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绝命肃杀-帝释天之霸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逆天帝刚刚出手一击便直接穿透了绫罗的胸膛,如此恐怖的攻击让全世界的人们全部都纷纷的瞪大眼睛,这难道不是切磋吗?为什么会演变成一场生死之战?但是震惊之后,所有的人几乎全部都纷纷的发出了高声的呐喊,比起那样软绵绵的武学的切磋的话,生死之战岂不是更急的让人热血沸腾?

    反之,武学的战斗如果不牵扯到生死的话,那么有何意义?

    狂风怒号的天空竞技场上面,此时此刻一滴滴的鲜血源源不断的从绫罗的胸膛上面滴落了下来,徐福直接成长到虚界道的逆天帝的实力,就是要一击必杀,他穿透了绫罗的右手的手指上面充满了鲜血,随后在一股鲜血的喷射之中徐福猛然的将右手抽取了出来,五根手指灵活的蠕动了一下之后,一掌狠狠的朝着绫罗推动了过去。

    掌风凶暴,剧烈的疼痛让绫罗反映过来了一点。

    战刀横档在胸前,逆天帝一掌狠狠的打在刀刃上面,刀刃“叮叮叮”的跳动了几下后,绫罗口吐一口鲜血不断的后退着,逆天帝全身瘫软般的跪在了地上,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每一块肌肉上面从闪耀着银色的光芒,银发飞舞的他转过身对着身后的铁震山道“老二,你们稍安勿躁,这焰娲战斗团的实力也就是那么回事,我想要一个人将他们全部都横扫掉,既将那垃圾到极致的修罗国狠狠的踩踏在脚下,又扬我蛮荒之地的浩荡威风!”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但是掌声雷动,帝释天的霸道,引来了一阵阵崇拜的眼神。

    同时蛮荒的支持率一度的飙升,大有赶超天门之势。

    铁震山倒是很稳重的提醒道“你想要开心的话就让自己爽足就成了,如果能够一个人把焰娲战斗团横扫的话倒是一件好事情,我们也省事,留下精力准备后面的战斗比赛。

    帝释天同意的点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先在后面养精蓄锐,必要的时候出手。”

    “明白。”殿主们全部都齐齐的点点头。

    退后到战队里面的绫罗全身一震,随后单膝跪地,忍不住的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喷射而出的鲜血掉落在天空竞技场那冰冷的钢铁上面,连蔓延的速度和趋势,都缓慢了不少;焰娲战斗团人群中的那名全身穿着黑袍的男人冲天而起,随后猛然的降落在绫罗的身边,他单手抓住绫罗的胳膊将他整个人头提了起来,随后抓住绫罗的肩膀,让他的身体在原地不断的旋转,而自己则是一掌又一掌不断的打在绫罗的身体上面。

    气喘吁吁的绫罗站在原地,疼痛已经完全的消失,鲜血也停止了流淌。

    “伤势和鲜血都是暂时的止住了,不过不能够太过于凶猛的进攻,否则会全身筋脉尽断而死。”,黑袍团长提醒道“没想到蛮荒之地的人下手比天劫帮会的更狠,是我的疏忽大意导致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难辞其咎,只能够用徐福的性命来补偿你。”,但是绫罗却大方的不断的摇头“团长,这并不能够怪你,是我自己没有小心的提防,疏忽大意。”

    “阁下…太不留情了。”黑袍团长转过头冷漠的看着帝释天。

    帝释天狂妄的笑了笑,并没有答话,反而是眼神中的凶狠,又增添了不少。

    黑袍团长猛然的伸出自己的左手,“轰”一股蓝色的能量劲狠的涌动中,周围的钢铁地面竟然出现一道道格外细微的裂缝,帝释天脸色一变,随淡淡一笑道“噢?早就听说了焰娲战斗团的团长是一个绝世的高手,今天能够跟你打在一起,真是我的荣幸,而时代的传言也根本没有一丁点的错误。”

    “先天罡气!”

    黑袍团长话音刚落,左手猛然的推向前方,“刷刷刷…刷刷刷…”一股股碧蓝色刀锋般的罡气疯狂的从前方冲刺了过来,力量威猛的如同狂狮般,似乎连山岳都能够在瞬间轰炸成粉碎,而看到他直接释放出先天罡气,旁边观战的无数的人都是目瞪口呆,先天罡气非常的难以修炼,在圣域的级别里面简直就像是跟神帝皇域气一样的级别,而且就算是无数人,穷尽了一生去追求罡气的境界,大多数都是无功而返,看来这位黑袍团长,不光光是武功超强,先天的天赋也同样是异于常人,不愧是焰娲战斗团的领导者的级别。

    铁震山大声的提醒道“老大你他妈的小心,这先天罡气不是开玩笑的。”

    看到前方无数的先天罡气疯狂的冲向自己,帝释天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感觉,他那闪耀着光芒的银色手臂,就像是在一口巨大的水缸里面舞动一样,不断的摩擦着…旋转着…伴随着双手的速度越来越快,只不过几个眨眼间,一股股旋转的金色气浪便将银色身躯的帝释天全身彻底的包裹住。

    金钟罩?观战的人群们很多都是捂住了嘴巴,帝释天到底会多少武功绝学?

    “嗡嗡嗡…”不断旋转的金钟罩包裹着帝释天,“咚咚咚咚咚”一股股的先天罡气狠狠的打在金钟罩上面,劲狠而炸裂般的释放出无数的气浪,但是全部都被金钟罩完美的防御住,后方的黑袍团长在绫罗退后几步的过程中,双手一阵乱舞,双掌再次狠狠地推动了出去,大股大股的先天罡气又连绵不断的冲刺出来。

    “金钟罩·巅峰章·大相公天神罩!!”

    帝释天双掌托天般的举着,恐怖旋转的金钟罩将冲向帝释天的先天罡气全部都震裂成粉碎,来多少防御住多少,来多少抵御住多少,“咚咚咚咚…”在整个镜头的画面都被震的不断的颤抖中,疯狂在金钟罩上面爆破的先天罡气源源不断的粉碎;后方的黑袍团长震撼的倒退了一步后,帝释天立刻收起了全身的气势,一脚踏地…

    “嘭…”他如同捕猎的恶豹般的冲向了前方的黑袍团长。

    刹那间银芒如瀑,爆闪的银色光芒在转瞬之间将整个天空竞技场全部都笼罩住。

    “九阴白骨爪·無双·恶爪问王!!”

    黑袍团长只看到前方滚滚轰击过来的银色光芒中,一只巨大的黑爪“嚓”的一声冲射了过来,那一刻,滚滚的天罡剑气将黑袍团长的全身都包裹住,他的罡气,已经臻至天罡的地步,更何况因为是用剑高手,以至于让天罡剑气格外的凶猛,“轰…”气势不属于帝释天的黑袍团长同样朝着前方冲刺过去。

    巨大而恶毒攻击过来的九阴白骨爪,被黑袍团长“嘭”的一声轰炸成了粉碎,随后和帝释天双拳“砰砰砰砰”不断的攻击在一起,两人一拳一拳的轰炸,都是在探索着彼此的实力。

    帝释天感觉到眼前的黑袍团长非常非常强,而黑袍团长却是从帝释天的拳头里面感觉不到任何的东西。

    不知道他的力量,但是很明确的就是自己的每一拳帝释天都能够完美的防御住。

    高手过招讲究效率,全场人的眼神看到两人双臂不断的碰撞到一起,从天空竞技场上面升腾到更高的天空中,帝释天右手的手掌舞动了几下后,每一根变得又黑又细,同时黑色而尖锐的手指甲不断的生长出来,手掌心里面喷发出滚滚的黑色雾气,帝释天的九阴白骨爪朝着黑袍团长攻击了过去

    “九阴白骨爪·超必杀·白骨问路。”

    黑袍团长双臂一震,身后那蔚蓝色的剑影密密麻麻的“刷刷刷”的飞舞到天空中。

    他的拳头,狠狠的打进了帝释天右手的掌心里面,“嘭!!”一股粗暴的气浪直接狠狠的震慑出来的时候一道道黑色的爪影在天空中“刷刷刷”接二连三的不断的舞动着,这一招两人持平手,但是下一刻帝释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谋的表情“刚刚在上天梯的时候,有人也是强硬的来接我这一招,我都懒得说他下场可怜的连猪狗都不如了,因为…”

    “哇哈哈哈”

    随着帝释天的狂笑,漫天的银发都游动了起来。

    “吸星**!!”,一股股银色的气浪,宛若盛开的花瓣在两人的身体交汇处疯狂的旋转了起来,黑袍团长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的拳头狠狠的吸吮住,随后全身的力量都在源源不断的朝着前方流逝过去,疯狂的被帝释天所吸收着,但是他的嘴角,同样出现了一道诡秘的冷笑。

    “嘭!!!”一大股的剑芒在帝释天的手掌心中爆发而出的时候,帝释天脸色大变。

    “天罡剑气·無双·剑圣!”

    “叮叮叮叮…叮叮叮…”刹那间只看到无数深蓝色的剑刃从黑袍团长的身体中迅速的飞舞了出来,带着剑鸣一圈圈的飞速的旋转在帝释天的手臂上满,紧紧地贴近后,“嘭!!!!”一股剑芒的炸裂中,帝释天的整条右臂都在瞬间被轰炸成了粉碎,下方蛮荒之地的殿主们集体震撼的时候,帝释天口吐一口鲜血,随后黑袍团长双掌狠狠的打在帝释天的胸膛上面。

    “嚓嚓!!”

    恐怖的两声穿透,两道剑刃贯穿帝释天的身体。

    “轰…”

    “砰砰砰砰…”滚滚的气浪一圈圈的炸裂中,帝释天的身体从天而降,“当…”的一声结结实实的坠落在天空竞技场上面,不断的痛苦的哀嚎着;天空中的黑袍团长衣角飞舞,身体变成了一把长剑凌空一闪,随后稳稳的降落在地面上,同时用冷酷的声音说道“你刚刚对付黑金佛头那一招,我全部都看的清清楚楚,帝释天,我可是对你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呢。”

    意想不到的场面,首先是帝释天会那么多极强的武学就已经足够的震惊,然而黑袍团长似乎还要更胜一筹,罡气已经到绝顶的天罡的级别,似乎对帝释天有所压制。

    现在帝释天被轰碎了一只右臂,他恐怕是难有作为了。

    刀罗刹摇着头遗憾的说道“真是太可惜了,这么强大的男人,现在失去了一只手臂,还能有什么气候?”

    龙潮歌却没有符合的摇摇头“你还太嫩,好好的看着。”

    黑袍团长身上那股因为占据优势的自信感,也在瞬间消散的干干净净,惊恐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倒在地上的帝释天慢慢的站起来,随后肩膀上面的断臂之处,首先是生长出来了一根根的神经,缠绕的神经之中,一根根的血管开始不断的出现,紧接着肉飞速的生长出来,到最后皮肤的包裹之后,帝释天舞动着银色的手臂,傲然的看着前方的黑袍团长。

    天空竞技场所有人的表情都比吃了屎还要难看。

    “枯木逢春?”,黑袍团长震撼的倒退了一步“这早就失传了,你怎么会使用?”

    “可能我是最后的传承者呢?”,帝释天大笑道,身后的殿主们也松了口气。

    “团长…”焰娲战斗团的人们也着实的为团长捏了一把汗,这个帝释天,到底是从那个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蛮荒之地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一个高手?而看到帝释天的出现,世界政府,观察着这场王君战队赛在黑暗中的那些强者们,一张张脸全部都是变得格外的严肃,帝释天过去的历史,谈不上一片空白,多少还是有人了解并且为人所知的,但是对于他的动向,很多人均是不了解,没想到,他现在在蛮荒之地的麾下做事。

    帝君虹看着香烟的烟头,他知道这场战斗的结果是怎么样的,他也知道帝释天在坤沙的手下。

    费尽心机去那样的对一个人,为的可不单单只是让自己刺激和畅快!

    “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黑袍团长话音刚落,随后狂猛的剑气“刷刷刷”的如同海浪般的从身后疯狂的冲腾起来,全身在原地一个旋转,一脚踏地,一股威猛的气势朝着四面八方的横扫中,深蓝色的剑刃铺天盖地的朝着前方冲射了过去;这些剑刃的每一把全部都散发着凌厉威猛的攻势,在疯狂的裂空之声中,帝释天双手背在身体后面,双腿上面闪耀着银色的光芒。

    毫无畏惧。

    “天罡剑气·無双·剑阵。”

    帝释天冲向了剑阵之中,双腿彻底的带动着自己的整个身体,如同喝醉酒那般,似倒非倒,身影飘渺中,一把把的剑刃“刷刷刷”的不断的从他的身边飞舞过去;他宛若一条闪电霹雳灵蛇般,在剑阵中灵活自如的移动着,没有一把剑刃可以攻击到帝释天的身体;双腿上面更是带着梦幻般的银色光芒,在剑阵中全身擦出一道道的残影。

    虚影纷飞,似真似假,真真假假间变幻莫测中,帝释天已经瞬间到了黑袍团长的前方。

    震撼的“凌波微步”几个字刚刚从黑袍团长的口中说出,帝释天一掌已经喷射而出。

    剑气萦绕,黑袍团长右掌相对,双掌轰击而出中,帝释天冷冷的看着前方的黑袍团长“你觉得自己的天罡剑气可以独步天下吗?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一直都是谦让着你的吗?现在…我就给你看看…一些更加有趣好玩的东西。”,帝释天话音刚落,随后排山倒海的剑气“轰隆隆…轰隆隆…”带着滚滚破裂的惊雷之响,疯狂的从他的身后涌动到天空中,随后帝释天的右臂变成了蓝色,同样的天罡剑气,让全场震惊!

    他居然…同样可以使用天罡剑气?

    “你他妈是畜牲吧。”,龙潮歌无语的不断摇头,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最为震撼的莫过于黑袍团长,看到自己骄傲的独门技能帝释天居然也能够使用,这不仅仅只是在心里上面给予了黑袍团长一次重度的创伤,力量的压制,更是让黑袍团长的身体在不断的后退,帝释天和他的身体上面,双双全部都携带着天罡剑气,而帝释天的剑气,明显比他强横的太多太多,压制的黑袍团长不断的后退。

    “呜吼…”,象征着力量爆发般的怒吼,终于从黑袍团长的口中散发了出来。

    “轰轰轰…轰轰轰”两人的天罡剑气在疯狂的冲撞和交织的进攻之后,在两声的破声中,双方的天罡剑气顿时彻底的破碎,而在天罡剑气破碎的瞬间,帝释天左手闪电的飞舞了出去,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如同霹雳般,狠狠的冲击在黑袍团长的左肩上面,“嘭…”赤色和黄色家交织的六脉神剑穿透了黑袍团长的肩膀,带着鲜血飙射而出。

    “喝…”随即帝释天一声狂喝,黑袍团长看到他的身后,滚动的气浪仿佛形成了那浩瀚深不可测的海洋般,带着恐怖的凶猛力量狠狠的压制了过来。

    “看到我身后海浪般的东西了?这将是你马上的噩梦……”

    “冥海真经·奥义·玄冥神掌!”

    右掌单独的推动出去,在冲刺的过程中手掌不断的弯曲、旋转着,最终掌心狠狠的打在了黑袍团长的右肩上面,“噗…”的大大的吐了一口鲜血的黑袍团长身体顿时被震飞了出去,但是在天空中的时候便双腿盘旋着,不断旋转着从天而降,坐在地上后内力启动;中了玄冥神掌的人,体内就像是被寒冰所包裹,那股极寒的力量让人根本无法升腾起来反抗的力量,黑袍团长将体内的寒气在不断的逼迫出体外。

    一滴滴的汗水,从黑袍团长身体中排挤出来的时候变成了一滴滴的寒冰,“滴滴答答”的不断的掉落。

    收…帝释天吐纳气息,身后滚滚涌动的冥海力量在瞬间全部都消散的无影无踪,记得帝释天之前曾经说过,他早就已经突破到了虚界道的地步,只是为了将自己的力量和招式不断的强化,才将一切全部都废除又再次重新开始,他反正不死不灭,有太多的时间追求武学的奥妙之处,而帝释天的本体分为徐福、帝释天、逆天帝三种形体,每一种形态都掌控着不同的绝学,掌握着不同的力量,为什么?为什么帝释天有如此多的武学形态?

    可恶的家伙…怎么这么强大?离煌粗暴的怒吼了一声之后,肩膀上面的镰鼬高高的跳跃到了天空中,身后的镰刀尾巴在风中“嚓嚓嚓,嚓嚓嚓”不断切割着飞速的甩动着。

    镰鼬落地,超速的奔跑,地上的镰鼬越来越多,凶狠的力度越来越强。

    帝释天轻蔑的看了离煌一眼“你就打算一辈子都靠着你的宠物吗?在永夜城还没有让你吃尽苦头吗?”

    双掌重击虚空,帝释天的身体冲天而起,随后双手带着无数的爪印不断的甩动着。

    “嚓嚓嚓…嚓嚓嚓嚓…”一道道的黑色爪影在镰鼬的群体中不断的横扫着,无数的镰鼬被横扫的痛苦不堪的全身撕裂着,大批大批的镰鼬更是被横扫天空中,身体上面露出了触目惊心的伤口。

    “九阴白骨爪·绝命横扫!”

    双手交叉狠狠的后朝着前方一爪轰炸过去,两道长达百米的巨型的爪影交叉的在镰鼬群中扫射而过,在地上奔跑的所有镰鼬们的身体全部都带着鲜血,与镰鼬痛苦的呐喊纷纷的飘向天空中,随后,所有的镰鼬幻影刹那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在,只剩下本体伤痕累累的从天空中掉落。

    离煌身躯一震,还没等他跑向镰鼬,帝释天脚踏虚空,凌波微步顿时呈现出来。

    身体还残余在原地,一道银色的光芒冲天而起,随后宛若流星般的冲射了下来,迅疾的到达离凰面前的帝释天双手一左一右的夹击过去,手刃“砰砰”两声斩击在离煌的脖颈上面,鲜血和白色的唾沫,同时的从离煌的口中喷射而出;一步后退,帝释天的拳头携带着一圈圈转动的银色起浪冲刺过来的刹那,离煌的身体被人一脚踩踏在地上。

    那名身穿绿皮衣的刺客型选手,双手放在腰间,握住匕首的匕炳。

    眼看着匕首就要闪耀着冷肃的刀锋拔出来的瞬间,帝释天的双手抓住他的双手,。

    “嗯…嗯…”绿衣刺客拔了几次都被帝释天防御住,脸上带着嬉笑表情的帝释天问道“这一刻是不是很怀念之前肆意舞动他的感觉?”

    身体一百八十度旋转,帝释天的右腿狠狠的踢在绿衣刺客的脖颈上面。

    “当当当当…”在钢铁的天空竞技场翻滚了几圈的绿衣刺客一个鲤鱼打挺的站起身,猛然的拔出了两把匕首,同时直接投掷了出去。

    “嗡嗡…”闪耀着锋冷光芒的匕首投射过来,帝释天双臂交叉,胸膛上面的胸肌疯狂的鼓胀起来,紧接着整个胸膛宛充气般的鼓胀起来,“吼吼吼吼…”从帝释天的口中爆发出一圈圈由小到大涟漪般扩散的超强的音波,让一片范围和虚空都在颤抖中,匕首那片不断颤抖的虚空之中后,无力的不断的弹跳中,两把匕首接连的掉落在了地面上。

    狮吼功?帝释天的牛刀小试,再次让旁边的人震惊。

    天呐,他的身体里面到底掌控着多少的武学?隐藏着多少的神功?他是怎么练成的?

    凌波微步再次的开启,还没等绿衣刺客将身后的战刀拔出来,帝释天在冲刺中一个膝撞直接撞击在了绿衣刺客的脸庞上面,下一刻便看到绿衣刺客身体圆滚滚的不断的翻滚了出去,而在进攻之后,帝释天猛然的弯下腰,焰娲战斗团的绫罗握着天雷斩龙刀一刀横扫过去,刚好被帝释天躲避。

    右脚在地上轻轻的一个滑动,帝释天反而出现在绫罗的身后,右手直接伸出去抓住了绫罗的耳朵,狠狠的拧住中怒吼着“这样的重伤还要学别人逞强?还敢在我的面前放肆?”

    将绫罗的身体在天空中转动了几个大风车后,帝释天猛然的将他扔了出去。

    看着前方刚刚落地的绫罗,帝释天伸出手,“刷刷刷”赤色的剑气让六脉神剑的招式衔接能力发挥到了极致,飞速冲刺的六脉神剑让绫罗的身体在天空竞技场上面连续不断的翻滚,身后全部都是爆炸而出的剑气,而帝释天淡淡的说道“既然你这么想要提前死亡的话,我就成全你。”

    银芒暴闪的帝释天冲天而起,全世界的观战者们集体抬起头跟随着他,随后只看到帝释天如同轰炸的陨石般,猛然的落地,一脚踩踏在绫罗刚刚翻滚过的地方,“当…咚…”整个天空竞技场都是爆发出了一道强烈的颤鸣之后,帝释天的右脚,踩踏进了这沉重的钢铁地面之中,一股股刺鼻的硝烟在帝释天的右腿上面源源不断的升腾起来。

    “热身赛过后是什么?”帝释天没有看旁边,因为随着绫罗招式的施展,刀锋雷霆军已经彻底的铺开,形成一圈圆形的将帝释天飞速的包裹住。

    “我昨天晚上还特意问了一下,在超世武学组的杀人,是不是合法的,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因为我并不畏惧修罗国,那么就把明迦的羽翼,完全的斩杀吧,这个世界上不是每只雏鹰,都能够像我的主君坤沙那样,展翅高飞的!”,帝释天张开双臂对着天空呐喊“昊天塔!”

    (补更11.12号)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