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谁才是黄雀--为花开飞机加更第一章

    花错话刚出口,已经一把捂住了我的嘴,而这时老奎已经手一伸,将石头拉了过去,往自己身后一挡,怒声道:“想伤我儿子,先从老子的尸体上踏过去”

    话刚落音,就在老奎和石头错身而过的时候,石头忽然一反手,一匕首就插在了老奎的脖子上,随手一带,匕首拔出,血花瞬间喷洒起两米多高,分明是被切断了大动脉。

    我顿时惊的目瞪口呆,差点尖叫出声,幸好花错事先捂住了我的嘴,要不我们这次铁定暴露无疑。

    老奎猛的被刺中,虽然是被伤中要害,却仍旧条件反射一般,怒吼一声,手中石条“呼”的一声就砸向了石头,石头身形连退,却根本来不及了,眼见就要被石条砸中。

    那石条本就有一两百斤之重,再加上老奎这奋力一砸,这股力道有多大一旦砸中石头,就算他是真的石头,也得当场被砸成肉饼。

    可石头并没有被砸中

    因为石头眼见自己逃不掉了,忽然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爹”

    就这一个字,救了他的命。

    老奎眼神中的杀气陡然一泄,面上一片痛苦之色,又是一声怒吼,手臂猛的一偏,一石条直接砸在了地面的青石之上,顿时“轰”的一声巨响,就连我们藏在大树之上,也觉得大树晃了几晃,一根石条寸寸震断,地面青石也碎裂出数道裂痕来。

    石头娘这时才撕心裂肺的喊出了一句:“老奎”猛的冲上前去,一把抱住正摇摇欲倒的奎爷,伸手捂住奎爷正在喷血的脖子,猛的回头,瞪大了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石头,脸上的表情五味杂存,震惊、伤心、失望、恐惧,更多的却是不信。

    变故陡生,双方所有的人,一起愣住了,只有老太爷、麻三和村支书的脸上,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来。

    老奎借石头娘一扶之力,勉强站住了身形,猛的一转头,双目圆睁,看向石头,怒声嘶吼道:“为什么”

    石头噗通一下就跪下了,哭喊道:“爹啊我跟你说实话吧支书家的彩儿,怀上了我的娃了,支书说了,只要我肯帮他们,就让彩儿跟了我,要不然,要不然,我们全部都得死在这里。”

    我听的暗骂不止,畜生啊石头哥和彩儿的事情,我们都知道,石头也私下说过要离婚娶彩儿,可就算要娶彩儿,也不能亲手杀了自己的爹啊这是要遭雷劈的啊

    石头可能没注意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媳妇正好幽幽醒了过来,听他说完,顿时一下子愣在了原地,随即嗷的一嗓子,疯了一般跳了起来,一下就扑到了石头身上,疯狂的撕挠了起来。

    可刚撕挠两下,却忽然一愣,身形猛的向后退去,脸上显露出极为惊讶的神色,手指着石头,口中说道:“你......”

    一句话还没说完,石头已经弹身而起,一下就到了他媳妇面前,手中匕首猛的一扎,直接扎进了他媳妇的嘴里,生生将她后面的话堵了回去,匕首直接穿过头骨,从脑后勺穿了出去。

    石头媳妇的眼睛,猛的一下凝住了,眼角逐渐流下两滴泪珠,身体笔直的向后倒去。

    奎爷的眼圈顿时就红了,猛的一捶地面,嘶声骂道:“畜生啊我生出你这么个畜生来,活该受此报应啊”一句话骂完,一口气上不来,顿时一伸腿,直接就晕过去了。

    奎爷的脖子处大动脉被切断了,那玩意不是胳膊腿,捂都捂不住,这一晕过去,估计再也没有醒过来的机会了。

    奎爷一死,石头就猛的一下闪身到了他娘的身边,颤巍巍的跪了下去,悲声道:“娘啊石头不孝......”一句话没说完,忽然猛的起身,双手一下抓住他娘的脑袋,“咔吧”一下就将他娘的脖子拧断了。

    我肺都快气炸了,早知道石头是这样的人,打死我八回,之前我也不会救他,当时就应该让那三尾井童将他给撕成八块的,我这么一多事,结果他是活下来了,却弑爹杀娘,刺死结发妻子,所有畜生事,都做出来了,就差回家将儿子摔死了。

    谁料我刚想到这里,石头就陡然一挥手道:“其余人全都杀了,一个不留,正好用他们的尸体,将那尸婆喂饱了。”

    他这一开话,老太爷就一挥手,顿时老井边就展开了血腥杀戮,奎爷那边的人本来就少,奎爷夫妻俩又死了,导致剩下的那几人直接就处在了下风,瞬间血雨横飞,惨叫迭起。

    这个时候,花错捏着我肩头的手,更加用力,分明也是看不下去了,我正准备让他松手,他却忽然轻轻的松了口气,自己将手松开了。

    随即花错就凑道了我的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这不是石头,如果我没猜错,石头可能早就死了,刚才老太爷和麻三丢进井中的尸块,很有可能就是石头的。”

    “按理说,装的如此惟妙惟肖,应该是六大巧门里的影门中人所为,但这人也不是影门的,这人平时装的虽然像,一激动起来,神态和气场却露出了马脚,所以才会被石头媳妇识破了,毕竟是枕边人,稍微有一点不对都瞒不住,石头媳妇也因此才遭到了毒手。”

    “如果是影门中人,这个程度绝对是不容许出来丢人现眼的,但你一定要小心这个人,这人虽然不知道是谁装扮的,心思却绝对够可怕,他装成石头,能瞒过大家这么多天,又故意装成被人迷惑的模样,目的就是为了等老奎上当,老奎一死,他们那一边的人就没有了主心骨,我估计,今天在场的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此人心思之深沉,手段之狠辣,行事之果断,十分可怕,我估计,他才是在最后面的那只黄雀”

    我转头看了看花错,将嘴巴凑了过去,在他耳边问道:“我们就这样光看着什么都不做”

    花错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异常坚定的点了点头,将声音再度压到那种蚊鸣一般,说道:“你要记住,要想活命,有时候就得学会忍,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出去也于事无补,也就是多两个送死的而已,还正好中了老太爷的圈套,将我爹也牵连进来。”

    “但我们活了下去,就能将今夜发生的事情告诉爹,你放心,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隐藏自己的行踪,千万不要让他们发现。”

    我虽然有时候会犯浑,可我并不傻,知道花错说的是对的,当下咬牙切齿的强忍心头怒火,看着下面老井边的血腥杀戮。

    没一会儿,奎爷那边的几人已经尽数倒在了血泊之中,老太爷这边的人,也死了两三个,大概是血腥味太盛,将那三尾井童又引了出来,老太爷直接抓起一具尸体,抛了过去,三尾井童拖了一具,又钻入井中了。

    有人打出了信号,村上又有一人跑来,带着井绳和桶,直接从井里提了几桶水,剩下的人将尸体尽数抛入井中,然后用水冲刷干净青石板,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显然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一切收拾妥当,石头就对剩下的人打了个手势,大家迅速的聚集到了一起,石头果然是他们的领头,低声交代了几句,大家一头,个个脸上都露出一丝喜色来,随即转身奔回村庄,仅仅留下老太爷和麻三两人。 ~:

    这时老太爷才笑道:“儿啊你可以不用再顶着麻三的脸了,现在整个村子都是我们的人了,明天开始,这个村就会变成一个**,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摆脱这万恶的宿命了。”

    我听的心头一动,宿命这个词,今天夜里,麻三提了一次,老太爷提了一次,究竟是个怎样的宿命值得展开如此血腥的杀戮

    刚想到这里,麻三就哈哈一笑道:“还是老弟的办法好,我再也不用戴着这玩意了,我们二十年没解决的事情,老弟短短两天就解决了,当真是天纵奇才”一句话说完,手一伸,从脸上撕下一张人皮面具来,顿时露出了另外一张面孔。

    这人的面目,依稀和老太爷有点像,只是脸上皮肤十分苍白,就像从未见过阳光一般,和脖子处的皮肤相差极大,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

    我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张脸,但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麻三,就是老太爷说的早已死去的儿子,当日此人一定未死,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得不诈死,变了张脸,重新回到了村子,我都怀疑,他入赘的那户人家之所以被灭门,很有可能也是他下的手。

    麻三的真面目一现,石头也笑道:“如此甚好,总算可以开始了,从今天开始,我就用麻三的身份,用一个死人的脸,总觉得晦气。”

    一句话说完,伸手接过麻三手上的面具,往脸上一蒙,揉揉捏捏,再度转过来身,已经变成了麻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