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陌生的乡亲们

    我还没缓过来劲,花错已经又用那蚊鸣般的声音说道:“怎么样我说有人要藏不住了吧上回在你家,我闻到的尸味,分明是死去多日的尸体气味,甚至都有点腐味了,按道理来说,这种程度的尸味,应该一屋子都是臭味才对,可那尸味却极淡,这就不对劲了。”

    “后来你又说奎爷的尸体藏在你床下两天了,一点变化没有,这天多热啊人一死,生机立断,热气一蒸,尸肉必然鼓胀,怎么可能一点变化没有呢所以我顿时就明白了,这招可以瞒得住别人,却瞒不住我,那尸味只是抹在身上的,奎爷只是诈死,闭气而已,我凑巧知道有这么一种手段。”

    “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奎爷装死的场面,但我可以肯定,在奎爷装死的头一天,那些血泪长流什么的,都是演给老太爷看的,更凑巧的是,这种手段我也知道。”

    “爹当日也去看了奎爷的尸体,不过只说了一句话,就看出了奎爷诈死,所以直接离开了。”

    “奎爷见被爹识破了,才想出了诈尸这一招,至于引开你们的鸡鸭鹅牛羊猪,应该是有三十六旁门左道中的百兽门和飞鸟门的人帮忙,估计等一会也会现身吧”

    “随后奎爷去求爹,爹知道他没死,所以才不肯帮忙,但爹也知道,这次的事情已经闹大了,所以才会回云南去请命。但诈死这一招虽然没有骗过爹,却骗过了你和老太爷、麻三等人,才有了今天这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说到这里,花错又轻笑道:“不过,这回我们也成了螳螂,奎爷一直躲在我们头完,眼睛还有意无意的向我们所在的方向瞟了一眼,但并没有喊破我们的行藏。

    奎爷这一喊,老太爷和麻三也藏不住了,两人一起从树后现身,老太爷冷哼一声道:“真有你的啊老奎,竟然玩起了诈死”

    老奎怒声道:“老太爷,你不要欺人太甚,大家同属三十六门,我就算不肯和你们同路,也不会坏了你的事,你何苦将我们一家老小往死里逼”

    老太爷老脸一沉,阴声道:“怪就怪你自己立场不定,既然答应了加入我们,却又贪生怕死,临阵反悔,导致我们缺失了最重要的一环,还跑去抱上了徐老三的大腿,致使我们的行动被迫停涩了二十年,如今一切终于妥当,你万万活不得。”

    老奎怒声道:“我知道你们必然会对我下手,所以我已经装了孬,诈死埋名,只想息事宁人,不日我们一家即将离开这里,从此脱离三十六门,过我们普通人的日子,这还不行吗”

    老太爷嘿嘿一笑道:“你想的美,坏了我们的事,害我们白白耽误了二十年之久,还想全身而退,当真是痴人说梦,老奎,你现在自己投井,我还可以放你老婆孩子一条生路。”

    石头娘顿时大骂道:“老贼,你好毒的心肠,老奎,事到如今,也没有退路了。”

    老奎腰杆猛的一挺,浑身关节发出一阵噼啪之声,直如炒豆一般,怒目圆睁,对着老太爷嘶声道:“真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老太爷和麻三一起摇头,麻三冷声说道:“老奎,你不要怪我们,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今天非死不可。”

    刚看到这里,花错又将嘴巴凑到了我的耳边,轻声说道:“老奎是力士一门的,你说他能扛起石井栏,那对他们来说,就是小儿科。”

    花错话音刚落,石头娘就陡然发出一声清啸来,随即恨声道:“鹿死谁手,尚不一定,你们有你们的帮手,我们也不是孤家寡人。”

    清啸声一起,从村中迅速的涌出七八道人影来,一个个身形急速,迅速的向老井边赶来。

    片刻到了井边,呼啦一下就将老太爷和麻三围在了中间,我借着月光一看,顿时呆若木鸡,这些人竟然都是我们村上的乡亲,往日的淳朴仁厚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全是杀气腾腾,一看就知道全都不是弱手。

    花错却一边伸手指点,一边在我耳边轻笑道:“这下热闹了,你带我在村上转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他们虽然刻意隐瞒了身份,可几十年的功夫却藏不住,看,那瘦子是飞鸟门的,那矮冬瓜是百兽门的,那黑脸是短刀门的,那妇人是无名刺的......”

    他指出一个,我的心就往下沉一寸,瘦子是李叔,矮冬瓜是王叔,黑脸是卖豆腐的老何,那妇人是赵婶.......这些往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乡亲们,现在却全都换了一个人一般。

    麻三冷笑一声道:“螳臂当车既然你们一心求死,那就成全了你们,也免得你们碍手碍脚,杀光你们之后,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下井,将那东西取出来,一把火烧了,破了大家的宿命,从此再也不用遵守那鸟规矩了。”

    一句话说完,忽然一甩手打出一支响箭来,我顿时更加的傻眼了,这都啥年代了,怎么还有这玩意

    这玩意太稀罕了,这本来是古代绿林中人劫道用的东西,一箭射出,不伤人只闻声,响箭一起,过路的商客就知道遇上劫道的了,会立刻停下,有交情的攀交情,没交情的就识相点,乖乖交出金银丝软,可保活命。如果遇上镖局押运的,也给人家镖师准备的时间,也算是磊落的行为。

    可这支响箭,分明是当成信号使用的,因为响箭一起,从村口又涌出十三四人,同样迅速的围了上来,眨眼之间,已经反将老奎等人围了起来。

    我不用转头,就知道花错一定会给我讲解,这小子好像故意在我面前卖弄一般,只要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他一定会炫耀般的讲解一番。

    果不出我所料,花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好家伙,三十六门一大半都在这里了,不过阵营很明显啊,老奎那边的几个,分别是出自六大巧门、四大勇门和三大灵门,而老太爷这边,则是以九大邪门的人为主,如果我没看错,老太爷和麻三应该是盗墓人,他们身上有那种土腥味。”

    说到这里,忽然轻轻的咦了一声道:“有意思,那个大长脸,好像是盐帮的。”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颗心顿时又下沉了一分,花错口中的大长脸,是村支书徐大爷,和我们同姓不同宗,他家的彩儿,和石头哥两个谈恋爱好久了,我们小一辈的都知道,就瞒着他媳妇和奎爷夫妻。但现在,徐大爷手里却提了一杆铁钩大秤,一张脸拉的更长,看向奎爷的眼神,好像能生吞了奎爷一般。

    这时双方已经对上了,围在外面的十几人,正缓慢的一步一步向中间逼近,而围着老太爷和麻三的几人,则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也缓缓的迎了上去,空气中充满了箭弩拔张的氛围,谁都不说话,只是一个个的目光中,全都透露着一股子狠劲,这种场合,只要有谁一带头,顿时就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我看着这些往日里无比熟悉,现在却无比陌生的乡亲们,心里升起一股强烈的被愚弄感,感觉自己这些年,就是生活在一个楚门的世界里,身边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演戏,只有我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局外人。

    就在这时,奎爷陡然怒目一瞪,双拳一握,大喊一声,一步蹿到石井栏边,随便一砸,生生将一截石条砸断,双手一拎,一两百斤重的石条就拎在手中,怒声喝道:“谁敢上来”

    奎爷这一发飚,顿时震住了不少人,毕竟一两百斤的大石条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拎在手里,光视觉效果上,就存在着一定的震慑力。

    老太爷却忽然手一伸,一把直接向仍旧在咿咿呀呀唱着戏曲的石头哥抓去,就在手掌即将碰到石头哥的时候,石头哥忽然停了下来,眼神一亮,瞬间清醒了过来,身形一闪,就向老奎那边退去,边退边喊道:“爹救我”

    他这一动,花错搭在我肩头上的手,就猛的一紧,一把将我肩头抓的疼入骨髓,他却像不知道一样,忽然轻声说道:“坏了老奎要完蛋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