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5章 危险的买卖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羽哲可以说是黑斧里面的一个大麻烦,现在随着红儿的离开和天羽哲的死亡,屠荒那可是直接被斩断了左膀右臂,现在的屠荒落魄的如同丧家之犬般,眼神中流淌出两行清泪。

    “我没让你们开枪!谁允许你们开枪的!”屠荒高声怒吼道。

    天劫的小弟们露出了伪善的悲伤。

    但是黑斧的小弟们则是真正的悲伤,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好像是谁喊了一句,一直绷紧的神经就被触动了,手指就不自觉的在扳机上面扣动了,子弹也就控制不住的冲射出去了,但是现在悔恨和追究有什么用呢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挽回天羽哲的性命了,想起阿哲大哥的种种好处,无数黑斧小弟们悲从中来。

    “军师这次好像是感性了。”,丧尸强看着前方呆滞的苏逊说道。

    “其实军师跟天哥一样,都是爱才之人,但是有些东西一开始就是不属于自己的,如果强硬的挽留和争取的话,还可能有适得其反的效果。”,台风感慨了一声,随后猛然的看到了前方苏逊的小动作。

    是的,苏逊双手背在身后,不断的对着台风做着杀戮的手势。

    什么意思难道小苏军师是伪装悲痛的????台风看了看苏逊,又看了看屠荒萨龍,又看了看后方的穆予,灵机一动。

    卧槽,这是何等的好机会啊还不赶紧把握他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强子,趁其不备,我们把屠荒穆予吞吞全部杀掉,不要看我,也不要回答,跟着军师的每一步动作,机会稍纵即逝,我们必须要好好把握。”,丧尸强也感觉到了什么,脸庞赤红,默默的握住了拳头。

    “撤退!”就在苏逊想要发动突袭的时候,前方的穆予一边退后一边喊着。

    屠荒深深的看了一眼天羽哲的尸体,而后方大群大群的战士们也从边防线的后面涌动了上来,吞吞转过身,举起双手对着台风做了一个禁止的手势,仿佛是要告诉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台风朝着苏逊看了一眼,苏逊带上金丝眼镜站起身走回来“这里是莫斯科的边防线,重兵把守,进攻也不急于一时,先回去,反正现在守望之森的路线已经计划好,也许一个小时,也许两个小时,我们便会卷土重来,现在不值得冒险。”

    台风点点头,回头喊着撤兵。

    天羽哲的尸首被黑斧的人带走,据说要厚葬。

    镜头的画面在莫斯科的天空中缓缓移动着,这座繁华的城市此时此刻大街小巷上面全部都是走动的政府战士们,还有黑斧的战士们,居民们每一个人都格外的惶恐,因为夏天下令了攻城之后就是屠城,加上时不时传来永夜城这些城市被攻破的消息,闹得是人心惶惶。

    街边一个卖着俄罗斯达肉串的小摊前方……

    “这么说俄罗斯政府已经向世界政府递交支援了”公孙臣问道。

    “是的。”,一名官员吃着肉串回答道“但是世界政府杳无音讯,政府再不断给屠荒压力。”

    微微一笑,公孙臣拿着边防线的通关证明走进了身后的万豪酒店,进入总统套房的他说道“爷爷,边防那边已经妥善了,三天之内我们可以安全的走出莫斯科,太好了,我真的非常有兴趣看看这座城市是如何经历大战的,一个城市是怎样被帝王夏天所占据的,最期待的,当然是天门大将的表现,听说他们个个全部都是万夫不当的猛汉。”

    咦公孙臣看着房间里面的一个大箱子,好奇的走出去。

    他想说我们好像没有带出城的货物啊,走过去轻轻的打开箱子,才看到冰山一角立刻关闭上,止不住幸福的掐着自己的脸庞“我肯定在做梦,我肯定在做梦,哎呀,好疼。”,随后再次带着满脸的兴奋打开,看到箱子里面的东西之后,他兴奋的浑身颤抖道“这……这……这不是天门十三之一的子龙大将吗”

    三姐站在窗台的前方手里面夹着一根香烟悠悠的说道“我们进入房间后的一个小时之内有人将这个箱子交给了我们,询问好前因后果之后才发现是阿哲的安排,让我们尽快的把子龙带出莫斯科,现在屠荒很可能已经跟天劫取得联系了,要是让天劫的人发现了子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说是已经没有多余的钱给我们了,我们把子龙带给夏天,也算是天门一个人情了。”

    “还有……”

    三姐强调道“马上准备,一个小时之后出城。”

    “啊”,忙着和子龙不停自拍的公孙臣瞪大眼睛看着三姐“姐,为嘛呀”

    为什么三姐熄灭香烟走过来狠狠打了一下公孙臣的脑袋,后者疼的不断的揉脑袋又不敢说话。

    “黑帮的事情我们公孙家族从来不参与,不管是怎样的吸引,一座城市又一座城市的主人,虎落平阳,日落西山,璀璨与辉煌都会在岁月的长河中慢慢的流逝,唯有金钱,永世不朽。”,听着爷爷的这番话,公孙臣瞪大眼睛问道“爷爷,你说夏天终究会成为俄罗斯的新主人吗”

    老爷子拄着拐杖站起身,用重音说道

    “霸者,无疆!”

    “所谓霸者,无非就是用强硬的手段和豪迈的做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瞧不起这种人,我不知道你这次为什么要突然联系我,就算你觉得我是后来者居上,后发制人,也不应该这样的摇尾乞怜,我刚刚在迪拜发展起来的时候,那时候的黑斧还是如日中天,这才短短几年你怎么就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了”

    黑斧大本营的座位上面,穿着连帽衫的貘羽翘着二郎腿坐在上面说道。

    王君战队赛一战,天劫元气大伤,银狐镜辉夜等多个好手纷纷丧命,在时代的激流中貘羽立刻抽身而退,这段时间耐心蛰伏,疯狂发展,现在可谓是兵强马壮,是时代中主君旗帜挥舞的一杆大旗。

    “这三座冰棺,是我的压箱底牌。”

    屠荒如同臣子站在貘羽的前方汇报道,语气之中充满了恭敬。

    “压箱底牌”,满脸脓疮的血狩睁开一只眼睛“你的底牌不是阿哲吗”

    “主君。”,暴君抽着雪茄吐着烟雾吼道“我们真的要听这个家伙在这里喋喋不休吗”

    “你想拿你的底牌做什么”,一身白袍金发英俊的神洛问道“买命吗”

    “这玩意儿可是公孙家族拉来的。”,吞吞捏着兰花指将一根鸡腿塞进嘴巴里面,牙齿“恰恰恰”几个咀嚼,随后优雅的将一根白色骨头抽取出来,他斯文的擦擦嘴巴说道“我充满了无尽的好奇。”

    貘羽探起前半身饶有兴趣道“听说历史悠久,你能否介绍一下”

    “第一座冰棺里面沉睡着两百年前世界真服的头号强敌-腥风战神,但是感叹无敌是一种寂寞,就自己封印了自己,这第二座冰棺里面沉睡的是黄金神猿,关于黄金神猿有着太多恐怖的传说,有空你们自己可以查找一下资料,但是我先说,如果你,暴君先生,能够得到黄金神猿的洗礼,你可以单挑两名天门十三!”

    暴君嘀嘀咕咕的一句我现在就可以单挑。

    屠荒走向最中间的冰棺说道“这第三座可相当的了不起,相信剑神夏末的名称已经流传百世,但是你可知道夏末是谁教的吗正是棺材里面这位。”

    此言一出众人震撼。

    “噱头很足,可是你有证据吗”,貘羽瞪大疯狂的眼睛问道。

    “我没有。”,屠荒摊开手表示无可奈何“但是我敢拿我的性命担保我话语的真实性。”

    你的狗命值几个钱貘羽淡淡一笑,示意先等等,他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稳重的声音“喂”

    “老板,你的鬼丑市场开的那么大,相信这个世界上面各种千奇百怪的奇珍异宝你肯定是看的数不胜数,就算有些不知道的,也有所耳闻,我思来想去,估价这种事情你最拿手了,我现在问你。”,貘羽看着屠荒对着电话说道“你知道很久以前一个叫做称号为腥风战神的家伙吗”

    鬼丑老板“腥风战神,百里无命,我知道,怎么你找到沉睡的他了”

    沉睡貘羽敏感的捕捉到这个词眼,随后再次问道“那么你知道黄金神猿吗”

    鬼丑老板“黄金神猿,有价无市,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神话传说而已,传说得到了黄金神猿的洗礼者,都能够成为传说中的战士,但是不知道真假,而且开启洗礼的办法十分困难。”

    貘羽笑道“我有,你买吗”

    鬼丑老板“我不买,我买不起,这种东西只能够等价交换。”

    已经证实了两个问题的貘羽觉得没必要确定屠荒话语中的真假性了。

    他开玩笑般的说了一句“不要这么认真嘛,我只是询问一下而已,买卖不成仁义在。”

    “你是客户,对待客户我一向认真。”

    接着,鬼丑老板说了一句让貘羽突然浑身冰凉的话。

    这句话,好像谁说过似的。

    “因为,这是生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