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填井陪葬

关灯
护眼
    就在这个时候,三爷来了。

    三爷是我父亲的亲弟弟,比父亲小五岁,今年也三十有九了,和父亲长的很像,只是看上去很年轻,就像三十刚出头的人。

    但性格一点都不像,父亲仁厚,每天脸上都挂着微笑,在村里人缘相当好。三爷却有点孤僻,除了和我家亲近,和村上乡亲从不来往,平时话很少,喜欢一个人喝闷酒,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还看见过他好几次都站在村口看着远方发呆。

    我一出生时,三爷并不在家,我出生时七斤整,所以乳名就叫七斤,一直等到我九岁生日那天,三爷才从外面回来,给我取了个正式的名字,叫徐镜楼,取自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这两句诗词,很有点意境,可乡亲们还是习惯叫我七斤。

    三爷回来后,就住在祖屋里,深居简出,也不见他劳作,却也不缺吃喝,不管谁家婚丧嫁娶,从来都不走动,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来到了奎爷的灵堂。

    可三爷一进门,满灵堂的人,刷的一下都闭上了嘴,就像嘴巴都贴了封条一样,一个个的眼神中,都透露出一丝怪异来,灵堂里的气氛,猛的一下凝重了起来。

    我有点奇怪,乡亲们这种态度,让我很不明白,虽然三爷平时不怎么搭理人,可也没恶劣到这种地步,怎么今天一出现大家都这个模样呢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太爷上前一步,面色一沉道:“三子,你来干什么”

    老太爷辈分极高,这么喊三爷很正常,可这语气却极不友善,简直就是赤luo裸的赶人了,就连我的脸,都烫了起来。

    三爷阴着个脸,抬起眼皮子来,冷冷看了一眼老太爷,也没搭理,直接走到奎爷的尸体旁边,一伸手就按在奎爷的双眼之上,沉声说道:“老奎啊放心去吧你一辈子也没做过什么缺德事,老天爷不至于断了你家香火,有我在,保你不会绝后。”

    一句话说完,双指一收,转身就走,几步出门而去。

    说也奇怪,三爷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说完,再看奎爷,血泪也停止了,眼睛也闭起来了,苍无血色的脸上,甚至露出一丝宽慰的神情来。

    三爷一走,灵堂里立刻响起了议论声,就没有一个是说三爷好话的。

    我的好奇心,却被钓到了嗓子眼

    太多的疑问了奎爷死不瞑目,血泪长流是怎么回事三爷对奎爷尸体说的话,老太爷不是没说过,可一点用没有,为什么从三爷口中说出来,奎爷就闭眼了呢为什么大家对三爷都这个态度

    当下我立即转身追了出去,我并不是一个能沉得住气的人,得找三爷问个明白。

    刚到灵堂门口,奎爷家的大黑狗忽然蹿了出来,对着我的腿肚子就是一口,我本能的一躲,腿是躲过去了,可裤子却被那大黑狗撕破了一道口子。

    我气的抬起一脚,将大黑狗踢飞了出去,刚要责骂,那大黑狗扭头就跑。

    大黑狗刚一开跑,奎爷家就闹开了,什么鸡鸭鹅、猪牛羊,一样不落,全都疯了一般,大黄牛将牛绳都挣断了,一起往外跑,拦都拦不住,一时间鸡飞狗跳,猪走牛奔,一股脑儿向村口涌去。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灵堂里的乡亲们,石头哥也出来了,一见这场景,急忙上前抓住半截牛绳,想将牛拉回去。

    一头牛有多大劲,发起疯来,人怎么可能拉得住,一挣就将石头哥拉倒在地,拖出几步远,石头哥手一松,大黄牛就奔了出去。

    大家全都跟了上去,我也心中纳闷,急忙跟了上去,一路跟到了村口,那只大黑狗最先到达,一纵身跃过石井栏,直接跳入了老井之中。

    紧接着那黄牛也跳了下去,鸡鸭鹅猪羊什么的全都钻过石井栏,一个接着一个跳了下去,就跟下饺子似的,噗通噗通直响。

    我顿时傻眼了,不知道怎么个情况,忠犬殉主的事,我倒是听说过,大概是七几年的事,田地刚分到户没多久,隔壁大队有个孤寡老人养了条大黑狗,老人过世之后,那大黑狗趴在坟边不吃不喝,活活饿死了,村上人念其忠义,就将那大黄狗埋在了老人的坟边。

    当时条件并不好,虽然不至于挨饿了,可也没多少荤腥,就有两个青皮趁夜将大黑狗扒出来给吃了。那个年头,煮一大锅狗肉的香味,能飘一个大队,哪里瞒得过去,结果就被人发现了。

    这可不得了,大队长亲自带人将两个青皮给捉住了,绑在大柳树上,就用柳树条抽,抽了整整几个小时,抽断了几十根柳树枝,才给放了,还责令两个青皮将狗皮给埋回了原处。

    过了几天后,其中一个青皮的身上,忽然长出了一撮一撮的黑毛来,像极了黑狗毛,而且两边的牙齿也开始变长,嘴里还直流涎水,眼睛都冒绿光,见人就追着咬,乡亲们无奈,把他绑了起来,当天就死了,死的时候,浑身都长满了黑毛,家里人也没敢留尸设灵,直接拖去火葬场烧了。

    另一个则疯了,整天在村子里喊:“世风日下,人不如狗”喊来喊去就这两句,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不知道去哪了。

    所以说,黑狗殉主,我还可以理解,可这些鸡鸭鹅牛猪羊凑的哪门子热闹

    刚想到这里,老太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作孽啊这是要全部拉去填井陪葬啊三子,徐家三小子呢你惹出来的祸,你自己扛着,别祸祸乡亲们呐”

    我听的一愣,这关三爷什么事

    刚想到这里,石头哥已经拿了一捆绳子来,喊乡亲们道:“都来帮帮忙,把东西捞上来。”

    这些东西是石头哥家的全部家禽家畜了,那猪都两百多斤了,眼瞅着就能卖钱了,还有牛羊什么的,给谁都得捞上来,死了也能杀点肉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三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不要捞了,老奎要带走,就全让他带走吧带走些禽畜,总比带人走要好。”

    话音一落,三爷已经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老太爷冷冷的看了一眼道:“老太爷,人不是这样做的。”

    一句话出口,老太爷的脸上忽然一僵,随即手中拐杖猛的一顿道:“罢罢罢我老了,你们折腾吧”一句话说完,忽然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复杂神色来,转身站到了一边,不说话了。

    石头哥却喊了起来:“三爷,你就别搞封建迷信那一套了,这么多的家畜,牛羊都在里面呢,一半的家当了,来来来,大家搭把手,将我放下去,我将绳子系到牛羊身上,你们给拉上来。”

    石头哥说的也是实情,在我们乡下,粮食是一半的收入,家畜是另外一半的收入,所以我立即走了过去,准备帮忙。

    可话刚落音,老井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水声,哗哗直响,随即鸡飞狗叫,顿时如同开锅了一般,大家急忙围了过来,都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我当时正好在井边,一转身探头一看,就看见井下忽然亮了起来,猪狗牛羊鸡鸭鹅都挤在井下,一个个拼命扒着井壁向上扑腾,像是十分恐惧。

    可井壁上生满了绿苔,滑不留手,又是直上直下,陡峭无比,哪里扒拉得上来,随即哗啦一声,所有的东西一起沉了下去,只留下水面上一道一道的水纹。

    紧接着亮光消失,井下又恢复了黑幽幽一片,等乡亲们围上来的时候,已经死一般的寂静了,就像跳进井中的那些东西,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顿时傻眼了,这些东西哪去了难道说在这井下,住着个庞然大物,一口将这些东西全都吞了

    石头哥也看见了,一张嘴张的好大,直愣愣的盯着井中半晌,终于缓过魂来,将井绳一收,一句话不说,面色铁青,转头就往外走。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可他刚转身,外面就有人气喘吁吁的喊道:“石头,石头,不好了不好了奎爷......奎爷跑了”

    这一声喊的,可炸锅了

    奎爷已经死了在场的人几乎都看见过奎爷的尸体,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死人怎么跑

    人群顿时全部向奎爷家的方向涌去,这说白了,就是诈尸了,谁都想去看看,我也一样

    可我刚想随着人群移动,胳膊就被人一把抓住了,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你小心徐关山,很有可能要对你下手了。”

    我听的一愣,这是老太爷的声音,徐关山则是三爷的大名,急忙转头看去,老太爷却已经松开了我的胳膊,没事人一样随着人群离开了,就像那句话根本就不是他说的一般。

    我顿时一阵迷茫,老太爷这话是什么意思三爷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