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惹祸上身

关灯
护眼
    我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想也不想,转身就想去拉石头哥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这玩意我铁定对付不了,那一口牙齿,像刀子一样,被咬上一口准得完蛋。更何况,我看见了那东西的尾巴,尾巴尖端上的三个分叉令我印象深刻,如果我没看错,那两个小伙的死,一定和这东西脱不了关系。

    谁知道一拉之下,竟然没拉动,石头哥真的就像一尊石头刻的雕像一般,站着一动不动,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我一见大急,急忙喊道:“石头哥,醒醒走啊再不走命就没了。”一边说话,一边奋力去推,可石头哥双脚之下如同生了根一般,我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却没有推动他分毫。

    老井之中啪嗒啪嗒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我见这情形,知道自己是没法将石头哥带走了,如果我自己跑,倒是可以逃命,可我要是一跑,石头哥必死无疑。

    这时也不知道我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不但没有去想应急的办法,反而像走马灯一样,一个人影接一个人影的闪现,爹的仁厚,娘的慈祥,三爷的神秘莫测,奎爷磕头时的可怜,石头哥夫妻抱头痛哭的场景等等等等,顿时头脑一阵发热,一转身就站到了井栏边。

    我刚到井栏边,那东西已经从老井中露出了一个脑袋,一双奇长的手臂趴在井口边,双眼放光,正死死的盯着我,我猛的大吼一声,一是给自己壮胆,二是增加威势,手中白蜡杆子对着那东西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那东西估计也没想到我会出手攻击它,一个躲闪不及,被我手中的白蜡杆子“啪”的一声砸中了脑袋,这一下我可是恐极出手,几乎使出了所有的力气,绝对不是好受的,那东西双手一松,直接从井口掉了下去,井中发出“噗通”一声响来。

    我探头一看,那东西被我一下砸掉了下去,却并未死,反而激发出了它的凶性,正手脚并用的从井中飞快的向上爬来。

    我转头看了看石头哥,也顾不上轻重了,回手一白蜡杆子就砸在石头哥的肩头上,就听“咔嚓”一声轻响,估计锁骨是被我砸碎了。

    可巨大的疼痛,终于使石头哥醒转了过来,一眼看见我,顿时一脸的迷糊道:“我们来这里干什么”一句话说完,才疼的哎呦哎呦的叫唤了起来。

    我回头一看,那东西已经爬到了一半,估计最多再十几秒,也就出来,这东西极为灵敏,刚才我攻其不备,方才得手,现在再想打中它,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了,当下急忙大喊道:“快跑”一声吼出,转身拖着石头哥就跑。

    石头哥只是被迷惑了,却并不傻,我一喊快跑,马上明白了过来,撒腿就跑,跑的比我还快。

    两人刚跑出十来步,那东西已经爬出了井口,身形一纵,直接跳出井栏,手脚并用,长尾直甩,迅速的向我们的方向追了过来,两个起落,已经迫近了两三步的距离。

    石头哥回头看了一眼,一见那东西追上来了,吓的魂都快没了,嘶声喊道:“往哪跑啊”

    我见这东西紧追不舍,我们要是直接跑回家,说不定能追家里去,当下灵机一动,忽然想起三爷家的偏房来,急忙喊道:“往三爷家跑直接将门踹开。”

    石头哥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撒丫子就往三爷家跑,石头哥在前,我紧随其后,在我身后六七步远,就是那长相恐怖的东西,一阵风般横穿过村庄,直接到了三爷家门口。

    由于我先前就有了交代,石头哥一脚就将三爷家的门踹开了,兄弟俩直接蹿进房间,我一把将石头哥拉进了偏房,转手关上房门,紧紧抵住,房门刚关上,那东西已经追到了近前,“砰”的一声,撞上了门板,这一下力道奇大,差点将我撞飞出去。

    石头哥急忙上前和我一同死死抵住房门,那东西撞了四五下,就消停了下来,我赶紧转头看向窗户,果然不出我所料,借着外面的月光,看的十分清楚,那东西已经出现在窗户外面,正隔着玻璃死死的盯着我们两看。

    我却松了口气,我之所以跑来这里,就是因为下午放跑了那断尾黄鼠狼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了这个房间的密封性,这个房间里只有一个门一个窗,窗户上还加了几根拇指粗的钢筋,每根之间的间距,只有一个拳头大,这玩意就算打碎了外面的玻璃,也无法从窗户钻进来,只要我们抵住门,就能保住命。

    那东西看了我们一会,果然伸手打碎了玻璃,将一只手伸了进来,一边发出“吱吱”的尖叫声,一边将手掌拼命的向我们的方向伸来,但距离实在太远,根本不可能够得着我们。

    可即使如此,我心头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冒凉气,那东西的尖叫声十分刺耳,而且那个手掌看上去也很是怪异,指甲又尖又长就不说了,指缝之间还有蹼装物体,在手掌的中间,还有一圈暗红色的肉膜,有点像吸盘,看着异常恐怖。

    那东西伸手捞了几下,估计也意识到抓不到我们了,又转身跑来撞门,我们两死死抵住,自然撞不开来,随即发疯一般在外面打砸了起来,稀里哗啦不停乱摔乱砸,发泄一通后,又跑回窗户处,将手掌伸了进来,一边尖叫一边乱捞。

    我牙关一咬,让石头哥抵住门,手中白蜡杆子对着那东西的手臂就是一下,那东西顿时疼的“吱吱”乱叫,终于将手臂抽了回去,在窗户外面翻滚了两圈,停了下来,一手捂着受伤的手臂,猛的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盯了我一眼,似乎是要看清楚我的模样,然后一转身,几个起落,身形终于消失在夜色之中。

    那东西一离开,我和石头哥不约而同的顺着门板滑下,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儿,石头哥大概缓过神来了,手捂着肩头道:“我锁骨好像碎了,疼的厉害。”

    我苦笑道:“石头哥,对不住了,刚才你神智被迷住了,我只能用这个法子让你醒过来,锁骨断了,总比丢了命好,养段时间还能好,命要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石头哥当然明白其中道理,应了一声道:“那是,别说只是锁骨断了,就算丢了条胳膊,能捡回一条命也是值得,七斤,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要不估计现在我已经死了。”

    我正想把实情说出来,石头哥却又话锋一转道:“只是,连累你了,这东西被你打了一下,临走的眼神,分明是记恨上了你,你也要小心一点。”

    我猛的想起那东西临走时看我的眼神,心头顿时一凛,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惹祸上身了,怪不得三爷临走时叮嘱我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管呢敢情三爷早就知道了要害石头哥的是这东西,可三爷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出手帮石头哥呢

    一想到这里,顿时许多疑问一起升上了脑海,刚才只顾着保命,根本就没时间去思索,现在安全了,这些疑问就像雨后春笋一般,全都冒了出来。

    当下忍不住问道:“石头哥,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吗为什么会藏在井里当时我看你一奔直到了井边,就像着了魔愣一样,又是怎么回事而且,你说奇怪不奇怪,我们俩被这东西追着从村口跑到这里,闹出这么大动静,怎么村上就没有一个人出来呢”  .  死亡凶兆 更新快

    石头哥听我这么一问,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似乎很是吃惊,随即就慌乱的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说话都有点结巴了:“我......我也不......不知道”

    石头哥的表情,顿时引起了我的怀疑,看他这个样子,分明是知道些什么,却又不想对我说,不禁心中有些着恼,我为了他,差点连命都丢了,他却不想和我说实话。

    我这性格,哪受得了这些,顿时就有点急眼了,张口就说道:“石头哥,你这就不对了,我对你什么样,你心里应该有数,有什么事别藏着掖着的。”

    话刚落音,房间里供着雕像的条案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叹息声来,随即说道:“你别怪石头,石头不敢说,不是想瞒着你,而是害怕你告诉你三爷。”

    我顿时一惊,这房间里连个灯都没有,全指望借着点从窗户洒进来的月光,可月光根本就照不到条案那里,所以根本就看不清是谁在哪里。

    但是有一件事我是记得清清楚楚的,三爷家的门,是我让石头媳妇锁起来的,刚才才被石头哥踹开,而我们一进来,就堵住了门,再也没有打开过,这人是怎么进来的

    所以这声音一起,我就急忙弹跳了起来,手中紧握着白蜡杆子,大声喝问道:“谁谁在哪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