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爹娘走了

    就在那人换上麻三的面具之时,我忽然想起了那白胡子老头说的话,当时我们问他背后主使之人是谁,他就说出了麻三的名字,但眼前这人之前的身份明明是石头,现在又成了麻三,而麻三也不是他真正的身份,从此可见,那老狐狸没说真话,起码没有全说出来,等有机会,一定让三爷修理他一顿。

    刚想到这里,老井之中忽然又发出一阵牯牛般的鸣叫声来,随即井中升起一道血红色的光线来,光线冒出老井,仍旧升腾而起,直冲井口两三米高,随即井中就响起一阵撕咬之声,显然井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啃食刚才老太爷等人丟进去的尸体。

    我一看见那道红光,顿时有点迷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奎爷假死那天,我在井中看见那黑色棺材之中,明明闪出的是一种十分柔和的黄光,根本就不像这红光这般刺目。

    当然,奎爷现在是真的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尸体都扔井里去了,可为什么光线的颜色会变了呢就算血水将整个井水都染红了,也不可能冒出来这么刺眼的红光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井边的麻三却忽然说道:“那东西终于被血腥味引了上来,刚才老奎等人的尸体,够它饱餐一顿的了,这次吃完,估计要有几天都不需要吃东西,我们正好趁这个就是下井取物。”

    老太爷犹豫了一下,看了那老井的方向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说道:“这尸婆虽然喂饱了可以管上几天,可那三尾井童呢三尾井童可不会这样,我们只要一下去,肯定会受到它的攻击,井下空间狭隘,只怕我们难免死伤。”

    我一听就明白了,这老家伙大概是怕那麻三在井里将自己父子当成挡箭牌,所以才故意说出这番话来,这么说来,他们之间,也并不是完全齐心合力,起码老太爷对这个麻三就有所顾忌。

    那麻三微微一笑道:“放心,三尾井童我自有办法对付,在到达石门之前,我是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的,不过,由于少了老奎的千斤神力,打开石门的办法,则要拜托两位了。”

    “而且,我所知道的,并且有把握安全度过的,也就仅限于到达石门之外而已,一旦你们随我进去了,我就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了,如果你们不愿意随我冒险,大可以打开石门之后,就抽身退出,我答应你们的条件,仍旧一样不会少。”

    我一听这话,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们双方之间,应该仅仅是因为利益才合作的,这种关系最是薄弱,利益当头,则是伙伴,一旦危及自身,必定一拍两散,如果他们翻了脸,以这麻三的为人,只怕也不会放过他们。

    当然,老太爷都已经快活成人精了,这点道理,他一定会懂,也正因为如此,老太爷才显得有点防范与他。

    不过这个麻三倒真的有本事,井里究竟还有什么东西,我不清楚,但听他们话里的意思,分明是比三尾井童更加厉害,所以他们才会在铲除了老奎等人之后,用老奎等人的尸体喂饱那东西,至于三尾井童,那麻三好像并没有放在眼里。

    只是有一点我却想不明白,这麻三说这井下有什么石门,这不是发癔症嘛说这老井深,我是相信的,但老井再深,底下也不过就那么大点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石门

    那老太爷一听,顿时笑道:“这话说的,我们现在已经坐在一条船上了,自然会随你进去,只是我们父子才疏学浅,学艺不精,一旦进去之后,还得仰仗你多加维护才是。”

    那麻三微微笑了笑,正待说话,那老井之中,又是一声牯牛般的鸣叫声响起,听声音似乎近了许多,好像那东西正准备爬上来一般。

    麻三面色一变,对老太爷父子一挥手道:“这东西似乎要上来了,为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还是先离开为好,你们回去准备好必须物件,明天我去找你们。”一句话说完,率先飘然远走,眨眼就消失在村庄之中。

    老太爷父子也仓皇而走,一边奔走,一边还回头张望,似乎对这井中之物十分顾忌。

    片刻老井边已经空无人影,我转头看了一眼花错,轻声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花错一咬牙道:“等着别动,先看看着井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句话刚说完,井中忽然伸出一根粗大的尾巴状物体来,粗如我的腰身一般,表皮呈暗红之色,上面布满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肉疙瘩,满是粘液,一面还有一排吸盘一样的东西,啪的一声搭在了石井栏上。

    随即从井下又伸出一根来,相同的粗细,相同的模样,两根尾巴状东西顺着石井栏钻了出来,围着老井周边扫荡了一圈,随即又缩了下去,一阵牯牛鸣叫般的声响过后,井中响起了一阵水花声,随即消失不见,再不闻任何声响。

    我惊骇莫名,转头看了看花错,花错也一脸的震惊,急忙摇头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啥玩意,不过看这样子,就十分厉害,怪不得这帮人二十年来都不敢下井,敢情是一直惧怕这东西。”

    兄弟俩惧怕再有变数,虽然那井中没有了声响,井边也没有人了,却仍旧不敢下去,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确定安全无虞了,两人才溜下大树,也不敢回三爷家了,三爷家没人,万一那些人起了歹心,我们俩也不是对手,何况我也担心爹娘,所以直接回到了自己家中。

    刚到门口,就听家中响起一阵阵的婴儿啼哭之声,我顿时一愣,我们家就我一个,哪来的婴儿哭声,进门一看,娘正在堂屋之中,抱着一个婴儿,来回走动哄着,而爹则默默的坐在一旁,抽着劣质香烟,地上已经丢了十几根烟头了,桌子上还放了一个大包。

    我们两一进门,爹一抬头,就对我们招手道:“你们回来了,过来,爹跟你们说点事情。”

    我们到了近前,我到娘身边看了一眼,却是石头的儿子,顿时明白了过来,奎爷一家被灭了门,爹娘把这孩子抱过来了,不过这是刚才才发生的事情,也不过两个多小时而已,爹娘又是如何知道的

    爹又埋头抽了几口烟,将烟屁股狠狠的丢在了地上,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抬头对我们两说道:“这个村子,不能呆了,明天我们就带着孩子离开这里,爹在南京有个好朋友,准备去投靠他去,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说到这里,转头看了一眼娘怀中的婴儿道:“老三答应过老奎,要保他家一脉传承,我们徐家的人,说话一定会算数,现在老奎一家,就剩这一个孩子了,我会替老三将这个孩子养大,但什么都不会告诉他,就让他做一个普通人吧” :\\、\

    爹这么一说,我顿时一愣,怪不得桌子上放了个大包,这是要离开这里,离开也好,这个村子里人人都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实在不是个好住处。可我们毕竟在这个村子十九年了,从一出生就没离开超过三天,这猛的一下要离开,还再也不回来了,心里难免有点不舍。

    谁料爹接着话锋一转道:“今天晚上你们兄弟俩的表现,我都看在了眼里,不错,知道保命就好,这样我也就放心了,你们留下等老三回来。不过,从明天开始,这个村子就会变成**,许多恶物都会出来游荡,你们俩千万要小心才是。”

    我听的一愣,爹今天夜里,也去了老井边可我们怎么没有看到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了,当村里那些平时熟悉的乡亲们都变身凶神恶煞的时候,再想到三爷的一身本事,我已经猜到了爹娘只怕也是什么三十六门中人,只是听爹说要将我们留下,却是大出意外,脱口而出道:“啊我们要留下”

    爹点了点头,还没说话,娘就眼泪汪汪的说道:“他爹,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两个孩子,真的能撑到老三回来吗要不你带石头家孩子走,我留下陪孩子。”

    孩子都是娘的心头肉,看得出来,娘也舍不得我们。

    爹苦笑一下,好像瞬间苍老了十岁,缓慢但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哪里还有办法可想,一切只能看两个孩子的造化了,我现在很是后悔,不该一直不让老三教七斤的,我原本想让他们一这一代,就彻底脱离三十六门,成为一个普通人的,如今看来,我是错了,老三说的对,是孩子的命,怎么都躲不过啊”

    爹一句话说完,抬起头来,眼圈也有点红了,伸手在我们兄弟肩头上各拍了一下,面色沉重的说道:“你们记住了,你们是兄弟,一定要互相扶持,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活下去。”一句话说完,伸手就拎起了桌上的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