放肆的加快着,伸出有些颤抖的手,夏天重重的说了一句“不可能!”,随后拿起香烟点燃一根塞进嘴巴里面,虽然自己依然不敢相信,不过他突然意识到,这个白衣少女说的话,似乎真实的信息很重很重。

    看着夏天在瞬间的表情变化,白衣少女点点头“看来夏天主君的思维还是比别人睿智一点。”

    “能否告诉我,帝燚究竟是谁。”,夏天说话的时候,身后一群群的人影已经不断的奔跑出来。

    白衣少女伸出手将一副卷轴扔给一把接住的夏天,夏天一把接住后飞速的打开。

    白色,白茫茫的白色,什么也看不到。

    “等你完全从这幅画里面领悟的时候,也就是你真正和帝君虹一样,制衡全世界的时候,这是我能够帮助你的,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个世界需要制衡,本来我选的人不是你而是齐麟。”

    白衣少女在飞速的后退,拿着孔明灯的侍女也在不断的后退着。

    “主君!!!!”一大群龙虎精神的保镖们顿时将夏天包围住。

    台风在瞬间屠城拔出来,看了夏天一眼后,夏天用力的点点头“把她留下来,我要问个清楚。”

    如同一阵刚猛的狂风一样冲刺出去的台风又快又猛,但是只看到黑暗海洋的前方,侍女将手中的孔明灯轻轻的放开…

    一个孔明灯慢悠悠的升空…

    刹那间,橙色的巨大光芒照耀了整片海滩,无数的孔明灯刹那间染指了整片天空,随着海风一起慢悠悠轻轻的漂浮上天空,白色的孔明灯上面写满了“帝燚、夏天”两个人的名字,橙色的光芒就仿佛是神的指引一样,让夏天握着古画卷轴猛然的冲刺了出去,不断的对着天空呐喊着“你一定要告诉我帝燚到底是谁,告诉我!”

    台风遗憾的摇摇头降落下来站在夏天的身边“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好强的人。”

    天空中传下来了白衣少女空灵飘渺的声音

    “你们两同年同月同一天同时同分一起降临在这个世界上面,有意思的是他出生在一身正气的政府世界,从小就被教育着统治,生活在完全贵族的家庭;而你降临在黑色的城市,是黑帮之子,两个命运截然不同的人,却总是不断的相见着,你们两童年见过,少年的时候见过,青年的时候见过;这本由别人续写的黑帮故事有意思的是第一个是大门的开启,第二才是一切故事的起源,第三是故事的结束,人们总是把第一弄成故事的起源,把第二弄成故事的开启,从什么时候起源的时候,就从什么时候结束,谁是起源,谁又是开启?一切都是一个局,这场王君战队赛结束后,便是整个故事彻底的进入最终范围的收尾时期,你自然知道,帝燚是谁,你又是谁,那些人会去哪里,一切的宿命和源头是重生还是破灭?”

    “这个时代,需要制衡。”

    海边狂躁的海风肆无忌惮的吹拂着夏天的西装,衣角飞舞的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如同星辰般的孔明灯,这些孔明灯已经越来越远,已经只剩下星火般微弱,最终全部都飞向天际,虚无,飘渺,梦幻。

    夏天感觉自己深处一个恐怖的漩涡里面,周围全部都是张牙舞爪的敌人。

    “青玄斋,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十大家族,到底都有哪些?”

    从目前知道的十大家族有:

    一:皇甫家族。

    二:神皇家族。

    三:唐门(含已经合并的南北唐)

    四:万事局

    五:叶族

    六:鬼丑黑市

    七:上官家族

    还有三个!!!居然还有三个家族没有出现,如果夏天没有猜错的话,这剩下的最后三个家族应该全部都是支持帝君虹,这些家族的人带着各方各个势力的人,不断的碰撞着,就像是白衣少女刚刚说的那样,帝君虹和帝燚,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善与恶?难道小庄他们一直做的事情,都是在陷害这个世界?

    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你的脸色很难看。”,台风在旁边摇着头说道。

    “哼哼哼…”夏天突然莫名其妙的冷笑了起来,他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恶狠狠的说道“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感觉我在抽丝剥茧,正在接近着最后的真相,帝君虹,你安排在我这里的王将究竟是谁?帝燚,你到底躲在哪里的?我已经明白了白衣少女的意思,你绝对还活着,而且你就像小时候吃着冰淇淋看着我一样,就在我身边无辜的看着我,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人那样看着我,我们两人竟然是这样巧合的出生,这是巧合,还是宿命?”

    台风从来没有看到过夏天身上的杀气如此之重。

    但是只不过在瞬间,夏天身上的气势消失的干干净净,他又恢复了之前的那样的面无表情,对着台风点点头道“风总,跟我一起回去吧。”

    “你还在思考着唐夜麟吗?”,台风问道。

    “唐夜麟?”,夏天转过头带着笑容反问道“终究跟世界比起来还是小了一点。”

    为了明天超世武学组的比赛,龙潮歌已经早早的入睡,在睡梦中的小龙突然听到了颂唱的声音,那是一种集体颂唱的嗡鸣声,就像是惊动的刺耳声一样,在耳边不断的响动着;揉揉脑袋的小龙打开了床头灯,捂住耳朵,但是声音反而越来越高,他将床头柜上面的眼镜拿起来,戴上后在房间里面走了走,实在是被耳边佛经般的颂唱搞的不耐烦,披上了大衣拿起夜枭剑走了出去,让他意外的是,佛经仿佛是一种指引一样,他朝着一个方向欲动了一点儿,耳边的声音就小了很多很多!

    顺着前方的那个方向,龙潮歌一步步的走过去,果不其然,耳边的佛经声音越来越小,那种让头有种蜜蜂般乱舞的嗡鸣的感觉也在慢慢的消失,莫名其妙的看着前方这条热闹繁华的街道,灯红酒绿,来来往往的行人们络绎不绝,路边所有的标志牌上面全部都写着明日超能组即将开赛醒目的字眼。

    “嘿…帅哥…要不要…玩一下?”双腿上面丝袜的洞越多,虽然也代表着这个妓女很受欢迎,但是也证明着她的**程度有多么的厉害。

    龙潮歌摇摇头“谢谢,不用。”

    “真的吗?”,金发妓女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带着魅惑的表情转过身,挺拔的翘臀撞击着龙潮歌的腹部,勾引着她。

    “我操…”徐福伸出手看着眼前这个幼女转过头对着老板道“初夜吗?是初夜吗?是叛逆的高中生吧?说个价钱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