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人去村空

    娘看了我们两一眼,泪眼婆娑,走到我们面前,未语泪先流,说道:“你们一定要好好的记住了,不管因为多大的利益,千万不要反目成仇”一句话说完,也一抹眼泪,转身出了门。

    我沉浸在生离的悲痛之中,根本没时间去细细体会娘话里的意思,花错却扬声说道:“大娘放心,我就没想过那事,我们兄弟,一定不会像大爷和二爷的。”

    娘回过头来,看了我们两一眼,凄然一笑,随即转身,消失在夜幕之中。

    我愣愣的站在原处,看着爹娘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仿佛原先的世界,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了,随着爹娘远去的脚步,我逐渐被抛弃在一片未知之中。

    花错这时猛的一拍我的肩头道:“哥,这下好了,大爷大娘也离开了,剩我们兄弟俩,可以甩开膀子玩了,从现在起,我们俩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龙是虫,就看我们兄弟怎么选了”

    我猛的转过头去,眼里还噙这泪水,沉声问道:“我能不能相信你”

    花错猛点头道:“那是必须的,就剩我们兄弟俩了,你不相信我相信谁去”

    我点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花猛的脸色忽然沉重了起来,十分认真的看了我一眼道:“我要说睡觉,你信不信”

    我二话没说,直接推开了自己的房门,往床上一躺,眼睛闭了起来,没一会就我觉得花错也上了床,扯着毯子道:“哥,你也给我一点盖着。”

    我什么话都没说,眼泪无声的滑落,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几天之前,我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活在爹娘和三爷的羽翼之下,虽然什么都不明白,活的却很是自在。可仅仅两三天,就将我过去十九年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全部击碎,老井成了亡命之地,乡亲不再是乡亲,三爷也不在,莫名其妙多了个弟弟,爹娘还离开了,这一系列的重大变故,使我有点不知所措。

    花错似乎听到了我的啜泣声,沉吟了好久,说道:“哥,有些事情,现在再瞒着你,似乎有点不大厚道,但没有爹的容许,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我毕竟比你还小两岁,也拿不定主意。”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比你更珍惜和亲人相处的时间,爹离开我们的时候,我才七岁,当时我一度很恨爹的狠心,可当我慢慢长大,才明白爹的伟大之处。大爷和大娘的离去,我也很难过,可我们已经是男子汉了,有些事情,必须要扛起来。”

    “你只要知道,我们的方向是对的,我们的目的是正确的就行了,等我爹回来,一定会和你说清楚的,相信大爷也是明白了这一点,才放手将我们留下,毕竟,个人的生命,和这件事比较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我听的一愣,脱口问道:“我们要做的,究竟是什么事”

    花错却没有再回答,更响起了一阵阵的鼾声,我知道他是不想说,也不再追问,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竟然睡着了。

    等我一睁眼时,天已经大亮了,花错正在堂屋里吃饭,发出一阵饿狼抢食般的声音。

    我出了房间,洗漱完毕,花错已经将一桌子方才吃的就剩一点了,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胃口究竟有多好,好在我吃不了多少,何况花错做的饭,实在难吃,随便凑合了一点,筷子一丢,看了一眼花错,还没说话,花错就笑道:“别看我,这里你比我熟悉,我们再转一圈去吧”

    我也没说什么,通过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花错虽然比我小两岁,可他懂的,却比我多的多,当下兄弟俩出门,在村上转了起来。

    这一转,才真正将我吓坏了

    村上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村虽然不算大,可也有三四十户人家,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整个村上,连个人影子都没有,不但壮劳力没有了,就连妇人和孩子,好像也在一夜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正如爹所说的一样,我们村成了真正的**

    我越走越是心惊,花错却十分坦然,边走边笑道:“哥,这个村子可就剩我们两人了,你猜谁家还有鱼肉咱们也别亏待了自己嘛”

    我苦笑道:“荒村野地,都粗茶淡饭惯了,谁家能有鱼肉剩下,你还是别想那等美事了,想想我们怎么活过这几天吧我如果没有记错,娘临走之前说过,这个村子一旦人都走了,可就不太平了。”

    花错嘿嘿笑道:“这个我哪能忘记,不过哥哥可能忘了,我之前曾经发出过三张带有血指印的百元钱币,那老刺猬和大蛇倒算实诚,可那老狐狸,却没有说实话,只是说了个模棱两可的人名出来,这可对不住我。”

    “兄弟什么都好说,就讨厌言而无信之辈,哥哥你说,我们兄弟要是就这么算了,那老狐狸会不会认为我们比较好欺负我们年级小,也就算了,它会不会认为爹也老了,看不破它的伎俩”

    我一听顿时一愣,随即说道:“不错,那老狐狸蒙了我们,这笔账得讨回来,就算它巧舌如簧,那一百块钱,总得要回来吧”

    花错哈哈大笑道:“哥,你还真以为那就是一百块钱啊那其实就是一道保命符,五大仙也罢,天下妖灵邪物也好,一旦修炼得道,都会历经雷劫,去掉凡骨,方能得道飞升,可天有天道,人有人道,天雷不打凡人,一旦击中凡人精血,那凡人少则损十年寿命,重则替他们渡劫。”

    “我将血指印印与钱上,他们渡劫之时,那几张钱,可就是保命符,那五大仙修的是自然道,凌华途,天雷渡劫是必然的,所以他们才会美不自胜的收了。”

    他这一说,我顿时想了起来,确实如此,那夜三人都将那张钱币当宝贝一样收藏了起来,如今听花错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过来。

    但这一明白,我也就更加焦急了起来,当天夜里,花错可是一发就是三张,等于要替那三个家伙受三次天劫,这可得了当下急忙问道:“如何才能将那三张钱币收回来”

    花错嘿嘿一笑道:“收回来干什么那三张钱币有我精血之印,如果我死了,那三张钱币也就如同虚设,所以我不但不会收回来,我还要大摇大摆的在这村里活下去,除非那三个家伙不想好了,不然就算老天爷想要我死,他们也不会愿意的。”

    “再说了,他们渡劫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在他们渡劫之前,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保我安全,这笔生意,怎么算都是划算的。”

    话刚落音,一声苍老的笑声已经响了起来,随即那白胡子老胡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笑道:“小哥好心智,竟然早就看到了这一步,倒显得老朽不厚道了。”

    一句话说完,那白胡子老头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身边还跟着那老魏和老常,白胡子老头满面堆笑道:“小哥,诚如你所想,我们三个总不能白拿了你的保命符,所以前来恳请小哥兄弟两人,还是移驾出村吧这村里已经荒凉,并被人设了引魂阵,白天阳光充足,倒也罢了,一旦太阳下山,入了夜间,阴气上升,凶煞云集,这村庄之中,只怕就安全了。” 死亡凶兆:

    我听的一愣,还没说话,花错已经嘿嘿笑道:“胡老,你到底是哪一边的能不能给我个明白话,不然我可要起疑心了,你这句句看似在为我们着想,却处处想将我们从这里赶走,方便那厮行事,我真就不懂了,你这是准备当墙头草呢还是真为了我们好”

    那老胡心思被花错看穿了,顿时神色一窘,随即面色一沉,皮笑肉不笑道:“小哥,我们本是凌华道的人,和你们三十六门素无瓜葛,你走你的人间路,我修我的天人途,若小哥当真要强行逼迫老朽等人插手,老朽等也只有袖手旁观了。”

    我又是一愣,这老狐狸看透了我们目前的处境,知道我们现在要仰仗他们的能力,所以这个时候,发起难来,这当真是等于釜底抽薪了。

    花错却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咱们现在也谈不上情义了,还请三位将那三百块钱归还与我,从此两不相欠就好。”

    那老胡嘿嘿一笑道:“小哥说的容易,这保命符,当初可是小哥心甘情愿给我们的,非抢非夺,如今却想要回去,只怕我们三个,恕难从命”

    话一出口,村庄周围陡然扬起一阵迷雾,迅速的将整个村庄都笼罩在其中,迷雾之中,隐有无数哭嚎之声、凄厉尖啸之声,更有无数身影飘荡,其形甚怖。

    我顿时紧张了起来,花错却面色一沉,冷声道:“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早已猜到你们会如此,我爹已经接到了我的信息,等他回来再处理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