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一指换一手--为婆娑第一个飞机加更第一章

    我哑然失笑道:“你见过老鼠没老鼠啃过的钱,会是这个样子别逗了。”

    花错却一本正经的说道:“绝对不会错,这钱上确实有老鼠的味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搞不清楚,但我的鼻子绝对不会闻错。

    我也懒得和他争辩,就转移话题道:“你说那个老井不一样,有啥不一样的说来听听。”

    我这一问,花错就笑道:“哥,你用不着和我装迷糊,那老井有什么不一样,你不清楚我可以打百分百的包票,那老井里的东西,最近这段时候,肯定和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如果我没看错,那东西对你可没安什么好心,今天夜里,必定会来找你的麻烦。”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要求和你睡一床,要摆在平时,你求我和你睡一床,我都不愿意,弟弟我可是正宗处男,害羞的紧呢”

    虽然他刻意想营造出轻松的氛围来,可我一点也轻松不起来,花错说的太对了,这几天我可算和那老井杠上了,而且那三尾井童对我确实没有什么善意,今天之所以没勒死我,绝对不是怜悯心大发,而是因为那个叫苏出云的少年阻止了它。

    可花错说今天夜里,那三尾井童还会来找我,这就让我郁闷了,那三尾井童敢情和奎爷一样,赖上我了是怎么的,不过心里郁闷归郁闷,倒也不算出我的意料,我本来就猜到了,那三尾井童今天的表现,分明是怕了那苏出云,不然临走的时候也不会示威性的嘶吼那一声,可苏出云已经离开了,三尾井童没有顾忌了,一定会来找我的麻烦。

    何况,我前前后后伤了它两次,就算记性再怎么不好,也该记住一次才是。

    紧接着花错就笑道:“至于我怎么看出来的,不是我吹牛,我最大的本事,就是一双眼睛,鼻子上的功夫,其实还是跟清辰学的,只要有不对劲的地方,我多多少少都能看出点端倪来,何况那老井从栏到井的气场,都十分不对劲。

    我听的一愣,忽然想起石头哥曾经说过的话来,石头哥说奎爷临死之前,交代过他几句话,分别是石井栏、七斤和火,我和石头哥、老太爷当时都怀疑那石井栏三个字,是指奎爷扛起石井栏的事,如今听花错这么一说,好像我们都想错了。

    花错一见我的神色,就知道他猜对了,马上显摆般的笑道:“怎么吃惊了我再说点厉害点,如果我没猜错,那石井栏一定吃过人肉,喝过人血,我说的对不对”

    我顿时傻眼了,花错说的不错,关于那石井栏,确实有那么一段故事,这事在我们十里八乡的流传甚广,稍微找个年纪大点的,都能完完整整的说出来,我就听村上的老人说起过很多次。

    这个故事,用村上老人的话说,就叫一指换一手

    事情说起来有点久远了,说是在清末年间,有个怀孕的妇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掉老井里淹死了,一尸两命,尸体捞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泡的肿胀不堪,甚至都认不出是谁来,只能看出来,她穿的衣服甚是华丽,还穿金戴玉,绝对不是一般人家穿戴得起的。

    更离奇的是,查了一大圈,十里八乡竟然没有任何妇人失踪,也就是说,这个妇人还是外地的,至于从何而来,又怎么会在井中溺亡,根本无人知道。

    按理说,井里淹死了人,是不能再用了,要不就是填上,要不就是废弃,当时村上的老人们,一致决定,是将老井填了,重新打一口井出来的。

    那时候还没有拖拉机,运土全靠板车,结果一个村上的汉子,拉了一上午的土,全部倒入了井中,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井水还是那么深,几十车土,好像全都泥牛入海了一般。

    更离奇的是,请来的挖井师傅,在别的地方挖了几十米下去,都挖到石层了,愣是一滴水没有,接连换了三个地方,全部如此。

    当时正值天下大乱,村庄虽然偏僻,并未受战乱之苦,可整个天下都在水生火热之中,村上百姓又能好到哪去呢生活条件仍旧十分之差,各家各户都不富裕,只能说勉强饿不死而已,挖井的钱,全都是大家勒紧裤腰带凑出来的。

    挖井师傅连挖三口井,虽然没出水,可钱是要照收的,这样一来,老百姓受不了,一致要求,就用那老井凑合吧等以后条件好一点了再说。

    可那老井井口四周,全都是整片的青石板,用的时间久了,异常滑溜,加上井中又淹死过人,大家心里都有点怵的慌。所以当时的村长,又请来了一个老石匠,村民自己从远处运来了青石,让那石匠雕琢一副石井栏,罩在老井四周,也算一种安全防护。

    那老石匠当时在附近十分有名,听说经他手雕出来的石狮子,夜里都能听到狮子的吼叫声,当然,这肯定是有夸大其词的成分。

    这石匠接了活,带着自己最得意的大徒弟就来了,村民的青石一运到,立刻就开工。

    这石井栏制作的时候,由于全是青石雕琢,太过笨重,石柱石条都是分开雕琢的,可等部件全部完工,搬运到井边的时候,却怎么也无法安装起来,不是这边短了几寸,就是那边长了几寸。

    那石匠也算是成名人物了,尺寸方面,绝对是不错的,当下又试了几次,依旧不成,当场就变了脸色,手指一伸就放进了石柱子的榫眼之中,一石锤生生将自己的手指头给砸断了,血水顿时顺着石柱子往下淌,断指直接留在了榫眼之中。

    可奇怪的是,这一根手指头一放进去,石井栏再安装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了,严丝合缝,牢固的就像是一整块石头雕成的一般。

    那石匠回去之后,就封了工具,再也不替人做石活了,具体是为了什么,那石匠也从来不说。

    石匠封工之后,手艺活就全被大徒弟接了去,大徒弟的手艺也不差,师傅封工了,生意都被他揽去了,混的越来越好。

    有一天这大徒弟去隔壁村做活,带着工具,路过井边,感觉有点口渴,正好井边有人担水,就凑过去喝了口水,水一入口,顿时面色一愣,噗的一声全都喷了出来,随即噗通一声跪在石井栏边,伸手从工具包里掏出斧头,一斧头就将自己的手掌给剁了下来,将断手放在石柱子上,鲜血淌了一石柱子都是,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爬起来就回去了。

    徒弟回去之后,养好了伤,就将老石匠接到了身边,一直侍奉到老石匠归天。

    后来听人说,那石井栏当时被大徒弟做了手脚,目的就是想让师傅丢了脸面,他以后好接活。可他那点手艺,都是老石匠教的,老石匠当然能看出来。但老石匠没有子女,一向视大徒弟为亲生儿子,为了徒弟的前程,什么都没说,为了保全自己的脸面,用自己的手指将机关给破了,而且从此封工,让徒弟揽去了自己的生意,可谓是用心良苦。

    井水一向清甜,可大徒弟那天喝的那一口,却是像血一样腥膻无比,瞬间大徒弟回想起来师傅对自己的百般教诲,幡然醒悟,剁下自己一只手赔给了师傅,并将师傅接到身边,侍奉终老。  . 首发

    当然,这都是故事,年代久远,真假无从追究,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今天花错又这么一提,我顿时就联想到这上面去了。

    当下我就将这故事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就问道:“这个算不算”

    花错一听就笑道:“当然得算,手指头也是肉,断掌血也是血,你看我没说错吧那石井栏吃过人肉,喝过人血,再加上本身就是青石,青石都是经历成千上万年方才形成的,又被精心雕琢成石井栏,放在井边百十年了,吸收日月精华,再被人肉、人血这么一喂,想不作怪都难啊”

    “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个,石井栏就算作怪,也因为天性愚钝,圈井成牢,翻不起大浪来,除非是有人将那石井栏给移动了,不然坏不了事。”

    “但是那被淹死的怀孕妇人,却是个极大的祸端,你们村口那老井,要依我看,是你们村上地势风水最好的一块地,上接日月精华,下接地之灵气,本是绝佳之地,但也正因为风水极好,所以极易养成凶煞之物。”

    “那妇人穿戴贵重,想必是大户人家,既然是大户人家,谁没有个丫鬟婆子,不可能亲自到井边打水,所以极有可能是被谋害而死,又是一尸两命,怨深冤重,岂能甘心,正好趁这天宝地灵之处,化为凶煞,为祸一方。”

    说到这里,又眉头一皱道:“不过也很是奇怪,按道理里说,这样的地形极发,那妇人死时,尚是清末年间的事了,距今已经一百多年下来了,怎么会等到现在才出来兴风作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