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以碎尸为饵--为!!!!飞机加更第一章

关灯
护眼
    我见他这副模样,铁定是不会告诉我实情了,只好退而求其次道:“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其他的事情,我也不问了,但让我给石头哥抵命的事,你总得给我说明白吧”

    花错看了我一眼,苦笑道:“哥你真是我亲哥你咋就这么好骗呢你和那奎爷一样,都被人当枪使了,被人家卖了,还替人家数钱呢”

    我还是没听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花错见我仍旧一脸的迷茫,继续说道:“我就问你,那奎爷在求你之前,是不是先去求的我爹”

    我一点头道:“是啊三爷没答应。”

    花错道:“这是救人一命,是好事儿,如果真的能伸手帮一把,爹会不答应吗再说了,爹没答应,奎爷跑去找你有什么用不是做弟弟的说话刻薄,你会啥奎爷凭啥去给你又磕头又祷告的”

    我听的一愣,心中隐约觉得不对劲了,花错说的好像是这么个理,我即没有三爷的本事,也不是掌生管死的判官,奎爷怎么就求到我头上来了呢

    花错继续说道:“还不是看你好骗,所以奎爷才拖你下水,那天晚上要不是你拦了一下,三尾井童已经将石头弄死了,就因为你横插了一杠子,石头才能活到现在。”

    “别人都以为那三尾井童是淹死的胎儿怨气所化,我却清楚的很,那就是一种十分凶残的灵物,这玩意最大的特点就是记仇,和你结了怨,想尽千方百计也会整死你你是谁我爹的亲侄子啊老胡说的对,叔侄如父子,它要弄死你,我爹能答应肯定出手嘛只要爹一出手,杀了三尾井童,就上了那麻三的当了。”

    我一听,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可还是有一点想不通,张口又问道:“三爷要是能杀了三尾井童,当然还是杀了好,那东西那般凶残,已经害了好几条命了,可留不得。”

    花错嘿嘿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一拉我的手道:“走哥,我带你去看稀罕玩意去,今天晚上,不算刚才那几个家伙,可能还会有不少玩意都要出来见见光了。”

    他这一提,我又想起来刚才那三个人来,一边随着他走动,一边问道:“对了,刚才那三人,都是些什么人怎么感觉那么奇怪呢”

    花错边走边笑道:“哥,你将来要是出去闯荡了,可千万别说我是你弟弟,你这太丢人了,五大仙虽然不是你们当地特产,可名气之大,也该家喻户晓了吧你竟然不知道,你说你这一二十年,都是咋混的啊”

    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五大仙”

    花错嘿嘿笑道:“可不是,那白胡子老胡是狐狸,矮胖老魏是刺猬,三角眼老常是条蛇,再加上去送钱的白毛老鼠,还有一心想祸祸你的那个黄姑娘,不正好是五个嘛”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恍然大悟,可不是嘛关于五大仙的传说,我们这里可不少,收集收集一箩筐,可那始终都流传在传说之中,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见到五个活生生的,更何况,其中一个还一心想弄死我。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了村,花错并未领我去奎爷家,而是带着我一直穿过村子,直接到了村口老井边,找了棵大树,兄弟俩爬树丫上蹲着。

    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究竟有什么用意,但经过刚才的事,我已经知道三爷这个儿子一定不简单,我自己啥都不懂,只好听他摆布。

    两人一直等到半夜,我忍不住有点犯睏了,正暗自嘀咕,村里忽然出来两个人影,行走之间,极为迅速,笔直向老井边走来。

    到了近前,我借着月光一看,来人正是老太爷和那麻三,一人手里还提着个蛇皮袋,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两人神色紧张,一边走一边回头张望,片刻到了老井边,围着老井转了一圈,麻三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老太爷道:“时间差不多了吧”

    老太爷一点头道:“再等等,还有一刻钟才到午夜三更,这点肉撑不了一刻钟,投的早了,那东西吃完了就下去了,到时候反而功亏一篑。”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难不成这两人是想将三尾井童引出来

    麻三应了一声,老太爷抽出大烟袋来,蹲在地上,啪嗒啪嗒的抽了几口,两只眼睛看向老井道:“我们家为了这井里的东西,数代人锲而不舍,前前后后死了十几个,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只要那东西能被引出来,我自有办法将他引到徐家去。”

    “不管徐家死了谁,以徐老三的脾气,一定不会就此罢休,徐老三要杀那东西,三尾井童也一定会出来,到时候徐老三必定会一锅给端了,两道障碍一去,你就可以下去动手了。”

    我越听越是迷糊,听老太爷这话里的意思,他们好像是想打捞井里什么东西,可这井里,能有什么玩意呢

    刚想到这里,脑海之中忽然一激灵,陡然想起一件事来,当天奎爷扛起石井栏的时候,我曾在井中看见过一口黑色的棺材,棺材里面还散发着光,莫不是那棺材里藏着什么宝贝

    可又一想,也不大可能啊什么宝贝能比命重要听老太爷的意思,他们家好几代人都在找这个玩意了,为了这个,死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再值钱的宝贝,也抵不上十几条人命吧

    我这边正糊涂着,村子里忽然响起了一声尖利的“咿呀”声,就像唱大戏之前先开嗓子一样,只是声音十分难听,远没有唱戏那般清亮悠扬。

    声音一起,老太爷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边急忙去解开蛇皮袋子,一边嘀咕道:“快快丢进井中,这药竟然提前发作了,肯定是石头这两天过度疲累,身体抵抗力有所下降,才让药性提前了,幸亏我们来的早点,差点就坏了大事。”

    那麻三也手脚利索的解开蛇皮袋子,从里面掏出一块一块的肉块状物体往井里丢去,两人一起忙活,一时间,“噗通噗通”直响。

    就在这时,老太爷手一滑,一块肉一下掉在了地上,井边全是一整块一整块的青石板,一下滑出好远。

    这一下我看的清楚,差点吓的惊叫了起来,只见掉下来的那个肉块,分明是一个人腿,从膝盖处切断,脚都连在上面,只是切口处没有一丝血迹,反倒一片青白色,显然是死去多时了。

    毫无疑问,这两个蛇皮袋子里装的,全都是人的尸块这两人竟然以碎尸为饵,来引出井里的东西。

    老太爷急忙将那截腿捡了起来,丢入井中,和麻三一起,将两个口袋里的肉块全都丢入井中后,两人闪身就躲到了两棵树后,而老太爷躲的,正是在我们两人藏身的这棵树后面。

    我心里一阵一阵的恶心,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满口仁义道德的老太爷,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来,即使是尸体,大卸八块也是极其恶劣的事情,凶残就不说了,起码有损阴德,看两人那个熟练程度,应该不是第一回干这事了,怪不得老太爷会死了儿子,怪不得麻三会死一家。

    刚想到这里,村上又传来一声“咿呀”之声,这回声音更近,分明也是向这老井处而来。 ~ .. 更新快

    我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只能闭住呼吸,瞪圆了眼珠子看,也许今天夜里,许多秘密,都会出水面。

    不一会儿,石头哥的身影就出现了,上身精赤,双眼发直,一边向老井这里疾走,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就像在低声吟唱着什么。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在石头哥身后,还跟着石头娘和石头媳妇,两个女人已经哭成了泪人,一人抱住石头哥一条胳膊,拼了命的要拦住石头哥,可石头哥就像吃了大力丸似的,拖着两个女人,就像拖着两块抹布一样轻松,脚步根本不停,一直向老井边闯来。

    我一见这般凄惨的场景,顿时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花错,却忽然发现,花错的面色竟然极为难看,原先的嬉皮笑脸,全部不见,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正经神色,取而代之,双目之中,更是透露出一丝恐惧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老井中忽然响起“哗啦”一声水响,随即发出一阵类似牯牛般的鸣叫声来,我这么粗枝大叶的人,仅仅听了这一声鸣叫,就不有自主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躲在树后的老太爷这时忽然低声说道:“孩子,这回我将这东西引去徐家,可能我自己也回不来了,你记住了,如果徐老三回来后,杀了这东西和三尾井童,你就下井取了那东西,如果徐老三没有动作,你立刻远走高飞,这东西就让它永远藏在地下吧”

    一句话说完,石头哥已经到了老井边,双臂一振,已经将两个女人摔了出去,单手一捏兰花指,身形一扭,竟然唱起了戏曲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