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不死徐福-暗杀大主君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笔:

    这阵子经历了工作三年以来最长的一次出差,反正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忙,回来就开始做恶梦,我就在梦里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挣扎,因为我知道我在做梦,我大多数做的梦我都知道.

    春梦里面每次一激动,自己喊着哎呀哎呀别醒,就醒过来了。

    以前有人问我,会不会梦到书里面的场景?我可以很负责的说,梦到过很多次,昨天我在书里面写过一句话,上帝在夏天的耳旁告诉他一句话,晚上上帝就到我的梦里面来了。

    你们这么想想,如果我们假设夏宇和帝诺雨认识,然后我们不妨大胆的继续假设,这两个同时哇哇落地的孩儿,在出生的瞬间,被一只无形的黑手,“刷”的一下给调换过来了。

    万一…呵呵呵…我说万一…万一狸猫换太子,是不是很刺激?哈哈哈…

    人生的大起大落太爽了。

    XXXXXX

    朝阳升起,海天没有一色,没有羽毛雪白动作优美的海鸥飞舞,只有冬季凛冽的寒风刮动着路伶崖的双腿;

    没有海平线上面升腾起来的照耀将海水映照成金色。

    一望无际的大海,半黑半金,给人一种空灵的感觉,给人一种空旷的恐惧。

    远处的沙滩上面也没有长发飞舞,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女孩儿,有的只是夺神佣兵团满地的尸体,以及一层层被洗刷的血水;水之都军舰上面风帆拉扯着,军舰在海洋上面起起伏伏的朝着圣辉岛前进,朝阳升腾而起,海面上的阴影范围开始被日光所笼罩所覆盖,黑色的海水变成了蔚蓝色,海面下时不时的看到一群巨大的鱼影群飞速的游动而过;远处一只巨大的鲸鱼发出空灵的呐喊,震人耳膜的回声一道道在风中回响,喷泉般的水柱,从海面下的鲸鱼一喷而出,笔直冲天。

    军舰的甲板上面站满了人群,而且身份不低,全部都是水之都的高层,整个水之都的命脉。

    而此时这群人全部都面露震惊。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一句作茧自缚的话,还是真正的男子汉尊严?

    至少在齐麟的人生信条里面,只要是生意,就没有任何的底线可言。

    “主君…”程倾城想要上前将齐麟搀扶起来,但是齐麟却摇摇头,他苍白且清秀的脸上,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坚定;他单薄瘦弱的身躯在清晨凛冽的海风中,如同那巍峨挺拔的战神雕像般,纹丝不动。

    司马良的脑袋就如同机器的齿轮一样,在飞速的运转着。

    从齐麟将凯撒囚禁在深海监狱的那一刻开始,他已经闻到了危险的香味。

    司徒明脑袋上面的几根毛发被风吹的贴在脸上,他叉开手指抹上去,又被吹下来,如此反复。

    军舰的旁边,仿佛是山岳般的巨大海龟驮着白海国同样以龟速前行,这只硕大无比的海龟,充满了和蔼和慈祥,但是当行驶过刚刚那头鲸鱼喷水的范围和区域后,海龟的脸上充满了凶恶,他那**,从巨大的龟壳里面就如同灵蛇出动一样的飞速的冲刺出来,张开嘴巴的瞬间,一条条的口涎不断的拉扯。

    鲸鱼带着痛苦的惨叫声被一口咬住,“砰砰砰!”海浪翻滚,从蓝色变成血色。

    这头温顺的乌龟在吃掉了一头鲸鱼之后改变了所有人对他的形象,传说中有一种叫做赑屃的生物,能够驮动天地间的万物,而且一生只听候一个人的命令,如果主人死亡的话,他也会跟着他一起赴死,相当的忠心耿耿。

    路伶崖莫名其妙的摇摇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下跪能够让我看起来真诚,以及我的话全部都是掏心掏肺,并且有求于您。”,齐麟快人快语道。

    有求于我?真诚?崖大王甩甩头想不明白“你不是找我来商量怎么破三大海贼团和罗网他们的事情吗?”

    “这只是其一,或者说是附加条件,主要条件我并没有说。”,齐麟低下头颇具绅士礼节的说道。

    “商人的丑恶嘴脸,永远都是挖坑让别人跳,你可真够聪明,如果你告诉我这不是你找我的主要原因,我会立刻走人,但是你这样跪地的说话,反而让我觉得有所惭愧,或者说让我心软,你真的懂得攻心之术啊,有什么话快点说吧,你这么跪着也不好看,毕竟在智商和生财有道方面,你比我强大了太多倍。”

    崖轻轻的跳跃起来坐在甲板的护栏上面,将一个古铜色的打火机放在了万宝路黑冰上。

    打火机的图案雕刻着一座方形尖顶的塔形建筑物,笔直挺拔,虽然看不到是何等天空之下,但是这个图案依然散发着不可抗拒的一股肃穆之感,在无形中竟然显得有些格外的神圣!

    “您知道这次攻打水之都的这帮家伙,是谁牵头的吗?”

    “小庄。”路伶崖不加思考的说道,但是还没等齐麟反驳,他摇摇头继续说道“明面上看似好像是小庄牵头的,将三大海贼团、夺神雇佣兵团、以及罗网情报团全部都牵扯在一起,除了这些顶尖的势力之外,其他的还有很多七七八八的小型实力在他们的身边为他们摇旗呐喊,但是其实我相当清楚,缔造这次事件的人不是小庄,而是那第七位王将。”

    第七位王将?齐麟身后的水之都精英队伍不少人都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哎…”崖摇摇头又跳了下来,伸出双手将齐麟搀扶起来“你本身就体弱多病,跪着跟我说话,别人会以为我有多么的高姿态,就着正常的聊吧,其实实话实说。”,看着玄霄为齐麟披上一件厚厚的大衣,崖打开烟盒掏出一根香烟放进嘴巴里面“策划这次事件的王将跟我见面了,而且他怂恿我,成为小庄那群势力的领军,条件嘛,给我的很优厚,优厚到我想要诸神十握,他都能从封斩天的手中给我弄来这种地步。”

    众人再次一惊,封斩天是什么样的身份何需多言。

    那位王将竟然如此的手段通天?莫非他在世界政府,有着什么对全世界特别行驶的权力?

    齐麟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问道路伶崖“那你答应了?”

    “我要是答应他的话,或许现在也就不会跟齐麟主君您这样交谈了。”,崖挤破了烟嘴里面的爆珠,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一顾的笑容“什么三大海贼团,什么罗网情报团,倘若我真的答应了的话,那么就代表着我跟他们已经同流合污,既然已经同流合污,那就只能够代表着我路伶崖,只是夺神那种层次的男人,真是抱歉,我不想要做那样的男人!”

    崖的话,让齐麟内心一块大石头陡然落地,同时内心油然而生出一股对路伶崖的敬佩感。

    诸神十握,那是让多少人眼馋的东西,即便是不会舞刀弄剑的人,拿过来收藏也绝对是逼格的体现,可是面对如此一个巨大蛋糕的诱惑,崖依然将自己的尊严放在首位,“嗯!”,齐麟自己点点头,并表明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没看错什么?你到底找我来干什么?”,路伶崖吐着冰凉的烟雾狐疑的看着齐麟。

    “呼呼呼!”,海风不断的从两侧呼啸而过。

    从刚开始眼神中的疑惑到现在的如此坚定,齐麟经历了一个很漫长但是同样也很快速的心路历程,他转过头看了看水之都的众位将领们,这些人,都是为水之都立下了汗马功劳的老将,他们每个人的宿命,都和水之都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他们是绝对可以信任的。

    再无其他的疑虑,齐麟交叉着双手抓住身后大衣的领子,让大衣的温暖能够更加的贴近自己。

    他的声音,充满了荣光,他的身体,在时代的风中,竟显得是那样的峥嵘。

    “我的寿命,已经不长了,水之都的未来,我能够托付给谁呢?”

    以这句话开始,身后水之都的无数人的脸上全部都露出了黯淡的表情,虽然一开始就知道齐麟的身体很糟糕,但是当大限将至这种话从齐麟的口中彻底的说出来的时候,还是不免的让人感觉到一丝凄凉伤感,连崖也是有些沉默的看着齐麟。

    可是齐麟的脸上却带着如释重负的表情“终于可以歇歇了。”

    “很小的时候就有名医告诉过我,我齐麟活不过二十五岁,奇怪的是,知道了自己的寿命之后,我反而没有那么的难受了,生老病死,如同聚散如云,尘土归依,我们每个人都会在宿命的轮回中不断的徘徊、迷失、重生与寻找;这水之都的帝国大业,已经悄然无息的在那座巨大的海岛上面挺拔而起,可是这风雨呼啸的时代,那力挽狂澜的人,他究竟又在何处,或许我已经知道他在何处,我所做的很多很多,都是为了他以后江山与帝国的铺垫,但是我始终放心不下水之都…”

    “所以我齐麟斗胆…”

    声音从平静无比陡然的提高变得义薄云天,齐麟威武不屈的看着路伶崖

    “我斗胆的想要邀请你,成为我水之都的守护神。”

    XXXXXX

    穷困潦倒,原来王君战队赛,也是一个人生跌宕起伏的过程。

    一名在第二场血色杀手组押了全部家产的百万富翁手中拎着酒瓶,不断的吸着鼻子,他输了,他把所有的家当全部都押在白渊的身上,结果输的一败涂地;他的口袋里面除了人生最后的一百美元外,还剩下一瓶安眠药,他已经决定了,在这里寻花问柳之后就选择死亡,失去了金钱的人生,那么就毫无意义,因为一切的刺激和快感,我们无法自给自足,需要用金钱不断的填满我们那空虚的躯壳,需要用钞票洗刷我们寂寞的灵魂。

    然而他刚刚推开这座看起来一如往常妓院的大门。

    “当当当…”醉汉手中的酒瓶在顷刻间狠狠的被轰炸成了碎片,酒水在眨眼间一骨碌的全部都断裂的飞舞了出来,让他又失去了人生中最珍贵的一样东西。

    而此时此刻醉汉眼前的场面,只能够用前所未见来形容,这本该是嫖客和妓女们互相**你侬我侬的烟花场所,此时此刻充满了一股神圣的气息,上百个僧侣的幻影已经全部都彻彻底底的出现,每一个僧侣头顶上面的戒疤都在闪耀着点点光芒,他们双手合十,虔诚而恭敬的颂唱着。

    佛音浩荡,萦绕在整个房间内,“嗡嗡嗡”的不断的击打的虚空,爆发出裂空之声。

    “走…”,龙潮歌实在不想要多管闲事,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天竺寺和徐福之间的恩恩怨怨,自己何必趟浑水,大衣飞舞间,龙潮歌移动到门前将醉汉一脚踢飞了出去,然而就在他想要夺门而出之时,“嗡…”一道金色的流光在门前一闪,将想要冲刺的小龙狠狠的震退了回去。

    帝释天全身银色的光芒闪耀的刺眼耀目,他想要启动超武神形态,但是前方来自大日如来的压力,简直是太过于沉重。

    被他在天竺寺杀掉的那些僧侣们已经集体现身…

    灵山决,充斥了整片空间,超度般的为帝释天颂唱着。

    “你这么想要杀掉我的想法简直是白日做梦!”,狂躁如兽的帝释天,双腿跪地,五体投地,但是还是野蛮而不羁的吼啸着,前方的大日如来全身上下灰色的僧衣上面已经被汗水完全的沁湿,看到帝释天仍旧如此的冥顽不灵,她的心中充满了悲痛“那些朝圣的使徒们,那些在佛学之下被佛光笼罩的圣徒们,难道你就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愧疚吗?难道在你的内心深处,丝毫感觉不到忏悔吗?灵山决是天竺寺的镇寺之宝,我要用他,彻底的将你这个恶魔压制住。”

    话音刚落,佛音高昂,大日如来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持续三四秒的长啸之后,一股金色的圣火,熊熊燃烧激情澎湃的在她身后升腾起来,随后“咚咚咚咚”不断的冲射向四面八方,在每个僧侣幻影的身上,圣火全部都燃烧而起,僧侣们松开合十的双手,带着这佛光的双掌朝着前方推动过去。

    “砰砰砰!砰砰砰!”裂空之破裂的掌风刹那间响起,圣火掌排山倒海带着莫大的压力朝着帝释天轰炸过去。

    烈火的密集双掌,源源不断的打在帝释天的身体上面,狠狠的震撼着他的躯体。

    狂焰乱舞,气浪破空,以压制、撕裂之势让帝释天接受着最纯净的洗礼。

    然而在那滚滚的火焰中,帝释天双瞳闪耀着银芒,傲然的高昂起来,霸道的喊道“这如同蚂蚁般的攻击真是让人贻笑大方,你们在表演着什么叫做最可怜的进攻吗?继续进攻一点,你们这些秃瓢,一个个整天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却还不都是一群偷鸡摸狗之辈?”

    “在佛的面前休要大逆不道。”,大日如来的身后,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巨型佛像高高的悬浮在天空中,这尊由圣火幻化而成的佛像猛然的将右手高高的震撼在虚空上面。

    从手掌之中喷射出去一股霸气的金色光芒,不断的穿透着这栋六层妓院后,冲刺出屋顶,如一道绚烂的烟花般冲射到虚空中,下一刻,整片虚空都是“轰隆隆”浑然一颤,一个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剧烈燃烧的巨掌带着袅袅的火星,“咚!!”穿透了屋顶之后,“咚咚咚咚咚”不断的穿透一层层的建筑隔层,轰炸的碎块乱舞,木屑横飞中,帝释天第一次惊骇的抬起头,巨掌的阴影已经将他彻底的覆盖住,圣火…转瞬及至!

    “咚!!!!!!”巨掌狠狠的轰炸在徐福的身体上面后,大日如来正义凛然道“就让它,超度你这邪恶的灵魂,灵山决·奥义·如来神掌!”

    “轰隆隆…轰隆隆…”整片大地被如来神掌扩散的力量炸的不断的破碎出一道道的裂缝,徐福身处裂缝的中心处,身体在巨掌之下疯狂的颤抖着,他在怒吼,他在狂嚎,他在如同困兽般的呐喊着,如来神掌的力量,堪称神威,突然之间,徐福的身体彻彻底底的趴在了地面上,双手上面银色的皮肤,竟然开始疯狂的燃烧起来。

    大日如来见缝插针道“很快你就能够领悟到善良的真谛,灵山决·超度颂唱。”

    “南無阿弥陀佛…”,大日如来和几百名欢迎僧侣们全部都开始念咒起来。

    “哇…”,如来神掌之下的帝释天粗暴恶嚎,忍不住的吐出一口巨大的鲜血,感受到体内力量的疯狂震动,帝释天知道,如果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自己肯定要被如来神掌打的灰飞烟灭,不能够在这样坐以待毙的他,全身的银色肤色,在刹那间变成了暗黑色,奇长无比长达三四米的暗色不断的飘舞出来,“嘭”衣物粉碎,全身彻底**,双腿之间那根巨大金刚上面的处女血液,让他的金刚发暗发黑,但是却给予了全身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光芒。

    诡异的纹身,从帝释天的背后蔓延开来,一条条、一道道,勾勒成千奇百怪的形状。

    邪恶之力,浩浩荡荡的从帝释天的全身都释放出来。

    “不好…他好像又强化了自己的身躯…变成了另外恐怖的形态…”龙潮歌在旁边看的是惊心动魄。

    大日如来睁开眼睛,眉毛扬起来显然十分的愕然,此时此刻如来神掌之下的帝释天,全身暗黑色,一缕缕邪恶的黑烟,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飘舞着,他在黑烟之中全身任何压力都没有,只是不断的冷笑着,随即随着帝释天慢慢的站起身,他那暗黑色裸露的右臂,将压制下来的如来神掌猛然的撑起来。

    大日如来目瞪口呆,外面的戮杀同样是瞠目结舌,这……眼看着就要成功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嘿嘿嘿…”暗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着,赤身**的帝释天狂笑道“大日如来,看来我真的高估了你的力量了,你在天竺寺的时候三魂七魄被我打掉了两魂六魄,我差点忘记了,仅仅只是这样实力的你,又怎么是我这样形态的对手?还没有见识过我吧?但是我告诉你,即便是这样的形态,也不是我的最终形态。”

    “帝释天——逆天帝!”

    “呜哇!!!”,抬起右脚,逆天帝发出一声威武的呐喊,沉重的右脚“咚”的一声狠狠的踩踏在地面上,“刹刹刹…刹刹刹…”在转瞬之间一股股爆发的黑色气烟激情四射的朝着四面八方全部都游动了过去,染指过那些佛光,飞舞过那些幻影僧侣们的身体后,整个空间的那股佛学氛围和佛经的颂唱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虽然幻影僧侣们依然在不断的吟唱着,但是却已经失去了之前那股雄威和灵力。

    逆天帝昂起头怒吼道“这样的形态是我钻研了武学多年后开启的新境界,一旦开启的话直接踏入虚界道,你知道虚界道是怎样的概念吗?你当然不知道,因为愚蠢的你当初要进入虚界道的时候,就是我残忍的破坏了你。”

    “帝释天!!!!!”,大日如来依然保持着他之前名头呐喊的习惯痛苦的喊道。

    大日如来的心如明镜的知道,她已经失去了击杀帝释天的最好时机。

    “这…就是概念!”

    逆天帝双掌狠狠的轰炸在如来神掌上面,为大日如来亲自示范着虚界道的恐怖,那一刻,超神入神所代表的六种力量全部都在帝释天的身后闪耀出源源不断的幻影,无穷无尽的力量让逆天帝一声吼啸,居然任何招式都没有用出来,单单的凭借着强大的掌力,便将如来神掌震裂成粉碎。

    大日如来的眼神,第一次出现了深深的绝望。

    “对付你用逆天帝的形态,简直是牛刀小试。”,逆天帝暗黑色的身体到天空中后,刹那间银芒再次闪耀出来,鼓胀的肌肉、完美的人类线条、刚毅脸庞的帝释天形态,在没有如来神掌的压制之下,他可以如鱼得水近乎如无忧无虑的呈现,全身依然**,唱着战歌的胯下黑金刚弧度弯曲的翘起来,处女的鲜血在上面不断的流淌着,力量!取之不尽!

    帝释天!!恐怖的全盛状态,何人能战?

    “为了天竺寺的圣火!!为了灵山决的伟岸!”,大日如来就像是海洋中进入了渔网的虾蟹一样,带领着幻影僧侣们发出最后一声凄厉的呐喊之后,每个幻影僧侣全身的圣火再次熊熊的燃烧起来,他们一心向佛,充满了恭敬,随着灵山决的颂唱,每个人双手合十的手心之中,既燃烧起来了旺盛的火焰,又散发出耀眼闪瞳的佛光。

    “灵山决·超必杀·无量圣佛掌!!”

    大日如来的双掌,和旁边所有幻影僧侣们的双掌全部都狠狠的推动了出去。

    双掌的中心处,闪耀的卐字光芒,让无数密密麻麻的“卐”字圣火掌顷刻间如同潮喷的海浪般,密密麻麻的朝着帝释天压制了过去,那威力足矣让一座巍峨磅礴的高山在瞬间变成平地,让一块小型的城镇在瞬间夷为废墟,声势浩天,卐字形圣火掌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不断的轰炸过来。

    帝释天银牙闪光的笑道“真是不错…”

    他喜怒无常,上一秒刚刚笑完,下一秒便如同索命修罗般的瞪眼怒吼“秃瓢们,佛是什么?佛是力量的象征,是膜拜的象征,是让人变得有信仰的象征,你们总是相信着他,但是在关键的时候,他能够庇护你们吗?你们与其相信这些狗屁的佛祖,还不如将信仰和膜拜全部都统统的放在我的身上,我乃是力量,我…就是你们的佛呀!”

    “砰砰砰…砰砰砰…”挥舞着力量猛烈的银色巨拳,帝释天拳拳打在卐字形的圣火掌上面,每一拳之下都必然将这些掌印全部都轰炸的支离破碎和撕裂毁灭。

    “哇哈哈哈……”他狂笑着,体内的六根筋脉变成赤、银、黑、红、紫、金六种颜色!

    “斩断一切,六脉神剑!!!”,帝释天全身在天空中不断的旋转着,伴随着他恐怖武学的释放,”嗖嗖嗖嗖…”六把不断颜色的剑刃先是如同龙卷风般的将他全身都包裹起来,随后“刷刷刷刷”朝着四面八方全部都轰击了过去,天空中只看到不同颜色的剑刃带着裂空之声在飞速的游动着,朝着帝释天进攻过来的所有卐字圣火掌全部都被六脉神剑的剑刃所穿透,在天空中爆发出一股股不断炸裂的火浪。

    赤色的剑刃旁边是各种颜色的剑刃,带着凌厉和霸道的绝对压制气势,冲刺进入了幻影僧侣的人群之中,斩杀的声音顿时响起,“嚓嚓嚓…”在幻影僧侣中飞舞的一群群的剑刃,无所阻拦,无所不能,无数的幻影僧侣的全身都剧烈的开始波动起来,他们本来就是藏匿在灵山决里面的魂魄形态,岂能抵挡住帝释天这样强大的杀招?

    一招之下,高下立判,整个空间所有那让人烦恼的颂唱声顿时消散的干干净净,所有的幻影僧侣们全身气息不稳,全身的生活时隐时现。

    “哈哈哈…就这样吗?”,帝释天握着双拳浑身狠狠的一震,刹那间银芒如瀑般的闪耀起来,一股轰然的气势“嘭”的一声扩散成了一道银色的圆圈狠狠的冲射了出来,紧接着威武霸气的气势狠狠的从天空中压制了下来,让那些幻影僧侣们极其的痛苦,全场唯独只剩下大日如来一个人不断的念着灵山决,她相信着,如果这个世界上面能够存在着克制着帝释天的东西的话,那么这个东西一定就是灵山决。

    阴柔的气息,在转瞬之间染指了帝释天的全身,他看着地上的那些幻影僧侣们吼道“你们这群秃驴,活的时候我都不害怕你们,死了还想要我惧怕?”

    “九阴白骨爪·绝命横扫!”

    “嚓嚓嚓…嚓嚓嚓…”天空中的帝释天双手刷刷刷的不断的乱舞着,整片虚空“啪”的一声被五道横扫过去的黑爪所撕裂,九阴白骨爪第一道朝着右边横扫之后,另外一道“嚓”的一声从左边霸气的甩过来,“嚓嚓!”虚空直接破开了十道裂缝之后,整片地带所有的幻影僧侣们的身体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与其说是消失,倒不如说是被九阴白骨爪在瞬间全部都撕成成了粉碎;伴随着幻影僧侣的消散,整片空间那股厚重的佛学压力也在眨眼之间彻底的消散。

    被撕裂开的虚空的十条锐爪,久久才慢慢的愈合。

    大日如来双手合十仍然在连续不断的念着灵山决,帝释天的瞳孔里面出现了一丝欣赏,但是随即之后是无尽的怜悯,他摇着头嘲笑的说道“真是可怜,真是相当的可怜啊,只剩下最后一个人,如同光杆司令那样的你,也想要对抗如此强大的我吗?就我所知道的是,灵山决就在你的身体里面,看来要杀掉你以后,我就能够如愿以偿得到灵山决,到时候你们又要重新寻找,能够杀掉我的东西,哈哈哈…”

    “帝释天,当年你远赴异域寻找不死仙丹的秘密,可是在我们的古书里面记载的清清楚楚!”,大日如来靠着墙壁说道“当年的你让你的那些手下们到处的杀戮,不知道有多少的能人义士死亡在你的守丧,而你跟我们天竺寺,更是有着莫大的渊源,你体内的那颗不死的仙丹,正是出于我们天竺寺的前身之手。”

    帝释天声如洪钟的喊道“哼!即便是知道这些又如何?不死仙丹早就被炼化,已经和我的身体成为了绝对的一部分,我的每一根血脉、每一根筋骨都跟你们凡人截然不同,但是…在很多年前我也感谢你们的提醒,要不是我偷听到不死仙丹的秘密,我还不知道这颗的仙丹的效果居然如此的强劲,他能够让在武学上面有超越与普通人百倍的境界,亦是如此,我在武学上面的造诣,苍茫天下谁是我的对手?即便是你们制造出了能够压制我的灵山决,那又如何?”

    你已经把不死仙丹炼化了?大日如来全身冷汗直流。

    “告诉我,谁能够杀了我。”,帝释天傲然的问道,身体一点点的移动下来。

    “他!!!”,大日如来猛然的伸出手指着旁边一直打着酱油的龙潮歌。

    你他妈是畜生吧?就算是修养的很好的小龙,也依然想要爱破口大骂这样一句,竭尽全力的压制住内心的怒火,龙潮歌正色的看着大日如来“首先这位女娃娃,我本来在床上面睡的好好的,为明天的超世武学组的战斗做准备,是你莫名其妙的把我指引到这里来的,我记变跟徐福是对手的关系,但是那也是在王君战队赛的战斗赛场上面,你们之间有怎样的恩恩怨怨,我根本不感兴趣,也不显要知道更不要听,泼脏水这种事情,不要随便的扔给别人好吗?”

    帝释天看着龙潮歌凶光四射的眼睛慢慢的变得柔和了下来。

    龙潮歌他认识,进入天门的一员猛将,跟天竺寺根本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帝释天身后的银发突然被一股气浪震的四散是飞舞,一大股银色的鲜血直接开绽放,他的身体笔直的朝着前方冲刺了出去,直接正面迎接着墙壁轰了上去。

    大日如来飞速的朝着戮杀奔跑了过去,戮杀伸出手臂,大日如来踩着他的手臂跳跃到他的肩膀上面。

    “没事的,我在这里。”,戮杀稳重的声音给予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他妈的…”帝释天双眼凶光四射的猛然的转过来。

    “你妈的…”,戮杀站在原地双眼闪耀着光芒,一片片的绿色的落叶不知道从哪里吹拂过来,在他的前方曼妙的飘舞着坠落下来;帝释天双手猛然的轰打着墙壁,“嘭!!”,一大股的气浪爆发出来的中,他从尘烟中旋转着朝着戮杀冲锋了过去,戮杀看了龙潮歌一眼,大日如来双掌合十身体变成了一道佛光一阵飘散,出现在小龙的身后。

    她抓住小龙的大衣,站在龙潮歌的身后。

    谢特…龙潮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呜吼…”身后无数的幻影前赴后继的怒吼咆哮,戮杀移动出去的刹那,一股腥臭的狂风刹那间飙射了出去,他的双眼,精光善良的如同恶毒的巨蟒一样,让他伸出手一把掐住帝释天的脖颈,随后带着他一起冲刺出去,第二次将帝释天狠狠的摁在了墙壁上面,“嘭!!!”一大股灰白色的尘烟直接爆发了出来。

    戮杀冷冷的说道“以礼还礼,这是刚刚还给你送给我见面礼的。”

    “你…想要逞英雄?”帝释天的双眼在烟雾中直接飙射出一大股的银色光芒…

    妓院不远处的街道上面,低着头握着战枪的世界政府的士兵们在大群大群缓缓的行走着,领头的人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风从他的双侧吹拂而过,带着不同的寒冷与火热的温度……

    XXXXXX

    依然很紧张。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紧张,让人根本无法轻松起来,就算是这么多次的面对。

    虽然他百忙之中抽空出来看自己让自己格外的感动,但是三十分钟之前,慕遥还全身**的坐在浴缸里面,浴缸里面的水充满了温度,没有那么浪漫的泡泡,有的只有清澈的温水,慕遥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抱着自己的双腿,或许是因为胸部过于巨大的原因,让她有些透不过气。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她有些慌乱,看到帝君虹的脸庞,她更多的是恐惧。

    “怎么样?还喜欢我给你安排的这个住宿的地方吗?在寸土寸金的纽约,有这样一栋豪华的楼房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我当初选择这里,就是因为从这个角度能够俯瞰大半个纽约市。”,因为坤沙要准备明日超世武学组的原因,帝君虹并没有和他共度晚餐。

    他摇晃着杯中昂贵的酒水,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前方灯火璀璨的纽约市,这座城市给人一种高贵的压力,一种莫名的恐惧,一种孤独的情怀,在风中放肆的蔓延。

    慕遥很紧张,他没有勇气询问,神皇宫天划伤自己的脸庞是不是受到了他的指示。

    他更没有勇气告诉帝君虹,自己跟鬼丑老板的事件。

    我是重生,还是堕落?我现在到底该怎么活?慕遥的内心很酸涩与痛苦。

    包括……慕遥甚至都不敢告诉他,这个房间里面藏匿着另外一个人。

    那还是两个小时之前,自己漠然的看着这座城市的时候,门铃声再次响起,慕遥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居住的地方的,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判断大主君是否会来到这里的,也许他已经在纽约市潜伏了太久太久,也许从大主君离开世界政府后,他就一直跟踪着,掌握着他的行踪。

    慕遥很怜悯他的经历。

    “你这是怎么了?一言不发的?”,帝君虹转过身笑看着她“这里并不是世界政府的管辖范围,所以你不用如此的紧张,还有一段时间就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了,你对你未来的夫君没有什么信心吗?还是说”大主君缓缓的放下酒杯,温柔的走到慕遥的前方,慕遥站起身,大主君单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闭上眼睛用力的呼吸着慕遥秀发的香味,随后伸出右手抚摸着她滑嫩的脖颈“你放心好了,这辈子就娶你一个,不是很懂如何表达爱意的我在在和方面不是很精通,但是我想要让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意。”

    身后猛然的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的时候,慕遥猛然的离开了大主君的怀抱。

    随后她有些惊恐的不断的后退着,用恐慌的眼神看着帝君虹。

    一把锋利的战刀,放在帝君虹的脖颈上面。

    冷锋,滑过。

    帝君虹摇摇头道“钢卒,你真是不死心。”

    (补更11.07,明日开始双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