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子弹上膛-大主君重碾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神明岛之战的时候,黑棋军团奉大主君的命令前去制裁和暗杀,但是因为制衡的原因,为世界政府在过去立下汗马功劳的黑棋军团,也成了冤死之魂。

    在世界政府刚毅且冷酷的制度中,没有忠诚,能力无足轻重;只要是妄想撼动到世界政府一切正面形象的东西,都可以被随意的抹杀和无视,正是因为憎恨着如此制度的钢卒,成为了黑棋军团中唯一一个存活的人,乘坐着王君战队赛这艘大船,他顺理成章进入了美国纽约的境内,世界政府过去所教会他的技能、潜伏、追踪、隐藏,现在全部都被合理的发挥了出来,成为了他报复性极强所施展出来的一切。

    钢卒不会忘记南宫将帅等人死亡的惨烈,帝君虹的冷漠更是让他刻骨铭心。

    夜很深,外面霓虹闪耀,照亮在钢卒那张被仇恨和复仇的怒火所充斥的脸庞上面。

    他已经取下了当年代表着忠诚的面具,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复仇的游侠。

    当他的拷问之刃放在帝君虹的肩膀上面之时,后者就已经明白了他的身份,剩余的只不过是一声长叹“钢卒,你这样又是何必呢?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还存活着的消息吗?我只是不想理睬,如果黑棋军团能够剩余一个人活着,也算是世界政府特殊的一种恩赐了,你怎么不领会我的情意呢?”

    “帝君虹,因为你的命令黑棋军团差点全军覆没,我更是拼尽全力逃亡出来,指导今日今时,我的身体上面依然充满了神明岛战役之后的满身伤疤,我的兄弟姐妹们,一个个全部都尸骨未寒,九泉之下的他们死不瞑目,而你却谈笑风生,我原本你会对我们有一丝的愧意,那么只是一点点也对我们是一中慰藉,可是…”钢卒重声的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还将这些当作是你权力施展的象征,你真是让人心寒,我为我过去对你的忠诚…感到羞耻不堪。”

    即便是钢刀架颈帝君虹依然面不改色。

    他用一种威胁的声音道“知点好歹啊,笨蛋们,你们忘记了当年进入世界政府的时候,便发誓了将性命和未来全部都交给世界政府,永世不得后悔,这些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若我钢卒昨日是在战场上面为捍卫世界政府而战死沙场,那我无怨无悔,那是我峥嵘的一生,但是死亡在黑暗的制度下面,这口气,如何能咽下去?”

    “所以,你要用当年我赏赐给你的这把刀,杀掉我吗?”

    面对帝君虹的询问,钢卒猛然的握紧了刀柄。

    在心中想要杀死你的反复练习,何止千千万万遍?

    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前方对自己惊慌恐怕的慕遥,帝君虹睿智的说道“你不用感觉到惧怕,我相信是因为钢卒的言语,让你动了恻隐之心,女人的内心都是柔软的,未来既然是你与我携手并进,我就应该包容你的这些坏毛病,只不过下次记得…身为一个妻子的话要处处为自己的夫君着想,将我推到死神镰刀下这种事情,我不允许你发生第二次。”

    他的话,让慕遥浑身一震。

    因为紧张捂着嘴巴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慕遥的眼中带着异样的光芒看着帝君虹“你,不怪我?”

    低下头,帝君虹的脸在夜色的包裹下,充满了深不可测。

    身后的钢卒,右手猛然的用力,拷问之刃在钢卒的手中飞速的旋转了几圈,刀花阵阵,刀锋带着冷肃的光线不断的在房间里面“嗖嗖嗖”的移动变换着,“啪”的一声,当钢卒的右手狠狠的握住刀柄的时候,一股澎湃的气浪爆发出来,他挥舞着战刀,从侧边朝着帝君虹的脖颈砍杀了过来,气势浑然。

    “只有无能的男人,才会把一切的过错推到女人身上。”

    “轰”话音刚落,一股刚猛的龙息在瞬间直接爆发了出去,令帝君虹上半身的衣物,在眨眼之间完全的扯碎成稀烂,他猛然的转过身,庞大魁梧的身躯,一股压抑的气势阴影将地上的钢卒包裹住;帝君虹的左手在舞动出去的刹那,金光闪耀,方块般的菱形龙鳞,在帝君虹的左手上面飞速的蔓延着,携带着恐怖的力量,将钢卒舞动过来的拷问之刃一把狠狠的抓在手心之中,“嘭!!!”,刀锋与龙光,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钢卒骇然无比,被大主君抓住的拷问之刃竟然连丝毫的移动都成了问题。

    “嗡…”一股沉重的流光,从帝君虹的尾椎骨处闪耀而起,随后冲腾而起。

    “叮”的一声,帝君虹的整根脊梁骨,释放出一股剑鸣的爆裂,将手放在身后抓住剑柄般的脊梁骨,“轰隆隆…轰隆隆”滚滚咆哮的剑锋顿让帝君虹身后的虚空疯狂的涌动颤抖起来,让前方的钢卒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恐惧。

    “这一下…是我身为你曾经的主子,让你的。”

    帝君虹松开了拷问之刃,钢卒退后几步的同时,王权重剑闪耀着撕裂、分割般的狂潮剑气,从帝君虹的身后,拔剑而出;恐怖的战剑,高贵的装饰,代表着绝对权威的剑名,锋冷的流光,宽阔的剑锋,大主君单手握剑,指着前方的钢卒说道“想要我的顶上人头,为你的兄弟姐妹们报仇,现在就可以。”

    可恶…他好强!钢卒尽管内心被恐惧包裹,但是复仇的怒火,还是驱使着他双手握刀,拼命的嚎啕了一声后朝着前方冲刺过去,一脚踏地,钢卒的身体蹦跳到天空中,双手握刀的他从天而降。

    而地上的帝君虹,甚至连看都没看钢卒一眼。

    右臂紧握,力量催动王权重剑的力量之后,“嗡嗡嗡…噹噹噹…”战剑剑柄下面的剑刃飞速的转动起来,在拷问之刃斩击的同时,帝君虹带着一声恶吼放肆的挥舞了一下王权。

    剑刃带着霸权者的力量从右边横扫过来,钢卒舞刀抵挡。

    “嘭!!!!当当当当…”王权战剑和拷问之刃结结实实的碰撞到一起后,刀光剑影震破在一起闪耀出一团刺眼无比的火花,后,王权战剑旋转的剑刃,在转瞬之间给予了拷问之刃莫大的压力,在钢卒的眼神变得震撼的过程中,拷问之刃竟然开始疯狂的颤抖起来,毕竟不是每一把剑都是夜影手中的夕阳,王权几个旋转之间,“啪啪啪”破碎之声顷刻间响彻了整个房间,随即竟然看到钢卒手中那所向披靡的拷问之刃断裂成粉碎。

    在帝君虹冷漠的脸庞下,王权战剑横扫而过,“嘭”一声爆破,钢卒的双手直接破裂成粉碎!

    血水霏霏,残肉落地,钢卒憋了一会儿后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你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我给你的,我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的实力,你的弱点,你的等级,你的招式,偏偏你要对你有知遇之恩的男人,做出杀戮这件无法原谅的事情。”,大主君伸出左手,重重一掌拍打在钢卒的胸膛上面。

    钢卒的身体被巨掌轰飞出去,撞击在墙壁上面,随后一路滑落掉在地上。

    “我就算是化成了厉鬼…也不会放过你。”,地上的钢卒对着帝君虹疯狂的呐喊着。

    帝君虹眨眼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王权战剑高高的提起,旋转的剑刃如同钻头般到达钢卒的胸膛之时,突然的停顿了一下,随后帝君虹满含悲伤的双眼紧紧的合并上,“滋滋滋…”战舰的剑刃旋转着破开钢卒的胸腔,在血水的飞舞中,直接将钢卒的铁衣穿透、将他的胸膛穿透;一剑破开他的身体后,钢卒的身体“嘭”的一声被旋转的战剑撕成四块巨大的尸块。

    黑棋军团的恩恩怨怨,全部都了结了。

    带着嗡鸣之声旋转的王权战剑停止了转动,帝君虹的脸庞溅洒着钢卒的血水,他沉默的抬起头,眼神中出现了不为人知的一抹忧愁,毕竟黑棋军团当初也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自己还清楚的记得在他们面前训话的时候自己脸上的认真神情,还能够清清楚楚的记得过去的一点一滴,原来记忆力太好,真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情,那些值得怀念和温暖的东西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些痛苦和缅怀的负面情绪却始终的如影随形。

    慕遥试探性的问道“你…你好像有些悲伤。”

    剑芒闪耀,刚刚还在帝君虹手中闪耀的王权重剑便已经消散而去,他转过身将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小心翼翼的藏好,转过头给予了慕遥一个坚强的笑容“只不过是杀害了一个世界政府的一名士兵而已,谈何悲伤?虽然在政治上面我是没有任何权力这样私自的以杀戮处置的,这些东西,你以后会慢慢的明白的。”

    拿起自己的外套,帝君虹走到慕遥前方,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但是因为这次的事件,我也下定了决心,我们的婚礼要提前了,我决定在王君战队赛之后就迎娶你,这个房间太恶心,我会马上让人来收拾的,我还很忙,先走了。”

    房门关闭上面的声音在房间里面不断的回响着。

    血腥味弥漫,突然,慕遥感觉到一股剧烈的恶心反胃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捂住自己的嘴巴匆匆忙忙的跑到洗手间里面,打开洗漱池的水龙头,身体上上下下的不断的起伏着;呕吐完毕的慕遥不断的漱口着,随后捧着满手的手不断的揉动着自己的脸庞,回过头看着前方充满了尸体的房间,慕遥无奈的摇摇头。

    自己也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现在居然看到死尸就呕吐了,难道承受力变得脆弱了。

    嘴角出现一道无奈的笑容,但是随即这道笑容转瞬即逝。

    慕遥突然脸色巨变,浑身如同触电般的狠狠的一阵颤抖。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里面,脑海里面浮现出那个身穿西装带着大扳指的年轻人。

    瞳孔充满了恐慌的慕遥低下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满脸的不可思议,不会吧?这才几天?

    XXXXXX

    因为加兹瑞拉特殊血统的原因,身体上面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很快,但是龙隐也陷入了重度的睡眠当中。

    躺在床上的他,尽管是英雄城夜晚如此冰凉的冷风,也难以让他的汗水停歇下来。

    被褥已经浑身湿透,脖颈上面充满了汗液的龙隐张开嘴不断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的右手放在心脏上面,在梦中的他在不断的奔跑着,身后,一条粗壮威武的火龙悬浮在天空中,不断的对着龙隐怒吼着,奔跑着,那火龙龙身粗壮,充满了滚滚烈火的鳞片狠狠的爆发出一股滔天的气浪后,“嗖嗖嗖嗖…”漫天飞舞的鳞片像是炮弹般的从天而降,不断的轰击在地面上,砰砰砰”大地被不断的轰炸出一个个的巨坑。

    龙隐感觉自己全身都没有力量,九把刀也不知道在哪里。

    他在噩梦中被火龙追逐着不断的奔跑,自己休息的房间里面,火光闪耀着。

    滚滚的浓烟不断的从门缝下面涌动进来,不断的弥漫在房间里面。

    刺鼻的火焰烟雾,源源不断的进入龙隐的鼻腔里面,他皱紧眉头,脸上闪过一丝难受的神情之后,随后猛然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外面走廊上面的滚滚火光,龙隐猛然的掀开了被子,冲出自己房门的时候,“轰轰轰…轰轰轰…”整栋燃烧起来的旅馆在火焰之中痛苦的呐喊着,一根根的柱子和无数的电器正在纷纷的爆裂。

    龙隐双眼望去,随后抱着自己的脑袋在火光中冲刺着“老婆,女儿,老婆…”

    自己妻子和女儿的房间里面全部都没人,在火焰中奔跑的龙隐就像是一个发狂的疯子一样,心急如焚的不断的呐喊着狂叫着,他看着旅馆紧紧合并起来的大门,猛然的冲刺过去推开大门的时候,封斩天那张戏谑的脸庞猛然的出现在他的面前,随后诸神十握“嘭”的一声脱离了刀鞘冲锋出来,刀柄狠狠地撞击在龙隐的胸膛上面。

    “噗!”重重吐了一口鲜血的龙隐身体还没有横飞出去,封斩天身后拖在地上的银发一阵乱舞,如同丝线般的银发缠绕在龙隐的脖颈上面,将他从燃烧的温泉旅馆里面拖了出来。

    “呃…”银发极其的紧,让龙隐有些透不过气。

    他的眼睛看着外面不断的转动着,原来在温泉旅馆的外面,早已经充满了人山人海的世界政府的士兵们,此时此刻路雅梦两姐妹和美妇人全部都被抓住,他们看到自己的父亲出现,不断的关切着呐喊着他的名字,让他们赶紧逃走,可是按照龙隐的脾气,他怎么可能抛弃自己的妻女独自一人苟活?

    封斩天银发一甩将龙隐用力的丢在地上,随后诸神十握沉沉的放在了龙隐的肩膀上面。

    “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这么一躲就是十四年之久。”,封斩天的问候干刚刚说完,身穿白色紧身西装,身后披着大衣的龙晨曦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的左手从裤兜的口袋里面抽取出来的时候,金表闪耀,也让他掏出了一把手枪,放在了龙隐妻子的额头上面,龙晨曦淡淡一笑看着龙隐道“想要让你的妻女们活下来的方法很简单,重新进入世界政府里面,以你的实力就算有资格进入和平阁里面,但是你毕竟是戴罪之身。”

    自己的安危一丁点都不重要,看着三个面色惊恐的女人,龙隐道“我会全力的配合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妻女。”

    “好的,十四年前你将从世界政府中拿走的东西交给了欧洲,你怎么给的,给的谁,现在就给大主君怎么拿回来。”,龙晨曦缓缓的将手枪放下来道“容貌虽然改变了不少,但是实力依然未曾减少吧?你妻女的性命,暂时就交给我们来保管,东西什么时候到大主君手中的时候,你才算是真正和世界政府一刀两断的时候。”

    龙隐虽然一万个不情愿,但是无奈龙晨曦要挟着她们的性命,他就算想要反抗,但是到最后也只是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我知道了。”

    “多谢封先生,现在你可以带着龙隐回到世界政府,制定一系列的方案了。”

    龙晨曦礼貌的说道,看着龙隐看着妻女慢慢离开依依不舍的样子,龙晨曦挡住了他的视线道“这些全部都是大主君的命令,你放心,我是不会欺骗你的,等你完成了任务之后我自然会让你们合家团聚,到时候再给你们安享晚年的补偿,你们可以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再也不会有世界政府的打扰,在信誉这方面,你绝对可以相信我。”

    “梦梦…灵灵…照顾好妈妈,我很快就会跟你们团聚。”,龙隐恋恋不舍的喊道。

    “爸爸…”两个女儿无助的喊着龙隐。

    “龙先生,请上路吧。”,双手上面带上特殊的手铐,眼看着龙隐一步步离开的背影,直到他上了飞机之后离开英雄城的时候,身后的士兵问道“龙晨曦组长,请确定龙隐妻女的住处事宜,以便于我们的安排。”

    从烟盒里面抖出一根香烟,龙晨曦左手擦燃打火机将香烟点燃。

    住处吗?

    他转过身,用手枪对准了龙隐的妻女三人,随后“砰砰砰”连续开了三枪的扳机,三颗子弹全部都精准无误的打进了她们的额头里面,三个女人瞪大眼睛全部都身体一软纷纷的倒在了地上,周围的士兵们的脸庞全部都纷纷的充满了震惊,但是一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龙晨曦笑道“还有什么比墓地更加的适合她们?龙隐是回不来了,即便是完成了任务之后,他也要为世界政府卖命一辈子,收队。”

    三个裹尸袋将龙隐的妻女全部都装填了进去,龙晨曦带着大群的世界政府的人马迅速地离开了英雄城。

    身后燃烧的温泉旅馆,这个龙隐花费了十多年心血拔地而起的建筑,在火焰的吞噬之下,不断的轰炸倒塌着。

    熊熊燃烧的温泉旅馆的牌匾“咚”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如同平凡之梦,在无法抗拒的火焰之下折断成两半。

    天空中一架架象征着正义和平鸽的飞机飞舞过天空中,从英雄城行驶过下方中华城,中华城某处建筑上面,全身被黑色烟雾包裹的墨玺静静的抬起头,看着飞机展翅飞舞而过,这一刻,他感觉到世界政府是前所未有的如此的恶心,让人反胃,随后他的眼睛扫过前方中华城的地面,他不知道齐麟为什么要让自己来看守这里,这座城市充满了肮脏的恶徒们游走的妓女,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当年小庄他们藏在这座城市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叹的是,隐藏了十四年的龙隐,终究还是没有逃过世界政府那恶毒的双眼。

    反而让人没有想到的则是欧洲,这个时代的起源就便是欧洲的皇家骑士们,即便是时代怎样的风起云涌,变幻莫测,欧洲也只是象征性的释放出一点儿的东西,看似跟这个时代毫无关系,却在关键的时候总是听到欧洲皇室的名字,也许所有的谜底全部都藏在哪里,也许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稳稳当当的摆放在哪里。

    XXXXXXX

    美国纽约的天空中并没有下雨,反而是因为王君战队赛的关系,整个美国都陷入了一片的绝对火热;但是殿风雷依然撑着伞,他喜欢这种神秘的感觉,尽管他并不是什么神秘之客,在非洲那么长时间卖电热毯,让他积攒起来了一定的生意经,那就是不要跟坑爹的寇枭多多打交道,有些事情还是自己亲自处理的比较好。

    如来神掌的佛光冲破了房顶在天空中彻底的绽放的时候,殿风雷就已经注意到了这里。

    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力量的妓院,让他兴趣盎然,虽然是紧急出动,但是在殿风雷的安排之下依然是有条不紊,身穿和平鸽战服的世界政府的士兵们,身上散发着一股股浓烈的正义之光,握着枪械正在纷纷的奔跑着,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整个妓院便被包围的密集如同铁桶一般,战士们的眼神格外的刚毅,尤其是在王将的领导之下,这份刚毅之中还夹着浓浓的自信。

    妓院大门的前方,殿风雷身上的黑色风衣迎风飘舞着。

    他将黑色的雨伞收起来,因为妓院里面此时此刻已经响起了“咚咚咚咚”气浪爆破的声音,只要一听便能够清楚的知道,这是拳头和拳头有劲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嘭…”应该是一股超有力的气浪朝着周围震动扩散,让整栋妓院都猛烈的颤抖了一下,殿风雷大声的喊道“全体人员注意,在美国纽约,尤其是在王君战队赛如此特殊期间,有破坏城市斗殴现象的,一律不用手下留情。”,周围响起了和庄严肃穆整整齐齐的附和声音。

    殿风雷抬起头,双眼中带着盎然的兴趣笑道“来吧,先飞出来一个,让我看看到底是谁在这里如此的放肆!”

    而此时此刻妓院里面,戮杀的双拳上面携带着两股狮子头般明亮闪耀的光芒,和帝释天的双拳一下又一下的不断的撞击在一起,两人在天空中拳脚相加,又移动到地面上,随后双双踩踏着墙壁,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双双全部都陷入了酣战之中,大日如来在龙潮歌的身后不断的向龙潮歌介绍着关于徐福的来历。

    小龙也是收到了惊吓,居然有人从秦朝的时候一直存活到今天,这不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吗?

    大日如来看着戮杀被帝释天一拳头轰炸在的胸膛上面,身体退后出去几步,随后一脚踏地,在帝释天想要进攻下来的过程中,一条青色的巨蟒从戮杀脚下的大地中冲击了出来,巨大的蟒口肆意的张开,将帝释天的拳头用力的咬住后,青色的蟒蛇身躯一圈圈的飞速的缠绕在帝释天的身躯上面。

    戮杀的嘴角不断凶恶的扯动着,腥臭的风暴从他的全身都释放了出去。

    毕竟徐福并不是动物系的能力者,打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困难,那些针对动物系的招式都无法发挥强势效果。

    “可是…我跟他无冤无仇啊,再说他是坤沙的人,我是夏天主君的人,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你也心知肚明吧,冥冥之中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掺杂在里面,我不能够如此贸然的行动。”

    龙潮歌很认真的看着大日如来。

    大日如来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你简直太有立场了,好的,如果你能够帮助我们杀掉徐福,作为回报的条件,我就把灵山决送给你…而且”

    大日如来的话还没说完,龙潮歌直接拔出了夜枭剑,狂啸道“受死吧徐福,感受夜枭剑的碾压!”

    说好的立场和底线呢?大日如来震撼的看着龙潮歌。

    “哇哈…”殿风雷悬浮在半空中双掌将妓院的大门打开

    “世界政府如此庄严的大本营内,何人斗殴?”

    (又不靠谱了,出差太长忘记了晚上上夜班,今天暂时!暂时一更!明天必须两更!)

    (补更11.08)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