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血腥观音-戮杀的降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传说当年秦始皇统一了六国之后,一心想要追求长生不老之术,位高权重的他极其的惧怕死亡,听说当时很多地方,如东海的蓬莱仙岛、异度西域等地带,很多地带都掌握着长生不老之术,于是他派遣出当时自己的亲信-徐福,去为他寻找能够让自己长生不老的秘诀。

    徐福取仙丹的经历完全不亚于西游记,传说当年秦始皇为了保证徐福等人的安全,将当时大秦帝国的斋云金人赠送给徐福;历史就如同我们了解的那样,秦始皇终究没能够长生不老,而徐福的行踪则是成为了一个千古之谜;时至今日这个谜底才得以破解。

    抛去那些扯淡的成分…

    用刀子切割牛排,点着红色蜡烛,三分熟的牛排进入嘴巴里面,牙齿进入牛肉中,肉汁、油汁、血汁全部都纷纷的被挤压出来,他伸出舌头将这些汁液全部都舔的干干净净,紧接着用格外淫秽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少女,这个人就是当年为秦始皇出去寻找仙丹的徐福,他当年的确找到了长生不老的仙丹,虽然现在依然是一副绝世超然的沧桑者的形态,不过变成一个人见人爱的玉面小郎君,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喜欢处女,不管是那个国家的,我向来都是来者不拒。”,徐福说道。

    坐在他对面的金发女孩儿一脸的叛逆张扬,眉宇之间充满了一股桀骜不驯的感觉,她在吸大麻,她在向徐福抱怨着自己遇到的那些不公平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徐福不断的安慰着他。

    少女闭上眼睛,仿佛是大麻进入了脑部,然后传遍了全身,给予了她难以想象的快感。

    她脖颈上面的一根根的筋脉全部都恐怖的冒起来,昙花一现后,双手将双手放进了双腿之间。

    “我需要处女来保持我的功力。”,徐福切着切着突然抬起头迷茫道“活了多久了?我自己都忘记了。”

    “dear,我不关心你是什么老妖怪还是什么东西,你,想要我吗?”,少女问着他。

    “当然!”徐福肯定的点点头“但是我更加喜欢那种循序渐进的感觉,同理的是,我也讨厌那些传统的过程,比起接吻,我更加愿意用力的吸吮你的**,比起抚摸,我更加喜欢你揉捏我粗壮的金箍棒,比起传统男上女下,我更喜欢你像是一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

    少女眼神迷离,脸庞在烛火的照耀下彰显着一种青春的媚态。

    徐福叉着一块牛排递了上去,少女将牛排吃下去后,伸出舌头不断的舔着钢叉,她的舌技,稍显生涩,但是却很灵活,口水黏在钢叉上面,一缕缕的掉落下来;徐福看到不断的发出满意的笑声,腰部一挺,解开拉链,一根憋得难受,通体紫色筋脉胀起的超级巨无霸“啪”的一声弹射了出来,随后不小心的撞击在桌子上面,连整张桌子都是稍微的动了动。

    少女像是一只俏皮的波斯猫,从桌子底下撅着美国女孩儿特有的巨臀钻过去。

    来到徐福的双腿之间,她的双眼中先是出现了惊讶,随后伸出双手将那份巨大握住,慢慢的低下头,俏皮的粉色小舌头先是在针眼上面舔了舔后,随后一口将那鸡蛋壳的东西含住,“嗯…嗯…嗯…”徐福昂起头不断的发出着舒爽的闷哼,伸出手将少女的金发抓住,随后一上一下,拿捏的很好,在慢慢的调教着他。

    美国的这条红灯街,与国内的天壤之别。

    龙潮歌遵循着耳朵里面不断嗡鸣的佛音,进入了徐福那家店后,佛音果然微弱的太多太多。

    “我是随时为您解决男性问题的托尼,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一个左脚上面安装着木棍的小个子男人,带着我是这里老板的口吻走过来;龙潮歌朝着周围看了看,女性和男性们络绎不绝,而且大多都是裸露着身体,窗帘后面、桌子上面都有着**的场面,一群女人从龙潮歌的前方走过去,集体的翘起臀部拍了拍,给予了小龙一个媚眼。

    我来这里干嘛?龙潮歌捂住脸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托尼轻松的吹了一个口哨,两个身上披着黄羽毛围巾的妓女媚笑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妓院不远处的酒吧前方,一名虎背熊腰的男人将一杯威士忌重重的放在了吧台上面,随后双眼中“叮叮叮”不断的闪耀出十字般的星光,在他们猛然回过头的瞬间,一股气势霸道的狂风顿时席卷了妓院的整栋楼,普通人只能够看到一股狂烈的风暴肆意的横扫着,但是在龙潮歌的眼神中却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些风浪里面飞禽走兽不断的怒吼着,在地上奔跑张牙舞爪的狗熊,飞舞在天空中的猎鹰,全部都随着帝皇系域气凝固成各个幻影。

    域气横扫过龙潮歌的身边,站在域气里面的小龙只感觉一股风浪吹拂过来,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看来对方不想要伤害着自己,控制着自己的域气的程度。

    但是整栋妓院的其他地方可没有龙潮歌这样的好运了,在房间里面如同老牛般耕耘的嫖客们、虚伪叫着的妓女们、男男女女你老老少少们全部都纷纷的倒在了地上;包括徐福房间里面的那名刚刚脱掉上衣的金发少女,直接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帝皇系域气凛冽无比的朝着徐福攻击过来。

    将西兰花塞进嘴巴里面,徐福抬起右脚重重的在地上踩踏。

    “轰轰轰…”地面上宛若海浪般朝着徐福进攻过去的帝皇系域气的前方,同样一股超强的气浪轰炸过来,“嚓嚓嚓…嚓嚓嚓!”在虚空的撕裂的声中,那股气浪从徐福的脚底下面喷射而出,其中携带着一道道的黑色爪痕,就如同发狂的恶猫般,与那股帝皇系域气狠狠的撞击到一起后,“嘭!!!”,从撞击的地方升腾起一股气浪径直的升腾到天空中。

    下一刻惊骇的场面是,帝皇系域气全部被这股气浪撕裂的不断的破碎。

    解决后的徐福喝了一口红酒,昂起头用力的清了清喉咙,拆开了一包骆驼香烟。

    “他们全部都死了?”,龙潮歌感受不到身边的人,一丁点的生存迹象。

    “动物们进入了某种状态之后看起来也像是死亡了一样,这被称之为冬眠,你身边的这些人也只不过是同样进入了这样的状态而已,因为要做一些可能很恐怖的事情,这么动人反而碍事。”,坐在吧台哪里,背对着龙潮歌的壮汉将一瓶威士忌扔了过来,随后屁股一动,转过身。

    龙潮歌惊讶的发现他的怀中、双腿之上坐着一个身穿僧侣衣裳的小姑娘。

    青色的僧衣有些破烂,但是挡不住她一双灵动的双眼。

    小姑娘双手合十,对着龙潮歌低低头。

    “不会是你把我召唤过来的吧?”龙潮歌很想要用一些接地气词语,不过想来想去召唤比较合适。

    “是的。”,小姑娘抬起头用清澈的眼神看着龙潮歌“因为你有慧根。”

    地上的金发少女就像死尸一样进入冬眠的状态中,徐福叼着烟,烟雾熏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他的定海神针在她的胯下不断的摩擦着,想要进去却发现太干了,“他妈的。”,徐福吐掉香烟,“呸”的一声在手心里面吐了一口口水,随后在她的双腿之间随意的抹了抹,上下摩擦了一下后,徐福的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恩恩恩…”不断闷哼着慢慢的进入。

    一股股的鲜血从水帘洞里面流淌出来,丝毫不美丽也丝毫不浪漫。

    “我叫戮杀。”,壮汉擦了擦嘴角的酒水液体潇洒的说道“隶属于血榜。”

    龙潮歌眼睛一亮,猛然的赞扬道“你就是把明迦打的连风都摸不到的那个血榜七号的杀手啊。”说完觉得不妥的摇摇头“所以,你想要旧景重现,如对付明迦那样,把我也打一个半死不活吗?麻烦你到时候下手轻点,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要鼻青脸肿的死去,能够干脆点也就干脆点。”

    他的自嘲倒是让戮杀咧开嘴角笑了笑,随后昂起头又干了一口威士忌。

    “我们找你是好事。”,戮杀指着小龙说道,随后食指变换了方向指着头顶说道“找上面的人,是清算。”

    将擦干净的纸巾扔在金发少女的脸庞上面,徐福吹着口哨将裤子用力的提起来,随后晃了晃皮带后,扔下了几张百元大钞之后,走出了房间,他一步一步踩踏着楼梯下来的时候,龙潮歌猛然的看到他,一阵愕然,眼前这个人,什么情况?就跟一团黑雾包裹的谜团般,让自己根本无法看清楚,不管是年龄、实力、还是任何的东西,徐福全部都小心翼翼的藏好,不暴露出来任何的东西。

    行走在人群中的徐福走到酒柜的前方,随意的拿了一瓶后用牙齿咬开。

    “啊…小龙龙,明天的超世武学组,我可是相当的期待着你呢。”

    他走过龙潮歌身边的时候伸出手拍了拍小龙的肩膀,昂起头将瓶中的酒喝了一大口。

    “站住。”,正当徐福准备出门离开的时候,戮杀威严的喊道。

    徐福并不是被他震慑到,反而很奇怪的偏过头看着戮杀“这位大兄弟有何贵干?看你带着孩子怪可怜的份儿上,不会是要我支付你的酒水钱吧?”

    “帝释天,你真的的忘记了我是谁吗?”,小姑娘从戮杀的双腿上面跳跃了下来。

    他居然知道自己的真名?这倒是让徐福颇为惊讶,转过头再次喝了一口酒,徐福再次慢慢回头之时,他的头发变成了黑白两种颜色,同时一股携带着杀意的风暴从前方“轰”的一声,直接冲撞的进入;小姑娘一动不动的站在风中,全身略大的僧衣被风暴吹的猎猎作响,脖颈上面一串古朴的佛珠更是迎风乱舞。

    她那清澈的双眼中,在瞳孔里面,两个金色的卐字光芒如同两把利剑般,陡然的飙射了出来。

    “你是那座寺庙的?”,徐福显然也发现了她不寻常的瞳孔,不断的挠着脑袋说道“我最近这些年作恶倒是不少,但是我实在想不起你到底是谁了,真是抱歉啊,原来罪大恶极的人想要忏悔的时候却忘记了,这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不如你给我引导引导,然后我痛哭流涕的向你认错如何?”

    “我是波斯天竺寺的大!日!如!来!”

    小姑娘说话间双手合十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随后一个巨大的卐字符号轰然一声出现在天空中,下一刻便宛若一堵城墙般的朝着徐福推动了过去,“乓!”,将酒瓶扔在地面上,徐福全身的黑色长衫随着力量的爆发衣角肆意的乱舞起来,他背着手退后一步,双眼凶恶的凝固,“嚓嚓…!”前方两道从虚空中钻出来的黑爪将卐字印记直接撕裂成粉碎。

    九阴真经?龙潮歌倒抽了一口凉气。

    徐福赫然释放是九阴真经里面的九阴白骨爪,没想到如此的轻松。

    天呐…他的实力究竟恐怖到何等的登峰造极的地步?

    “噗!”,大日如来毕竟如此的形态不敌徐福,吐出一口鲜血双手合十的直接飞舞了出去。

    身后的戮杀起身的时候将前方的一张凳子顺势踢动,凳子旋转着朝着徐福飞舞了过去,戮杀则是一把将大日如来接住,关切的看了她一眼后,并没有大碍,只是被爪浪震的有些承受不住,“他……他好强……比以前更加的强大了。”,大日如来在戮杀的怀中虚弱的喊道。

    “大日如来,我他妈正找你呢,没想到天堂右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入。”,徐福凶恶的说完后笑眯眯的大笑了三声“没想到连天竺寺哪一爪没杀掉你,真是遗憾呐,但是你现在跟死亡了有什么区别吗?如此的形态,如此弱的身体,噢?我听到你说我很强?”

    徐福得意洋洋的抓了抓自己的裤裆“那是必须的,为了迎接明天的比赛,我可是煞费苦心呐,大金刚上面沾染着鲜血的我,可是绝对的全盛状态,可以持续三天三夜。”

    戮杀冷冷的眼神看向徐福道“她不行,我来。”

    “你?”,徐福表情表情滑稽的的看着戮杀“拿什么来?拿嘴巴来?你想要给他出头吗?”

    话音刚落,徐福的身体顿时变成了一团黏液冲锋到天空中,戮杀抬起头看向的时候,在徐福刚刚站立的地方,背着手的徐福风影般的移动过来,直接伸出手抓住了戮杀的脖颈,一个推动后戮杀的后背重重的撞击在酒柜上面,震动,让一瓶瓶的好酒纷纷的掉落下来,“啪啪啪”的不断的掉落在地上,散发出一股股刺激的香味,香气四溢的酒水中,掉落下来的大日如来艰难的站起来“叔叔,小心。”

    掐着戮杀脖颈的徐福右手“嘭”的一声释放出一股狂烈的气浪。

    “咚咚咚咚!”戮杀身后的酒柜顷刻间被震裂成粉碎,随即身体再退。

    “咔”的一声,后背重重撞墙的戮杀背后一道道的裂缝不断的撕裂开来。

    “天下武功,我徐福全部都翻阅了遍,如果不是世界政府那操蛋的图书馆,我早就已经是天下无敌,就算是帝君虹,都像是一只小蚂蚁一样,我瞬间可以捏死,就如同掐掉一颗水嫩多汁的葡萄般的轻松,今天我就要从那姑娘的身体里面把《灵山决》取出来,你能奈何我何?”

    “你敢!!!奈我何?”,徐福如同一头威武霸气的雄狮般的发出一声狂恶的呐喊。

    “咚!!!!”,戮杀身后的墙壁被气浪震的破裂粉碎,徐福衣角飘舞,右腿腾空到半空,狠狠的踢在戮杀的脖颈上面,“嘭”身体就像是一颗炮弹般飞舞出去的戮杀直接撞击在地面上,大地被他的身体撞击的断裂开,在无数碎石的乱舞中,戮杀一头扎进了地面中。

    凶恶的表情,再次变得温柔沉稳,徐福蠕动了一下双指看向身后的大日如来“是要我亲自动手,还是你自己乖乖的把灵山决交出来,你知道我很喜欢这个东西的,所以配合点还是要反抗?”

    大日如来“呜呜呜”双眼中闪耀着佛光不断的昂起头,头发和僧衣全部都在佛光中腾飞了起来。

    下一刻,大日如来从一个小姑娘顿时变大,一个旋转,一掌直接劈了出去,掌风如同闪电般的飞梭过去,在徐福粹不及防中打在他的胸膛上面,站在原地不断喘息的徐福一动不动站了十几秒后,刚刚走出去一步,一口鲜血直接喷洒而出,他佝偻着身体,背后仿佛有山岳般的力量压制着他,抬起头凶恶的眼神看着的大日如来道“这是…灵山决?”

    “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大日如来双掌合十,一串串根本听不懂的佛经从她的口中不断的冒出来,随后四面八方全部都响起了佛经整齐颂唱的声音,“嗡嗡嗡”一道道的流光在地上不断的飞梭而过,“砰砰砰”天空中佛经的力量不断的震撼着,不断震撼的虚空“咚咚咚”的响动着,时不时如同重锤般的憾击。

    龙潮歌捂住了自己的脑袋,竟然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疼痛。

    徐福则是单膝跪地…不断的对着大日如来狂笑着“想要杀掉我?你真的是痴心妄想,我从秦始皇的时代就存活下来,一直到今天,我还生龙活虎的存在着,就凭你想要让我灰飞烟灭?”

    “我知道你当年为什么存活下来。”,大日如来的话再次让徐福出现了恶笑“那又如何?”

    “眸呢…南無阿弥…无量寿佛…”,伴随着整个房间里面佛经颂唱的声音越来越大,开始有僧侣的幻影一批批的不断的出现,他们全部都双手合十,脑袋低下,额头放在合并的大拇指上,他们跟随着大日如来一起颂唱,虔诚而恭敬,全身的光芒是如此的闪耀,佛学的氛围竟然是如此的厚重。

    后方毫发无伤的戮杀摇了摇头慢慢的站起来,无数的碎土从他的头发里面飞舞了出去。

    如果今日能够杀掉了徐福,也算是对我过去,所做的那些恶的一种救赎。

    戮杀的双眼中出现了一丝无法撼动的坚定。

    “呜啊…”龙潮歌双掌放在太阳穴上面,捂着脑袋痛苦的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即腹部处都出现了一股浓浓的温热后,脑袋里面的刺痛的感觉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莫名其妙看着大日如来的他道“这是怎么回事?有慧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把?你要是告诉我是什么转世,那就真的是天方夜谭了。”

    大日如来闭着眼睛念着佛经并没有回答龙潮歌的话语。

    但是前方的徐福,则是像一头笼中的困兽一样,用低吼和嘶哑的语气叫嚣道“想要宰掉我吗?”

    在来自四面八方恐怖的压力之下,徐福抬起头不断的吼啸着,全身的黑色长衫“嚓嚓嚓”不断的碎裂飞舞,一股格外刺眼的银色光芒从他的全身闪耀的冲射出来,银芒如瀑般,一根根的银发如同迷惑人心的美杜莎女王般,在天空中开始飞舞;大日如来感觉到一股反抗的力量陡然的冲击过来,睁开眼睛看着龙潮歌“…忙啊…”

    “什么?”小龙一脸的懵逼。

    “帮忙啊!!”,大日如来大声的喊道。

    我操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莫名其妙就被卷入到这场纷争里面来了……小龙的脸色比吃了苦咖啡还要难看。

    XXXXX

    天边鱼肚白,一丝亮眼的曙光如同一把犀利的刀锋,斩开了黎明之前的那份寂静和沉闷。

    亚马逊森林,破晓时分,想要冲刺出去继续与唐夜麟战斗的皇甫龙斗被黑紫藤拦住。

    疑惑之间,周围的森林里面响起了人影奔跑的声音,一批批身穿赤色斗篷和身穿纯白斗篷的人手中拿着巨型的鹰角弓,弓弦随着他们的移动,不断的撕裂着空气,如同半月般却精准到极致的弓身弧度,能够在瞬间爆发出这把弓最强的力量,奔跑在树林里面的队伍是亚马逊森的神箭族。

    “噢…”天空中响起了霸道的笑容之后,唐夜麟抱着手懒洋洋的看向空中。

    血腥观音罗杀心身穿喇叭裤,**着上半身,一根粉色的丝带缠绕在双手的手肘处,环形般的在他身后肆意的飞扬着,粉发扎起来的罗杀心肥厚的嘴唇随着他一笑彻底的咧开,他张开手热情的喊道“看到我这样的出现,你的内心是否特别的感动?别说了我的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乃是我罗杀心义不容辞的事情。”

    “唐狐狸,是时候到了回来的时候了。”,罗杀心的身后,四个黑影全部都大笑起来,他们一字排开的悬浮在天空中,最左边的那位眼如铃铛,鼓胀起来看起来凶神恶煞,身后交叉背着两把巨大的紫金铜锤,生的那是虎背熊腰,他全身穿着虎皮战衣,腰间挂满了一颗颗白色的骷髅头不知道那些可怜的野兽,惨死在他的紫金铜锤之下。

    此人乃庄卿贤麾下四圣王之一·巨灵王。

    “亚马逊森林什么时候成了不打一声招呼就可以擅闯的地方了。”,伟大皇后的声音游荡在天空中。

    “别误会皇后!”,罗杀心赔着小心说道“我们真的无意冒犯,但是看到我们的同伴唐夜麟被你们追杀或者击打,身为同伴的我们,理应要伸出援手吧?这样患难见真情的友谊之情,在全世界各地都是一张免死金牌,您说是吗?”

    伟大皇后的声音充满了威严“油嘴滑舌,友谊是没错,但是你们破坏了亚马逊森林的规矩,规矩是无法破坏的。”

    声音刚落,“嗖嗖嗖嗖嗖!!”下方的树林之中,一根根通体燃烧的岩浆箭矢不断的冲腾了起来。

    “快点走,在这里并不是长久之计。”,罗杀心的话音刚刚落下,身后的巨灵王一声咆哮“不就是一个掌管着破森林的皇后吗?你有什么了不起和值得嚣张的?”

    “别放肆…你妈的…”罗杀心还没说完,只看到巨灵王怒气冲冲的冲锋了上去。

    他的确气势超燃,是绝对的刚猛类型的战士,在冲锋的过程中巨灵王双拳狠狠的打在自己的胸膛上面,身后的气流全部都形成了一只巨大的张牙舞爪的白额吊睛虎,“杀你们一个天翻地覆!”,巨灵王凶恶的将紫金战锤拿了出来,双臂上面的肌肉“砰砰砰”不断的鼓胀了起来。

    进入箭群的范围里面,他全身带着武装系域气,两只重大一千六百斤的紫金战锤在巨灵王的手中被舞动的虎虎生风,冲击在他身体上面的岩浆箭矢全部都崩断的破裂,紫金战锤更是放肆的将一根根的箭矢源源不断的打算。

    在箭群中如鱼得水的巨灵王狂笑道“这就是名震世界的亚马逊森林的神箭族,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

    “这么嚣张?”,龙斗的脸上出现了好战的表情。

    “皇甫,不用你管,既然有人想要挑衅亚马逊森林的威严,那我就奉陪到底,我这亚马逊森林,好久没有这么热闹热闹了。”在虫洞里面的伟大皇后懒懒的说完后,“嘭!!!!”一只宛若兽蹄般的右手,第一次从虚空中正面的冲击出来,巨蹄带着恐怖的灵力,不断的释放着。

    巨灵王一边打碎岩浆箭矢一边落地的狂笑道“伟大皇后,今天我就把你煮了吃!”

    森林里面,所有的熔岩射手们全部都飞舞了出来,一字排开的全部都半蹲在地面上。

    烈风吹过他们赤色的斗篷,每个人的脸庞在斗篷里面,都闪耀着尊严的光芒,誓死捍卫亚马逊森林的威严。

    “熔岩射手·升腾·火山射手!”

    “轰轰轰…”伴随着伟大皇后灵力的疯狂作祟,蹲在地上的熔岩射手们全部都纷纷的抬起头,他们的浑身都燃烧着恐怖的烈焰,鹰角弓整整齐齐的对准天空中,当一根根箭矢破空升腾得到刹那,“咕噜噜…咕噜噜…”一根根飞舞到天空中的箭矢,顷刻间变成了巨大的火山岩。

    密密麻麻的火山岩让巨灵王瞪大眼睛,左手的紫金战锤打碎一个,右手的紫金战锤打碎一个,一个巨大的火山岩正面朝着自己冲撞过来,“咚”的一声直接撞击在巨灵王的身体上面。

    “树精!!!”,虫洞里面的伟大皇后猛然的升腾起巨蹄。

    “轰轰轰…轰轰轰…”大地开始疯狂的颤抖起来,一根根粗壮的绿色藤蔓野蛮的生长起来,很快钻出了树林,游动在天空中,还在继续的放大变长,藤蔓上面的熔岩射手们不断的奔跑着,浑身燃烧着他们在空中留下一抹抹刺眼闪耀的火焰幻影,随后再次全体将鹰角弓对向了前方的巨灵王。

    “疾射·蟒之箭!”

    “砰砰砰砰砰”一团团赤色的气浪在鹰角弓上面疯狂的爆裂之后,“嗖嗖嗖嗖…”一根根的熔岩箭矢再次疯狂的冲向天空中,“丝丝丝…”这次箭矢的周围,巨大的蟒蛇幻影不断的游动着,蟒蛇幻影的身躯包裹着箭矢,第一根破空而过,打在巨灵王的身体上面,武装系域气顿时彻底的粉碎。

    “咚咚咚咚咚!!!”蟒之箭连绵不断的狠狠的冲击在巨灵王的身体上面,巨灵王身体上面的虎皮战衣在瞬间被撕裂成了粉碎后,随着箭矢连续不断的冲击,他大口大口不断的吐着鲜血。

    罗杀心连忙大声的解释道“皇后,没必要做到如此的地步吧?你跟小庄关系也不错。”

    “亚马逊森林的规矩是我的底线,只要触犯了我的底线,无论是谁,我全部都一视同仁。”,伟大皇后的声音带着隐隐约约的怒气,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看到皇后有些微微的发怒。

    皇甫龙斗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同样,回归到动物系四大守护者的我,也有无法拒绝我不能够保护亚马逊森林的理由。”

    这句话说的伟大皇后内心一暖,没想到这个伙伴竟然如此的重情重义!

    攻击的势头从唐夜麟转换到天空中的罗杀心,后者猛然的一震后,破口大骂唐夜麟的祖宗十八代,一个伟大皇后都已经如此的难以对付的,不要说现在又来了一个皇甫龙斗,双手结印的罗杀心大声的呐喊道“唐狐狸,你想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不要再妄想自己能够成为四大守护者之一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议,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待着我们。”

    声音刚刚落下,“嘭”的一声,从罗杀心的身后,五颜六色的彩带狠狠的冲击了出来,密密麻麻的如同海浪般的铺泄了下去,冲天而起的皇甫龙斗在瞬间便被彩带的海洋彻底的包裹住,身后的鸟羽大氅随着皇甫龙斗双手朝着两边冲击出去,“滋滋滋…滋滋…”,梦幻神隼特殊的撕裂力量顷刻间朝着周围蔓延过去。

    但是这是第一次皇甫龙斗震不开的东西,那些彩带和撕裂的力量一旦接触到,顿时变得格外的柔软。

    “这些彩色的飘带刚柔并进,用蛮力来的话可不行。”,罗杀心优雅的说完后用日了狗的表情看着唐夜麟“巨灵王都快被伟大皇后打死了,你他妈还不动,我他们给你接风洗尘的饭菜都做好了,快他妈离开这里。”

    唐夜麟恶意盎然的眼神看着前方的风四娘。

    “你别想。”黑紫藤和雏狱挡在了风四娘的面前。

    “火狐,下一次等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之后再来找我,想要复活洛小妖并不是没有办法,但是代价很大。”,风四娘说完眼神中出现了一丝黯淡的光芒“老是说代价很大很大,却又不说是怎样的代价,最直接的就是一命换一命,你死,她活。”,风四娘说完后摇摇头“我不想要看到那一天的来临。”

    唐夜麟嘴角抽搐了两下后道“一定还有别的方法,我会寻找,不断的寻找。”

    右拳,彻底的松开后,唐夜麟又紧紧的握住。

    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妥协的唐夜麟抬起头看着宽阔的天空中,随后气势如虹的冲锋到天空中,巨大的三足金乌展开翅膀的刹那,从那遥远的东方,新的一天的烈阳已经冒出头,刹那间万丈光芒洒向了整片神州大地和泱泱华夏,三大圣王跟随着唐夜麟的身后共同的离开。

    罗杀心冲向了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巨灵王,左手将他的头发抓住,右手张开,纷纷扬扬的彩色飘带飞舞了出去。

    “嗖嗖嗖…嗖嗖嗖!”柔顺无比的缠绕声中,一根根的彩带将蟒之箭飞速的缠绕住,慢慢的缠绕住,让箭矢渐渐的失去力量,另外一方被彩带缠绕的皇甫龙斗将右手插入了闪耀的胸膛之中,一把锋芒闪耀的战刀顷刻间被他握在手中,一刀横扫,“砰砰砰砰!!”包裹着他的彩色飘带全部都被震裂成了粉碎。

    “血腥观音·奥义·丝绸之路!”

    罗杀心将身体上面缠绕的那根飘带朝着前方迅速的扔了过去,“呼呼呼”在风中不断上下起伏的飘带在新的一天的阳光照耀下竟然是那样的美丽,混天绫般的彩色飘带越来越大,罗杀心刚刚踩踏上去的刹那,“滋滋滋…滋滋滋…”从下方的天空中,一颗雷电球不断的移动上来,雷球之中,丁蝉的右手直接轰炸了出来。

    罗杀心粹不及防间一个微微的转身,天雷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肩膀上面。

    顷刻间,罗杀心全体的内脏上面充满了一丝丝的雷光涌动,身体膨胀了一下要爆炸的瞬间又回缩了回去。

    他踩踏着脚下的飘带,负伤瞬间奔腾出去千米之远,飘带在他的移动下也在迅速的飞舞着,皇甫龙斗将武器放回去,身后的鸟羽大氅每一片都在风中飘舞的他静静的看着前方“火狐,你就这么走了,真的就这样绝情绝义的走了,但是我突然有些理解了你,一个人在外人面前有多么的绝情,在那个人面前就有多么的深情。”

    冲刺出去,搂着丁婵滑嫩的腰部,皇甫龙斗慢慢的落地。

    “嗡嗡嗡”,虫洞里面,伟大皇后巨蹄上面的灵力也在瞬间消散的干干净净,她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和懒洋洋的声音“这火狐放出去了就是巨大的麻烦,现在整个时代的核心有很多很多,无论是貘羽和坤沙任何一方的进攻,都会有一位主君退出时代,永远的离开,再也见不到了,但是在时代的节奏中,齐麟掌控的比较好,但是这次齐麟有些奇怪,因为按照他的性格的话,是绝对不会如此的高调的,这次倒是有些怪异了。”

    皇甫龙斗抬起头看着遥远的美国方向“估计我的主君,现在也因为火狐的离开而头痛不已,现在我已经正式的回归,我决定要去一趟美国,在那里,可能有很多未知的事情等待这我。”

    “祝福你,我的朋友。”,伟大皇后说的很干脆。

    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丁婵,丁婵也在看着自己,皇甫龙斗突然觉得她跟别的女人有些不太一样,是那种说不出来的不一样,不过这很坚定着皇甫龙斗把她娶回家的心。

    风四娘还没开口,龙斗便充满了睿智的说道“该是让明迦闪光闪耀的时刻了,不是吗?”

    风四娘将后续所有的话全部都咽了下去,脸上依然带着温暖的微笑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是到了,这个时候了。”

    XXXX

    太平洋,东北区域,齐麟所乘坐的军舰上面,路伶崖不明就里的看着齐麟,而后方的无数统领们更是面面相觑。

    七彩男在想,齐麟,是否在为自己料理后事?

    还是说…关于水之都的未来,他一直都在这样做着。

    “你好…”

    “路伶崖先生…”跪在崖前方的齐麟深深低头问好道。

    (补更11.05,万字还差一章,马上加速咯)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