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三声断喝退群凶

    那白胡子老胡一听,嘿嘿笑道:“不用拿三爷来吓唬我们,你传没传信,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你们非要留在这里,能活到三爷回来的机会十分渺茫,我劝两位小哥,还是明哲保命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现在要走,还来得及,等到村庄被围,就算我们愿意带你们走,只怕也得费一番手脚了。”

    我转头四看,见迷雾已经越来越浓,数不清的身影正随雾而来,眨眼之间,已经占据了大半个村庄,确实如那老胡所言,再不走的话,只怕真的走不掉了。

    花错冷哼道:“老胡,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三十六门能历经朝代更迭,始终不灭不绝吗我告诉你,并不是说三十六的人有多大的本事,是三十六门的人,骨头都普遍比较硬,你们既然不肯帮忙,就走吧我们能不能活到爹回来,与你们无关。”

    老胡冷笑道:“既然两位小哥执意如此,那老朽也只能告辞了,两位小哥正值青春,却偏偏认了死理,大好人生不要,却情愿死在这里,真是可惜。”

    一句话说完,一阵浓雾就向我们笼罩了过来,浓雾之中,人影飘飘,老胡、老常、老魏三人的脸上,一起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来。

    花错一把拉住我的手腕,直接拉着我就跑,边跑边说道:“走,去爹的房间,哪里有吕纯阳的彩塑神位,这些东西不敢侵犯。”

    他这一说,我顿时想了起来,花错说的没错,在三爷家的偏房里,供有一尊足有半人高的彩漆雕像,牌位上写的是妙道天尊之神位,花错这么一说,我才知道那妙道天尊就是吕纯阳。

    吕纯阳可是八仙之一,神像又长时间受三爷供奉,一定可以祛邪镇凶,我们只要在三爷家坚守到三爷回来就行了,三爷一定会有办法。

    两人跑的飞快,那些浓雾却不急不徐的逐渐漫延,再回头看时,刚才所站立之处,已经全部被浓雾笼罩,那老胡等三人则闲庭漫步般跟着我们。

    我们兄弟俩一口气跑到三爷家,蹿进门就进了偏房,一扫眼顿时愣住了,那个半人高的彩漆雕像,不知道何时已经不翼而飞,就连雕像前的牌位也消失不见了,条案上就剩一个香炉,两个半截蜡烛。

    兄弟俩正不知如何才好,偏房的门猛的一下关了起来,我急忙转身去拉,门却如同一堵石墙一般,哪里还拉得开。

    这时老胡的脸已经出现在窗户外面,笑道:“两位小哥,你们虽然不爱惜生命,我们可不想白白浪费了一张保命符,所以早就找人将妙道天尊的神像移走了。”

    我心头一颤,迅速明白了过来,猛的一转头,双目死死盯住那老胡的眼睛,冷声道:“老胡,你投靠了麻三”

    那老胡笑道:“也谈不上投靠,只能算是合作,我们想让你们活着,起码身体得活着,他也不想你们在这里碍事,所以,大家各取所需喽”

    花错这时也明白了过来,怒声道:“好你个老狐狸,竟然这般阴毒,想将我们困在这里,让那些凶煞上我们的身,就可以任你摆布了,你这么做,真的不怕我爹回来灭了你吗”

    那老胡哈哈笑道:“我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有敢这么做的理由,你们现在已经成了笼中鸟,瓮中鳖,等会浓雾一至,凶煞轮番上身,不成疯傻,也是痴呆,我就让你们最后明白一回,徐老三这次去云南,只怕就得永远留在那里了”

    “良禽择木而栖,徐老三回不来了,我没理由和你们合作,对不对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选择和麻三联手,要想活的更好,就得识时务嘛”

    “徐老三不在了,我们还有什么好忌讳的,凑巧的是你又送了我们保命符,这么好的机会,我们怎么可能放过,无论如何,也得让你活着。”

    老胡话一出口,花猛就面色大变,忽然问道:“那麻三是从云南来的不然你怎么会知道爹可能回不来了。”

    老胡点头微笑道:“不是可能回不来,是肯定回不来了,你也有点小聪明,能猜出麻三的来处,那十万大山之中有什么,你自己心里比我们更清楚,徐关山在这一带,能只手遮天,可到了哪里,也就是个旁系子弟而已,如果有人不想让他活着回来,你觉得他还有回来的机会吗”

    花错一张脸瞬间煞白一片,看来这老胡说的话,并无虚假。

    一想到三爷有很大的可能回不来了,我顿时心如刀绞,三爷对我的千般好,瞬间全部涌上心头,再看着窗外老胡那张令人生厌的笑脸,火气腾的一下就蹿了起来,一闪身抓了条案上的半截蜡烛,从窗户就砸了出去。

    半截蜡烛当然砸不中那老胡,就算砸中了,也造不成什么伤害,我这单纯的就是发泄一下怒气而已,要不是香炉无法从钢筋中穿出去,我肯定会拿香炉砸他。

    那老胡一闪身就躲了过去,嘿嘿笑道:“呦火气还不小,我看你还能撑到几时,那小子因为保命符的关系,我们会让他活下去,至于你,则只能对不住了。”

    他这一闪开,我们顿时又是一惊,那些浓雾已经蔓延到了祖屋之前,最多再有三五步,就会笼罩到祖屋了,浓雾之中,凄声厉叫不断,人影飘不定。

    老胡等三人看出了我们的惊惧,互相对视一眼,老胡嘿嘿笑道:“现在知道怕了已经晚了,先前我原本不想和你们撕破脸,所以好言相劝,你们却自寻死路,如今整个村庄都已经被浓雾笼罩,到处都是凶煞之物,就算你们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因为你们,去和那些凶煞之物拼命了。”

    一句话说完,村子外面忽然响起一声雷霆般的大喊:“滚”

    这声音一起,直如晴天霹雳一般,老胡等三人一起变了脸色,整个村子中的浓雾都为之一涩,浓雾中的人影,全都一起颤抖了一下,浓雾中的那些凄厉叫喊之声,一起停了下来。

    我却惊喜若狂,这声音我太熟悉了,正是三爷的声音

    三爷终于回来了

    老胡就像被火烧了屁股一般,一下跳了起来,转头看向村口之处,惊声说道:“徐关山他怎么回来了麻三的人竟然没能留住他”

    这么浓重的迷雾,当然什么都看不见,他这个举动,只是条件反射而已,由此可见,老胡对三爷确实是十分畏惧的。

    花错更是喜出望外,嘿嘿笑道:“那大山之中,确实是一个凶险之处,可你别忘了,我爹也是从小在那里长大的,怎么可能没有几个朋友,虽然后来爹随大爷出了山,到了这里定居,可那些儿时的伙伴,却都还在,何况爹后来又以花家女婿的身份,去那里呆了十年。”

    “所以说,不管是谁想要爹的命,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就算是那大山之中,爹一样可以来去自如。不过,爹回来了,你们的日子,可能就不会那么好过了,除非......”

    老胡一愣神,急忙说道:“除非什么小哥若是宽宏大量,将刚才那一页揭过去,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就是。”

    老胡话一落音,又响起一声惊雷般的暴喊声:“都给老子滚”听声音,已经到了村子中央。

    这一声暴喊,直接使那些浓雾动荡了起来,浓雾中的人影全都簌簌发抖,一个个都向浓雾深处退去。

    花错更是得意,嘿嘿笑道:“听这声音,爹好像已经到了村子中央了,还不将房门打开”

    老胡一听,急忙一挥手,我再伸手去拉房门,一拉就开,和花错两人慢悠悠的走出了房间,一直走到老胡等三人的面前,才停下来。 死亡凶兆:

    那老胡急忙说道:“小哥,你还没说我们究竟该怎么做,你才能将刚才的事揭过去呢”

    花错将手一伸,没有说话,老胡三个对望了一眼,脸上都露出十分肉疼的表情来,终于一咬牙,纷纷掏出那张带有花错血指印的钱币来,交还给了花错。

    花错直接将三张钱撕的粉碎,这才笑道:“我还要知道一件事,那麻三是谁”

    老胡脸一苦道:“这个我真不知道,他从一出现,就始终带着人皮面具,从来就没露出过真实面目来,我们只知道那麻三和你一样,是从大山之中来的,而且,在那大山之中,极具权威,向老太爷那些三十六门的人,都很怕他。”

    话一落音,又响起一声惊雷般的怒喝声来:“都还不滚真想让老子灭了你们吗”

    喝声一起,那些浓雾潮水一般的四散退走,片刻消散的干干净净,蓝天白云,艳阳高照。

    浓雾一散,三爷的身影就出现在我们几十步外,正背着双手,稳步向祖屋走来,那气度、那神态、那威仪,当真如同一座山岳一般,使人一眼见了,就有忍不住想跪拜的冲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