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张:跪着的尸体

关灯
护眼
    这句话让我愣了半天,人都走远了,我才想起来追上去,想问问老太爷这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可等我到了奎爷家灵堂的时候,顿时就傻眼了。

    灵堂里围了好多人,正在议论纷纷,棺材盖被掀翻在地上,斜斜的靠在棺材上,棺材前的灰盆都砸碎了,未出殡之前,先砸碎了灰盆,这可是大忌讳。

    而棺材里空无一物,奎爷的尸体竟然真的不见了。

    石头哥的媳妇,正煞白着脸,磕磕巴巴的说着事情的经过,说的很玄乎,但我却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由于还没有火化,棺材只是虚盖着的,并没有上钉,就在我们被那些家畜引去老井之后,棺材里忽然响起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里面的人,在用指甲抓挠着棺材盖一样,随即就传出一阵推动棺材盖的声音,咔咔的,紧接着就猛的一下翻了下来,棺材里面的奎爷,笔直的站了起来。

    这一下可将留在灵堂的几个人吓得不轻,好在奎爷并没有攻击人的意思,直接双腿不曲,从棺材里跳了出来,一出棺材,行动极快,三两个纵身之间,奎爷已经不见了。

    听石头媳妇说完,我心里不禁嘀咕了起来,这事情发生的时间段极为凑巧,正好赶在我们大部分人都出去了,灵堂里只有几个妇女和孩童,而且发生的极快,前后也就一分多钟,好像是算准了时间似的,未免有点太过巧合了。

    不过村子就这么大,附近又没有山林可以藏身,如果发动乡亲们全部出动的话,奎爷这么大一具尸体,也不算太难找,可就是一想到奎爷是自己诈尸跑了的,心里就有点发毛。

    发毛归发毛,乡里乡亲的,又是隔壁邻居,总不能不帮忙,何况我也十九了,都是大小伙子了,不伸手也说不过去。

    当下三三两两的一组,就分散出去寻找奎爷去了,我和同村的两个小伙子,也都二十来岁,三个人一组,我看得出来,他们两也有点发怵,每人还抓了一根白蜡杆子防身,这玩意极为坚韧,防身确实是好东西。

    当然,能不用上,还是不用上的好,对方即使已经化身僵尸了,也还是奎爷。更何况,这么多人搜寻,不一定就会被我们碰上。

    可是,老天爷却好像存心和我作对似的,奎爷的尸体,偏偏就被我们三个遇上了

    我们三个在村上转了半圈,到了三爷家门口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奎爷的尸体,正笔直的跪在那里,脸色铁青一片,一双眼珠子竟然圆睁着,只是已经没有瞳仁了,白茫茫的一片,十分骇人,当时其中一个就吓的“嗷”的一嗓子,转头就跑。

    恐惧这玩意会传染,另外一个本来还能撑住的,他这一跑,另外一个也跟上就跑,我也想跑来着,可是一双腿软的跟面条一样,不但没跑掉,还“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三爷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走吧我只能做到这样了。”

    一句话说完,奎爷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

    我绝对没有看错,奎爷的尸体,竟然像活人一样的扭头向我的方向看了一眼,虽然没有瞳仁,但我可以肯定,他一定是在看我。

    随即三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冷哼一声道:“老奎你要知道,保住一个,总比都保不住的要好。”言辞之中,竟然充满了威胁。

    话一落音,许多乡亲已经赶了过来,应该是跑掉的两个家伙叫了人来,奎爷一见,猛的一起身,行走如风,丝毫看不出是具尸体,三拐两晃,已经消失在村里,一大群人紧跟着追赶,竟然硬是跟丢了。

    三爷这时才开门而出,将我扶了起来,低声说道:“我刚才说的话,不要传出去。”

    我也不知道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奎爷明明已经闭眼了,不知道为了啥又跑出来,还跪在了三爷家门口,三爷说的话,也是莫名其妙,还不让我传出去,搞得很是神秘,弄得我一头雾水。

    不过,不管他们之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秘密,反正我是不愿掺和进去了,这太吓人了,我现在腿肚子还在前面呢

    我也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怎么的,脑袋有点发懵,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当下立即点了点头,转身就想回家,刚走几步,村子里忽然响起了两声惊恐至极的惨叫声,大概太过恐怖,导致声音都变了调,根本听不出来属于谁的声音。

    惨叫声一起,随即又停止了,就像两只正在打鸣的公鸡,被人一把抓住脖子一般,声音噶然而止,我的心头却莫名升起一股寒意,脑海中不自觉的闪现出魁爷那双泛白的眼珠子来。

    紧接着村子里就喧嚣了起来,乡亲们全都向惨叫声响起的方向跑去,三爷的面色瞬间变的极为难看,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慌张,也拔足向村子里奔去。

    我隐约觉得我不该跟过去,好像这一步踏出,今后再也无法跳出这一场是非了,可那两声惨叫,却像一把钩子一样,将我的好奇心紧紧的钩住,不由自主的拔腿跟了上去。

    等我到村子中心的时候,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人群中传来了妇女的哭嚎声,分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奋力挤了进去,只一眼,整个人顿时就愣在当场,是那两个当时跑掉的伙伴,一并排躺在地上,脖子处都有明显的青黑色瘀痕,脑袋分别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左右两边倾斜,好像是被什么生生扭断了脖子,面目上全都显露出极其恐惧的神色,身上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显然是大小便都失禁了,在两人的身边,还散落着两根白蜡杆子。

    我顿时一阵昏眩,之前两人还和我一起搜寻奎爷来着,这连十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就阴阳永隔了,而且死的如此之惨,这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我立即想起了奎爷来,虽然我没有说出口,在心里却已经认定了,一定是奎爷的尸体杀了他们。

    可奎爷为什么要杀他们呢生前无冤无仇,死后大家都在帮忙,难道说,仅仅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奎爷的尸体跪在了三爷家的门口

    怀疑是奎爷杀了这两个人的,并不止我一个,我不说出口,不代表别的人也不说,围观的人群,已经像一锅即将沸腾的开水一般,全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而且每一个人看向石头哥的眼神,都开始有点怪异了。

    这时另外一个妇人也挤了进来,扑到其中一人的尸体上哭嚎了起来,白发人送黑发人,本就凄惨,两个妇人一起哭嚎,简直惨不忍闻。

    那后来的妇人大概是因为儿子的被害,有点失心疯了,哭喊间看见了石头哥,忽然疯了一般的扑向石头哥,一边拼了命的去撕挠石头,一边凄厉的叫喊道:“老奎杀了我的娃,我就杀了他的娃”

    有她这么一带头,另外一个妇人也扑了过去,两个妇人大有拼命的架势,而石头哥大概也认为是奎爷杀了两人,一张脸苍白一片,接连被撕挠了几把,挨了几个耳光,却不敢吭声。

    她们疯大家可不疯,虽然大家也都怀疑是老奎的尸体杀了两个小伙子,可毕竟谁也没有亲眼见着,何况,就算真的是老奎的尸体杀的,老奎已经死了,那只是尸变,也不能将这笔债算在石头哥的头上,所以纷纷上前,将那妇人拉了开来。 死亡凶兆:

    那妇人的儿子死的不明不白,哪里肯就此放过,被众乡亲拉着,无法上前继续殴打石头哥,只好嘶声辱骂,各种污言秽语响彻整个村庄,石头哥被骂的一张脸由白转青,由青转红,最后紫胀如血,忽然大声喊道:“别骂了真要是我爹杀了他们,我给他们偿命”

    石头哥一句话说完,转身就走,我看了一眼石头哥的背影,忽然觉得,石头哥的身上好像也笼罩了一层似有似无的雾气,身上的衣衫,好像也都被水浸透了一般,心头那股寒意顿时又冒了起来,两只眼皮子一阵乱跳,双手不自觉的颤抖了几下。

    这种雾气,我在奎爷的脸上也曾看到过,当天夜里奎爷就死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石头哥,让他小心提防,可这个时候如果我上去和石头哥说这些事的话,好像有点太触霉头了,毕竟奎爷的事情闹成了这样还没解决,搞不好石头哥都能翻脸。

    石头哥一走,众乡亲七手八脚的帮忙将俩小伙的尸体也抬送了回去,我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不知道该怎么办什么都不做吧,心里过意不去,想做点什么吧,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入手。

    父母都还在石头哥家帮忙,两家就隔壁,门也没锁,我推开自己的房间,刚准备进去,猛地一下看见我的床前,直挺挺的跪着一个人,顿时吓了我一跳。

    定睛再看,更是一阵阵头皮发麻,在我床前跪着的,竟然是奎爷的尸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