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儿时劫难

关灯
护眼
    三爷一见,顿时面露大喜之色,哈哈笑道:“承蒙柳大哥不弃,愿意收下这伢子,以后逢年过节,必定礼数周全,伢子有了柳大哥照看,我也就放心多了,我这就买些好酒,今夜我们兄弟俩痛饮一番可好”

    那大柳树又是一阵摇晃,满树枝条飘拂,三爷一抬脚就将我踢了个跟斗,笑骂道:“滚吧你小子再不给我老实点,当心我扒了你的皮。”

    我根本就不想在大柳树前跪着,跟个傻子似的,一听这话,顿时一溜烟的跑了。

    未曾料想的是,这竟然是我最后一次给大柳树磕头。

    在我认了大柳树做干爹之后,一度成了小伙伴之间的笑柄,这让我很是难堪,心中对三爷和那棵大柳树,很是恼火。

    可后来发生的两件事情,使我彻底改变了看法,也是从那之后,我的性格有了巨大的变化,我和三爷的关系,也亲近了起来。

    第一件事发生在我认大柳树为干爹之后的第二个月,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已经到了三伏天,正是最热的时候,太阳肆无忌惮的蒸烤着大地,天气炎热的动一下都流一身汗,这种天气,我们小孩子总是泡在池塘里不肯出来的。

    不是我吹牛,我水性特别好,起码在那群小伙伴之中,我的水性是拔尖的,水塘也是我们经常洗澡的水塘,浅一点的地方实际上水位只能到我们的胸口,之前从来就没出过事,可就在那天,我差点淹死在塘里。

    当天也是奇怪,本来是我们十来个一起下的塘,可泡着泡着,不是这个有事先走了,就是那个被叫回家去了,一个接一个离开,最后就剩我一个还泡在水里。

    就在这个时候,水塘边忽然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那个黄姑娘,像她这么水灵的大姑娘,在我们这十里八乡的都没有,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那黄姑娘一出现,就对着我笑了一下,随即转身就走了,我毕竟只有十来岁,哪有什么危机意识,根本就没在意,继续泡在水里不肯上岸。

    紧接着水面上忽然多了一块红手绢,艳红艳红的,上面还绣了朵金色的花,一半浸湿在水中,一半还没沾着水,就这么在水面上漂着,特别的招眼。

    我本来就调皮,又一个人无聊,一看见红手绢,几乎想都没想,立刻就游了过去,谁知道我还没游到近前,那红手绢已经随着水纹飘飘荡荡的向池塘中间移了过去。

    就在我正准备追上去的时候,脚下忽然一阵冰寒彻骨,双腿顿时抽筋,身体猛的往水下沉去,心头一慌,“咕嘟咕嘟”就灌了两口水。

    奇怪的是,就在我灌水的时候,耳边竟然传来一个清晰的声音:“你灌我的子孙一肚子煤油,我就灌你一肚子水”

    可刚被灌了两口水,腰上忽然一紧,一股大力拉扯着我的身体,直接将我从水下拉了上来,随即飞一般的向池塘边掠去,直接将水花激荡起一米多高。

    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整个人已经被提到了岸上,精光着身子被摔在地面上,一根粗如手指的树根,从我腰间滑落,直接没入到了泥土之中。

    我虽然调皮,可并不是傻,还是知道害怕的,当下哭着就跑回了家。

    一到家,娘正在做饭,儿都是娘的心头肉,一见我哭着回来了,连忙问我怎么回事,我就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事情经过一说,娘的面色刷的一下就变了,锅里烧的饭也不管了,腰上系着围裙,一手拎着把勺子,转身就往外跑。

    不一会爹和三爷就随着娘回来了,三爷一进门,就让我将刚才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听完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这次虽然多亏了老柳,可老柳太护犊子了,应该让这小子多灌几口水的,让黄姑娘出了气,说不定事情也就这么算了,这样一来,黄姑娘这口气没出成,只怕会更加恼羞成怒。”

    爹的脸上多了一丝愠怒,忽然开口道:“老柳救了孩子还有错了我们老徐家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孬了”

    三爷不说话了,只是点了点头,从家里摸了一瓶酒就回去了。

    这件事,就算告了一个段落,如果第二天没有发生另外一件事,也许那棵大柳树,还在我们家祖屋前面。

    我这人没什么记性,用三爷的话说,就是吃过亏了还不长心眼儿,第二天太阳一热,几个小伙伴一招呼,就又跑池塘边去了,三两下脱了个精光,“噗通”一声就跳池塘里去了。

    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说要比赛扎猛子,看谁在水里憋气的时间长,同样的比赛,我们小伙伴之间,也不知道玩过多少次了,按道理来说,也不应该出事。

    可我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竟然一下钻进了塘边放水的涵洞里去了,这塘本就不大,涵洞用的也小,我一下钻了进去,涵洞口正好卡住了双肩,脑袋再也无法拔出来了。

    脑袋一旦拔不出来,这还有个好吗这可是在水下,一慌一乱,气息更是憋不住,水“咕嘟咕嘟”的往肚子里灌,眨眼就灌了好几口。

    我两条腿正在水面上扑腾,忽然什么东西缠住了我的脚脖子,一用力就将我从水下提了出来,直接摔在岸上,连吐了两大口水,那个难受劲,就别提了。

    缠住我脚脖子将我提上来的,还是一根树根,我一开始吐水,那树根就松开了我,嗖的一下缩进了地面之下。

    我这边正在吐着水,三爷已经急匆匆的到了,一见我这副模样,顿时就急眼了,一跺脚怒道:“好你个黄姑娘,我一再忍让你,你倒蹬鼻子上脸了,真想让我们老徐家绝后啊我要不让你吃点苦头,你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一句话说完,一把将我提了起来,直接扛在肩头上,一直扛到祖屋,将桌子收拾干净,让我坐在桌子上,给我脖子上挂了一面铜镜,在我后背上贴了张黄符,交代我道:“伢子,等下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你都装不知道的,就坐桌子上别动,听懂了没”

    我点了点头,三爷气冲冲的就出去了。

    不一会,忽然就变了天,不知道从哪飘来一大片黑云,乌沉沉黑压压的,云层压的极低,几乎就是盖在我们村庄上空的,还不断发出一阵阵的轰隆声来。

    随即“咔嚓”一声惊雷炸响,就下起了大雨,那雨下的,就跟瓢泼似的,雨水都连成了片,连天接地的,十步之外,就只能看见影子看不清人了。

    紧接着漫天银蛇落下,笼罩在村庄上空乱舞,雷声咔咔不断炸起,声威骇人,直像要将整个村庄都击为齑粉一般,我吓得抖的像筛子一样,要不是三爷交代我一定要坐着别动,估计早钻桌子底下去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黄影划破雨幕,直接闯进房来,正是那个黄姑娘,一进门就大叫道:“徐关山,你想要姑奶奶的命,姑奶奶就先断了你徐家的根”。

    一句话说完,那黄姑娘就手一伸向我抓来,可手指还没碰到我,就“哎呀”一声,身形陡然倒飞了出去,直接跌在泥水之中。

    随即那黄姑娘就一翻而起,身形化为一道黄光,直向大柳树的方向掠去,一边飞掠一边叫喊道:“徐关山,算你有种,不过本姑奶奶也不是好惹的,临死也得拉一个垫背的。”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说话之间,黄姑娘已经到了那棵大柳树的旁边,竟然猛的一下抱住了大柳树。

    就在黄姑娘刚一抱住大柳树的时候,天空又是“咔嚓”一声炸响,一道闪电疾劈而下,一下正好劈在大柳树上,就听“轰”的一声巨响,直接升腾起一股浓重的白雾来,又迅速的被雨水冲淡,消失不见。

    随即雷声隐去,银蛇退散,狂风暴雨瞬间消停,片刻就雨过天晴,艳阳高悬。

    我急忙跑出房间,见三爷正一脸是血的站在原先大柳树所在之处发呆,那棵大柳树,却不见了踪影,地面之上,留下好大一个坑洞,坑洞之中,躺着一只黄鼠狼,尾巴被雷电劈掉了半截,嘴角全是血迹,躺在哪里,好像已经死了。

    三爷见我跑出来了,伸手取下了我脖子上的铜镜和背后的黄符,指了指那个深坑道:“伢子,你记住了,有些错能犯,有些错却犯不得,只要你犯了错,老天爷一定会惩罚你,惩罚不一定会落在你身上,却一定会连累你身边的人。”

    一句话说完,三爷好像十分疲倦了,挥挥手就让我走了,从那之后,我隐约觉得,三爷是十分关心我的,所以我和三爷就越来越亲近了,只是再也没有见过那棵大柳树,也没有再见到过那黄姑娘。

    我一直都以为,它们都死了,都死在了那一道闪电之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天我竟然会在三爷家的偏房里再次发现了这只断尾黄鼠狼,而且还让它跑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