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奎爷一家的秘密

    青白色的月光,洒在石头哥的身上,照耀着石头哥那扭捏的姿态,再加上那尖细的嗓子,拖着长长的尾音,旁边再配上两个哭喊的妇人,简直都能要人命,胆子小一点的,估计都该吓尿了。

    何况,真正的威胁,还未露面

    我在树上看的胆颤心惊,又回头看了一眼花错,说实话,虽然我知道有人想用我的命,去抵石头哥的命,可一看到石头娘和他媳妇,我还是忍不住心软,所以目光之中,大有求花错救石头哥一命的意思。

    花错多鬼啊我一回头,他已经明白了过来,只是老太爷就藏在大树后面,不敢出声,唯恐惊动了他,就对我递了个眼色,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我放心。

    我一见顿时高兴了起来,觉得花错这个小子还是不错的,虽然看上去有点吊儿郎当的,可到了重要时刻,还是分得清善恶的。

    刚想到这里,花错已经将嘴巴凑了过来,几乎紧贴在我的耳边,用一种近乎蚊鸣般的声音说道:“你就看,别回头,石头自然会有人来救,如果我没算错,有人该装不下去了。”

    我听的一阵茫然,有人该装不下去了谁啊想了一圈,也没想到谁有这个嫌疑。

    我这边还在冥思苦想,石头哥的戏曲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井中忽然再度发出一阵牯牛般的鸣叫声来,井水哗啦一阵响,随即又响起了那种啪嗒啪嗒的声音,啪嗒声中,还伴随着一阵阵嗖嗖声,分明是有什么东西,正从井中出来。

    石头娘和他媳妇吓坏了,拼了命般的扑向石头,用尽全身力气,想将石头拉走,可石头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一股蛮力,双脚如同钉子一样,紧紧站在原地,任凭婆媳俩拉扯,硬是半点不动。

    嗖的一下,井口中蹿起一道黑影,身后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直接从井中跳到了石井栏之上,两只眼睛一扫,已经看见了石头一家三口,顿时一张口,露出一口尖利的牙齿,响起一阵尖利的嘶叫声来。

    我一见出来的正是三尾井童,我在这家伙的手下吃过亏,知道这家伙的厉害,顿时紧张起来,双手紧握,指甲直接刺入了掌心之中尚不自知。

    那三尾井童一现身,石头娘和石头媳妇就一齐转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石头媳妇直接就吓昏了过去,倒是石头娘的表现,有点出人意料。

    石头娘的脸上,并没有一丝害怕,反而一闪身就护在了石头的身前,面上闪过一丝决然,以及一片母性的光辉,恨声道:“老奎已经不在了,你们还想怎么样真的非要绝了我们的后吗未免也太欺负人了,老娘今天就算和你们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你们碰我的儿子一下”

    一句话说完,陡然一反手,摸出一面小鼓来,模样就如同儿童玩耍的那种小鼓,还没有巴掌大,鼓把子却显得略微长了点,只是鼓面已经发黄了,显然是个老物件。

    紧接着石头娘单手一摇,那小鼓陡然发出一连串的鼓声,鼓声一起,花错已经猛的用两根手指插在了我的耳朵之中,即使如此,还是有些许鼓声入了耳,我顿时一阵昏眩,只觉得心脏瞬间加速跳动了起来,要不是花错堵我耳朵的同时顺势拉住了我,我只怕当场就得栽下去。

    石头娘小鼓一摇,那三尾井童就猛的张开了大嘴,示威性的嘶叫了一声,身形一纵,闪电一般扑了上去,双手直接如同利刃一般,直插向石头娘的胸口。

    我一见大惊,正要出声惊叫,石头娘却滴溜溜一转,一闪就到了那三尾井童的身后,眼神一狠,一反手抓鼓柄,一抽就抽出一把细长尖利的物事来,好像是一根尖刺一样的东西,一扬手,对着那三尾井童的脑后勺就扎了下去。

    我顿时傻眼了,这身法、这反应、这速度、这狠辣这是我所认识的那个憨厚慈祥的石头娘吗

    那三尾井童却并不躲闪,直接被那尖刺刺中,却丝毫没有损伤,随即反手一抓,单手向石头娘抓去。同时那长尾也悄无声息的卷了上去。

    石头娘闪身跳开,单手不停摇鼓,另一手紧握那尖刺,身形围着那三尾井童滴溜溜直转,死死缠住那三尾井童,不让它过去伤害石头。

    石头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戏曲,旁边却打的热火朝天,我耳朵被堵着,如同在观看无声电影,心头已经被震骇充满,今夜真的是太刺激了,刺激的我几乎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先是白老鼠送钱,这已经刷新了我的世界观,紧接着花错和那三人赌钱,事后知道了那三人竟然是五大仙其三,世界观又一次被刷新,随后就看见老太爷和麻三用碎尸块为饵,现在就连石头娘也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信息量实在太大,我感觉我的整个世界都快颠覆了。

    井边激斗持续,石头娘手中的小鼓,好像对三尾井童有一定的牵制,使三尾井童的动作,有点迟钝,又接连用那尖刺刺中了三尾井童几下,可三尾井童身上的鳞甲简直刀枪不入,连个白点都没有留下,反倒激发起了它的凶性,猛的嘶叫一声,直接放弃了石头娘,转而扑向正在唱戏的石头。

    石头娘一见大惊,急忙闪身过去拦住,却不料那三尾井童根本就是为了引诱她而已,一把抓向石头娘的面门,石头娘险险躲过,可脸上还是留下了三道血痕。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银光从最靠近石头的一棵树后闪起,嗖的一声,直接钉在了石头娘手中的鼓面上,鼓面顿时被撕裂了开来,再也无法出声了。

    我居高临下,看的清楚,正是那个麻三使出了手段,破了石头娘手中的小鼓。

    小鼓一破,花错就将手指放了下来,正好听见石头娘的大喊声:“是谁在暗算我们有冤有仇,也让我们一家死个明白。”

    随后花错那细若蚊鸣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好戏开场了,石头娘竟然是排教的人,有点意思,以后你要是遇上拿这种小鼓的,最好立即堵上耳朵,这种小鼓是特制的,会引导心脏的律动,一般人是受不了的,当然,她手里那根分水刺,也是夺命的好物件。”

    我听的一愣,排教不是早就灭绝了吗排教原先都是江上河中放排的苦哈哈,为了防止在江河上遇到凶险,而凝聚在一起的力量,现在什么社会了运输业这么发达,排教早就不存在了。

    不知道排教的,自己度娘,我写的是故事,科普有凑字嫌疑。

    花错好像明白我在想什么似的,微微一笑,继续用那蚊鸣声说道:“排教是已经销声匿迹了,可并不代表就不存在,三十六旁门左道,历经时代更迭,早已遍布天下,那会这么容易灭绝,你不知道而已。”

    我心中微微一动,三十六旁门左道这个词,是我又一次听说了,隐约觉得,这里三十六门里的人,好像都是厉害角色。

    井边的厮杀还在继续,麻三破了石头娘的小鼓后,并未现身,石头娘没有了小鼓,失去了可以牵制那三尾井童的手段,明显处在了下风,身上又添了数道血痕,发丝凌乱,脚步踉跄,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我自从看到石头娘的手段之后,已经完全摸不着头脑了,再也没了原先那种救人的冲动,总觉得这事处处透着蹊跷,所以,这回倒没有转头向花错求救。  . 首发

    石头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戏曲,对他娘的险境,视而不见,分明是被迷惑了心智,相信也是老太爷的手段,照这么看的话,老太爷和麻三,搞不好也是什么三十六旁门左道的人。

    就在这时,那三尾井童陡然一声嘶叫,猛的和身扑了上去,双手疾抓石头娘,石头娘已经到了败亡的边缘,哪里还敢硬挡,只好闪动身形,企图躲开。

    可那三尾井童却是有灵智的玩意,这一扑竟然只是个虚招,身后的长尾猛的一挥,一下卷住了石头娘的脖子,长尾一使劲一勒一举,石头娘手中的分水刺,已经“铛”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可石头娘就在被那三尾井童举起来之前,却拼尽了全身的力气,陡然喊出一句话来:“老奎藏不住了和他们拼了吧”

    这句话一出,我顿时一愣,奎爷不是死了吗尸体一直藏在我床下呢怎么叫藏不住了难道被人发现了

    刚想到这里,一道魁梧的黑影陡然从我们头顶上跳了下去,直接一蹿就到了三尾井童身边,一把抓住三尾井童的长尾,一捏一抖,三尾井童的长尾已经被抖了开来,随即那黑影抓着三尾井童的长尾,奋力一甩一抛,竟然直接将那三尾井童摔落入老井之中。

    那人身形一定,我顿时看的清楚,浓眉大眼,阔口宽额,虎背熊腰,魁伟雄壮,正是早已死去多日的奎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