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金童玉女

关灯
护眼
    我和老太爷一听,互相对看了一眼,几乎是同时出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石头哥略一迟疑,说道:“在我爹出事的前一天,忽然把我叫到了屋里,跟我说了几句当时听来感觉很是莫名其妙的话,可现在想想,每一句话好像都是有所暗示的。”

    我顿时眼睛一亮,急忙问道:“什么话”

    石头哥说道:“其实总共就说了几个字,让我记住了,分别是七斤、火和石井栏。当时我不明白,现在想想,石井栏肯定是指我和人打赌,让爹扛石井栏害死了他的事,七斤则是指七斤可以救我,就剩下一个火字,还没有用得上。”

    我一拍大腿道:“那就是了,水火本就不容,那三尾井童生活在水下,对火有所忌惮也是正常,只要知道了它的弱点,就可以对付。”

    老太爷却摇头道:“难呐我不是没考虑过用火,可你刚才也说了,它生活在井中,井深通地河,水火不相容,怎么用火对付它”

    我一咬牙道:“引它上来,今夜我打了它两下,必定对我甚是仇恨,我去引它,应该能引出来。我们准备好柴油,它一上来,就泼在它身上,点火烧死它。”

    老太爷看了看我,眉头一皱道:“听着好像可行,只是那东西行动极快,还是多准备一点,再准备一张大网,将它罩在网中,再点火烧死,这样比较稳妥。”

    我们一听,一齐点头,三人一边商量着细节,老太爷一边就地帮石头哥包扎起来。

    一夜我们也没敢出门,等到天亮,三人直接去了老太爷家,准备了绳索、柴油,老太爷去借了张渔网,还给我们准备了两把柴刀防身。

    石头哥的胳膊打上了绷带,十分不方便,但仍旧坚持和我一起到了老井边。

    我转头看了看他们俩,一个老一个残的,心里不禁有点发怵,这玩意行动起来可不慢,一旦他们慢上那么一步,我可能就得完蛋,一想到这里,不自觉的就多了个心眼,瞄好了逃跑的路。

    这边刚瞄好,井下已经响起了一阵水花声,随即那种“啪嗒啪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探头一看,那东西正气势汹汹的向上攀爬而来,心头灵机一动,这个时候,它依附在井壁之上,正是动手的好时机,一想到这里,转身就提了桶柴油,对着那三尾童子就浇了下去。

    却不料那三尾童子被柴油一浇,似乎感觉到了威胁,手脚一松,身子笔直的落入了井中,井水哗啦一阵响,再也不见它露头了。

    我顿时傻眼了,我也上过几天学,知道油比水轻,它这一落水,身上的柴油等于白浇了不说,还打草惊蛇了,再想引它上来,只怕就难了。

    老太爷和石头哥一见我变了脸色,也急忙围了上来,探头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三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一会,全都没了主意。

    又等了十来分钟,井下一点动静没有,我们也不能这么干耗着,就收拾收拾东西,装备先回去,下午再说,但愿这东西能不长记性。

    可就在我们刚走出三四步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吱吱”的尖叫声,三人同时回头,只见那三尾井童已经蹿了出来,正蹲在石井栏上冲着我们尖叫。

    我顿时大惊,这东西竟然知道蒙骗我们,可见是有智商的,当下三人一对眼色,我伸手就将柴油桶盖子拧开了,老太爷手中的渔网已经撒了出去,而石头哥虽然露出十分害怕的神情,却也握紧了柴刀。

    说实话,老太爷撒渔网的手段,真心不咋的,那么大一张网,硬是撒成了一道麻花,好在依然落在了那三尾井童的身上,那三尾井童正向我们的方向直冲而来,反而一下将渔网弄得杂乱了起来,全都缠在它的身上。

    我一见机不可失,手中柴油桶直接泼了出去,不料那东西的力道极大,刚被渔网罩住,就猛的一挣,老太爷已经七十多了,哪里挣得过它,直接被拖到在地,我手中柴油也泼了个空。

    那三尾井童虽然拖到了老太爷,却仍旧被渔网死死缠住,顿时发起飙来,双手一伸一抓,猛的一撕,“嘶拉”一声,已经将渔网整个撕开,从中跳了出来。

    我一见大惊,伸手就将柴油桶砸了过去,那三尾井童一把接住,凑到鼻子前闻了一下,随手摔到一边,身形一纵,已经向我跳了过来。

    我心头发慌,身体不自觉的哆嗦了起来,石头哥则直接丢了柴刀,转身就跑,就连老太爷也爬了起来,踉跄着向村里跑去,我们筹谋了半夜的计划,一瞬间就被瓦解了。

    我也顾不上什么了,转身就跑,可身形刚一转,那东西已经到了我的身后,长尾巴一甩,就缠住了我的脖子,猛的抽紧,我一口气顿时就喘不上来了,脑海之中,陡然闪现过那两个少年的尸体,估计要不了多一会,我就得随他们去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女子的轻笑声响了起来:“小云哥,你看这三人,可有意思就凭一张破渔网,两桶煤油,就想收拾三尾井童,太好笑了。”

    随即一个清扬的男子声音道:“确实鲁莽了点,不过这少年的相貌,和我依稀有点相似,应该就是三爷所说的徐镜楼了,怎么也是兄弟,不能看着他这么死了。”

    一句话说完,一声清扬的啸声就响了起来,啸声一起,缠住我脖子的井童尾巴,就猛的一顿,不在发力抽紧了。

    紧接着啸声不断响起,时高时低,清扬幽远,对我来说,更是如同天籁一般,因为随着那啸声的响起,勒着我脖子的井童尾巴,竟然慢慢松开了。

    等到那井童的尾巴全部松开,我急忙跑到了一边,一转头就看见一男一女两个人影,男的比我高一点,比我大不了几岁,长身玉立,英俊潇洒,女的年纪最多十七八岁,身材玲珑,貌美如花,两人站在一起,我恍惚到几乎产生了错觉,仿佛觉得这是金童玉女下凡了一般。

    那三尾井童却忽然对着那少年一声嘶吼,示威似的露出满口尖牙,随即猛的一转身,三两个起落,已经跃过石井栏,“噗通”一声,跳入井中,再也不复出来。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是这两人救了我,看他们年纪也不比我大多少,那三尾井童却不敢对他们出手,想必是有大本事的人,顿时更加心生仰慕。

    正想上前道谢,那少年已经上前一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你可是徐镜楼”

    我刚才就听到他说我的名字了,还提到了三爷,想来是从三爷那里听说的我,当下连连点头道:“我就是徐镜楼,两位是三爷找来的帮手吗”

    说实话,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这两人如果是三爷找来的帮手,说明三爷还是想除了那三尾井童的,很有可能,老太爷说的话都是错的,三爷并不是他所说那样。

    那少年一听我承认了,顿时又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通,对我微微一笑道:“三爷将你夸的跟一朵花似的,我原本还想来见识一下,如今一见,不过如此。”

    我一听就有点不爽了,这少年说话可不是很客气啊可人家毕竟刚才才救了我,也不好意思翻脸,当下只好讪讪的不说话。

    那少年又反手一指自己的鼻子道:“不过我们怎么都是一族同宗,你记住了,我叫苏出云,希望有一天,你有资格来找我。” :\\、\

    我听的一愣,我姓徐,他姓苏,八竿子打不着,这一族同宗从何说起我为什么要去找他就算我去找他,找个人而已,还要什么资格不资格的,我完全听不懂。

    那少女也上前娇笑道:“我叫陌楠,陌生的陌,楠木的楠。”一边说话,一边露出一排贝齿,轻笑了起来。我看得出来,这少女好像对我还满友好的,当下也对她点了点头。

    那苏出云却伸手一拉陌楠道:“我们回去吧我本来还满心欢喜,谁知道到了这一看,才知道三爷这次有点夸大其词,我很失望。”

    那陌楠也没说什么,只是依顺的点了点头,两人手牵手转身而去,片刻就消失在矿野之中,只留下我还在一头雾水,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时老太爷和石头哥又畏畏缩缩的回来了,一见我竟然没死,顿时大喜过望,急忙拉着我询问刚才的经过,由于刚才两人的临阵逃脱,已经让我心里很不痛快,所以含糊的应了两声,直说那三尾井童在和我厮打中沾上了煤油,立刻就跑了,却并没有说出实情来。

    两人大概也察觉出了我态度的变化,全都有点脸红,我也没给他们好脸,直接和他们说不干了,要回家睡觉,然后就离开了两人,向三爷家走去。

    我相信,三爷回来后,这一切的谜团,都会解开,我有太多的问题想得到答案,哪怕三爷真的是想夺取我的身体,我也认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